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春歌,路上的新闻守望者

山东民间智库

来自: 山东民间智库(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阅读史) 2016-11-12 18:03:28

  • 山东民间智库

    山东民间智库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阅读史) 2016-11-12 18:04:11

    南通网专访传奇女记者范春歌:八千里路云和月

    字号+来源:未知 2013-12-09 14:51
    2012年8月9日下午3点,在南通日报社六楼会议室,她面带微笑,缓缓走上台。她不是明星大腕,也不是政坛豪杰,出场时没有礼炮轰鸣,也不见彩带飞舞。她是一名记者。一出场,她得到的礼遇是,南通同仁们热烈如雷的掌声。她穿一件绿色中式布衫,头发整个儿梳在脑
    2012年8月9日下午3点,在南通日报社六楼会议室,她面带微笑,缓缓走上台。 她不是明星大腕,也不是政坛豪杰,出场时没有礼炮轰鸣,也不见彩带飞舞。 她是一名记者。一出场,她得到的礼遇是,南通同仁们热烈如雷的掌声。 她穿一件绿色中式布衫,头发整个儿梳在脑后,左手戴一枚手表。到了“知天命”的年纪,范春歌看上去依旧面色红润,精神饱满。 “我做记者做了28年,像新闻前辈迈克?华莱士那样,希望一辈子做记者。” 9日下午,范春歌女士(右)给南通日报社采编人员作了一场“今天,我们怎样做记者”的业务讲座。江海晚报总编辑宋捷(左)主持讲座。 通讯员 张敏摄 用生命火光穿越中国西部 1989年,毕业于湖北大学的武汉晚报女记者范春歌选择了一条“不寻常的路”。而这条路,开启了一名中国最传奇女记者的风雨征程。 一个女人,骑着自行车,在云南、四川山地间艰难行进。上山,下山,一整天过去了。因长时间捏自行车车闸,她的双手痛得连筷子都握不住。尽管如此,她仍分秒必争写稿发稿,为武汉人民传回一篇篇感人至深的报道。 四川二郎山被当地人称为“鬼门关”,路非常窄,单向行驶,车祸不断。周边散落着摔烂了的汽车,当地人扯出血迹斑斑的座椅,坐在上面望着这个骑单车的女人。一位大嫂看范春歌艰苦,说什么要找汽车免费载她一程。不过,强烈的敬业精神让范春歌婉拒了那位好心人,因为蹭车违背了她“骑单车采访西部”的初衷。 到了甘肃兰州,她蓬头垢面,鼻孔被满满的黄沙堵住。单位发来电报,不单是慰问,多是催稿。当听到武汉市民每天早早守在报刊亭前,渴望读到她的最新报道时,她心生感动,一把抹下满脸风沙,信心倍增地写稿。 终于行进到西藏。在昆仑山边防站,身着军大衣、头戴大毡帽的范春歌推门而入,一大屋子边防兵通通站了起来,统一戴上了军帽。边防站雷站长尴尬地告诉她,由于长期缺氧、吃不到新鲜蔬菜,所有边防军都秃了顶。 更令雷站长心酸的是,这些边防军大多几年没看到女性,他们经常走很长的路守在医疗站远远看一些女性的身影。为此,雷站长组织医疗站几位女兵与边防军们见面,双方互相对视,泪流满面。听到这些,范春歌不禁潸然泪下,她毫不犹豫脱掉军大衣,穿着单薄的红色羊毛衫,冒着严寒在战士们面前行走,给他们呈现一道亮丽的“移动风景”。 看到个穿红衣服的陌生人,一条军犬突然扑上前来,冲范春歌的大腿一阵撕咬。牛仔裤、毛裤都被咬烂,大腿顿时鲜血淋漓。当地没狂犬疫苗可寻,只能做最简单的包扎。为了不耽误采访行程,范春歌忍着剧痛继续推车赶路。 在海拔4500千米的西藏阿里,她高原反应越发严重,面色发紫,脑袋昏沉,而被咬的大腿肿得让人无法目睹。 “我父亲是部队的一名画家,他年轻时也来过西藏写生。我想,作为一名艺术家,都能够深入基层,获取最真实的素材。那么我们记者,凭什么不能深入第一线呢?” 抱着这种积极的工作态度与精神信念,她笔行千里,妙笔生花,推出一系列生动感人的独家报道。 结合自身的丰富经历,范春歌女士侃侃而谈。张敏摄 ??? 以国际视野追溯古代历史 “西方人在上个世纪就策划采访了达伽马之路、哥伦布之路、麦哲伦之路,现在视野放到了东方。这是值得我们东方媒体学习和反思的。” 范春歌说,做一名当代记者,必须具备多重视角、国际化视野。 为此,1999年,武汉晚报策划了一个选题“追溯明朝郑和下西洋的航海足迹”。当时东西方还没有一家媒体追访过郑和航线的全程。范春歌自然肩负起报道的重任。 