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想给爱的人,可是确……

菩提本无树

来自: 菩提本无树 2016-11-04 19:06:43

来自 豆瓣App
  • 菩提本无树 2016-11-04 19:14:21

    我也亲眼见过他打人,曾经有一次 不知道是谁送了一个姑娘过来,说是没 开苞的,那时候的我不懂什么叫开苞, 但是看着那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姑娘因 为反抗而被打得遍体鳞伤扔出去,连容 貌都毁了,幼小的我对叶老虎开始生出 一种莫名的恐惧。

    叶老虎打人的时候不避我,但他从 不打我,他说,我是他的小公主。

    他对我很好,给我买很多漂亮的衣 服鞋子,把我打扮得当真像一个小公 主。然后他送我到很贵的私立学校去上 学,还请了老师教我学舞蹈和钢琴,让 我从小接受最好的教育。

    但他对我要求很严格,他不许我到 外面去玩,除了学校跟家,我哪儿都不 能去。他给我讲很多小孩被坏人抓走打 死的故事,说外面会有很多的坏人,怕 我还没有能力分辨。年幼的我信以为 真,于是从小就乖巧地听他的话。

    所以直到小学毕业,我从来没有参 加过同学的聚会,没有参加学校的 party,更没有独自出过门。

    叶老虎太过于宝贝我,他派人每天 跟着我,肆无忌惮的跟着进入学校,每 天负责接送我回家。我的同学因为害怕 那些人咄咄的目光而不敢靠近我,所以 我没有朋友,甚至几乎没怎么跟同学说 过话。

    来自 豆瓣App
  • 菩提本无树 2016-11-04 19:15:22

    他还有个很特别的爱好,就是一有 时间就帮我洗脚,很认真的洗,而且是 百洗不厌,有时候我一天需要洗上五六 次脚。每次洗脚的时候,他的目光都是 专注的,特别痴迷。在他心情好的时 候,给我洗完脚以后,还会拿着我的脚 在他脸上摩挲,甚至抱着我的脚轻轻啃 噬。那种感觉很奇怪,但绝对说不上 好,几乎每次都让我汗毛倒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强烈 地反感这种感觉,总想逃离。可不知为 什么,每次当我打算付诸行动的时候, 叶老虎那张刀疤脸都会像鬼魅一样浮现 出来,他打人打得血肉模糊的场面仿佛 又一次出现在我眼前,让我浑身战栗不 已。

    我不敢逃,我怕他会忽然拿那样一 张狰狞的面孔对着我,打我。

    而且,每天都有好几个人跟着我上 下学,我根本逃不出去。退一步说,就 算我逃离,整个安县又有哪个地方是他 找不到的呢?

    后来我找到了暂时逃避的办法,就 是玩命地学习。只有我说我要看书学习 的时候,叶老虎会稍微放松对我的监管 和关注。他喜欢看我拿着一摞一摞的奖 状回家,他说女孩子就应该有文化,那 样显得有气质。

    来自 豆瓣App
  • 菩提本无树 2016-11-04 20:11:14

    而学习,也曾一度成为我忘记烦恼 的方式,所以我的成绩越来越好,甚至 在初中毕业以后,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 考入了省重点高中求真一中。

    因为安县并没有私立的高中,于是 我顺理成章地进入了求真一中读高中。

    求真一中以从严治校而闻名,我相 信叶老虎即使有本事,也未必能让那些 一直跟着我的人继续跟我到求真一中 去。所以那时我以为,终于可以结束 了,在新的学校,也许我能交到朋友, 能和别的女生一样参加同学聚会和 party,能和别人一样开心地谈笑。

    可我没想到的是,叶老虎比我想象 的更有办法。虽然送我去上学的人在帮 我报名缴费以后就回去了,但,我前脚 刚迈进教室,就有两个男生走到我面 前。

    一个高大魁梧,留着板寸头,浓眉 大眼,另一个略矮一点,还长着一张稚 气未脱的娃娃脸。

    那个高个子的男生说,我叫苏正 烨,他叫刘天诚,和你同班,叶老板叫 我们来跟着你。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我完全能 够预知,在叶老虎的安排下,他们将成 为我新的跟班,每天,每时每刻地守着 我。甚至连我去上厕所,他们都会执著 地守在女厕所门口等我出来。

