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八首 穆旦

[已注销]

来自: [已注销] 2009-09-04 12:30:45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王二家的卡拉

    王二家的卡拉 (后腰的位置,后卫的心,前锋的梦) 2009-09-04 13:03:56

    孙玉石有一篇讲稿专门将《诗八首》的,分析得相当透彻。

  • 口袋

    口袋 (mimo·E) 2009-09-04 13:10:15

    为穆旦顶,必须的.

  • 但蛮

    但蛮 (奥郎诺先生已经消失) 2009-09-04 13:47:02

    MUA

  • cyan

    cyan 2009-09-04 13:50:31

  • SevenSweet

    SevenSweet (他人即地狱) 2009-09-04 14:35:18

    bucuo

  •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09-04 21:44:17

    那窒息着我们的 是甜蜜的未生即死的言语

  • 王冷靜

    王冷靜 (对三,跟不起~) 2009-09-09 18:39:04

    我却爱了一个暂时的你

  • 北方天使

    北方天使 (back) 2009-11-22 20:08:38

    时感四首——穆旦 2009-11-14 23:53:50 来自: 小菌呀``(Let daylight dry your tears.) 1 多谢你们的谋士的机智,先生, 我们已为你们的号召感动又感动, 我们的心,意志,血汗都可以牺牲, 最后的获得原来是工具般的残忍。 你们的政治策略都很成功, 每一步自私和错误都涂上了人民, 我们从没有听过这么美丽的言语 先生,请快来领导,我们一定服从。 多谢你们飞来飞去在我们头顶, 在幕后高谈,折冲,策动;出来组织 用一挥手表示我们必须去死 而你们一丝不改:说这是历史和革命。 人民的世纪:多谢先知的你们, 但我们已倦于呼喊万岁和万岁; 常胜的将军们,一点不必犹疑, 战栗的是我们,越来越需要保卫。 正义,当然的,是燃烧在你们心中, 但我们只有冷冷地感到厌烦! 如果我们无力从谁的手里脱身, 先生,你们何妨稍吐露一点怜悯。 2 残酷从我们的心里走来, 它要有光,它创造了这个世界。 它是你的钱财,它是我的安全, 它是女人的美貌,文雅的教养。 从小它就藏在我们的爱情中, 我们屡次的哭泣才把它确定。 从此它像金币一样流通, 它写过历史,它是今日的伟人。 我们的事业全不过是它的事业, 在成功的中心已建立它的庙堂, 被踏得最低,它升起最高, 它是慈善,荣耀,动人的演说,和蔼的面孔。 虽然没有谁声张过它的名字, 我们一切的光亮都来自它的光亮; 当我们每天呼吸在它的微尘之中, 呵,那灵魂的颤抖——是死也是生! 3 去年我们活在寒冷的一串零上, 今年在零零零零零的下面我们吁喘, 像是撑着一只破了的船,我们 从溯水的去年驶向今年的深渊。 忽的一跳跳到七个零的宝座, 是金价?是食粮?我们幸运地晒晒太阳, 00000000是我们的财富和希望, 又忽的滑下,大水淹没到我们的颈项。 然而印钞机始终安稳地生产, 它飞快地抢救我们的性命一条条, 把贫乏加十个零,印出来我们新的生存, 我们正要起来发威,一切又把我们吓倒。 一切都在飞,在跳,在笑, 只有我们跌倒又爬起,爬起又缩小, 庞大的数字像是一串列车,它猛力地前冲, 我们不过是它的尾巴,在点的后面飘摇。 4 我们希望我们能有一个希望, 然后再受辱,痛苦,挣扎,死亡, 因为在我们明亮的血里奔流着勇敢, 可是在勇敢的中心:茫然。 我们希望我们能有一个希望, 它说:我并不美丽,但我不再欺骗, 因为我们看见那么多死去人的眼睛 在我们的绝望里闪着泪的火焰。 当多年的苦难以沉默的死结束, 我们期望的只是一句诺言, 然而只有虚空,我们才知道我们仍旧不过是 幸福到来前的人类的祖先, 还要在无名的黑暗里开辟新点, 而在这起点里却积压着多年的耻辱: 冷刺着死人的骨头,就要毁灭我们的一生, 我们只希望有一个希望当作报复。

