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何其无耻的柳悦!再次看做外邦人

黄段无誉祸

来自: 黄段无誉祸(请勿邀请我参加任何私密小组) 2016-11-01 14:37:33

2人 喜欢
  • 小夜Benedict

    小夜Benedict (无玷的心) 2016-11-01 15:18:30

    但他的老我现在狂怒,宣告说他的人生三观被周弟兄的婚事毁掉了,所以必须离开。

    ~~~~~~~~~~~~~~~~~~~~~~~~~~~~~~~~~~~~·

    一派胡言,这一看就是恶人先告状。

  • 小夜Benedict

    小夜Benedict (无玷的心) 2016-11-01 15:30:52

    补充说明:
    柳先生恶人先告状。
    柳先生说他三观被周弟兄毁掉,必须离开,是一派胡言

  • 小品7949

    小品7949 2016-11-01 16:11:24

    但他的老我现在狂怒,宣告说他的人生三观被周弟兄的婚事毁掉了,所以必须离开。 ~~~~~~~~~~~ 但他的老我现在狂怒,宣告说他的人生三观被周弟兄的婚事毁掉了,所以必须离开。 ~~~~~~~~~~~~~~~~~~~~~~~~~~~~~~~~~~~~· 一派胡言,这一看就是恶人先告状。 ... 小夜Benedict

    林晖姊妹转告说,柳悦对周弟兄最大的意见是和我结婚的事。我当场惊了。他明明是祝福了我们。刚才还在想,他是被圣灵感动祝福我们呢,还是虚情假意。周弟兄说,他当时是被圣灵感动。看了胡弟兄的发言,立刻意识到,柳悦说我们的事毁他三观是他离开的借口,而且是最好的借口。

  • 小品7949

    小品7949 2016-11-01 16:26:34

    毁谤贬低林晖姊妹,暗示是由于林姊妹不行,所以竺不要她,柳悦也不要她,最奇葩的是,柳悦居然奸诈地宣告,这个结论是周弟兄告诉他的。
    ——————

    这个真的太过分了,打击林晖姊妹的信心,诽谤周弟兄,挑拨林晖姊妹和周弟兄的关系。周弟兄早就和我说过他对柳悦和林晖姊妹相亲的担心,柳悦在属灵方便不长进,但林晖姊妹是想养育敬虔的后代,柳悦的表现估计他们够呛…

  • 小品7949

    小品7949 2016-11-01 16:36:14

    林晖姊妹转告柳悦的话,柳悦说我和胡元元姊妹说他应该去揭发曹楠,他说曹楠对他有恩怎么揭发。我记得当时是,周四晚上我们去胡元元姊妹发起的团契,路上周弟兄和我说柳悦应该揭发曹楠。因为柳悦是当事人啊,是受害人,是见证者,周弟兄不是,但他写了文章揭发,以柳悦的身份,他应该去报警。我记得刚来的时候对柳悦的印象就是,他时不时地蹦出一句,曹楠是个骗子……柳悦真糊涂。

  • 小品7949

    小品7949 2016-11-01 16:43:40

    今天林晖姊妹在店里交通才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就是柳悦从我一来守望的人就对我很冷淡。我还以为他一直不爱说话呢。原来他之前和欧阳弟兄还蛮亲近,(欧阳弟兄以前还蛮坚定地说过他认为柳悦是真弟兄,我还想问他是怎么判断出的)今天林晖姊妹说他反驳她语速很快,说得很多,我到现在还没见过这样的柳悦。虽然柳悦是我在守望的人见过最多面的肢体(当然是除了周弟兄),但我发现我一点都不了解他,心里非常陌生的感觉,和周建平我可能都感觉更熟悉一点…

  • 若寒

    若寒 (li qing wei) 2016-11-01 17:38:47

    愿圣灵帮助柳悦诚实面对以上自己所行的,扪心自问是否合乎圣徒的体统?愿你重视弟兄姊妹的对你犯罪事实的责备,都是出于真心实践爱人如己的诫命。
    愿你顺服圣灵对你的引导。

    来自 豆瓣App
  • 黄段无誉祸

    黄段无誉祸 (请勿邀请我参加任何私密小组) 2016-11-01 18:58:02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Привет

