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

忍受现代的古人

来自: 忍受现代的古人(坐标天河北_网络不出名写手。) 2016-11-08 14:06:09

来自 豆瓣App
1人 喜欢
  • 我爱杨先生

    我爱杨先生 (I love aida aida) 2016-11-10 23:03:25

    第一遍没看懂

    来自 豆瓣App
  • 忍受现代的古人

    忍受现代的古人 (坐标天河北_网络不出名写手。) 2016-11-11 13:37:11

    美国地产商竞选总统,中国地产商竞争首富 | 拆哪儿
    2016-11-11 拆姐 拆哪儿


    川普成了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有人说这是民主的失败,拆姐表示不敢苟同。吃地沟油的命,为白宫瞎操心,你们有什么资格嘲笑人家?

    必须说,民主并非万能,但也从不失灵。民主的作用并不是选出最好的,而是避免选出最差的。所以你常常会发现,在一个多元的社会中,比较中庸的那个人,往往能赢得选举。一个相对健康的制度环境里,其实谁当总统都一样。不能更好,也无法更坏。民主自带的保险阀的作用,才是最关键的。

    拆姐对川普不陌生。十年前,英语老师在每一堂课上都会放一集《学徒》。这是由川普创意和投资的真人秀节目,他本人也出镜。很多朋友可能看过,川普把选手分成两队,每集都会设置一个任务让两队竞争,失败的那一组会有一人被淘汰。

    而淘汰的方式极其残忍,由小组内部投票,把表现最差的人投出局。曾经的队友瞬间成为自己命运的判官。那些选手们除了要在每一集任务中尽力表现自己,还要学会与队友相处,避免成为众矢之的。当然,在把队友投出局这件事上,绝不要心慈手软,不然被淘汰的就会是自己。最终幸存的那个人,可以得到川普提供的年薪百万的工作。



    那个时候,“杀人游戏”还不火。拆姐觉得,这就是现实版的杀人游戏。一场恐怖的职场《大逃杀》。

    坦白讲,这个节目对拆姐的英文没带来任何帮助,倒是给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小的阴影面积。一想到自己终将走出象牙塔,面对如此残酷的社会竞争,整个人的内分泌都失调了。

    尤其是每集最后,川普面对被淘汰的选手,毫无回旋地说的那句“You are fired”,让拆姐的心为之一颤。商业社会可能就是这样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踩着人头往上爬,一将功成万骨枯。

    从这个节目的调性,你也可以窥见川普这个人的风格。他信奉着自由世界最原始的商业准则。用纯粹的商业逻辑去追求自己的成功,最终实现美国梦。在自己的王国里,他就是一个国王。在自由的氛围中,他可以无所顾忌的说话,不用担心被封微博。财富是他成功的象征,成为他权力的来源,无需低调掩藏。他不用担心什么原罪,不用担心自己体内是不是有道德血液,不用担心上杀猪榜。现在,他要当美国总统了。

    川普是美国名气最大的地产大亨。说起地产大亨,你联想到了谁?王健林?许家印?李嘉诚?……那川普应该很有钱吧?有多少呢?

    根据《福布斯》最近刚刚发布的数据,川普的个人资产大概在37亿美元,过去一年,在他竞选美国总统期间,个人财富缩水了8亿美元。都说民主选举是一项烧钱的游戏,这是当然,你享受到了民主的好处,就必须为此付出相应的成本或代价。这是一个制度必要的取舍。

    说起个人财富,还有一个关于川普的笑话。去年,川普曾因此跟福布斯撕了起来,说福布斯故意低估了他的财富值,让他很没有面子。川普说他的财富本来有100亿美元。

    不止福布斯,川普还对同样发布富豪榜的彭博开骂。彭博对川普的个人财富估值为29亿美元。川普说彭博的创始人迈克尔·布隆博格嫉妒他。我们知道布隆博格也是美国的大富豪,个人财富达到386亿美元,是川普的十倍还多。

    布隆博格是不是嫉妒川普,拆姐不知道。但论抢头条,拆姐只服川普。



    我们姑且取信福布斯的数据,按37亿美元计算川普的财富。这是什么水平呢?37亿美元相当于250亿人民币。如果在中国的富豪榜上排名,川普只能排在70名开外。

    即便只看地产的榜单,川普也会排在这些地产大佬的屁股后面:合生创展朱孟依、龙湖吴亚军、碧桂园杨惠妍、华夏幸福王文学、世茂许荣茂、恒大许家印、泛海卢志强、宝能姚振华、万达王健林……还不包括香港的地产大佬。香港那几个天王级大佬,都比川普有钱。

    看来,川普也没多少钱嘛。

    其实不止川普,你会发现有一个奇怪的现象:美国根本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地产富豪。排行榜的前面,基本被IT、能源、金融投资、医药、零售等行业的大佬占据,如我们所熟知的比尔盖茨、扎克伯格、巴菲特、索罗斯等。比尔盖茨的财富为760亿美元,相当于20个川普。

    美国最有钱的地产大佬应该是唐纳德·布伦(跟川普没有关系),他的个人财富大约150亿美元,但也不够王健林的一半。

    美国的房地产公司规模都不大,不像中国,动不动就产生一个宇宙第一房企。今年绿地、万科、恒大、万达都进入世界500强,但美国很少有地产公司能进世界500强的。

    这是为什么呢?美国真的没有产生地产富豪的土壤吗?房地产在美国已经没落成一个夕阳产业了吗?