    来自 豆瓣App
  • 菩提本无树 2016-11-04 21:06:37

    我只好在叶老虎持续的“关爱”下开 始了比以前更为艰难的高中生活。我的 两个跟班,即使是同龄人,但他们严格 遵守着叶老虎的命令,每时每刻都严格 地盯着我,甚至他们自己也不和其他同 学说话。

    开学的第二天,我起身去上厕所, 苏正烨和刘天诚见我起身,也连忙跟 上,可刚看了我一眼,苏正烨就低声骂 了一句:“妈蛋!”

    刘天诚伸手一把拉住我,脸刷的一 下就红了,说话也结结巴巴的:“大…… 大小姐,你……你裤子……”

    跟着我的人一向都叫我大小姐,是 叶老虎命令的。

    我诧异地回头一看,也吓了一大 跳,浅蓝色的校服裤子上殷红的一大片 血迹。

    我并没有受伤啊!

    但很快我就反应过来了,我想起来 这是女孩子的正常生理现象。

    可是,生物书上只解释了这是怎么 回事,并没有说要怎么处理。我吓得不 知所措,连忙缩回了自己的座位,靠墙 坐着,动都不敢再动一下。

    来自 豆瓣App
  • 东邪

    东邪 2016-11-04 21:18:28

    在这里连载小说么?好像还不错,黑色会题材总有人爱

    来自 豆瓣App
  • 菩提本无树 2016-11-04 21:28:22

    我只好在叶老虎持续的“关爱”下开 始了比以前更为艰难的高中生活。我的 两个跟班,即使是同龄人,但他们严格 遵守着叶老虎的命令,每时每刻都严格 地盯着我,甚至他们自己也不和其他同 学说话。

    开学的第二天,我起身去上厕所, 苏正烨和刘天诚见我起身,也连忙跟 上,可刚看了我一眼,苏正烨就低声骂 了一句:“妈蛋!”

    刘天诚伸手一把拉住我,脸刷的一 下就红了,说话也结结巴巴的:“大…… 大小姐,你……你裤子……”

    跟着我的人一向都叫我大小姐,是 叶老虎命令的。

    我诧异地回头一看,也吓了一大 跳,浅蓝色的校服裤子上殷红的一大片 血迹。

    我并没有受伤啊!

    但很快我就反应过来了,我想起来 这是女孩子的正常生理现象。

    可是,生物书上只解释了这是怎么 回事,并没有说要怎么处理。我吓得不 知所措,连忙缩回了自己的座位,靠墙 坐着,动都不敢再动一下。

    来自 豆瓣App
  • 菩提本无树 2016-11-04 21:29:31

    苏正烨看着我惊慌失措的样子,又 低声骂了一句什么,转身就走出了教 室。

    等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包东 西塞给我,我那时候根本没有用过卫生 巾,当然也就不知道怎么用,一脸茫然 地看着他。

    教室里众目睽睽之下,苏正烨咬牙 骂了一句“操!”,低头拉着我飞快地跑 到走廊里,然后看着自己的脚尖低声给 我讲了用法,这才送我去上厕所,让我 换上。

    但我的校服裤子还是好大一片血 迹,特别明显,走到哪里都有好多人对 我指指点点。苏正烨跟在我后面走了几 步,忽然就把他的T恤脱了下来,围在 我的腰上,打了个结系上。

    九月初天气还很热,他上学时没穿 外套,所以整个下午都打着赤膊,还被 老师狠狠地训了一顿。

    放学回到酒吧,我正准备开始写作 业,门上忽然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我 知道那是叶老虎。我的房门,即使从里 面反锁,叶老虎的钥匙也能打开。

    叶老虎眯着眼睛走进来,他身后的 一个小弟手里端着装满水的木盆和毛 巾,恭恭敬敬地放在我面前的地上,而 叶老虎带着几分痴迷,对我咧嘴笑了起 来:“我的小公主,该洗脚了!”

