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P 是一种病

女英雄

来自: 女英雄(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19 22:18:54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小糰子

    小糰子 (Faithfully.) 2015-01-19 23:17:55

    楼主你好。
    我也读过卡伦·霍妮。美国的精神分析。
    我也有抑郁症。标准INFP,强N。
    感觉你比我大一些。你是如何去寻找真我的?有没有经验可以分享?我有些困惑。

  • 九微

    九微 (我有不安的睡梦 与严寒的隆冬) 2015-01-20 00:39:01

    对于有病一说,不是很同意。

    “社会需要个人能力,如果INFP有能力,那就是人性的、人文的研究,但人文研究是最不值钱的能力。 ”
    INFP的个人能力使得INFP在这个社会活的不好,不一定是INFP自己的问题,还可能是这个社会的问题。
    在所有的封建社会,几乎都是抑制商业的模式,我猜想那样的社会里SP会活的很差,而NT在中国古代游士当道的春秋战国时期或许会活得很好,NF在一些宗教国家也或许能活的相当好。同样,在战争时期,惯于权术统御的人活得也可能会相当好,但如果在治世同样的能力可能只使得他成为本地黑社会的一个小头目。
    最近看了一些关于历史的书,越来越感觉时代的潮流是一个多么不讲道理偶然性多么大的东西,但是如果我们承认历史是在不断进步的,人类是在逐渐往自由、更加人性化的社会发展,就应该相信一个好的社会是能够给尽可能多的各种人提供各式可供选择的生活方式的。

    NF主义者是变革的推动者,价值的把持者,道德的思考者。
    但是在如今的中国,意识形态的影响力太久太大,国家其实并不太希望有批判思维的人进入到社会学科,也不太想要创造性思维的人。
    如你所说,INFP感兴趣的是人文的、人性的研究,感兴趣的是创造性的东西,是真正有价值的美的东西。但是国家并不想在社会学科培育出有悖制度的、和他们想法不一样的思维来,所以整个中小学的政治历史教育首先把孩子对人文学科的兴趣磨灭掉,尔后又通过各种硬性规定来限制思维的发展。同样,在一个政府大力发展生产力的时代,对于文化、对于创新这些东西国家也是限制得相当死,它并不太在意有没有人能做出真正有创意有价值的东西,它只在意社会是否稳定,经济是否发展。
    在这样一个社会背景里,INFP的一条路——学院研究人文学科被禁锢住了,另一条路——做创意或者艺术文化相关也被禁锢了。

    在我现在的设想里,如果在一个更适合INFP的社会,INFP可以更容易的接触艺术,并发掘自己的才能;又或者可以进入学院,研究政治历史法律道德社会,切实为改进这个社会做出自己的努力;再或者去进入NGO一类的公益组织,做公益社工或者心理咨询。
    但是这些路,在现今的中国都是很不切实际而且限制很多的路。
    所以INFP会显得那么格格不入,没有生存能力,没有在现今的中国社会社会化的能力。

    但我说这些,也并不是想为很多我们自己身上的弱点开脱,去责怪社会的确自己会好过一些,但是我们的人生到底还是我们自己的人生,心理压力小一些也并不能让我们和身边的人过得好一些。
    关于出路,现在也只有两条吧:1.移民到更加适合INFP的社会,但是移民也同样意味着很多问题,比如如何融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社会并成功获得一个自己心仪的工作;2.在这片土地上,为一个更加包容更加开放的社会努力。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09:54:45

    楼主你好。 我也读过卡伦·霍妮。美国的精神分析。 我也有抑郁症。标准INFP,强N。 感觉你比我大 楼主你好。 我也读过卡伦·霍妮。美国的精神分析。 我也有抑郁症。标准INFP,强N。 感觉你比我大一些。你是如何去寻找真我的?有没有经验可以分享?我有些困惑。 ... 小糰子

