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摆渡3赵吏前世那段很带感哎

不吃葡萄怎么了

来自: 不吃葡萄怎么了 2016-11-05 21:41:39

来自 豆瓣App
32人 喜欢
  • 小黄鸭

    小黄鸭 (恭喜小黄鸭!) 2016-11-05 21:41:41

    ..(⊙_⊙;)...

  • student

    student (我说今晚月光那么美,你说是的) 2016-11-05 21:47:28

    对对对

    来自 豆瓣App
  • 海尔波普

    海尔波普 (人宁愿金鱼般记性) 2016-11-05 21:50:06


    赵吏的前世,蚩尤和天女的故事,都好带感
    想看他们再拍番外

    来自 豆瓣App
  • 一条电动狗

    一条电动狗 (I remember,won't forget.) 2016-11-05 21:53:41

    duiduidui!赵吏那个故事简直是全剧最棒没有之一。而且这回编剧很神奇,把坑都填上了,我简直怀疑是不是有高人相助了

    来自 豆瓣App
  • 16岁的少女

    16岁的少女 (←_←最美少女) 2016-11-05 21:56:40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片子的监制是那个弟控导演。般若就是导演的老婆

    来自 豆瓣App
  • 女神保佑

    女神保佑 (恭喜发财,财运滚滚) 2016-11-05 22:04:00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片子的监制是那个弟控导演。般若就是导演的老婆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片子的监制是那个弟控导演。般若就是导演的老婆 16岁的少女

    怪不得感觉妆容和服装比娅好了不止一个层次,那光打得那叫一个细致。

  • 大富豪

    大富豪 (退出八组 不看小说 做个明媚富豪) 2016-11-05 22:05:38

    对 赵吏的前世,蚩尤和天女的故事,都好带感 想看他们再拍番外 对 赵吏的前世,蚩尤和天女的故事,都好带感 想看他们再拍番外 海尔波普

    看太多小说了 感觉娅说不爱蚩尤 是有隐情一样2333

    来自 豆瓣App
  • 不吃葡萄怎么了

    不吃葡萄怎么了 2016-11-05 22:06:44

    你们说了半天都不给我推荐小说 老子自己找了一段

    来自 豆瓣App
  • 浮光碎影

    浮光碎影 2016-11-05 22:06:49

    冬青最后的眼睛怎么回事啊?

  • 不吃葡萄怎么了

    不吃葡萄怎么了 2016-11-05 22:06:52

    「杀人啦!杀人啦!杀人啦!快去看死人呀!」
    拖着两条长鼻涕的小乞丐一路高呼着飞奔而过,密密麻麻的人群顿时「轰——」地一声闹开了。老老少少不约而同探头朝远处望,胆大的年轻后生成群结队地跟着小乞丐跑:「哪儿呢?哪儿呢?看看去!」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死人有什么好看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小捕快快被淹没在人潮里,声嘶力竭的吼声瞬间就被压了下去,连人影都瞧不见了。
    「这位公子,我要找的人……」道者试图去揪一位年轻男子的袖子,结结巴巴磨蹭了半天,望着空荡荡的手心发呆。
    「吓死了吓死了吓死了!」伸长脖颈张望的妇人一边拍着胸口一边退了回来,口中不停嘀咕,一双眼睛却还恋恋不舍地频频向后回望。
    吓死了你还看!逆着滚滚人群继续往前走,典漆掰了掰手指头,算上前几日死的那个,这已经是第三个了。
    这城里,不太平呀。
    有人消失得无声无息,如同陈寡妇家的女儿许员外家的千金,好端端一个大活人说没有就没有,连根头发丝都找不着。也有人昨夜还依红偎翠风光无限,一清早却横尸街头面目全非。金家太爷、张家女婿,算上今早的李家公子,短短三月,不多不少恰好一月一桩,死状也是如出一辙,尽皆被人挖心而死。事情传开,满城风雨,本城年轻有为而又野心勃勃的城官大人怕是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听说,原先朝中还打算明年就把他调回京里,此案若是不破,他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从货郎的挑担上拿下下一支小风车「呼呼」地吹,白白的风车叶子「呼啦啦」转得飞快。典漆再回头望,原先趴在墙根边的虎皮老猫眼皮子不掀一下,懒懒打个呵欠,一歪头又睡着了。
    死猫,别仗着你是猫就敢不回小爷的话!小爷、小爷……也确实不敢拿你怎么着……
    举着风车小小跑上两步,风车「呼啦啦啦」地在耳边转,典漆还没笑出声,就被躲在街角的算命瞎子看个正着:「阿漆,还没长大呀?」
    「你不是看不见吗?」
    瞎子「嘿嘿」地笑,装模作样地点着摊上那几个黑不溜秋的旧铜板:「你近来红鸾星动,好事将近呐。」
    「呸!百多年了,光见你拉着大姑娘的手不肯放,就没听你算对过一副卦。」小灰鼠的脸上有点烧,像是藏在心底里不能见人的心事被人看了去。
    卦幡变的算命先生不同他计较,眯起一双白蒙蒙的眼睛低声道:「听说了吗?」
    「什么?」
    他小心翼翼地向四处看了看,声音压得越发低沉:「城里近来的这些事。」
    「怎么了?」凡人的生老病死与妖怪无关,在人人都独来独往的妖怪世界里,即便是妖怪的生存与消逝也不过是众人议论闲话时的话题而已。凡间小小的几桩命案实在不值得让老卦精如此郑重其事。
    能让所有妖怪都屏息凝神的,千年来只有一人……
    「楚耀。」生怕说得大声些就能把这名字的主人唤来一般,精瘦的老妖怪方说出这个名字便立刻敬畏地向后缩了缩头。
    「谁?」典漆疑心自己听错了。
    老卦精却再不敢说了,只神色复杂地冲着他点了点头:「你不知道吗?他最好生食人心。」
    万妖之王楚耀,残酷嗜杀,暴虐成性,所到之处血流成河,根基之深连天上仙家亦退却三分……种种捕风捉影的传闻从记忆的各个角落钻进典漆的脑海里。「你、你别胡说。他不是被那个贱人……啊,不,是白虎神君降了吗?」
    「你相信他死了?」老卦精又是那一脸让人厌恶的高深莫测。
    「我……」典漆张口结舌。
    「近来还是小心为上,你别忘了,他……」煞有其事的老卦精又缩了缩脖子,「他可是连同族都不放过的。」
    楚耀最早震惊于众妖间的事迹便是斩杀了同族长老,因此为蛇族缉杀。只是,凡寻上楚耀的妖界高手,最后全数反被其所杀。此后,凡提及楚耀,无一不是鲜血淋漓,彷佛此人天生便是为杀而生。
    「阿弥陀佛……」正胡思乱想间,猛听得一声嘹亮佛号,尚未见得人影,洪亮之声便让人心中一震。
    「我先走一步。」老卦精见势不对,赶紧化烟而走。
    典漆莫名,不及化出原形攀上墙头,便见巷口徐徐走来一人。那是个身形高大的和尚,右手降魔杵,左手紫金钵,身穿暗黄僧袍,肩披赤红袈裟,他步伐沉稳似佛祖座下金刚踏岳而来,待到走得近些,方才发现,竟还是个年岁尚轻的小和尚,剑眉朗目,鼻似悬胆,不似无涯道长般澄净通透,却法相庄严不怒自威。
    小灰鼠看得眼直,心中大声埋怨,这年景,做妖怪的淡淡无奇,神仙道士和尚却一个赛一个的样貌出众。好好的出家人,顶着这么张英俊的脸四处行走,不是勾引妖怪是干什么?
    那和尚一路目不斜视径直走来,典漆要躲却已来不及,赶紧哆哆嗦嗦贴着墙根安安分分站好:「大师。」
    和尚却不理会,只淡淡瞟了他一眼便擦身而过。倘若这不是人间,这般的气度这般的身姿这般的容貌,只该是佛祖法会上不染尘烟的虔诚尊者,飘渺云烟中惊鸿一顾,便叫十万信徒顶礼膜拜。
    及至和尚的背影再也看不见,典漆这才靠着墙虚弱地坐下,抬手往额上一抹,已是一手的冷汗。幸好幸好,和尚要收的人不是小爷。