    来自 豆瓣App
  • 菩提本无树 2016-11-04 21:30:13

    一想到又要忍受那样的折磨,我就 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跳起来,瑟缩着往后 退:“我……我还要写作业……”

    “洗完脚再写。”叶老虎不由分说地 蹲下来,抓住我的小腿,一把把我脚上 的鞋子给脱掉了。

    我浑身颤抖,看着他给我脱去袜 子,把我的脚按到温水里,然后满意地 在我的小腿上捏了一把,开始专注地给 我洗脚。

    也许是因为那天月经初潮,本身就 情绪波动大,当他再一次拿着我的脚放 到嘴里咬噬的时候,那种令我恶心和恐 惧的感觉排山倒海地袭来,我竟然不知 哪来的勇气,胆大包天地一脚踢在了叶 老虎满是胡茬的下巴上。

    “妈的,反了你!”叶老虎大怒,一 手拽住我的胳膊,把我拖到面前,另一 只手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扇过来,扇得 我眼冒金星,耳朵嗡嗡作响。

    这是他第一次对我发这么大的火, 第一次动手打我,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他 打别的女人时一样的暴虐和残忍。

    这一刻他不再是一个慈父,我开始 隐隐约约地明白,那些被当作小公主来 宠爱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

    那时我还没有想过,叶老虎从来都 不是一个慈善家,也许从他收养我的那 天开始,这种命运其实就已经注定。

    来自 豆瓣App
  • 菩提本无树 2016-11-04 21:30:36

    我无处可去,穿过酒吧灯光下摇头 晃脑的客人,一头扎进了苏正烨的房 间,把门给反锁了,惊魂未定地把身子 抵在了门上。

    苏正烨好像是刚洗完澡,身上只穿 了一条三角裤,看见是我,赶紧背过身 去,手忙脚乱地套上裤子,问我:“大小 姐,怎么了?”

    我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怎么来解 释这件事,只能紧紧地把后背贴在门 上,结结巴巴地哀求他:“求你……求你 不要开门……”

    在这家名为“芭比士多”的酒吧里, 能惊吓到我的人,苏正烨当然猜得到, 只有叶老虎一个。

    他皱着眉头问我:“叶老板打你 了?”

    我咬着嘴唇,浑身颤抖地点头,又 摇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我跑进来的时候大概有很多人都看 见了,我躲不了多久,果然很快房门就 被敲响了。我无助地看着苏正烨,我知 道他也是叶老虎手下的小弟,也许他马 上就会把我交出去,那时不知道叶老虎 又会怎么对我。

    这时我听见叶老虎在门外骂骂咧 咧,叫苏正烨开门。我的心顿时提到了 嗓子眼里,浑身颤抖得像一片秋风中的 落叶,眼泪扑簌扑簌地掉了下来。

    苏正烨狐疑地看看我,果然走过去 拧开了锁。

    来自 豆瓣App
  • 菩提本无树 2016-11-04 21:31:10

    奇异地温和起来。

    “哟,敢反抗老子了,原来是长~大~ 了~啊!”

    那句“长大了”从他嘴里说出来,有 种说不出的暧昧,让我听得浑身的鸡皮 疙瘩都起来了。

    但叶老虎好像是打算暂时放过我 了,他神色缓和了许多,朝我伸出了 手:“今天不想洗就算了吧,走,回去。 ”

    我还是觉得害怕,胆战心惊地往苏 正烨身后躲了躲,小声说道:“我……今 晚就睡这。”

    叶老虎的眼睛眯了眯,露出一抹危 险的光,这时的他可怕极了,真的就像 一只会吃人的老虎。但不知为什么,他 竟没有发火,而是用这样森冷如刀的眼 神把苏正烨从头到脚打量了好几遍,然 后交待了一句:“照顾好大小姐。”

