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战中的哈耶克与自发秩序

Ptolemy

来自: Ptolemy 2009-10-30 23:52:59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Ptolemy

    Ptolemy 2009-10-30 23:57:56

    五、Hayeky10月29日《多说两句》
    http://hayekist.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29.html

    即使在上篇文章所批评的那个比喻的框架之内,也没有人真的想要平等。或者更准确地说,弱势者在他当前的位置上虽然会认为实现平等对他有利,但也更愿意接受自己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不平等。不平等永远对平等占优。既然如此,追求平等有什么意义?

    而既然这个比喻应被否弃,那么包括秦晖和一些入门级右派在内的人们主张的所谓“起点平等”,也就不攻自破了。

  • Ptolemy

    Ptolemy 2009-10-30 23:59:09

    六、10月30日我的《新月的错误(二)——对哈耶克的误读与其他》
    http://novelshixi.blogbus.com/logs/49418372.html

    二、新月对哈耶克自发秩序理论的误读

    新月对哈耶克“自生自发秩序”理论进行长篇大论的批评,但是我常常怀疑新月到底批评的是不是哈耶克,因为他的批评往往是建立在误读的基础之上。我已经不指望新月去认真地重读哈耶克,但是对那些没有直接接触哈耶克的读者,我们有必要帮他们澄清对哈耶克的认识。新月对哈耶克所说“自生自发秩序”的理解,浓缩在他《“自发秩序”与历史阐释——兼与Eversint君商榷》这篇文章之中。

    (“消极自由”的概念)是古典自由主义的核心概念。消极自由可以说是自生自发秩序的一块基石。另一块基石可以理解为一种“知识的层级结构”。古典自由主义相信社会中存在着不同的知识,我们所能思考和抽象的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大量的知识是默会的,是不可总结的,是片段化的。当然,古典自由主义站在这两块基石上很容易得出结论说,因为社会中更多的知识是这种片段化的知识,那么我们无从知道究竟将这些知识如何组合才能够推动社会进步。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些知识自由组合,不断反复的尝试,在试做中前进。这里,有朋友要问,我们如何知道对错?这就牵扯到古典自由主义的第三块基石,理性人的假设。古典自由主义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是理性的,趋利避害。对于能够促进生产,促进社会效率的方式我们必然会发现,因为这会让每个人过得更好,社会财富增加等等。

    Hayeky不止一次批评新月对哈耶克的理解是“罔顾哈耶克的原文”,这个批评是中肯的。上面这段文字中最刺眼的一句话(也许是新月最得意的一句),就是“对于能够促进生产,促进社会效率的方式我们必然会发现”。新月在他最近那篇《答Haykey君:自由与秩序》中,也说出了类似的话:“人们为什么要追求最大效率的社会”。这是典型的集体主义(collectivism)的思维方式,是坚持方法论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的哈耶克所批判的。

    哈耶克的自由秩序理论,是从方法论的个体主义推导出的社会理论,是尝试建构一个能超越个体知识局限的社会制度。正如新月所说,哈耶克认为,由于社会个体掌握的知识是片段的、不可总结的。说白了,不可能存在一个人或者一小撮群体,能够知道这个社会所有个人都喜欢什么,需要什么,并且“喜欢”和“需要”到了什么程度。个体面对社会得以运行所依赖的知识相比,他能掌握的比例太少了。自由制度是为了适应“无知”这一基本的事实,是为了适应种种巧合与偶然发生的情况。所以,自由的制度才是我们“唯一能做的”(用新月原话)。至于新月所说的“促进社会效率的生产方式我们必然会发现”,哈耶克的信徒会反问他“我们”指的是谁,因为这个社会并不存在着“我们”,你、我、他每个个体追求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并且谁也不知道哪个个体掌握的知识最多。如果说“我们”指的不是某个个体,而是社会整体,那么哈耶克会说:“社会整体的知识”(the knowledge of society as a whole)这个概念根本就没有意义,因为它还是解决不了个体如何利用别人的知识的问题。其次,哈耶克的信徒也不会说“必然会发现”,因为我们追求自由社会,是为那些不可预见、不可预测的事情留一个空间。我们要求自由,是给自己的无知与世界变化的偶然留一条后路,不是为了最终发现什么必然的东西。正如哈耶克所说,"Certainty we cannot achieve in human affairs."(请注意这个倒装的句式。)

    这还是新月的“集体主义”思路作怪。新月说:“哈耶克之所以认为自生自发秩序存在着自我扩展和复制的能力,就在于他认为这种秩序是最有效率的,能够在竞争中胜过别的秩序模式。一种社会秩序能够用有限的社会资源产生更多的产品,这被认为是良好的。”社会整体“最有效率”、“产生更多的产品”,并不是哈耶克所关注的问题,更不会成为哈耶克主张自发秩序的理由。新月的话其实更接近边沁的功利主义思路:功利主义关注的才是“设计”何种社会制度,提高社会的整体福利。而功利主义是哈耶克在书中所批评的“假个体主义”(pseudo-individualism)或者“理性个体主义” (rationalistic individualism),是声称“设计”社会制度的人对自己的理性过于自负的表现。

