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代春:《万国公报》研究综述

菏泽民间智库

来自: 菏泽民间智库(拆下肋骨当柴烧) 2016-11-12 11:00:37

  • 菏泽民间智库

    菏泽民间智库 (拆下肋骨当柴烧) 2016-11-12 11:43:18

    于库里·恩铭(1845-1907.7.6),清朝官吏,清末主张新政的要角。于库里氏,字新甫。满洲镶白旗人。庆亲王爱新觉罗·奕劻的女婿。举人出身,历任太原知府、山西按察使、两淮盐运使、江苏按察使、江宁布政使,1906年升任安徽巡抚。1907年7月6日,在安庆巡警学堂举行毕业典礼检阅学生时,被警察处会办、光复会会员徐锡麟开枪杀死。
    本 名 于库里·恩铭 字 号 新甫 所处时代 清朝 出生时间 1845年 去世时间 1907.7.6 官 职 安徽巡抚
    目录
    1 人物生平
    2 个人贡献
    3 人物事件
    人物生平编辑
    恩铭在同治年间中举人。后以举人身份捐资为知县。1895年升任太原知府,后晋任山西按察使。同年补授归绥道。在义和团运动期间,袒护洋教,压制拳众,严禁人民的反洋教斗争。1902年调任直隶口北道,后改任浙江盐运使。翌年晋迁江苏按察使。1905年任江宁布政使。
    1906年,他奉命前往安徽担任安徽巡抚,大力推行新政,并大胆采用严复等新人。政绩里面,尤其于教育方面最为显著,例如创立安徽陆军测绘学堂、安徽讲武堂、安徽绿营警察学堂,安徽将校研究所,另外,也导入西式军事训练于办马队弁目、炮队弁目、步兵弁目、工辎弁目等。同年他残酷镇压建德红莲会和霍山人民的反洋教斗争。
    1907年奉旨推行“新政”,整顿巡警学堂,开办警察处。
    1907年,恩铭在安庆主持巡警学堂毕业典礼时遭革命党人徐锡麟行刺身亡,安庆起义失败,安徽新政亦遭停顿。安庆起义失败后,徐锡麟胞弟徐伟供词牵连秋瑾,徐锡麟事件发生后约十日,秋瑾在绍兴古轩亭口处斩。
    个人贡献编辑
    谈到安庆一中的历史人物,镶白旗人恩铭不能不提,尽管他最终倒在徐锡麟的枪口之下,但他对安徽近代教育的变革,仍功不可没。光绪三十二年(1906),恩铭南下出任安徽巡抚时,抱有一番雄心大志。在安徽短短一年,也确有不少政绩。教育方面,除安徽陆军小学堂、安徽高等巡警学堂外,他还督促创办有安徽陆军测绘学堂(1906-1911,堂址北门外)、安徽讲武堂(1907-1911,址御碑亭)、安徽绿营警察学堂(1907-1909),安徽将校研究所(1906-1907),并分别创办马队弁目(1906)、炮队弁目(1906)、步兵弁目(1906)、工辎弁目(1907)等训练所。对于安徽师范学堂,他更费尽了心思。“方今振兴教育,以小学为基础,而教员亟须养成,故师范尤要……”在向朝廷报送的奏折中,他这样大声疾呼。具体落实过程中,他事无巨细,皆躬身过问,甚至将细节考虑到“每年筹拨银四万二千两作为常年经费”等。
    人物事件编辑
    1907年7月6日,骄阳如火,酷暑逼人。上午8点,位高权重、镇压革命不遗余力的安徽巡抚恩铭在护卫的簇拥下来到了安徽省城安庆的安庆巡警学堂。
    "叩见大帅!"巡警学堂监督[1] 徐锡麟急步出迎。
    "徐道台今日戎装,更有气概!"恩铭见徐锡麟身穿黑羽警官服,腰悬军刀,却在鼻梁上架着一副圆眼镜,不由赞道。
