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之岛

Op.54

来自: Op.54(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08 14:46:38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08 15:11:19

    一个够格的哲学家不会处心积虑去颠覆万物之间既有的秩序,而是顺应天理,只求社会让他说出真知灼见。别人可能认为,如果没有教皇或是主教这类人物,那么世界恐怕就会干戈扰攘,罪恶横行。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08 15:23:21

    读者常在这种匠心经营的布局中,认同主要角色,和他一起害怕那个容貌酷似自己,却又满怀敌意的人。可是你也知道,人和机器实在没有两样,外面的齿轮可以带动里面的齿轮,所以这个容貌活像我们自己,但是不安好心的兄弟不是别的,而是我们每一个人自己的恐惧。我们在心里筑起高墙,将各种蠢蠢欲动而又不好说出的欲望禁锢起来。你我的意识里面都有一些不能觉察的思想,灵魂受其影响却不知情,这是有人证明过的事实。这些晦暗难明的思想确实存在,因为任何人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自己内心总是爱恨交织,忧喜更迭,可是树叶无法说明清楚,支配这些七情六欲的思想到底都是什么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08 15:37:27

    西风吹起,大地回春,夜莺娇声啼转,群树陶然起舞。
    煦阳遍照,田野愁眉舒展,欢欣颤动;南风吹拂,晨曦和暖,让它流下幸福的泪珠。百花齐放的田野听从精灵的吩咐,在蓝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彩虹。可惜芳华再盛,难免凋零。只见天光惨淡,西风低回悲泣,感叹良景难久。这时严冬的铁蹄踏过原野,撒落一地皑皑霜雪。
    两个版本

    如果人类认知能力的定义就是将很不相同的概念串联组织起来,并在相异的事物中间找出类同之处,那么暗喻这种最牵强,但却又最深刻的修辞技巧,正是唯一能够取悦人心的妙方,就像剧场中布景的变换一样。暗喻能够引人入胜是因为我们丝毫不费力气,便可以在只字片语中学得许多事物。它能够让我们的心智尽情驰骋在不同的概念之间,让我们从芥子中观看须弥。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09 13:30:11

    如果派往月球的传教士在那里发现了居民,那么可能也会看到他们以不同的视野来解读宇宙,认为在其他的星球中必定存在像他们一样的生命体,而且他们也会自问:“那些固定不动的群星是否都像太阳一样,会有星星和月球在四周环绕?如果那些行星也有人居住的话,那么他们是否可以看见另外一些我们从不知悉的星辰呢?还有,那些星辰会不会又是拥有许多行星的太阳?”这种推理可以永无止境的继续下去

    第14章 圣萨凡说的话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09 13:32:18

    那场深具意义却又毫无意义的战争中,他同时失去父亲和自我,所以从此之后,罗贝托学会把宇宙看成一串暧昧模糊的谜语,这些谜语没有作者,就算真有作者,那么他在按照自己的形象理念创造宇宙的时候,必定时时改变观点,结果让人无法猜出谜底。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09 13:33:58

    他注视着水钟,水滴一滴接着一滴落下,永无休止,好比一只只没长牙齿,但是贪吃无厌的蛀虫,在那里静静啃食他的时间。他更害怕机械钟的齿轮会把日子碾得支离破碎,它所发出的声响则像一首死亡乐曲,慢慢磨耗他的青春。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09 13:54:43

    患有口臭的人,如果愿意张大着嘴,对准茅坑哈气吸气,我敢保证他的毛病一定不药而愈。为什么呢?因为屎尿远比口臭难闻,强烈的气味通常会吸走清淡的气味,道理就是那么简单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09 14:11:29

    那帮恶棍以为自己收到天边传过来的讯息,其实可能只是波涛起伏无定,时强时弱,连带影响狗儿,显出平静或是焦躁两种反映,但是也有可能像圣萨凡说的一样,潜意识的欲念,常会影响一个人的行动,换句话说,毕尔德伸手摸狗的时候,力道轻重可能收到这种晦暗不明的欲念所支配,比方潜意识告诉他,伦敦已是正午,于是他就不知不觉,使劲按那狗儿,让他一阵嚎叫,以便满足潜意识的愿望。
    毕尔德自己不也拿哥伦布的例子,说他之所以会误判经度,纯粹因为这位英雄满脑子都是登录亚洲的梦想?还有,那群疯子仗着自己能读通狗言狗语,痴心就想改变世界的前途吗?广平狗儿腹侧那道伤口,这些混蛋便能找到连西班牙、法国、荷兰、葡萄牙等国都极欲染指的岛屿?而罗贝托自己呢?日后如何能侥幸回到欧洲,是不是轮到他向马萨林和科尔贝建议,在美艘法国船上都关上条饱受虐待皮开肉绽的狗?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0 14:34:33

