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贫乏症和思想贫乏症

joe

来自: joe(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6-11-01 22:16:07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6-11-01 22:30:35

    对那些选择少说话的人,对那些因为受教育水平不高的人,用什么标准来评定他们患有语言贫乏症呢?有这么一个标准吗?有语言贫乏症这么一个事情呢?对用文字谋生的来说,也许用语言贫乏来进行衡量,也许有点客观性。但对其他行业的人来说,如何衡量呢?精通某个专业却不会写社论的人,是不是患有语言贫乏症呢?如何判定呢?

  • 春草更深更长

    春草更深更长 2016-11-01 23:25:10

    好几年前我记得有家图书公司在网络上推广他们的书名“小确幸”,结果狂马抵制它,说他们不懂中文。可我后来看到台湾一些有名的人也把这个词当网络热词来使用,以说明自己与时俱进。

    来自 豆瓣App
  • 春草更深更长

    春草更深更长 2016-11-01 23:28:03

    那些使用“小确幸”的还是以文字为伍的文人,所以真难说语言这回事。但个人态度,不管小确幸多热,我是不会用的,我不觉得中文可以这么缩略

    来自 豆瓣App
  • 春草更深更长

    春草更深更长 2016-11-01 23:31:55

    看了你的文章,感觉有点小题大做,因为“蓝瘦香菇”不会热多久的,覆盖面也不算大。反倒是恶搞它让它更热。

    来自 豆瓣App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6-11-02 08:38:14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和不知不觉中积累起来的词。落选和进入的,也许有美学方面的考虑,也有其他方方面面的考虑。我从未用过小确信这个词,因为讨论中有这个词,于是也就在回帖时用了。在日常生活中,也有很多词是从来不用的。有时候是因为懒惰,或者因为习惯,或者因为没文化,或者因为不想谈吐文雅显得格格不入。在和懂的人说叶公好龙这个成语时,叶要念成 she (奢),与一般人说,就是读成叶(页),我也这么说,别人也这么说,我不纠正自己,也不纠正别人。相对那些学富五车的人来说,我大概也属于语言贫乏症的。即使那些下笔成章的文人来说,与莎士比亚相比,他们也许会被认为词汇贫乏的。当年莎士比亚自己杜撰了1千多个词,好像也没人说他词语贫乏或者语言贫乏。莎士比亚造词,说明当时英语本身比较贫乏。造词本身也是语言充满活力的表现。不管造出什么词来,都是给语言添砖加瓦,至于有没有人用,有多少人用,能用多久,是不是当作不合适的材料扔掉,还是用来建造高楼大厦,使用者自行决定。不能说,添加了一个好词,是作出贡献,添加了一个不好的词,就认为是语言贫乏。好与不好,不是某个个人说了算的。新词涌现这样的现象,对新词本身,学者要做的,就是关注搜集整理记录研究等等。从是非好坏道德层面去评定,恐怕不是纯学者做的事情。那些是道德家需要关注的事情。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6-11-02 08:43:51

    担负通过语言使用来纯洁公共道德责任的人,也许会关心这些。可是谁指定谁承担纯洁公共道德以及其他人道德纯洁呢?如果没人指定,自己就主动接过来做这样的事情,任命自己是语言和道德纯洁者和捍卫者,不是有点自以为是吗?说到底,如何使用语言,在一般情况下,由个人自己选择就好,旁人无需干涉。这个道理,不是很普通的吗?

  • 快樂

    快樂 (流畅感。) 2016-11-02 08:50:27

      嗯。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6-11-02 08:54:52

    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是每个人受到学校和家庭以及周围环境教育熏陶的结果。一个社会,一个社区,一个团体,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的组织体系和相应语言规矩,才得以正常运转。这些事情是每个人通过学习才知道并能熟练使用的。就算是蓝瘦香菇,大约网络上用的比较多,大约是一些小团体在某些时候会用。这些范围是语言使用者自己确定的。这种确定来自学习和经验。这与使用其他词一样。在什么场合下使用,对谁使用,但这与语言贫乏症有什么关系呢?有些词,不能当着长辈面使用,有些词只能在歃血为盟的人之间使用,有些词在某些场合不可以用以免激化矛盾等等,有些词大多数人不会用或者用不好,而又有必要用时,常常会推举一个会用的人做代表。这些语言使用场景是常见的。有人发明了一个新词,这被总结为语言贫乏,这个总结中使用的逻辑,很奇怪。有人使用了难受想哭,被认为是正常的,使用了蓝瘦香菇就被认定是不会使用难受想哭或其他类似词汇因而就是语言贫乏,这是什么道理呢?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6-11-02 09:04:11