    并不是。这是由房地产行业的发展模式决定的。房地产行业有两种非常典型的发展模式,一种叫美国金主,一种叫香港地王,或者简称美国模式和香港模式。

    美国房地产行业受金融主导。开发商真的只是开发而已,为金融机构打工。而金融机构的钱来自哪里?来自大众。美国房地产大部分的利润,其实都流向了项目背后的金主手里,而这些金主又特别分散,所以没有形成财富的过度集中。加上美国的地价和房价真的没咋涨,整个行业的利润水平不像中国这么夸张。次贷危机后,民众基本没了炒房的动力。

    举个例子。美国的REITs特别繁荣。什么是REITs?简单说,就是一种资产证券化的产品,可以上市交易。任何有稳定现金流的地产资产,比如一栋写字楼、学校、医院,甚至是加油站、伐木场、监狱等,都可以打包成RETIs,上市,供所有普通投资者购买。

    美国在政策上对REITs的收益免税,这让民众热衷于投资这种有稳定收益的金融产品。在其中砸钱最多的,甚至是各地的养老基金、大学基金等。前不久拆姐看到一个段子:美国上市房企的总市值才3300亿,而在中国,就万科一家的市值就逼近3000亿了。不过,美国的上市REITs的总市值为7万亿,而中国呢,为0。

    中国为什么没有REITs,原因有很多。但最关键的,还是政府无法在税收方面给予优惠吧。一切跟减税有关的东西,基本免谈。

    所以美国模式是金融先行,不光是REITs,房企在拿地、开发过程中,也有无数的金融工具可供选择。购房者在买房时,产生的各种贷款,也会被包装成各种金融资产供机构交易。房地美和房利美就是这样的机构。总之,地产行业只是这个金融链条中的一环。

    纽约曼哈顿的摩天高楼们,基本都被打包成REITs,或者伴随房企上市了,只有少数掌握在私人手里。房地产成为一场全民分享的盛宴,而不会被少数地产寡头所独享。通过房地产,难以积累巨额财富,这是美国模式的特点。

    那香港模式又是什么呢?香港弹丸之地,土地极其珍贵。谁手里有地,谁就有话语权。连金融机构不得不听这些地主的话。

    而且由于土地稀缺,香港的地价和房价都涨得飞了起来,那些手握土地的大佬,个人的财富也水涨船高。



    过去几十年,香港形成了以李嘉诚、李兆基等人为代表的四大家族,无一不是地产大佬。拆姐看过一本讲“香港地产霸权”的书,就是讲几位香港地产天王是如何积累巨额财富,从而影响整个港岛的商业环境,甚至是政治和社会氛围的。

    中国内地的房地产行业,更倾向于香港模式。一方面也是由于金融链条并不健全,另一方面,由于政府对土地限供,制造了短缺,抬高了地价。这也造成,谁手里有地,有位置优越、稀缺而金贵的地,谁就掌握了印钞机。地产商有着对于优质好地的原始崇拜。

    说一个你未必思考过的问题。为什么中国对土地出让年限有规定,最长为70年。

    我们知道,你买的房子,产权是有期限的,最长是70年。这是因为这些房子脚下的地,最长的使用权期限是70年。所以开发商并不是在买地,而是在租地。那些天价的土地出让金,其实只是地租而已。

    放心,新中国成立的时间也还不到70年。所以这些地,你的房,到期之后怎么办,谁知道呢。

    是不是因为制度原因就必然要设置一个土地的期限呢?其实未必。中国内地早年的顶层设计者,是完全学习的香港。那香港的土地为什么有期限呢?那是因为当时香港被英国殖民者占据,英国向清廷的租期是99年,所以香港的土地以后是要被中国政府收回去的。

    既然有期限,港英政府又想通过卖地发展房地产,怎么办呢?那就给出让的土地加一个年限吧,多少合适,不如就70年吧。这个70年使用年限就是这么来的。想不到吧?一个殖民政府的产物,居然被内地完全效仿了。

    这造成一个后果。既然土地都不到70年的使用时限,那谁还给你建什么百年建筑啊,你的房子,有三十年的使用寿命就不错了。开发商的浮躁,不断涌现的建筑质量问题,其实都可以从这些制度设计上找原因。一栋钢筋混凝土的建筑,甚至没有古人建的一座木桥寿命长。悲乎?

    但总有得益者。一是地方政府,土地出让收入成为最重要的财政来源。二是地产商,不断拿地,建房,卖房,再拿地,全国扩张,实现规模增长,销售额破百亿、五百亿、千亿、两千亿、三千亿,进军世界500强。房企幕后的老板,个人财富呈现几何级地增长。

    房地产成为一个最大的造富机器。中国的所有富豪榜,排在最前面的,有一半是地产大佬。首富的位置人来人往,无论是李嘉诚还是王健林,都没离开过地产二字。

    没办法,这是一个以房地产为经济支柱的国家。地产大佬们赶上了好时候。

    但拆姐必须说一句狠话,如果无法摆脱对房地产的依赖,这个国家的经济,就永远看不到希望。而那些附在地产行业吸血的首富们。你越有钱,越显得渺小。

    又霾了,赏个口罩▼

    来自 豆瓣App
  • 忍受现代的古人

    忍受现代的古人 (坐标天河北_网络不出名写手。) 2016-11-16 21:57:27

    一言不合就血洗,一般没有好结局 | 拆哪儿
    2016-11-16 拆姐 拆哪儿



    今年一月份,拆姐一边跟读者打赌肖钢下课,一边拆了拆中海地产的人事变局。资深拆粉们应该还记得,那是“甄嬛”郝建民挤走所有“娘娘”的励(gou)志(xue)故事。

    在那篇文章中,拆姐说,有很多东西是无法测定的,它们处在一种量子态,你的观察只会让量子态坍塌,进而影响观察的结果。

    最有名的例子如薛定谔的猫:打开盒子释放毒药,猫铁定会死。但是打开之前,这支猫是死是活,却不可知。也就是说,它既是死的,也是活的。(好晕)

    这个定理,其实也适用于所有风险偏好高居不下的企业。他们的生存状况,在你观察它和不观察它时,是决然不同的。

    那些踩在钢丝上跳舞的企业,你敲着锣说,大家快看啊好危险啊它要摔死了。结果吃瓜群众一围观一叫好一起哄,它果真掉下来摔死了。你充满成就感地说:看嘛,被我说中了,我怎么这么牛逼。

    比如某大型房企。拆姐前段时间跟一个朋友辩论,他说拆姐你看,这个企业负债率好高好高,好危险好危险,是不是要崩盘了。拆姐说,你是大V你厉害,你文章发出来之前,这家企业没死,你文章发出来后,引起舆论围观,机构开始抽水,这家企业死了。我要给你颁个奖。

    这是一个悖论。当观察者对实验对象产生了外部干预,用这个结果来佐证自己的预测,那么这个结论还靠不靠得住呢?

