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水工作室当主管的灵异经历,几年前,我接手了...

五行属易

来自: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35:46

标题:在风水工作室当主管的灵异经历,几年前,我接手了二舅的风水工作室,开始洗骨、堪舆、看相、破煞。。。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36:44

      一进家门,我就看到,妈妈给我留了晚饭,还有张字条,上面写着让我自己把晚饭热热吃,今晚她和爸爸会很晚回来,小侄女突然生了急病,她爸妈出去打工暂时回不来,只能由大家来照顾她。看完这张纸条,我没来由的心里一寒,心底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声音说:“难道我今晚要和它一起过吗?”
      一直到现在,我都不太明白,当时那个声音到底是我的想法,还是有什么别的出处。那声音消失之后,我全身都是一个激灵,接着我听到了水滴的声音。
      是那种有人从澡盆里出来后,水从头发滴到地上时才会有的声音。大概是因为我看书看的太入迷了,而且周围又太安静了,所以一听到这个声音,我就全身一个激灵,只觉得一股凉气传遍了全身。
      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怕什么,就是觉得莫名其妙的害怕,一下子觉得房间呆不下去了。可我又不敢去客厅,因为感觉到,这个声音就是从客厅传过来的。
      之所以说感觉到,而不是听到,是因为那个声音断断续续,时有时无,我根本没法确定它到底在什么地方,甚至有时候我会感觉到,它就在我的房间里。必须要说明的是,我之所以会这么害怕,也因为我当时看的那本书,是男生女生的金版,也就是恐怖版。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37:08

      更悲催的是我偏偏还有着丰富的想象力,我一听到水滴的声音,就想到了传说中的水鬼,它们似乎就是这样上岸抓人的。事实证明,我的第六感还是很准确的。那时来我家的东西的确和水鬼有关系。
      那个水滴的声音就这么在我恐惧的时候时隐时现着,我那时毕竟年纪还不大,考虑问题不会很全面,慢慢的我的脑子里就只被吓得剩下了一个想法——那就是我要去找爸爸妈妈。
      于是我撒了欢似地从卧室冲了到防盗门前,一把拽开防盗门,闪身冲了出去。我现在还记得,我冲出去的那一刻,我感觉到了背后有个东西在。
      我觉得当时我奔跑的速度,一定是我这辈子的极限了,因为我跑起来的时候,感觉脚都消失了,一路上跟腾云驾雾似的。如果是平时,我跑到医院要用一小时左右,这次我只用了20分钟。可一到医院我就傻眼了。
      那个医院很大,我根本找不到爹妈在哪。我试着问了几个医生护士,人家也没法帮我,最后我没辙了,只好在医院大厅里等着。大概是因为恐惧,我坐了没多久,就开始想撒尿了。我又赶紧找厕所,等我找到厕所的时候,都快尿出来了。
      可我一冲进厕所,尿意就又回去了。因为厕所的灯居然坏了,而且我清楚的看到,有个白影,从我眼前晃了过去。我吓得腿都软了。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37:30

      一下子趴在了地上,尿一下子就尿到了裤子上。就在我快要哭出来了的时候,那个白影又晃到了我的眼前,这时候我才看清了,人家根本不是什么鬼,而是一个医生。
      而且这个医生长得还挺和蔼的,戴着一副眼镜,三十多岁的样子,眉清目秀。人家看到我趴在那,就问我:“小朋友,你怎么了呀?”本来我就快哭出来了,那时候又尿了一身,心理压力又大,被他一问,我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接着我就停不住了,一直哭一直哭,那个医生倒是很有耐心,看我这样子,就把我扶起来,一直用手摸我的头,说了好多安慰我的话,只是那时候我哭得太投入了,根本没听清他说什么。后来我哭得太久了,都哭缺氧了,脑袋哭晕了,才停了下来。
      人家医生见我不哭了,就把问题又问了一遍,我就哽咽着把自己找不到爸妈了的事情讲了一遍。那个医生听我这么说,就说:“嗨,没事,我带着你去找找,他们估计在三楼吧。”说完他就带着我去了三楼,然后找到那里的值班医生。
      让那个值班医生帮我找父母,值班医生带着我走了几个病房,很快我就找到父母了。病房里除了我爸妈之外,还有一大群亲戚。大家都坐在小侄女身边,一脸郁闷。
      爹妈看到我来了,就问我怎么了,我没敢说自己是害怕,就撒了个谎,说是担心他们,所以过来看看。我话还没说完呢,就被一个人打断了,这人当时站在我背后,我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把手放在了我的头上,然后用一种很低沉沙哑的声音说:“好奇怪啊,阿音,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了?”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37:58