    有时候反对新词的理由往往是这样的:现有语言和词汇总表已经是完美的了,何必要发明新词呢?你需要的,只要通过学习过往经典就足可以表达一切了。也许这个道理对某个个人来说也许是对的,比如需要在日报上写文章臧否是非的某些人。但这个说法却忽视了语言本身发展扬弃和使用的规律。汉语的确是一个伟大的语言,现在积累下来,也是过去不断添加的过程。如果不添加,就不会有现在的辉煌灿烂得心应手。那么现在为什么要停止这个添加过程呢?谁有资格出来说现在应当停止添加呢?谁有资格出来叫停并通过叫停这一方式来阻止汉语进一步添加新词呢?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6-11-02 10:01:59

    在文学上,时间是最伟大的抉择者。几十年前的畅销书风靡一时,现在几乎没人读。几十年前叱咤文坛的人,现在也渐渐隐退。几百年前呢?甚至那些获奖的人和作品,也被时间无情淘汰。对那些颁发奖牌的,对那些得到奖牌的,对那些被各种机构热捧的,时间会最终做出裁决。那些皇帝诗人,终究不会被认为是最伟大的诗人。语言的使用和进化大约也是这样。

    不是说,语言不需要进化,不需要拨乱反正,不需要纯洁,不需要发展。乔治奥威尔写英语与政治,就是有感于某些人不经过思考而乱说乱写英语,故意写得诘屈聱牙,叠床架屋,难以理解,有感于政治侵入语言败坏语言中本应体现的常理、常识、风度以及真善美。但,这与抨击蓝瘦香菇是语言贫乏完全是两回事。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6-11-02 10:09:33

    对一个社会的公共语言库,对一个团体的公共词汇表,是需要进行维护和整理,需要有规矩。如果一个特定的公共语言库受到攻击,出来发表自己的意见,是可以的。但,对此之外的个体使用者,进行批评,将其评定为语言贫乏,将附和跟随者也一棍子打翻,几乎可以视为人身攻击,这是不是越界呢?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6-11-02 10:22:17

    每个个体语言使用者都有自己的风格:普通型,狂野型,低调型,儒雅型,平易近人型,诘屈聱牙型,古典派,未来派,现代派,等等不一而足。一个语言的发展进化,大约就是各种派别相互学习,相互影响,相互借鉴,融合的结果。一个语言允许各种使用者共存,就像一个地球的生态,允许万物生长。宽容和理解,倾听,竞争,学习,抉择,努力表达自己,大约可视为语言使用的法则。将自己作为衡量语言使用的标准,可能会导致很多不合适的行为和表达。

  • 春草更深更长

    春草更深更长 2016-11-02 12:59:21

    嗯,是这么个理儿!

    来自 豆瓣App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6-11-20 09:11:11

    前几天在哪里看到该报又拿蓝瘦香菇说某些流行词。这让我感觉有点好笑。蓝瘦香菇就像很多其他无害的词一样,感觉不高兴大可以当作没看见,若是无所谓平时用用也无所谓,周围亲朋好友用了,也不必翻脸,一笑而过就好。至于某些流行词你觉得对政治正确有损害,你觉得冲击了你的道德标准或者你认可的社会道德规范,你可以针对那些词语专门论断,而不必拿蓝瘦香菇出来陪绑。拿人陪绑,本身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要做一件光荣伟大正确的事情,就要注意细节,拿这种无关紧要的词出来陪绑,有失公平,也显出论者自己对光荣伟大正确的评断,至少有瑕疵的。有了这样的瑕疵,说道理,就有可能会漏水。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807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