    比如乐视。昨天,资金链紧张的乐视,获得贾跃亭长江商业院同学6亿美元的资金援助,媒体纷纷称赞中国好同学,乐视的困境估计要缓解了。但今天,这些同学的公司纷纷辟谣说没有投资乐视。呃。结果乐视又来反辟谣,说上市公司们没有参投,是那些老板个人的投资。balabala。

    大洋彼岸,有海外媒体说乐视在美国的汽车生产基地其实已经停产了,说乐视其实是一个“庞氏骗局”。然后,如你所想,今天本来高开的乐视网股价,在盘中被砸盘了。贾跃亭内心估计是崩溃的。

    股价是乐视的生命线。在股市中,所有的上市企业都明白,信心比黄金重要。一旦丧失了信心,必定一泻千里。

    当然围观者中不乏高人,但更多,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有好多本就命悬一线的企业,就这样被围观死了。这是一个多么杯具的杯具。


    昨天,姚振华先生又抢了一次头条。由宝能系控股的上市公司南玻A发生大变故,非宝能系的董事和高管在同一天里集体辞职。有媒体用姚振华“血洗”南玻A董事会来形容此事件。

    当然,对于事件背后的原因,又是一场鸡同鸭讲的罗生门。原管理层说宝能阻碍高管的股权激励,设置业绩高压,干涉经营。宝能又反过来说管理层掏空公司,向竞争对手转移人员和技术。呱呱呱呱呱。

    拆姐不知道谁更有理,但总算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万科的王石这么惧怕姚振华。

    只要姚振华哪天心情不好,王石的饭碗就不保了。南玻A的今天,不就是万科的明天?宝能曾经那份集体罢免万科管理层的董事会提案,不就是来自大股东的一份见面礼吗?

    你要讲情怀,我就跟你讲规则。你要讲规则,我就跟你讲,谁手里有钱谁就有权力制定规则。到最后你啥也讲不出的时候,你被淘汰出局,我来坐庄。姚振华简直就是所有心存幻想的职业经理人的恶梦啊。

    在姚老板面前,王石们简直弱进了尘埃里,就像挡车的螳臂。

    当然,虽然简单粗暴了一点,但确实是快速致富的捷径。前段时间胡润发布富豪榜,这个低调的潮汕人一下子窜到了第四,仅次于王健林和马云、马化腾,着实让拆姐大开眼界。

    但有句古话,猪养肥了是要宰的。今天你血洗了人家,难保哪天不被人家血洗?所以姚老板还是悠着点吧。

    比如今天就有人向媒体爆料,宝能系下的前海人寿明面上股权分散,其实是由多位姚振华的亲信代持,实为真正的“内部人控制”。此举目的是从形式上逃脱保监会关于单一股东持股限制。

    比如持股前海人寿20%的深粤控股背后,持股的孙玲玲,就是曾经在宝能就职的一个八零后女员工。年纪轻轻没什么背景却能豪掷上亿入股前海人寿,谁信呢?

    蛇对王八说,别以为穿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哼。


    郝建民从中海地产董事长的位置上退了下来。今天拆姐接到一百个让我拆拆此事的请求。说实话,我也很意外。

    郝建民在中海地产当了三年一把手,这也是一个“血洗”的故事。不断折腾,不断树立起了自己的权威。

    中海合并了中建,结果中建系的人被洗出局。中海合并了中信地产,结果中信系的人被洗出局。中海在内部搞大部制,搞集权,结果部分原来的功勋老将被洗出局。郝建民的上位史,也是一部赤裸裸的血洗,几乎是全面开火,没给自己留什么退路。

    结果哦豁,郝建民自己也被洗出局了。

    当然,关于郝建民的结局,拆姐还拿不准,今天打听了一圈,没有结果,也不敢乱猜。中海的公告只说是工作调整,也没有透露接下来的去向。目前还没啥内幕,让你失望了。

    只说一个细节。很多媒体朋友说郝建民并没有在中海的母公司中建担任职务,所以这次是完全离开了中海。拆姐想纠正一下,中海地产有几级母公司,直接母公司其实是中海集团,最高的母公司才是中建。郝建民没在中建担任职务,但其实一直担任着中海集团的副董事长和总经理。中海集团董事长是来自中建的官庆。

    拆姐查了下,虽然中海几家上市公司董事会里,已经找不到郝建民的名字了。但在中海集团的领导栏里,郝建民还在,仍是副董事长。拆姐在中海的朋友也说,郝建民目前尚在中海总部上班。所以他的去向究竟如何,还难说。


    可以随便血洗别人的人,一是你有资本(姚振华),没有资本的话,你至少应该有权力或级别(郝建民),没有权力,没有级别,那你至少应该有地位或威望(董明珠)。

    这段时间,格力董阿姨已经占据了好几天朋友圈。一切源于她在一次股东会上血洗了小股东。发飚痛斥,让很多在场参会的小股东开始怀疑人生。

    据说起因是小股东没有给她鼓掌。呃,当然没这么简单。格力要通过增发股份收购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还要向包括向董明珠在内的管理层增发,让管理层持股,董明珠自己也会获得不少的格力股份,从管理者跻身股东阵营。当然这会稀释掉小股东的股份。

    在那次股东会上,被血洗的股东们在投票环节反过来血洗了董明珠。格力的方案被否决了。可见动不动别发飙,即便在更年期,即便没有掌声,所有掌声和打脸的声音其实没啥分别。沉默是金啊懂不懂。闷声才能大发财啊有没有。

    就在今天,格力公告说调整之后收购珠海银隆的方案被对方否掉了。所以格力想造汽车的梦想应该是泡汤了。

    董阿姨别灰心,格力空调还是不错的,潜心造好空调,做一件事,往往更加伟大,就别抢手机商家、新能源汽车商家的饭碗啦。动不动就血洗别人,自己往往也不会有好的结局。存在感不是刷出来的,伟大来自于积淀。

    很多读者可能已经注意到,拆姐今天称呼董阿姨,而不再称董小姐。道理很简单,你见过62岁的小姐吗?

