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次课 Education between Accountability and R...

云胡不喜

来自: 云胡不喜 2016-11-09 22:29:46

标题:第六次课 Education between Accountability and Responsibility
  • 呵呵

    呵呵 2016-11-10 13:47:19

    读《Education between Accountability and Responsibility》有感:
    第三章承接了第二章的内容,以实证教育对教育中的民主造成了威胁入手,提出管理问责制事实上侵蚀了教育者自己负责行动的机会,同时也削弱了教育者对自己的行动可能会带来的影响。至此,本章仿佛已奠定了基调,接下来就是要弄清楚为什么以及如何侵蚀了负责行动的机会。
    文章第一个标题是问责的两种解释。查尔顿认为问责有两种广义上的区分,一种是技术管理含义,另一种是一般性含义。一般性含义与责任有关,有“回应谁”的意思;技术管理含义是更狭义的责任,比如提出审计账目等。(解释一般性含义时,文章用了responsibility,解释术管理含义时,文章用了duty,我不知道这么理解对不对,前者是广义上的负责,后者是职责?)在通读了这一小节后,我认为问责的这两种解释是有先后顺序的,一般性含义在先,技术管理在后。在我的理解里,这两种解释可以看做传统和现代两种思潮,正如同新旧事物之间必会产生矛盾,当人们的关注点发生转移,新管理主义盛行,问责的重点也发生了偏移。在这段过渡期内,责任就从一个专业和民主的概念转变为纯粹管理学概念。我个人觉得这里出现的问题和第二章的问题很像,第二章里实证教育走进了技术效度的误区,这里又偏向技术管理,好像都是偏重于有效性的问题,忽视了本质的东西。
    第二节谈到了国家与公民之间变化的关系。在意识形态变化和经济变化的大背景下,国家与公民之间的关系已经重新配置,即较少的政治关系和较多的经济关系。具体表现为政府和公众的关注点应在于公共利益,在公共服务中,国家是供给者,纳税人是消费者。
    第三节题为公民作为消费者,从直接问责到间接问责。这节我不是特别懂,就按我自己的理解说了。首先,有三个主体,家长、学校和政府,他们共同关心的是教育质量问题。在经典自由主义下,政府的职能是弱化的,个体从国家干预中解放出来,相对自由,针对教育质量,家长和学校之间就是直接问责。而到了新自由主义,政府为了便于掌控,通过制定法律、创造条件等方式构建了一个合适的市场,政府的作用大大提高,它将教育重新定位成一项公共服务,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出资,家长和学校之间就是间接问责,因为这个质量由政府所定,学校执行。
    第四节问责还是负责里讲了管理问责制的出现是基于政治关系向经济关系的转变,管理披着民主的外衣,但事实上缺少公众的参与。很多人希望问责对公众负责,但事实却对管理者负责了,最后导致的结果是不真实的。这个让我想起来小学有其他老师来听课的时候,整个讲课过程都带有表演性,最终给领导呈现的是一种“完美”的教育过程,不能真正说明教育的质量。
    中产阶级焦虑从字面上比较好理解。这里讲了问责成功的三个原因。中产阶级家庭想让子女进入公立学校获得更好的教育,但由于自身经济条件不足,所以积极地鼓励政府干预、控制,对学校问责。这其中,家长和学生认清了自己消费者的角色定位,想要获得对教育的控制权。问责两种解释的快速转换使得别人很难对其进行批判。但是我不明白这些明明都存在着一定的问题,为什么说以上英国教育问责成功的原因。
    第六节对责任负责中区分了伦理和道德的概念。道德是根据对与错作出思考、感受和行动。伦理是指规则、法典和规范等。道德需要伦理的介入,伦理影响道德判断,二者不可分割。
    之后关于后现代的部分是我第二读不懂的地方。
    第七节负责和道德自治讲述了道德关系就是负责的关系,负责时应首先考虑到道德。P63页最后一句话有疑问,为什么说真正意义上的负责是单方面的、非互惠的和不可逆的?
    最后一节完全读不懂。我只能理解到处于道德环境下的状态和成为一个道德的个体是两种状态,它们之间存在着距离。社会既需要道德,也需要伦理。之后针对社会化和社会性的描述就不能理解了。
    问题:1.谁来问责?谁来负责?
    2.好的教育应该是怎样的问责和负责的方式?(来自1330030287李赫男)

  • 王阿兔

    王阿兔 2016-11-10 14:38:19

    读第三章有感:读了第三章用了好久好久,而且内容也好难理解。作者将问责的解释与经济中的金钱审计类比,在经济方面,只有对金钱严格的审计过,你才能更好的管理,才不会有金钱上的问题,一切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可以阻止一切不正当和不适合的操作。问责有两个层面的解释,给的很明确,可是并不很理解。在国家和公民中,国家作为提供者,公民作为消费者还有一个人叫做欧盛,他着重提到经典自由主义和音自由主义,他认为经典自由主义是创造消极定义的,这是公民自己创造的,是主动的,自由的,但是新自由主义就不是这样了,它构建了积极的定义,它是说国家就有一些管理统治力量在其中掺杂了。这一章的问责,道德,责任,审计都跟教育有什么关系??

