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些自己小时候的真实经历,非段子。

苏州荡吃公司

来自: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09:13:12

9人 喜欢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09:18:45

    1.弹珠声 小时候能听见楼顶弹珠声,这个事情是比较老套了,很多逗友好像都有过这个经历。值得说说的是,楼主小时候常住的三个地方,自己家,外婆家,姑妈家,都是不可能有楼上人家的,自己家是平房,外婆家是两层,我和妈妈住楼上。姑妈家是市区的公房,一共六楼,她家就是顶楼。我6岁之前,每天睡觉都能能到楼上小孩子的弹珠声,6、7岁以后就很少听见了。那种声音,现在回想很恐怖,但是那时候心真够大的,总觉得上面有人玩弹珠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09:30:34

    2.永远追不上的人 楼主所在的村落,大概四十户人家左右,村子沿水而筑不规则,楼主小时候非常顽皮,但是外表很木讷,大人都以为我很乖。这个故事发生的时候,应该还没上幼儿园,有一天在村子里乱逛,往西走西边就是整个村的所有人家的稻田了,那边只有很少几户人家。走着走着发现一个奇怪的人,全身黑衣,那时候不懂,现在想应该是那种斗篷,头都套起来的。我看见他背影,直觉就告诉我他不是村里人,因为村里人每个人的德行我都很清楚,走路啊,行事啊都是有特点的,这个人就特别的标准,就好比方言之于普通话,那种感觉。所以我很想看清楚那家伙到底怎么回事,我就追,原本他走的慢慢的,我追的话他脚步加快,我追累了,继续走,他又慢下来,那时候心真够大,现在想绝对有问题。后来我都追到最西户人家了,堂弟家了,再往西连到天都没有了,只剩养鱼的池塘与河流了,我还想跟,听见在地里收菜的奶奶喊我了,我一回头,说奶奶你干嘛,再看那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 匿名路过

    匿名路过 (他们说我的评论都会被赞~_~) 2016-11-07 09:35:12

    求更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09:40:31

    3. 雷电下的脸 我父母是那种典型的传统父母,对我很负责,我们家从来没有晚上有麻局牌局的,想玩也是爸爸去别人家,客人来吃饭也没有晚上来的。但是有一次很特殊,有几个爸爸要好的朋友来吃饭,吃到很晚了,大概8-9点还没走,那个年代不像现在大家都睡得晚,8-9点感觉已经很晚了。我照理7点多就要睡着了,但是那晚还有一点奇怪,就是一直在打雷,一般江南打雷级打几下,开始下雨就没有雷了,但我记得很清楚那一晚雷持续很久的,所以我没睡着,然后我很调皮,不停地从卧室探头探脑去看他们喝酒吃饭,被发现了就要求我回床睡觉,季节我忘了,总之不冷,因为朝南的大门大晚上了也没关,然后我好几次偷偷地在卧室偷看他们吃饭,那个角度同时也能看见大门外的情形,大门外对面是爷爷奶奶住的小房子,当中有个庭院,我非常开心,因为雷的亮光真的很亮,在闪的那一霎,你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和白天一样清晰,我一会看看电线桩,一会看看晾衣架,直到我望小屋看去,再一次雷闪亮起如白昼的时候,我看见小屋变有一个人,一张脸清清楚楚。但是那时候还是那句话,真的脑残,根本不晓得怕,以为是谁路过。。。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09:58:00

    4.邻居大叔奇遇记。我家是弄堂里西边户,再西还有人家,但是隔了很大一块水泥地,那是村里最大的水泥地,是大家堆割稻剩下的那种,北方话是不是叫秸秆,我们叫柴,堆起的那个很大的,我们叫柴芦,大家灶台烧饭就用那个。有点扯了,回来。东边那户邻居,女主人很可爱,大家叫她小毛,她老公是个赤脚医生。有两个女儿,比我大好多好多,我还没上幼儿园,他们就读中学了。所以她们不怎么在家,在镇上寄宿吧应该。反正平时只有她们两夫妻,有一次,她老公在很远的三队里喝酒,喝完酒就自己骑脚踏车回来。农村那时候的单位都是讲生产大队的,几大队几大队的,我们的村落是一队,他喝酒的地方是三队,因为江南地区都是河流田埂小路,三队虽然眼睛望去不远,但实际的路程绕来绕去,那是相当远的。扯回来说。他从三队喝完酒骑车回到家,可见他酒量还是很好的,实际应该没大醉,还能骑车骑回来,但是回到自己家,就好玩了,他觉得那不是家,认为是三队里的医院(也就是他工作的地方),然后他又原路返回三队朋友家(就是刚刚喝酒的地方),到了那他才认为是真的到了家,但是朋友喝了酒,早早也睡去没发现他又回去,那晚他就睡在了朋友家门外。万幸没事,醒了之后他很困惑,他说我明明在自己家呀。后来这事成了全村笑柄。说他醉鬼,但是我听说后,我就不这么看,几次折腾在江南村落小径,都没掉河浜里,足以说明他没醉,我觉得是碰到障眼或者鬼打墙了。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10:09:54