    不知不觉,董小姐也老了。董明珠已经从格力集团的董事长位置上退了下来,只保留在格力电器中的职务。坦白说,她其实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从格力电器退下来也是迟早的。但格力有谁可以接班吗?

    BTW,通报一个结果,拆姐在上篇文章中拆了中投旗下的“怪胎”中投发展的内幕。今天,中投发展的94%的股权已经达成交易。小股东罗钊明通过行使优先购买权拿下了这家企业,价格26.8亿。此前的央企子公司,被完全私有化。

    罗钊明貌似很开心,他在朋友圈中说,“德善者掌之”。祝贺。但拆姐只看到,此前中投发展以中投的名义跟各地政府勾的地,就这样进了名企的荷包。可悲,可叹。

    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不想写稿▼

    来自 豆瓣App
  • 忍受现代的古人

    忍受现代的古人 (坐标天河北_网络不出名写手。) 2016-11-23 02:08:42

    万达回归A股的 5 种死法 | 拆哪儿
    2016-11-22 张凤玲 拆哪儿


    拆姐按:我曾说,万达商业以H股在香港上市,其实是一个重大决策失误。王健林只有补救,从港股退市 ,回归A股上市。这是一个规模近4000亿的资本游戏,如成功,统治A股,不成功,老王损失数十亿。赌局期限两年。

    昨天晚上,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绵石投资公告说,跟万达集团商谈的资产重组告吹。这揭开了万达潜行A股、意欲借壳的事实,也成为王健林回归A股征途中的第一场失败。拆姐今天分享一篇对此的解析,来自媒体界朋友张凤玲。

    万达回A股,结局未必是王健林理想的样子。

    1、哭死

    11月21日,万达回A股首次借壳尝试失败。绵石投资与股价翻倍擦肩而过,可能爆仓。

    据说,绵石投资的高管们两个月前知道万达和绵石重组消息后,根本没有心思搞公司管理了,他们都等着王健林发金子,现在绵石投资的高管们又要开始埋头苦干了,绵石投资的管理层、股民由“爽死”到“哭死”,这是第一种“死法”。

    一位万达高层告诉我,以后绵石投资的任何重组与万达无关,绵石投资彻底“哭死”。

    不过绵石投资40多亿的壳资源,万达商业资产高达7000多亿元,王健林准备登陆上海A股,绵石投资是深圳交易所,这完全毁投资人的三观。不知当初绵石投资的管理层和股民为何会相信万达与绵石重组的消息。

    真实情况是,王健林计划回A股,最初之所以选择深交所,其实与陆肖马在深圳交易所的资源有关系。陆肖马曾任深交所副总经理,后来加盟万达参与组建金融集团。

    2、笨死

    标的万达,2015年年底年净利润在300多亿元,以15倍静态市盈率,万达的估值应约4500亿元;净资产为1858.97亿元,以2倍的市盈率计算,万达商业的估值约3700亿元,完全超越绿地3000亿元市值,成为A股最大重组案件。

    自从万达回A股后,借壳名单中,豪门和寒门并举,有大连控股、中体产业、铁岭新城、国中水务、上海九百、华联股份、绵石投资等28只股票,但烟雾弹居多,随便摘出几只股票分析分析:
     
    大连控股:出身相同,大连控股和万达商业税源地相同,虽然首富王健林背负着73亿元的对赌协议利息,但“投资不过山海关”的风险意识不会忘记。
    中体产业:前世好兄弟,6年前,万达商业和中体产业接触过,当时没有结果。
    上海九百:上海九百把子公司转给万达网络科技了,两家母公司的子公司互相做买卖不代表和母公司也要做母公司,你儿子娶她闺女不代表你要娶闺女她妈。

    这是第二种死法,“笨死”。当然也不排除这些“壳资源”利用万达借壳来炒作股价。

    3、遗憾死

    终止重组绵石投资,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原广发银行董事长董建岳,此前他加盟万达金融任董事长兼总裁。

    董建岳进入万达并不是外界认为的带领万达金融集团拿下金融全牌照、O2O,而是为了万达回A股,上市。


    董建岳

    万达的分工现在非常明晰:陆肖马负责投资,曲德君负责O2O,董建岳负责上市,张霖负责文化,王志彬负责商业,丁本锡负责整个系统内部管理。

    董建岳加入万达金融后,一看傻眼了,暂时不论绵石投资的壳有多大,万达商业登录深交所,其资产稳定性显然不如上交所。

    董建岳在告别广发银行的内部信中,坦言自己最遗憾的事情是广发银行未成功实现IPO。董建岳每次谈到此事时,锤胸顿足。董建岳这次进入万达,就是准备带领万达在A股上市的,但他的压力比在广发银行大。

    一是,若从公司长期价值来看,选对壳资源非常重要,符合上市投资规则、万达运营文化等,绵石投资是不合格的;二是,时间只有两年,否则就是对赌协议失败,需支付73亿元。当然73亿元对首富来说,或许也不在话下。

    如果董建岳这次未带领万达上市成功,那么他会“遗憾死”,他在广发行多次努力上市都未成功,这次又未成功,这是第三种“死法”。

    4、头疼死

    万达A股借壳上市,就算遇到最严格的重组办法,也不是困难的事情。但有一项困难,不大,但绝对让人头疼:万达的股东结构。

    记得有一次参加一个金融集团的周一早会,这个金融集团的董事长说,上市的前提,是要做好股份改造。他以自己公司为案例,“选择股东是有专业原因的,目前股东里面,一个是有高盛集团,它是我理想中的金融集团,我一直想把我们企业打造成高盛集团的模样;一个股东是新加坡政府,治企业如治国家,新加坡政府的治理能力,是企业治理能力的表现,还有一个股东是…..”