    来自 豆瓣App
  • 不吃葡萄怎么了

    不吃葡萄怎么了 2016-11-05 22:07:14

    「杀人啦!杀人啦!杀人啦!快去看死人呀!」 拖着两条长鼻涕的小乞丐一路高呼着飞奔而过,密密 「杀人啦!杀人啦!杀人啦!快去看死人呀!」 拖着两条长鼻涕的小乞丐一路高呼着飞奔而过,密密麻麻的人群顿时「轰——」地一声闹开了。老老少少不约而同探头朝远处望,胆大的年轻后生成群结队地跟着小乞丐跑:「哪儿呢?哪儿呢?看看去!」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死人有什么好看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小捕快快被淹没在人潮里,声嘶力竭的吼声瞬间就被压了下去,连人影都瞧不见了。 「这位公子,我要找的人……」道者试图去揪一位年轻男子的袖子,结结巴巴磨蹭了半天,望着空荡荡的手心发呆。 「吓死了吓死了吓死了!」伸长脖颈张望的妇人一边拍着胸口一边退了回来,口中不停嘀咕,一双眼睛却还恋恋不舍地频频向后回望。 吓死了你还看!逆着滚滚人群继续往前走,典漆掰了掰手指头,算上前几日死的那个,这已经是第三个了。 这城里,不太平呀。 有人消失得无声无息,如同陈寡妇家的女儿许员外家的千金,好端端一个大活人说没有就没有,连根头发丝都找不着。也有人昨夜还依红偎翠风光无限,一清早却横尸街头面目全非。金家太爷、张家女婿,算上今早的李家公子,短短三月,不多不少恰好一月一桩,死状也是如出一辙,尽皆被人挖心而死。事情传开,满城风雨,本城年轻有为而又野心勃勃的城官大人怕是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听说,原先朝中还打算明年就把他调回京里,此案若是不破,他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从货郎的挑担上拿下下一支小风车「呼呼」地吹,白白的风车叶子「呼啦啦」转得飞快。典漆再回头望,原先趴在墙根边的虎皮老猫眼皮子不掀一下,懒懒打个呵欠,一歪头又睡着了。 死猫,别仗着你是猫就敢不回小爷的话!小爷、小爷……也确实不敢拿你怎么着…… 举着风车小小跑上两步,风车「呼啦啦啦」地在耳边转,典漆还没笑出声,就被躲在街角的算命瞎子看个正着:「阿漆,还没长大呀?」 「你不是看不见吗?」 瞎子「嘿嘿」地笑,装模作样地点着摊上那几个黑不溜秋的旧铜板:「你近来红鸾星动,好事将近呐。」 「呸!百多年了,光见你拉着大姑娘的手不肯放,就没听你算对过一副卦。」小灰鼠的脸上有点烧,像是藏在心底里不能见人的心事被人看了去。 卦幡变的算命先生不同他计较,眯起一双白蒙蒙的眼睛低声道:「听说了吗?」 「什么?」 他小心翼翼地向四处看了看,声音压得越发低沉:「城里近来的这些事。」 「怎么了?」凡人的生老病死与妖怪无关,在人人都独来独往的妖怪世界里,即便是妖怪的生存与消逝也不过是众人议论闲话时的话题而已。凡间小小的几桩命案实在不值得让老卦精如此郑重其事。 能让所有妖怪都屏息凝神的,千年来只有一人…… 「楚耀。」生怕说得大声些就能把这名字的主人唤来一般,精瘦的老妖怪方说出这个名字便立刻敬畏地向后缩了缩头。 「谁?」典漆疑心自己听错了。 老卦精却再不敢说了,只神色复杂地冲着他点了点头:「你不知道吗?他最好生食人心。」 万妖之王楚耀,残酷嗜杀,暴虐成性,所到之处血流成河,根基之深连天上仙家亦退却三分……种种捕风捉影的传闻从记忆的各个角落钻进典漆的脑海里。「你、你别胡说。他不是被那个贱人……啊,不,是白虎神君降了吗?」 「你相信他死了?」老卦精又是那一脸让人厌恶的高深莫测。 「我……」典漆张口结舌。 「近来还是小心为上,你别忘了,他……」煞有其事的老卦精又缩了缩脖子,「他可是连同族都不放过的。」 楚耀最早震惊于众妖间的事迹便是斩杀了同族长老,因此为蛇族缉杀。只是,凡寻上楚耀的妖界高手,最后全数反被其所杀。此后,凡提及楚耀,无一不是鲜血淋漓,彷佛此人天生便是为杀而生。 「阿弥陀佛……」正胡思乱想间,猛听得一声嘹亮佛号,尚未见得人影,洪亮之声便让人心中一震。 「我先走一步。」老卦精见势不对,赶紧化烟而走。 典漆莫名,不及化出原形攀上墙头,便见巷口徐徐走来一人。那是个身形高大的和尚,右手降魔杵,左手紫金钵,身穿暗黄僧袍,肩披赤红袈裟,他步伐沉稳似佛祖座下金刚踏岳而来,待到走得近些,方才发现,竟还是个年岁尚轻的小和尚,剑眉朗目,鼻似悬胆,不似无涯道长般澄净通透,却法相庄严不怒自威。 小灰鼠看得眼直,心中大声埋怨,这年景,做妖怪的淡淡无奇,神仙道士和尚却一个赛一个的样貌出众。好好的出家人,顶着这么张英俊的脸四处行走,不是勾引妖怪是干什么? 那和尚一路目不斜视径直走来,典漆要躲却已来不及,赶紧哆哆嗦嗦贴着墙根安安分分站好:「大师。」 和尚却不理会,只淡淡瞟了他一眼便擦身而过。倘若这不是人间,这般的气度这般的身姿这般的容貌,只该是佛祖法会上不染尘烟的虔诚尊者,飘渺云烟中惊鸿一顾,便叫十万信徒顶礼膜拜。 及至和尚的背影再也看不见,典漆这才靠着墙虚弱地坐下,抬手往额上一抹,已是一手的冷汗。幸好幸好,和尚要收的人不是小爷。 ... 不吃葡萄怎么了

    「那是栖霞寺的了凡和尚。」小捕快武威打着呵欠说。
    整整三月,白白搭上三条人命,破案却遥遥无期。捕快们快将城池整个翻了个个儿,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曾寻得。如此高明俐落的手段,除了刀口舔血的熟手,便只有杀人饮血的妖怪。
    典漆茫茫然地想,难道……真是楚耀吗?光想起这个名字,心头就升起一阵恶寒。
    那日在窄巷中出现的和尚正夹在人群里缓缓走着,近来居然时常见得他入城。
    「栖霞寺?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座庙?」典漆问道。
    「是个城郊的小寺,我爷爷小时候就已经破败了。从前寺里有个会批命的老和尚,说得可准了,说我三十岁的时候,一定能当上总捕头。后来老和尚死了,里头就只剩下了这个了凡和尚。」武威张大嘴又打了个呵欠。
    小捕快是典漆在人间的好友,家中世代效忠公府,从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起便是城中捕快,大小也曾破得几桩难案擒得几个贼寇,为了这一方水土百姓,算是鞠躬尽瘁。及至他这一辈,三房四院方生出这么一个男丁,老太太难免娇生惯养,于是出落得肉包般标致,巡城时走出几条巷子就要弯腰喘一喘,却立下志向要做天下名捕。
    他或许不记得了,幼年时,家道尚且殷实,厨房里刚做出一碗油光光的红烧肉,奶妈一时没留神,全叫他端起来倒在墙根边喂了老鼠一大家,那意外得了便宜的群鼠里头便有典漆。现今回想起他当年那张小肥脸,灰鼠亦不免感慨:「城北花母猪家的猪崽也没壮实成这样呀。」
    猛然间,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小捕快又冲边上跟典漆努努嘴,「哦,还有那边那个疯道士,听说也在栖霞寺里住着。啧,和尚庙里住个道士……」
    「我要找的人是你吗?」疯道士孜孜不倦地拉着路人的袖子,几番被拒绝又几番重振旗鼓。
    小灰鼠摇了摇头,再回过神,不知不觉已跟着那高大的和尚进了本城最知名的花柳巷。
    楼底下一众狂蜂浪蝶的疯言浪语里,独独一个和尚突兀地缓缓行过,想瞧不见都不行。
    「哟,楼下这位大师,何不上来坐坐?」莺声婉转娇啼,酥了卖艺汉子一身走南闯北的铮铮铁骨。
    「啧啧,和尚都开始逛窑子了?」小捕快盯着前方,口中啧啧有声。
    典漆不搭话,快走几步窜到和尚近旁,扭过头仔细看和尚的脸。
    和尚依旧一副佛前听教的虔诚模样,漫天香粉里,眼观鼻鼻观心,世间红颜俱是白骨,心中唯有那端坐西天的菩萨是真神。
    这边的花娘还不肯死心,那楼里的艳丽舞姬已急不可待,盈盈秋波暗送,纤腰款摆似风舞杨柳:「大师,我可及得上那极乐界里的飞天?」
    和尚不抬眼不驻足,朱红小楼下徐徐行过,不带走一丝风情。
    典漆在他身侧冷眼旁观,亲眼瞧得他行到小蓬莱楼下,亲耳听得那楼中一阵环佩叮咚,悄无声息地,临街的格窗细细折开清晨天光般一线缝隙,一张女子的面孔花开般一闪而逝,只这惊鸿一瞥,便胜过人间无数绝色。
    她说:「大师请留步。」声如出谷黄莺,清脆似雨打铜铃,绊住了楼下所有车水马龙,却唯独留不住一心向佛的和尚。
    她又唤:「大师……」娇滴滴软酥酥,如花香扑鼻如甘霖入喉,只这一声便能退了千军万马。
    看尽世间百态的灰鼠心中慨然而叹,未见其人便先拜倒在其声之下,真真叫做尤物。
    和尚不抬头,前行的步伐却终于漏出一分凝滞:「阿弥陀佛。」他高宣一声佛号,声若洪钟,威严不可一世,彷佛能降伏万千妖魔,又似乎只是要鎭住自己的心。
    楼中终于不闻任何声响,只那格窗还开着细细一线,美人应还伫立窗前,却被那苍白窗纸模糊了面容。久久地、久久地,典漆觉得自己似乎能听到那美人心中一声悠长的叹息,窗缝中蓦然飘出一方薄如蝉翼的丝帕,像是要挽留和尚远去的背影,晃悠悠地一路被风吹着落向和尚的肩头。
    「真是个无情无义的和尚呀。」灰鼠着实惋惜。
    在丝帕即将落下的刹那,和尚始终平稳均匀的步伐忽然拉大了半步,帕角堪堪擦着他的肩头坠下。摇摇落地之时,蓦然又起一阵秋风,抄起丝帕打了几个卷,远远地飞走了。
    「是朵莲花。」典漆忽道。
    「啥?」傻乎乎的小捕快还在踮着脚尖四下寻找着那方丝帕。
    「那丝帕……」典漆眨眨眼,一双灿若星辰的眼中眸光流转,「我看到了,上头绣着朵莲花。」
    「哦。」武威还是不明白。
    典漆看着他眼中的懵懂笑:「笨。」
    小捕快委屈地摸着头皱眉:「我确实不明白呀。姑娘的帕子上不都绣着花吗?」
    典漆不搭话,再度抬头看楼上。漆作朱红色的窗框被一只白皙玉手紧紧握着,窗缝被拉大,那始终隐在背后的美人终于现出了真容。街中有好色之徒瞧见了,高声大喊:「倾城姑娘!」
    本城花魁倾城,说是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姿。那小蓬莱的泼辣老鸨不知从何处将她请来,倾城一出,自此城中论及美貌,便唯有「倾城」二字。凡夫俗子没钱踏进花柳巷,酒醉后亦要大声乱嚷几句:「待得老子有了钱,倾城算什么?一并买回家去乖乖给老子端茶倒水!」
    听得叫声,路人纷纷举目仰视,争相一睹花魁芳容。
    她亦不躲,伸手死死抓着窗框,目光直指长街深处,执着一如和尚脚下的修行路。她一身绿衣白裳清丽脱俗,不知是天生或是刻意妆饰,眉间微微一抹淡红更增风韵。若脸色不是这般紧绷,便彷佛是佛祖金莲池中一朵初开的水莲花,庸脂俗粉断断不能比肩。
    「小武。」典漆看着美人慢慢消失在众人的议论声里,慢慢道,「你知道,为什么书里会有那么多妖怪喜欢上书生吗?」。
    「为什么么?」小捕快歪过头问。
    「因为啊……因为妖怪多情呀。妖怪比人更多情。」
    「真的吗?」
    「骗你的。」