    来自 豆瓣App
  • 王阿兔

    王阿兔 2016-11-10 14:48:26

    读第三章有感:读了第三章用了好久好久,而且内容也好难理解。作者将问责的解释与经济中的金钱审计类比,在经济方面,只有对金钱严格的审计过,你才能更好的管理,才不会有金钱上的问题,一切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可以阻止一切不正当和不适合的操作。问责有两个层面的解释,给的很明确,可是并不很理解。在国家和公民中,国家作为提供者,公民作为消费者,在学校家长学生之中,家长学生作为消费者,为学生提供了学习的平台,家长和学生是消费者,作为支持。有一个人叫做欧盛,他着重提到经典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他认为经典自由主义是创造消极定义的,这是公民自己创造的,是主动的,自由的,但是新自由主义就不是这样了,它构建了积极的定义,它是说国家就有一些管理统治力量在其中掺杂了。还有一个人叫鲍曼,他提出了三个减少自己减少道德冲动的方法,一是心中有道德,社会上也有规则,但是并不遵守,比如一个老太太摔倒了,应该去扶,社会要求去扶,可是自己没有去扶。二是心中有道德,社会无规则,还是一个老太太摔倒了,你知道应该去扶,但是社会上并没有扶不扶的规则。第三个是,心中无道德,社会上也没有规则,心里不觉得该扶这个老太太,反正社会也没有要求束缚,更加不会扶起来啦。总之,道德是很重要的,做人还得讲道德,但是又不能被它束缚啦,心中有道德还得适时去用才好。最后,这一章的问责,道德,责任,审计都跟教育有什么关系??我还是不太明白奥~尤其是道德~(来自1330030291王胜男)

    来自 豆瓣App
  • 乐泥

    乐泥 2016-11-10 14:52:01

    《Good education in a age of measurement》第三章有感。这一章大致分为两个部分,前段讲述的是问责制度和责任的关系。后段讲了后现代主义的道德问题。这一章给我了一个很大的困惑,那就是前段中一直在讲责任和问责的关系,提到了一些关于教育制度的问题,我们作为教育的消费者,就应该有权利对教育直接进行问责,用银行存钱作为比喻。然而在后段中,一直讲述的是鲍曼提出的道德理论,道德应该是在我们内心的一种为大家所公认的价值理念,社会所自然遵守的规则,例如他提到的我们不去看别人的日记是因为我们有道德感。以及提到减少道德冲动的阶段。心中有道德,社会无规则,但个体本身脱离规则;心中有道德,社会无规则;心中无规则,社会无道德。但几乎没有人能做到。所以他说尽管我们的道德意识看起来像是很难找到,但鲍曼还是乐观的认为道德意识只是被我们潜藏起来了,我们需要的是唤醒潜藏在内心深处的道德感。让我不明白的是前后两个部分有什么关系?道德感与责任和问责的联系是什么?而且,在文中的后半段并没有提到道德感和教育的关系?我的个人理解是,教育的目的就是在于要唤醒潜藏在我们内心深处的道德意识。唤醒了道德意识,才会让我们的社会生活中的问责和责任更好的发展。来自1330030290孙岩

    来自 豆瓣App
  • li阿哩

    li阿哩 2016-11-10 14:56:17

    读第三章有感
    本章开头就说明了,管理问责制减少了教育者自己自主负责自己教育行为的机会。
    由此引发出对于问责制的一系列讨论。查尔顿认为问责在广义上讲,有两种:一种是技术管理含义duty,另一种是一般性含义responsibility。之后,谈到了国家与公民之间变化的关系。随着经济和时代变化,国民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转变,政治关系减少,经济关系增多。在公共服务中,国家是供给者,纳税人(公民)就是消费者。紧接着讲公民作为消费者,从直接问责到间接问责。经典自由主义时期,政府的职能是弱化的,个体自主加强。在教育质量方面,家长和学校之间是直接问责。在新自由主义时期,政府的作用提高,家长和学校之间的关系转变成了间接问责。之后,阐述了伦理和道德的概念,还有责任与道德自治的联系。不太懂,后面的伦理和道德与问责审计有什么内在联系?
    来自1330030288李雪

