古典作曲家排行榜3(门德尔松——)

Op.54

来自: Op.54(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4 00:29:25

1人 喜欢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6 20:43:22

    他的音乐优美精致、令人舒适、有节制、旋律悠扬,而且毫无瑕疵,不同于那些不朽大师的作品那般深刻和富于灵感,不含暴烈的激情,但却是天才的创作。听过门德尔松的旋律之后,你不会感到消沉,旋律之中也没有什么东西刺激到你的耳朵。初听者知道自己听的是优雅而美丽的音乐,行家亦认可其无与伦比的技巧,尽管反对者们因为作曲家未能达到更伟大的高度而感到失望,但一个人可以不必极为狂热或反叛,却仍然独特而出色。
    门德尔松从未穷愁潦倒,他父亲是一位富有的德国籍犹太银行家,他将人们想象中银行家所应有的一切保守与拘谨都传给了儿子。评论家们说,门德尔松音乐的主要缺陷,是他从未完全地放任自己。你无法想象门德尔松像贝多芬那样在奥林匹斯山上向上帝挑战,或像浪漫时期的舒曼那样纵情宣泄情感。他通常是轻松愉快的,即使忧伤也是有所节制的、优雅的忧伤。

    如果说舒曼是浪漫的古典主义者,那么门德尔松就是古典的浪漫主义者。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6 21:01:47

    德沃夏克http://blog.sina.com.cn/s/blog_5757a790010006dq.html(非原文)
    德沃夏克是伟大的作曲家中最不神经质的,海顿和亨德尔也是如此。只要听他的音乐就可以发现,这不是一个受折磨的灵魂,不一定要成为专家才能喜欢他。但如果你是个入门者而且确实喜欢他,那么众多杰出人物也喜欢他这一点足以令你感到欣慰。他被称为天才,是舒伯特那种自然而优美的旋律的继承者,也是最富于创造力的民族主义作曲家之一。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6 21:14:29

    李斯特 (不全
    李斯特(Franz Liszt,1811-1886),匈牙利作曲家、钢琴家。他是一个推动者和激励者,一个叛逆,沉缅于女色的登徒子,具有强烈个性和非凡才能,对19世纪音乐发挥了重要影响,有人说是惟一的重要影响。他也许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钢琴家,同时也是亘古溯今、擅长表演的最出色的钢琴家。他同时也是指挥、评论家、城市音乐指挥和其他十几位艺术家的慷慨支持者(特别是瓦格纳)。他开创了演奏钢琴的现代技巧,在钢琴作曲的和声与曲式方面是个开路先锋。在管弦乐方面,他的伟大创新是交响诗,在所有专家中最具专长的学者之一音乐学家爱因斯坦(Alfred Einstein)认为,他的历史重要性“无论如何夸大都不为过”。
      李斯特对音乐发挥的最大影响并不是透过钢琴,而是通过他发明(或接近于发明)交响诗,它改变了整个欧洲浪漫主义管弦乐的方向。圣—桑曾提到李斯特和交响诗:“这一光辉和丰富的创造,使他最有资格流芳百世。”
      李斯特幼年即为钢琴神童,9岁时举行第一场钢琴独奏会,1821年去维也纳师从萨利里与车尔尼。1823-1835年李斯特旅居巴黎,与柏辽兹、肖邦等交际,有钢琴炫技大师之称。1848年任魏玛宫廷乐正,1865年起接受低品神职而成李斯特神父,创作了一些宗教音乐作品o李斯特具有冲动的、充满激情和追求诗意的性格,其目标是完美的抒情表达方式,用他所说的“音调的神秘语言”来表现精神状态。李斯特与柏辽兹一样,强调音乐与文学性、诗意的结合,在他的心目中,“标题音乐”指一种与诗意的、描绘性的或甚至是叙述性的主题素材有联系的器乐,这种联系不是通过修辞与音乐的手段,也不是通过模仿自然的音响,而是通过富有想象力的联想而获得。他-音乐表现情感有精辟的认识:“音乐体现感情,但不像艺术中其它表现方式那样,尤其不像语言艺术那样强求结合思想,强求与思想竞争。音乐比展现心灵印象的其它手段有这个优点,并充分利用发挥了这一优势,使每个内心的冲动不用理性的帮助就能让人听见。理性的表现形式太单一,没有变化,至多只能证实或描写我们的感情;不能直接倾吐其全部浓郁的内涵,必须求助于形象和比拟。即使如此,也不过大致相近而已o音乐则相反,把感情的表现和浓郁内涵一下子和盘托出,音乐是具体化而能让人领会的感情实质;音乐可以通过我们的感官来接受,像一支标枪,像一道光束、一滴露珠、一个精灵弥漫我们的感觉,充满我们的心灵。”李斯特创造了交响诗的形式,他一共创作了13首交响诗,又是现代钢琴技术的创造者之一,他最重要的作品是《浮士德交响曲》、《但丁交响曲》、《匈牙利狂想曲>、交响诗《前奏曲》、《马捷帕》、两首钢琴协奏曲、《B小调钢琴奏鸣曲》、《12首超技练习曲》和《旅游岁月》。
      这里介绍一组由匈牙利作曲家弗兰兹·李斯特所写的最著名的钢琴作品,共19首狂想曲,都是以当时匈牙利民歌音调为主题,于1846-1853、1882和1885年间创作成的。其中最有名的是第二号,其他最受欢迎的还有第九号、十二号、十三号、十四号和十五号。这些作品经常在古典音乐电台中播放。它们都有钢琴独奏曲和管弦乐的版本(其中第2、5、6、9、12及14号,由奥地利音乐家法兰兹·达普勒改编为管弦乐版)。这些作品也都充满了由李斯特加以改编和发展了的正统的匈牙利吉普赛旋律,而且都包括了他自己的吉普赛风格旋律。速度上则都是快节奏和慢节奏交替进行。这里选择的就是管弦乐版的第 2、5、6、9 和 14 号狂想曲。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6 21:38:22

