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达吉堪布:居士们应该承担起弘扬佛法的责任

壹十叁

来自: 壹十叁 2016-11-05 15:06:08

  • 壹十叁

    壹十叁 2016-11-05 15:08:43

    索达吉堪布:佛教临终注意事项及助念仪轨

      现在很多人,甚至包括一些佛教徒,为亡人做的事情远远不够。在我们藏地,对于如何为临终者念经,死后四十九天作哪些佛事,怎样处理亡人的尸体和骨灰,去世一周年后作什么佛事……在这些事情上特别讲究。从一方面看,这是藏族的一种传统,但从另一方面看,这也是一种不可缺少的佛教行为,对亡人有很大的利益。

      人死的时候,就像从酥油中抽出一根毛般独自离开,在那个时候,钱财、地位、受用都没有用,唯有正法最有用,可是很多人却不重视以正法来利益亡者。我看到有些人家里人死后,一处理完尸体就没事了,好像家里的畜生死了一样。更有甚者,有些人不但不为亡者做善事,反而跟随一些民间的陋习为亡者杀鸡宰羊,不仅浪费财产,还造下了很多恶业。很多佛教徒都是如此,不信佛的人就更不要说了。看到、听到这些不如法的事情后,确实非常令人伤心。我希望大家以后要去除这些陋习,尽量让亡者的命运有所改善,否则有的人虽然来到了人间,也遇到了佛法,但在最关键的时刻却没有得到佛法的利益,这是很可惜的。

      佛教的临终关怀和世间的临终关怀差异

      虽然世间的临终关怀是一种善举,但站在佛教的高度来看,这些关怀只是暂时的,并不能从究竟上解决问题。只有通过佛法的方便,才能让人们暂时远离身心的痛苦,究竟往生清净刹土,获得出世间的圣果。因此,佛教的临终关怀才是最圆满的。

      在《西藏生死书》里也有这样的事:一个人被车撞死了,有位路过的出家人马上为他念经超度。佛教的经咒不论从谁的口中念出来,对亡人都有利益,所以出家人和居士今后要主动为亡人念经超度。我们应该在大悲心的推动下,无条件地为亡人作法布施。

      我们应该如何开展临终救度

      如果有些人真的关心死去的亲人,就一定要为他们安排好佛事。有些人对荐亡佛事之所以不重视,可能是认为:我的家人死得非常安详,肯定已经往生极乐世界了,所以不用再安排很多佛事。其实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很多大成就者圆寂后都做功德,你的亲人为什么不需要?所以,如果有些人真的关心死去的亲人,就一定要为他们安排好佛事。一般来讲,藏地特别重视对亡者的超度,基本上都要安排四十九天的佛事,至少也要安排一个或两个七天的佛事。汉地死的人很多,寺院却很少,寺院里的出家人更少,要完全由出家人超度有一定的困难,但是在家人也可以念经,他的亲友和子女都可以念经,只要安排得合理,效果也会很好。

      人死以后,必须等身体完全冷却,才能移动身体或者换衣服,最好在二十四小时内不要触碰死者。应该把亡者放在清净的地方,如果条件具足,可以专门腾出一间房子放尸体。在尸体没有处理之前,一直在那个房子里念经;尸体处理完以后,每天也继续在那个房子里念经。还要提醒一点:尸体最好用布盖上,我看到有些尸体上面什么遮盖都没有,别人看到死者的脸特别害怕,这样不是很好。

      在为亡者念经超度时,布置现场也很重要。要陈设西方三圣像、佛经和佛塔,还要为死者供灯,一般是供七盏灯,最少也要有一盏灯。中阴身时常处于恐怖之中,在黑暗的中阴期间,如果为亡者供灯,会给他带来光明和安全感,所以供灯非常有必要。在藏地,如果谁家没给亡者供灯,人们都会说:“他家就像乞丐一样,连一盏灯都不供。”总之,如果有条件,要尽量陈设佛堂和供品;如果没有条件,也可以直接为亡者念经(汉地有些人在死者脚下摆三、四个馒头,说是与众生结缘,但藏地没有这种做法。这个放不放你们自己看)。