    苏正烨低着头答应了一声,叶老虎 便把目光转向我,目光依然森冷,脸上 却带着奇异的温情,让我浑身都起了一 层鸡皮疙瘩。

    也许是我手足无措的样子让他觉得 有意思,他忽然就龇着大金牙笑 了:“好,很好,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我 的小公主十六岁生日了,到时候,要好 好热闹热闹,一定叫你终身难忘——”

    来自 豆瓣App
  • 菩提本无树 2016-11-05 06:21:10

    “真的做什么都行?”他脸上带着戏 谑的笑,放开我,一手放到衬衫纽扣 上,开始慢条斯理地解扣子。解了胸口 的两粒,手开始滑下去,放到了腰带 上,准备解裤子。

    这种事情章姐没少教我,我并不陌 生,可我一时还是没法接受。我被他吓 了一大跳,忍不住抱着胳膊往后退。

    他的手停住,脸上带着一丝邪魅, 故意拖长了语气,“刚才不是说好了,做 什么都行的吗?”

    怎么办?刚逃出虎口,难道我又掉 进了狼窝么?这秦公子虽然看起来相貌 堂堂,甚至可以称得上英俊潇洒,可他 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绝对不是普通 人能有的,而我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 人。也许他能拯救我于水火,但他同样 也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毁灭我。

    “这……”我努力控制住身体的颤抖, 咬咬牙,“行,只要你同意让我留下来, 做什么都行!”

    好歹他还算是个翩翩公子,陪他睡 也比陪叶老虎那个变态禽兽强。

    我闭上眼睛,带着一种壮士一去不 复返的悲壮心情,松开了抱在胸前的双 臂。

    我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的手落在 我身上。

    我颤抖着眼皮睁开眼,见他眉毛轻 扬,脸上分明是一个大写的嫌弃。

    “算了,没胃口,脏兮兮的也就算 了,小身板看着都硌骨头。”

    来自 豆瓣App
  • 菩提本无树 2016-11-05 06:22:21

    叶老虎对自己的权威十分有自信, 所以即使苏正烨已经十七岁,他依然能 放心地让我睡在苏正烨的房间里,并且 让他每天都跟着我,照顾我。很多年后 我回忆起十五岁的这一年,我想,最终 害了叶老虎的,也许就是他盲目的自信 与自大。

    他指指床,“你先睡吧。”

    屋里只有一张床,好在那床还算宽 敞,我慢腾腾地爬上去,抱着被子靠墙 躺着,苏正烨坐在床边陪我聊天。

    聊了一会儿,夜已经深了,连酒吧 都开始慢慢安静下来,苏正烨关了 灯:“睡吧,你……那个,好好休息。”

    我闭上眼睛,可大概是刚才注意力 都在聊天上头,这回真要睡觉了,才觉 得小腹胀痛得难受,几乎没法睡着。

    苏正烨觉察到我一直在翻身,又把 自己缩成了一团,他伸手碰了一下我的 手,“傻吧你,冷也不会说?”

    “我身上热,给你暖暖。”他忽然把 我拉入怀中,让我背对着他,靠着他结 实的胸膛。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他把 温热的手掌贴在了我的小腹上。

    至少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从他身上 传递来的温暖,让我安心。

    醒来的时候苏正烨已经不在房间 里,我简单地洗漱了,想出去找个僻静 的位置吃早餐。

    来自 豆瓣App
  • 菩提本无树 2016-11-05 06:22:38

    白天酒吧不开张,没什么人,只有 归义帮的几个小弟三三两两坐着胡侃。

    今天的气氛有些奇怪,见我走进 来,他们粗鲁而刺耳的笑声忽然停滞了 一瞬,又响起一阵不太和谐的嘘声,所 有人的目光好像都齐刷刷地落到了我头 上。

    一个粗噶的声音响起:“哟,大小姐 早啊!”

    我认得那是叶老虎手下的亲信,叫 乌鸦。

    他旁边坐着的一个贼眉鼠眼的光头 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目光十分猥琐,涎 着脸笑道:“乌鸦,你这不对了,还叫什 么大小姐……”他说着把贪婪的目光落在 我身上,“嫂子好!”

