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蕾十一月书单

昙花昵

来自: 昙花昵 2016-11-02 13:21:07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03 22:15:05

    #11.3#“东京的思潮不久就让鲁迅从改革论者转向到革命论者。”p32《鲁迅――无意识的存在主义》知人而论事,对一个人物进行深层次的了解,单单通过他的作品应当是远远不够的,最合理的办法莫过于回归他的那个年代。在历史中研究文学,在文学中看历史。赴日之前,鲁迅就学于陆军附属学校――南京官立江南陆师学堂附属的矿物铁路学堂。受到维新派改革论的启发,为实现“救助像我父亲似的被误的病人的疾苦”和“促进国人对维新的信仰”的梦想,而远赴东洋。但是受到东京革命思潮的影响,鲁迅渐渐从一个改革支持者转变为革命支持者。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05 10:54:51

    #11.5#《呐喊·自序》中鲁迅说“知道了日本维新是大半发端于西方医学的事实”而“我的学籍列在日本一个乡间的医学专门学校里了”,但对于为什么选择仙台而非它地并未提及。再《藤野先生》中,鲁迅讽刺清朝留学生的长辫子以及在中国学生会馆“学跳舞”后,写到“到别的地方去看看,如何呢?”对不得不离开东京的原因也未提及。在《鲁迅无意识的存在主义》一书中,作者山田敬三提到,鲁迅的学生增田涉所写的《鲁迅传》中说,鲁迅先生在晚晴搞革命运动时,上级命令他去暗杀某要人,但鲁迅放不下孤单的母亲,向上级说明后,取消了此次任务。而鲁迅离开在学习和与友人保持交流沟通等方面都十分有利的东京,去往没有一个同胞的仙台的不同寻常的举动,多半是因为对暗杀任务的表态。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07 13:55:52

    #11.7#江户时代之前的日本只是单纯的向中国汲取文化营养,当时的学问实际上是指“汉学”,然而明治维新后,日本大力推进现代化,使得两国之间的文化交流发生了变化。日本渐渐成为将自己所汲取的西方文化介绍给中国的媒介,而对于中国来说,日本既是近代化的模板,又是学习西方先进文化的桥梁。“凡尔纳”热潮时期,凡尔纳的原著一经出版,几乎同时就被译成英文,在日本,有很快从英译本转译成日文。鲁迅留学日本时期,正是“凡尔纳”热潮刚褪去之时。当时,亡命日本的梁启超提倡“小说界”革命,以政治小说为先导,小说开始正式进入中国文学界。在梁启超主编的小说杂志《新小说》“科学小说”开始连载,鲁迅留日期间开始阅读《新小说》,并且开始将英译本转译成日文的凡尔纳系列“科学小说”译成中文。但由于鲁迅的日文的读解能力有限,因此有很多的误译,所表达的思想与原著,乃至日文文有很大的不同,除了对自然科学知识的关注之外,可以说,凡尔纳的作品已被鲁迅改头换面。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09 23:46:53

    #11.9#鲁迅留学日本期间进行了大量的科学小说的翻译,而他的译文是通过转译之转译改写了原作。可以说译文中紧紧保留了对自然科学知识的关注,而凡尔纳所想要表达的对现代社会批判以及作品自然流露的其他思想则大部分未能体现出来。那么,鲁迅先生的意图何在?鲁迅先生曾在信中提到,他喜欢翻译科学小说并不是因为爱好科学,而是希望以小说为科学启蒙的手段,为读者带来新知,打破迷信传统,改良民众思想。这一方面与梁启超在日创办杂志的意图尤为相似,但侧重点还是有着些许不同。梁启超先生目的在于倡导社会变革,主要是政治性的文学杂志;而鲁迅先生重点在于变革中国人的意识,而这之后也成为了他的创作动力之一。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11 13:32:26

    #11.11#“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的成立:“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是以鲁迅为实质性领导而成立的组织,但是负责实际组织运营的确是中共上海地区的知识分子党员小组。“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的成立与解散都与党的政治方针走着紧密的联系。1928年至1929 年,受日本共产党内福本主义影响的年轻文学者和他们支持者成仿吾等人,以及共产党占多数的太阳社围绕无产阶级文艺,对文坛泰斗鲁迅和矛盾进行了猛烈的批判。由于缺乏接触实际社会的经验,机械性的接受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作为唯一的革命武器,而鲁迅等人曾多次在辛亥革命以来的中国革命中受挫,因此他们的批判难以令鲁迅等人心悦诚服,因此有关批判的讨论只持续了两年。即使落幕,党认为这种争论并非好事,于是出面平息,并于1930年成立了“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之时,曾经的论战者进行了所谓的自我批判,“认错真正的敌人”,急于批判鲁迅等人。而鲁迅当时认为联合战线本不应基于政治的妥协,而在价值观一致的前提下结成,这一观点在当时得到了普遍的认同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11 17:05:40