    李斯特在钢琴上采用了管弦乐的效果和音响。

    即使李斯特没有创作出精彩的交响曲,他也能把贝多芬伟大的交响曲改编为钢琴音乐,因为他对钢琴非常熟悉并能非常熟练地使用它。音乐学家们说,在他以前无人曾成功做到这点。

    李斯特对后世影响深远的一个原因是他活得很久,而且终生都无保留地鼓励其他艺术家

    对斯美塔那和格里格帮助很大 甚至鲍罗丁和克萨科夫,柴可夫斯基

    李斯特是个激进派、一个实验家。他根植于过去,但是据专家们说,他对探索新方向无所畏惧。他促进事物的诞生,抓住贝多芬、舒伯特、舒曼和门德尔松的东西,推动瓦格纳,并为德彪西和德彪西以后的现代主义做准备。他不害怕不协和和弦。他以吉卜赛音阶为基础的一些作品,奠定了20世纪无调性音乐的基础。人们一致认为,就独创性而言,李斯特稍逊于色彩绚丽的柏辽兹,但在思想强度上却远远超越了他

    他是第一个以背谱方式弹奏整首曲目的人,同时也是第一个始终把钢琴安置在台上正确角度的人,打开的琴盖把声音反射到整个听众席上

    穿着匈牙利马扎儿式服装出现在崇拜他的大众面前,佩戴着饰以珠宝的剑,胸前挂满勋章,他是音乐界第一位票房大师。

    在担任魏玛大公乐长时,转向宗教活动,成为一名神父,仍持续谈情说爱

    他既有很多亲密的朋友,同时又很孤独;他既喜欢女人,又对宗教虔诚信仰;他既爱匈牙利,又爱巴黎

    1828年,李斯特因失恋患了一场大病,情绪一度非常消极。但他在养病期间发奋读书,接触一些著名的艺术家,得到很多启示,对他的艺术生涯产生了深刻音响。关于李斯特读书情况,他自己如下的描述:“我的头脑和手指向两个发狂的精灵,不断地工作者——荷马、拉马丁、夏多布里昂、贝多芬、巴赫、和梅尔、莫扎特、韦伯都在我身边。我研究他们,思考他们,疯狂的看和听他们。除此之外,我还练琴5个小时………啊,如果不变成疯子,你就会看到我是个艺术家!是的,你所希望的那样的艺术家。”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6 22:23:13

    肖邦 (不全)
    19世纪30年代的巴黎,出现了雨果、巴尔扎克、维尼伯爵、德拉克洛瓦、拉马丁、海涅等这些艺术界的精英、知识分子、画家、诗人、评论家、文人学士。他们之中还有才华出众的乔治·桑——抽雪茄的著名小说家,穿着男人衣服,款待一批批文学巨匠的女主人。这些对一个纤弱、修长、文雅、言谈柔和,一副贵族仪表的波兰流亡者来说是什么样的情境啊!他是个多才作曲家,有史以来最优秀的钢琴家之一——而且还从俄国沙皇手中接受过一枚钻戒。令人垂涎欲滴。
      李斯特在那儿,柏辽兹和罗西尼也在,门德尔松来去匆匆……
      肖邦是“卓越七人”之一,“卓越七人”是先后诞生于19世纪初1年内的早期浪漫主义者,都名列排行榜前三分之一内。肖邦是钢琴时代最多才多艺的钢琴家:历史上最优秀的钢琴家之一(有些评论家喜欢他甚于非比寻常的李斯特),他也是大作曲家中唯一只写钢琴曲而不写其他作品的人,没有交响曲、歌剧或清唱剧,很少写管弦乐作品。他的确写了两首钢琴协奏曲,但仍是以钢琴为主,管弦乐只是背景,和那些钢琴与管弦乐团在其中平分秋色的作品不同。
      钢琴家顾尔德(Glenn GouLd)曾说过:“毫无愧色的肖邦几乎从来未像其他主要作曲家那样积极致力于大型结构。”
      李斯特形容肖邦“他好似开放在纤弱的茎上的一朵蓝色的花,用手轻轻一碰,就会立刻凋谢。”
      伯辽兹:“你一定要去见见肖邦,只要见过一面,就会永世不忘。”
      海涅:“肖邦既不是波兰人,也不是法国人,更不是德国人,他有更高贵的血统,他来自莫扎特、拉斐尔和歌德的国土,他的真正祖国是诗的国家。”