    来自 豆瓣App
  • 随喜吞吞

    随喜吞吞 2016-11-10 16:33:43

    读《Good Education in an Age of Measurement》第三章有感。
    这一章的中心词就是问责,责任。前半部分一直在围绕问责,后半部分开始讲道德。问责有两方面的含义,一个是技术管理层面的意义,另一个是更为宽松普遍的意义。前者更为狭隘,也让减少了教育者为他们行为活动负责的机会。本来是用在经济领域的问责开始出现在各个方面。国家和公民之间的关系也开始转变,没有那么政治化了反而是变得更为经济。可是书中54页提到,这样的重新配置和quality assurance有着密切的联系,而这个和质量有关的东西关注的是过程的有效程度而不是过程应该带来什么。这个是作者的中心问题。那么也就使得好教育缺失。为什么得出这样的结论其实我并不明白。后面说到直接问责和间接问责。作为消费者的公民其实是可以向作为供给者的国家直接问责的。而教育中。家长和学校之间则是间接问责形式。学校和国家之间才是直接问责。到了后面道德部分,我就真的读不懂了。(老师啊,这本书真是越来越难读了)
    来自1330030289宋雨家

    来自 豆瓣App
  • 莹莹

    莹莹 2016-11-10 17:46:38

    读第三章《Education between accountability and Responsibility》有感
    文章开头作者提到向之前提到的,在好教育的问题上,逐渐被测量和实证问题所替代。正如第二章一样。在问责制方面上也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实证实践对教育民主产生了威胁,对于教育工作者而言,削减对他们行为的负责的机会。然后从七个方面入手,阐述了怎么解释对教育者行为削弱的问题。
    第一节,根据查尔顿的问责制"slippery rhetorical term"指出两个问责含义:技术管理含义和一般含义。我觉得作者第一节是说问责在政治经济体系的影响下,逐渐地又最初的民主管理演化成管理层面的体系,为了给父母,学生以及更多的公民一个解释以此达到教育的民主。
    第二节,介绍了公民和国家之间不断变化着关系。由于思想形态和经济体制的改变,政府重新配置与公民的关系。提供更多的经济和社会福利。同时也表明了政府和公民的关系:政府扮演提供者,公民扮演消费者。紧接着,第三节,随着从自由主义到新自由主义,作者论述到政府和公民的非直接的关系,第四节讨论关于责任还是问责的问题,关于问责文化的讨论,学校和家长方面说明,有时候家长是没有这种直接向学校问责的这种机会,所以问责没有得到实质的作用。
    接下来,关于中产阶级的焦虑的问题的论述。在这里作者提到三个问题:1.问责有可替代的物品吗?2.怎样处理问责文化变成突出的普遍性问题?3.怎样可以对抗当前的问责文化?提出这些问题,其实可见问责是必须的,所以人们愿意花费时间去做这件事。中产阶级处于这种特殊的位置,她们想要得到更好的教育,只能将他们的诉求在政府通过这种问责得到满足,然而他们这种位置要达到目标很难。我们关心的是怎样建立问责和责任两者的关系?
    接下来5,6,7合起来看,我觉得其实讲的就是道德,伦理和问责的关系,这块我还没看明白,需要再看看。
    (来自高莹莹1330030286)

    来自 豆瓣App
  • 落英

    落英 (幸福的人) 2016-11-10 18:12:07

    第三章读书感想
    此章因鄙人才疏学浅,遂困于所见,虽百思不得其解。愚钝若此,实为惶恐。
    问责和责任,是两个不同的意思。问责在这章里的前半段出现,作者对其的形容是对可审计的项目的责任。问责与配套的质量保证是后福利主义中的新管理主义的主要结构。其后几节,作者详细阐述了国家和公民之间的关系演变:政治关系减少,经济关系增多;这带来问责的演变:从直接问责(家长对学校)到间接问责(家长向政府购买教育,家长问责政府,政府问责学校)。作者对这种转变提出了质疑:问责应该对群众负责,而现实是,问责对管理者(即政府)负责,家长(即民众)不能使他们的孩子得到满意的教育。作者在“中产阶级的焦虑”这一节中又举了个英国相对成功的问责案例,但又抛出了新的疑问。
    责任更多的出现在道德里,“一个道德的关系是一个责任的关系”,作者是这么理解的,并且作者觉得责任不是双向的,真正的责任是单方面的、非互惠的且不可逆的。接下来几部分,作者论述了道德和伦理的关系:道德与伦理相互影响。道德更多的体现在个人对是非的想法、感觉和行动,更感性;伦理指的是规则、法令和标准,更理性。
    接下来这一节“道德、距离和现代性”读的很混乱,在我的理解:处在道德的环境下和成为一个道德的个体两者是不同的,处在一个道德的环境下,人会不自觉的从众,或被逼做出道德的举动;而一个人本身是道德的似乎就没有这种烦恼?
    整章看下来,细抠的话都是搞不明白的问题,从大体上来看,就是教育需要外部的监管问责、伦理和内部的责任感(道德感),不知道是不是连整体的理解都是错的。。。