    #11.11#“左联”的解散:在共产国际第七次大会上,季米特洛夫提出“反法西斯国际统一战线”的主张,中国共产党也于1935年8月1日发布了“八一宣言”,提倡建立抗日统一战线。左联驻国际作家联盟代表的萧三按照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战略写信要求解散“左联”,从而建立有更多的知识分子参加的统一战线。而这一封信便经由鲁迅,通过时任“左联”常务委员的徐懋庸转送给周杨等党员的手中,而不久,鲁迅与周扬等人之间便产生了根本性的矛盾。关于“左联”解散一事,徐懋庸先后四次往返于党组织与鲁迅之间。根据徐懋庸的证言,我们得知鲁迅是不同意“左联”解散的,他指出:“组织统一战线团体,我是赞成的,但以为‘左联’不宜解散。我们的‘左翼作家’,虽说是无产阶级,实际上幼稚的很,同资产阶级作家去统一战线,弄不好,不但不能把他们统过来,反而被他们统去,这是很危险的的”因此,鲁迅主张“左联”应当秘密的存在,应当让“自己的人”有个可以商量事情的组织。但是后来,“左联”终究是在无任何声明的情况下解散了。在“左联”解散的问题上,党组织的政治判断的决定压倒了一切,鲁迅的意见则被无视,如此,鲁迅加深了对周扬等人的原有的不信任。而后,在以周扬为代表提出的“国防文学”与以冯雪峰为代表提出的“民族解放的人民文学”的两个口号的论战中,冯雪峰的“民族解放的人民文学”的口号得到了鲁迅的支持。而这次论战在上海文艺界掀起了一场漩涡,而这种状况并没有持久下去,在鲁迅去世前夕,两方加入了新的宣言,双方的共同基础由此确立下来。但这使周扬等人在上海的活动变的更加困难,为了谋求新的活动场所,不久迁移到西北的革命根据地。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13 23:16:52

    #11.13#所看不多,未有太多的感触,只好摘录一段话了。《霍乱时期的爱情》:“赫雷米亚·德圣阿莫尔以一种毫无意义的热情热爱着生活,他爱大海,爱爱情,爱他的狗,也爱她。但随着死期临近,他越来越向绝望屈服,就仿佛他的死并不是当初由他自己决定的,而是无情的命运使然。”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14 16:39:13

    #11.14#《霍乱时期的爱情》当未经爱情的少女初逢爱情时,她欣喜,惊奇,慌乱,这份爱情带给她勇气,也让她成长。但仅通过书信往来而缺乏现实的接触,以及进一步的了解,女孩容易把另一方理想化,而将自己的爱意付诸于理想中的他。而当现实的他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的幻想霎时分崩离析,心里产生的巨大落差感仿佛是过山车突然落下带来的失重感,将她心脏里的空气抽走。这时书信里的爱情没有了生长的空间,爱情大楼土崩瓦解。而值得庆幸的是她在成长,他曾拥有一份令他疯狂的爱情。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16 22:13:48

    #11.16#在读《霍乱时期的爱情》之前,我所认为的爱情是“携子之手,与子偕老”,是年轻恋人的街角相拥。而不曾想到,爱情可以是一个人的。福音花园里的哪一瞥让他沦陷在一个跨越世纪的疯狂的爱恋里,他的一生仿佛只是为了去爱她,去等她。然而他又能在疯狂地爱着她时,问心无愧的去和别的女人做爱,并认为他一直为她保留着童贞。而他的一个情人仿佛为此给出了答案,由下半身支配的是肉体之爱,由上半身支配的是灵魂之爱。然而,我至始至终怀疑的是他又是否是真的如此爱着费尔明娜,还是说爱她已经成为了他活着的一个习惯?且在医生死去之前,他与她从头到尾除了书信往来以来都未走过真正意义上的接触与了解,那么,他爱着的,到底是现实中的费尔明娜?还是一直存在他回忆与幻想中的费尔明娜?他用一生去等待她带给我最多的不是感动,却是恐惧。他狂热的对费尔明娜的爱已成了他活着的唯一目标,他与别的女人做爱,是为了不时时刻刻沉浸在爱她的痛苦中,他不依靠过多的手段而爬上的高位,也是为了她。若被爱的哪一方并不爱他,那这样的爱情不会或许沉重了么?尽管我本能的为他用一生去爱一个女人而感动,但同时让我产生了对爱情的恐惧。爱情果真会让一个人放弃自我,而为对方而活么?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17 11:57:34