    来自 豆瓣App
  • 不吃葡萄怎么了

    不吃葡萄怎么了 2016-11-05 22:07:39

    「那是栖霞寺的了凡和尚。」小捕快武威打着呵欠说。 整整三月,白白搭上三条人命,破案却遥遥无 「那是栖霞寺的了凡和尚。」小捕快武威打着呵欠说。 整整三月,白白搭上三条人命,破案却遥遥无期。捕快们快将城池整个翻了个个儿,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曾寻得。如此高明俐落的手段,除了刀口舔血的熟手,便只有杀人饮血的妖怪。 典漆茫茫然地想,难道……真是楚耀吗?光想起这个名字,心头就升起一阵恶寒。 那日在窄巷中出现的和尚正夹在人群里缓缓走着,近来居然时常见得他入城。 「栖霞寺?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座庙?」典漆问道。 「是个城郊的小寺,我爷爷小时候就已经破败了。从前寺里有个会批命的老和尚,说得可准了,说我三十岁的时候,一定能当上总捕头。后来老和尚死了,里头就只剩下了这个了凡和尚。」武威张大嘴又打了个呵欠。 小捕快是典漆在人间的好友,家中世代效忠公府,从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起便是城中捕快,大小也曾破得几桩难案擒得几个贼寇,为了这一方水土百姓,算是鞠躬尽瘁。及至他这一辈,三房四院方生出这么一个男丁,老太太难免娇生惯养,于是出落得肉包般标致,巡城时走出几条巷子就要弯腰喘一喘,却立下志向要做天下名捕。 他或许不记得了,幼年时,家道尚且殷实,厨房里刚做出一碗油光光的红烧肉,奶妈一时没留神,全叫他端起来倒在墙根边喂了老鼠一大家,那意外得了便宜的群鼠里头便有典漆。现今回想起他当年那张小肥脸,灰鼠亦不免感慨:「城北花母猪家的猪崽也没壮实成这样呀。」 猛然间,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小捕快又冲边上跟典漆努努嘴,「哦,还有那边那个疯道士,听说也在栖霞寺里住着。啧,和尚庙里住个道士……」 「我要找的人是你吗?」疯道士孜孜不倦地拉着路人的袖子,几番被拒绝又几番重振旗鼓。 小灰鼠摇了摇头,再回过神,不知不觉已跟着那高大的和尚进了本城最知名的花柳巷。 楼底下一众狂蜂浪蝶的疯言浪语里,独独一个和尚突兀地缓缓行过,想瞧不见都不行。 「哟,楼下这位大师,何不上来坐坐?」莺声婉转娇啼,酥了卖艺汉子一身走南闯北的铮铮铁骨。 「啧啧,和尚都开始逛窑子了?」小捕快盯着前方,口中啧啧有声。 典漆不搭话,快走几步窜到和尚近旁,扭过头仔细看和尚的脸。 和尚依旧一副佛前听教的虔诚模样,漫天香粉里,眼观鼻鼻观心,世间红颜俱是白骨,心中唯有那端坐西天的菩萨是真神。 这边的花娘还不肯死心,那楼里的艳丽舞姬已急不可待,盈盈秋波暗送,纤腰款摆似风舞杨柳:「大师,我可及得上那极乐界里的飞天?」 和尚不抬眼不驻足,朱红小楼下徐徐行过,不带走一丝风情。 典漆在他身侧冷眼旁观,亲眼瞧得他行到小蓬莱楼下,亲耳听得那楼中一阵环佩叮咚,悄无声息地,临街的格窗细细折开清晨天光般一线缝隙,一张女子的面孔花开般一闪而逝,只这惊鸿一瞥,便胜过人间无数绝色。 她说:「大师请留步。」声如出谷黄莺,清脆似雨打铜铃,绊住了楼下所有车水马龙,却唯独留不住一心向佛的和尚。 她又唤:「大师……」娇滴滴软酥酥,如花香扑鼻如甘霖入喉,只这一声便能退了千军万马。 看尽世间百态的灰鼠心中慨然而叹,未见其人便先拜倒在其声之下,真真叫做尤物。 和尚不抬头,前行的步伐却终于漏出一分凝滞:「阿弥陀佛。」他高宣一声佛号,声若洪钟,威严不可一世,彷佛能降伏万千妖魔,又似乎只是要鎭住自己的心。 楼中终于不闻任何声响,只那格窗还开着细细一线,美人应还伫立窗前,却被那苍白窗纸模糊了面容。久久地、久久地,典漆觉得自己似乎能听到那美人心中一声悠长的叹息,窗缝中蓦然飘出一方薄如蝉翼的丝帕,像是要挽留和尚远去的背影,晃悠悠地一路被风吹着落向和尚的肩头。 「真是个无情无义的和尚呀。」灰鼠着实惋惜。 在丝帕即将落下的刹那,和尚始终平稳均匀的步伐忽然拉大了半步,帕角堪堪擦着他的肩头坠下。摇摇落地之时,蓦然又起一阵秋风,抄起丝帕打了几个卷,远远地飞走了。 「是朵莲花。」典漆忽道。 「啥?」傻乎乎的小捕快还在踮着脚尖四下寻找着那方丝帕。 「那丝帕……」典漆眨眨眼,一双灿若星辰的眼中眸光流转,「我看到了,上头绣着朵莲花。」 「哦。」武威还是不明白。 典漆看着他眼中的懵懂笑:「笨。」 小捕快委屈地摸着头皱眉:「我确实不明白呀。姑娘的帕子上不都绣着花吗?」 典漆不搭话,再度抬头看楼上。漆作朱红色的窗框被一只白皙玉手紧紧握着,窗缝被拉大,那始终隐在背后的美人终于现出了真容。街中有好色之徒瞧见了,高声大喊:「倾城姑娘!」 本城花魁倾城,说是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姿。那小蓬莱的泼辣老鸨不知从何处将她请来,倾城一出,自此城中论及美貌,便唯有「倾城」二字。凡夫俗子没钱踏进花柳巷,酒醉后亦要大声乱嚷几句:「待得老子有了钱,倾城算什么?一并买回家去乖乖给老子端茶倒水!」 听得叫声,路人纷纷举目仰视,争相一睹花魁芳容。 她亦不躲,伸手死死抓着窗框,目光直指长街深处,执着一如和尚脚下的修行路。她一身绿衣白裳清丽脱俗,不知是天生或是刻意妆饰,眉间微微一抹淡红更增风韵。若脸色不是这般紧绷,便彷佛是佛祖金莲池中一朵初开的水莲花,庸脂俗粉断断不能比肩。 「小武。」典漆看着美人慢慢消失在众人的议论声里,慢慢道,「你知道,为什么书里会有那么多妖怪喜欢上书生吗?」。 「为什么么?」小捕快歪过头问。 「因为啊……因为妖怪多情呀。妖怪比人更多情。」 「真的吗?」 「骗你的。」 ... 不吃葡萄怎么了

    栖霞寺建了有些年头了,不知是哪家虔诚的乡绅捐的,论排场自然不能同城里那些官家督造的大寺庙相比。小武说,从前这里有个会批命的老和尚,香火勉强还过得去。老和尚坐化以后,只留下个沈默寡言的小和尚,于是原就寥落的小庙就越发一日不如一日了。
    东张西望的灰鼠慢腾腾地跨进庙堂里。借住在此的疯道士应当还在城中游走,庙里太冷清,一尊掉了金漆的佛陀,一张瘸腿的供桌,还有一个敲着木鱼的和尚,可谓家徒四壁。
    修行到底有什么好?无悲、无喜、无嗔、无怒,凡间的七情六欲俱都断尽,人间的烟火红尘俱都跳脱,得来的一个正果亦不过是一日复一日地敲木鱼与一日复一日地念经文。典漆觉得这样不好,活过一天便彷佛活了一世,活了一世亦如同只活过一天。
    而眼前的这个和尚却这般足足修了八世。待得今生圆寂,他便功德圆满,可登灵山西方极乐界佛祖脚下受教。典漆很想问问他,大千万象,人世如此绚烂多姿,漫漫九世,近乎千年岁月,一而再再而三,与红尘擦肩而过,行走于这条坎坷修行路上可曾有片刻悔意?
    墙根边默默站了半天,灰鼠终究不敢问,因为和尚的面容太刚毅,像极那佛堂内横眉立目的降魔金刚,多靠近半步就生怕被他一掌打回原形。
    「那个……我、我说……」灰鼠嗫嚅着,两手紧紧扒着身后的墙壁,打算见势不对撒腿就跑。
    和尚岿然不动,木鱼声不闻丝毫停滞。
    典漆挠挠鼻子,又咽了两口口水:「我说,和尚……啊,不,大、大师……近来城中妖孽作祟,不知、不知是、是不是……」
    楚耀两字生生卡在了喉咙里,自打听老卦精提起这个名,灰鼠的心里就不曾安稳过。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不似害怕,亦不似恐惧,只是闷得慌,闷得不愿同殷鉴说话,静时坐立不安,动时又浑身无力。一路从城里跑来这荒郊野地,典漆莫名地觉得,这个忽然出现在城里的和尚或许知道什么。
    木鱼声停了,和尚睁了眼,看的却是座上的佛陀。
    「贫僧必会亲自了结此事。」他说。如宝剑褪去了剑鞘,他平和如水的目光在瞬间变得凌厉端肃,身侧的灰鼠心头没来由泛起一阵寒意。
    想再多问几句,和尚却又闭上眼,木鱼声「笃笃笃笃」,敲打着妖物不肯安分的心。
    哼,小秃驴故弄什么玄虚。偷偷在心底抱怨一句,一抬头正撞上佛祖那双看透人心的慧眼,心头「咚咚」一阵狂跳。阿弥陀佛,佛祖啊,您大慈大悲,您普度众生,您就当没听见吧。
    「下月初七。」离开时,和尚忽然开口。
    典漆闻声回头。和尚数着念珠,背影不动如山:「这是贫僧的罪过。」
    出家人啊……总是神神叨叨的。

    来自 豆瓣App
  • 不吃葡萄怎么了

    不吃葡萄怎么了 2016-11-05 22:07:58

    栖霞寺建了有些年头了,不知是哪家虔诚的乡绅捐的,论排场自然不能同城里那些官家督造的大寺庙相 栖霞寺建了有些年头了,不知是哪家虔诚的乡绅捐的,论排场自然不能同城里那些官家督造的大寺庙相比。小武说,从前这里有个会批命的老和尚,香火勉强还过得去。老和尚坐化以后,只留下个沈默寡言的小和尚,于是原就寥落的小庙就越发一日不如一日了。 东张西望的灰鼠慢腾腾地跨进庙堂里。借住在此的疯道士应当还在城中游走,庙里太冷清,一尊掉了金漆的佛陀,一张瘸腿的供桌,还有一个敲着木鱼的和尚,可谓家徒四壁。 修行到底有什么好?无悲、无喜、无嗔、无怒,凡间的七情六欲俱都断尽,人间的烟火红尘俱都跳脱,得来的一个正果亦不过是一日复一日地敲木鱼与一日复一日地念经文。典漆觉得这样不好,活过一天便彷佛活了一世,活了一世亦如同只活过一天。 而眼前的这个和尚却这般足足修了八世。待得今生圆寂,他便功德圆满,可登灵山西方极乐界佛祖脚下受教。典漆很想问问他,大千万象,人世如此绚烂多姿,漫漫九世,近乎千年岁月,一而再再而三,与红尘擦肩而过,行走于这条坎坷修行路上可曾有片刻悔意? 墙根边默默站了半天,灰鼠终究不敢问,因为和尚的面容太刚毅,像极那佛堂内横眉立目的降魔金刚,多靠近半步就生怕被他一掌打回原形。 「那个……我、我说……」灰鼠嗫嚅着,两手紧紧扒着身后的墙壁,打算见势不对撒腿就跑。 和尚岿然不动,木鱼声不闻丝毫停滞。 典漆挠挠鼻子,又咽了两口口水:「我说,和尚……啊,不,大、大师……近来城中妖孽作祟,不知、不知是、是不是……」 楚耀两字生生卡在了喉咙里,自打听老卦精提起这个名,灰鼠的心里就不曾安稳过。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不似害怕,亦不似恐惧,只是闷得慌,闷得不愿同殷鉴说话,静时坐立不安,动时又浑身无力。一路从城里跑来这荒郊野地,典漆莫名地觉得,这个忽然出现在城里的和尚或许知道什么。 木鱼声停了,和尚睁了眼,看的却是座上的佛陀。 「贫僧必会亲自了结此事。」他说。如宝剑褪去了剑鞘,他平和如水的目光在瞬间变得凌厉端肃,身侧的灰鼠心头没来由泛起一阵寒意。 想再多问几句,和尚却又闭上眼,木鱼声「笃笃笃笃」,敲打着妖物不肯安分的心。 哼,小秃驴故弄什么玄虚。偷偷在心底抱怨一句,一抬头正撞上佛祖那双看透人心的慧眼,心头「咚咚」一阵狂跳。阿弥陀佛,佛祖啊,您大慈大悲,您普度众生,您就当没听见吧。 「下月初七。」离开时,和尚忽然开口。 典漆闻声回头。和尚数着念珠,背影不动如山:「这是贫僧的罪过。」 出家人啊……总是神神叨叨的。 ... 不吃葡萄怎么了

