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 Han Han: China's Literary Bad Boy

你们家

来自: 你们家(电线杆子能说话吗) 2009-11-01 11:05:37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烦死了

    烦死了 2009-11-01 11:33:34

    呃,我很有耐心地读完了
    并且准备复制下来认真研读

    making him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bloggers on the planet
    Perhaps not, but this ignorance is bliss — for it allows Han to remain popular both with China's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readers and the authorities who would control what they read.

  • 迟二

    迟二 (←高手高手高高手) 2009-11-01 11:53:07

    关于在上海天马赛车赛车轨道,最近下午,1000名观众到是对视力的竞争者之一-仍然在他的驾驶连身打扮-慢走过去官员的立场,一只手高举的他的左手中指延长。 “我唯一感到遗憾,”他后来在他的博客中写道:“是,我不能证明在同一时间两个手指,因为我正好有一个电话。”

    该名司机是26岁的韩罕:最畅销的小说家,著名业余赛车手,广受欢迎的博客,正如他的自我意识地在这条赛道挑衅性行径强调,中国的大部分媒体精明的名人叛乱。自2000年以来,当他爆裂,17岁的他第一次最畅销,三重门,韩敏锐地挖掘人物通过痛苦的他的故事大多发生在20年代初,一个年轻的不满和失范缝到中国文坛。一个是中国最大的收入的作家,他被广泛认为是一个后我国开放以来对外开放,一组中所称的“后80年代的一代”:政治中立,钱出生的这一代火炬手和地位,该国的经济繁荣爆炸痴迷的孩子。即使是中国最臭名昭著的反编制数字,52岁的艺术家和活动家艾未未,称为汉“勇敢,清醒,充满活力,幽默”,并预言他将成为“掘墓人对老一辈的作家和”艺术家。 (见所有时间百强小说。)

    汉族,高中辍学,已建立了调整专利权长辈,曾经指出,“无论怎样粗鲁,他们不成熟,笨拙,他们如何写,未来的文学世界是属于后80年代的一代。他们必须更加嚣张。作家必须是傲慢。“然而,尽管他年轻的虚张声势,汉族,谁出版了14本书和诗集,一般是远离敏感的问题,如民主和人权。他的计算反叛,说刘禾,华人和比较文学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体现他的潜代紧凑型与执政的共产党伪造的:给我们一个有情趣,我们不会挑战你的权利运行国家。 “他是知名的一个尖锐地批评政府和机构单位,但他是不是,”刘说。相反,她说,韩是在一个过程愿意参与的渠道是青年人加入心怀不满的能源消费。 “语言在他的小说和叙事策略很容易阅读,”刘玉兰说。 “基本上是完全一样的书。”

    在人,汉族,一个小儿子,上海报纸的编辑,是一个精心扶植通性,都会美型男方式,是他这个年龄之间的男性中不寻常的。和蔼可亲如果稍微谨慎,他是一个老手,在面试时,巧妙地回避了问题,不适合他,包括大多数关于它的中文文学和他的位置的当前状态。 “这是愚蠢的去评价自己的作品,”他说,花边频繁咒骂他的回答。 “如果你过于谦虚,不会有人把你认真,如果你觉得太看高自己,这不是对你好处。”至于其他的作家,韩皮瓣一修剪手:“我不这样做比较了。老实说,我不认为你的读者会在文学感兴趣。”也不是他。 “我不看小说了,”他说。 “我读的杂志。我停下来读书,7至8年前。我想我已经看够了。”

    如果轻率地韩似乎不屑一顾的小说,社会和政治问题,制定更严重的反应问题。当被问及中国永远不会有一个民主的政府制度,韩成为沉思:“我不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在这个国家没有真正的民主,多党制在可见的未来。还有,如新闻,更紧迫的现实问题,至少那些文化自由。问题不是没有希望的。而且我喜欢做的事情不是没有希望的。“

    当然,他的各位网友觉得他的努力决不完全无望的。韩的博客,已注册超过200万次点击以及自2006年开始,使他成为这个星球上最流行的博客之一,涵盖了世界业余赛车的细节约热的天抨击一切社会问题在互联网上。 “无论名气还是财富的改变了他的诚实或尖锐的批评,他说:”小说家汉张然。 “在我看来,他像在皇帝的新衣,小男孩,他的挑衅性的态度,并不让人们能够自我满足,的。”

    正当中国当局似乎不断提高互联网的审查,这是了不起的汉族没有戴上口套。但是,很明显是反政府武装限制甚至没有特别的原因。韩的最新计划是文学杂志,剩下无名后由韩政府拒绝拟议的标题,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和文学。当被问及为什么标题被拒绝,他blurts的咒骂和发射到一个特点咆哮:“通常情况[当局]只是在头部搞砸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至少所有汉族。 “很多人问我怎么取得在我的写作,而不是激怒当局的平衡,”他说。 “答案是,我不知道。”也许不是,但这个无知是幸福-因为它允许韩继续受欢迎,数以百万计的读者和当局谁控制他们读什么中国的数百名都。