    这家公司虽然不是最大的金融集团,但内部管理、治理等各方面,在行业确实有很好的口碑,不乱,有条理。整个集团有高盛、新加坡的治理痕迹,而管理层的中国人也特能吃苦,艰苦朴素。

    股东结构对公司有影响,这个道理王健林、董建岳都懂。看看现在王健林冷落丁明山,就知道王健林已经明白章子怡妈妈作为股东身份,这种股东给万达带来价值非常小。

    但万达这样的股东特别多,加上A股对披露的要求比港股更严,估计这也会让董建岳“头疼死”。

    5、爽死

    当然,万达回A股也没有那么悲观。时间还长,万达还有充分的试错空间。

    万达H股的私有化,还拉上了规模达数百亿的战略投资人,一起加入这场游戏。这些投资人的入股形式一般都是私募,真正的投资人是普通的个体和大小机构。

    所以这场盛宴并不是王健林一个人的。如果万达没法在规定的期限上市成功,这些投资人的收益也将落空。

    不过以王健林的能量,上个市,又算啥呢。

    最后,祝愿万达顺利回A股,让背后的人“爽死”吧。

    来自 豆瓣App
  • 忍受现代的古人

    忍受现代的古人 (坐标天河北_网络不出名写手。) 2016-12-05 00:31:11

    我问大师:“我做车险理赔的,每天压力大,吃不好,睡不好,不能顾家,还挣不着钱,每天要面对各种刁难,别人有时间休假,而我却不行。”

    禅师右手捂左胸,不语。

    我追问大师:“您是说不要抱怨,要问心无愧,要对得起心中梦想,对吗?”

    禅师摇了摇头说:“你离我远点,我出家之前就是做这行的!今天听你又说这些,心里堵得慌。

    来自 豆瓣App
  • 忍受现代的古人

    忍受现代的古人 (坐标天河北_网络不出名写手。) 2016-12-05 00:31:42

    采访 撰文 / 王茜 丁颖
    编辑 / KY主创们

    几天前的11月25日,是联合国“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行为日”。在世界范围内,暴力侵害妇女的行为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对亲密关系中暴力(备注1: 亲密关系暴力是狭义的“家庭暴力”,家庭暴力有时也被用来指代亲子之间的暴力,亲密关系暴力特指发生在恋爱伴侣之间的暴力)的受害者会存在这样的刻板印象:无助的、瘦弱的、满身伤痕的女性是受害的一方,而暴力的施予者则是男性形象。

    (备注2:语言本身具有赋予或削弱力量的色彩,“受害者(victim)”其实是一个削弱力量感的用词,我们其实并不提倡。我们鼓励人们更多使用“幸存者(survivor)”称呼那些经历了亲密关系中的暴力、以及其他困境的人,希望他们能看到自己经历困境而依然存活的力量。但本文中出于方便大众理解的目的,还将沿袭中文对于“受害者”一词的惯常使用。)

    但实际上,在异性恋伴侣中,接受暴力的一方并不总是女性,男性也会成为受害者;

    此外,亲密关系暴力不止发生在异性恋伴侣中,它也会在性少数伴侣之间(同性恋、双性恋、泛性恋等等)发生。

    对于遭遇了亲密关系暴力的男性和性少数人群来说,求助更加羞于启齿,援助渠道更加缺乏,能够受到的社会支持也更少。今天KY的报道关注的就是被我们忽略的那些亲密关系中的“特殊受害者”。





    我报警后,警察憋着笑问我
    “你一个大老爷们,人高马大的,
    怎么可能被老婆打?”

    无论是媒体的报道、机构的调查,还是政府和民间机构提供的援助渠道,资源都更多地集中在“亲密关系暴力的受害者是女性,施害者是男性”这个设定里。但男性遭遇亲密关系暴力其实也并不罕见,我国和欧美国家都有相应的统计数据显示出这一点。

    美国疾控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Prevention, CDC)2010年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有28.5%的男性曾在亲密关系中遭受过强奸、肢体暴力或者盯梢(女性为35.6%)。另一份根据警察记录整理的报告则显示,在英格兰和威尔士,2014-2015年,2.8%的男性(相当于50万人)和6.5%的女性(相当于110万)遭受过不同类型的亲密关系暴力,这意味着每三个受害者中,两个是女性,一个是男性。

    在中国,社会学教授风笑天(2010)在对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数据(N=22025)的研究分析中发现,24.9%的女性和22.8%的男性都曾在婚姻中(至少一次)遭受过不同形式的暴力。



    中国性教育工作者陈洁瑜对男性亲密关系暴力受害者早有关注。她告诉KY,在今年年中她在北京主导的调研中,许多男性访谈者认为男性不会是亲密关系暴力的受害者。也没有人举出男性作为亲密关系暴力受害者的例子,无论是关于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陈洁瑜认为这可能反应了一种认识上的偏差,当然也可能是因为男性在访谈中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受暴经历。她说,人们谈论亲密关系暴力时,往往会有这样的预设:亲密关系暴力主要是肢体暴力或者婚内强奸,而其施暴者是男性,受害者是女性。

    这个预设包含了两个误解,a. 第一个误解是“男性不会是肢体暴力或者关系内强奸的受害者”。在人们的观念中,女性的身体力量不如男性,在对抗中男性总是会处于优势,因此,他们不太会“被打”或者“被强奸”。(此处主要阐述异性恋中男性遭受暴力的情况,男性在同性恋关系中遭受暴力的情况将在本文的第二部分中统一阐述。)