    你好。我也仅能分享个人经验了。

    INFP很容易陷入自卑自怜,而自怜和自恋都是共生的。我觉得首先要接受自己,我认识到,我现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但不要为自己找借口,比如世界很亏欠我,我本可以怎样怎样,我是因为某些优越而具有弱点。接受现实是改变的开始。

    我还是想用卡伦·霍妮的说法,只要彻底意识到,情况就会转好。《当下的力量》作者写过,在顿悟之后也许还会回到抑郁状态,这时只需观察自己的痛苦,将来一次次会更加平和。

    最重要的是建立自足的安全感,这样才会有真正的友善和快乐。安全感是成年之前就应该建立的,童年感受到爱,长大后的自信就是由内而外的,父母是开明的,会让孩子感到世界没有白来。

    成年后建立安全感很难,但是不管工作的成就,还是恋人的温情,我们能够感受和感恩,就会慢慢好一些。我仅知道这些了。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0:04:57

    对于有病一说,不是很同意。 “社会需要个人能力,如果INFP有能力,那就是人性的、人文的研究 对于有病一说,不是很同意。 “社会需要个人能力,如果INFP有能力,那就是人性的、人文的研究,但人文研究是最不值钱的能力。 ” INFP的个人能力使得INFP在这个社会活的不好,不一定是INFP自己的问题,还可能是这个社会的问题。 在所有的封建社会,几乎都是抑制商业的模式,我猜想那样的社会里SP会活的很差,而NT在中国古代游士当道的春秋战国时期或许会活得很好,NF在一些宗教国家也或许能活的相当好。同样,在战争时期,惯于权术统御的人活得也可能会相当好,但如果在治世同样的能力可能只使得他成为本地黑社会的一个小头目。 最近看了一些关于历史的书,越来越感觉时代的潮流是一个多么不讲道理偶然性多么大的东西,但是如果我们承认历史是在不断进步的,人类是在逐渐往自由、更加人性化的社会发展,就应该相信一个好的社会是能够给尽可能多的各种人提供各式可供选择的生活方式的。 NF主义者是变革的推动者,价值的把持者,道德的思考者。 但是在如今的中国,意识形态的影响力太久太大,国家其实并不太希望有批判思维的人进入到社会学科,也不太想要创造性思维的人。 如你所说,INFP感兴趣的是人文的、人性的研究,感兴趣的是创造性的东西,是真正有价值的美的东西。但是国家并不想在社会学科培育出有悖制度的、和他们想法不一样的思维来,所以整个中小学的政治历史教育首先把孩子对人文学科的兴趣磨灭掉,尔后又通过各种硬性规定来限制思维的发展。同样,在一个政府大力发展生产力的时代,对于文化、对于创新这些东西国家也是限制得相当死,它并不太在意有没有人能做出真正有创意有价值的东西,它只在意社会是否稳定,经济是否发展。 在这样一个社会背景里,INFP的一条路——学院研究人文学科被禁锢住了,另一条路——做创意或者艺术文化相关也被禁锢了。 在我现在的设想里,如果在一个更适合INFP的社会,INFP可以更容易的接触艺术,并发掘自己的才能;又或者可以进入学院,研究政治历史法律道德社会,切实为改进这个社会做出自己的努力;再或者去进入NGO一类的公益组织,做公益社工或者心理咨询。 但是这些路,在现今的中国都是很不切实际而且限制很多的路。 所以INFP会显得那么格格不入,没有生存能力,没有在现今的中国社会社会化的能力。 但我说这些,也并不是想为很多我们自己身上的弱点开脱,去责怪社会的确自己会好过一些,但是我们的人生到底还是我们自己的人生,心理压力小一些也并不能让我们和身边的人过得好一些。 关于出路,现在也只有两条吧:1.移民到更加适合INFP的社会,但是移民也同样意味着很多问题,比如如何融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社会并成功获得一个自己心仪的工作;2.在这片土地上,为一个更加包容更加开放的社会努力。 ... 九微

    你没有看清我对病的定义。而且我也说了,不是所有INFP都有病,但是健康的INFP,你没发现都不怎么在组里活动了么?