    "今天是学生毕业大典,大帅又亲自驾临,应该这样穿着,以示隆重。"
    随后,徐堂长引导恩铭检阅学生操练。表面上唯唯诺诺的徐锡麟其实正在进行着一项谋杀行动与武装起义的准备。傲气十足的恩铭对自己一手提拔的堂长大加赞赏:"哈哈,有这么多精干的警力投入官府,还怕我安徽再有革命党人?哈哈……"恩铭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亲信属下徐锡麟偏偏就是个革命党领导人,也更没想到今日自己将会成为他刺杀的第一个对象。
    一会儿,安徽藩、臬、道的官员及来客五十多人陆续到齐,九点整,恩铭等众官员进入礼堂考核毕业生的内堂功课。学生列队分站堂外,恩铭坐在礼堂正中,徐锡麟率教员站立台前,与他一起密谋举事的陈伯平、马宗汉分立两旁。
    典礼开始,学生代表进堂行谒见巡抚礼,恩铭还礼。徐锡麟回过身子,向恩铭举手行礼,呈上学生名册,同时大声报告:"大帅,今日有革命党起事!"--这是徐锡麟和陈、马约定起事的讯号。恩铭惊问:"徐会办从何得知这个消息?"话音未落,陈伯平已奋力摔出一颗炸弹,炸弹滚至恩铭脚边未炸;恩铭大惊,急忙起身。不等恩铭清醒过来,徐锡麟跨步向前说:"大帅勿惊,这个革命党,我一定为大帅拿到!"同时,从靴筒中抽出两支手枪,左右开弓连向恩铭射击,陈伯平与马宗汉的枪也跟着响了起来。恩铭身中七弹,立时倒地。礼堂内大乱,文武官员慌忙逃命,纷乱中,几个预定在暗杀名单上的清廷大员饮弹而亡。
    恩铭的护卫惊醒过来了,急忙乘乱抱起鲜血直流的恩铭向外跑。陈伯平追着又补了一枪,子弹从恩铭的屁股上洞穿心肺。从弹雨中逃得性命的藩司冯煦命部下将恩铭背到轿子里,狂奔回抚衙,恩铭的腿一直拖在轿外,渐渐变硬了。
    徐锡麟率30多名革命学生直奔安庆军械所,击毙守兵,占据了军械所。陈伯平和马宗汉持枪守住前后门,徐锡麟率学生搜寻武器,准备迎敌。不久,大队清兵包围了军械所,革命党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激战四小时后,陈伯平战死,徐锡麟与马宗汉等人化装逃出重围,先后被捕。
    徐锡麟长期卧薪尝胆精心策划的安庆武装起义悲壮地失败了。
    起义虽失败了,但恩铭却也魂归黄泉。冯煦在审问徐锡麟时问:"恩铭是你恩师……你为什么这样毫无心肝?"徐锡麟严正回答:"恩铭对我的确好,但那是私惠。而我杀他,是为天下的公愤。"安庆抚院东辕门外,徐锡麟虽被刽子手残酷地斩首挖心,加以杀害,但他的革命精神永远在鼓舞着革命党人奋斗不止。
    【以上资料出自凤凰 网的一篇文章,感情倾向明显,虚构成分显然较多。实际上徐锡麟发动的安庆起义是提前发动、仓促进行的,因为几日之前清政府破获几处革命党秘密据点,搜查出安徽不少革命党人的名单,其中即有徐锡麟的名字(当然是化名)。此名单被上报给巡抚恩铭后,恩铭就把它交给亲信徐锡麟查办,徐始知起义计划败露,只得冒险提前起事。徐锡麟借巡警学堂毕业典礼之际,先是对众学员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然后在大家没摸清头脑之时就枪杀了恩铭。但革命党随后并未从新军获得预期的支持,遂孤立无援而失败。】

  • 菏泽民间智库

    菏泽民间智库 (拆下肋骨当柴烧) 2016-11-12 11:44:43