    我低着头,想把他们的声音隔绝在 我的世界之外,可是偏偏不能如愿,即 使他们稍微压低了声音,但粗俗的笑声 还是不断响在我耳边。

    “怎么样,就说老大不可能白养着个 妞吃饭吧!嘿嘿……”

    “你小子打的什么主意老子不知道? 告诉你小心点,这个跟她们可不一样, 没那么快……”

    “着什么急,没胸没屁股,跟柴火鸡 似的,起码还得等几年才够味……”

    “那可不一定,这年头小丫头片子骚 着呢,我跟你们说啊,上个月我泡了个 十四岁的嫩妞,那小嘴啊,啧啧……”

    来自 豆瓣App
  • 菩提本无树 2016-11-05 06:23:56

    亲信迎面走过来,那是读初中的时候一 直跟着我的人,我正要和他打招呼,只 见他冲我咧嘴笑笑,“大嫂!”

    我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联想到刚 才乌鸦他们几个的话,愣了一会儿,才 问道:“你们……为什么忽然都不叫‘大小 姐’了?”

    他看我一脸认真的样子,脸上浮出 一点不怀好意的淫笑:“为什么,等你十 六岁生日的时候就知道了,嘿嘿,老大 一定会好好地告诉你!”

    十六岁生日。

    我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想起昨晚叶老虎说的,等我十六岁生 日的时候,要好好热闹热闹,要让我终 身难忘。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有种毛骨 悚然的感觉,背脊上莫名地浮起一层细 细密密的白毛汗。

    这种感觉让我十分难受,就像刚刚 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他们粗俗的玩 笑,毫不尊重的态度,都让我隐隐地意 识到,我不再是被他们保护的小公主, 处境已经开始变得危险起来。

    我的十六岁,好像成了一道可怕的 坎。

    我很清楚,我们住的酒吧是叶老虎 的,苏正烨也是叶老虎的人,如果叶老 虎非要把我怎么样,他应该还是会把我 交出来的。我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 世。

    唯一的办法,就是逃走,永远离开 这个地方。

    来自 豆瓣App
  • 菩提本无树 2016-11-05 06:26:09

    己独自在丛林之中奔跑,被一大群嗜血 的野兽和妖魔追赶,最后一脚踏空,被 一片无边无际的沼泽慢慢吞没,一点一 点地让我窒息。当我惊恐地挣扎,目光 落在那群野兽和妖魔的脸上时,就会慢 慢看到叶老虎和乌鸦他们的脸孔浮现出 来。

    可是叶老虎把我看管得那么严,白 天有苏正烨和刘天诚两个人跟着,晚上 虽然我有自己的房间可以一个人睡,但 是酒吧里的夜生活会持续到很晚,几乎 通宵都会有人守着外面。

    我想,唯一可能找到破绽的地方, 也许是我房里洗手间的窗户,很高,但 是没有安防护栏。

    我的房间在三楼的一个角落,后面 是一条狭窄的巷子,平时人并不多。我 站在窗口向下张望,可能有十米高,直 接跳下去肯定摔得不轻,必须得想个办 法。

    一整个白天我都“乖乖”地待在自己 的房间里,不时地往窗外张望,我在思 考溜下去的方法。

    拜叶老虎曾经给我请过舞蹈老师, 我的身体柔韧度不错,手臂也有一点力 气。如果把床单撕成条系在腰上,从窗 户攀下去,应该是可行的办法。

    白天酒吧里没事,闲人太多,等到 晚上他们都去忙了,月黑风高,那就是 我溜走的。

    来自 豆瓣App
  • 菩提本无树 2016-11-05 06:27:01

    我在同龄人中身材算高挑的,但我 很瘦,并不重。只要把另一头固定好, 应该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逃出去。

    我刚进洗手间,还没拴好绳子呢, 就听见门上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

    一定是叶老虎!

    天啊,怎么办,洗手间的窗户开得 太高,我还没拿凳子进来呢,根本爬不 上去!我这时候要跑已经来不及,可是 就这么出去不知道他又会对我做什么。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31674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