    这事当时确实邪灵搅扰很厉害,包括付姊妹自己也都被邪灵搅扰了,付姊妹一口咬定是我要强迫柳悦租房,并为此和我第一次吵架——但事实上,这主要是她自己当时不想和柳悦合租,自以为能操控,却又不想坦诚地和我交通。
    实际上,是之前柳悦很主动地说,一发工资就要租套房子和周建平住一起,想要服侍流浪人云云,弄得我以为他下了很大的决心要顺服神,为他很高兴。所以当神给我们一套超出我和小品意料之外特别好的两居室的时候,我就问柳悦要不要合租,他马上高高兴兴就答应了。结果等我们签了合同的时候,马上变脸说要考虑好几天,过了几天我再问,他就借口是林晖不让他住。
    事实上,但凡对我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我是极力反对腐败教会的所谓配婚的,通常斥之为异端组织的模式。我之所以在租房的时候,有提及林晖姊妹,意思是,林姊妹从香港过来不方便当晚返回的时候,柳弟兄可以把房间让给姊妹以做接待,这样可以体现出柳弟兄的爱心,但绝无可能是鼓励两位未婚同居。
    实在是没想到,奸诈的柳悦居然借口自己很尊重林姊妹,所以才不租的,将自己的罪责推卸到林姊妹头上,这事性质是故意破坏教会秩序。

  • 黄段无誉祸

    黄段无誉祸 (请勿邀请我参加任何私密小组) 2016-11-02 00:26:06

    我和小品去江西之前,为了锻炼柳悦想交给他管理教会,与他交通,听到他表示很高兴和小黑作伴,很愿意继续住在店里这段时间,才将这聚会处交给他负责的,否则我完全可以关门,将小黑交给别人寄养一段时间(例如余伟弟兄)。
    哪知道我们不在的时候,他和周建平搞出了那么多损失,还毫无愧疚的心:
    1-小黑失踪了;
    2-我清清楚楚和柳悦商量的是,任何流浪人,如果不服从柳悦管理的,就不接待,但柳悦当我面说一套背着搞另一套——完全超出他能力之外,接待了多名流浪者,其中周建平偷卖店里的东西,把钱花光了不说,还谎称是我请他给教会看门的,诬赖我欠他工资,实际是柳悦偷偷摸摸请周建平看店造成的破坏。
    3-柳悦在我面前坚决不喝酒,谎称他从不喝酒,但乘我不在的时候,居然喝醉了威胁周建平,这件事我判断周建平并没有编造。而且除醉酒之外,几次和周建平吵闹。

  • 黄段无誉祸

    黄段无誉祸 (请勿邀请我参加任何私密小组) 2016-11-02 13:15:56

    但我发现我一点都不了解他,心里非常陌生的感觉
    ------------------
    请问小品姊妹,你既然承认自己明明是非常不了解柳悦,却两次诽谤我逼迫柳悦,不是邪灵搅扰又是什么缘故?你可以不了解当事人之一就对两人关系下判断么?

  • 黄段无誉祸

    黄段无誉祸 (请勿邀请我参加任何私密小组) 2016-11-06 13:27:59

    前两天我才发现周建平偷偷把柯弟兄奉献给我们教会的书架贱卖了。

  • 刘小桩

    刘小桩 2016-11-06 19:40:37

    我和小品去江西之前,为了锻炼柳悦想交给他管理教会,与他交通,听到他表示很高兴和小黑作伴,很 我和小品去江西之前,为了锻炼柳悦想交给他管理教会,与他交通,听到他表示很高兴和小黑作伴,很愿意继续住在店里这段时间,才将这聚会处交给他负责的,否则我完全可以关门,将小黑交给别人寄养一段时间(例如余伟弟兄)。 哪知道我们不在的时候,他和周建平搞出了那么多损失,还毫无愧疚的心: 1-小黑失踪了; 2-我清清楚楚和柳悦商量的是,任何流浪人,如果不服从柳悦管理的,就不接待,但柳悦当我面说一套背着搞另一套——完全超出他能力之外,接待了多名流浪者,其中周建平偷卖店里的东西,把钱花光了不说,还谎称是我请他给教会看门的,诬赖我欠他工资,实际是柳悦偷偷摸摸请周建平看店造成的破坏。 3-柳悦在我面前坚决不喝酒,谎称他从不喝酒,但乘我不在的时候,居然喝醉了威胁周建平,这件事我判断周建平并没有编造。而且除醉酒之外,几次和周建平吵闹。 ... 黄段无誉祸

    柳悦是不是本来就是外邦人,从他开始寻求工作住处开始到现在有一点果子吗?是否你自己判断失误呢?