    徐锡麟 (辛亥先烈、安庆起义带头人) 编辑
    [1] 徐锡麟(1873年12月17日[2] —1907年7月7日),字伯荪,号光汉子,浙江绍兴山阴东浦镇人。1901年任绍兴府学堂教师,后升副监督。1903年应乡试,名列副榜。同年以参观大阪博览会名义赴日本,于东京结识陶成章、龚宝铨,积极参加营救因反清入狱的章炳麟的活动。回国后先在绍兴创设书局,传播新译书报,宣传反清革命。1904年在上海加入光复会。1905年在绍兴创立体育会,后又创立大通学堂,规定入校学生均为光复会会员,参加兵操训练。同年冬赴日本学军,因患眼疾未能如愿。1906年归国,赴安徽任武备学堂副总办、安徽巡警学堂会办。
    1907年7月6日,徐锡麟在安庆刺杀安徽巡抚恩铭,率领学生军起义,攻占军械所,激战4小时,失败被捕,次日慷慨就义。[3]
    中文名 徐锡麟 别 名 徐伯荪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浙江绍兴 出生日期 清同治十二年(1873)12月17日 逝世日期 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7月7日 职 业 革命家 信 仰 民族主义 主要成就 传播新译书报,宣传反清革命 党 会 光复会
    目录
    1 人物生平
    ▪ 思想转变
    ▪ 建设学堂
    ▪ 入光复会
    ▪ 谋刺恩铭
    2 人物成就
    3 人物诗作
    4 家庭成员
    5 人物评价
    6 人物轶事
    7 后世纪念
    ▪ 人物故居
    ▪ 徐锡麟墓
    ▪ 锡麟街
    人物生平编辑
    思想转变
    徐锡麟像
    徐锡麟像
    清穆宗同治十二年(1873)12月17日[2] ,出生在浙江绍兴东浦的一个名门望族。其父徐凤鸣秀才出身,当过县吏,家有田地百余亩,在绍兴城里开有“天生绸庄”和“泰生油栈”两家商铺,是当地颇有声望的士绅。
    清德宗光绪二十七年(1901),徐锡麟出任绍兴府学校算学讲师,得到知府重用,后升为副监督。
    光绪二十九年(1903),赴日本参观大阪博览会,会中竟有中国古钟在展,徐锡麟愤感列强欺中国太甚。不久结识陶成章、钮永建等,在他们影响下,徐锡麟思想发生了巨大转变,逐渐放弃对清政府的希望,弃改良而从革命。当时,“《苏报》案”事起,日本留学生群起反对,徐锡麟也慷慨解囊,积极参与营救章炳麟。[4]
    建设学堂
    光绪三十一年(1905)9月23日,由徐锡麟、陶成章等光复会成员创办的绍兴大通学堂开学。光复会成立后,主张以暗杀、暴动为手段进行革命。为了培训其成员,陶成章、龚宝铨、徐锡麟等在浙江绍兴城内择地办学,推徐锡麟为监督,黄怡为校长。招收来自金华、处州、绍兴各府的会党成员,对他们进行短期的革命教育和军事训练,以培训革命骨干。并拟定规约:“凡本学堂卒业者,即受本学校办事人之节制;本学校学生,咸为光复会会友”。
    大通学堂只设体操专修科,分特别、普通两班。特别班是会党志士;普通班一部分是会党成员,一部分是进步青年,两班所授课程主要是兵式体操和器械体操。此外,也酌情兼授国语、英语、日语、教育学、伦理、算术、地理、生物、图画等课程。学生毕业后,由清廷发给文凭,而在文凭的背面,学校则记上革命组织的暗号。学校大厅悬一联云:“十年教训,君于成军,溯数千年祖雨宗风,再造英雄于越地”;下联云:“九世复仇,春秋之义,愿尔多士修鳞养爪,毋忘寇盗满中原”。[2]
