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肛肠专科医院 患者跳楼自杀

RORO妈妈

来自: RORO妈妈 2016-11-01 09:24:59

  • RORO妈妈

    RORO妈妈 2016-11-01 09:25:16

    监控画面

    拨打完医生电话 留份“遗书”跃下13楼
    2013年12月28日正好是周六,冯学光本来约好了和一家人一起逛街购物,临出门前却改变了主意。“他说他要去咨询医生大小便困难的事,回来后想再补个觉,让我们别管他……”冯亘清楚地记得,父亲当天早上还吃了一个鸡蛋喝了一杯牛奶,并拿了三个小蛋糕出门,说要是去医院饿了还可以填填肚子。

    当天中午12点45分,冯亘接到警方电话。他赶到事发现场得知,父亲已经坠楼身亡。

    冯亘介绍,警方从父亲身上找到一张疑似“遗书”的字条,上面没有过多话语,甚至没有提及任何家人信息,全文只有60来字。“谢××,周×,是你们欺骗我作了PPH(编者注:吻合器痔环切术),造成大出血,后又再次剪开伤口,使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大伤害,难以恢复,我做鬼都要找你们算账。”冯亘拿着父亲写下的字条表示,文中出现的谢××和周×,正是不久前为父亲做痔疮手术的两名肛肠医院的医生。

    事发后,冯亘调取了父亲坠楼前的监控录像。录像显示,早上9点10分51秒开始,冯学光在大厦大厅内通了4分18秒的电话,挂掉后他直接按了上13楼的电梯,9点22分左右,冯学光从13楼楼道的窗户上一跃而下。“后来我通过查询通话记录发现,爸爸坠楼前所拨打的电话,正是‘遗书’上写的谢医生。”冯亘说。

    “从监控中看,我爸的神情也没有异常。”冯亘疑惑,父亲一向乐观豁达,医生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他才紧接着发生意外?2013年12月30日,冯亘一家人去医院询问了情况,可是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图片2>
    ■医生态度傲慢
    昨日下午,天府早报记者来到涉事医院走访调查。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谢医生表示,冯学光的自杀是因为“他自己想不开”。谢医生说,接受肛肠手术的病人,均有一定几率产生不良反应,甚至出血,“他理解有问题,每种手术都存在有风险,所有的肛肠科医院和医生都遇到过。大出血的情况,都有百分之几的几率。国内外的医生都会遇见这个问题,治疗100个可能就会遇到1个到5个。”

    至于冯学光所说的“欺骗”,谢医生直接予以了反驳,表示手术方式是由冯学光自己选择的,“我们只给他说有哪几种方式,我说的是‘都可以做,你自己选择’。”谢医生说,在接受手术前,院方已充分告知手术的风险,冯学光也签字予以确认,“入院出院都会有宣教,所有东西都有记录。”谢医生表示,在冯学光第二次来的时候,院方再次向其解释过,“之前也有病人大出血的情况,恢复之后就好了。”谢医生说,他至今不理解冯学光为何作出如此极端的选择,“换药这些都是他一个人来,他这个人有啥子状况也不跟家属说。”
    从楼上跳下之前,冯学光到底给谢医生说了什么?就在记者询问时,该科室护士长将谢医生拉到一边耳语了几句,谢医生随即向记者表示不便透露,“有什么问题就去找医务科,找院方,这个事情我不说了。”

  • RORO妈妈

    RORO妈妈 2016-11-01 09:25:35

    ■现场还原
    他自13楼坠下8楼设有医患协调室
    根据家属的介绍,记者来到了冯学光当日坠楼的大厦。
    据了解,13楼是一家保险公司,其工作人员介绍,当日因为是周末,单位并没有开门,“我们也是事后才听人说的,他们回来看到旁边垃圾桶翻起的,说那个人可能是站在垃圾桶上跳下去的。”
    冯学光坠楼的位置是在楼道旁边的窗台。窗台高约1.2米,徒手翻越有一定难度,窗台边放置了几个大的深蓝色塑料垃圾桶。
    值得注意的是,该大厦的8楼也是某肛肠医院的办公室,其中医院总务办公室和医患纠纷协调室都在这里。总务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表示相关负责人正在主管部门协调处理其他事务,尚不方便接受采访,将在合适时主动联系记者,随即留下了记者的联系方式。截至记者发稿时,该院还没有相关负责人置评。

  • RORO妈妈

    RORO妈妈 2016-11-01 09:25:41

    ■警方介绍
    排除他杀确留“遗书”
    最后,记者也联系到当地公安机关。据警方介绍,冯学光坠楼事件目前已经排除他杀的可能性,并证实了死者身上确有“遗书”。针对家属与院方的纠纷,警方表示,现在由有关部门协调解决。

  • RORO妈妈

    RORO妈妈 2016-11-01 09:29:31

    这是受到了多大的刺激啊 谁叫你去莆系医院 看病呢

  • RORO妈妈

    RORO妈妈 2016-11-01 09:29:42

    本网记者抵达现场时,事发现场已拉起了警戒线,大楼周围聚集了不少围观 市民,死者身着黑色上衣和黑色长裤,为中年男性。

    “大概是9点,当时听到‘嘭’一声,然后就看到一个人躺在地上了,我们老 板娘腿都吓软回家了。”商厦一楼馄饨店工作的黄女士说,自己平时在馄饨店工 作,但从没有见过这名男子,估计并非大厦内长期工作人员。

  • RORO妈妈

    RORO妈妈 2016-11-01 09:30:02

    据了解,该大楼13楼为一家保险公司,“周末这家公司并不上班,也不知道 什么时候上去的。”大楼物管方表示,目前这名男子身份不明。

    上午10时30分许,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到达现场将死者遗体搬离现场。警方表 示,具体的事故原因和死者身份正在进一步核实当中。

  • RORO妈妈

    RORO妈妈 2016-11-01 16:24:57

    事发后,冯亘调取了父亲坠楼前的监控录像。录像显示,早上9点10分51秒开始,冯学光在大厦大厅内通了4分18秒的电话,挂掉后他直接按了上13楼的电梯,9点22分左右,冯学光从13楼楼道的窗户上一跃而下。“后来我通过查询通话记录发现,爸爸坠楼前所拨打的电话,正是‘遗书’上写的谢医生。”冯亘说。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8857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