    5.落水鬼1。我们的方言,鬼读作ju,落水鬼听起来就和落水鸡差不多,所以小时候说落水鸡落水鸡,一直不知道是鬼,以为是鸡。我跟奶奶关于落水鬼这个话题讨论过很多次,我感觉奶奶很多事情知道但一直不告诉我,所以我那时候一直问,她说落水鬼其实是会上岸的,是在没人的晚上,一般会爬上河边的树梢,有人的话会跳回水里。后来有一次,我去表哥家玩,他家挺远,因为和我们村落隔了一条国道和铁路。但是他们的村落,水质更好,因为更接近大湖源头,我们村的话基本是支流。有一次,晚上和姐姐,弟弟一起去表哥家,我现在已经忘了为什么要晚上去,因为那时候大家都很空,大可以白天去,总之是晚上去了,过了铁路后,马上就能到哥哥家的村落,有一条很长的沿着河流的路,我们姐弟几个就听见树上有个大东西咕咚一下去水里了。我们水乡的孩子,一点不怕,见怪不怪了,一般总有青蛙啊,别的之类的动物,但是问题是,入水的动物一般声音很小,因为体量小,哪怕是水獭也没多大,但那个声音我们几个判断,根据声音大小和走近后借着月光看水花直径。我们觉得最起码有个2-3岁孩子那么大。我们都很困惑,因为想不出是什么,后来想想应该是传说的落水鬼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10:18:56

    落水鬼2:我们这里有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在岸上没房子,我们叫他们网船上人。长大在知道他们的来历,大概就是清末以来,一直陆陆续续从苏北逃难来我们这边的人,很多都是兴化一带的,兴化也是水乡,他们懂得水性,但是来了这,这边人不待见他们,不许他们上岸。后来解放后,政策就好很多,我们其实也很懂水性,但我们是生产大队。他们网船上人,是渔业大队。到了我们小时候,早就没有歧视了,他们也允许上岸造房子,但是他们岸上的房子很少用,那么多年睡在船上习惯了。我就有这么一个网船上的朋友。这件事是94年后的了,其他不注明的,都是94年前的。有一次我那个网船朋友邀请我去她们家船上住,我真的去住了一晚,那晚她跟我说了很多可怕的故事,都是那么多年她们网船人遇到的河中怪事。她说,落水鬼其实很多,几乎也也能感觉到,不能激怒它们,因为它们有时候就是闹着玩没恶意,有时候会轻摇你的船,你就当不知道,别去回应,不然怒了会把船弄翻,我听得怕死了,后来睡着了,真的感觉有东西在摇船,我怕死了,轻轻叫醒她,她说我没骗你吧,经常这样,老实躺着别动。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10:23:00

    晚上不更,想着可怕,白天更,有人看吗?有人的话来个回应啊,先休息会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10:36:51

    7.梦境成真。这件事说起来也是当时根本没觉得,后来想起来可怕之处。可见我脑洞达到什么程度。我小时候,很少做梦,就算做,永远只有一种梦,就是草地上很开心跑着跑着变河流了,不会游泳拼命挣扎,然后就醒了。但是其实现实生活我是5月就会游泳了,水乡孩子的保命技能。重点是我门中被淹的地方,虽然也有变化,但是占多数的是我家斜西南角一户人家前的一个养鱼池塘,我经常梦见就是掉那里。其实鱼塘是很浅的,稍大点的孩子就完全能站直,根本不害怕。但是就是梦里会怕那里,后来那户人家的一个小孩,就掉那里淹死了。我当时竟然只觉得遗憾,后来还是贵了几年,住到市里才想起此事,感觉自己当时心真够大的,看来那个地方真的是有点索命啊。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10:53:44