    但男性被施以肢体暴力的案例并不鲜见。在风笑天的调查中,5.5%的女性在婚姻中(至少一次)遭受过肢体暴力,而这一比例在男性中为2.5%。

    过去四年里,心理咨询师王大为一直为中国白丝带志愿者网络提供服务,这是一家反对性别暴力的公益组织,其特点是呼吁男性加入到反亲密关系暴力工作中。王大为介绍说,他接到的男性遭受亲密关系暴力的案例中,几乎全都发生了激烈的肢体暴力,并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

    另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反亲密关系暴力机构援助者表示,女性常使用咬、掐等方式来施加暴力。她援助的一名当事男子,因长期被妻子在身体看不见的部位掐出伤痕,连夏天也不得不穿长袖衬衫来掩饰。

    在一些案例中,肢体暴力是相互的。一个50多岁的中年人曾向王大为求助,他和妻子婚后居住在妻子的娘家,长期遭到妻子和娘家人的羞辱和耻笑,之后发展为被妻子殴打。后来,他也会动手予以反击,最后发展成为他和老婆长期的互相殴打。

    但当男性遭受暴力的情况出现时,当事人往往得不到相应的支持。四年前,在遭到妻子的又一次殴打后,姚威(化名)鼓足勇气走进派出所求助,然而警察的一句回应则让他落荒而逃。

    “就感觉他憋着笑,还问我,‘你一个大老爷们,人高马大的,怎么可能被老婆打?’ 当时觉得周围所有人都瞅着我,笑话我。如果地上有一个洞,我立马就能钻进去。” 在此以后,姚威没有对任何人讲起自己的遭遇,直到离婚。“难道只有女人才有可能遭到亲密关系暴力吗?”这使得姚威困惑至今。

    陈洁瑜说,b. 第二个误解是“亲密关系暴力只有肢体暴力这一种形式”。其实,肢体暴力仅仅是亲密关系暴力的一部分,亲密关系中的暴力有经济控制、情绪/精神虐待、身体虐待、性虐待、言语虐待五种形式,身体以外类型的受害男性,更加容易被忽视。

    在风笑天(2010)的研究中,男性在婚姻中(至少一次)遭受非肢体暴力的比例为22.7%,远高于他们遭受肢体暴力的比例(2.5%)。

    但是,当一个男性遭遇非肢体暴力时,人们往往更不容易将他们当做受害者来看待。






    在父权社会中,政治、经济、法律、家庭等领域的权威位置都被默认保留给男性;人们对“男性气质”存在一定的想像与期待,男性是坚强、刚毅、支配、管理的角色;女性则被认为更感性、脆弱、处于从属地位。这种思维模式是二分法的、非此即彼的,比如阳刚与阴柔、理性与感性、主体与客体会分别被用来形容男性和女性。

    这带来的影响很多。例如,人们会更多地认为,男性不应该那么容易受到情感伤害。陈洁瑜告诉KY,“因为刻板印象的支撑,很多时候,人们谈及精神暴力相关问题时,会下意识地认为,感情创伤、情绪问题更容易出现在女性身上,而男性遭受到情感伤害,因为对方的冷暴力而感受到痛苦,则被认为是与‘男性气质’不符合的表现。”

    除此之外,在陈洁瑜看来,人们对性暴力的认知也普遍存在误区。在一段亲密关系中,男性往往被认为是性关系的主动方,但事实上,人们忽视了女性对性的需求也可以主动的,也忽视了男性也会遭到强迫。而一旦男性遭受性侵害后,人们往往也会施以嘲笑而非同情,比如发出“你是男人,明明占便宜了”、“你是不是男人啊”诸如此类的嘲笑。

    社会对男性的刻板印象不仅使男性更难得到外界的支持,它也同样内化于男性的价值观中,也使得他们成为一个更沉默的群体。在过去四年的时间里,王大为接到过近200名亲密关系暴力的当事人求助,但在所有来求助的人中,女性占90%,男性只占10%。

    王大为介绍,这些受害者都是在实际生活中遭遇了长期和持续的肢体暴力,实在无法忍受之后,才前往寻求帮助的。



    “这个过程中我们不难发现,父权文化不但对女性进行压迫,同样给予了男性压迫。”王大为说。当父权社会的结构实际上将男性禁锢在单一的性別角色中,男性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内化这样的价值,极力去扮演好“合宜”的角色。

    由于深受“男性气质”所困,男性受害者格外羞于寻求帮助。王大为表示,“相比于女性受害者,男性受害者更加孤独。”女性受害者更有可能跟好朋友哭诉,寻求朋友的支持和帮助,但对于大多数男性来说,他们可以和朋友喝酒聊天,但永远不会谈论这些话题。

    即便他们迈出求助的一步,也很难顺畅地说出自己的遭遇和痛苦。

    美国记者Philip W. Cook(2009)曾与亲密关系中受到暴力的男性进行访谈,他发现,这些受害者往往会以幽默的语气来描述自己所经历的痛苦,试图让自己和別人感受“这并不是一件太严重的事”,这种“幽默”被认为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

    这与王大为的工作经历非常符合。王大为说,这样的情况在男性受害者中非常普遍,男性受害者们往往并不会将自己的遭遇描述成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在过往的援助中,大多数女性受害者们打来电话的第一句话就是“我遭到家暴了”。而男性则大多则先是用隐晦的方式询问:“如何解决婚姻中的矛盾”,“和老婆有了冲突怎么办”。在之后的深入了解中,援助者才会发现,他们曾经遭受了不同类型的、严重的暴力对待。

    “因为畏惧舆论,他们会采用试探的方式来看自己是否会被理解、被支持、被保护,还是会被歧视。”王大为说,在遭受暴力时,他们往往同时要承受暴力和内心羞耻感的双重打击。

    一位来自北方的男性受害者,曾在深夜致电王大为寻求帮助,在电话接通后,他欲言又止。这名男子生活在北方农村,经济条件不好,花费很大代价才娶到老婆。然而,老婆对他日渐不满,从言语暴力渐渐发展到出轨,甚至带着情人对他进行了殴打。在与王大为的三次交流中,这名受害者却认为主要的问题在自己,他不断重复着这样自我贬损的话:“是我太无能了,老婆都管不住,被戴绿帽子,被瞧不起……”

    在进行了一系列访谈后,陈洁瑜提出了疑问:“目前,男性受暴者的报告案例确实比女性少,但我们不知道,这是因为男性受害者更少,还是因为男性受害者更加沉默,或者是因为援助机构对男性受害者的求助不予以重视、干预不足?”