      这个声音一下子就把我吓哭了。
      这绝对不是我爱哭,我家里和我年岁差不多的小孩们,有一个算一个,听到这个声音,没有不害怕的,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我的二舅。他绝对是我童年里最大的阴影。
      我二舅是当时家族里唯一的大学生,而且是医学生,据说他的学习成绩很好,而且很有毅力,我很小的时候,他就是家里人激励我的标杆,每逢我不乖的时候,爹妈就会说:“你二舅小时候怎样怎样……”
      一直到我上小学的那一年,二舅似乎出了什么意外,不过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也是在成年之后才知道的,我小时候只知道二舅在快毕业的时候突然回家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每天只吃很少的东西,精神也出了问题。
      没过一个月,他就把自己饿成了一个骷髅。那之后他就再没有胖回来。当时家里的小孩,都说二舅是被饿鬼附体了,所以才会变成那样,那时候我们小孩只要一看到二舅,就会跑得远远的,所以二舅来摸我头的时候,才会把我吓成那样。
      二舅摸了我的头之后,就对我说:“阿音,你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吓到啦,你的魂都快被吓出来啦。”
      我妈妈一听这个话,就问我二舅:“汇赢,你看出什么来了?”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38:11

      二舅点了点头:“恐怕是老辈人来看咱们来了,咱们现在去看看吧?”
      “现在?这么晚了……”听到二舅的话,有好几个亲戚都嘟囔出了类似的话。
      “不是我要这么晚折腾大家,老辈人回来找咱们,肯定是要出事的,它找完了小柒又去找阿音,我怕它再找别的小辈们。”
      在场的几个亲戚家里都是有小孩的,听到二舅这么说,都脸色变得很难看,二舅的话我则听得半懂不懂的,只是大概听出了似乎是有个什么可怕的东西,叫老辈人的,来害我和小侄女了,而且还要害家里其他人。
      小孩的好奇心特别强,我当时想都没想,就拉着妈妈的衣角小声说:”妈妈,妈妈,老辈人是谁啊?为什么要害我们呀?”
      我妈很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小声对我说:“应该就是你二大爷,他这人真是……”
      没等妈妈说完,我又问:“二大爷?二大爷不是去年就死了吗?”
      这次我说话的声音有点大,周围的几个长辈都听到了,几个人一起朝着我看了过来,二舅则是轻轻叹了口气:“是啊,你二大爷活着的时候脾气就不好,他死了之后,儿子都不愿意去看他,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事了。”他说完,看了床上的小柒一眼,又对几个亲戚说:“到底谁跟我一起去,我一个人肯定干不了,至少要一个助手。”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38:58

