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文】最后的刑警

Claire

来自: Claire 2016-11-02 11:56:28

  • Claire

    Claire 2016-11-02 11:58:13

    轿车平安驶入高速路口的时候,王虎缓缓闭上了眼睛。这是他第二次为了躲避风声而远赴他乡,却比第一次要窝火很多。文鸣出事的时候,他也感到有些不安。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盛行于世的那些道上的规矩和体系被一个接一个的摧毁。王虎从三年前起就着手改造自己的集团体系,先是把贩毒活动融入正常的企业经营里,接着大肆花钱拉拢各界关系,努力构建了雄踞一方的贩毒帝国。然而作为这个帝国的帝王,却在一夜之间被人逼宫,不得不远赴他乡,其中的落差让王虎自己都觉得有些震撼。
    洛阳。王虎默念着这个名字。东窗事发的现在,他意识到公安机关早已对自己展开了调查,但最终把警察大军带出迷宫带至自己城下的就是这个人,一个刚刚毕业的警察。
    他用右手摩挲起自己的左手手背,回忆起这些年对于洛阳调查得来的那些数据。他清楚洛阳的身高、体重、籍贯、住址、特长甚至个性,也清楚洛阳的人际圈、关系网的整体布局,他甚至知道洛阳社交软件的密码、银行卡的余额,可即使如此,这两天针对洛阳开展的一系列行动仍旧没有一个部分按照原计划实现了。一种新的愤怒在他的体内形成,就像有人忤逆了帝王的旨意一般。
    “调头。”王虎说道。
    “舵主,你不要冲动。”秘书说道。
    “我跟你一起回去!”文隆叫嚣道,“做了他!”
    王虎冷笑起来,双眼露出阴厉的目光,他说:“好,我们去杀人。”

    是夜,整个王虎贩毒集团都已沸腾。
    当几名警察冲进杭州一家KTV包间时,正好看到三男三女正在吸食K粉,当同伴意欲反抗的时候,其中一名男子直接施展擒拿将身侧的男人控制住,一名民警冲上来搜身,在嫌疑人的腰侧摸出一把匕首。
    南京市的某家迪厅里,炫目的灯光突然熄灭,空调散发的冷风瞬间中止。数十名年轻男女一边咒骂着一边离开了大厅。半个小时后,迪厅的工作人员聚集在大厅,点起蜡烛收拾残局。这时,灯光再次亮起,与之而来的,还有六把手枪黑洞洞的枪空以及十几名警察的虎视眈眈。
    常州市的某处路段,陈磊[他是谁?]正驾驶着一辆无牌车辆疯狂逃窜。同车的两个人使用手枪对着紧追不舍的两辆警车不断开枪。子弹划破夜色,在夏风中急速飞驰,勾勒出一条又一条无形的直线。
    当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绰号“黑寡妇”的李淼已经穿好衣服静坐在宾馆的套房床上。在她身旁,一个赤身裸体的年轻男人则被吓得不轻,蜷缩在床角。
    “李淼,因你涉嫌贩卖毒品,我们现在依法对你进行传唤。”警察说,“这是传唤证,走吧。”
    “你们奈何不了我。”李淼说道,“不要忘了,我是孕妇。”
    “早有耳闻。你现在生过多少个孩子了?”警察问道,“就为了这点钱,你们害了多少人,连对自己和自己孩子都这么狠。”
    “这点钱?”李淼看着自己珠光璀璨的双手,反问道:“你一年工资,买的起这里面的哪一个?”
    警察笑了起来,说:“可惜再多的钱也买不起你的命。”
    ……
    凌晨五时,杭州市某分局会议室内。
    市分管副局长、分局局长、分局分管副局长、禁毒支队支队长、特警支队支队长等领导均已就座。
    “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该集团具备集团性、跨区域性的特征,主要通过实验室开发新型毒品,通过网上平台交易,由寄递渠道实施毒品运输,分发下线。”汇报人点开下一页PPT,呈现出一张网络状的表格,他说:“头目是王虎,下设三个部门。其秘书负责上下线的组织协调,张扬负责评估风险、拟定计划,佟飒负责暴力保护,除集团特有的下线外,该集团还和其他几个地级市正在经营的贩毒集团有着程度不同的联系。目前,我市已对李淼贩毒集团动手,缴获了大批疑似毒品的奶粉,现在亟待化验室鉴定。”
    特警支队支队长汇报道:“我们已配合各支队、分局出动警力,目前已抓获一百二十三人,仍有十八人在逃。其中,王虎等主犯还没有到案,据分析,他们手中持有多把手枪。”
    “嫌疑人穷凶极恶,各警队实施抓捕时务必做到稳、准、狠。”兴许是回想起自己年轻时的某些片段,某位已经大腹便便的领导说道:“逮了这帮活老鬼!”
    天,已渐明。
    当太阳完全升起的时候,一辆通体黑色的出租车停在了圣星假日酒店的门前。
      洛阳和叶嫣然先后上车,司机看到叶嫣然的时候也眼前一亮,他说道:“行啊小子,还带个漂亮女孩,你这是逃难还是度假的?”
      “这是我偶遇的贵人。”洛阳说,“麻烦你了,李哥。”
    叶嫣然见洛阳两句话先捧自己、又谢对方,很好地诠释了左右逢源四个字,不禁在心里给他的形象贴上了新的标签:奸诈。
    “你……”叶嫣然见对方也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说话随意些,道:“也是警察吗?”
    “我?”被叫做李哥的司机苦笑道,“以前是。”
    “哦。”叶嫣然从他的语气中感觉到了一丝忧伤,便没有追问下去。她拿出手机,查看列车信息,说道:“最早的班次还有两个小时。”
    洛阳点了点头。
    叶嫣然看着他的侧脸,脸部的线条如同他的眼神一样刚毅,就像海中的礁石勇敢地迎战风浪。她断定,此时的洛阳已经下定决心,要在今天和对方分出胜负。她摇下车窗,有些炎热的空气混着西湖的湖风吹过她的发梢,似乎也吹动了她眼底的波澜。
    有人说人生必死,但求活时精彩。她嘴角微扬,感受着风暴前最后的宁静。初升的旭日洒下光芒,拥抱着这辆疾驰的出租车,向前、向前、向前。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9830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