      另外,在助念之前,应该与死者的家人沟通好。因为有些死者虽然是佛教徒,可是他们的家人并不信佛,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事先要和他们搞好关系。在助念的时候,保持现场的平静也很重要,亡人的亲友不要哀号哭泣,应该以悦耳的声音诵经念佛,这才是对亡人最有利的。对死者来说,如果有了善法,这比什么都重要。在我们藏地有这种说法:“生前再多的财产,都比不上死后的一句观音心咒。”

      心识即将离开身体时,也极易受他缘影响,如果为亡人哭泣或者造恶业,亡人可能因此而转生于恶趣,如果为亡人造善法,亡人可能因此而往生清净刹土。

      所以我们应该为别人助念,这不仅能帮助亡人解脱,自己也有很大的功德。《莲宗宝鉴》中说:“若劝得一人生净土,纵自不修行,亦合得生净土。”

      临终善恶一念决定着上升与堕落

      临终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对亡者的去向都具有决定性的影响。《法苑珠林》中说:“从生作善,临终恶念,便生恶道。

      从生作恶,临终善念,而生天上。”虽然一生行善,临终时若产生恶念,死后便会转生恶趣;虽然一生作恶,临终时若产生善念,便可以转生到天界。

      在这里,我还要向大家强调几个问题:

      第一,在死亡到来之际,不能有太大的恐慌,否则会障碍解脱。汉地的一些法师说,要以平静的心态迎接死亡,对死亡应作六种想:

      1、死如出狱,要有一种从监狱中获得解脱的想法。

      2、死如再生,死亡意味着重新转生,就像原来在一个地方生活,以后到另一个地方去生活一样。

      3、死如毕业,一个学生从学校毕业后,会根据成绩转到其他领域去发展。同样,一个人死后,会根据其善恶功过转生到不同的地方。

      4、死如搬家,就像以前住在南方,后来搬到北方去。

      5、死如换衣,以前穿黑色的衣服,后来换了一件白色的衣服,同样,以前是这个身体,死后会换一个身体。

      6、死如新陈代谢,人的身体有很多细胞,旧的细胞不去,新的细胞就不会来,同样,没有旧生命的死亡,也不会有新生命的到来。

      以这六种思维能遣除对死亡的过分恐怖,能让自己以平静的心态迎接死亡。我觉得这样的思维很好。

      其实汉地有许多很好的临终教言,像印光大师的开示中就讲过临终的三大要诀:

      1、善巧开导安慰,令生正信。

      2、大家换班念佛,以助净念。

      3、切戒搬动哭泣,以防误事。

      如果能依此三法而行,决定可以消除宿业,增长净因,蒙佛接引,往生西方。”善导大师也讲过很多临终要诀。大家要多看这些大德的教言。

      第二,如果有些人觉得生命快要走到尽头了,而自己的家人又不信佛,我建议这些人提前给家人留下遗嘱,在遗嘱中安排好自己的后事。这样的话,如果家人对自己有爱心,他们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处理后事。否则,如果没有提前安排好,死后家人会哭哭啼啼(甚至他们不想哭也会请一些人哭,现在南方有些人专门为别人哭丧,据说哭一个小时收费一千元钱),杀鸡宰羊,然后随便处理自己的尸体,这样没有任何意义,不仅浪费钱,还造了很多恶业。主要自己抓紧修持正法。

      我看过一个修行人的遗嘱,他在遗嘱中说:我一生学佛,受益良多,倘若你们真的为我好,希望按照我的意愿处理后事,帮助我完成以下心愿:

      1、病重时,不要把我送到医院,也不要搞任何抢救,我需要安安静静地念佛生西。

      2、断气后二十四小时内,千万不可搬动我的身体,也不要在旁边哭泣吵闹。

      3、可请佛友居士到家里助念。

      4、断气后七天内,每天念佛不能中断,其余丧葬等事过后再处理。

      5、断气二十四小时后才可洗身换衣,如果天气热有异味,可以燃香祛味。

      6、丧事从简,不宴宾客,禁止杀生,以免增加我的罪业。

      7、超度以念佛为主,不要追求形式,具体应按莲池大师、印光大师的开示来办。

      8、死后四十九天内,亲属要吃素、念佛、放生等,以此功德回向给我,这对活人和死人都有好处。

      9、我留下的财产,可用于印经、放生等善事。

      10、必须在七天以后方可火化遗体,如遇酷暑,至少也要一天一夜后火化。骨灰撒在森林中,与众生结缘。

      我觉得这个人对死后的安排很如法,尤其是他对遗产处理得很好。现在有很多这样的事情:一个人还没断气,兄弟、姐妹或者子女就开始为财产争得不可开交了,甚至大吵大闹。这种情况你们也许见过,其实这样很不好,临终者听到会很伤心,即便他已经死了,他的中阴身有神通,见到亲人们争夺财产,甚至用自己的财产造恶业,也会非常不高兴。

      在这方面藏地的做法很好。藏地有这样的传统:如果一家有七个人,其中一个人死了,家人会说:“反正我们还活着,再困难也会有办法,而亡人无依无靠,非常可怜,应该多给他做善事。”一般会拿出整个家产的七分之一为亡人做善事,有些家人甚至会拿出超过七分之一的家产做善事。如果有亲友送礼,这些钱财一点都不会浪费,全部用于为亡人刻玛尼石、印经旗或者作四十九天的佛事等。

      第三,要重视四十九天的佛事,一定要尽力为亡人安排。

      藏地的四十九天佛事主要念密宗的《闻解脱经》,汉地不一定有这样的条件,但也可以念显宗的《金刚经》、《阿弥陀经》或者阿弥陀佛圣号,这应该是能做到的。除了念经,在四十九天之内,还要根据财力尽量为亡者做供灯、放生等善事。其实四十九天佛事并不是藏地独有的,汉地也有四十九天佛事的说法。如《地藏经》中说:“若能更为身死之后,七七日内广造众善,能使是诸众生永离恶趣,得生人天受胜妙乐,现在眷属利益无量。”这里说得非常清楚。所以人死后的四十九天非常关键,在此期间一定要广造善事。这个道理就像世间的升学,考前的预备期是四十九天,在此期间如果从各方面做好准备,就能考上理想的学校。

      因此,不管出家人还是在家人,都要重视四十九天的佛事。对于临终者来说,要提前向亲友交代好如何为自己作四十九天佛事,不必交代如何分遗产,因为这些不说他们也会分的。对于亡人的亲友来说,要尽心尽力操办好四十九天的佛事,如果实在找不到人念经,也可以自己为亡人念经:在死者的灵牌或者照片前,每天念《金刚经》、《阿弥陀经》、《普贤行愿品》、《地藏经》、《法华经》等经典,或者念诸佛菩萨的名号和咒语,这对亡人有很大的利益。

      总而言之,我们要以佛法来利益那些处于死亡之际的众生。现在很多人在这方面做得很不如法,不但不做善事,还要造杀生等恶业,包括有些佛教徒也是如此。有的人虽然知道佛教的做法,但迫于传统,不得不按世间的方式来办。我觉得这是不对的,如果传统的做法不符合正法,就应该抛弃这些。

      下面结合汉地丧事的传统来谈谈佛教的做法

      灵堂设置

      我看到汉地有为亡人设灵堂的做法,很多人也特别强调设灵堂,对此我是这样认为的:从佛法的角度讲,设不设灵堂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要为亡人设佛堂。在我们藏地,一个人死后,要专门腾出一间房子或者搭一个帐篷作佛事,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汉地的灵堂是这样的:正中间是亡人的黑白相片,上方是“沉痛悼念×××”,下方是一个大大的“奠”字,两边是以其一生经历或功绩为内容的挽联,再两边摆着花圈,供桌上供着蜡烛、水果、鸡腿等。在灵堂的门口有“签到处”和“收礼处”,负责接待宾客和接受礼物。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灵堂。

