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1946-2-9演说全文

Dr.Faustus

来自: Dr.Faustus(静勤诚明,游刃有余) 2016-11-07 15:05:25

1人 喜欢
  • Dr.Faustus

    Dr.Faustus (静勤诚明,游刃有余) 2016-11-07 15:14:16

    同志们!自从上次最高苏维埃选举以来,已经有八年了。这是一个富有决定性事变的时期。前四年是苏联人民在为实现第三个五年计划的紧张工作中渡过的。后四年包括了与德日两侵略国进行战争的许多事变,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许多事变。毫无疑问,战争是过去这一时期的主要因素。
    如果以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偶然发生,或是由于某些国家要人犯了错误而发生的,那就不正确了,虽然错误确实是有过的。其实,这次战争是世界各种经济和政治的力量在现代垄断资本主义基础上发展的必然产物。马克思主义者屡次宣传:资本主义的世界经济体系,包藏着总危机和军事冲突的因素,因此现代世界资本主义的发展,并不是以安稳平衡的前进形式进行的,而是通过危机和战争灾祸进行的。问题是,各资本主义国家不平衡的发展,通常到一定时期便要引起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内均势的猛烈破坏,而那些认为自己比较缺乏原料和销售市场的资本主义国家,则通常企图运用武力来改变现状,重新划分“势力范围”,以求有利于自己。结果便是资本主义世界分裂为两个敌对营垒并互相进行战争。
    假令各个国家能用和平协商办法,根据它们的经济实力比重来定期重新分配原料和销售市场,那也许可能避免战祸。但在现今的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发展条件下,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样,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系第一次危机的结果产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而第二次危机的结果产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这当然不是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完全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样。相反地,第二次世界大战按其性质来说,是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根本不同的。要知道,主要的法西斯国家,即德、日、意三国,在侵犯联盟国之前,就把自己国内最后一点资产阶级民主自由的参与消灭净尽,就在自己国内建立了残酷的恐怖制度,蹂躏了各小国的主权和自由发展原则,把侵占他国领土的政策宣布为它们自己的政策,并大声宣称,说它们力求统治世界,力求把法西斯制度推行到全世界去;同时,轴心国在侵占捷克斯拉夫和中国中部地区这一事实上,表明了它们已经准备好去实现它们要奴役一切爱好自由民族的威胁。因此,反轴心国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不同,它一开始就带有反法西斯战争、解放战争的性质,只能是加强——并且确实加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反法西斯的和解放的性质。
    在这个基础上就形成了苏美英以及其他爱好自由国家的反法西斯联盟,而这个联盟后来在粉碎轴心国武力方面起了决定的作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起源和性质问题,就是如此。
    现在,大概谁都承认:这次战争确实不是,而且不可能是各国人民生活中的一种偶然现象,它实际上已变成各国人民为保护本身生存而进行的战争,正因为这样,所以它不能是一个转瞬间的,闪电性的战争。
    对于我国说来,这次战争是我们祖国有史以来所遭遇过的一切战争中最残酷最艰巨的一次战争。
    但这次战争并不只是一件可诅咒的事情。它同时又是考验和检查人民所有一切力量的一个伟大学校。这次战争暴露了后方和前线的一切实情和事变,它把所有遮掩各个国家、各国政府以及各个政党真面目的种种外幕都无情撕破,使它们不戴面具,毫无粉饰,带着它们所有的缺点和优点,公开出现在舞台上。这次战争可以说是对我们苏维埃制度,对我们国家,对我国政府以及对我们共产党举行了一次考试,并对它们的工作做了一个总结,仿佛是对我们说:看吧,这就是你们的那些人物和组织,这就是它们的工作和行动,——请仔细地查看查看他们,并根据他们所做的事情来赏罚他们吧。
    这就是这次战争的肯定的方面之一。
    这个情况,对于我们,对于选举人说来,具有重大的意义,因为它帮助我们去迅速地和客观地评价党及其人物的行动,并作出正确的结论。要是在另一个时候,就得研究党的代表人物的演说和报告,加以分析,把他们的言论和行为两相比较,作出总结等等。而这就须要进行一番复杂困难的工作,并且还不能担保不犯错误。在今天,当战争已经结束,而战争本身已经检查了我们各个组织和领导人的工作并对这个工作作出了总结的时候,情况就不同了。现在我们要把事情分析清楚并作出正确的结论,是容易得多了。
    那么,战争的总结是怎样的呢?