    初七,月亮刚刚好长成一个笑脸,却被乌云遮了半边。幻出原形的灰鼠在各家墙头跳跃而过,自打城中连出命案,少有人在夜间出门,生怕一不留神,明早自己就是躺在街上那个。也有人不信邪,喷着一嘴酒气摇摇摆摆打打花柳巷里头晃出来,肥头大耳肚皮滚圆,是妖怪见着他都想扑上去咬一口。
    果不其然——
    「这位大爷……」冷不防背后一道女声娇酥入骨。
    他迷迷瞪瞪回过身,悄然出现在背后的女子美得不似凡间能有,一身翠衣白裳清雅脱俗,彷佛佛祖金莲池中初开的水莲花。
    墙头的灰鼠同男人一起瞪大眼,倾城!红遍全城的花魁居然深夜独自在小巷徘徊,还是一副烂醉模样:「抱我。」她眉间似有若无地浮现一抹淡红,半倚高墙,腰身如许纤细婀娜,妙目如许盈盈流转,媚态如许妖冶动人。
    满脸赤红的男人看直了眼,木头人般瞪着眼睛一眨不眨。她「咯咯」的笑,飘似的伴着一阵香风就到了跟前,雪白的手臂蛇一般绕上来:「我好看吗?」
    几乎能听到男人喉间的吞咽声,怀里的男人连连点头。她却叹气,眉宇间无限凄楚:「那为什么他不看我呢?」羽睫低垂,似要落泪。
    「好……好看。你最好看!」男人的嘴快咧到耳朵根了。
    美人却似听不见,一句低问触动起无限伤心事。她神情逾显激动,紧紧抱着陷入狂喜中的男子像是要揉进骨子里:「明天、明天一早,待他看见了你……你说,他会来找我吗?他会好好看我一眼吗?你说呀,会吗?你说!你说!你说呀!」她问得如此急迫,一句又一句「你说」急促宛如骤雨,及至最后,凄厉竟如杜鹃啼血。
    但是男人已无法回答。因着箍得越来越紧的手臂,他正迅速消瘦,面颊被戳过一般深深地向里凹陷。他半张着嘴似要呼救,却发不出半点声响。
    原来如此。女人长长的指甲没入了男人干瘪的胸膛,典漆默默地看着,看着她的细致妆容片片剥落,看着她曾经楚楚含情的眸中,滋长出一丝丝血红。世间怎会生出那般倾城容颜?不过是靠一颗又一颗血淋淋的人心一月又一月的不断滋补而成罢了。仔细回想,第一桩命案发生之时,这位花魁刚好入城满一月。
    蓦然,「阿弥陀佛。」四字佛号声如洪钟。典漆跟着花魁一同扭头望,巷口那人背光而来,暗黄僧袍,赤红袈裟,手中一杆降魔杵金光四射,吓煞万千妖众。
    「你终于肯来了。」她不紧不慢收回血迹斑斑的手,脸上竟无半分怯意,温婉从容彷佛静候丈夫归家的端淑贤妻。
    大团大团的乌云终于将月亮另一半笑脸也完全遮去了。和尚的脸上带着怒意,对视片刻,旋即却只逸出一声长叹:「你何苦?」
    「你记得我?」她便笑,「咯咯咯咯」笑不停,眼中的血丝将已聚成一片血红,「你看看我吧,我看了你很久呢。很久很久呀……久得……久得我都不敢想。」
    暗影错落的巷子里,叫满城男子魂牵梦萦的花魁就这般毫无顾忌地跪坐在地上,在无悲无喜的和尚跟前,高高仰着脸,好似要将这张冠绝群芳的面孔一直印在和尚的眼瞳里。她的嘴角始终翘着,带着一脸的泪。
    她说:「我看了你那么多个夏天呀,那么多年,你终于跟我说话了。」
    她说:「我永远记得那天清早你坐在窗下念经的身影,漂亮得像是一幅画儿,我找遍了世间所有画匠,没一个能画得那么美。」
    她说:「你还记不记得那方莲池里的锦鲤,那时候,它总嘲笑我痴心妄想……」
    她说,很久很久之前,和尚还是个刚开始修行的小和尚,她是和尚庙中那座莲池里的一朵白莲。莲花们总在夏夜微微吹拂的风里窃窃私语,她们说,这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和尚在修满九世后会成为佛祖座下的尊者。她不在乎这些,她只知道,这个和尚念经的声音很好听,安静地站在禅房外,哪怕一日又一日地听上十年百年也不会厌倦。那段时光很美好,枯燥的蝉声里,因着和尚望向莲池的目光而欢喜,又因和尚远去的背影而落寞。每一年每一年,她总是莲池中最早绽放的那一个,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或许,和尚在睡梦中能闻见自己的一丝清香。
    「光是远远看着又能满足多久呢?好不容易夏天终于又到了,你却已经圆寂了……这夏天于我又有何用处?」不经意间已经凝望了足足一甲子光阴,莲花还是那朵皎皎莲花,和尚却已经老了,然后在某个冬天圆寂。
    回想起那时的撕心裂肺,女子依旧凄楚,「生老病死,你总在轮回,我一次又一次失去,又一次又一次找寻。自天山至江南,你一路修行跋涉,我一路跟着你,几乎访遍天下所有珈蓝梵刹。」
    「这已是你的第九世,今生若再不跟你说些什么,待你修得正果,你我便再无交集。」她哭得不停哽咽,却还滔滔不绝地说着,「很早,我就去过你的庙。我站在庙门口,你在里边念经,那本《金刚经》我听你念了足足八世,若给我一只木鱼,我可以一字不差敲给你听,连音调都跟你念的一模一样。我走进庙里,就坐在你边上,我以为你会抬头看我,一直等到太阳下山,你眼中还是只有你的佛祖。」
    「我总在想,如果更美一些,你是否会回头看我一眼,是不是会把我记得更深些?可修成人形就花了那么久时光,若要任意变换形貌,我要修到何时?只怕你早登西天极乐,再也见不着了了。」
    于是,她便开始杀人,靠着凡人鲜活跳动的心脏来维持着这一张精致画皮。
    典漆顺着她的目光望向和尚,和尚拄着他的降魔杵,一言不发地听着,任由她哭,任由她笑,不动如山。
    她伸长手臂想要去抚他的脸,却又构不着。颓唐地收回手,第一次低下头,看着空落落的掌心自嘲地笑:「我呀,怎么会喜欢上你呢?明知……明知……你不会喜欢我的呀。」
    妖怪啊,总是痴情而固执的,喜欢了便会千年百年一世又一世地喜欢下去,哪怕明知对方不喜欢。却也是自私而残忍的,为了自己的喜欢便不顾一切,即便是无辜者的性命。
    接下来的情景,灰鼠已不想再看。和尚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他说由他了结,那必会料理得干干净净,劳烦不上小小的灰鼠操心。
    只是离去的时候,听见始终沈默的和尚在叹气,他说:「你的罪,罪无可赦。」却并没有想像中那般威武严厉,隐隐露出几分悲凉。
    典漆想起在庙里时,和尚那句没头没脑的话:「这是贫僧的罪过。」
    秋夜漫漫,滴漏声声,天边几颗稀疏的星子孤单地挂着,月亮的笑脸自始至终躲在黑云后,心中又添几许错综复杂。
    慢慢推开自家小小的院门,却意外地看到满室温暖烛光。男人一袭白衣端端正正坐在椅上,掌心托着下巴,不知在想些什么。灰不溜秋的小灰鼠便怔怔地站在亮亮堂堂的屋子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往常这时候,男人不是应该正忙着么……偷偷吸了吸鼻子,没有酒气也没有那股让人脸红心跳的暖昧味道,典漆闻到了圆桌上的饭菜香,纵然已经不见一丝热气,心头却蓦然生出几许暖意。
    「你……没带人回来?」讶异跟着口水一起从嘴里漏出来。
    神君的眸光闪了闪,像是才刚睡醒,匆匆忙低头去翻那本始终停留在第一页的书册:「来过,又走了。」
    典漆颔首:「哦。」因为方才外头的夜风太凉,因为现下屋子里的烛灯太亮,因为……因为……因为……,总之是因为某个原因,惶惶不安的心静止了。切,就说了,这是个三天不那啥就会死的主。
    挺直背脊往自己房里走,身后「唰唰」的声响是男人在不停地翻书。
    男人说:「吃了吗?这是松月楼送来的菜。」
    典漆捂着瘪瘪的肚子不回头:「吃了。」
    于是男人问:「在哪儿吃的?」
    「小武家。」
    「又是……」神君的话语渐渐放低了,翻书的动作不自觉也停了。
    典漆停下脚步站了会儿,撇撇嘴角打算再迈步,却又听男人问道:「想好了吗?想要我为你实现什么愿望?」
    我们来做个约定吧。让我在这儿住一阵,我可以满足你一个心愿,任何愿望都可以,比如,让你成仙。
    百年前的允诺在三五十年后便被灰鼠抛到了脑后,言出必行的神君大人却守信得很,生怕他忘了,隔三差五便会提起,每每总在典漆最措手不及的时候。
    「嗯……那就让我成仙吧。」典漆不想费力去思考这些。
    殷鉴迟迟没有答话,尴尬的静默里,典漆觉得自己瘦弱的肩头似乎压了千斤重担,压得膝盖几乎直不起来。
    神君说:「再想想吧,想好了再告诉我。」
    莫名其妙!灰鼠腹诽着,继而继续如饥似渴地想念着自己温暖柔软的大床。再度迈腿的时候,神色不善的男人却抢先一步自他身畔擦身而过,只留给疲惫不堪的典漆一个毅然决然的背影。
    真是……灰鼠无奈地摇了摇头,旋即忽然想起,男人经过时,身上竟然没有闻到惯常那种呛人的脂粉味。难道已经连澡都洗过了?扑上想念许久的大床,小灰鼠什么都不愿思考。