  •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11-22 20:16:13

    穆旦《冬》 1   我爱在淡淡的太阳短命的日子,   临窗把喜爱的工作静静做完;   才到下午四点,便又冷又昏黄,   我将用一杯酒灌溉我的心田。   多么快,人生已到严酷的冬天。   我爱在枯草的山坡,死寂的原野,   独自凭吊已埋葬的火热一年,   看着冰冻的小河还在冰下面流,   不只低语着什么,只是听不见。   呵,生命也跳动在严酷的冬天。   我爱在冬晚围着温暖的炉火,   和两三昔日的好友会心闲谈,   听着北风吹得门窗沙沙地响,   而我们回忆着快乐无忧的往年。   人生的乐趣也在严酷的冬天。   我爱在雪花飘飞的不眠之夜,   把已死去或尚存的亲人珍念,   当茫茫白雪铺下遗忘的世界,   我愿意感情的激流溢于心田,   来温暖人生的这严酷的冬天。   2   寒冷,寒冷,尽量束缚了手脚,   潺潺的小河用冰封住了口舌,   盛夏的蝉鸣和蛙声都沉寂,   大地一笔勾销它笑闹的蓬勃。   谨慎,谨慎,使生命受到挫折,   花呢?绿色呢?血液闭塞住欲望,   经过多日的阴霾和犹疑不决,   才从枯树枝漏下淡淡的阳光。   奇怪!春天是这样深深隐藏,   哪儿都无消息,都怕峥露头角,   年轻的灵魂裹进老年的硬壳,   仿佛我们穿着厚厚的棉袄。   3   你大概已停止了分赠爱情,   把书信写了一半就住手,   望望窗外,天气是如此萧杀,   因为冬天是感情的刽子手。   你把夏季的礼品拿出来,   无论是蜂蜜,是果品,是酒,   然后坐在炉前慢慢品尝,   因为冬天已经使心灵枯瘦。   你那一本小说躺在床上,   在另一个幻象世界周游,   它使你感叹,或使你向往,   因为冬天封住了你的门口。   你疲劳了一天才得休息,   听着树木和草石都在嘶吼,   你虽然睡下,却不能成梦,   因为冬天是好梦的刽子手。   4   在马房隔壁的小土屋里,   风吹着窗纸沙沙响动,   几只泥脚带着雪走进来,   让马吃料,车子歇在风中。   高高低低围着火坐下,   有的添木柴,有的在烘干,   有的用他粗而短的指头   把烟丝倒在纸里卷成烟。   一壶水滚沸,白色的水雾   弥漫在烟气缭绕的小屋,   吃着,哼着小曲,还谈着   枯燥的原野上枯燥的事物。   北风在电线上朝他们呼唤,   原野的道路还一望无际,   几条暖和的身子走出屋,   又迎面扑进寒冷的空气。

  • 北方天使

    北方天使 (back) 2009-11-22 20:54:36

    穆旦《活下去》 2009-11-14 19:18:27 来自: 小落Loreley(Melody never says goodbye.) 活下去,在这片危险的土地上, 活在成群死亡的降临中, 当所在的幻象已变狰狞,所有的力量已经 如同暴露的大海 凶残摧毁凶残, 如同你和我都渐渐强壮了却又死去。 那永恒的人。 弥留在生的烦忧里, 在淫荡的颓败的包围中, 看!那里已奔来了即将解救我们一切的 饥寒的主人; 而他已经鞭击, 而那无声的黑影已在苏醒和等待 午夜里的牺牲。 希望,幻灭,希望,再活下去 在无尽的波涛的淹没中, 谁知道时间的沉重的呻吟就要坠落在 于诅咒里成形的 日光闪耀的岸沿上; 孩子们呀,请看黑夜中的我们正怎样孕育 难产的圣洁的感情。