    这里有一个主要的总结,在它的基础上产生了其他一切总结。这个总结就在于战争结局是敌人失败,而我国和我们的盟国却成了胜利者。我们是以完全战胜敌人来结束战争的,——这就是这次战争的主要总结。但这是一个过于一般的总结,我们不能停止在这一点上。当然,在像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一个人类历史上空前未有的战争中打败敌人,这就是争得了有全世界历史意义的胜利。这一切都是对的。但这毕竟是一个一般的总结,我们不能以此满足。为了认识我们这次胜利的伟大历史意义,必须更具体地来考察这个问题。
    那么,应当怎样去了解我们这次战胜敌人的胜利,以及我们内部力量的状况和发展方面来看,这次胜利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我们这次胜利意味着:获得了胜利是我们苏维埃社会制度;苏维埃社会制度在战争火焰中,胜利地经住了考验,并证明了它是有充分生命能力的。
    大家知道,在外国报章上曾不止一次地断言,说苏维埃社会制度是一个注定要失败的“冒险试验”,说苏维埃制度是在实际生活中没有根基,被非常委员会硬加在人民头上的一间“纸房子”,说只要从外面稍微把它推一下,就足够使这间“纸房子”倒塌粉碎。
    现在我们可以说,这次战争推翻了外国报章上这一切毫无根据的断语。战争表明了:苏维埃社会制度是从人民中间生长起来并得到人民强有力与的真正的人民的制度,苏维埃社会制度是有充分生命能力和十分稳固的社会组织形式。
    不仅如此,现在大家所谈的已经部署苏维埃社会制度有无生命能力的问题,因为有了这次战争的许多显明的教训以后,怀疑家中间已经没有人再敢对苏维埃社会制度富有生命能力这点表示怀疑了。现在大家所谈的是:苏维埃社会制度证明是避非苏维埃社会制度更有生命能力、更稳固的社会制度,苏维埃社会制度是优于任何一个非苏维埃社会制度的社会组织形式。
    第二,我们这次胜利意味着:获得了胜利的是我们苏维埃国家制度;我们多民族的苏维埃国家经住了战时的一切考验,并证明了它是富有生命力的。
    大家知道,外国报界的一些著名人物曾经不止一次地发表这类的谈论,说苏维埃多民族国家是一个“人为的和没有生机的建筑物”,说一旦遇到什么严重情况,苏维埃联盟的瓦解即不可避免,说苏维埃联盟曾遭到与奥匈帝国同样的命运。
    现在我们可以说,这次战争推翻了外国报章上这些毫无根据的议论。战争表明了:苏维埃多民族国家制度胜利地经住了考验,它在战争时期更加坚强起来,并且证明是一个有充分生命能力的国家制度。这些老爷们没有懂得,拿我们的国家来和奥匈帝国作比拟,是不能成立的,引文我们的多民族国家不是在此即民族猜忌心和民族敌对心理的资产阶级基础上生长起来的,而是在苏维埃基础上生长起来的,后者相反地,是培植我国各民族间的友好情感和兄弟合作的。
    不过,有了这次战争教训之后,这些老爷们已不敢再否认苏维埃国家制度的生命能力了。现在大家所谈的已经不是苏维埃国家制度有无生命能力的问题,因为它之富有生命能力,已是不容置疑的事实。现在大家所谈的是:苏维埃国家制度证明是多民族国家的模范,苏维埃国家制度是这样一个国家组织体系,在那里,民族问题和各民族合作问题解决得比在其他任何一个多民族国家都要好些。
    第三,我们这次胜利意味着:获得了胜利的是苏维埃的武装力量,获得了胜利的是我们的红军,红军英勇地经住了战争的一切艰难困苦,完全击溃了我们敌人的军队,并成为战争的胜利者。(会场中有人高呼:“是在斯大林同志领导之下!”全场起立,经久不息的热烈鼓掌,转为大欢呼。)