  • TTTTIFA

    TTTTIFA 2016-11-10 18:25:32

    读《Good Education in an Age of Measurement》第三章有感:
    这一章主要提到了问责和负责、个体道德和社会道德两组关系。
    第一节主要讨论了Charlton提出的问责的两种含义:一是技术管理方面的含义;另一个是宽松而普遍的含义。前者的范围相对狭窄而严格,是一种可审计的“duty”,而后者则更像是大众普遍理解的责任。(这里提到了两者间的“quick switch”,指的是什么?何时转换?如何转换?)这节的末尾,作者将福利主义“welfarism”与后福利主义“postwelfarism”做了区分。前者可以形容为一种公共服务的民族精神,强调合作、公平、公正;而后者是一种新的管理主义,可以形容为消费者视界,强调效率、竞争,尤其是自由的市场竞争。在这里,我认为福利主义与技术管理方面的问责挂钩,后福利主义则更倾向于一种新的管理模式。
    后面三节主要讲了随着时代变化,意识形态和经济条件都有了很大改变,社会的重心逐渐由政治转移到了经济上,在这个大环境下,政府扮演供给者的角色,家长扮演消费者以及纳税者的角色,而学校则像是二者之间的媒介。家长对教育的选择越来越重要,这也就使得政府需要更加重视如何用纳税者的钱办好作为公共服务的教育。理论上这三者形成了一个问责圈。家长与政府之间的问责却是间接的(这里三者间到底谁跟谁是直接问责?谁跟谁是间接问责?)。因为在教育的建设上公众参与度低,问责制度的作用对象是管理者而非公众,并且,大多数由上至下的问责并没有真正起到作用,被问责者只是在应付检查,这就使得与教育利益相关甚密的家长难以避免地被排除在问责圈之外。
    “中产阶级的焦虑”这一节提到了在英国问责成功的三个原因,但是我看到后来觉得作者并没有说成功,而是在说问责中的问题呀(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有根本上的区别,而家长只看到表面;家长没有真正获得教育的控制权,政府的管控脱离了家长和学生本身的需要)。这里让我觉得很矛盾。这里还请老师说明一下。
    后三节作者主要论述了道德在问责中的重要性。先是阐述了道德和伦理的关系是道德需要将伦理纳入,伦理影响了道德判断。所以道德并非是单纯基于个人主观情感对“对”或“错”的判断,而需要代表规则、法令、标准的伦理的介入。要想做到真正的问责,我们就需要在道德上进行自治。因为我们作为社会个体,对他人的负责是单方面的、非互惠的、不可逆的。在这里,鲍曼提出了一个观点我不太理解:“moral responsibility——being for the Other before one can be with the Other——is the first reality of the self”。再往后,作者把道德问责上升到了社会层面上,我看不太懂,希望可以通过同学和老师的讲解帮助理解。
    (1330030293 薛婧纯)

  • 云胡不喜

    云胡不喜 2016-11-12 11:16:03

    学然后知不足,真是非常有道理的。大家读书中出现一些不理解或困惑,也是情理之中的。原因有这么几点:1、语言表达的隔膜。英语和汉语的差距,不仅存在于词汇和表达方式上,更多的是背后一种文化的差异(cultural shock),所以,有时读不完全明白也有情可原。2、缺乏对文章背景的了解。作者为什么要研究这个?在时下的英国有什么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措施?我们很大程度上是不知晓的。 3、阅读时间和思考时间投入的问题。有时,对一些东西缺乏了解,多读几遍,网上查查资料,深入思考一下,也许能得到一些启发。但是,碎片化知识时代,往往缺乏的就是认知的深度。
    经过11月11日的课,希望大家再深入读一下这个章节,请重新思考一下你的问题或困惑,看能不能自己回答一下自己的问题呢?希望下周大家分享一下。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