      我并不完全反对设灵堂,但我想灵堂的规矩最好改一改:光是挂一个大大的遗像,这没有什么意义,不如在上方再挂一个佛像,这才有功德;供桌上也不要摆荤食,要供素食;要求来灵堂的亲友们不要哭闹,要一心念阿弥陀佛名号或者观音心咒。当然,如果没有能力,有些人即使想按佛法办丧事,也不一定做得到,但如果自己有一定的能力,就要尽量改变世俗的做法,按照佛教的方式来办丧事。

      火化

      从死者断气到火化遗体,中间需要一段时间,这个时候不能操之过急。据说有些殡仪馆火化遗体时,工作人员经常听到焚尸炉中传出哭声。我想这可能是火化太早了,亡者的神识还没有离开身体,一接触火,人又苏醒过来,结果把人活活烧死了。对于死后何时方能处理遗体,佛教界的说法不一:有些说断气后八小时处理遗体,有些说断气后二十四小时处理。我是这样认为的,为保险起见,最好是人死后三天或四天再处理。以前法王如意宝也说,人死后三天或四天处理遗体是比较好的。太晚处理遗体也没必要,虽然古人有“三七犹有余识”的说法,但这是极为特殊的情况,如果人死后几十天再处理遗体,这可能会很不方便,在现代社会也不太现实。

      更衣

      总之,在生死大事上,大家切勿依从世俗之见。汉地民间有“应趁体有余温,早为更衣”的说法。这种说法完全是错误的!一定要等身体冷透之后才可更衣,否则过早翻动亡者的身体,亡者会起烦恼而堕入恶道。当今时代,人临终时基本上都要进行抢救,一番输氧、输液、敲打之后,临终者的心被搞得特别乱,甚至原有的修行境界也用不上。因此修行人临终时不要在医院接受抢救,最好在家里安静地迎接死亡。

      哭泣

      汉地还有一种说法,说是“人死一定要哭,不哭凶星不退”。所以有些人专门请人哭丧,并且通过扩音器把哭声放出去,还要放一些悲伤的音乐。本来有些参加丧事的人不想哭,但被刻意营造的气氛所感染,最后也跟着哭起来,眼泪也自然而然流出来了。实际上,就像我刚才讲的一样,这样的哭泣不但没有任何意义,反而有很大的危害。

      杀生

      此外,汉地很多地方有杀生祭祀的恶习。古时候国王、大臣等有地位的人死后,要杀人作陪葬或祭祀,现在则是杀旁生作祭祀。这种行为非常愚痴,过失也相当大。《譬喻经》中记载:以前佛陀和阿难来到一条河边,首先见到五百个饿鬼歌吟而行,后来又见到几百个人啼哭而过。阿难问佛:“饿鬼为何欢歌?人为何啼哭?”佛告阿难:“这些饿鬼虽然因为恶业而堕入恶道,但现在家人为他们做善事,他们马上就要解脱了,所以高兴地唱歌。而那些人的家人不为他们做善法,反而为他们杀生祭祀,后面很快就要有大火逼迫,所以他们啼哭。”

      《地藏经》中也说:“阎浮提众生,临终之日,慎勿杀害及造恶缘,拜祭鬼神,求诸魍魉。何以故?尔所杀害乃至拜祭,无纤毫之力利益亡人,但结罪缘,转增深重。”

      49天不间断做善事

      所以,大家不要杀生祭祀亡人。如果有些人真的爱去世的亲人,也很想帮助他们,那千万不要为他们造恶业,应该为他们多做善事,最好在四十九天内,每天不间断地做善事。当然,所谓不间断地做善事,并不是说白天晚上一直不停地念经修法,只要每天都做善事就行了,中间累了也可以休息一会儿。在休息的时候,可以在遗体或者灵牌前打开念佛机。

      不要铺张

      值得一提的是,在办丧事时,也没有必要铺张浪费。在一些大城市,买一个好的骨灰盒要花几万元,在公墓买一个位置也要几万元,其实这些钱不如用来为亡人放生、印经旗、刻玛尼石、塑造佛像,这样才对亡者有利益。否则,有些人花了很多钱,只是把骨灰装在一个小盒子中,然后埋在一处公墓里,在墓碑上刻上死者的名字。虽然这是一种世间传统,我们也不能一概否认,但是对亡者并没有真实的利益。有些人为死者花了很多钱,只是为了自己有面子或者博得“孝子”的虚名,其实如果没有真正利益到亡者,做什么样的形式都是没有意义的。