    现在无论是友人或是敌人,都承认红军是胜任了自己所负有的伟大任务。但在六年以前,战争还没有发生的时候,情况却不是这样的。大家知道,当时外国报界上的一些著名人物和许多公认有权威的外国军事专家,都屡次声言,说红军的情况大大令人怀疑;说红军武装得不好,没有政治的指挥人员;说红军的士气低得不成样子;说红军也许适于防御,但不适于进攻;说红军一遭到德军打击,就会像一座“泥脚的巨像”倾倒下去。这种谈论不仅是在德国,并且在法国,英国和美国也是有过的。
    现在我们可以说,战争推翻了这些毫无根据和可笑的议论。战争表明了:红军并不是什么“泥脚的巨像”,而是具有完全现代化的武器、经验及其丰富的指挥人员以及在精神上和战斗力方面质量很高的现代头等军队。不要忘记,红军正就是把左图还使西欧各国军队胆战心寒的德军完全击溃了的那个军队。
    应该指出,批评红军的“批评家”已是日益少见了。不仅如此,现时在外国报章上已经日益常见那种指明红军质量高,红军战士和指挥员技术好,以及红军战略战术十分完善等等的言论了,这是很明白的事情。自从红军在莫斯科和斯大林格勒,在库尔斯克和别尔果洛德,在基辅和基辅哥罗德,在明斯克和博布鲁伊斯科,在列宁格勒和塔林,在雅西和里沃夫,在维斯拉河与尼门河上,在多瑙河和奥德河上,在维也纳和柏林获得了辉煌的胜利以后,自从所有这一切以后,不能不承认红军是一支可以从它那里学到许多东西的头等军队。(热烈地鼓掌)
    我们就是这样来具体了解我们战胜敌人的这次胜利的。
    战争的总结,基本上就是如此。
    如果以不必预先在全国实行积极防御的工作,便能获得这样由历史意义的胜利,那就错误了。如果认为这样一番准备工作,可以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在三四年内完成,也是同样错误的。如果说我们获得了胜利仅仅是由于我国军队的勇敢,那就更加错误了。没有勇敢,当然不可能获得胜利。但是,要打败拥有大量的军队,有头等的军事装备,有训练良好的军官干部,有相当好的后勤供给的敌人,单凭勇敢是不够的。为要经得起这样一个敌人的打击,给以回击,然后把它完全击败,那么,除了我国军队那种无比的勇敢以外,还要有完全现代化的而且数量足够的武器,要有组织的很好并且也是数量充足的后勤供给。可是为了这点,就必须具备有,并且是要在数量上充分具备有这样一些起码的东西,类如:供制造武器、军装以及企业设备用的金属;供维持各企业和运输工作用的燃料;供制造军服用的棉花,供军队给养用的粮食。
    是不是可以说,我国在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就已经拥有了为基本上满足这种种需要所必需的最低限度的物质资源呢?我想是可以这样说的。为了准备这样一件大事,曾经须要实现发展国民经济的三个五年计划。而正是这三个五年计划帮助了我们创立这些物质资源。无论如何,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夜1940年时,我国在这方面的情形,是要比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夜1913年时好过几倍的。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夜,我国拥有是什么样的资源呢?