    关于NGO或者人文什么,可以说六年前INFP组就在讨论。你可以人文,也可以公益,但是你觉得困境是因为国内的现状么?如果你要为人类做点事情,中国不可以做吗,或者做了就一定要在国外,以得到同伴和荣誉么?

    《寻路中国》和《江城》很火,不知你看了没有。作者也是有人文情怀的,但是他能发现的问题,他能面对的困难,你觉得INFP做得到么?

  • 轻声鹿

    轻声鹿 2015-01-20 10:47:27

    手动赞,话说楼主太像INTP了

  • 九微

    九微 (我有不安的睡梦 与严寒的隆冬) 2015-01-20 11:05:30

    嗯,按你的定义的确是INFP有病,但是把这些都怪到INFP身上我觉得是有失偏颇的。
    我明白LZ是对INFP很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在的,觉得INFP自怜自恋并且也沉湎于此。

    但是,如果客观一些来看这件事,INFP对社会的不适应不一定是INFP自身有病,还有可能是这个社会本身有病,不是吗?
    纵然这样很可能沦为抱怨社会抱怨大环境的丑态,但一味的忽视社会文化环境因素也是很不好的。

    中国的文化、习俗、政治、教育,都是让人远离精神世界的,在这样一个社会里INFP觉得自己受到压抑,活的很不堪,达不到INFP比较完满的样子比较好的样子我认为是很正常的。
    中国可以做人文可以做公益可以做INFP想做的那些事,但是面对这些事情的阻力会比一些更包容的文化大很多,面对阻力人就会产生负面阴暗情绪,而网络正是聚集负面情绪比积极情绪要迅速有效得多的地方。

    最近一直在看一些讲中国人性历史政治文化的书,想东西难免会从这方面来想,难免也会有偏见,但是通过贬抑自己来激发改变的方式觉得不可取。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3:46:47

    贬最近一直在看一些讲中国人性历史政治文化的书,想东西难免会从这方面来想,难免也会有偏见,但是通过贬抑自己来激发改变的方式觉得不可取。

    ————————————

    同意。
    贬抑自己正是心理不健康的体现啊。越贬抑越压抑,最后可能会把自己逼疯。指望靠贬抑自我改造性格,犹如一个人想拉着头发脱离地球。一个人,无法接受真实的自我,又怎么能学会爱自己呢。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3:54:56

    贬最近一直在看一些讲中国人性历史政治文化的书,想东西难免会从这方面来想,难免也会有偏见,但 贬最近一直在看一些讲中国人性历史政治文化的书,想东西难免会从这方面来想,难免也会有偏见,但是通过贬抑自己来激发改变的方式觉得不可取。 ———————————— 同意。 贬抑自己正是心理不健康的体现啊。越贬抑越压抑,最后可能会把自己逼疯。指望靠贬抑自我改造性格,犹如一个人想拉着头发脱离地球。一个人,无法接受真实的自我,又怎么能学会爱自己呢。 ... 春日花开

    我个人认为,INFP的解脱之道在于放松,越放松越好,楼主似乎太紧张太认真了。INFP毕竟不是ENTJ,INFP型的理想人物是风轻云淡的隐士,是王维,不是曹操。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4:06:02

    嗯,按你的定义的确是INFP有病,但是把这些都怪到INFP身上我觉得是有失偏颇的。 我明白LZ是对IN 嗯,按你的定义的确是INFP有病,但是把这些都怪到INFP身上我觉得是有失偏颇的。 我明白LZ是对INFP很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在的,觉得INFP自怜自恋并且也沉湎于此。 但是,如果客观一些来看这件事,INFP对社会的不适应不一定是INFP自身有病,还有可能是这个社会本身有病,不是吗? 纵然这样很可能沦为抱怨社会抱怨大环境的丑态,但一味的忽视社会文化环境因素也是很不好的。 中国的文化、习俗、政治、教育,都是让人远离精神世界的,在这样一个社会里INFP觉得自己受到压抑,活的很不堪,达不到INFP比较完满的样子比较好的样子我认为是很正常的。 中国可以做人文可以做公益可以做INFP想做的那些事,但是面对这些事情的阻力会比一些更包容的文化大很多,面对阻力人就会产生负面阴暗情绪,而网络正是聚集负面情绪比积极情绪要迅速有效得多的地方。 最近一直在看一些讲中国人性历史政治文化的书,想东西难免会从这方面来想,难免也会有偏见,但是通过贬抑自己来激发改变的方式觉得不可取。 ... 九微