      彩礼的处理

      我们都不应该把人死当作发财的机会。一般来讲,藏族人根本不敢享用丧事期间的收入,这些钱财全部用于为亡人作功德。因为有些亡者非常吝啬,他们的中阴身一直盯着家人,看他们怎么处理别人送的钱财。如果家人私自享用这些钱财,亡者的中阴身就会报复他们。所以,藏族人一般都不会“贪污”亡者的钱财。

      其实和藏地的丧事相比,汉地丧事的很多做法都没有任何实义,反而会造下很多恶业,有时候看到这些做法,确实很让人伤心。当然,从根本上改变这些传统是很困难的,但我希望道友们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有所作为:对于自己的丧事,要提前留下遗嘱,不要让家人为自己杀生宴请宾客,自己的钱财应全部用在做善事上;对于亲友的丧事,也要按照佛法来办,尽量为他们多做善事。

      在具体为亡者做善事方面,我对大家有几点建议:

      一是要挂经旗。一般三米长算一面经旗,如果经济条件允许,至少要挂一百面以上的经旗,这样功德非常大。经旗应该挂在清净的地方。不过汉地要找这样的地方比较困难,现在不要说死人,连活人住的地方都很紧张,大城市里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但不管怎么样,要尽量找一些合适的地方挂经旗。

      二是要供灯。人死后四十九天内,白天夜晚都不能中断供灯。我想即便条件再困难,每天供七盏灯应该没问题,如果能多供,当然就更好了。

      三是要念经。可以念我们编的《助念往生仪轨》,也可以念其他的经典。在藏地,条件好的家庭,一般要请僧人为亡者念一遍《大藏经》;如果是条件差的家庭,也要为亡者念几部重要的经典。汉地的佛友们也应当重视念经,如果请不到别人念经,也可以自己念。

      四是要注意时效性。为亡人做善法时,主要应该在死后四十九天内做,这七个七天是最重要的。所谓的七天并不是毫无根据的传说,对中阴身来讲,七天是非常关键的时间:人死后每隔七天,都要重新感受一次死亡的痛苦,如果在此期间做善事,可以为亡者的转生创造良好的因缘。一般来讲,由于众生的共业,中阴只有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过了这个期限就要转世投生。这就像拘留的期限一般是十五天,过了十五天就会被释放一样。因此,除了没断气或者刚断气就解脱的大修行人以外,对大多数众生来说,应该以四十九天来对待,在此期间要为亡者多做善法。

      除了49天,其他纪念日也记得替亡者做善事利益他们。

      我们的亲人去世后,自己应该尽力帮助他们,可是现在很多人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学院有些出家人的父母去世了,他们交一些钱请僧众念经,从此以后就没什么了。我觉得这是远远不够的,除了请僧众念经外,自己以后还要经常为去世的亲人念经。还有些人更过分,父母死后连任何善事都不做,他们的理由是:“我的父母是行持善法的,肯定能获得解脱,所以不用再做善事了。”我觉得这是不明事理的想法,连高僧大德圆寂后都要作四十九天的佛事,你的父母为什么不需要?

      因此,大家要重视为亡者做善事,尤其是死后四十九天内,每天都要为亡者供灯、念经,我觉得这没什么做不到的。除了在四十九天内做善事外,此后的每个周年忌日也要做善事。我父亲去世十几年了,可是我的弟弟、妹妹每年都要到父亲的墓地挂经旗、刻玛尼石。汉地不一定人人都有墓地,但每年的忌日为亡者做善事,如念经、供灯、放生等,应该是可以的。可惜很多人没有做这些事。也许这些亡者生前为你造了很多恶业,死后一直在恶道里受苦,如果为他们做善事,他们当下就会获得解脱,你为什么不去做?如果不去做,那真的是没良心的人了!

      摘录自索达吉堪布《以佛法利益亡者》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593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