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撞鬼,竟要我做他老婆

用户5798398662

来自: 用户5798398662 2016-11-08 14:03:44

来自 豆瓣App
1人 喜欢
  • 用户5798398662

    用户5798398662 2016-11-08 14:06:49

      何医生这时也坐到了他的办公桌后:“我听说了刚才的事,真是够惊险的,你一定吓坏了吧?”  我点点头,眼睛看向地面,我已经不好意思再盯着他看了。  何医生磁性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咱们先认识一下吧,我叫何晏铭,你可以叫我何医生,也可以直接叫我晏铭。”  “你好何医生,我叫安静。”我在心里念着他的名字,感觉我的脸现在微微的发烫,终于呈现出一个正常女青年应有的矜持了。  “我看过你的病历了,你没有内伤也没有外伤,只是被惊吓过度,所以刚才一度产生过幻视和幻听。”  我听着何医生性感沙哑的声音,感觉耳朵都快怀孕了。  “是的,我是出现了幻视和幻听。”  “你能说说你具体看见了,听见了什么吗?”何医生现在正用他骨节分明,修长如玉的手指慢慢的敲打着桌面,我的目光不禁被他的手吸引了过去。  我悄悄的咽了口口水:“呃,我看到了段墨阳睁开了眼睛,他在对我笑。他还问我他死了我满意吗,等等。”  我说完这些,我感到头皮还有些发麻,而且从我的脖子后面,又传来了一股凉气,让我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但是我在极力让自己镇定,不想在何医生的面前表现的像个胆小鬼,我努力对他挤出一丝笑容:“就是这样,何医生,你觉得我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  何医生对我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你坚持每周来我这做两次心里疏导,正常的话两到三个月,你就可以走出这个阴影的。”  “真的?太好了。”我的心情其实在见到何医生的时候就变得无比晴朗了,一想到我还可以每周见他两次,我的心情就更好了!  “嗯。”何医生又笑了笑,这个笑容足以秒杀我。  就在我沦陷在何医生温暖的笑容里的时候,突然在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段墨阳。  段墨阳的样子跟他自杀时一样,他的右脑被地面撞击的凹陷了进去,脸上满是白色的脑浆和鲜红的血迹,他咧着嘴狰狞的大笑着,露出满是鲜血的牙齿。  “安静,你居然看上这小子了,真是个肤浅的女人!你不要再做梦了,你这辈子只能嫁给我!我现在就要他去死!”  我还以为这是我的幻觉,却见段墨阳说着就用胳膊迅速的勾住何医生的脖子,何医生被他的突然袭击弄得根本来不及反应,他的脖子被嘞得死死的,毫无反抗之力。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一切竟然是真是的,我失声尖叫着:  “何医生!段墨阳,你快放了何医生!我到底跟你什么冤什么仇,你冲我来就好了,别牵扯到别人!”