    入光复会
    光绪三十年(1904)冬,徐锡麟因事过上海,得遇蔡元培、陶成章,首批加入光复会,后成为光复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回绍兴后,徐锡麟创办了大通学堂,罗致少年英俊,教以军法纪律,为革命培养人才。他还积极结交各地会党,甚至延请他们为学校教练。不久,徐锡麟借北上联络大盗冯麟阁之机,出山海关,过吉林、奉天,走西北边疆,查看了山川形势,并亲见日、俄在中国疆土上张狂角逐,愤愤不平,欲挥刀沙场“为国死”。
    谋革命不易,为了达到反满目的,徐锡麟等人逐渐产生了“以术倾清廷”的思想,他们打算以捐官之法,使光复会的成员学习军事,乘机打入清廷内部,以掌握军权。于是他向清廷捐了一道员头衔,指分安徽候补。[1]
    谋刺恩铭
    光绪三十一年(1905)冬,受绍兴徐克丞资助和徐锡麟表叔、湖南巡抚俞廉三推荐,徐锡麟与马宗汉、陈伯平各捐得官职,并被获准前往日本学习陆军。但到日本后,由于清廷驻日公使的阻挠,学习陆军的计划被破坏,无奈回国。
    归国后, 徐锡麟等人又打算进一步打入官府,“藉权倾虏廷”。通过发动利用各方关系,徐锡麟谋得筹办安庆陆军小学之事。后因表叔俞廉三的推荐和徐锡麟本人的精明干练,终于得到安徽巡抚恩铭重用,1906年冬季他到了安庆,向抚院落报到,恩铭接见后,派他为安徽巡警尹。他小心逢迎,拜恩铭为师,恩铭引为亲信,又派他兼任巡警学堂会办。徐锡麟食清廷之禄,却时刻不改革命之志。[1]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2月,徐锡麟与秋瑾约定在皖、浙同时举行反清武装起义。起义原定7月19日举行,因一会党人员在上海被捕,招供出革命党人的一些别名暗号,两江总督端方电令恩铭拿办。恩铭召徐锡麟计议,徐锡麟见自己别号在列,知事机迫人,遂决定于7月8日巡警学堂举行毕业典礼时举义。谁知恩铭这天有事,要求将毕业典礼提前两天,无奈起义只得于6日举行。外援不至,准备未周,起义堪忧。
    1907年7月6日,光复会成员安徽巡警处会办兼巡警学堂监督徐锡麟,在安庆刺杀安徽巡抚恩铭,率领学生军起义,攻占军械所,激战4小时,失败被捕,慷慨就义。审讯时挥笔直书:“蓄志排满已十余年矣,今日始达目的。本拟杀恩铭后,再杀端方、铁良、良弼,为汉人复仇。”
    1907年7月7日,徐锡麟被清廷杀于安庆抚院门前,心肝被挖,用于炒菜,时年35岁。[3]
    人物成就编辑
    创办“热诚学堂”
    1903年,徐锡麟从日本回到绍兴后,认识到革命应该从创办学堂、培育人才入手,随即在家乡东浦创办了一所新式学堂,并为学堂写了一副对联:有热心者可与共学,具诚意者得入斯堂。取上下联各一字,命名为“热诚学堂”。除文化课外,专门增设兵式体操课,进行军事训练。他在授课时,经常介绍时事政治,宣传革命,激发学生爱国热情。后来热诚学堂一度成为绍兴光复会的活动基地。[1]
    联络各地党会
