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清越十一月書單

南柯

来自: 南柯 2016-11-01 17:02:38

来自 豆瓣App
  • 南柯

    南柯 2016-11-01 17:12:46

    #11月1日#阿麗莎給傑洛姆的信不只是透露了共同的純文學趣味:由於拘泥於狹小的生活世界和個人情感,他們無法理解‘‘疾風暴雨’’般的詩人如雪萊、拜倫和雨果,只能沈溺在抽象的抒情和晦澀的象徵中;更重要的是暴露了相似的生活境遇:‘‘書本’’構造了他們的‘‘現實’’,‘‘閱讀’’則成為了他們的‘‘行動’’。遠離現實的生活,即使再熾熱的愛情,也難免墮入虛妄的境地,更何況傑洛姆和阿麗莎在現實中體驗愛情之前,往往先通過書本來理解幸福,這種‘‘紙面上的愛情’’別說經歷生活風雨,就是遭遇杯水風波,恐怕也難以持久吧。
    僅僅從書本上獲得的觀念,如果沒有‘‘實體化’’的現實對應物,則必然流於空洞和虛無,而且經不起來自生活的任何挑戰。

    来自 豆瓣App
  • 南柯

    南柯 2016-11-03 22:08:07

    #11月3日#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窄門》涉及的“幸福”與“完美”已經與“愛情”無關,而是直接與現代人的“承認”和“認同”密切相連。按照黑格爾的理論,人和動物一樣,有保存自己肉體的自然需求和欲望,可是,人在根本上又與動物不同,就像孟子所說,“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關鍵就在於“幾希”上,因為人需要他人的需要,也就是希望獲得他人的“承認”,尤其是希望被承認是“一個人”,一個有某些價值或尊嚴的存在。譬如動物為了種的繁衍,自然要雌雄交配,但男女除了交配,也即擁有對方的身體之外,還渴求彼此的愛情,這就是追求“承認”的慾望。“承認”的價值關係到人樂於冒生命危險純粹為名聲鬥爭,同時也關係到對“幸福”的理解和對“完美”的追求。因此,“世俗”的慾望可以上升為“精神”的要求,而“精神”的要求也能夠轉化為“信仰”的渴望。

    来自 豆瓣App
  • 南柯

    南柯 2016-11-05 16:45:01

    #11月5日#你們要努力進窄門,因為引到死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

    来自 豆瓣App
  • 南柯

    南柯 2016-11-07 23:32:38

    #11月7日#我在這裡敘述的故事,別人可以做成一部書,在我則是全身心投入的生活經歷,我的道德觀念也受到重大挫折。因而我只是把我的回憶草草寫下,有的段落支離破碎,也不求助於任何虛構去補綴拼湊;我說出這些往事,原不指望有多少樂趣,任何矯揉造作的努力更會把僅剩的樂趣一掃而光。

    来自 豆瓣App
  • 南柯

    南柯 2016-11-09 18:14:31

    #11月9日#當我們俯身向著所愛的靈魂,就像在鏡子中看到我們反應在上面的形象,洞察別人,宛如洞察自己,甚至勝過洞察自己,那有多好啊!溫情會多麼寧靜!愛會多麼純潔!

    你的愛情更可以說是一種用頭腦思考的愛情,一種對溫情與忠誠的理智性迷戀而已。

    凡要救自己的生命,必喪掉生命。

    来自 豆瓣App
  • 南柯

    南柯 2016-11-11 22:53:01

    #11月11日#誰真正祈望真的和恆久的榮耀,就不在乎世俗的榮耀,誰不在內心鄙視世俗的榮耀,這就不是真正熱愛天堂的榮耀。
    我常常認為愛情是我懷有的最好的感情,我的一切美德都是與它相通的,愛情使我超越自己,我沒有你又會成為一個普通平庸的凡人。懷著跟你相會的希望,才使我覺得崎嶇小路也是最平坦的大道。

    来自 豆瓣App
  • 南柯

    南柯 2016-11-14 01:12:42

    #11月13日#我們講究美德不是要在未來得到補償,我們的愛追求的不是得到補償。付出辛勞想到補償,這對高尚的心靈是一種傷害。美德也不是靈魂的一種裝飾,不,而是美的形式。
    有時在人的一生中,有一些非常迷人的樂趣,非常溫柔的承諾是不允許的,那時至少希望這些事情可以得到開禁,這也屬人之常情,然而這些巨大的魅力只有在另一種魅力相形見絀,那就是明白如何以美德而放棄。

    来自 豆瓣App
  • 南柯

    南柯 2016-11-15 23:09:14

    #11月15日#遭受現代知性享樂的毒害,人性的趣味被嚮往個性的趣味所置換,美的觀念失去了普遍性。那些通過強盜般赤裸裸的暴行斬斷倫理和美的媾和的英雄們,不論如何說俊輔的風貌怎麼漂亮,那也只能是他們的一廂情願。

    来自 豆瓣App
  • 南柯

    南柯 2016-11-17 22:10:23

    #11月17日#大凡人的強烈的憎惡、嫉妒,以及熱情的種種表象,似乎都與他無關。胡說!胡說!胡說!藝術家不得不偽裝真情,和普通人不得不偽裝真情,兩者的目的可以說恰恰相反。藝術家為顯示而偽裝,普通人為隱蔽而偽裝。

    来自 豆瓣App
  • 南柯

    南柯 2016-11-19 23:54:30

    #11月19日#我的天空裡沒有太陽,總是黑夜,但並不暗,因為有東西代替太陽。雖然沒有太陽那麼明亮,但對我來說已經足夠,憑藉著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當成白天。我從來沒有太陽,所以不怕失去。

    来自 豆瓣App
  • 南柯

    南柯 2016-11-21 22:39:57

    #11月21日#藝術家不得不偽裝真情,和普通人不得不偽裝真情,兩者的目的可以說恰恰相反。藝術家為顯示而偽裝,普通人為隱蔽而偽裝。

    来自 豆瓣App
  • 南柯

    南柯 2016-11-24 01:15:31

    #11月23日#我們稱之為思想的這種東西,不是事先產生的,而是事後產生的。這思想一般作為因偶然衝動而犯罪的人的辯護者身分出場。辯護人賦予其行為某種意義和理論,以必然替代偶然,以意志置換衝動。思想雖然不能給撞在電線桿上的盲人治傷,但至少有能力證明受傷的緣故不是因為盲目,而是因為電線桿子。每一個行為都跟著一個事後的理論,於是理論成為體系,而人—行為的主體卻明顯地變成了行為的可能性。他具有思想。這樣一來,思想可以憑藉自身的力量無限擴大範圍,而思想持有者就成了思想牢籠裡的囚犯。

    来自 豆瓣App
  • 南柯

    南柯 2016-11-25 18:13:37

    #11月25日#悠一為了使他的慾望變成他的現實,首先二者之中要死掉一個—他的慾望或者現實。他知道,雖然這世界上二者幾乎並存,然而藝術必須敢於觸犯存在的法規,這是因為藝術本身需要存在下去。

    来自 豆瓣App
  • 南柯

    南柯 2016-11-27 20:18:22

    #11月27日#精神本身就是欺騙。
    這個社會畢竟基於異性愛的原理,並以某種令人倦怠的永遠的多數派原理運轉。不論你情願不情願,都得品嚐這個滋味。

  • 南柯

    南柯 2016-11-30 00:00:23

    #11月29日#從窗外看到別人的不幸,比起在窗內看到的更加美麗。這是因為,不幸很少能越過窗櫺撲向我們。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36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