    -由杰西江报道/北京

  • 迟二

    迟二 (←高手高手高高手) 2009-11-01 11:53:37

    谷歌翻译

  • 科西莫

    科西莫 2009-11-01 12:29:09

    这种翻译就别贴了 抚额

  • 浅水町

    浅水町 (我身睡卧,我心却醒) 2009-11-01 12:38:57

    Monday, Nov. 02, 2009

    今儿到底几号。。。

  • 浅水町

    浅水町 (我身睡卧,我心却醒) 2009-11-01 12:39:55

    Han Han: China's Literary Bad Boy
    By Simon Elegant
    Monday, Nov. 02, 2009


    我娇憨了。

  • 加州站街男孩

    加州站街男孩 (🌈🌈🌈🌈🌈🌈🌈) 2009-11-04 13:40:08

    Mark一记

  • liruqi

    liruqi 2009-11-07 13:45:32

    谁上译言上去翻译下啊。。

  • 子言觞

    子言觞 2009-11-16 12:52:19



    韩寒:中国文学坏小子

    2009年11月2号 周一

    最近的一个下午,在上海天马环形赛车跑道上,数千名观众的目光都聚焦到一名车手身上——他依旧穿着赛车手的连身衣——缓步走过主席台,一只手臂高高举起,伸出了中指。他随后在博客中写道:“我只恨自己只有两个手,只能竖出两个中指来,而且当时还在打电话,无奈占用了一个中指。”


    这位赛车手就是26岁的韩寒,畅销书作家,业余的赛车冠军,生猛的大众博客写手,而且——正如他自觉在赛道上挑衅的滑稽动作一样——中国最深谙媒体之道的叛逆名人。2000年,17岁的他携第一本畅销书《三重门》突然闯入中国的文学视野,通过他的故事中那个处于青春期的痛苦主角,韩寒聪明地修补了年轻人愤恨和失范的缝隙。 作为中国收入最高的作家之一,他被普遍认为是出生于中国向世界开放这一代人的领袖,这一群人被中国人称为“80后”:不关心政治、着迷于金钱和地位,他们是中国经济大爆炸的孩子。甚至中国最著名的反政府人士,52岁的艺术家和活动家艾未未也说韩寒“勇敢、清醒、彪悍而且幽默”,并预测他将会成为老一代作家和艺术家的“掘墓人”。

    韩寒这个高中辍学者通过揶揄他的长辈们,创造了一种特权,他曾经声称;“不管他们多么粗鲁和不成熟,他们写的多么笨拙,未来的文学世界属于80后。”他们必须更自负,作家都必须自负。”然而尽管只是初生牛犊,韩寒已经出版了14本书和文集,一般都远离民主或人权等敏感话题。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和比较文学教授Lydia Liu说他“算计好的造反”证明了他们这一代和中共建立起来的无言的契约。他作为一个政府和体制的犀利批评者为人所知,但实际上他不是。”她说,相反,韩寒积极参与了将年轻人的反叛精力引向消费主义的进程。“他小说的语言和叙事都很好读,”刘说。“基本上它们都是同一本书。”

    个人来讲,作为上海一家小报编辑的儿子,韩寒小心翼翼地装扮成中性的都市美男,这在他这个年纪的男生中很不寻常。他很和善,又有一点警觉,他是采访中的老手,巧妙地驳回不适合他的问题,包括人们最关心的中国文学的现状和他在其中的位置。“试图抬高自己的作品是愚蠢的,”他说,言语中频繁地夹杂着脏话.“如果你太谦虚,人们就不把你当回事儿,如果你太高看自己,对你也不太好。”至于其他的作家,韩寒拍了拍修剪过的手:“我不想做这种比较。坦白的讲,我不认为你们的读者会关心中国的文学。”他也是一样。“我现在不读小说了,”他说。“我现在只读杂志。我8年前就不看书了。我想我读的已经够多。”

    如果说韩寒对小说的话题显得草率轻蔑的话,社会和政治话题则得到了他更认真的回答。 中国是否有过民主体制的政府?韩寒变得忧郁起来:“我可以接受这样的事实: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国不会有真正的民主和多党制度。”“还有更迫切和现实的问题,比如言论和文化自由。至少这些问题还有戏。我更喜欢做些不绝望的事。”

    确实,他的同胞们觉得他的努力并不是毫无希望的。韩寒的博客自2006年开通以来已经有超过2亿次的点击,这使他成为地球上最受欢迎的博主之一,他的博客无所不谈,从业余赛马比赛的计时到当天网络上的社会热点问题。“名声或财富都没有改变他的真诚或批评的犀利,”小说家张悦然说。“对我来说,他像是《皇帝新衣》里面的那个小男孩,他的挑衅使人们不能自鸣得意。”

    中国当局对网络的审查日益严格的那阵子,很显然韩寒并没有被封口。 即便对于没有明显叛乱图谋的人,限制依然存在。韩寒最新的计划是一本目前还没名字的文学杂志,韩寒设想的名字《文艺复兴》被政府驳回。 当被问到这题目为何被否决时,他的脏话脱口而出,发出一阵特有的怒骂:“当局的脑子常常很糊涂,没人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很多人问我如何在写作和避免惹怒当局之间做到平衡,”他说,“答案是,我不知道。”或许他真不知道,但是这种“无知”真的是福——它使韩寒在中国数亿的读者和控制他们读什么的当局那里同时受到了欢迎。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2689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