    1904年,徐锡麟接受蔡元培的邀请加入了光复会。当时浙江各地的会党十分活跃,在反清统治和“仇洋灭教”的斗争中显示了巨大力量。但这些会党各自为政,互不统属。如何把分散的会党组织、联络起来,引导到光复会组织中来,实现民主革命的大联合,这是摆在光复会面前的重要课题。徐锡麟亲自带领几名学生到各地会晤会党首领。历时两月,徒步寻访了嵊县、诸暨、东阳、金华、缙云等各地会党,结识了竺绍康、王金发等会党首领,联络进步人士,发展会员,扩大了组织,使光复会成为浙江反清革命的领导核心。[1]
    创办“大通学堂”
    1904年底,徐锡麟在与各地会党联络中发现,虽然会党众多,也有一定势力,但明显素质偏低,要想联合各派并发挥作用,必须加以培训和教导。因此,萌生了创办一所“武备学校”以培训会党骨干的想法。1905年,徐锡麟说服富商许仲卿出资,创办大通学堂,并邀请秋瑾来主持。绍兴文史专家林文彪认为,大通学堂的创立,是辛亥革命史甚至是整个中国革命史上一个十分耀眼的闪光点,它的历史贡献可以与后来的黄浦军校相媲美。而在徐锡麟等人的努力下,大通学堂成了当时的革命指挥中枢,徐锡麟也成了光复会的实际领袖之一。[1]
    浙皖起义
    1907年,光复会员徐锡麟.秋瑾领导了震惊中外的浙皖起义。起义虽然失败了但是影响是巨大的,原因是它一方面刺杀的是清廷封疆大吏,位及巡抚的恩铭。一方面是它发动的地点在安庆,绍兴,这些地区都是清王朝的重地。这次起义沉重的打击了清朝统治,加速了立宪的进程,激励革命党人的斗志,探索起义的新途径。[5]
    人物诗作编辑
    徐锡麟1905年“曾出山海关至奉天、吉林,再经西北诸省边疆而归。”这首诗是1906年春这次壮游时所作。作品在艺术上继承了唐代边塞诗的风格,具有豪迈雄浑的特色。全诗如下:
    出 塞
    清·徐锡麟
    军歌应唱大刀环,誓灭胡奴出玉关。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6]
    家庭成员编辑
    徐锡麟
    配偶:王振汉
    独子:徐学文
    儿媳:冯梅珍[7]
    徐曼丽[7] (德国人)
    孙子:徐乃达(徐曼丽生)
    长孙女:徐乃英[7] (冯梅贞生)
    孙女:徐乃锦(中德混血,徐曼丽生)
    孙女婿:蒋孝文(中俄混血)
    曾孙女:蒋友梅(徐乃锦,蒋孝文之女)
    人物评价编辑
    徐锡麟就义前照
    徐锡麟就义前照
    孙中山在辛亥革命胜利后,亲来杭州致祭,说:“光复会有徐锡麟之杀恩铭,其功表见于天下”,并亲写一副挽联哀悼:“丹心一点祭余肉,白骨三年死后香。”
    柳亚子:慷慨告天下,灭虏志无渝。长啸赴东市,剖心奚足辞![3]
    绍兴文史专家林文彪:“按照这样的家庭出身与资质,徐锡麟如果没有参加革命,完全可以是一个锦衣玉食、前途光明的人。但他却为了民族大义放弃了家庭,成为了一个义无返顾的旧民主主义激进革命家。”
    章太炎指出:“光复会比同于同盟会,其名则隐,然安庆一击,震动全局,立懦夫之志,而启义军之心,则徐锡麟为之也。”[5]
    人物轶事编辑
    问题少年的革命路
    徐锡麟出生在绍兴一个非常富裕的家庭,父亲徐凤鸣秀才出身,当过县吏,家有田地百余亩,又在绍兴城内开设“天生绸庄”、“泰生油烛栈”,资本甚厚。但其从小就是桀骜不驯,自幼“器物过手,辄破坏之”,十二岁那年,为了“学武功”,跑到深山大岭中的寺庙去当小和尚,其后徐凤鸣为了避祸甚至和其断绝父子关系。