    怪谁了?即便一个人道德缺失,我们也不可能因为他没有这种道德而怪他,但道德缺失的后果可能他要自己承担。所以,有病,不怪谁,但有病要承担后果。

    中国好不好,跟INFP过得好不好,没有正相关。国外环境好,所以国INFP没有中国这么大比例。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4:07:48

    贬最近一直在看一些讲中国人性历史政治文化的书,想东西难免会从这方面来想,难免也会有偏见,但 贬最近一直在看一些讲中国人性历史政治文化的书,想东西难免会从这方面来想,难免也会有偏见,但是通过贬抑自己来激发改变的方式觉得不可取。 ———————————— 同意。 贬抑自己正是心理不健康的体现啊。越贬抑越压抑,最后可能会把自己逼疯。指望靠贬抑自我改造性格,犹如一个人想拉着头发脱离地球。一个人,无法接受真实的自我,又怎么能学会爱自己呢。 ... 春日花开

    我说自己低劣,而你却说我贬抑自己,所以我想问,到底谁更容易感受到贬抑呢?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4:19:18

    我个人认为,INFP的解脱之道在于放松,越放松越好,楼主似乎太紧张太认真了。INFP毕竟不是ENTJ, 我个人认为,INFP的解脱之道在于放松,越放松越好,楼主似乎太紧张太认真了。INFP毕竟不是ENTJ,INFP型的理想人物是风轻云淡的隐士,是王维,不是曹操。 ... 春日花开

    我通篇没有说不放松,我在说能否放松的根本问题,很遗憾你没有读到。

    认真不是放松的反面。我认真,我对语言的准确性有要求。这跟放不放松两回事。

    是谁无所谓,王维和曹操也代表不了谁。

    我在说鸟有一双翅膀,你说不对,鱼是体外受精的。我觉得很累。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5-01-20 14:22:10

    我觉得能继续存活于世的infp都是健康的,我觉得infp毕生追求的目标应该是自然死亡。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4:36:34

    我觉得能继续存活于世的infp都是健康的,我觉得infp毕生追求的目标应该是自然死亡。 我觉得能继续存活于世的infp都是健康的,我觉得infp毕生追求的目标应该是自然死亡。 [已注销]

    你过得快乐,你就是健康的。即使世界错了,健康的人也不会痛苦。

    这个标准的普遍适用,对INFP也一样。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4:42:41

    我说自己低劣,而你却说我贬抑自己,所以我想问,到底谁更容易感受到贬抑呢? 我说自己低劣,而你却说我贬抑自己,所以我想问,到底谁更容易感受到贬抑呢? 女英雄

    低劣,我认为是很严重的贬义词了。你做了什么不堪的事情要用低劣二字来评价你自己呢?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5-01-20 14:42:53

    你过得快乐,你就是健康的。即使世界错了,健康的人也不会痛苦。 这个标准的普遍适用,对INFP 你过得快乐,你就是健康的。即使世界错了,健康的人也不会痛苦。 这个标准的普遍适用,对INFP也一样。 ... 女英雄

    英雄*~世界错了,健康的人才会痛苦。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5-01-20 14:45:11

    你过得快乐,你就是健康的。即使世界错了,健康的人也不会痛苦。 这个标准的普遍适用,对INFP 你过得快乐,你就是健康的。即使世界错了,健康的人也不会痛苦。 这个标准的普遍适用,对INFP也一样。 ... 女英雄