在江苏太仓浏河镇的郑和塑像面前,范春歌深深鞠了一躬。她又开始了一段风雨征程,依然只身一人,行李中最重的却是手提电脑、数码照相机、数码摄像机。 2001年至2002年,范春歌追访郑和航线,走过18个亚非国家:泰国、柬埔寨、印度、肯尼亚、南非……特别是在肯尼亚帕泰岛,她找到了一些祖先疑为郑和船员的法茂人。 在沙特阿拉伯,范春歌通过新闻了解到震惊世界的“9?11”事件爆发。她下一段征程便是也门,而也门被当年美国总统宣称为“空袭目标之一”。 此刻,范春歌心急如焚,她不担心自己能够回得了家,而是不知道行程能否继续。当她买到了去也门的机票,心上的石头反而落了下来。 登机前,她打电话给母亲,说自己将要前往也门。“母亲在电话里哭,劝我不要去。我只说要上飞机,就关了机。” 到了也门,子夜时分,范春歌依稀听到窗外传来“噼里啪啦”的“炮竹声”。推开窗户才知道,那竟是一场枪战。枪声离得很近,仿佛就在耳边此起彼伏,这种情况下范春歌的恐惧油然而生。“我吓得在房间里团团转,惊恐了一个晚上没敢合眼。我实在是太崇敬战地记者了。” 到了第二天,也门举行大游行。范春歌说,当时她心里挣扎不已。作为一名记者,有义务冲出去进行报道,深入第一线;而作为一个普通人,经历这种恐怖场面的心情难以平复。 最后,记者的自尊心和荣誉感引领她走出门外。她挎上照相机、摄像机,奔走在人群中。而这些人大多挎着枪支,举着重型武器。 郑和航线采访归国后,范春歌被邀请到各地开讲座。当她提到这段惊心动魄的经历,有不少同行甚至感动落泪。 范春歌笑着说:“在也门那几天,如果我不走出去采访,我到老也会羞愧。这些经历,让我变成了一个没有太多遗憾的记者。” 报社采编人员听得津津有味。 张敏摄 力争以远行方式当一辈子的记者 在范春歌看来,生命不息,远行不止,笔耕不辍。 走过大西部,完成“中国陆疆万里大扫瞄”,赴中国南极长城站考察,又只身追访郑和下西洋航线。几番长途跋涉后,范春歌没有放慢脚步,停下笔端,而是继续自己下一段远行采访。 2011年,她在湖北六处“鸡鸣三省”之地采访,参加了在革命老区江西瑞金的“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采访活动。多年的采访经验,让她更贴近群众,发出的一篇篇报道也更感人肺腑。 说起最近的经历,她刚刚回访了武汉一对患难与共的夫妻。25年前,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嫁给了一位严重烧伤的小伙子。25年后,夫妻俩仍恩爱有加,相濡以沫。 “这妻子说,最爱听《两只蝴蝶》。我说满大街都在放,这有什么好听的。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丈夫把妻子20多年来的照片做成了视频,配上了这首歌。” 范春歌说,在她远行的经历中,这种感人至深的故事不甚枚举。作为一名新闻媒体人,就应该挖掘出生活中的闪光点。 如今,范春歌头上环绕着一层层荣誉光环:范长江新闻奖、全国首届百佳新闻工作者、中国报刊之星、湖北省名记者、湖北省优秀共产党员、连续两届湖北省人大代表,等等。 然而,光环之下的她依然平易近人,心态平稳。在南通日报社会议室,开讲前她遇到一些年轻同仁,便上前热情攀谈。 “得奖自然是一件高兴的事,但我最高兴的是,读者朋友们认可我,愿意读我的报道。” 那年,范春歌从西藏回到湖北,成千上万的武汉读者想去火车站迎接他们尊敬的女记者。 那年,范春歌采访完藏民,藏民们拉着她,要进行一场马术表演,而观众就她一人。 那年,范春歌回访西藏,曾帮她发电报的师傅,竟然背出了她当年所写的400字电文。 范春歌说,记者这身份让她感到荣耀,也使她生命有了更重要的意义。当记者是一辈子的事,而她庆幸当了个一辈子远行采访的记者。“退休后,我要带家人一起远行,带他们感受我当年的足迹和笔迹。” 南通日报记者 张君怡 报道 【人物简介】

    范春歌,女,1959年出生,武汉晚报高级记者。1999年,报社成立“范春歌工作室”,被誉为大陆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采写机构。

    1989年骑单车穿越中国西部采访;1992年赴西藏采访近3个月;1994年只身进行中国陆疆万里大扫描;1998年参加中国南极考察团赴长城站采访;2000年重走郑和路。

