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生死的谜团在哪里?

請真

来自: 請真(中有請吔!其請甚真,其中有信。) 2016-11-01 16:30:28

  • 請真

    請真 (中有請吔!其請甚真,其中有信。) 2016-11-28 13:05:03

    莲花生大士如此描述“地光明”:
    这个自发的“明光”,无始以来就不曾被生过
    它是本觉之子,而本觉也没有父母——多妙啊!
    这个自发的智慧,不是任何人创造的——多妙啊!
    它没有经历生的过程,本身也没有死的成分——多妙啊!
    虽然它是那么明显可见,却没有人见过它——多妙啊!
    虽然它在六道里轮回,却不曾受到伤害——多妙啊!
    虽然它见过佛土,却不曾变得更好——多妙啊!
    虽然它存在于任何人身上的任何地方,却不曾被发现——多妙啊!
    而你却继续想从别处证得别种果报——多妙啊!
    即使它原本就是你的,你却往别处去寻找——多妙啊!”


    实相众生本有,是众生原本的面目,却被我们执迷的心,将实相封锁在自我的镣铐中,永无出期。你们知道什么是永无出期吗?你们现在觉得坐在这个地方,咱们从刚开始过去一个小时,你们觉得这个时间可能很短,就一个小时嘛,可是当你临死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一生还没有现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长呢。为什么呢?当你临死时,你的心不再被你的意识所束缚的时候,时空于你的心中是不存在的。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时空是一种错觉。所谓的世界,指的是时间与空间的交错融合,可是所有时空世界的源头,皆源于认识时空的心灵,世界由众生的心识分别,幻化所现,心识所幻化而成的世界名色,带动心识,而成为了我们所谓的自己,因“自我”的存在体验,延伸出“我”存在的概念,这是思维,思维与心灵体验相续交织,心识取舍肉体六根,所摄取的光影信息,聚合而成显现出来,就是我们认识到、体验到的“客观世界”。


    举个例子,此刻,你眼前放着一枚樱桃,红色、圆形、甜美、多汁,你一定认为,这个樱桃是真实存在的,这个樱桃的主体,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你可以看到它,品尝到它,感受到它,体验到它,以至于对于樱桃有了记忆,根据记忆中樱桃的感受概念,进行深入的分析,理解,对于樱桃产生了理性的,思维概念化的剖析。樱桃,已经不再是客观世界中,一个独立存在的个体,而是在你的大脑中,形成了对于樱桃的一整套逻辑思维,抽象概念,以及完整的心灵投射。


    此刻,将这枚樱桃从你的眼前拿走,你闭上眼睛,回想樱桃的存在,你会发现,樱桃的色香味,历历在目,对樱桃的体验感受,无比真实,那么请问,是现实世界中,这枚樱桃是真实存在的呢?还是你脑海中,所还原的樱桃景象是真实的?


    你会说,当然是现实世界中,樱桃的存在是真实的,真相是这样吗?


    如果,此刻,你面前的樱桃是真实的,真实的事物,一定有一个不会改变的主体,也就是说,真相是不会随着时空而迁流变异的,而这个樱桃,在我们描述它的这十分钟内,已经在本身性质上,发生着微细的,细腻的新陈代谢;你之所以“认为”这枚樱桃是真实的存在,仅仅是,你内心的体验,束缚了心识,心识被体验固化,从而投射出樱桃的固有名相;这枚樱桃,是我们“色受想行识”聚合所现的对境,樱桃本身并非有实有、独立、不变的本体,如果将这枚樱桃,用科技手段分解到最后,你会发现,樱桃的微观,一切事物现象的本质,皆是物质能量在聚合,樱桃,以及这个世界,本身是刹那生灭,相续川流之能量,因缘聚合所现境界。


    而所谓构成宇宙、世界、时空、物质、生命的最基本物质能量源头,却来自于众生认识物质的“意识”,或者说,我们看到的一切,都是因我们“能看到”的心与意,所投射出来的幻境!


    继续说樱桃,这个樱桃并非是永恒不灭的,它是因缘和合的产物,目前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樱桃”名相,是因为有认识樱桃的“我们”所现:这个樱桃,在西方可能称为“车厘子”,在国内叫做“樱桃”,在其他国家可能是其他的名字,因“认识樱桃的人”,内心对于樱桃树立概念名相的不同,面对同一件“物质”,会产生不同的名相,所以,樱桃的名相,本身是众生赋予某种“物质条件”,所产生的“心意投射”,樱桃的名相是意识的投射,而意识本身,却是心灵分别,取舍肉体意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这“六根色尘”,所显现而成的“错觉幻影”,樱桃的名色,源于心意相续,而心意本身性空无生,所以,樱桃,这个名色,本质也是空相,这就是《心经》所说“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因为我们看到了樱桃,樱桃而有了名色,因为我们吃过樱桃,樱桃而有了甜味,因为我们感受樱桃,樱桃而有了触觉的弹性感受,以及冷暖等觉受体验;或者说,樱桃具有的色,香,味,触,认识,是因为心灵摄取肉体六根,心识组合六根尘境所现的“境界”,如果我们没有见过樱桃,我们就只能以心灵储存的曾经的记忆,去“理解”樱桃,这个东西,是西红柿吧?或者是枣子?