    来自 豆瓣App
  • 顾七七

    顾七七 (啦啦啦啦啦) 2016-11-05 22:08:23

    duiduidui!赵吏那个故事简直是全剧最棒没有之一。而且这回编剧很神奇,把坑都填上了,我简直怀 duiduidui!赵吏那个故事简直是全剧最棒没有之一。而且这回编剧很神奇,把坑都填上了,我简直怀疑是不是有高人相助了 ... 一条电动狗

    恶莱在我心中自身就是高人呀,开始就是因为他当编剧才看的。

  • 不吃葡萄怎么了

    不吃葡萄怎么了 2016-11-05 22:08:27

    初七,月亮刚刚好长成一个笑脸,却被乌云遮了半边。幻出原形的灰鼠在各家墙头跳跃而过,自打城中 初七,月亮刚刚好长成一个笑脸,却被乌云遮了半边。幻出原形的灰鼠在各家墙头跳跃而过,自打城中连出命案,少有人在夜间出门,生怕一不留神,明早自己就是躺在街上那个。也有人不信邪,喷着一嘴酒气摇摇摆摆打打花柳巷里头晃出来,肥头大耳肚皮滚圆,是妖怪见着他都想扑上去咬一口。 果不其然—— 「这位大爷……」冷不防背后一道女声娇酥入骨。 他迷迷瞪瞪回过身,悄然出现在背后的女子美得不似凡间能有,一身翠衣白裳清雅脱俗,彷佛佛祖金莲池中初开的水莲花。 墙头的灰鼠同男人一起瞪大眼,倾城!红遍全城的花魁居然深夜独自在小巷徘徊,还是一副烂醉模样:「抱我。」她眉间似有若无地浮现一抹淡红,半倚高墙,腰身如许纤细婀娜,妙目如许盈盈流转,媚态如许妖冶动人。 满脸赤红的男人看直了眼,木头人般瞪着眼睛一眨不眨。她「咯咯」的笑,飘似的伴着一阵香风就到了跟前,雪白的手臂蛇一般绕上来:「我好看吗?」 几乎能听到男人喉间的吞咽声,怀里的男人连连点头。她却叹气,眉宇间无限凄楚:「那为什么他不看我呢?」羽睫低垂,似要落泪。 「好……好看。你最好看!」男人的嘴快咧到耳朵根了。 美人却似听不见,一句低问触动起无限伤心事。她神情逾显激动,紧紧抱着陷入狂喜中的男子像是要揉进骨子里:「明天、明天一早,待他看见了你……你说,他会来找我吗?他会好好看我一眼吗?你说呀,会吗?你说!你说!你说呀!」她问得如此急迫,一句又一句「你说」急促宛如骤雨,及至最后,凄厉竟如杜鹃啼血。 但是男人已无法回答。因着箍得越来越紧的手臂,他正迅速消瘦,面颊被戳过一般深深地向里凹陷。他半张着嘴似要呼救,却发不出半点声响。 原来如此。女人长长的指甲没入了男人干瘪的胸膛,典漆默默地看着,看着她的细致妆容片片剥落,看着她曾经楚楚含情的眸中,滋长出一丝丝血红。世间怎会生出那般倾城容颜?不过是靠一颗又一颗血淋淋的人心一月又一月的不断滋补而成罢了。仔细回想,第一桩命案发生之时,这位花魁刚好入城满一月。 蓦然,「阿弥陀佛。」四字佛号声如洪钟。典漆跟着花魁一同扭头望,巷口那人背光而来,暗黄僧袍,赤红袈裟,手中一杆降魔杵金光四射,吓煞万千妖众。 「你终于肯来了。」她不紧不慢收回血迹斑斑的手,脸上竟无半分怯意,温婉从容彷佛静候丈夫归家的端淑贤妻。 大团大团的乌云终于将月亮另一半笑脸也完全遮去了。和尚的脸上带着怒意,对视片刻,旋即却只逸出一声长叹:「你何苦?」 「你记得我?」她便笑,「咯咯咯咯」笑不停,眼中的血丝将已聚成一片血红,「你看看我吧,我看了你很久呢。很久很久呀……久得……久得我都不敢想。」 暗影错落的巷子里,叫满城男子魂牵梦萦的花魁就这般毫无顾忌地跪坐在地上,在无悲无喜的和尚跟前,高高仰着脸,好似要将这张冠绝群芳的面孔一直印在和尚的眼瞳里。她的嘴角始终翘着,带着一脸的泪。 她说:「我看了你那么多个夏天呀,那么多年,你终于跟我说话了。」 她说:「我永远记得那天清早你坐在窗下念经的身影,漂亮得像是一幅画儿,我找遍了世间所有画匠,没一个能画得那么美。」 她说:「你还记不记得那方莲池里的锦鲤,那时候,它总嘲笑我痴心妄想……」 她说,很久很久之前,和尚还是个刚开始修行的小和尚,她是和尚庙中那座莲池里的一朵白莲。莲花们总在夏夜微微吹拂的风里窃窃私语,她们说,这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和尚在修满九世后会成为佛祖座下的尊者。她不在乎这些,她只知道,这个和尚念经的声音很好听,安静地站在禅房外,哪怕一日又一日地听上十年百年也不会厌倦。那段时光很美好,枯燥的蝉声里,因着和尚望向莲池的目光而欢喜,又因和尚远去的背影而落寞。每一年每一年,她总是莲池中最早绽放的那一个,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或许,和尚在睡梦中能闻见自己的一丝清香。 「光是远远看着又能满足多久呢?好不容易夏天终于又到了,你却已经圆寂了……这夏天于我又有何用处?」不经意间已经凝望了足足一甲子光阴,莲花还是那朵皎皎莲花,和尚却已经老了,然后在某个冬天圆寂。 回想起那时的撕心裂肺,女子依旧凄楚,「生老病死,你总在轮回,我一次又一次失去,又一次又一次找寻。自天山至江南,你一路修行跋涉,我一路跟着你,几乎访遍天下所有珈蓝梵刹。」 「这已是你的第九世,今生若再不跟你说些什么,待你修得正果,你我便再无交集。」她哭得不停哽咽,却还滔滔不绝地说着,「很早,我就去过你的庙。我站在庙门口,你在里边念经,那本《金刚经》我听你念了足足八世,若给我一只木鱼,我可以一字不差敲给你听,连音调都跟你念的一模一样。我走进庙里,就坐在你边上,我以为你会抬头看我,一直等到太阳下山,你眼中还是只有你的佛祖。」 「我总在想,如果更美一些,你是否会回头看我一眼,是不是会把我记得更深些?可修成人形就花了那么久时光,若要任意变换形貌,我要修到何时?只怕你早登西天极乐,再也见不着了了。」 于是,她便开始杀人,靠着凡人鲜活跳动的心脏来维持着这一张精致画皮。 典漆顺着她的目光望向和尚,和尚拄着他的降魔杵,一言不发地听着,任由她哭,任由她笑,不动如山。 她伸长手臂想要去抚他的脸,却又构不着。颓唐地收回手,第一次低下头,看着空落落的掌心自嘲地笑:「我呀,怎么会喜欢上你呢?明知……明知……你不会喜欢我的呀。」 妖怪啊,总是痴情而固执的,喜欢了便会千年百年一世又一世地喜欢下去,哪怕明知对方不喜欢。却也是自私而残忍的,为了自己的喜欢便不顾一切,即便是无辜者的性命。 接下来的情景,灰鼠已不想再看。和尚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他说由他了结,那必会料理得干干净净,劳烦不上小小的灰鼠操心。 只是离去的时候,听见始终沈默的和尚在叹气,他说:「你的罪,罪无可赦。」却并没有想像中那般威武严厉,隐隐露出几分悲凉。 典漆想起在庙里时,和尚那句没头没脑的话:「这是贫僧的罪过。」 秋夜漫漫,滴漏声声,天边几颗稀疏的星子孤单地挂着,月亮的笑脸自始至终躲在黑云后,心中又添几许错综复杂。 慢慢推开自家小小的院门,却意外地看到满室温暖烛光。男人一袭白衣端端正正坐在椅上,掌心托着下巴,不知在想些什么。灰不溜秋的小灰鼠便怔怔地站在亮亮堂堂的屋子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往常这时候,男人不是应该正忙着么……偷偷吸了吸鼻子,没有酒气也没有那股让人脸红心跳的暖昧味道,典漆闻到了圆桌上的饭菜香,纵然已经不见一丝热气,心头却蓦然生出几许暖意。 「你……没带人回来?」讶异跟着口水一起从嘴里漏出来。 神君的眸光闪了闪,像是才刚睡醒,匆匆忙低头去翻那本始终停留在第一页的书册:「来过,又走了。」 典漆颔首:「哦。」因为方才外头的夜风太凉,因为现下屋子里的烛灯太亮,因为……因为……因为……,总之是因为某个原因,惶惶不安的心静止了。切,就说了,这是个三天不那啥就会死的主。 挺直背脊往自己房里走,身后「唰唰」的声响是男人在不停地翻书。 男人说:「吃了吗?这是松月楼送来的菜。」 典漆捂着瘪瘪的肚子不回头:「吃了。」 于是男人问:「在哪儿吃的?」 「小武家。」 「又是……」神君的话语渐渐放低了,翻书的动作不自觉也停了。 典漆停下脚步站了会儿,撇撇嘴角打算再迈步,却又听男人问道:「想好了吗?想要我为你实现什么愿望?」 我们来做个约定吧。让我在这儿住一阵,我可以满足你一个心愿,任何愿望都可以,比如,让你成仙。 百年前的允诺在三五十年后便被灰鼠抛到了脑后,言出必行的神君大人却守信得很,生怕他忘了,隔三差五便会提起,每每总在典漆最措手不及的时候。 「嗯……那就让我成仙吧。」典漆不想费力去思考这些。 殷鉴迟迟没有答话,尴尬的静默里,典漆觉得自己瘦弱的肩头似乎压了千斤重担,压得膝盖几乎直不起来。 神君说:「再想想吧,想好了再告诉我。」 莫名其妙!灰鼠腹诽着,继而继续如饥似渴地想念着自己温暖柔软的大床。再度迈腿的时候,神色不善的男人却抢先一步自他身畔擦身而过,只留给疲惫不堪的典漆一个毅然决然的背影。 真是……灰鼠无奈地摇了摇头,旋即忽然想起,男人经过时,身上竟然没有闻到惯常那种呛人的脂粉味。难道已经连澡都洗过了?扑上想念许久的大床,小灰鼠什么都不愿思考。 ... 不吃葡萄怎么了