      我爸突然说:“还是我跟你去吧,我不怕这个。”这时候我也听明白了,大概是死去的二大爷变成了鬼,回来害我了,看到我爸要去,我一下子想了好多,想到万一爸爸出了意外,我就要成孤儿了。
      现在我都没想明白,当时我哪来的那么大勇气,我爸说完要一起去,我也说:“我也去我也去。”
      我爸一听,就瞪了我一眼,说:“去什么去,添乱吗?”
      可谁都没想到,二舅突然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摸了摸胡子,对我爸爸说:“让阿音一起去吧,有用得上他的地方。”
      接着:
      那天晚上之后发生了什么,到第二天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二舅守在我身边,皱着眉毛看着我。他见到我睁开眼睛,就问我:“小音,你没事吧?”
      我从床上坐起来,只觉得全身都是疼得,眼睛更是又胀又痛,嗓子里像火烧一样的疼,根本说不出话来,二舅看我的样子,就用手在我肩膀上按了按,只是这么一按,我身上酸痛的感觉就好多了,除了嗓子还是难受之外,其他的痛苦都轻了不少。
      二舅对我说:“我在客厅晾了药,我去给你拿过来。”二舅说完,就去了客厅。他出去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并没有在自己家里,而是在二舅的家,二舅自从性格古怪之后,就搬出了姥姥家,自己在外面住,有一年过年的时候,妈妈带着我去看过二舅一次,给他送饺子去,我曾经进过二舅的卧室。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39:14

      当时我进了二舅的卧室后,只觉得全身发冷,害怕的很,可这次我坐在二舅的床上,却觉得心里特别安静,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二舅已经端着药进来了,他端来的是一碗中药,闻起来就很苦,喝起来更苦,喝完了中药,我只觉得一股凉气传遍了全身。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二舅家住着,爸爸妈妈每天都来看我,但没有要接我回家的意思,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我当时已经有了看到一些灵异的能力,也就是所谓的阴阳眼,有这种眼的人,很容易被灵异的东西跟上。二舅家是这些东西不敢来的。
      我就这样在二舅家住了半个月左右,每天喝二舅给我煮的中药,还有同学来二舅家帮我补课,后来有一天,二舅对我说:“小音啊,咱们出去转转吧。”那时候我身体已经完全不疼了,嗓子也好了,就跟着二舅出了门。
      二舅住的地方比较偏,平时街上都没什么人,入夜之后人就更少了,我跟着二舅在街上走着,他不说话,我也不说话,走了大概五分钟之后,二舅指着一个巷子,对我说:“小音,你看看巷子里面有什么?”
      那条巷子里面没有路灯,周围也没有别的灯光,看起来一片漆黑,我起初看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可当我看得时间稍微长一点之后,我发现那条巷子里似乎有人影正朝着我走过来,那些人影高的有两米左右,穿着蓝色像相声演员一样的大褂,矮的则只有正常人身高的一般,穿着红色的马甲,黑色的裤子。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39:34

      它们的脸部都罩着一道黑气,我根本看不清,不过我凭感觉就知道,它们一定不是什么善类,随着它们越来越靠近,我也有些慌了,这时候二舅突然挡在了我的身前,对着黑暗里的那些东西说了句:“没什么好看的,都散了吧。”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那些黑影都是全身一抖,接着它们就又退进了黑暗之中。接着二舅对我说:“唉,小音,看来你以后只能跟二舅学东西了。”那天之后,二舅就开始教我各种风水命理,八字相术相关的东西。每晚则带着我去大街小巷看各种各样的灵异。
      其实我压根胆子就不小,灵异的东西看得多了,我也就适应了,虽然还是每次见到的时候,都会有些惧意,但这种感觉已经不是对未知的恐惧了,纯粹是对危险的东西比较害怕而已。
      倒是风水术数这些,我之前根本没接触过这些,文言文水平也是差的一塌糊涂,最初看到《葬经》、《阴符经》之类的书时,脑子都快炸了。还好二舅比较有耐心,我不懂的地方,他会慢慢给我讲解,还会引经据典的说一些掌故给我听。这比学校里老师讲课靠谱多了,以至于我很快就摸索到了读古书的一些规律,渐渐就没那么费劲了。
      等我读通了这些书之后,二舅开始教我洗骨的步骤,洗骨在外人看起来,是清洗骸骨,其实在洗骨的时候,洗骨先生必须用魂魄与骸骨的主人进行交流,如果骸骨的主人在死前或死后有什么怨念,洗骨先生就要想办法劝解骸骨的主人,让骸骨的主人成功进入轮回。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40:05