    如果我们没有体会过甜味,我们即使品尝了樱桃,也不知道它是“甜的”,因为我们不知道“甜”为何物?可是能够觉受甜味,或者对于甜味没有觉受的心灵“觉知”,却不会因感受到甜味,或者未曾感受甜味,而失去觉知的能力,感受,与未曾感受,皆是心识攀缘,所现觉知觉受。


    如果我们过去从未见过樱桃,我们也不明白,什么是红色,圆形,有香味,柔软,有弹性,是这样的吧?


    那么,换个角度说,这个“樱桃”就是源于心灵对曾经经历名色的记忆储存,是这样吧?因为有各种对于其他名色信息的记忆存储,我们的心识,调动大脑意识,调取信息,对于外界樱桃的“物体”,形成了判断分别,记忆与意识相续,形成对于樱桃的分析,理解,直到最终的“认识”,“噢,我记起来了,这个东西,我很小的时候吃过,它叫樱桃”,可见,所谓的樱桃,这个你们认为真实客观存在的事物,原本是没有固有的名相存在,是由于我们的心意相续中,过去存储的信息记忆,将这个本来无有名相的“物质”,冠以“樱桃”的名相而已。


    而认识樱桃,给物体冠以“名相”的过程中,却找不到一个实有的“樱桃”主体;因能够“认识”樱桃的心,从而投射出樱桃的“名相”,这个樱桃名相,是心识聚合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牵引心识,所现的“因缘幻影”;如果只是眼睛看到樱桃,仅仅是红色,圆形的图像,本身并不能构成樱桃,如果仅仅是听闻,无声音的樱桃,也无法浮现樱桃的概念,如果只是鼻子闻到樱桃的香味,味道本身并非是樱桃,如果仅仅用嘴巴品尝樱桃,仅仅是水果的甜味,甜味也并非是樱桃,如果仅仅是用手接触樱桃,樱桃的软硬、弹性、冷热触觉,也并非是完整真实的樱桃。


    如果仅仅是意识中,还原樱桃,而眼耳鼻舌身,其余五根不参与对樱桃名色的取舍,那么,现实中的樱桃就不会成立,而脱离外界名色所现的“意识樱桃”就是空幻的,意识中抽象的樱桃,仅仅是意识本身的幻想迷茫,而意识中并非有独立、真实、不变的樱桃存在。


    外界的樱桃之所以成立,是我们的心识,取舍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信息,分别心凝固心识,心识聚合根尘,所现的妄业因果,认识樱桃的,投射樱桃“名相”的心与意,本身是细腻妄想的迁流运转,世界一切名相都是我们心识牵引心灵觉性,所现的流光瀑布,因此,由幻想聚合六根幻尘,所现的樱桃,也是虚影幻体,这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心经》。


    能够分别樱桃的分别心,是樱桃名相的缘起,樱桃即分别心,分别心即樱桃;能与所能本质虚妄,心识内守,不染色尘,则心能觉樱桃,却不挂樱桃,樱桃名色于心无取无舍,则心灵从所攀缘的幻境中,觉醒了能见樱桃,却不挂樱桃的觉性;分别心脱离所分别的对境,则能分别的心识,就会融化,犹如冰块融解,云层消散,分别心深处,被“能分别”蒙蔽,却远离分别的明空觉性,就会如日出云层,光照大千,这就是“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无挂为净,无碍为照,无生为空,无灭为常,是故心为佛所,明心即佛。

    樱桃,就是整个世界万物,樱桃非樱桃,由心所化,是名樱桃;世界,非世界,尘心现幻,是名世界:这就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也就是“自心现量,缘起性空”;众生的生生世世,就是心识被“所认识”的樱桃名色牵引,进行的一次次“分别取舍,辨认体验”,所谓的人生,就是心识自己编造的梦境,然后被梦境牵引,带动心识,进入深入的对于梦境的“觉受感知”。


    在你临死的时候,心识分别不再被意识概念记忆所束缚,脱离意识分别的心识,就解脱了时空的流动,你看你的一生,0.1秒就过去了,但在这0.1秒中,是由你整个人生的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每一刻,每一分钟,每一秒,经历的每一件事情,动的每一个念头,觉受的每一丝细微的情绪,都在那0.1秒当中,如同你亲身经历一般、清清楚楚地浮现一遍,你的人生在刹那中就完成了,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到你上学,结婚,工作,事业,成功,失败,亲人,朋友,仇敌,你心灵见闻觉知的所有一切,直至你临终前的所有人生经历,都会完整,全面,无有遗漏的,同时浮现出来。


    你觉得现在这一个小时过的很短是吧,你的这一生比这一个小时还要短,可是你未来的无数生,以及过去无量无量劫的无数生就这么过来的,就在电光火石当中我们走完了一生又一生,轮回了一世又一世,直到今天还不能解脱,为什么?你没有真理的指导,心不虔诚真理,贪爱自我而忽视真理,迷失的心就是你下一世轮回的起点。你没有办法解脱生死,就算看到了佛法后觉得好,但是内心对于人世间贪婪的欲望依旧会把心识带走,这个就是业力因果,众生所谓的“自我”,就是心识随业迁流,妄业塑造心识,心识凝聚业尘,所现三界六道中,不同的因缘业身,依心识妄业所现天堂、地狱、人间。
    。。。。。。摘自谢安朔《樱桃》 转自谢安朔的博客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4703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