    归根结底,哈耶克在乎的根本不是社会效率的最大化。在哈耶克看来,社会效率如何最大化,根本就是个假问题:每个个体不会在乎社会效率最大化,“人们”(无论是概称,还是全称)也并没有“追求最大效率的社会”。个体关注的永远是:自己的选择会给个体自己带来什么后果。认识到这一点,就会理解:奉行方法论个体主义的哈耶克是把个体实现自身目标和福利,作为个体自由必要性的理由,而不是什么社会效率。新月用“集体主义”的思路去理解社会制度,这当然是可以的;但是,当你复述你要批判的哈耶克理论时,请先理解什么是“个体主义”,而不要想当然地套用“集体主义”加以批判。

    至于新月乐于批判的“理性人”假设,我实在看不出这个概念在哈耶克的理论中占有多么重要的位置。还是要重申,哈耶克在乎的是个体如何实现自身目标和福利。不同的个体可以对价格敏感,也可能不敏感,做出反应的方式和程度各不相同。个体可以对外部世界的变化,做出他们自认为合适的各种选择,以实现其自身的目标和福利。制度和文化的发展,是无数个体的无数选择的合作用。在哈耶克的理论中,我们没必要给自由的“个体”贴上一个“理性”还是“非理性”的标签。因为这样的标签实在不重要:就算某些人或者所有人都不符合概念中严格的“理性人”,他们也是在不停地做出选择。

    最后,我要指出的是,哈耶克的理论遵循的是“方法论个人主义-自发秩序-自由的社会制度”这样的逻辑思路。哈耶克倡导的是奉行个体自由的社会制度,批判的是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父爱主义、大政府的过度干涉。他做的是一个思想实验,提出一个应然的社会形态,而不是对实然历史现象的解释(不是“历史抽象”,也不是“打扮成历史的普遍”)。我不指望马克思主义者能理解哈耶克的思想实验,因为他们只知道“逻辑与历史相一致”的怪论,所以才会拿着马克思笔下的“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去检验哈耶克建构的理论。

    三、新月的治学态度

    在我写到这里的时候,已经看到新月的这篇日志。他批评我说:“一个法科生,不去分析全球化下的政党制度问题,以为我也会去搞得票率分析这等事情,实在是无语。”我不知道新月所说的“全球化下的政党制度问题”具体指的什么东西,分析“政党制度”又为何要不屑“得票率分析”。如果连总统大选得票率这么简单的数据都不看,那用台湾做例子讲“多数人的暴政”又有什么道理呢?你那个结论的事实依据何在呢?我已说过,谈“多数人的暴政”这个问题当然可以;但是具体到台湾这个例子,说话要有根据。在我看来,拿台湾做“多数人的暴政”的例子或引子是很不恰当的。

    这还不是重点,新月自诩法科生,不屑实证研究也无所谓。你喜欢政治哲学,我喜欢政治科学,这种偏好差异其实无可厚非。但是,我要指出的是他在文章中诉诸权威、不讲道理的态度。例如,在《答Hayeky君:自由与秩序》这篇文章中,谈到台湾的民主实践,他用陈文茜女士挡住批评者的嘴:“这话不是我说的,而是陈文茜……关于这个话题,我先说的到这里,如果Hayeky君和他的朋友有兴趣,可以与陈文茜交谈一下,我想陈女士总是老资格了,呵呵。”我在前文已经指出,新月引用陈文茜的这句话,是如何断章取义,对“多数人暴政”的论点支持又是多么的无力。你从政论节目里听来一句“权威”的话,当然可以用来启发自己对世界的认识。但是权威的话不能代替自己的独立思考,更不能为了引用而引用。

    谈到“理性人”的概念,他又诉诸波斯纳(Richard A. Posner):“当时我仅仅是顺手从波斯纳的《法律的经济分析》中用了这个概念”。“当时”指的是上文引述的《“自发秩序”与历史阐释》那段话。但是,我不禁要问,波斯纳的《法律经济分析》里面,什么时候谈到“理性人假设是古典自由主义的一块基石”这个命题?“理性最大化者”假设,对法律经济学这个领域的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但是,我们没有在辩论法律经济学,我们在辩论哈耶克。新月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这个假设在哈耶克理论中的位置,而是“顺手”把波斯纳搬了出来。这仿佛小品里的“心理医生”赵本山“顺手”翻出一本《母猪的产后护理》,真是个笑料——“哎呀,知识都学杂了!”

  • 枫林仙

    枫林仙 (荔枝春风香一记) 2009-10-31 01:07:45

    相当精彩的回应。

  • 艸田

    艸田 (求则得之) 2009-10-31 08:42:35

    辛苦LZ了。实在看不过新月一口一个庸人,还让Hayeky闭嘴。

    孟子曰:“子路,人告之以有过,则喜。禹闻善言则拜。大舜有大焉,善于人同,舍己从人,乐取于人以为善。自耕稼、陶、渔以至为帝,无非取于人者。取诸人以为善,是与人为善者也。故君子莫大于与人为善。”(《孟子·公孙丑章句上》)。

  • 新月

    新月 (自我清算) 2009-11-01 10:53:16

    我很清楚有人要来当道德裁判官,有人说“脑残”的时候他们宁可闭眼。何况论战论战,怎么只有一面声音?我等着诸位给“文化进步”解套呢。

  • 新月

    新月 (自我清算) 2009-11-01 11:18:54

    听说有人很通老马,一个简单的问题,这历史唯物主义,何谓“历史”又何谓“物”呢?多指教,呵呵~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473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