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德修记

Op.54

来自: Op.54(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06 21:28:03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06 21:33:48

    《荷马史诗》一方面是在民间的口头文学基础上形成的,它的原始材料是许多世纪里积累起来的神话传说和英雄故事,保存了远古文化的真实、自然的特色。同时表明在远古地中海东部早期这个古代文化中心,它的文学曾达到相当高度的繁荣。史诗开始用文字流传下来之后,又经过许多世纪的加工润色,才成为现在的定本。这种特殊优越条件是与古代爱琴海文明以及后日雅典和亚历山大里亚时代几百年间奴隶制文化的繁荣分不开的。它既是古老的民间流传的史诗,又是达到高度艺术水平的文学作品;它在西方古典文学中享有崇高的地位并非偶然。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07 09:54:47

    而许多重复词句的一再出现,象交响乐里一再出现的旋律,又能给人一种更深的美的感受。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07 09:57:24

    使用比喻来加强气氛,使得人物性格更加鲜明,也是荷马 史诗中一个突出的艺术手法;当然,一般古代的民间文学里都使用比喻的艺术手法,这并不是荷马史诗的独特创造,但是在荷马史诗里这种艺术手法实在是使用得非常出色。有些比喻只是简单一句话,而所选择的形象却是非常恰当,非常巧妙的;如《奥德修纪》卷五,当奥德修在雾气迷漫的海上看到腓依 基的隐约山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出现,“好象是一个牛皮的盾牌”。一个牛皮盾牌是很平凡的东西,用在这里作为比喻,却给人一个很具体逼真的感觉。再如卷九,当奥德修他们看到吉康人的队伍进攻他们的时候,史诗描写这些在旷野出现的 强大敌人“象春天出现的花叶一样茂盛”,这也是一个很自然而美妙的比喻。史诗里更多的一些比喻是比较长的;这里我们只能拿几个作为例子:如《奥德修纪》卷六,描写奥德修才看到腓依基人时的情景,“就象一头生长在荒野的狮子,冒着风雨,双目眈眈,勇猛多力,由于肚子饥饿,走到牛羊或野鹿群中,甚至想闯进坚固的庄园去袭取牲口”。后来史诗描写奥德修站在求婚子弟的尸体中间的情景,也是把他比喻作一头狮 子,但是那时他就是一头凶猛嗜等的狮子,而不是一头饥饿情急的狮子了;这些比喻都运用得‘常恰当,大大加强了故事的 气氛。《奥德修纪》卷六,当女神雅典娜使得奥德修形状变得更加漂亮,在他头肩上洒下一层光彩的时候,诗人描写这好象是一位巧匠“在银器上镀上一层黄金,使得器皿更加悦目”。卷十九描写潘奈洛佩哭泣的情形,“就象西风吹下的雪,在东风解冻时,在山巅融解,融雪使得江河满溢,正是这样,她流下眼泪,沾湿了美好的容颜”。再如卷二十二描写奥德修向求婚子弟们展开攻击时,“求婚子弟们心里充满恐惧,在堂上乱窜,有如一群牛犊在白昼最长的春季被营营的牛虻追刺驱赶;又如从山中飞出弯爪尖喙的鸷鸟,向一些在云层之下靠近平原地面飞翔的小鸟袭击,冲过去杀害它们,小鸟无力抵御,也无法逃走,人们欣赏观看这一场猎杀”;后面又有一段比喻描写被杀死的求婚子弟们的尸首被堆集在一起,“就象捕鱼的人用多孔的鱼网打鱼,从灰蓝的海中把鱼捞到弯弯海岸上,在沙滩上 堆在一起;它们渴望着海水,被太阳的光芒剥夺了生命、这两段描写都很好的加强了故事的紧张恐怖气氛。卷二十三有一段比喻来说明潘奈洛佩认出她丈夫时的激动心情也是非常动人的,“就象人在海水中飘浮,惊喜看到陆地;他们精制的船被波塞顿在海上打碎,狂风怒浪冲击着,只有少数人从海里逃脱,身上结了一层厚盐,他们终于脱离灾难,欣喜登上陆地;潘奈洛佩看到了自己的丈夫,正是这样高兴,不让她的素臂片刻离幵他的头颈。”卷二十四有一段描写鬼魂们啾啾的飞来飞去,把它们比成山洞里的蝙蝠,造成一种幽奇诡异的阴森气氛,“就象在幽异的山洞深处,蝙蝠成串的悬挂在岩石上;有时一个忽然掉下来,大家都惊叫着飞来飞去;那些鬼魂就是这样啾啾的跟随着他。”《奥德修纪》里象这样的绝妙比喻是很多的,这里不能一一列举;总之,从以上几个例子看来,我们也 可以看出荷马史诗的运用比喻手法确有其独到之处。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09 15:56:25

    这时天帝女雅典娜使他的形象更加高大,使他头上鬈发下垂得像水仙花一样; 有如一位得到赫淮斯托斯和雅典娜传授各种技艺的巧匠, 在银器上镀上一层黄金,使得器皿更加悦目,女神就这样在他头肩上洒下一层光彩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2 22:13:18

    至于我怎么上路,这由上天和你们考虑好了。
    和读者的开放互动。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2 22:22:36