    8.秘境。我外婆家的村落比较偏僻,它是三面环水,是个半岛一样的地方,唯一通陆路的那一端还是人口稀少的边缘,人口多的地方反而是被河流阻隔。所以每次去外婆家,都是自己出门沿着国道到一个加油站,那边有个渡口,有摆渡人会把我们渡河过去。说起这个,真的也是很温馨的一段浪漫回忆,很深水乡情愫。而且更温馨的是,渡河,一人一次五角,经济好的一元。那时候还很早90年左右,不错了除夕那天更温馨,除夕那天直接是给一百或者五十,算是对摆渡人一年工作的敬意。但是当然那天如果你有事来来回回几次,也就不再给了。说完温馨的回忆,说怪事,有一年暑假,外婆家村上的表弟和我一起在镇上玩,之后我们约好一起回外婆家,我就收拾了包袱准备住那了。然后我们两就渡河,渡完河有一条很直的路到村上,第一个村就是外婆那个村,后面还有一个村。到第一个村大概也要2-3KM,那天我们高高兴兴的走着,发现情形很不对啊,就是耳朵有点嗡嗡的,一切好像很静,太静了,平时路上两边的稻田或者果田也有稀疏的个把人采个瓜吃吃啊之类的。右手小河对岸的另一部分村民家,虽然去的少,但也偶有开着门的,相互微笑打招呼的,那天都关着门。整个村子虽然还没到户数多的地段,但我感觉不对了,那是唯一一次我长心眼的时候。我就牵着弟弟往回走,他说怎么啦,我说好像不像不是的村子,走到码头渡河处重新渡回国道那侧,摆渡人又问我怎么出来了,我说想去加油站边上的小店买东西,其实不是。我是有点怕。那时候因为半岛只有两个村,里面虽然也有小卖部但是东西少,比较大的一个商店是把住渡口必经之路的一个店,就是我去买东西的那个店,买完东西,我感觉气场应该变了,再次摆渡到村上,那种感觉就对了,有鸟叫,西瓜田也有人在挑西瓜,总之感觉就对了。可能是我多虑了,但是我现在印象还是深刻,第一次在村前小路的时候,一切是那么的旷远静谧,总感觉整个村没有人。。。。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11:10:38

    9.鬼宴。这个也比较老套,很多逗友也有类似经历,我之前没开贴系统讲的时候,这件事单独在沙发组也讲过。现在重新梳理一遍。这件事不是我亲身尽力。是村上老人讲的,但是是老人的亲属,所以也算是比较近,不是以讹传讹那种,我觉得可信度可以。故事应该是70-80年代,老人有个亲属去亲戚家玩,晚上走夜路回来,因为那边相对镇上比较远,我讲讲大概方位,如果大家看我之前几个故事,相对的方位。应该是我家的村落是在西南。表哥家村落在西北。外婆家东南,这个故事的地方是东北。靠北,有一个大湖泊,所以相对村落人家稀疏。他走夜路回的地方正是我前面讲的国道附近,也就是我外婆那个村落的北一点,那里是故事主人公的家,他希望会那里,但是他从更北面回来的时候,看见一个面摊,几个人点了灯在煮面,热情问他要不要吃,他饿了,说要吃,吃了就睡着了,醒来发现,是坟地,吃饭的碗就是稀稀疏疏别人家贡品的破碗,面其实都是蚯蚓,他相当于吃了很多蚯蚓。。。好恶心啊,我想到这里就恶心啊。。。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11:24:50

    10.蛇会议。我们村我有个要好的哥哥,大我一岁。不过玩得比较野,常去我说的镇北那个大湖泊玩,有一次他和另一个朋友两人开着摩托带着网和鱼竿,区湖泊边搞点下酒菜。他那个朋友拿着网,去网鱼了。他在不远处找合适机会找找有没有蟹洞黄鳝洞,没有的话准备抛竿钓鱼。他在芦苇间晃悠,找合适地点。后来他进入一片芦苇,看见好多好多蛇,而且据他讲,那些蛇不是像养殖场那些蛇那样杂乱无章,石头上有一条大蛇好像领导一样,下面很多小蛇,都是一顺的,好像在听他讲话。我们水乡长大的根本不怕蛇,而且对无毒蛇有毒蛇分辨的很清楚,比如同样火赤炼,有两种花纹极其类似,一种是水蛇无毒的,一种是旱蛇,就是真正的火赤炼,有毒的。但是我听他讲也很奇怪,我们都从没见过大批的蛇聚集像集会一样。后来他觉得气氛很诡异,很快开溜,身体很精瘦的他很少见他生病,但是那次回去,他连发三天烧没退,三天后退掉,虚弱了一周才渐渐正常。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11:26:24