      所以洗骨先生必须要知道被洗骨的死者的死因、出生年月日时,姓名、出生地、死亡年月日时、死亡地点、死前是否有遗愿。这些资料洗骨先生知道的越清楚,就越安全,如果错了一点,就会有生命危险。洗骨的步骤不难学,但那种劝解亡魂的心境,却是极难的,我到最后,也只是学会了步骤而已。
      二舅没有对我有太高的要求,他只是要我记住步骤,那段时间他每天都会出门买各种中药回来给我喝,有些药很苦,有些药则喝起来有点像酸梅汤一样,药水越喝越多,我的身体也越来越好了。可二舅的身体却越来越差了,他开始经常剧烈的咳嗽,脸色也越来越黑。
      直到有一天,二舅对我说:“小音,你可以回学校上学了。”
      我本来以为自己再也不能上学了呢,因为通过跟二舅的学习,我已经知道了,我是可以看到灵异的,如果贸贸然到处走,会招惹到很多奇怪的东西。
      二舅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他笑了笑:“你不用害怕的,这段时间我已经暂时改变了你的体质,你大学毕业前,不会再看到那些东西了。”
      我当时还不太理解二舅的意思,就追问了一句:“那……二舅,我大学毕业之后怎么办呢?”
      二舅想了一会,才对我说:“你大学记得要学中医,毕业之后回咱们这里来,继承我的店子,一辈子也就衣食无忧了。好了,你父母在楼下等你了,你快去吧。”说完,二舅就对我挥了挥手,点了一根烟,闭着眼睛不说话了。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40:55

      每次二舅做出这个样子来,就是不会再理人了,我那时候没有多想,就下楼去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二舅,那之后我再没有见过二舅的面,家里其他亲人也都没再听到过他的音讯,只是姥姥姥爷每年还会收到二舅寄回来的钱,还有一些补品之类的。
      有时候二舅还会寄给我一些书,都是命理数术类的,因为之前在他家学习的缘故,我这方面已经有了基础,自己查查资料,再看懂这些书已经不成问题了。我上大学之后,二舅就再也没有给我任何东西,二舅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音讯全无。据说姥爷曾经去过二舅住的地方找他,但几次都没有碰到他人。
      直到我快毕业的时候,我突然收到了二舅邮来的一封信,信的内容很简单,大意是说工作的问题已经帮我解决了,让我回家乡继承他的工作,至于具体是干什么,等到了之后会有人替他给我说清楚。
      看到这封信,我才想起几年前二舅对我说的一些话,虽然跟二舅接触不多,但我对他的信任感却是极深的,于是毕业后,我连想都没想,就回到了家乡,去了二舅给我的那个地址,到了地方,我才有点郁闷。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41:10

      原来二舅所谓的店,居然在一栋居民楼里,见到接待我的赵叔,我才知道,原来二舅的这家店,只做熟客生意,除了洗骨除晦气之外,还兼职风水设计,算卦占卜之类的。来这里的都是熟人,或者熟人介绍的,所以不需要门面。
      二舅这几年因为身体的缘故,渐渐不能再洗骨了,所以他就按照当初的约定,把店里的事情转给了我,这让我有点莫名其妙,不过风水设计之类的,当初二舅都教过我,当时我年纪还小,记忆力很好,这些东西我都印在脑子里了,仔细想想就全都想起来了。
      再加上二舅还留了一些书给我参考,倒是也能应付一下,至于洗骨,二舅倒是也教过我,可他只教了我步骤,从没带我实际操作过,想到这个,我还真有点心虚。那期间,我阴阳眼上被施加的阻隔也渐渐消失了,每次上街的时候,都能看到一些灵异,幸好我的胆子不小,加上二舅当初训练,我对那些灵异基本没什么恐惧。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41:42