    为了帮助你们弄清楚这点,我在这里就得把共产党在准备我国实行积极防御方面所做的工作,简略地报告一下。
    如果把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夜1940年的统计,拿来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夜1913年的统计比较一下,我们便可看到如下的情况。
    在1913年间,我国出产了422万吨生铁,423万吨钢,2900万吨煤,900万吨煤油,2160万吨商品谷物,74万吨棉花。
    这就是我国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所拥有的物质资源。
    至于说到1940年时的情形,那么我国在这一年间,出产了生铁1500万吨,即比1913年约多三至四倍;钢1830万吨,即比1913年多至四倍半;煤1.66亿吨,即比1913年多至五倍半;煤油3100万吨,即比1913年多至三倍半;商品谷物3830万吨,即比1913年多国1700万吨;棉花270万吨,即比1913年多至三倍半。
    这就是我国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所拥有的物质资源。
    这就是苏联所能用来进行战争的经济基础。
    你们可以看到,差别是很大很大的。
    生产之这样空前未有的增长,不能认为是国家由落后到先进的一种简单寻常的发展。这乃是使我们祖国由落后国变成了先进国,由农业国变成了工业国的一个跃进。
    这个历史的转变是从1928年,即从第一个五年计划第一年度开始的,在三个五年计划期间实现了的。在这个时期以前,我们必须恢复遭受破坏的工业,医治我国因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国内战争而受到的创伤。如果还注意到第一个五年计划是在四年以内完成,而实现第三个五年计划的工作在第四年度时,却被战争打断了的这种情形,那就实际的结果是:我们国家由农业国变为工业国所花费的时间,综观不过十三年左右。
    不能不承认,十三年的时间,对于实现这样的一件伟大事业,实在是一个令人难于置信的非常短促的期限。
    这正说明,为什么这些数目字的公布,在当时曾引起外国报章上议论纷纷。我们的友人以为发生了“奇迹”。对我们怀有恶意的人则扬言五年计划是“布尔什维克的宣传”和“非常委员会的把戏”。但由于奇迹在世界上并不存在,而非常委员会又不是那样神通广大,竟能把社会发展的规律取消,所以国外的“社会舆论”,也就只好与事实妥协了。
    共产党是运用什么政策做到了保证我国在这样一个短促时期内创立这些物质资源呢?
    首先就是运用了苏维埃的国家工业化政策。
    苏维埃国家工业化方法,是与资本主义的工业化方法根本不同的。在资本主义国家中,工业化通常都是从轻工业方面开始的。由于轻工业需要较少的投资,资本周转得快些,而获得利润又较重工业容易些,所以在那里轻工业便成为工业化的首先的对象。只有经过一个长时期,在这期间,轻工业积蓄着利润,并将利润集中在银行里,只有在这以后,才会轮到重工业并开始把积蓄起来的资本逐渐转移到重工业中去,以便给重工业建立发展的条件。但这是一个需要数十年时间的长久的过程,在这个期间,只好坐待轻工业发展起来,在没有重工业的情况下混过去。很明白,共产党是不走这条道路的。党知道战争日益逼近,没有重工业,就不可能保卫国家,必须赶快着手发展重工业,在这件事上拖延了,那就等于失败。党记住了列宁的话:没有重工业,便不可能保持国家的独立;没有重工业,苏维埃制度就会灭亡。因此,我国共产党拒绝了“通常的”工业化道路,而从发展重工业来开始实行国家工业化。这是一件极困难的事情,但不是不可以做到的事情。在这方面,工业和银行国有制大大帮助了我们,使我们能够迅速聚集资金,并将奖金转用到重工业方面去。