    所以我觉得英雄是健康的!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4:45:34

    你过得快乐,你就是健康的。即使世界错了,健康的人也不会痛苦。 这个标准的普遍适用,对INFP 你过得快乐,你就是健康的。即使世界错了,健康的人也不会痛苦。 这个标准的普遍适用,对INFP也一样。 ... 女英雄

    假如一个犹太人生活在纳粹时期,假如一个善良的中国人生活在文革时期,他本身再健康也会感到痛苦。似乎你认为痛苦都来自于自身,健康的人不会感到痛苦,这种逻辑太绝对了。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4:49:52

    怪谁了?即便一个人道德缺失,我们也不可能因为他没有这种道德而怪他,但道德缺失的后果可能他要 怪谁了?即便一个人道德缺失,我们也不可能因为他没有这种道德而怪他,但道德缺失的后果可能他要自己承担。所以,有病,不怪谁,但有病要承担后果。 中国好不好,跟INFP过得好不好,没有正相关。国外环境好,所以国INFP没有中国这么大比例。 ... 女英雄

    国外的INFP比例比中国高。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4:51:45

    低劣,我认为是很严重的贬义词了。你做了什么不堪的事情要用低劣二字来评价你自己呢? 低劣,我认为是很严重的贬义词了。你做了什么不堪的事情要用低劣二字来评价你自己呢? 春日花开

    好吧,我没有说自己低劣,这是少打了两个字

  • 凤舞九天

    凤舞九天 (对世界勇敢的说呵呵) 2015-01-20 14:56:51

    infp女生或许比男生多,但男生也比女生更痛苦,因为性别关系,infp还是很容易发展一段属于自己的恋爱关系,但infp男就很困难了,因为几乎没有主动的能力。
    虽然有点反感楼主的说法,但其实内心还是有些赞同。这些年来我最纠结的,是到底认为自己有病还是没病,但最终思考的结果,是和九微考虑的一样,把自己表现出来的自我纠结,与社会的格格不入,看做一种“时代病”。infp,代表的就是这个时代,尤其是当下中国所不能容忍和包纳的某些特质,其中有一些甚至是非常宝贵的。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5:02:02

    假如一个犹太人生活在纳粹时期,假如一个善良的中国人生活在文革时期,他本身再健康也会感到痛苦 假如一个犹太人生活在纳粹时期,假如一个善良的中国人生活在文革时期,他本身再健康也会感到痛苦。似乎你认为痛苦都来自于自身,健康的人不会感到痛苦,这种逻辑太绝对了。 ... 春日花开

    我说得过了点,当我说,健康的人不会痛苦,实际上,我应该说,最强大最健康的人不会痛苦。

    我爷爷奶奶都是右派,也非常善良,实际上,迫害面前他们没有很痛苦,真的很勇敢。但是我父亲和叔叔都很痛苦而且有心理疾病。因为一个人从小健康,能承受的困难很多,虽然我说得稍点过。

    我没有说痛苦来源于自身,我认为差不多是未成年之前的环境造成。

    我是说救赎之道基本在自身。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5:04:40

    好吧,我没有说自己低劣,这是少打了两个字 好吧,我没有说自己低劣,这是少打了两个字 女英雄

    我觉得你活得很压抑,字里行间的压抑感,你可以反驳我,但是文字里的自我压抑和紧张感是瞒不了人的。

    你说你的心理不健康,我同意,我也认为你的心理不太健康,关键就在于你心态不放松,对自己苛刻,骨子里对别人也苛刻,可你求解脱的方式是加倍苛责自己,加剧自己的紧张感。你用目前的方式来求解脱,只是缘木求鱼,心理状态会越来越糟糕,原谅我说得直白。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5:18:10

    我说得过了点,当我说,健康的人不会痛苦,实际上,我应该说,最强大最健康的人不会痛苦。 我 我说得过了点,当我说,健康的人不会痛苦,实际上,我应该说,最强大最健康的人不会痛苦。 我爷爷奶奶都是右派,也非常善良,实际上,迫害面前他们没有很痛苦,真的很勇敢。但是我父亲和叔叔都很痛苦而且有心理疾病。因为一个人从小健康,能承受的困难很多,虽然我说得稍点过。 我没有说痛苦来源于自身,我认为差不多是未成年之前的环境造成。 我是说救赎之道基本在自身。 ... 女英雄

    我是说救赎之道基本在自身。

    ————

    “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意思吗?

