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看看高棉吧

sapana

来自: sapana 2016-11-02 13:42:17

  • sapana

    sapana 2016-11-03 14:05:02

    因為現代交通的發達,所以我才能在清晨時還坐著tuktuk車,遊走在暹粒的大街小巷,看著前往城市中心的工人們。傍晚時就能坐在繁華擁擠的香港街頭,繼續跟你們講吳哥城的故事。

    記得飛往暹粒的航班上,我填完入境卡一抬頭,飛機明明已經飛得很低了,窗外卻仍舊是一片叢林景象。以至於讓我在第一秒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出發前喝了一杯 latte amzon就真的飛到amzon了。但事實是,這就是暹粒,和吳哥窟一樣,被包裹在叢林的最深處。



    選擇住在稍微遠離市區的minihut 發現是個明智之舉,因為所謂的old market和吵鬧的pub street都是專門為光觀客準備的活動場地,千篇一律又價格偏貴。但在暹粒這樣的地方好像選擇性並不多,所以大多時候人們都還是擁擠在這裡,享受熱鬧的音樂和0.5美金一杯的吳哥啤酒。

    記得Joe走的前一天在Cambodia BBQ聚餐,吃完袋鼠肉、鴕鳥肉、鱷魚肉、蛇肉等等奇怪的食物后,大家繼續喝著啤酒,看著眼前閃爍的霓虹燈,身體跟著遠處的音樂輕微的晃動著。

    然後我和來自巴西的Galio說,真的好難把白天殘破寧靜的吳哥城和現在眼前的一切聯繫在一起,似乎有一種穿越感。因為當你拖著略有疲憊的身體離開五點半關門的景區或者是太陽落下後的巴肯山,哪怕走在路上,兩邊也仍是上千年的高大樹木,它們仍能把你帶進那個高棉帝國。但一出城,塵土撲面而來,經過幾輛被淘汰來的雷克薩斯后抵達華燈初上的酒吧街。來自世界各地的遊人和在這裡求生活的高棉人,他們太現代了,會毫無過度的把仍在恍惚的你迅速帶入另一個世界,另一個迥然不同的世界。



    一個人在紅色鋼琴的路邊喝酒時,看著眼前魚貫穿梭的行人,就突然想到這就是旅行之於我的奇特之處。因為無論是在這裡生活的小販、tuktuk車司機,還是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的遊人。不管你今晚會不會坐在這裡,但他們都會出現在這兒。但如果你不來,你就永遠不會知道這世界上還有人在如此活著,過著你可想象卻不可見的生活。



    這些都是我在吳哥時的主觀感受,在路上的自己好像會變得更加敏感,善於捕捉。正如我幾乎可以記得每一個見過的人,只要他再次出現在我眼前,我一定能認出來。說到這些時,突然又想起第一天在吳哥遇見了很多次的那個男生。記得第一次遇見他時是在塔普倫寺一個巨大的樹根前,遊人稀少,我們錯肩而過,然後忽然回頭看見對方。彼時的陽光突然變得強烈,我們一明一暗站著,在樹下朝對方一笑。最後一次見到他是在巴揚寺門前,我進他出,一眼認出對方。然後久久的回望,直到他說hello。我再次微笑、點頭,轉身離開時我想:如果再遇見,我就去和他講話。但遺憾的是,這個世界上並沒有那麼多的再次。所以,想做任何事情的時候就鼓起勇氣去做吧,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下一次機會在哪裡。



    現在想想,高棉留給我的印象與感受都太碎片化,那些廟宇當然也屬於其中。曾經的高棉帝國留下了巨大的建築群,但是我卻獨愛巴方寺(BAPHUON),它是11世紀中葉真臘國王優陀耶迭多跋摩二世於1060年修建,是獻給濕婆神(Shiva)的國寺。巴方寺被稱為世界上最大、圖樣最複雜的立體建築。172米的引道帶著我穿過兩側靜謐的池塘和一棵極為美麗圓潤的大樹,看見故事里描繪的散落的砂石塊,它們就那樣躺在高棉的土地上,任由雜草和青苔爬上自己的身體。雖然它們無力再向我們展現高棉曾經的光輝,但至少它們銘記了那段令人心痛的歷史。