    “打人是不对,
    但是你也不要搞同性恋了”

    当我们和陈洁瑜聊到男性作为受到忽视的受害者群体时,她还提出了人们对亲密关系暴力的另一个认识误区:

    亲密关系暴力被窄化为仅仅发生在异性恋关系之间,然而,它其实同样发生在性少数群体的亲密关系中。

    事实上,在我们采访的过程中发现,这也是一个相当庞大的群体。2015年,反家庭暴力立法民间倡导工作组发布的中国首份亲密关系暴力的全国网络调查报告《亲密关系中的暴力调查报告》显示,通过对(包括877名非异性恋者在内的)3334名对象的调查,同性恋与双性恋的亲密关系受暴比例分别为“68.3%”与“67.6%”,甚至略高于异性恋群体的“62.7%”(备注3: 此处“受暴”的定义是在过去一年内,至少遭受过一次包括身体、精神、语言、性、或经济上的暴力)。

    美国疾控中心(2010)的一份报告中显示,一生中至少遭遇过一次(肢体或非肢体、各种不同程度的)亲密关系暴力的比例,在同性恋女性中是44%、在双性恋女性中是61%、在异性恋女性中是35%,而这一比例在男性中,分别为26%(同性恋),37%(双性恋)和29%(异性恋)(备注4: 可以看出,在美国,性少数伴侣中亲密关系暴力的普遍程度也要高于异性恋伴侣)。



    然而,性少数群体作为一个本身在社会主流话语中本就未被承认的群体,能够获得的帮助和支持非常少。

    一名来自美国服务性少数群体反暴力机构The Network/La Red的工作人员说道,“由于这一群体本身所遭受到的社会歧视与排斥,在他们身上所承受的暴力更难被公众所看见”。美国疾控中心也在他们2010年的报告中承认,“对于发生在性少数群体中的亲密关系暴力,我们目前知之甚少。”(转引自Shwayder, 2013)

    国内民间非营利组织、性少数权益机构同语2009年发布的《中国女同(双)性恋者家庭暴力状态调查报告》指出,遭受暴力的女同(双)性恋者向“正式支持系统”(备注:“同语”发布的报告里把“正式支持系统”定义为 “社会服务机构与政府单位,如警察、司法、卫生、医疗、教育、就业等公共资源,和半官方性质的妇联组织”)求助过的不足1/5。在求助案例中,近2/3的人认为求助效果很小或完全没有效果,甚至在有些案例中,公权力部门在执法过程中对女同性恋进行了进一步歧视,导致受暴性少数女性的求助遭受了极大阻碍。

    “站在街头无处可回,谁会看我一眼?怀着对自己和恋人失望、又被社会抛弃的深深的无助感,这就是我看到的性少数亲密关系暴力的受害人。”彩虹暴力终结所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

    作为国内首家专门面向性少数群体的亲密关系暴力求助机构,今年6月对外开放后,彩虹暴力终结所已经接到了几十次亲密关系暴力求助,这名工作人员表示,“从肢体冲突到性暴力、经济控制以及精神暴力都有涉及,从涵盖的暴力类型来看,性少数群体与异性恋亲密关系的暴力没有大的差别。而最大的不同则在于,性少数群体在遭遇亲密关系暴力后,无处依靠,甚至无人知晓。这是别人看不到的受害群体。”

    社会公权甚至否认他们的存在。2015年年底,中国第一部《反家庭暴力法》通过表决,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郭林茂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公开表示,“在我国,还不曾发现同性恋之间的暴力事件,因此,新出台的《反家庭暴力法》中共同生活的人员不包括同性恋。”

    在彩虹暴力终结所远程陪护的一个案例中,当地的公安局“一面说打人是不对的,一面告诫受害人,但是你们也别搞同性恋了。”这样的公共事件与发声,也让性少数群体对于社会支持系统有了本能的不信任感。

    珊珊是一位女同性恋,毕业前作为社会学专业的学生,她与妇联等机构有过一些接触。毕业后,珊珊与她的女友卷入亲密关系暴力中,在她想要向外界求助时,妇联被她首先排除。“我绝对不会去找妇联这种机构,他们眼里的性别角色标签太重了,很多时候还需要我去给他们做性别意识提升,更别提同性亲密关系了,他们没有这方面的处理经验,我也不觉得他们可以帮助到我。”

    事实上,不仅是向传统的支持系统求助可能会带来二次伤害,在马修眼里,“就连很多身边的朋友也会对我们另眼相待”。最初,在遭受男友多次冷暴力后,马修试图向朋友寻求帮助,直到有一次他发现,自己觉得“私密和丢人的事”被朋友当作笑话跟别人吐槽,他感到伤心。“无论是gay圈的人还是异性恋朋友,大家喜欢把同性恋的事情传的非常drama(戏剧化)。他们倾向于把同性亲密关系这种身份代入八卦或是不好的东西。”

    一边是社会支持渠道的缺乏,另一边是群体本身的不信任,暴力中的性少数群体愈发面临很少求助的境况。

    彩虹暴力终结所协调人(coordinator)李悦说,即便“同性恋”、“性少数恋人”这些名词对大众来说已经逐渐不再陌生,国内目前仍然没有一家专门针对性少数群体亲密关系暴力的官方援助或培训机构。政府官方的支持系统对性少数群体的歧视和忽视,与性少数群体对他们的不信任,在无声地相互影响着。