    典漆又做梦了。梦见了痴情的莲花,梦见了刚直的和尚,甚至梦见了游走城中的疯道士和肥嘟嘟的小武,最后他梦见了殷鉴。
    梦里的男人面容很是模糊,典漆却异常肯定他便是殷鉴。他笑着在对典漆说什么,典漆听不清,隐隐约约听到些许,似乎是说一百年到了,他该走了。于是男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渺小,直至灰鼠的眼前变成一大片铺天盖地的苍白,白得叫人心底一阵哀凉。
    醒来时,窗外已有些微光亮。鼠是天生的劳碌命,东奔西跑从没有停下的时刻,每天总在这个时候醒来,即便夜间再累,也睡不了半刻懒觉。典漆觉得脸上有些冰,抬手一摸,居然摸出一手的泪,自己都被自己吓到。真是……多大了,还能被个梦吓哭。
    秋风起,黄叶落,晨起一阵连夜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稀稀落落的,绵绵不停,似乎无休无止。
    典漆打着油纸伞慢慢悠悠地从青石小巷里走出来,路人一脚踩进积水塘里,飞溅的水花打湿了灰鼠灰扑扑的衣摆。伸出手来接那自天而落的雨水,冰凉的雨滴落到指尖上,渗进骨子里的冰凉,不由得又想起醒来时那一脸莫名的泪。
    一场秋雨一场凉,再过几天,或许就要下雪了,心下顿生几分萧索。典漆原先并不在意节气,春夏秋冬,四时节令必有其用意,小小的妖精鬼怪猜不透却始终满怀敬畏,哪怕被大夏天的日头晒得快化了也只敢在心里悄悄念叨一句,来阵风吧,一点点就好。
    如今的典漆却讨厌冬天,太冷,太寒,太肃杀……能言巧辩的鼠类有满满一肚子抱怨可以慢慢说上三天三夜。可是仔细计较起来,开始讨厌冬天,大概也就是从最近三四年的事吧。再想想,收留下那个混账神君的时候,也是个冬天。冬天果然不是什么好日子。
    许是雨天的缘由,街上的行人少了大半,甚至连那位寻人不倦的小道长也不见踪影,倒是肥嘟嘟的小捕快还勤勤恳恳地挎着他的长刀在城中四处溜达。一见着典漆,他赶忙奔过来,收了自己的伞,一低头,一弯腰,大大咧咧地就把典漆挤到了油纸伞的另一边:「阿漆,下雨天你还出门?」肉鼓鼓的脸被伞面晕上几分昏黄。
    典漆跟着他一起咧开嘴角:「是啊,出来走走。」
    立志办大案的小捕快看不出他笑容的虚弱,一心一意地拽着他的胳膊一路往前一路滔滔不绝地讲:「你说怪不怪?都过了一个月呢,城里居然没出凶案,先前明明是一月一次啊。」
    典漆心不在焉地说:「一定是听见你武捕快的威名,望风而逃了。」
    小捕快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呵呵,哪儿论得上我?要说也是总捕头大人。」
    他说:「总捕头大人说,或许凶嫌只是隐匿一阵,城中的戒备依旧不能放松。」
    他说:「总捕头大人又说,有凶案就必有凶嫌,自来没有无头谜案,只有无能的捕头。」
    他说:「总捕头大人还说了……」
    典漆忍不住翻白眼,拿手指头戳着小捕快的眉心谆谆教导:「总捕头、总捕头、总捕头,别整天一口一个总捕头。傻小子,爹妈给你一双眼是让你看人用的,那个长着一张死人脸的总捕头有什么好?兴冲冲跟在他屁股后头一整天,他连正眼都没瞧过你。死人炸了尸都还能咧嘴笑一笑呢。」
    好脾气的小捕头无辜地眨眨眼:「可是……可是我觉得,总捕头挺好的……跟阿漆家的公子一样。」
    灰鼠的白眼差点翻不回来,一个毛栗重重敲上小捕快的头,举着伞转身大步往前走:「胡说!那个贱人哪里好了?又懒又馋又花心。」
    被晾在雨里的小捕快还是那么单纯,摸摸额头,慌慌张张打开自己的伞还不忘冲着典漆大喊:「阿漆,记得早点儿回家。总捕头大人说了,城里最近不太平,老有人走丢。」
    笨小武,这话是专程用来提醒你的。人世啊,再纷乱再窘困再无奈,却总有那么一两句话轻而易举地就能暖透被冰封的心田。
    走到城郊的栖霞寺时,灰鼠的嘴边还噙着笑。跟上回来时一样,简单得堪称家徒四壁的小庙堂里,和尚正独自一人对着佛像念经,木鱼「笃笃」地响,夹杂着外头簌簌的雨声,有那么一刹那,彷佛这一场雨落进了心底,将所有烦恼忧愁统统洗净。
    小灰鼠踱到墙边偷看和尚的侧脸,和尚似乎变了,叫人不寒而栗的威严感收敛许多,尚带着几分稚气的脸庞上反生出几许亲切,比之从前的金刚相,彷佛……更像个人了。
    好奇地悄悄挪进小半步,视线落到佛像下的供桌上便再也移不开。那是一枝莲花,被静静地插在素白的细颈净瓶里。此时尚不到花期,它却已颤巍巍开出两三瓣,细雪般白皙,月华般皎洁,婀娜婉转如有倾城之姿。
    瞬间想起那个跪坐在和尚脚边哭诉的女子,这应该就是她的原形,和尚居然不曾让她魂飞魄散。典漆不由「啊——」的一声低呼,唤醒了低声诵经的和尚。
    他转过头来看典漆,典漆轻声问道:「你毁了你的修行来保全她?」
    「明知是她祸害人间,一再犹疑,是我的罪孽。既有罪,便该当赎罪。」和尚点头,目视前方,双眸明净,唇角微扬,佛陀般慈悲,「她伴我足足九世,或许今后,将由我来伴她。」D_A
    那个晚上,哭得双眼红肿的女子固执地揪着他的衣摆,眼神如此渴切,她说:「大师,你应该不知道我的名,我叫倾城。」
    其实……知道的。当莲花痴痴看着和尚的时候,和尚又怎会闻不到莲花的香气呢?
    「都说你师傅会批命,他给你取下法号唤作了凡,竟是取错了。」小灰鼠凝神听,忽而想到了什么,「嘿嘿」地笑。
    和尚不做声,不羞恼不生气,闭起眼睛敲木鱼。
    哎呀,真是个无趣的和尚。

    来自 豆瓣App
  • 16岁的少女

    16岁的少女 (←_←最美少女) 2016-11-05 22:09:24

    怪不得感觉妆容和服装比娅好了不止一个层次,那光打得那叫一个细致。 怪不得感觉妆容和服装比娅好了不止一个层次,那光打得那叫一个细致。 女神保佑

    这个演员年纪也不小了,经常在自己老公的剧里演面积稍长的

    来自 豆瓣App
  • 一条电动狗

    一条电动狗 (I remember,won't forget.) 2016-11-05 22:17:09

    看太多小说了 感觉娅说不爱蚩尤 是有隐情一样2333 看太多小说了 感觉娅说不爱蚩尤 是有隐情一样2333 大富豪

    我感觉这个是不是有第四季,明显没完的样子

    来自 豆瓣App
  • 大富豪

    大富豪 (退出八组 不看小说 做个明媚富豪) 2016-11-05 22:18:43

    我感觉这个是不是有第四季,明显没完的样子 我感觉这个是不是有第四季,明显没完的样子 一条电动狗

    不知道还有赵吏小亚冬青的3p结局真是说不出来诡异

    来自 豆瓣App
  • 一条电动狗

    一条电动狗 (I remember,won't forget.) 2016-11-05 22:19:49

    恶莱在我心中自身就是高人呀,开始就是因为他当编剧才看的。 恶莱在我心中自身就是高人呀,开始就是因为他当编剧才看的。 顾七七

    其实第一季第二季明显很多短板啊,这一季包括织女那几个故事,能看出来他其实写故事有一套,但是功力不足。还是太浮于表面了。这次第三次算把故事线圆好了。其实感觉编剧比较适合写才子佳人的故事,她的有些东西再往深里写,就明显感觉她想写但又挺无力的感觉。

    来自 豆瓣App
  • 尹暮弦

    尹暮弦 (世间好物不坚牢) 2016-11-05 22:20:09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片子的监制是那个弟控导演。般若就是导演的老婆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片子的监制是那个弟控导演。般若就是导演的老婆 16岁的少女

    竟然是导演老婆,我觉得蜜汁像张歆艺

    来自 豆瓣App
  • 路明非

    路明非 (君子坦蛋蛋,小人藏JJ) 2016-11-05 22:20:34

    what,导演老婆,般若那整容脸啊。

    来自 豆瓣App
  • 16岁的少女

    16岁的少女 (←_←最美少女) 2016-11-05 22:22:05

    竟然是导演老婆,我觉得蜜汁像张歆艺 竟然是导演老婆,我觉得蜜汁像张歆艺 尹暮弦

    哈哈哈,慢吞吞男主的亲嫂子

    来自 豆瓣App
  • 顾七七

    顾七七 (啦啦啦啦啦) 2016-11-05 22:22:42

    其实第一季第二季明显很多短板啊,这一季包括织女那几个故事,能看出来他其实写故事有一套,但是 其实第一季第二季明显很多短板啊,这一季包括织女那几个故事,能看出来他其实写故事有一套,但是功力不足。还是太浮于表面了。这次第三次算把故事线圆好了。其实感觉编剧比较适合写才子佳人的故事,她的有些东西再往深里写,就明显感觉她想写但又挺无力的感觉。 ... 一条电动狗

    还没看第三季。。。。。但是我觉得他开始心中铺陈了一条主线,然后再在里面塞各个小故事。。。。

  • 一条电动狗

    一条电动狗 (I remember,won't forget.) 2016-11-05 22:23:14

    不知道还有赵吏小亚冬青的3p结局真是说不出来诡异 不知道还有赵吏小亚冬青的3p结局真是说不出来诡异 大富豪

    是啊!妈的感觉这三个人3P一样我简直受不了啊!还有琥珀到底爱上的是谁啊!开始我以为是蚩尤但我感觉又不是呢…

    来自 豆瓣App
  • 养苟哦

    养苟哦 (有5个噗) 2016-11-05 22:23:32

    其实第一季第二季明显很多短板啊,这一季包括织女那几个故事,能看出来他其实写故事有一套,但是 其实第一季第二季明显很多短板啊,这一季包括织女那几个故事,能看出来他其实写故事有一套,但是功力不足。还是太浮于表面了。这次第三次算把故事线圆好了。其实感觉编剧比较适合写才子佳人的故事,她的有些东西再往深里写,就明显感觉她想写但又挺无力的感觉。 ... 一条电动狗

    小吉祥天?他是男的啊。就是以前豆瓣的恶意莱斯特

    来自 豆瓣App
  • 一条电动狗

    一条电动狗 (I remember,won't forget.) 2016-11-05 22:23:42

    还没看第三季。。。。。但是我觉得他开始心中铺陈了一条主线,然后再在里面塞各个小故事。。。。 还没看第三季。。。。。但是我觉得他开始心中铺陈了一条主线,然后再在里面塞各个小故事。。。。 顾七七

    这个我赞成,他应该是心里有一条主线的。

    来自 豆瓣App
  • 尹暮弦

    尹暮弦 (世间好物不坚牢) 2016-11-05 22:23:45

    哈哈哈,慢吞吞男主的亲嫂子 哈哈哈,慢吞吞男主的亲嫂子 16岁的少女

    ?冬青是导演弟弟?