    来自 豆瓣App
  • 用户5798398662

    用户5798398662 2016-11-08 14:13:01

      段墨阳仍然在疯狂的狞笑着:“哈哈哈,已经晚了,他必须死!”  随着段墨阳的话音落下,落地窗在瞬间被他撞碎,他和何医生一起坠下了楼去。  “不!”我惊慌的大喊着,疯了似的跑到窗边,窗户的碎玻璃上还挂蹭着他们的衣服和一些血迹,我浑身颤抖着把头向外探去,只见这地上正躺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从他的头部流了一大滩鲜血,染红了地面。  段墨阳不见了!  “何医生!何医生!”我临近崩溃的哭喊着何医生,不知该怎么面对他的死,都是我连累了他。  我看着天空,红着眼睛恨恨的大喊着:“段墨阳,你就是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安静同学,安静同学!你该醒了。”  随着一记响指,我立刻睁开了眼睛,何医生那张阳光帅气的脸正微笑的看着我。  我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坐起身:“何医生?你,你没死?”  何医生依然在笑:“怎么,在你的梦里我死了吗?”  我惊魂未定的点点头:“在梦里你被段墨阳的鬼魂推到了楼下,摔死了。”  “哈哈哈。”何医生听我到这,大笑了起来。  我皱着眉,有些不高兴:“何医生,你笑什么啊?我可是难过着呢!”  何医生这时忽然坐的离我近了些,他一只手搭在我身后的沙发背上,侧过身,温柔的看着我问道:“你这么担心我吗?那个段墨阳为什么要害我呢?”  我虽然对他有好感,但是这样暧昧的近距离,我还是下意识的向旁边坐过去了一些。  我不好意思看他的脸,我盯着地面,不自然的假装咳嗽了一下:“咳,在梦里段墨阳说,说我看上你了,他生气了,所以就把你害死了。可是我根本都不认识他,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哦?”何医生的语气听起来有些轻佻,他又向我靠近了一点:“你看上我了?”  不知怎的,我忽然觉得何医生有些不对劲,他现在的这种表现哪里像一个专业的心理医生,竟然跟他的病人玩起了暧昧,完全没有职业素养嘛!  我不禁对他有了一丝丝的厌恶,又想起段墨阳在梦里对我说的话:“你真是个肤浅的女人。”  我决定有点志气,不被和何医生帅气的外表而欺骗,我立刻问道:“对了何医生,我刚才是怎么睡着的啊?我记得我明明在跟你说话啊。”  何医生马上回答了我的问题:“这个嘛,是我对你的一种治愈疗法。刚才我跟你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就开始对你催眠了。你看,我就是用这个东西。”  何医生说着就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一个怀表:“我刚才给看了一下这个怀表,就开始对你催眠了。催眠疗法可以让你直面心中的恐惧,加快心中创伤的恢复。”  “我的天呢,这么神奇吗?”我吃惊的看着那块怀表,不由自主的敬佩起他:“何医生,你这么厉害?随随便便就把我给催眠了?你是催眠大师吗?”  何医生淡然的笑笑,谦虚的说道:“呵呵,催眠大师不敢当,我不过是在催眠这方面比较钻研而已。”  “何医生,你真是谦虚,嘿嘿。”我感觉自己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笑得也像个傻子。  不过好在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个梦,段墨阳就是我心里的恐惧,我已经在梦里直面他了,以后我应该就不再怕他了。  但是我会不会好的太快?这样我就会少见何医生了,虽然他刚才的举动有些轻佻,但是他的颜值仍然让我无法抗拒。  我知道自己今天的治疗差不多该结束了,但是我还有些舍不得走,我看着他好看的眼睛,鼓起勇气问道:“何医生,我今天的治疗是不是该结束了?那个,你能给我留个电话吗?”  何医生爽快的说:“没问题,我正要把我的名片给你呢,你如果在下次治疗之前心情不好了,就可以给我打电话。免费的哦!”  我兴奋接过名片:“何医生,你真是个好人。真是谢谢你了!”  何医生灿然一笑:“为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  他竟然说我是美女!我之前对他的那一丢丢厌恶感已经彻底消失了,我现在已经完完全全的喜欢上了他!  何医生把我送到门口后,我带着一脸花痴相走进了电梯。  医院的电梯是最忙的,我还算幸运,虽然这趟电梯有很多人,我还是挤了上去。  我一想到何医生就不由得痴痴的傻笑着。  “蠢货!”  不知是谁在我耳边骂了我一句,我生气的向我的周围看去,只见我周围的人要么是医生护士,要么是病人和家属,没有一个人像是有闲心来骂我的人。  “蠢货!”  那声音又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谁?”我这次没忍住,没好气的喊了一嗓子,换来了周围人的白眼和侧目。  我讪讪的低下了头,却又感觉有人在我的脖子后面吹着凉气。  我突然想到:天哪!不会是段墨阳的鬼魂吧!  我惊恐的摸摸脖子,然后又偷偷的看着我周围的人,发现他们都是神色如常,没有任何的异样。  我害怕的闭上眼睛,在心里不停的嘀咕着:“求求你放过我吧,咱们近日无怨,远日无仇的,你何必这么吓唬我呢?我一会就给你多烧点纸,再给你烧点最新的数码产品,你早日投胎,就不要纠缠我了,求求你了!”  “谁跟你说我跟你近日无怨,远日无仇的?我为什么要死你真的不知道吗?”  这次段墨阳的声音无比清晰的传进了我的耳朵,让我害怕的直打哆嗦。  我在心里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我在等他告诉我答案,我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一下,我一看,原来是妈妈给我发的一条微信。  “女儿,刚才妈妈又给你安排了一个相亲对象,他是你们学校的学生,跟你是一届的。他本来在咱们而且听介绍人说这个小子是你们学校有名的帅哥呢!他叫段墨阳,这是他电话18*****,你一定要联系他啊,乖!”  什么?我这次的相亲对象竟然是段墨阳!  

  • 蒙儿

    蒙儿 2016-11-08 22:11:32

    好恐怖

    来自 豆瓣App
  • 蒙儿

    蒙儿 2016-11-08 22:11:33

    好恐怖

    来自 豆瓣App
  • 狐狸做演员!

    狐狸做演员! 2016-11-13 23:47:02

    还好,继续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22846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