    說起這個,當我參觀巴方寺的時候,遇見一個來自法國的生物老師,我們並肩而坐,望著眼前亂石堆砌而成的臥佛像,聽我跟他講那段故事——當初柬埔寨還屬於法國殖民地的時候,法蘭西遠東學院的教職工和一些柬埔寨當地的工作人員決定重修殘破的巴方寺,於是給每一塊沙石編號,整理成堆積如山的資料后拆掉準備重建。但在這期間卻遇見柬埔寨獨立,長達20年的內戰也隨之而來。當初的法國教職工被迫離開柬埔寨,而當初與他們合作的當地工作人員也被認為是帝國主義的走狗而遭到迫害,原有的編號資料同樣毀於一旦。曾經輝煌的巴方寺就這樣變成了一堆找不回原位的大石塊,在數千年的叢林里哭泣著。



    距離巴方寺不遠就是著名的“高棉的微笑”,巴揚寺(BAYON)內有49座巨大的四面佛雕像,加上城門上的五座,一共是54座。佛像为典型高棉人長相,个个面带笑容,据说是建造巴戎寺的神王阇耶跋摩七世的面容。它是吴哥最后的一座国寺,也是唯一一座大乘佛教国寺,故雕刻以佛教造像为主。巴戎寺以佛面塔、回廊壁画而著名,回廊壁画十分丰富,从王宫征战到市民生活应有尽有。因為我所購買的門票只有三次使用權,所以第三天我放棄去外圈的參觀,再次回到吳哥城內,就是為了更加細緻的觀看這些精美的回廊壁畫。







    吳哥城內常規會參觀的景點還有象台(TERRACE OF THE ELEPHANTS)和癩王台(TERRACEOF THE LEPER KING)。鬥象台為十二世紀晚期闍耶跋摩七世期間建造,長度超過三百米,共有三個平臺。南部的梯級以三頭飾的大象為柱,象鼻卷著蓮花。平臺的牆壁則雕上獅子、神鳥和眾多人神浮雕。古代的吳哥國王,就站在鬥象臺上作檢閱,舉行各種公共儀式。去參觀的時候一定要記得下到平台的內部底側,那些精美密集的浮雕會讓你震驚。



    癩王台則是印度教死亡冥界負責審判的大神牙麻(yama)的神台,當然後來也有人傳說他就是闍耶跋摩七世的雕像,因為他後來死於麻風病。關於這個說法我有跟司機sovann確認,至少他是認同的。但雕塑本身是經過大修復的,圍繞四方的衛士也都殘缺不全,看起來倒真的讓人心酸不已。



    相比于這些數字,其實我更喜歡聽故事。斗象台對面有十二座現今不知作何用處的平台,據周達觀《真臘風土記》里說,那是做天獄而用。所謂天獄就是當一件司法案件無法做判決時,就將原告與被告分別關進去,然後由對方的家屬嚴格看管,先生病的那個則是做壞事的人。雖然現在聽來這些上天的判決顯得荒唐至極,但當時真的是有可能發生的。因為那時的人們對一個未知的,看似創造和掌控了世界的生物毫無頭緒,但卻充滿敬畏。



    正如中國援建的茶膠寺,被稱為吳哥的留白,因為它當初並沒有建造完成,所以整座寺廟基本沒有任何雕飾。據傳說,當初建茶膠寺的時候一道閃電劈閃下來,人們覺得有違天意,所以就停止了建造茶膠寺的後續工作。我們去的時候,時值正午,遇見正在進行修復工作的工作人員。烈日當頭,他們就拿著小鏟刀一點點的修復石塊間的裂紋。簡單攀談之後才知道,原來他們已經來這裡參加援建工作六年了,謝謝你們的付出,得以讓我們還能看見這些建築的模樣。



    這樣的故事在歷史上雖然已經屢見不鮮,但當你抵達一個從未涉足的土地上時,還是會為那些故事而沉迷。

    阮姐跟我說覺得我每次發文真的都寫太長啦。其實我自己也知道這個問題,但就是按捺不住自己要一吐為快的心。看在這次她拿美食誘惑我,我就先寫到這裡吧。

    文末推薦良心司機sovann,他是一個車隊的領隊,服務態度很好。雖然講英文有口音,但聽懂沒問題。對吳哥很了解,一路不僅當司機,給我們提供水,還當導遊陪我們一路走下來,內心無數個感動。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555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