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后闻东北初雪,选苏轼雪中忆子由诗二首

Underpink

来自: Underpink 2016-11-11 20:57:43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Underpink

    Underpink 2016-11-19 17:02:12

    补充一些背景注释:

    本诗作于仁宗嘉祐七年(公元1062年)凤翔签判任上。诗人与其弟辙感情至深,自幼同窗共学,嘉祐二年为同榜进士。四年,又一起参加秘阁的制科考试,得到仁宗的激赏。后苏轼任命为大理评事签书凤翔判官,苏辙留京侍奉父亲,六年(公元1061年)十一月,送诗人至郑州,相别于郑州西门外。这是他们兄弟首次远别,当时诗人曾于马上赋诗寄其弟说:“亦知人生要有别,但恐岁月去飘忽。寒灯相对记畴昔,夜雨何时听萧瑟。君知此意不可忘,慎勿苦爱高官职。”七年重九寄弟诗又云:“忆弟泪如云不散,望乡心与雁南飞”,可见手足情深之至。九月二十日下小雪,诗人又由此兴感,作诗抒怀。诗中描写时方凉秋九月,凤翔已下小雪,如同岁暮。在一片急促的捣衣声中,诗人更感到时日的萧条、寒冷。而官闲昼永,独处深屋,思弟之情只能借酒排遣。因与亲人离别日久,竟使年轻的诗人早生华发。这种种感受写得情深调苦,披露了他寂寞的心境。但尾联忽作转折,诗人因买貂裘而思出塞,显示了报国疆场的愿望。这却并不是偶发奇想,早在诗人的《进策》中,就声明了坚决抵抗敌人侵扰的主张,且提出系统的抗敌方略。凤翔为西北军事重镇,是抗击西夏的前沿阵地。本诗末句“忽思乘传问西琛”句,即借用《左传》典故,表明抗击西夏的决心。他在后来写的《和子由苦寒见寄》一诗中,更直截了当地表示“丈夫重出处,不退要当前……庙谟虽不战,虏意久欺天”,并豪壮地宣言:“何时逐汝去,与虏试周旋。”诗人与其弟是手足而兼知友、同志,本诗尾联不仅申诉了自己的抱负,也是对弟弟的激励。全诗思想境界至此得到了进一步升华。

    【注释】
    ①岐阳:即指凤翔。
    ②砧(zhēn)杵(chǔ):捣衣石与捶衣的棒槌。此处指捣衣声。
    ③冷官:职位不重要、清闲冷落的官。杜甫《醉时歌》有“诸公衮衮登台省,广文先生官独冷”之句,谓郑虔任广文馆博士。旧注说太守陈公弼命苏轼兼府学教授,故用冷官事,误。陈公弼嘉祐八年(公元1063年)方接替宋选任凤翔太守,本诗则作于嘉祐七年。
    ④忽思句:化用齐桓公伐楚事。《左传·僖公四年》管仲对楚使曰:“尔贡包茅不入(指不纳贡),王祭不共(供),无以缩酒(渗酒),寡人是征(索取)。”此处谓诗人想出使西夏,使其臣服,纳贡于宋王朝。乘(shèng)传,古代驿站用四匹下等马拉的车,此泛指车马。琛(chēn),珍宝,《诗·鲁颂·泮水》:“憬彼淮夷,来献其琛。”

  • Underpink

    Underpink 2016-11-19 17:04:32

    另外摘录一段《公务员兄弟苏轼苏辙最肉麻的诗词唱酬》来自公众号“我真的在修仙”:

    言:本文是许久之前写的,只是没有推送。回头一看发现略显单薄,所以增加了一些内容。
    见字如晤苏轼二十七岁时正在陕西凤翔府当官,那时的苏辙因批评宋仁宗好色而招致非议,没敢接受朝廷任命,乖乖呆在家里侍奉父亲苏洵。
    有一回,苏轼奉命去属县减决囚禁,这趟公费之旅沿途的风景不错,他便用一首五言诗记录了一路所见,并在最后提起曾经跟苏辙一同游览虾蟆培的美好回忆。
    “……满瓶虽可致,洗耳叹无由。忽忆寻蟆培,方冬脱鹿裘。山川良甚似,水石亦堪俦。惟有泉傍饮,无人自献酬。”(《壬寅二月,有诏令郡吏分往属县减决囚禁…寄子由》)
    苏轼兄弟去到虾蟆培游玩是在一个冬日,但他们履足山洞却觉得其中温暖如春,因而脱下了厚重的鹿裘。虾蟆培之游与此次的公费旅行相比,山水风景多相似,只是那时有个老弟在旁与自己唱和,如今自己只能汲泉独饮了。
    苏辙回诗安慰苏轼,他说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一起游玩,将来要跟苏轼早上起来一起穿鞋,晚上盖一床被子睡觉。
    “……今游虽不与,后会岂无由。昼出同穿履,宵眠共覆裘。弟兄真欲尔,朋好定谁俦。试写长篇调,何人肯见酬。”(《次韵子瞻减降诸县囚徒事毕登览》)
    苏轼的原诗洋洋五百字,苏辙的和诗完全用其原韵,五十句诗的句末字均与苏轼的原诗相同,这种文字游戏不是人人都能玩得好的,但苏轼兄弟颇以此为乐。
    同年九月,公务员苏轼走出政府办公楼,登上寺楼观雪,忍不住多愁善感起来,又想起了子由。他作诗两首,其二如下:
    “江上同舟诗满箧,郑西分马涕垂膺。未成报国惭书剑,岂不怀归畏友朋。
    官舍度秋惊岁晚,寺楼见雪谁与登。遥知读《易》东窗下,车马敲门定不应。”
    (《九月二十日微雪怀子由弟二首(其二)》)
    “江上同舟诗满箧”是指三年前苏洵父子乘舟出蜀,顺江而下,三人都写了许多诗歌。“郑西分马涕垂膺”则是回忆前一年苏辙送苏轼出京赴任,两人在郑州分别。
    时空转换,我的老弟如今又在何方呢?哦哦哦,我知道了,傻老弟在东窗下读《周易》,就算有人来敲门、他也听不见吧。
    以下是苏辙的次韵诗:
    “平时出处常联袂,文翰叨陪旧服膺。自信老兄怜弱弟,岂关天下少良朋。
    何时杯酒看浮白,清夜肴蔬粗满登。离思隔年诗不尽,秦梁虽远速须应。”
    既然从小到大没有一日分离,自然进退出处无不相同。苏轼后来在一首送给晁美叔的诗里写道“我年二十无朋俦,四海之内一子由”,其实他这种万人迷要交朋友还不容易么?但良朋再多、最爱的还是自己的老弟啊。
    最后说到“秦梁虽远”,秦指陕西凤翔府,梁指汴梁开封,正是兄弟二人所在。二人在这段时间内所写的诗歌,后收入了《岐梁唱和诗集》。“岐”即岐阳,亦指凤翔府。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04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