    “按照现在的标准,几乎就是个问题少年”。徐锡麟之孙徐乃达这样定义其祖父。
    徐乃达认为1903年的日本之行对徐锡麟走上革命之路影响极大,在日本,徐锡麟认识了很多日本的中国留学生,也了解了中国以外的世界,同时积极参加营救因反清入狱的革命志士章炳麟。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在东京博物馆看到了一座中国古代大钟在那里展示,他想中国的文物怎么被日本人掠夺过去,加上之前的甲午战争、八国联军等等,让他觉得必须彻底革命。[4]
    与秋瑾无儿女情
    徐锡麟,秋瑾都是浙江绍兴人,他们先后加入光复会,共赴日本求学,共同创办大通学堂,共同谋划浙皖起义,最后徐壮烈牺牲,秋从容就义。
    而由邱礼涛执导,黄奕、杜宇航、黄秋生、郑嘉颖等人主演的《竞雄女侠·秋瑾》也引起了广泛争议,黄奕饰演的秋瑾和杜宇航饰演的徐锡麟两人关系亲密。
    针对秋瑾徐锡麟为表兄妹和情侣的说法,徐乃达经过考证均不成立,在徐家家谱中没有发现和秋瑾的关系,秋瑾是拿着光复会会长蔡元培的介绍信第一次见到徐锡麟,如果是表兄妹就不需要介绍信。
    “秋瑾巾帼不让须眉”,徐乃达认为这并不符合当时男性的审美倾向,何况徐锡麟当时已婚,夫妻非常恩爱,其妻子王振汉与秋瑾情同姐妹。
    徐乃达认为秋瑾徐锡麟年纪相仿,志同道合,但并无儿女私情。[4]
    为正义刺恩铭
    1907年7月6日,安徽巡抚恩铭及文武官吏陆续齐集巡警学堂,参加毕业典礼。典礼开始,徐锡麟当时呈上毕业名册,口头报告了毕业官兵人数,随后说:“报告,今天有革命党人起事!”恩铭拍案高声说:“在哪里?什么人?”徐即应声说:“在这里,就是我。”话音没落,就朝恩铭连射数枪。大家夺门逃命。恩铭在被抬出去时喊叫道:“快把乱党就地正法。”于是藩台冯煦命令大家一齐集中到抚院。他们集中在大堂后东边大厅里,忽闻上房内哭声震天,又见同仁医院院长、美国人戴世璜与拎着包的一行人匆匆走出,大家围上去打听消息,戴说”不中用了,身中六七枪,尤以右耳及腰部两颗子弹无法治理。“一会儿,人声又开始杂乱,几名士兵将徐锡麟反绑着押来了。他见藩台说:“大帅安否?”冯煦将脚一跺,说:“畜生,大帅待你何等恩厚,现被你枪杀,还敢问安否?”徐锡麟笑道:“问大帅安问正是私谊也。”接着说:“枪杀恩铭,此乃正义也。”这时忽然传说“太太下来了。”宣称要将徐先剜心,后斩首。
    公堂之上,面对审判,徐锡麟义正词严,怒斥清廷专政误国。清官质问徐锡麟:恩铭待你不薄,为何刺杀。徐锡麟厉言道:“恩抚待我,私惠也;我杀恩抚,天下之公也。”清官又问:汝常见恩铭,为何不于署中杀之。徐锡麟言:“署中,私室也;学堂,公地也。大丈夫作事,须令众目昭彰,岂可鬼鬼祟祟。”遂自写供词,愿一人承担责任,不牵连学生。
    1907年7月7日,徐锡麟英勇就义。时年35岁。[1]
    后世纪念编辑
    人物故居
    徐锡麟故居
    徐锡麟故居
    徐锡麟故居位于绍兴东浦镇孙家娄,晚清建筑,坐北朝南。共三进,占地1133平方米,徐锡麟青少年时代在这里生活、读书。
    徐锡麟故居现辟作徐锡麟生平事迹陈列室对外开放。
    徐锡麟现葬在浙江辛亥革命纪念馆。
    徐锡麟墓
    在杭州西湖区风篁岭下南天竺,龙井路旁。原演福寺旧址。(杭州辛亥革命烈士墓群)