    李斯特评价他的波兰舞曲说,它们散发出这个英勇民族(波兰,而非法国)有别于其他民族的勇敢和价值。果敢,彬彬有礼,,自命不凡,荣誉,对细微末节的关注,蔑视匆促,慢慢弯身鞠躬,突然间站直,一开始主人带头先跳出,再按照等级其他客人相继翩翩起舞,献给最勇敢和最美丽的男女,社会各界人排成一行,围成圆圈,愉快地欣赏自己。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8 22:51:15

    斯特拉文斯基
    我认为把我看成革命者是个错误。如果说一个人只需打破习惯就能成为革命者,那么任何一位艺术家只要想说点什么,而只为了说出来就必须越过公认的习俗的界限,都可以被认为是革命者了。

    《管乐交响曲》他缺少明确无误地吸引一般观众或是他已习惯的一切因素,要在它里面寻找激情冲动或戏剧性的光彩是徒劳无功的。乐曲不是想取悦听众,也不是想唤起他们的激情。但是我曾希望,它会吸引听众中对纯音乐的接受能力超过了满足其可就情感愿望的某些人。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21 19:51:48

    威尔第
    缺乏音乐才能。这是米兰音乐学院对威尔第所作的评断。

    尽管米兰音乐学院将他拒于门外,但若把音乐史上最伟大的歌剧作曲家削减到只剩下两名,那将是威尔第和瓦格纳。

    还有一些技巧高超的歌剧作曲家,他们也都创作出辉煌的音乐和震撼人心的剧情,但只有威尔第和瓦格纳这两位,是出类拔萃的。几乎所有音乐界人士承认在瓦格纳的乐剧中表现出的高超的管弦乐,心理顿悟和深刻的智慧;但几乎所有人都认同威尔第的旋律美,天才的戏剧效果,激动人心的真理和人类的激情。当你听了瓦格纳5个小时的《女武神》之后,会感觉像是目睹了一场划时代的事件;而当你听完威尔第的《茶花女》,却能亲身感受到悲剧和美。两位作曲家出生于同一年,一位支配了整个欧洲(除了意大利),另一位在意大利有着神一般的统治地位。

    第三位第一流的歌剧作曲家是莫扎特。但由于他的杰出表现并不限于歌剧,在其他的音乐类别也迭有佳作,像这样一个音乐全才,就不在歌剧专家的专门评价之列了。威尔第一生中写了大约30部歌剧,以1839年的《博尼法乔伯爵奥贝尔托》开始,而以1893年《福斯塔夫》这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谐歌剧之一作为结束,当时他即将过80岁生日。他的4大名作中有3部是在40岁左右一段很短的时间内创作的:《弄臣》,1851年;《游吟诗人》,1853年;《茶花女》,1853年;第4部《阿伊达》,则是在大约20年后写的。威尔第另外两部极负盛名的歌剧是他一生中的最后两部,许多专家认为这不仅是他最优秀的两部作品,而且也是使他的崇拜者对他的评价从出色的歌剧作者晋升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戏剧天才之一的作品。这两部作品都是改编自另一位天才莎士比亚的剧本--1887年的《奥塞罗》和1893年的《福斯塔夫》。

    威尔第于1813年10月10日出生于意大利帕尔马的隆高勒,比在莱比锡出生的瓦格纳晚5个月。他的父亲是当地旅馆的老板和杂货商。这是一个家境清贫的农民家庭。父亲打发他到附近布塞托一个鞋匠家去住,他在那里学习管风琴,并在镇上管弦乐团工作。当他被镇民送往米兰音乐学院学习时,却遭到拒绝,被拒原因是他的岁数太大(超过了14岁)。从未受过训练,缺乏音乐才能。他回到布塞托,后来开始写他的第一部歌剧《博尼法乔伯爵奥贝尔托》,该剧于1839年他26岁时在斯卡拉歌剧院上演,这部歌剧取得了成功,使他获得了创作三部新歌剧的合约。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21 19:56:12

