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哥美女都是神仙菩萨,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不是槛外人

来自: 不是槛外人 2016-11-01 21:49:41

来自 豆瓣App
  • 小黄鸡

    小黄鸡 (有人模仿我的鸡) 2016-11-01 21:49:44

    那是一张画, 哈哈, 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 没雀斑

    没雀斑 2016-11-01 21:50:41

    @一心只蹦圣贤迪 你在我心中就是这样的!

    来自 豆瓣App
  • 一心只蹦圣贤迪

    一心只蹦圣贤迪 2016-11-01 21:52:29

    @一心只蹦圣贤迪 你在我心中就是这样的! @一心只蹦圣贤迪 你在我心中就是这样的! 没雀斑

    ……能不能先玩了再远观

    来自 豆瓣App
  • 没雀斑

    没雀斑 2016-11-01 21:53:21

    ……能不能先玩了再远观 ……能不能先玩了再远观 一心只蹦圣贤迪

    男神 我远远的看着你和别人ons 就好

    来自 豆瓣App
  • 屠夫

    屠夫 (的侄子,只爱离异女) 2016-11-01 21:58:34

    ”莫道落花无意,却是流水亦无情,方才那屎橛子着实坚硬,若如骨鲠倒也罢了,偏生出不得进不能,真真教人奈何不得。罢了吧,今儿就如此了,紫娟,扶我起来罢。”
    紫娟将黛玉身后的罗裙掀起,黛玉粉臀微抬,紫娟忙不迭端出脱胎漆盒,揭开盖子,取出一卷细苏绸来,又从细工紫檀雕花温箱中取出黄铜水瓮,倾了一些在龙泉青瓷三足水盂内,试了试温,将绸子湿了,绕着蕊儿便细细拭来,只拭得一回,便将绸子弃了,复又取出一卷,仍细细拭之,黛玉眉头微仄,愠道:“今儿的水粗砾得紧,又寒气迫人,怕是用的井水吧?” 紫娟忙答道:“回小姐的话,这水是今年春天的无根水,按小姐吩咐贮在那口细瓷大缸之中,莫怕是烧水的炭,用了背阴之处的树木,带来了寒气罢。” 黛玉闻言,泪珠儿如断线流下:“也是我这无家之人,处处受那委屈,舅父舅妈待我再好,终究不是亲父亲母,百般疼爱又如何,稍稍将面皮儿下了,便是无尽哀凉。今日用的是背阴的木炭,明日岂不连木炭都无有一炉。亲人也好,路人也罢,终不过一句话儿便转了脸的,又奈何我孤苦伶仃一个,无依无靠。” 这边厢,紫娟已用六卷绸子,细看绸子上已无落金,则取出一方河府细棉精纺的白帕子,将水迹压了压,再看那蕊儿,娇滴滴,红嫩嫩,粉嘟嘟,端的是娇羞柔嫩的一个菊苞儿。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408023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 lz不太想回家   (来尬舞啊)
  • 抽烟喝酒不睡觉 一夜回到18岁。   (两行竹)
  • 这个点了有没有饿的人 单纯的肚子饿   (盲小生无法直视)
  • 无聊 看店中~   (kuuki)
  • 能打个小广告吗?出一台全新xps 15   (seve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