    来自 豆瓣App
  • .

    . 2016-11-05 22:23:54

    你们说的天女到底指琥珀还是娅

  • 一条电动狗

    一条电动狗 (I remember,won't forget.) 2016-11-05 22:24:11

    小吉祥天?他是男的啊。就是以前豆瓣的恶意莱斯特 小吉祥天?他是男的啊。就是以前豆瓣的恶意莱斯特 养苟哦

    我以为她是女的!!!哈哈哈哈!

    来自 豆瓣App
  • 一颗大白菜

    一颗大白菜 2016-11-05 22:25:28

    这个剧是我在国产剧里看到过脑洞最大的。。

  • 大富豪

    大富豪 (退出八组 不看小说 做个明媚富豪) 2016-11-05 22:31:42

    栖霞寺建了有些年头了,不知是哪家虔诚的乡绅捐的,论排场自然不能同城里那些官家督造的大寺庙相 栖霞寺建了有些年头了,不知是哪家虔诚的乡绅捐的,论排场自然不能同城里那些官家督造的大寺庙相比。小武说,从前这里有个会批命的老和尚,香火勉强还过得去。老和尚坐化以后,只留下个沈默寡言的小和尚,于是原就寥落的小庙就越发一日不如一日了。 东张西望的灰鼠慢腾腾地跨进庙堂里。借住在此的疯道士应当还在城中游走,庙里太冷清,一尊掉了金漆的佛陀,一张瘸腿的供桌,还有一个敲着木鱼的和尚,可谓家徒四壁。 修行到底有什么好?无悲、无喜、无嗔、无怒,凡间的七情六欲俱都断尽,人间的烟火红尘俱都跳脱,得来的一个正果亦不过是一日复一日地敲木鱼与一日复一日地念经文。典漆觉得这样不好,活过一天便彷佛活了一世,活了一世亦如同只活过一天。 而眼前的这个和尚却这般足足修了八世。待得今生圆寂,他便功德圆满,可登灵山西方极乐界佛祖脚下受教。典漆很想问问他,大千万象,人世如此绚烂多姿,漫漫九世,近乎千年岁月,一而再再而三,与红尘擦肩而过,行走于这条坎坷修行路上可曾有片刻悔意? 墙根边默默站了半天,灰鼠终究不敢问,因为和尚的面容太刚毅,像极那佛堂内横眉立目的降魔金刚,多靠近半步就生怕被他一掌打回原形。 「那个……我、我说……」灰鼠嗫嚅着,两手紧紧扒着身后的墙壁,打算见势不对撒腿就跑。 和尚岿然不动,木鱼声不闻丝毫停滞。 典漆挠挠鼻子,又咽了两口口水:「我说,和尚……啊,不,大、大师……近来城中妖孽作祟,不知、不知是、是不是……」 楚耀两字生生卡在了喉咙里,自打听老卦精提起这个名,灰鼠的心里就不曾安稳过。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不似害怕,亦不似恐惧,只是闷得慌,闷得不愿同殷鉴说话,静时坐立不安,动时又浑身无力。一路从城里跑来这荒郊野地,典漆莫名地觉得,这个忽然出现在城里的和尚或许知道什么。 木鱼声停了,和尚睁了眼,看的却是座上的佛陀。 「贫僧必会亲自了结此事。」他说。如宝剑褪去了剑鞘,他平和如水的目光在瞬间变得凌厉端肃,身侧的灰鼠心头没来由泛起一阵寒意。 想再多问几句,和尚却又闭上眼,木鱼声「笃笃笃笃」,敲打着妖物不肯安分的心。 哼,小秃驴故弄什么玄虚。偷偷在心底抱怨一句,一抬头正撞上佛祖那双看透人心的慧眼,心头「咚咚」一阵狂跳。阿弥陀佛,佛祖啊,您大慈大悲,您普度众生,您就当没听见吧。 「下月初七。」离开时,和尚忽然开口。 典漆闻声回头。和尚数着念珠,背影不动如山:「这是贫僧的罪过。」 出家人啊……总是神神叨叨的。 ... 不吃葡萄怎么了

    Bl吗

    来自 豆瓣App
  • 不知火

    不知火 (回顾所来径) 2016-11-05 22:33:12

    脑洞不错 但大段大段的台词太多 越看越尴尬

    来自 豆瓣App
  • 大富豪

    大富豪 (退出八组 不看小说 做个明媚富豪) 2016-11-05 22:33:25

    是啊!妈的感觉这三个人3P一样我简直受不了啊!还有琥珀到底爱上的是谁啊!开始我以为是蚩尤但我 是啊!妈的感觉这三个人3P一样我简直受不了啊!还有琥珀到底爱上的是谁啊!开始我以为是蚩尤但我感觉又不是呢… ... 一条电动狗

    爱上就是被打的第一批人类呀

    来自 豆瓣App
  • 16岁的少女

    16岁的少女 (←_←最美少女) 2016-11-05 22:34:18

    ?冬青是导演弟弟? ?冬青是导演弟弟? 尹暮弦

    不是啊,你不知道弟控导演吗?

    来自 豆瓣App
  • 最爱三鲜包

    最爱三鲜包 2016-11-05 22:35:24

    我感觉这个是不是有第四季,明显没完的样子 我感觉这个是不是有第四季,明显没完的样子 一条电动狗

    隔壁说没招到商,所以没拍

  • 16岁的少女

    16岁的少女 (←_←最美少女) 2016-11-05 22:35:41

    what,导演老婆,般若那整容脸啊。 what,导演老婆,般若那整容脸啊。 路明非

    不是本剧的导演,是打狗棍那个剧的导演的老婆,这女的很久之前就是这样的脸吧,而且两口子也是同学一直在一起的

    来自 豆瓣App
  • 不吃葡萄怎么了

    不吃葡萄怎么了 2016-11-05 22:39:24

    Bl吗 Bl吗 大富豪

    朋友发给我的 就只有这一段

    来自 豆瓣App
  • 不良 于行

    不良 于行 2016-11-05 22:39:37

    第7集还是第8集有一卡写着下一季火热招商中

    来自 豆瓣App
  • wuli斌斌

    wuli斌斌 2016-11-05 22:40:32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片子的监制是那个弟控导演。般若就是导演的老婆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片子的监制是那个弟控导演。般若就是导演的老婆 16岁的少女

    般若居然是导演的老婆!那这个导演太幸福了!般若姐姐那么温柔如水的女子啊~~

  • 大富豪

    大富豪 (退出八组 不看小说 做个明媚富豪) 2016-11-05 22:41:41

    朋友发给我的 就只有这一段 朋友发给我的 就只有这一段 不吃葡萄怎么了

    我看的蛮带感的 是BL吗 还是BG没看懂人设 我还没看完

    来自 豆瓣App
  • 不吃葡萄怎么了

    不吃葡萄怎么了 2016-11-05 22:42:18

    我看的蛮带感的 是BL吗 还是BG没看懂人设 我还没看完 我看的蛮带感的 是BL吗 还是BG没看懂人设 我还没看完 大富豪

    我去问问

    来自 豆瓣App
  • 不吃葡萄怎么了

    不吃葡萄怎么了 2016-11-05 22:43:08

    我看的蛮带感的 是BL吗 还是BG没看懂人设 我还没看完 我看的蛮带感的 是BL吗 还是BG没看懂人设 我还没看完 大富豪

    和尚这对bg 原文是bl

    来自 豆瓣App
  • 16岁的少女

    16岁的少女 (←_←最美少女) 2016-11-05 22:44:18

    般若居然是导演的老婆!那这个导演太幸福了!般若姐姐那么温柔如水的女子啊~~ 般若居然是导演的老婆!那这个导演太幸福了!般若姐姐那么温柔如水的女子啊~~ wuli斌斌

    上节目还说过,还没结婚的时候,导演老婆就去导演家里帮忙照顾病重的母亲,那时候大学刚毕业貌似是,两人是同学。

    来自 豆瓣App
  • 羊肉小花卷

    羊肉小花卷 (任何人都要出示证件!) 2016-11-05 22:46:27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片子的监制是那个弟控导演。般若就是导演的老婆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片子的监制是那个弟控导演。般若就是导演的老婆 16岁的少女

    所以第二季还让杨志刚客串了23333真·弟控

    来自 豆瓣App
  • 16岁的少女

    16岁的少女 (←_←最美少女) 2016-11-05 22:48:13

    所以第二季还让杨志刚客串了23333真·弟控 所以第二季还让杨志刚客串了23333真·弟控 羊肉小花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第一季打着打狗棍原班人马的旗号宣传的,九公子也经常出现在郭靖宇的剧里

    来自 豆瓣App
  • 大富豪

    大富豪 (退出八组 不看小说 做个明媚富豪) 2016-11-05 22:48:34

    和尚这对bg 原文是bl 和尚这对bg 原文是bl 不吃葡萄怎么了

    好的 我继续看 因为我不看BL 233

    来自 豆瓣App
  • 羊肉小花卷

    羊肉小花卷 (任何人都要出示证件!) 2016-11-05 22:49:17

    我觉得番外赵吏和阿金的感情戏我可以脑补出3万字的短篇来

    来自 豆瓣App
  • 爱做梦的猫

    爱做梦的猫 2016-11-05 22:49:35

    怪不得感觉妆容和服装比娅好了不止一个层次,那光打得那叫一个细致。 怪不得感觉妆容和服装比娅好了不止一个层次,那光打得那叫一个细致。 女神保佑

    然而那整容脸还是看着难受死

    来自 豆瓣App
  • 有一天

    有一天 (晚上,我们去吃夜宵) 2016-11-05 22:50:10

    真的,马上就看完了好忧桑!!!!