    曾获中国新闻界最高成果奖“范长江新闻奖”;全国首届百佳新闻工作者。

  • 山东民间智库

    山东民间智库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阅读史) 2016-11-12 18:07:23

    武汉名记者范春歌要拍长江“全家福”,曾骑单车纵穿中国西部采访
    长江日报 2015-04-22 18:27
    武汉名记者范春歌要拍长江“全家福”,曾骑单车纵穿中国西部采访

    武汉名记者范春歌要拍长江“全家福”,曾骑单车纵穿中国西部采访

    武汉名记者范春歌要拍长江“全家福”,曾骑单车纵穿中国西部采访

    长江全媒体讯(长江日报记者康克兢)在长江经济带建设火热推进之际,22日,“范长江新闻奖”获得者、恰逢56岁生日的《武汉晚报》高级记者范春歌启程,开始“美丽长江万里行”采访活动。她将从长江入海口溯江而上,为长江拍摄“全家福”,记录长江沿线各族群众为梦想奋斗的精彩故事。
    这次采访活动的起点为上海崇明岛,终点为青藏高原格拉丹东雪山的姜古迪如冰川,将途径12个省市。途中,范春歌将采访记录长江流域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不同职业的100个长江人家的故事,拍摄100幅长江人的全家福,努力给万里长江留下一张全景式反映长江人家生活的“全家福”,形成一份真实、朴素、生动的长江考察报告。她还将收集100条沿途人们对武汉的祝福。
    20多年来,范春歌一直行进在路上,以新闻工作者的独特视角见证国家发展和时代变化:1989年,骑单车纵穿中国西部采访,书写新闻专栏《八千里路云和月》;上世纪90年代初,进行“中国陆疆万里大扫描”远程采访;1998年,赴中国南极长城站考察采访;2000年,只身追访郑和下西洋航线。(资料图)
    关于范春歌,百度上这样介绍:
    范春歌,《武汉晚报》高级记者,曾获得中国新闻界最高荣誉奖“范长江新闻奖”,在中国传媒以独身远行采访著称。
    1989年她骑单车纵穿中国西部采访;途经云南、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等5省区的64个县市,全程4076公里,以惊人的毅力克服了精神和体力的双重磨难,沿途发回稿件34篇,武汉晚报为其开辟了一个新闻专栏《八千里路云和月》。
    1992年7月,她又独身赴西藏采访了林芝、泽当、那曲、日喀则、山南等地区。以后她又进行了 "中国陆疆万里大扫描"的远程采访。范春歌三度涉险走天涯的壮举,在武汉新闻发展史上写下了辉煌的篇章。范春歌业务全面,消息、通讯、特写、述评、现场新闻等各种文体都屡屡获奖。
    1994年只身完成“中国陆疆万里大扫瞄”;
    1998年赴中国南极长城站考察;
    2000年开始只身追访郑和下西洋航线。
    2008年重返西部采访。
    2011年在湖北六处“鸡鸣三省”之地采访。
    从事新闻工作二十年,她出版过《单车西行散记》、《独守苍茫》、《天歌难再》、《远方最美》、《被遗忘的航行》、《蓝色非洲》等多部纪实文学作品,亦喜爱用摄影的方式表达自己在旅途中的感受,曾举办过《回眸》、《印度洋印象》等个人摄影展。重走郑和航线,历时两载,抵达沿线的越南、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印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巴基斯坦、伊朗、阿曼、也门、沙特阿拉伯、埃及、肯尼亚、坦桑尼亚、莫桑比克、南非等十八个亚非国家,对郑和下西洋这一重大航海事件在海外的遗踪与影响,进行了全面的了解和考察。这次《范春歌重走郑和航线摄影展》展出的图片,是从她沿线写稿之余拍摄的近万张图片中精选出来的,它展现了郑和航线上的文明遗踪和魅力古迹。
    专访“范长江新闻奖”得主——
    范春歌:用脚步书写新闻
    每年记者节,她都会收到很多读者的慰问短信
    【人物简介】
    范春歌,女,1959年出生,武汉晚报高级记者。1999年,报社成立“范春歌工作室”,被誉为大陆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采写机构。
    1989年骑单车穿越中国西部采访;1992年赴西藏采访近3个月;1994年只身进行中国陆疆万里大扫描;1998年参加中国南极考察团赴长城站采访;2000年重走郑和路。
    曾获中国新闻界最高成果奖“范长江新闻奖”;全国首届百佳新闻工作者。
    核心导读
    “当初,我并不是为新闻而生,但当选择了新闻记者这个职业,它就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成为我为之奉献一生的事业。”
    范春歌是“范长江新闻奖”得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但这并不是她的自豪,她自豪和幸福的是,28年来坚守采访一线,“用脚步书写新闻”。