      所幸的是我接管工作室的头一个月,上门的客人都是来做风水设计的,而且都是二舅的熟人,他们问明白了我和二舅的关系后,丝毫没犹豫的就付了定金,如果不是因为后来的事,我还以为找到了发财致富的好路子呢。
      那件事发生在我接管工作室的一个月后,那天中午,赵叔突然接了个电话,然后对我说:“元音,咱们得出差去一趟上海,有人请咱们洗骨。”
      听到这话,我皱了好一会眉头:“赵叔,你跟着我二舅洗过骨头吗?”
      赵叔被我问的愣神了一下,过了一会才说:“没有,以往洗骨都是你二舅自己去的,怎么了?你应该也会吧?”
      我有点忐忑的说:“我只知道步骤,这个……这个……”
      赵叔摆了摆手:“没事,这次请咱们的你二舅的熟人,你万一出了什么错,人家也能担待一些,再说我也会在旁边帮你的。”
      他这么说,我心里也放下了一些,于是点了点头。当时我手上还有几个预约风水设计的单子,为了这事也只能跟人家先拖一拖了,只是我没想到,这一拖就拖了半个月。
      在火车上,赵叔把上海雇主的情况大概跟我说了一下,雇我们的是二舅的熟人,姓徐,三年前徐阿姨的女儿因为一场意外离奇死亡,当时那女孩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居然成了厉鬼。闹的很凶,我二舅想办法把她暂时封存了起来。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41:55

      并且答应三年后帮她洗骨,也就是洗干净她的尸骨,让她有机会再入轮回。至于当时具体是怎么回事,赵叔也不清楚,他一直只负责帮二舅准备东西,很少参与别的事情,因为赵叔的命格特殊,不宜接近鬼物。现在二舅又联系不上,想要进一步的具体消息,我们只能靠那位徐阿姨提供了。
      到了上海之后,来接我们的是个看起来很端庄的中年女人,只是她的眉心中有一点常人看不到的青色,那是长期接触阴灵才会有的痕迹,她见到我之后,先是皱了一下眉毛,接着对赵叔说:“老赵,桂先生呢。”(我二舅姓桂)
      赵叔早料到了她会这么问,就指了一下我说:“这是桂先生的徒弟,尹先生。尹元音,也是桂先生的外甥。”
      接着赵叔又对我说:“这位是你二舅的朋友,徐阿姨,他们认识很多年了。”
      徐阿姨对我笑了笑,说:“我以为是你二舅过来呢,几年前他说要帮我女儿洗骨的,没关系,你是他的徒弟又是外甥,和他本人来是一样的,咱们在路上说吧。”
      上了徐阿姨的车之后,徐阿姨对我们说:“开车的老张当初就是我女儿的司机,我当时人在外地,出事之后才赶回来,我……”说到一半,徐阿姨就哭了起来。
      我赶紧安慰她说:“阿姨您别伤心,我一定好好帮您女儿洗骨,让她转世到好人家。”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42:10

      徐阿姨看了我一眼,说:“那麻烦你了,其实我还有一个请求,不知道你能不能办到?我女儿那时候被查出来的死因是心肌缺血,可她还那么年轻,之前也从没有过心脏问题,每年都去体检都没查出毛病过。她也没有熬夜的习惯,特别乖。”
      赵叔听她这么说,就问她:“当时警察没查出什么来吗?”
      徐阿姨摇了摇头,说:“没有,警察只说是心肌缺血,后来我们又托人问了,也没有结果。但这三年来,我每天都在梦见她,几乎每天都会做那个梦,梦见她对我说,她走的好冤枉,本来不该是她的。”
      我看着徐阿姨,尽量压低了声音,说:“阿姨,因为你是我二舅的朋友,有些话我就直接问了,你在梦里看到过你女儿的脸吗?”
      [接着]
      徐阿姨似乎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我说的这件事,她沉默了一会,才对我说:“这……好奇怪,你这么一说,我才想到,我从没有在梦里看到过她的脸,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这是一种常识,一般亲人的魂灵托梦,都不会让做梦的人看清她们的脸,也不会让做梦的人开口和他们说话,否则说话的人就会生病倒霉。不过连续三年您还能梦到她,说明她一直没有离开咱们这个世界。”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42:33