  • 羊肉小花卷

    羊肉小花卷 (任何人都要出示证件!) 2016-11-05 22:51:2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第一季打着打狗棍原班人马的旗号宣传的,九公子也经常出现在郭靖宇的剧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第一季打着打狗棍原班人马的旗号宣传的,九公子也经常出现在郭靖宇的剧里 16岁的少女

    我觉得第二季的旧事和第三季的番外都有郭靖宇的影子,故事里人物的那股劲儿特别有打狗棍铁梨花的味道

    来自 豆瓣App
  • 16岁的少女

    16岁的少女 (←_←最美少女) 2016-11-05 22:53:13

    我觉得第二季的旧事和第三季的番外都有郭靖宇的影子,故事里人物的那股劲儿特别有打狗棍铁梨花的 我觉得第二季的旧事和第三季的番外都有郭靖宇的影子,故事里人物的那股劲儿特别有打狗棍铁梨花的味道 ... 羊肉小花卷

    郭靖宇班子的剧其实不错的,出了无法接受杨志刚的台词,哈哈哈

    来自 豆瓣App
  • 尹暮弦

    尹暮弦 (世间好物不坚牢) 2016-11-05 22:55:09

    不是啊,你不知道弟控导演吗? 不是啊,你不知道弟控导演吗? 16岁的少女

    戏外的事不太了解,导演不是那个五公子吗

    来自 豆瓣App
  • 16岁的少女

    16岁的少女 (←_←最美少女) 2016-11-05 22:56:05

    戏外的事不太了解,导演不是那个五公子吗 戏外的事不太了解,导演不是那个五公子吗 尹暮弦

    弟控导演是指郭靖宇

    来自 豆瓣App
  • 可乐

    可乐 2016-11-05 22:56:32

    我的天

    来自 豆瓣App
  • 一条电动狗

    一条电动狗 (I remember,won't forget.) 2016-11-05 22:57:32

    爱上就是被打的第一批人类呀 爱上就是被打的第一批人类呀 大富豪

    是不是要拍电影

    来自 豆瓣App
  • 大富豪

    大富豪 (退出八组 不看小说 做个明媚富豪) 2016-11-05 22:58:21

    是不是要拍电影 是不是要拍电影 一条电动狗

    不知道诶 看起来不像有钱拍的样子

    来自 豆瓣App
  • 一条电动狗

    一条电动狗 (I remember,won't forget.) 2016-11-05 22:58:29

    我看的蛮带感的 是BL吗 还是BG没看懂人设 我还没看完 我看的蛮带感的 是BL吗 还是BG没看懂人设 我还没看完 大富豪

    是公子欢喜的小说。眉目如画

    来自 豆瓣App
  • 羊肉小花卷

    羊肉小花卷 (任何人都要出示证件!) 2016-11-05 22:59:03

    郭靖宇班子的剧其实不错的,出了无法接受杨志刚的台词,哈哈哈 郭靖宇班子的剧其实不错的,出了无法接受杨志刚的台词,哈哈哈 16岁的少女

    是啊,我爸妈都特别喜欢郭靖宇的剧,基本上电视上逢播必看

    来自 豆瓣App
  • 大富豪

    大富豪 (退出八组 不看小说 做个明媚富豪) 2016-11-05 22:59:41

    是公子欢喜的小说。眉目如画 是公子欢喜的小说。眉目如画 一条电动狗

    我看了楼里贴的了 以为是和尚和小鼠精的BG 一看是BL 和尚也成了配角 不懂

    来自 豆瓣App
  • 16岁的少女

    16岁的少女 (←_←最美少女) 2016-11-05 23:02:42

    是啊,我爸妈都特别喜欢郭靖宇的剧,基本上电视上逢播必看 是啊,我爸妈都特别喜欢郭靖宇的剧,基本上电视上逢播必看 羊肉小花卷

    我们父母和再年长的都喜欢看,大秧歌好多年轻人也看

    来自 豆瓣App
  • 幽幽

    幽幽 2016-11-06 00:52:50

    对 赵吏的前世,蚩尤和天女的故事,都好带感 想看他们再拍番外 对 赵吏的前世,蚩尤和天女的故事,都好带感 想看他们再拍番外 海尔波普

    蚩尤和天女在哪一集呀?

    来自 豆瓣App
  • 不吃葡萄怎么了

    不吃葡萄怎么了 2016-11-06 00:55:48

    蚩尤和天女在哪一集呀? 蚩尤和天女在哪一集呀? 幽幽

    10or11

    来自 豆瓣App
  • 海尔波普

    海尔波普 (人宁愿金鱼般记性) 2016-11-06 00:55:51

    蚩尤和天女在哪一集呀? 蚩尤和天女在哪一集呀? 幽幽

    十一集,蚩尤苏醒了
    其实戏份就一点点

    来自 豆瓣App
  • 蔷薇

    蔷薇 2016-11-06 02:29:36

    先m一个

  • 非洲的山崎贤人

    非洲的山崎贤人 2016-11-06 02:56:15

    所以是哪一集?

    来自 豆瓣App
  • sr一番咕咕鸟

    sr一番咕咕鸟 2016-11-06 03:01:16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片子的监制是那个弟控导演。般若就是导演的老婆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片子的监制是那个弟控导演。般若就是导演的老婆 16岁的少女

    五公子????他老婆这么好看啊………

  • 不吃葡萄怎么了

    不吃葡萄怎么了 2016-11-06 03:05:26

    所以是哪一集? 所以是哪一集? 非洲的山崎贤人

    9or10

    来自 豆瓣App
  • 血肉之花

    血肉之花 (痛くないと, 感じない.) 2016-11-06 03:27:57

    所以谁能帮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番外白牡丹和赵吏长得一样?最后那个心理医生是般若的脸吧?为什么叫虹医生?和原来的虹医生什么关系啊。。。

    来自 豆瓣App
  • 橘家小敏

    橘家小敏 (店铺:橘家小敏美国代购小铺) 2016-11-06 03:30:42

    第三季出了?(⊙o⊙)…

  • 煎饼果子爱切糕

    煎饼果子爱切糕 (那是我们都回不去的从前) 2016-11-06 07:41:34

    所以谁能帮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番外白牡丹和赵吏长得一样?最后那个心理医生是般若的脸吧?为什么叫 所以谁能帮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番外白牡丹和赵吏长得一样?最后那个心理医生是般若的脸吧?为什么叫虹医生?和原来的虹医生什么关系啊。。。 ... 血肉之花

    因为白牡丹时期她就叫虹医生啊,几个轮回之后她还是她,她在等她主人出现,这是我这么觉得

    但是我也不懂赵吏为啥跟白牡丹长一样,还是我漏看了啥

  • COLOUR

    COLOUR 2016-11-06 08:14:30

    五公子????他老婆这么好看啊……… 五公子????他老婆这么好看啊……… sr一番咕咕鸟

    弟控导演是郭靖宇

  • sr一番咕咕鸟

    sr一番咕咕鸟 2016-11-06 08:55:17

    弟控导演是郭靖宇 弟控导演是郭靖宇 COLOUR

    哦哦酱。

  • 新欢是线代

    新欢是线代 2016-11-06 09:16:49

    我就觉得最后他们三个人永远在一起了...这个剧情我服...白老板还和赵吏一样,是因为他是早月的知音人嘛?大家都是乐器,就算长得一样,灵魂不一样2333

    来自 豆瓣App
  • 鹿崖

    鹿崖 (你若安不好,老子便抽你) 2016-11-06 09:26:46

    第一季的每个故事我都喜欢,第二季只喜欢几个,第三季看了前两个都不喜欢,越来越差了感觉

    来自 豆瓣App
  • 纯情会长兵头诚

    纯情会长兵头诚 (一个英俊无比的小帅哥) 2016-11-06 09:28:23

    what,导演老婆,般若那整容脸啊。 what,导演老婆,般若那整容脸啊。 路明非

    对啊,觉得最后一集最吓人的地方是般若的脸,长得跟刘梓晨姐姐似的

    来自 豆瓣App
  • 肉肉狸

    肉肉狸 2016-11-06 09:33:11

    第三季小亚哭小亚哭小亚哭完赵吏哭,赵吏哭赵吏哭赵吏哭完冬青哭

    来自 豆瓣App
  • 血肉之花

    血肉之花 (痛くないと, 感じない.) 2016-11-06 09:53:50

    因为白牡丹时期她就叫虹医生啊,几个轮回之后她还是她,她在等她主人出现,这是我这么觉得 但是 因为白牡丹时期她就叫虹医生啊,几个轮回之后她还是她,她在等她主人出现,这是我这么觉得 但是我也不懂赵吏为啥跟白牡丹长一样,还是我漏看了啥 ... 煎饼果子爱切糕

    额。。所以最后那个心理医生不是般若啊?我脸盲了。。但是前世赵吏不是和般若说的你们一定会再见么,而且我记得虹医生好像在解谜完成之后就下线了?

    来自 豆瓣App
  • 女神保佑

    女神保佑 (恭喜发财,财运滚滚) 2016-11-06 09:58:22

    然而那整容脸还是看着难受死 然而那整容脸还是看着难受死 爱做梦的猫

    拍出了前面好看的12集,就将就一下他们家那个老婆吧。

  • 煎饼果子爱切糕

    煎饼果子爱切糕 (那是我们都回不去的从前) 2016-11-06 15:14:30

    额。。所以最后那个心理医生不是般若啊?我脸盲了。。但是前世赵吏不是和般若说的你们一定会再见 额。。所以最后那个心理医生不是般若啊?我脸盲了。。但是前世赵吏不是和般若说的你们一定会再见么,而且我记得虹医生好像在解谜完成之后就下线了? ... 血肉之花

    那个心理医生就是 般若呀,只是她以前现在都是叫虹医生

  • 血肉之花

    血肉之花 (痛くないと, 感じない.) 2016-11-06 15:39:46

    那个心理医生就是 般若呀,只是她以前现在都是叫虹医生 那个心理医生就是 般若呀,只是她以前现在都是叫虹医生 煎饼果子爱切糕

    好吧,应该是我脸盲了。。。我一直以为是2个人orz

    来自 豆瓣App
  • 欣欣是我

    欣欣是我 (其实.... 我是虚胖!!!!!) 2016-11-06 15:52:42

    最后一集的关系我看不懂啊

    来自 豆瓣App
  • ~

    2016-11-06 16:08:55

    我买了会员,昨天下午正在看的时候突然停电断网了。看到你们讨论剧情,我的心情比看到前男友交了女朋友的时候心情还要糟糕~

    来自 豆瓣App
  • Margie09

    Margie09 (无可喜不算悲) 2016-11-06 16:10:01

    直接看哭了!

    来自 豆瓣App
  • Scarlett

    Scarlett (臣妾深知一事,却隐瞒至今) 2016-11-06 16:32:05

    忍住绝对不看评论的剧透!所有涉及的剧情已经自动打码

    来自 豆瓣App
  • 然而值得等待 2016-11-06 16:43:52

    我也要去看去。我喜欢前世今生的情节!

  • Simple °

    Simple ° 2016-11-06 16:46:11

    第三季又把五公子拉出来溜了一道2333

    来自 豆瓣App
  • 先生你的猫丢了

    先生你的猫丢了 (到月球去) 2016-11-06 17:12:39

    我好喜欢最后一集,说是番外,但真的好喜欢啊

    来自 豆瓣App
  • 干煸四季豆

    干煸四季豆 2016-11-06 17:14:09

    其实番外的般若蛮好看的,妆容很美

    来自 豆瓣App
  • 银酱!!

    银酱!! (人生苦短啊,及时行乐啊,忽忽) 2016-11-06 17:28:58

    第7集还是第8集有一卡写着下一季火热招商中 第7集还是第8集有一卡写着下一季火热招商中 不良 于行

    我也看到了。。。。一个户外广告牌上,笑死了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614678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