    10.蛇会议。我们村我有个要好的哥哥,大我一岁。不过玩得比较野,常去我说的镇北那个大湖泊玩, 10.蛇会议。我们村我有个要好的哥哥,大我一岁。不过玩得比较野,常去我说的镇北那个大湖泊玩,有一次他和另一个朋友两人开着摩托带着网和鱼竿,区湖泊边搞点下酒菜。他那个朋友拿着网,去网鱼了。他在不远处找合适机会找找有没有蟹洞黄鳝洞,没有的话准备抛竿钓鱼。他在芦苇间晃悠,找合适地点。后来他进入一片芦苇,看见好多好多蛇,而且据他讲,那些蛇不是像养殖场那些蛇那样杂乱无章,石头上有一条大蛇好像领导一样,下面很多小蛇,都是一顺的,好像在听他讲话。我们水乡长大的根本不怕蛇,而且对无毒蛇有毒蛇分辨的很清楚,比如同样火赤炼,有两种花纹极其类似,一种是水蛇无毒的,一种是旱蛇,就是真正的火赤炼,有毒的。但是我听他讲也很奇怪,我们都从没见过大批的蛇聚集像集会一样。后来他觉得气氛很诡异,很快开溜,身体很精瘦的他很少见他生病,但是那次回去,他连发三天烧没退,三天后退掉,虚弱了一周才渐渐正常。 ... 苏州荡吃公司

    这件事注明一下,是94年之后的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11:26:59

    有木有人看啊,难道今天周一,大家都是很认真的在搬砖?

  • 非酋

    非酋 2016-11-07 11:29:05

    马 吃完饭看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11:35:27

    7.梦境成真。这件事说起来也是当时根本没觉得,后来想起来可怕之处。可见我脑洞达到什么程度。我 7.梦境成真。这件事说起来也是当时根本没觉得,后来想起来可怕之处。可见我脑洞达到什么程度。我小时候,很少做梦,就算做,永远只有一种梦,就是草地上很开心跑着跑着变河流了,不会游泳拼命挣扎,然后就醒了。但是其实现实生活我是5月就会游泳了,水乡孩子的保命技能。重点是我门中被淹的地方,虽然也有变化,但是占多数的是我家斜西南角一户人家前的一个养鱼池塘,我经常梦见就是掉那里。其实鱼塘是很浅的,稍大点的孩子就完全能站直,根本不害怕。但是就是梦里会怕那里,后来那户人家的一个小孩,就掉那里淹死了。我当时竟然只觉得遗憾,后来还是贵了几年,住到市里才想起此事,感觉自己当时心真够大的,看来那个地方真的是有点索命啊。 ... 苏州荡吃公司

    真是手打的真事啊,错别字一大堆啊,是五岁学会游泳啊

  • 哈哈大笑哈哈

    哈哈大笑哈哈 2016-11-07 11:37:01

    看了一点。故事可以短,但要说清楚啊。没有回味的感觉

    来自 豆瓣App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11:37:30

    感觉错别字好多啊,不忍直视,各位如果看,联系上下文,自带纠错吧。。。好像没有编辑功能啊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11:37:57

    看了一点。故事可以短,但要说清楚啊。没有回味的感觉 看了一点。故事可以短,但要说清楚啊。没有回味的感觉 哈哈大笑哈哈

    我文采不好啊,而且不是故事啊,都是真事啊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11:44:20

    好像比较深刻的是这些,这些我也保证是真事。这些事吧也不是很灵异,但是就是很奇怪的。然后还有很多是村上别人遇到的事情,我觉得也比较真事,当时对我说都是抱着碰到后一种后怕的感觉,没必要乱说。然后看起来感觉不好看,那就没办法了,我文笔不好,而且目的主要是分享一下我认为真实的事情。勉强看吧。

  • EKes.,

    EKes., (禾刀利) 2016-11-07 14:58:30

    在看在看!lz继续!

    来自 豆瓣App
  • 桥思

    桥思 2016-11-07 15:58:11

    在看哦!希望楼主写的短一点!嘻嘻嘻

    来自 豆瓣App
  • 大海一栗水

    大海一栗水 2016-11-07 16:32:33

    顶起

  • 苏州荡吃公司

    苏州荡吃公司 2016-11-07 17:32:45

    11.凭空消失的物品 我外婆生的全是女儿,所以有一个女儿是招婿的,是我妈妈的妹妹,我的小姨,小姨的儿子就是我之前说的表弟。我小时候在外婆家的时间非常多。外婆家是两层楼房,但是有个房间是阁楼,相当于两层半,是小小姨出嫁前住的地方,我3.4岁的时候她出嫁。之后房间一直做杂物间,那个杂物间也一点不诡异我们也不害怕,经常我藏在那,等弟弟路过吓他。但是有一次,我和我弟弟都记得很清楚,不会记错,我们那时候好玩,跑了杯乐口福不好好吃,跑到阁楼吃,然后没吃完就想到别的事情了就跑了,后来我们想起乐口福在楼上,就去拿,但是只有一杯,有一杯就这样凭空消失了。那时候我们根本不想这些诡异的事情,我们老是怀疑村上的别的小伙伴偷偷地来拿掉一杯和我们开玩笑,但是现在回想,应该不会那么无聊。