    冥府里阿基琉斯的话
    我宁愿活在世上作人家的奴隶,侍候一个没有多少财产的主人,那样也比统率所有死人的魂灵要好.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2 22:30:28

    第十一章整章牵扯到的希腊神话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3 23:13:41

    帖雷马科抱着他的高贵父亲,流着眼泪;两个人都想大哭一场;他们痛苦起来,海鹰或钩爪的鸷鸟在他们的羽毛未丰的幼雏被乡下人捉去的时候它们的啼声还不及他们的哭声急促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3 23:28:25

    哼!那些懦夫居然想要在一位英雄的床榻上睡觉么?正如一只鹿要把两只吃奶的初生小鹿放到猛勇的狮子的丛莽中睡觉,自己跑到多草的山谷和高坡去吃草,等到狮子回到它的巢穴的时候,它就要叫那两只小鹿遭殃;奥德修同样也要叫那些人遭到倒霉的结局的。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6 13:05:28

    求婚子弟们就这样议论,这时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拿起大弓,检查过各个部分之后,就像一个擅长弹琴唱歌的人容容易易地在一个新的琴柱上安上琴弦,在两头把绞起的羊筋拉紧,奥德修正是这样毫不费力地给大弓拉上弓弦。他把弓拿在右手里,试了试弓弦;弓弦在他手下发出美好的鸣声,就像燕子的声音一样清脆。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6 13:08:13

    求婚子弟们心里充满恐惧,在堂上乱窜,有如一群牛犊在白昼最长的春季被营营的牛虻追刺驱赶;又如从山中飞出弯爪尖喙的鸷鸟,向一些在云层之下靠近平原地面飞翔的小鸟袭击,冲过去杀害它们,小鸟无力抵御,也无法逃走,人们欣赏观看这一场猎杀;正是这样,奥德修他们向着求婚子弟冲击,在堂上处处攻杀他们;求婚子弟头被打烂,悲惨呼号,地上流满鲜血。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6 13:11:00

    奥德修这时也在堂上张望, 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活着的人躲藏起来,逃避了黑暗的死运;可是他发现全体求婚人都已经倒在尘埃和血污里。就象捕鱼的人用多孔的鱼网打鱼,从灰蓝的海中把鱼捞到弯弯海岸上,在 沙滩上堆在一起;它们渴望着海水,被太阳的光芒剥夺了生命;那一大群求婚子弟的尸首也正是这样堆在一起。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6 13:11:29

    她看到奥德修站在死尸堆中,浑身是血; 就象一只狮子,才吃了圈里的牛,胸前和脸上都涂满血污,壤状非常可怕!正是这样,奥德修的手脚上都溅满鲜血。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6 13:14:37

    就像修翎的画眉或鸽子在寻找地方栖宿的时候,陷入璆藏在榛莽里的网罗,落到苦痛的卧床上;正是这样女奴们排成一行仰着头,让绳扣拴到每人颈上,遭到惨死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6 13:22:15

    (潘奈洛佩认出她丈夫时的激动心情也是非常动人的)就像人在海水中飘浮,惊喜看到陆地;他们精制的船被波塞顿在海上打碎,狂风怒浪冲击着,只有少数人从海里逃脱,身上结了一层厚盐,他们终于脱离灾难,欣喜登上陆地;潘奈洛佩看到了自己的丈夫,正是这样高兴,不让她的素臂片刻离幵他的头颈

  • Op.54

    Op.54 (take me out of the hell) 2016-11-16 13:25:17

    他开始讲怎样打败了吉康人,又到达吃蒌陀果的种族的肥沃地带,坯讲了独目巨人所作的事,他怎样为他的勇敢伙伴们报了仇,他们怎样被巨人残忍的吃掉,他又怎样到了埃奥洛
    王的国土,埃奥洛欢迎他们并把他们送走,但是命运不让他们 还乡,狂风又抓住他们,让他们呻吟着经过鱼龙起伏的大海,他又怎样到了莱斯特吕恭人的帖勒蒲洛,那里的人使他们的船舰和大部伙伴毁灭,只有他单独乘着黑色、船逃掉,他又讲了刻尔吉的巧诈多谋,他怎样乘着排桨的船到了幽暗的阴府,向塞拜的泰瑞西阿的鬼魂打听消息,怎样看到他的伙伴们和养育他成人的母亲,他怎样听到赛仑鸟的不停的歌声,怎样来到互相冲击的岩石和可怖的卡吕布狄和斯鸠利跟前,那是从来没有人能够逃脱而不受损伤的,然后他的伙伴又怎样杀了太阳神的牛,从高空响雷的宙斯怎样用灿烂的霹雳打击他的快船,使他的勇敢伙伴全部毁灭,只有他一个人逃脱死亡,他怎样又来到奥鸠吉岛的神女卡吕蒲索那里,她把他留在深深岩洞里,照顾着他,希望他肯作她的丈夫,并且答应让他长生不老,可是不能使他改变心意,怎样经过许多艰险之后他又来到腓依:基人那里,他们怎样对他非常尊敬,象对待天神一样,用船把他送回故乡,还送给他很多金子、铜器和衣服。他讲的故事就到此为止;这时甜蜜的睡梦降临,使人四肢松弛,解除了他 心中的忧虑。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