    马勒
    马勒曾写道:“我们来自何处?我们的路把我们引向何方?难道像叔本华想的那样,甚至在我母亲怀我以前,就真正喜欢过这种生活吗?当我的性格还像在监狱里一样受到限制时,为什么会认为我是自由的?备受劳累和烦恼的目的何在?我为什么会理解仁慈的上帝创造的万物和残酷和恶意?生命的意义最终会由死亡来揭示吗?”
    “对我来说,写一首交响曲就是建设一个世界”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22 23:54:41

    布鲁克纳
    一个在高雅的维也纳独来独往的乡下人,一个服装向来不合身的低声下气的人,一个自豪地指挥自己珍视的交响曲以后屈辱惊愕地转身向着空荡荡的大厅的作曲家,一个天真到给成功地指挥他的一首交响曲的大指挥家小费的家伙,一个一生中很多时间被大多数公众所不理睬并受到许多评论家嘲笑的艺术家——布鲁克纳终于成名了。
    今天他在维也纳“七大”交响曲作曲家中名列第6——其余的是海顿、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勃拉姆斯和马勒。在我们的排行榜上他是前25名艺术家中的第13位德国人。今天有些评论家对布鲁克纳的19世纪后期的交响曲所下的评语是‘平和’、‘深刻’、‘宁静’和‘崇高’、、、、、、”

    “[宇宙交响曲]――爱因斯坦,这位国际知名的音乐学家,是布鲁克纳的忠实支持者,他称布鲁克纳是‘第一流的浪漫派’,并说:
    ‘说他是浪漫派,因为他把纯音响作为他的交响曲的基础,因而在他的《第四号交响曲》中产生出最和谐的作品,这首作品几乎完全依赖音响的美。他也是个交响曲作者,作的9首交响曲与实际上植根于室内乐的勃拉姆斯的交响曲不同,再一次保留了真正交响曲不朽的高度。在他音乐表现的4个来源(巴赫、贝多芬、舒伯特、瓦格纳)中,舒伯特的源头在他的交响曲中肯定涌流得最为澎湃。他有同样主要旋律的源泉、同样宽广的曲式……他的交响曲再一次散发出一种宇宙的精神……这位朴实、粗野和‘未受过教育’的音乐家不是一个大思想家,但却是敏感的伟人。他的内心挣扎过,他既经历过怀疑也经历过欢乐,既经历过失望也经历过狂喜,他有一种神力在富于发明和原始创造力的作品中表达出他所受过的痛苦。’、、、、、、”。

    看着这些文字,我的鼻子不由自主酸溜溜起来。就如我经常独自静听他的《第四交响曲》、《第七交响曲》时的感觉一样。

    一个乡村教师的儿子,一个在高雅的维也纳独来独往的乡下人,一个服装向来不合身的低声下气的人,一个自豪地指挥自己珍视的交响曲以后屈辱惊愕地转身向着空荡荡的大厅的作曲家,心中却包含着整个宇宙,他的情怀比贝多芬更加大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27 15:50:00

    比才
    哲学家尼采曾是《卡门》最热心的赞赏者之一,他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你相信吗?昨天我第二十次听了比才的杰作。我怀着同样的崇敬之情再一次到场倾听。这样一部作品使人快乐之至!它的音乐显示出高超的技艺,精炼优雅,妙不可言,同时又保持了通俗的特色。它具有一个民族而不是个人的精心制作的精神。比起以往从舞台上所听到的音调,这部作品的音调难道不是更令人痛苦、更悲伤吗?真不知道这些音调是如何得来的!毫无勉强作态,毫无任何虚伪做作。命运与这部作品联系在一起。它所描述的幸福是短暂的、突然的、不给任何宽限的。我羡慕比才有勇气去表达如此敏感的事情,这在迄今为止的欧洲高尚音乐中从来没有表现过。”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27 15:51:10

    艺术家的目标,应当是研究人类最微妙的特性以及群众中的人性,探索并征服这些未知的领域,并且从中为所有人的心灵找到一种健康的精神食粮,这就是责任所在,并且是最大的快乐。
    穆索尔斯基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27 15:53:52

    评论家们说,福莱的朋友和教师圣-桑是一位具有古典主义风格的作曲家,而福莱则具有更多浪漫主义风格(但他却远离情感的流露)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27 15:56:21

    柴可夫斯基1891年在巴黎发现了钢片琴,这是一种介于钢琴与键盘式锤琴之间的乐器,他派人买了一架来参与芭蕾舞剧“胡桃夹子”的首演。老柴特别要求把该琴运到俄国时要保密,因为如果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知道了这种乐器,他就会先使用它,那就大煞风景啦,这也说明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当时在俄罗斯音乐界的地位。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