  • 黄段无誉祸

    黄段无誉祸 (请勿邀请我参加任何私密小组) 2016-11-06 20:25:48

    柳悦是不是本来就是外邦人,从他开始寻求工作住处开始到现在有一点果子吗?是否你自己判断失误呢 柳悦是不是本来就是外邦人,从他开始寻求工作住处开始到现在有一点果子吗?是否你自己判断失误呢? ... 刘小桩

    他讲过一些信主见证,我听着有感动认可他重生得救了。

  • pgl

    pgl 2016-11-07 14:30:04

    因为鲁莽弄坏了不少东西,从来没有赔偿的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使我想起大约两年前暑假期间一天,李浦旻邀请泽慧,潘凯迪(那次好像李慕涵不在其中),泽慧把他家大厅的灯打坏了。当时我听到泽慧告诉我时,我也很矛盾,那时我没收入,也没人引导我怎么处理,说给老公听,老公说是他邀请去的,不同意赔偿。所以那时我只是向李浦旻夫妻主动问起此事,并感觉无奈地表达亏欠之意之后就不了了之了。但当看到周弟兄这个贴子之后,我就想到这件事,又感觉我应该把事情弄清楚,要有赔偿的心。
    所以我又向泽慧了解当时的情况:泽慧说是他们三个人(魏泽慧,潘凯迪,李以诺)玩扔球的游戏打掉的,玩这个游戏是两个男孩提出的,在抛的过程中,两个男生都没碰到顶上的灯,当泽慧抛的时候就碰到顶上灯,过一会儿就掉下来碎了。

  • 黄段无誉祸

    黄段无誉祸 (请勿邀请我参加任何私密小组) 2016-11-07 14:38:07

    泽慧说是他们三个人(魏泽慧,潘凯迪,李以诺)玩扔球的游戏打掉的,玩这个游戏是两个男孩提出的,在抛的过程中,两个男生都没碰到顶上的灯,当泽慧抛的时候就碰到顶上灯,过一会儿就掉下来碎了。
    ---------------
    基于两点无需彭姊妹率先赔偿:
    1-错误的游戏地址是小主人李以诺提出的。
    2-潘凯迪的父亲潘昌基号称李浦旻大管家,自称弟兄,应该由这位男人率先对自己的儿子的错误提出处置意见,然后姊妹参照执行。

  • pgl

    pgl 2016-11-07 14:52:56

    前两天放学的时候,我碰到李浦旻,和他提到此事,他连忙说:“这是小事”,意思是要我不要提了,他不计较,也不要我赔偿。我不喜欢听这话,我的意思是希望他能把事情弄清楚,分清责任,即便我当时不能负责,也能把帐记着,也是正确的教育孩子的机会,不要打人情牌。

  • pgl

    pgl 2016-11-07 15:01:27

    泽慧说是他们三个人(魏泽慧,潘凯迪,李以诺)玩扔球的游戏打掉的,玩这个游戏是两个男孩提出的 泽慧说是他们三个人(魏泽慧,潘凯迪,李以诺)玩扔球的游戏打掉的,玩这个游戏是两个男孩提出的,在抛的过程中,两个男生都没碰到顶上的灯,当泽慧抛的时候就碰到顶上灯,过一会儿就掉下来碎了。 --------------- 基于两点无需彭姊妹率先赔偿: 1-错误的游戏地址是小主人李以诺提出的。 2-潘凯迪的父亲潘昌基号称李浦旻大管家,自称弟兄,应该由这位男人率先对自己的儿子的错误提出处置意见,然后姊妹参照执行。 ... 黄段无誉祸

    他们根本不把这事放在心上,那是我多心了。

  • 黄段无誉祸

    黄段无誉祸 (请勿邀请我参加任何私密小组) 2016-11-07 15:03:03

    他们根本不把这事放在心上,那是我多心了。 他们根本不把这事放在心上,那是我多心了。 pgl

    你没多心,这事是神提醒你要揭露潘昌基和李浦旻的狼狈为奸。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