    毫无疑义,非此便不可能在这样一个短期间内把我国变成工业国。
    第二,就是运用了农业集体化政策。
    为要消灭我国农业方面的落后情形,并供给国家以更多的商品谷物和棉花等等,就必须由细小的农民经济过渡到大规模的农业,因为只有大规模的农业才能采用新的技术,利用农学上的一切成就,并更多地供给商品农产物。但大规模的农业有两种:资本主义的农业和集体化的农业。共产党不能采取资本主义的农业发展道路,不仅是由于从原则上考虑的缘故,而且是因为资本主义的道路需要有一个过分长久的发展时期,并且预先就要使农民破产,使他们变成雇农。因此,共产党便采取了农业集体化的道路,采取了把各个农户联合为集体农庄,借以扩大农业规模的道路。集体化的方法证明是最进步的方法,这不仅因为它并不要农民破产,而特别是因为它使我们能于纪念内便在全国布满了能够采用新技术,利用一切农学成就,供给国家更多商品农产物的巨大的集体农庄。
    毫无疑义,如果没有集体化政策,那我们便不能在这样一个短期间内消灭我国农业历来的落后情形。
    不能说,党的政策就没有遇到抵抗。不但是那些始终厌弃一切新的事物的落后分子,而且就是我们党内的许多著名的党员,也曾一贯把党拉往后退,极力设法将它拉到“通常的”资本主义的许多发展道路上去。托洛茨基分子和右倾分子所干的一切反党勾当,他们对我国政府各种设施实行怠工的全部“工作”,是为了一个目的:破坏党的政策并阻碍工业化和集体化的事业。但是党既没有为一些人的威胁所动,也没有为另一些人的啜泣所动,而是有把握地,不顾一切地向前迈进。党的成绩就在于它没有去附和落后分子,不害怕违反潮流,并始终给自己保持着领导力量的地位。毫无疑义,共产党如果没有这种坚韧不拔的精神,便不能坚持住国家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的政策。
    共产党是否做到了正确地利用这样创立起来的物质资源,来扩展军事生产并供给红军必需物资呢?
    我认为它做到了这点,并且做得极有成效。
    如果把因工业东迁阻碍了军事生产展开的战争第一年除开不算,那么党在战争其余三年中达到了这样的成绩,使它不仅能够供给前线以充足的大炮、机枪、步枪、飞机、坦克和弹药,而且能够有所积蓄。同时大家知道,我们的武器在质量上不仅不亚于德国武器,而且一般说来,甚至胜过了它。
    大家还知道,我们的飞机制造业在同一时期,每年出产了达四万架的飞机。(热烈的鼓掌)
    大家也知道,我们的大炮制造业在同一时期,每年出产了达十二万尊所以各种不同口径的大炮,(热烈的鼓掌)达45万挺的轻重机枪,(热烈的鼓掌)300万支以上的步枪,(热烈的鼓掌)以及约200万支的自动步枪。(鼓掌)
    最后,大家知道,我们的迫击炮制造业在1942-1944年时期,每年平均出产了达十万尊的迫击炮。(热烈的鼓掌)
    自然,我们同事又出产了相当数量的炮弹,各种雷弹,飞机炸弹,以及步枪和机枪子弹。
    大家知道,例如,单是在1944年内就出产了2.4亿颗以上的炮弹、炸弹和雷弹。(鼓掌)74亿发子弹。(热烈的鼓掌)
    大体说来,红军武器和弹药方面的供给情形,就是如此。
    可见,这种情形是与我国军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供给情形大不相同,那时前线经常感到大炮和炮弹缺乏,军队作战没有坦克和飞机,那时每三个兵士只发一支步枪。
    至于说到红军的粮食和服装供给,那么谁都知道,前线在这一方面不仅没有感受到任何缺乏,甚至还拥有必要的储藏。
    我国共产党在战前和战时的工作情形,便是如此。