    其实何必远求,想到这么古老的传说呢?干脆把这些鱼看成高山、森林、原野或者幽谷里的居民,对地表世界懵懵懂懂的居民,我们不也像鱼一样,生活在类似的空间里面,并且对苍穹以外的天地一无所知。说不定那里的人不走路也不游泳,而是坐着舟船,在宇宙间轻盈来去。或许被我们命名的星球不过是这些舟船底部那条闪闪发光的龙骨,就像鱼儿这群海神奈普顿的子民一样,会把它们头上缓缓驶过的大帆船当成什么神秘的天体,在水做的苍穹中游荡的天体。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0 14:37:39

    史诗少不得神话和插曲,历史著作必以深思熟虑为里,宏伟言词为外,但是铭言不同,无需大声吵嚷或是喋喋不休,只需寥寥几个音节就能尽畅其意,像蒸馏得到的醇酒滴液,散发奇香。唯有如此,事物才能够披上引人入胜的外衣,看起来好像异乡客或戴面具的人,它隐藏的要比透露的来得多,且以神髓而非物质来滋养我们的心灵。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0 14:42:03

    整个28章
    善妒的男人(他们总会要求对方贞节忠实)只爱那种能掀翻自己醋罐,有实力背叛自己的女人,如此一来,即使爱人远在天边,让他承受浸润之痛,他还是甘之如饴的。尽管爱人不在身旁,还是可以想象自己仍然掌握着她,这种想象有如画饼充饥,它的乐趣不在回忆她的款款柔情,她的红润脸颊或是扑鼻体香,而是猜测是否有人越俎代庖,替他享用这些好处。

    爱情的乐趣兼具畅美和折磨,是称心如意的痛苦,爱情是心甘情愿的精神错乱,地狱般的天堂,天堂般的地狱,总之,它既包含对立又和谐的愿望,它像笑靥透着哀愁,又像一颗软的钻石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0 14:46:01

    谍务(想到这一点罗贝托既惊讶又气愤)是宫廷中传染力量最强的瘟疫。它像身上长着翅膀,贪得无厌的大怪兽,画着花脸,伸出一对锋利的爪,朝国王的餐桌飞扑而去。它鼓着蝙蝠似的翅膀,两只大耳细听八方,像在夜里四处窥探的猫头鹰,在玫瑰丛里穿行的蝰蛇,在花朵上把吸吮到的甘美浆汁转变成为毒液的蟑螂,也像候客室里吐丝织纲,捕捉苍蝇的黑蜘蛛,也像絮絮叨叨,重复别人话语,却颠倒是非的鹦鹉,以及不停变换颜色的变色龙。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1 14:34:52

    34 章的探讨
    有些思想尽管印上了我们的心灵,我们自己却不自觉,这些思想有时候只是内心隐藏的欲念,可以透过小说把它描绘出来,但在写作的过程中,我们还以为成功刻画了洞察了别人的思想,因而沾沾自喜……可是我是我,费航德是费航德,现在我要证明这点,我要让他经历一些不是影射我自己的插曲,纯粹源自想象,和我这个世界毫无关系。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2 13:07:55

    他劝告费航德等人不要寻找这个神泉,因为添寿三倍,甚至四倍,只会造成痛苦,不会给予快乐,活到最后,连生命的意义都变得模糊了。人的痛苦连过三次当然是种不幸,可是谁也没有想过,快乐重温三次,也是一种悲哀。生命的快乐源于知觉,不论是痛苦还是快乐,持续的时间都不会太长。人若预知自己将会承享永世真福,那必定是不幸中的不幸。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2 14:02:27

    我才开始热爱生命,却同时看清楚,自然规律无法违拗,再过不久,我将无声无息离开这纷扰的尘世。圣萨凡说得好,人生舞台上面,你扮你的角,我演我的戏,台词彼此长短互见,戏份轻重不一,有人后上先下,有人先上后下,但是最后戏终人散,你我都得下台一鞠躬,想留,也没法留。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2 19:14:54

    36章到结束
    以前他深爱莉里亚,不但爱她当时的样儿,还爱她本来可以呈现却没有呈现的样儿。爱到这种程度,人只晓得付出,不会要求回报。
    得先摒除自我,然后才可真正占有爱人。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