  • 北方天使

    北方天使 (back) 2009-11-22 20:58:59

    穆旦·停电之后 2009-11-04 00:19:48 来自: 小落Loreley(Melody never says goodbye.) 太阳最好,但是它下沉了,   拧开电灯,工作照常进行。   我们还以为从此驱走夜,   暗暗感谢我们的文明。   可是突然,黑暗击败一切,   美好的世界从此消失灭踪。   但我点起小小的蜡烛,   把我的室内又照得通明:   继续工作也毫不气馁,   只是对太阳加倍地憧憬。   次日睁开眼,白日更辉煌,   小小的烛台还摆在桌上。   我细看它,不但耗尽了油,   而且残留的泪挂在两旁:   这是我才想起,原来一夜间,   有许多阵风都要它抵挡。   于是我感激地把它拿开,   默念这可敬的小小坟场。

  • 三无人员白轮船

    三无人员白轮船 (爱生活,爱上海) 2010-01-13 10:45:47

    森林之魅——祭胡康河上的白骨 穆旦      森林:      没有人知道我,我站在世界的一方。   我的容量大如海,随微风而起舞,   张开绿色肥大的叶子,我的牙齿。   没有人看见我笑,我笑而无声,   我又自己倒下去,长久的腐烂,   仍旧是滋养了自己的内心。   从山坡到河谷,从河谷到群山,   仙子早死去,人也不再来,   那幽深的小径埋在榛莽下,   我出自原始,重把密密的原始展开。   那飘来飘去的白云在我头顶,   全不过来遮盖,多种掩盖下的我   是一个生命,隐藏而不能移动。      人:      离开文明,是离开了众多的敌人,   在青苔藤蔓间,在百年的枯叶上,   死去了世间的声音。这青青杂草,   这红色小花,和花丛中的嗡营,   这不知名的虫类,爬行或飞走,   和跳跃的猿鸣,鸟叫,和水中的   游鱼,路上的蟒和象和更大的畏惧,   以自然之名,全得到自然的崇奉,   无始无终,窒息在难懂的梦里。   我不和谐的旅程把一切惊动。      森林:      欢迎你来,把血肉脱尽。      人:      是什么声音呼唤?有什么东西   忽然躲避我?在绿叶后面   它露出眼睛,向我注视,我移动   它轻轻跟随。黑夜带来它嫉妒的沉默   贴近我全身。而树和树织成的网   压住我的呼吸,隔去我享有的天空!   是饥饿的空间,低语又飞旋,   象多智的灵魂,使我渐渐明白   它的要求温柔而邪恶,它散布   疾病和绝望,和憩静,要我依从。   在横倒的大树旁,在腐烂的叶上,   绿色的毒,你瘫痪了我的血肉和深心!      森林:      这不过是我,设法朝你走近,   我要把你领过黑暗的门径;   美丽的一切,由我无形的掌握,   全在这一边,等你枯萎后来临。   美丽的将是你无目的眼,   一个梦去了,另一个梦来代替,   无言的牙齿,它有更好听的声音。   从此我们一起,在空幻的世界游走,   空幻的是所有你血液里的纷争,   你的花你的叶你的幼虫。      祭歌:      在阴暗的树下,在急流的水边,   逝去的六月和七月,在无人的山间,   你们的身体还挣扎着想要回返,   而无名的野花已在头上开满。      那刻骨的饥饿,那山洪的冲击,   那毒虫的啮咬和痛楚的夜晚,   你们受不了要向人讲述,   如今却是欣欣的树木把一切遗忘。      过去的是你们对死的抗争,   你们死去为了要活的人们的生存,   那白热的纷争还没有停止,   你们却在森林的周期内,不再听闻。      静静的,在那被遗忘的山坡上,   还下着密雨,还吹着细风,   没有人知道历史曾在此走过,   留下了英灵化入树干而滋生。       1945年9月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1-13 11:13:10