    现在我简单谈谈共产党在最近将来的工作计划。大家知道,这些计划已载明在最近期间就要批准的新的五年计划中。新五年计划的基本任务就是恢复我国遭受战灾的区域,恢复工业和农业的战前水平,然后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超过这个水平。且不说在最近期间就要废除配给制。(热烈的长时间的鼓掌)要特别注意扩大日用品的生产,注意到用次第减低所有一切物品价格的办法提高劳动者的生活水平,(热烈的长时间的鼓掌)并注意到广泛地建设各种科学研究院,(鼓掌)使科学家得以展开自己的力量。(热烈的鼓掌)
    我相信,只要给我们的学者以应有的帮助,他们就不仅在最近期间会赶上,而且还会超过国外科学的成就。(长时间的鼓掌)
    至于说到更长一个时期的计划,那么党准备组织国民经济的强大的新高涨,使我们能够把我国工业水平提高到——譬如说——超过战前水平的三倍。我们必须使我国工业能每年出产生铁达5000万吨,(长时间的鼓掌)钢达到6000万吨,(长时间的鼓掌)煤达5亿吨,(长时间的鼓掌)煤油达6000万吨,(长时间的鼓掌)只有在这样的条件下,才可以说,我们祖国已有了免除一切意外事件的保障。(热烈的鼓掌)这大概需要花费三个新五年计划的时间,如果不需要更多的话。但这就是可能做到,而且是我们所应当做到的。(热烈的鼓掌)
    这就是我关于共产党不久以前时期中的活动情形以及关于它将来的工作计划的一个简短的报告。(长时间的热烈鼓掌)
    你们的事情是来裁判一下:党过去和现在的工作究竟正确到什么程度,(鼓掌)以及是不是它就不能工作得更好些。(笑声,鼓掌)
    据说,对于胜利者是不加裁判的。(笑声,鼓掌)据说,对于他们是不应批评,不应检查的。这是不对的。对于胜利者可以而且需要加以裁判。(笑声,鼓掌)可以而且须要加以批评和检查。这不仅对于事业有益处,而且对于胜利者自己也有益处。(笑声,鼓掌)骄傲就会少一些,谦逊就会多一些。(笑声,鼓掌)我认为选举运动便是选举人裁判共产党这个执政党的一个法庭。而选举的结果则将是选举人所下的判决。(笑声,鼓掌)若是我国共产党害怕批评和检查, 那它就没有多大的价值了。共产党甘愿接受选举人所下的判决。(热烈鼓掌)
    在选举斗争中,共产党并不是单独活动的。它是和非党员结成联盟来参加选举的。在从前的时候,共产党员对待非党员和无党派是有点不信任的。其所以如此,是因为各种各样的资产阶级集团往往用无党派的幌子来遮掩自己,因为他们不戴起假面具来在选举人面前讲话,便是与己不利的。从前的情形就是这样的。但现在是另外一个时候了。现在有一个叫做苏维埃社会制度的壁垒把非党员和资产阶级割开了。也正是在这个壁垒又使非党员和共产党员联合成为一个苏维埃人们的共同的集体。他们在共同的集体中生活着,一同为巩固我国威力而进行了斗争;他们为了我们祖国的自由和伟大,一同在战场上作过战,流过血;他们一同锻炼过和锻炼成了我国战胜敌人的胜利。他们中间的差别,仅在于有的是在党内而有的不在党内罢了。但这是一种形式上的差别。重要的是在于两者都干着一件共同的事业。因此共产党员和非党员联盟便是一件自然的和为生活所需要的事情。(热烈的长时间的鼓掌)
    最后,谨感谢你们对我的信任。(热烈的经久不息的鼓掌,会场中有人高呼“赢得了一切胜利的伟大统帅斯大林同志,乌拉!”)把我提出为最高苏维埃的候选人。你们可以放心,
    我将努力做到不辜负你们的信任。(全体起立,热烈的经久不息的鼓掌,转为大欢呼。会场各处高呼“伟大的斯大林万岁!乌拉!”“各民族的领袖,乌拉!”“伟大的斯大林光荣!”“全民候选人斯大林同志万岁!”“我国一切胜利的创造者斯大林同志光荣!”)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4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