    徐锡麟烈士墓
    徐锡麟烈士墓
    徐锡麟牺牲后,遗体安葬安庆城北马山。民国元年(1912年)1月21日,徐锡麟、马宗汉、陈伯平三烈士灵柩运经上海,在永锡堂召开追悼大会,同时追悼的还有陶成章。次日烈士灵柩运至杭州,葬于孤山东南麓。1964年,徐锡麟墓及附近葬左右的陈伯平、马宗汉墓被分藏三坛,迁鸡笼山。墓碑同时随迁,墓表藏劳动路孔庙。196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墓遭破坏,碑石无存。1981年9月,遗骨由鸡笼山再迁风篁岭南天竺原演福寺旧址。三烈士遗骨重换骨坛,坛内各置砚石一方,上刻姓名和“一九八一年九月自鸡笼山迁南天竺”字样。新墓为三座圆形墓,徐锡麟墓居中,高100厘米,直径400厘米。左为马宗汉墓,右为陈伯平墓,皆是80厘米,直径250厘米。均用大块青石砌成,上植草皮。
    锡麟街
    锡麟街
    锡麟街
    锡麟街是为了纪念为推翻清廷在安庆牺牲的烈士徐锡麟而命名的。1906年春,徐锡麟以候补道员的身份来到安庆,出任安徽巡警学堂会办,他积极发展革学堂起义”,一度攻占军械所,但终因寡不敌众,起义失败,徐锡麟惨遭杀害。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里曾提到此事,并以此为题材,写出了《药》这篇著名的小说,表达了对刽子手的痛恨和对烈士的深深悼念。革命胜利后,安庆人民为纪念这位烈士,就把他起义地点旁边的一条街道命名为“锡麟街”,并在人民路旁立起一座他的塑像,以示纪念。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图片
    词条图片(7)
    辛亥革命 · 1911
    革命人士
    同盟会
    兴中会
    孙中山 ▪ 陈天华 ▪ 杨衢云 ▪ 杨鹤龄 ▪ 陈少白 ▪ 尤列 ▪ 陆皓东
    华兴会
    黄兴 ▪ 宋教仁 ▪ 章士钊 ▪ 刘揆一
    光复会
    蔡元培 ▪ 陶成章 ▪ 秋瑾 ▪ 徐锡麟 ▪ 龚宝铨 ▪ 章炳麟 ▪ 熊成基 ▪ 陈魏
    共进会
    张振武 ▪ 焦达峰 ▪ 孙武 ▪ 熊秉坤 ▪ 伍廷芳
    文学社
    蒋翊武 ▪ 刘复基 ▪ 张廷辅 ▪ 胡瑛
    其他成员
    邹容 ▪ 陈其美 ▪ 徐宗汉 ▪ 林觉民 ▪ 廖仲恺 ▪ 谭人凤 ▪ 林森 ▪ 唐绍仪 ▪ 咸马里 ▪ 阎锡山 ▪ 胡汉民 ▪ 赵声 ▪ 陈炯明 ▪ 郑祖荫 ▪ 蔡锷 ▪ 汪精卫
    革命军
    黎元洪 ▪ 吴兆麟 ▪ 何贯中 ▪ 李济深
    清政府
    执政皇族
    光绪帝 ▪ 慈禧太后 ▪ 隆裕太后 ▪ 爱新觉罗·溥仪 ▪ 爱新觉罗·载沣 ▪ 爱新觉罗·载洵
    立宪派
    康有为 ▪ 梁启超 ▪ 谭嗣同 ▪ 严复
    出洋大臣
    戴鸿慈 ▪ 端方 ▪ 李盛铎 ▪ 尚其亨 ▪ 爱新觉罗·载泽 ▪ 绍英
    镇压军
    萨镇冰 ▪ 荫昌 ▪ 博尔济吉特·瑞澄
    北洋军阀
    袁世凯 ▪ 段祺瑞 ▪ 冯国璋 ▪ 徐世昌 ▪ 吴佩孚 ▪ 曹锟 ▪ 张勋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