    #11.17#马尔克斯借着爱情的名义,写了三个人的孤独,最后喂你一颗名为“爱情”的糖果。他用一生去等待她,用一生成为了她爱的模样。“他们仿佛一举越过了漫长艰辛的夫妻生活,义无反顾的直达爱情的核心,他们像一对经历了生活磨练的老夫老妻”“爱情始终是爱情,只不过距离死亡越近,爱就越浓郁”看到这样的话语,想要感动的流出泪了,之前压抑在心头的阴翳一扫而空。历经磨难,我们老了在相爱。他们的爱情,甚至让书外的人也尝到了爱情的甜蜜。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18 12:30:27

    #11.18#《鲁迅无意识的存在主义》古典研究者鲁迅:从日本留学归来,执教杭州,着手收集逸散的古代小说,并将其汇集成十本文稿,这套中国小说史料后被命名为《古小说钩沉》。而鲁迅前期着手于古小说的原因大致有两点:其一:受到梁启超倡导的“小说界革命”的影响,借助小说表达自己的政治理念,并启蒙大众;其二:与异国文化的接触,进一步激发了他对中国古典文化的关心。留学期间,鲁迅有意识的汲取欧洲近代思潮,同时渐渐凸显出赞扬本国民俗及传统文化的倾向。而后,鲁迅着手于对同乡先人的史书逸文的收集与校勘。这一工作完成后,便开始抄写史书之外的典籍。并发表了《会稽郡古书杂集》。收集逸文,编辑校勘与乡土相关的著作在清朝十分盛行,鲁迅在这一风潮下受前人成果的引导而开展这一活动。最大的原因莫过于鲁迅朴素的乡土情结,而在这一过程当中,反过来又培养了鲁迅的爱乡情怀。而之后,鲁迅创作历史小说也从中汲取了不少营养。后期鲁迅对古典小说的研究及相关演讲,大致都是通过历史反映现实,讽刺当下。这也体现在《故事新编》这一历史讽刺小说当中。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19 18:25:33

    #11.19#鲁迅深受进化论的影响,认为将来必胜于过去,青年必胜于老年。以致鲁迅对未来自己青年抱有很大的希望。这体现在他在文本中关于孩子的情景的描写。无论当时的环境多么的黑暗,总能在孩子身上寻找到希望。《狂人日记》种“救救孩子……”的痛苦呐喊,《药》和《明天》孩子死后,让他们重生的强烈欲望,以及《故乡》和《社戏》中对孩子不加掩饰的赞扬。但看到当革命失败时青年们的选择时,鲁迅对其深感失望,发现青年也并未比老年人好。鲁迅也便不再像从前那样单纯的美化孩子了,即使是孩子,也可能是“吃人的人”,孩子们也是“正如老子一般了”。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21 22:51:55

    #11.21#等来的怕不是爱情。费尔明娜和医生间的“执子之手,与之偕老”在我看来并非爱情,而是夫妻情。两者在一起生活久了,彼此习惯,失去后的失落感,孤寂感让人误以为那是爱情。爱情需要冲动,是你看见她会有心的悸动。看见了她,你变不再是自己,而是变的面目全非。爱情是两者在对方眼里都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而夫妻情是只要你符合我的要求,我们便可以结为夫妻,无关爱情。没有爱情的婚姻并不妨碍它的稳固,没有了爱情的爱情又怎是爱情。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23 23:06:41

    #11.23#志士们的言论和行动正因为乍一看是“革新的”所以才是应该唾弃的东西,他们一边高喊革新,一边把运动作为“大遂其私欲”的手段,并用高深的概念来饰其贪得无厌的权势欲。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24 10:16:16

    #11.24#写在笔记本上,实在不愿费时誊一遍,见上图?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26 19:18:55

    #11.26#原谅我又写在笔记本上,看上图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28 15:27:05

    #11.28#理论性书籍,需要随时做笔记,用手机不方便,只好写在笔记本上了。望谅解

    来自 豆瓣App
  • 昙花昵

    昙花昵 2016-11-30 09:14:51

    #11.30#见上图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36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