    早上刚考完。。九叶诗派

  • whatEver

    whatEver (人无远虑 必有近忧) 2010-01-13 17:06:22

    相同和相同溶为怠倦 在差别间又凝固着陌生

  • 风

    2011-02-25 17:29:37

    M

  • 球儿

    球儿 (突然的自我) 2011-12-08 23:25:56

    M

  • orlanmimi

    orlanmimi 2012-01-10 20:47:52

    穆旦《冥想》   为什么万物之灵的我们,   遭遇还比不上一棵小树?   今天你摇摇它,优越地微笑,   明天就化为根下的泥土。   为什么由手写出的这些字,   竟比这只手更长久,健壮?   它们会把腐烂的手抛开,   而默默生存在一张破纸上。   因此,我傲然生活了几十年,   仿佛曾做着万物的导演,   实则在它们长久的秩序下   我只当一会小小的演员。        把生命的突泉捧在我手里,   我只觉得它来得新鲜,   是浓烈的酒,清新的泡沫,   注入我的奔波、劳作、冒险。   仿佛前人从未经临的园地   就要展现在我的面前。   但如今,突然面对着坟墓,   我冷眼向过去稍稍回顾,   只见它曲折灌溉的悲喜   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   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   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1976年5月

  • lele

    lele (乏) 2012-01-18 02:56:08

    ls这首我太爱了

  • 青青园中葵

    青青园中葵 2013-04-24 11:37:45

    《好梦》——穆旦 因为它曾经集中了我们的幻想, 它的降临有如雷电和五色的彩虹, 拥抱和接吻结束了长期的盼望, 它开始以魔杖指挥我们的爱情:   让我们哭泣好梦不长。 因为它是从历史的谬误中生长, 我们由于恨,才对它滋生感情, 但被现实所铸成的它的形象 只不过是谬误底另一个幻影:   让我们哭泣好梦不长。 因为热血不充溢,它便掺上水分, 于是大笔一挥画出一幅幅风景, 它的色调越浓,我们跌得越深, 终于使受骗的心粉碎而苏醒:   让我们哭泣好梦不长。 因为真实不够好,谎言变为真金, 它到处拿给人这种金塑的大神, 但只有食利者成为膜拜的一群, 只有仪式却越来越谨严而虔诚:   让我们哭泣好梦不长。 因为日常的生活太少奇迹, 它不得不在平庸之中制造信仰, 但它造成的不过是可怕的空虚, 和从四面八方被嘲笑的荒唐:   让我们哭泣好梦不长。 1976年

  • 全自动跳楼机

    全自动跳楼机 (女孩子为什么那么可爱) 2013-04-28 11:30:55

    姑娘,那只是上帝玩弄他自己。

  • 宁馨儿

    宁馨儿 2013-05-18 12:33:58

    穆旦是當代文學中我最愛的一個詩人。

  • 春梦婆

    春梦婆 (做想做的事,哪怕是愚蠢的事。) 2015-10-14 10:03:46

    把生命的突泉捧在我手里,   我只觉得它来得新鲜,   是浓烈的酒,清新的泡沫,   注入我的奔波、劳作、冒险。   仿佛前人从未经临的园地   就要展现在我的面前。   但如今,突然面对着坟墓,   我冷眼向过去稍稍回顾,   只见它曲折灌溉的悲喜   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   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   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 孑影

    孑影 2015-10-14 11:08:22

    触动。

    来自 豆瓣App
  • 东南五环卡比兽

    东南五环卡比兽 (飞呀飞呀我的马) 2015-10-15 06:04:19

    M

  • 东南五环卡比兽

    东南五环卡比兽 (飞呀飞呀我的马) 2015-10-15 06:04:28

    M

  • 东南五环卡比兽

    东南五环卡比兽 (飞呀飞呀我的马) 2015-10-15 06:04:33

    M

  • 大鲤鲤

    大鲤鲤 (不可能一蹴而就 不可能一劳永逸) 2015-10-17 00:24:03

  • 佳期

    佳期 (我的心开始摇摆,我对他说,稳住) 2015-10-17 18:49:55

    诗八首!!!入坑之诗

    来自 豆瓣App
  • A君的猫

    A君的猫 2015-10-17 19:26:10

    来顶

    来自 豆瓣App
  • 画船听雨眠

    画船听雨眠 2017-04-17 18:21:49

    穆旦~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823810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