      听我这么说,徐阿姨眼圈一下红了,眼瞅着就要哭出来了,我赶紧说:“阿姨,您梦里还梦到过什么吗?我觉得您的梦很有问题。”
      我这么一说,徐阿姨就有点哭不出来了,她想了一下:“我女儿……我女儿她每次都是话说到一半,就没了,有时候是被风吹走了,有时候是被一群黑影带走了,总之每次她都说自己死得冤,死的不该是她,我想问她为什么,可又没法开口,等她想说的时候,又说不出了。”
      我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徐阿姨能提供的线索,恐怕也只有这么多了,她这三年来一定很用心的调查过这件事,但却一点进展都没有,如果用世间普通的推理手段来看整件事,那么她的女儿显然就是正常死亡了,但正常死亡的人,死后是很难化为厉鬼的。
      之后的一路上,我们都没再说什么,气氛很沉闷。徐阿姨女儿的骨灰被放在那女孩去世的房子里,徐阿姨说那女孩去世之后,房子就没再住过人,每天她都会来打扫一遍房间,扫完就走。这房子就成了专门放置骨灰的地方。
      进了那房子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徐阿姨的眉心处会纠结一股阴气了,这房子有180平米左右,因为长期不住人,一点人气都没有。房子长期不住人,又放着骨灰这种东西,虽然上面有二舅画的辟邪符,但也只能保证那女孩的卧室没有什么灵异。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42:59

      这所房子其他的空间,早已经被灵异占满了。我的阴阳眼会让我看到它们,而且这种阴阳眼有种弊病,就是看灵异的东西时间太长,我会头疼眉心发紧。所以我观察到房子里的情况后,就走到客厅的正中央,拿出了一杯水,对着水念了几句洗骨先生才能听懂的密文。
      我拿出的水中添加了一种安息香,那是一种安抚灵异专用的香料,加上我念出的专门用来驱走房子中灵异的洗骨密文,房子里的灵异很快就都消失了,当然,之所以能这么顺利,还是因为房子里聚集的灵异都很普通,没有怨念极深的。
      徐阿姨在我做这一切的时候一句话都没有说,等我做完了之后,她才问我:“尹先生,有什么不对吗?”
      我摇了摇头,并不打算告诉她实情,否则很有可能会吓到她,我只是看着她说:“没有,我只是怕这里有不干净的东西进来,徐阿姨,您女儿的尸体是在哪个位置被发现的?”
      她指着我背后的沙发,说:“就在沙发上。”
      我盯着沙发看了一会,转头对她说:“徐阿姨,你确定没弄错?”
      这时候司机老张在旁边说:“小兄弟,我是第一个发现茵小姐的,她当时就是张大了嘴仰头坐在沙发上,表情很痛苦,我看到她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我家里有人死于过心肌缺血,所以见过那种脸色,我赶紧伸手去试了试茵小姐的鼻息,发现她已经没有呼吸了,接着我就报了警,也叫了救护车,唉……可惜我发现的太晚了。”

  • 五行属易

    五行属易 2015-02-28 14:43:14

      老张在说话的时候,我一直在盯着他的眼睛看,他的眼神很淡定,只有说到报警和叫救护车的时候,才稍微迟疑了一下,其他时候他都很稳定,事后的调查也证明,徐阿姨的女儿小茵早在几小时前就去世了,老张不可能和这个有关系。
      所以老张的话是基本可信的,但徐阿姨提供的死亡位置却不对,我对徐阿姨说:“很奇怪,这个上我感觉不到任何怨气,按说你女儿去世后是化成了厉鬼的,她去世的位置上,必然会有一些怨气,这种东西是很难去除掉的,换句话说,她去世的位置并不在这里。”
      我说完,扫视了一下客厅,也没有发现那种怨气的存在,我对徐阿姨说:“咱们再去放骨灰的卧室一趟吧?”
      之前我们一进房子的时候,就已经去过那个房间了,那个房间因为有二舅所画的辟邪符,所以非常干净,我也没有太去仔细观察,而是先用洗骨密文清理了房子里的灵异。可在找不到死亡地点后,我还是决定在那个房间看一看。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505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