    行旅记者,充满幸福感的采访
    “天下还有这样让人震撼的如此生动如此深刻的新闻作品!”范春歌说的是范长江的通讯集——《中国的西北角》。
    读这本书的时候,范春歌还是个少女。这让她从此向往成为一名行旅记者。
    下乡当农民,恢复高考后,考入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当了一年教师。1984年,武汉晚报复刊,她如愿进入。
    1989年,媒体聚焦经济特区,而范春歌却逆向思维,向报社提出,骑单车穿越中国西部采访。
    往报社发稿只能靠发电报,而每张电报纸只能写40个字。每次发稿,范春歌都捧着厚厚一沓电报纸,译报员起初感到惊奇,明白后觉得神圣。
    在武汉街头,则出现了这样的场景:读者一大早守候在报摊前,就为了第一时间读到范春歌发回的西部报道。有读者担心,范春歌在西行路上看不到报纸,便专门把她的西部报道剪下来装订成册,送到办公室。
    “这些报道并没有给读者解决问题,为什么读者会这样喜欢我?”范春歌后来终于明白,她的西行报道,为读者推开了一扇了解外面世界的窗户。
    改革开放30周年,范春歌重返西部,回访当年的采访对象。这是一次充满幸福感的采访。她找到了许多当年的采访对象,找到了为她发回最后一篇西行报道的译报员。此时,这位译报员已退休,但对范春歌记忆犹新,甚至背了出她当年发回的稿件。
    “时隔近20年,他竟然还能背出我当年写的报道,那一刻,我震撼了,感动着,更感受到做记者是多么幸福!”
    2
    枪林弹雨,不让采访留下空白
    1999年,20世纪最末一年,人类出现了一幅迎接“千禧年”的热烈画卷。武汉晚报策划了一个选题——追溯明朝郑和下西洋的航海足迹。这个任务自然交给了范春歌。
    出发时,范春歌查阅资料发现,美国的国家地理杂志早已瞄准了这个选题,并在1998年就派专栏记者对郑和船队的历史遗踪进行了考察,且已结集出书。但当时,东西方还没有一个记者或一家媒体追访郑和航线的全程。
    只身到海外采访,范春歌还是头一回。
    在泰国清迈,她寻访到了清末从云南流散到泰国的一支郑和后裔;在印度科钦岛,她发现了大批古代从中国传来的捕鱼工具;在肯尼亚帕泰岛,她找到了一批自称祖先来自中国的法茂人;在南非,她带回了最早绘出非洲大陆的中国明朝古地图复本。
    震惊世界的“9·11”事件爆发时,范春歌已到达沙特,下一站就是也门。而也门已被美国宣布为空袭目标之一。她冒险搭上了去也门的班机,登机前,她给母亲打了个电话,“放心,我会找大使馆。”母亲哪能放心,在电话中哭了,而范春歌却关上了手机。
    在也门首都的一家小旅馆,半夜,范春歌被一阵“爆竹声”惊醒,推开窗户一看,哪是什么爆竹声,是一场枪战正在进行。平生第一次离枪声如此近,她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恐惧。
    冒着枪林弹雨,她记录下了郑和航线上今天发生的事情,没有让也门成为重走郑和路的空白区域。
    3
    继续远行,
    自豪一辈子做记者
    远行回来,范春歌仍在行进中采访,先后走访了湖北省6个三省交界的地方,参加了江西瑞金的“走转改”采访活动,“记者就是要永远用脚步书写新闻。”
    因为下乡插队的经历,也因为长期行走一线,范春歌对底层民众“有着天然的亲近感”。最近,范春歌回访了一对武汉患难夫妻。
    25年前,一名女青年嫁给了一位严重烧伤的小伙子。25年来,这对夫妻不离不弃,尽管生活依然艰辛,但相爱如初。让范春歌特别感动的是:妻子生日当天,丈夫送她一枝玫瑰,还把妻子20多年的照片制成视频,配上《两只蝴蝶》这首歌。
    那一刻,范春歌感觉,“这首歌是世界上最动听的歌。”
    范春歌的名片上,没有任何头衔,只有高级记者的职称。再过两年,她就要退休了,“我自豪,一辈子做个记者。”
    每年记者节,她会收到很多读者发来的慰问短信,“几十年辛劳没有白费,读者已经把我刻在心里。”
    “退休后,我会和老伴一起,继续远行。”范春歌说,以前远行关注的是人,用笔去记录,退休后远行将关注自然,用心去感受。
    “我会换个心情重返西部,或者再走郑和下西洋之路,感受生命中的另一种美丽”。(扬州日报 记者 玉龙)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44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