    “出柜威胁”成为性少数群体忍受亲密关系暴力的原因

    较之肢体暴力,容易被忽视的精神暴力也更加频繁地充斥在性少数群体亲密关系中,《亲密关系中的暴力调查报告》(反家庭暴力立法民间倡导工作组,2015)显示,在严重精神暴力方面,同性恋和双性恋无论是施加还是遭遇的暴力都显著高于异性恋者,双性恋者遭遇严重精神暴力的比例(25.7%)甚至高于同性恋者(21.8%)和异性恋者(18.2%)。

    报告研究者认为,这是由于性少数群体经历的心理暴力常常与针对“出柜”(即暴露同性恋身份)的威胁和恐吓相关。

    在忍受了男友一年多的“冷暴力”之后,男同性恋者燕子终于与男友分隔两地,燕子鼓起勇气提出分手,却遭到了对方的威胁,说要把燕子的个人信息和照片发布到学校的贴吧,“让大家看看,这个人是个同性恋”。

    “我当时非常害怕,只能打电话请求他,从晚上十点一直到凌晨四点”,男友提出了很多过分的要求,最终,因为害怕出柜,燕子选择了顺从。

    女同性恋者珊珊在试图结束上一段亲密关系时,也遇到了“出柜威胁”,与燕子不同的是,她自己早已对外出柜,但女友却把出柜当成了筹码,分手时,一直排斥出柜的女友告诉珊珊:“为了你,我才出柜了,你不能离开我”。珊珊感到哭笑不得:“出柜应该是个人的选择,开心就好。却因为它可能背负的社会压力,成了一种威胁的武器。”

    回想自己被“出柜威胁”的经历,燕子开始反思性少数群体里的暴力,“因为我们是性少数群体,受到暴力的那一方发声会更加困难,甚至根本不敢发声,所以,施暴的那一方就会变本加厉。”

    “出柜威胁常常会将暴力升级,因为害怕被出柜,暴力受害人往往会选择忍受暴力,同时更难向外求助。往往在这个封闭的过程中,暴力开始急剧恶化。”李悦告诉我们,“出柜威胁,对遭受亲密关系暴力的受害者来说,几乎是个两难的绝望境地,而这样的两难不仅是暴力发起人造成的,更是社会对同性群体的歧视、社会体系的缺失与不接纳造成的。”





    性少数亲密关系背后,
    也有传统性别歧视的影响

    在珊珊试图与朋友讲述自己遭受女友的精神暴力时,朋友们的第一反应经常是:“你这个强势的女汉子,怎么会被女友暴力对待?”这是因为,她平时的表现更加“男性化”一些。

    在一些性少数关系中,存在着“攻”和“受”、“1”和“0”、“T”和“P”这样的称谓,一方(“攻”、“T”、“1”)往往被认为是更强势、更偏传统意义上的“男性化”的,另一方(“受”、“P”、“0”)则是更弱势、更偏传统意义上的“女性化”的。这种角色分工,实际上是性少数伴侣对异性恋伴侣关系中,传统的男女性别角色分工所作出的一种模仿。

    珊珊觉得,外界和性少数群体自己,也都在用性别刻板印象来看待性少数群体。而事实上,暴力是一种行为,不是一种男性性别属性。然而也因为这种偏见,珊珊这类被认为在性别气质上“更强势一方”的受害人,也面临了更多的尴尬与漠视。

    男同性恋者马修也曾因为性别角色观念遭遇过男友的精神暴力,“他骨子里觉得,‘攻’就要做老公该做的事,‘受’就要做老婆该做的事。他甚至要坚持不出柜,未来进入形婚。我们因为这个发生过很多争执,他虽然是性少数,但仍然会用传统的性别规范要求我,甚至训斥我。”

    同语的《中国女同(双)性恋者家庭暴力状态调查报告》(2009)中显示,表现出同性关系中性别角色的伴侣(比如T或P、攻或受),比未表现出性别角色的伴侣,发生亲密关系暴力的可能性高出47.6%。这直接说明了,传统性别规范与同性亲密关系暴力的相关性,可能比当事人意识到的还要密切。

    “一部分亲密关系暴力受害者不被认真对待,这意味着,反对性别暴力工作是不全面的。同时,在社会实践层面,这群人将变得更加边缘,他们没办法从受害者角色之中被解救出来。而这也将导致,性别刻板印象将继续固化下去,”陈洁瑜表示。

    我们呼吁官方、民间各类机构组织、大众,在关怀异性恋伴侣中女性受害者的同时,关注男性和其他性别身份的受害者,关注性少数伴侣关系中的受害者。对一种对象的最严重的排挤,并不是在话语领域内去反对它,而是把它驱逐到话语的范畴之外,它不被谈论,从而被人遗忘,这些他者,从此成为了行走在这个世间的憧憧鬼影。

    而我们至少可以做的,是尽自己的努力,营造一种宽容的话语氛围,允许他们存在。这是我们能够为他们,同时也为我们自己所做的最少的事情。

    以上。





    References:
    Centers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10). National Center for InjuryPrevention and Control Division of Violence Prevention.
    Centers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10). An overview of 2010 findings onvictimization by sexual orientation.
    Connel,R.W. (1995). Masculiniti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Cook,P.W. (2009). Abused Men: The Hidden Side of Domestic Violence(2nd ed.).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Flatley,J.(2016). Focus on Violent Crime and Sexual Offences : Year ending March 2015.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Shwayder, M. (2013). A same-sex domesticviolence epidemic is silent. The Atlantic.
    Stets,J.E. (1991). Cohabiting and Marital Aggression: The Role of Social Isolation.Journal of Marriage and Family, 53(3), 669-680.
    反家庭暴力立法民间倡导工作组(2015). 亲密关系中的暴力调查报告.
    李银河(2005),《女性主义》,山东人民出版社.
    同语(2009).中国女同(双)性恋者家庭暴力状态调查报告.
    肖洁,风笑天(2010),中国家庭的婚姻暴力及其影响因素,《社会科学》,11,90-99.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52189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