    人的心理受到先天条件、幼年环境、成长经历等种种影响,所以我们形成了现在的人格,从科学上分析,一个人的MBTI人格在童年时代已经形成,我们只能改良,无法改变。同样的生活条件,有人的体质容易得癌症,有人却很健康,我们不能说易得癌的人比健康的人更软弱更低劣吧?INFP人格就是容易敏感,就是比别人容易感到痛苦,那又怎么样呢?痛苦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只有白痴才彻底没有痛苦。
    既然是一个INFP,就接受作为INFP的好处和坏处,不要拿ESTJ的长处与自己的短处相比(比方而已,不光ESTJ,每个人格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是的,ESTJ活得像野地里的
    草一样顽强坚韧勇敢,可你不是它啊,你只是纤细的一朵花,你处于它的生活环境里,你会死的,而它会活着。不为什么,物种不同。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5:22:26

    infp女生或许比男生多,但男生也比女生更痛苦,因为性别关系,infp还是很容易发展一段属于自 infp女生或许比男生多,但男生也比女生更痛苦,因为性别关系,infp还是很容易发展一段属于自己的恋爱关系,但infp男就很困难了,因为几乎没有主动的能力。 虽然有点反感楼主的说法,但其实内心还是有些赞同。这些年来我最纠结的,是到底认为自己有病还是没病,但最终思考的结果,是和九微考虑的一样,把自己表现出来的自我纠结,与社会的格格不入,看做一种“时代病”。infp,代表的就是这个时代,尤其是当下中国所不能容忍和包纳的某些特质,其中有一些甚至是非常宝贵的。 ... 凤舞九天

    同意,INFP男真的比INFP女更难受。作为一个INFP,很庆幸我是个女的。

  • 凤舞九天

    凤舞九天 (对世界勇敢的说呵呵) 2015-01-20 15:26:57

    同意,INFP男真的比INFP女更难受。作为一个INFP,很庆幸我是个女的。 同意,INFP男真的比INFP女更难受。作为一个INFP,很庆幸我是个女的。 春日花开

    那作为一个infp男的我就忍受这漫长的人生之路吧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5:33:30

    infp女生或许比男生多,但男生也比女生更痛苦,因为性别关系,infp还是很容易发展一段属于自 infp女生或许比男生多,但男生也比女生更痛苦,因为性别关系,infp还是很容易发展一段属于自己的恋爱关系,但infp男就很困难了,因为几乎没有主动的能力。 虽然有点反感楼主的说法,但其实内心还是有些赞同。这些年来我最纠结的,是到底认为自己有病还是没病,但最终思考的结果,是和九微考虑的一样,把自己表现出来的自我纠结,与社会的格格不入,看做一种“时代病”。infp,代表的就是这个时代,尤其是当下中国所不能容忍和包纳的某些特质,其中有一些甚至是非常宝贵的。 ... 凤舞九天

    我也想到过INFP男可能更困难。

    我一直不想用经验来证明我的正确性,因为真理不是用经验来证明的。

    但是经验很重要,也许更有说服力。

    我知道,中国的单一价值观,让有自我的人难以生存。让我们假想一个有理想有坚持的健康人最后怎样了。的确有像崔健一样坚持在文艺界或自己的领域。就我的经验来看,更多的是从商了,因为文艺界的环境更恶劣,现在一个画家要成名,有一整套的操作方式,比商界更虚伪。所以从商反而可能是对自己和社会更负责。而我周围的艺术家,有几种,第一种已经变节,和媒体和政府打交道,第二种自欺欺人,装草根,第三种,业余爱好,可以说,他们才是最纯洁的,而他们的职业是商人。