  • 我的脑袋

    我的脑袋 (弦断了) 2016-11-07 21:03:40

    好看

    来自 豆瓣App
  • 生肖属孔雀

    生肖属孔雀 2016-11-08 00:33:43

    好赞!楼主加油更新呀!我对蛇会议好有兴趣 打算回了你帖子然后百度一下

    来自 豆瓣App
  • 滚滚红尘

    滚滚红尘 2016-11-09 14:37:35

    2.永远追不上的人 楼主所在的村落,大概四十户人家左右,村子沿水而筑不规则,楼主小时候非常顽 2.永远追不上的人 楼主所在的村落,大概四十户人家左右,村子沿水而筑不规则,楼主小时候非常顽皮,但是外表很木讷,大人都以为我很乖。这个故事发生的时候,应该还没上幼儿园,有一天在村子里乱逛,往西走西边就是整个村的所有人家的稻田了,那边只有很少几户人家。走着走着发现一个奇怪的人,全身黑衣,那时候不懂,现在想应该是那种斗篷,头都套起来的。我看见他背影,直觉就告诉我他不是村里人,因为村里人每个人的德行我都很清楚,走路啊,行事啊都是有特点的,这个人就特别的标准,就好比方言之于普通话,那种感觉。所以我很想看清楚那家伙到底怎么回事,我就追,原本他走的慢慢的,我追的话他脚步加快,我追累了,继续走,他又慢下来,那时候心真够大,现在想绝对有问题。后来我都追到最西户人家了,堂弟家了,再往西连到天都没有了,只剩养鱼的池塘与河流了,我还想跟,听见在地里收菜的奶奶喊我了,我一回头,说奶奶你干嘛,再看那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 苏州荡吃公司

    讲个笑话 可能是黑无常 因为你还没到时间所以不让你追上
    或者是冤亲债主 但是同样的你时候没到 没带走你

  • 忙碌的懒鬼

    忙碌的懒鬼 (生活的意义还是在于生活本身) 2016-11-09 16:22:01

    个人体质不太招惹这些灵异事件,不过小时候唯一让我在意的就是去水库闸门下游那里玩水,一不小心被冲出去,冲到一个底下有十多米深的溶洞的水面上。那时也没学会游泳,就不知道为什么冲这么远也没沉下去,也在那个时候突然领悟狗刨式游回岸边。现在长大看那距离也是远得不要不要的,就不明白那时候究竟是靠一些灵异的力量还是自己的求生意志回到岸边,总觉得挺神奇的。

  • 夜行者

    夜行者 (冬。夜。一个人走。) 2016-11-14 00:57:53

    落水鬼2:我们这里有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在岸上没房子,我们叫他们网船上人。长大在知道他们的 落水鬼2:我们这里有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在岸上没房子,我们叫他们网船上人。长大在知道他们的来历,大概就是清末以来,一直陆陆续续从苏北逃难来我们这边的人,很多都是兴化一带的,兴化也是水乡,他们懂得水性,但是来了这,这边人不待见他们,不许他们上岸。后来解放后,政策就好很多,我们其实也很懂水性,但我们是生产大队。他们网船上人,是渔业大队。到了我们小时候,早就没有歧视了,他们也允许上岸造房子,但是他们岸上的房子很少用,那么多年睡在船上习惯了。我就有这么一个网船上的朋友。这件事是94年后的了,其他不注明的,都是94年前的。有一次我那个网船朋友邀请我去她们家船上住,我真的去住了一晚,那晚她跟我说了很多可怕的故事,都是那么多年她们网船人遇到的河中怪事。她说,落水鬼其实很多,几乎也也能感觉到,不能激怒它们,因为它们有时候就是闹着玩没恶意,有时候会轻摇你的船,你就当不知道,别去回应,不然怒了会把船弄翻,我听得怕死了,后来睡着了,真的感觉有东西在摇船,我怕死了,轻轻叫醒她,她说我没骗你吧,经常这样,老实躺着别动。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 ... 苏州荡吃公司

    我们广西叫做水猴。

    来自 豆瓣App
  • 〃傻卟愣噔ぐ

    〃傻卟愣噔ぐ 2016-11-14 01:40:03

    标记

  • Lily

    Lily 2016-11-20 18:09:05

    马克 楼主写的不错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73730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