    而一个健康的人,需要有勇气作出选择,是委曲求全地负起责任,还是顾影自怜。如果你真的要坚持理想主义,想想有没有骗自己,能不能做得到。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5:41:38

    我觉得你活得很压抑,字里行间的压抑感,你可以反驳我,但是文字里的自我压抑和紧张感是瞒不了人 我觉得你活得很压抑,字里行间的压抑感,你可以反驳我,但是文字里的自我压抑和紧张感是瞒不了人的。 你说你的心理不健康,我同意,我也认为你的心理不太健康,关键就在于你心态不放松,对自己苛刻,骨子里对别人也苛刻,可你求解脱的方式是加倍苛责自己,加剧自己的紧张感。你用目前的方式来求解脱,只是缘木求鱼,心理状态会越来越糟糕,原谅我说得直白。 ... 春日花开

    不同意我的理论,于是质疑我的生活。

    没有痛苦经历,我不会来写,。我来写,只是为了提醒有些明白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自己不知道而学来,能学来的都是在自己心中而没有点破的。

    没有放松和紧张。写东西,只有严谨和随便之分。难道你认为说理的人比写诗的人更紧张,还是你臆断我只要认真说理就是紧张?

  • 社会闲散人员

    社会闲散人员 (你的虚妄将会耗掉时光) 2015-01-20 15:42:13

    我觉得楼主是一个偏执的人
    诚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偏执的人
    但是有些人偏执于过程和方法
    而有的人则偏执于结果

    可是楼主却两者均占,试图用唯一的方法去得到已经验证没可能达到的结果
    所以楼主必将在痛苦和矛盾中挣扎最终溺毙于此

  • 凤舞九天

    凤舞九天 (对世界勇敢的说呵呵) 2015-01-20 15:43:02

    我也想到过INFP男可能更困难。 我一直不想用经验来证明我的正确性,因为真理不是用经验来证明 我也想到过INFP男可能更困难。 我一直不想用经验来证明我的正确性,因为真理不是用经验来证明的。 但是经验很重要,也许更有说服力。 我知道,中国的单一价值观,让有自我的人难以生存。让我们假想一个有理想有坚持的健康人最后怎样了。的确有像崔健一样坚持在文艺界或自己的领域。就我的经验来看,更多的是从商了,因为文艺界的环境更恶劣,现在一个画家要成名,有一整套的操作方式,比商界更虚伪。所以从商反而可能是对自己和社会更负责。而我周围的艺术家,有几种,第一种已经变节,和媒体和政府打交道,第二种自欺欺人,装草根,第三种,业余爱好,可以说,他们才是最纯洁的,而他们的职业是商人。 而一个健康的人,需要有勇气作出选择,是委曲求全地负起责任,还是顾影自怜。如果你真的要坚持理想主义,想想有没有骗自己,能不能做得到。 ... 女英雄

    也许是因为太决绝了吧,从来没有考虑过做商人什么的,尽管家里不是没有这样的条件。等到了现在踏入社会的阶段,才渐渐明白,把思想与学术作为一生职业,把所爱变成所学,意味着多么大的孤寂与痛楚。但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不可能再后退;当彻底明白了自己之后,纠结依旧,但只求心里更加清楚。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5:57:38

    我是说救赎之道基本在自身。 ———— “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意思吗? 人的心理受到先天 我是说救赎之道基本在自身。 ———— “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意思吗? 人的心理受到先天条件、幼年环境、成长经历等种种影响,所以我们形成了现在的人格,从科学上分析,一个人的MBTI人格在童年时代已经形成,我们只能改良,无法改变。同样的生活条件,有人的体质容易得癌症,有人却很健康,我们不能说易得癌的人比健康的人更软弱更低劣吧?INFP人格就是容易敏感,就是比别人容易感到痛苦,那又怎么样呢?痛苦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只有白痴才彻底没有痛苦。 既然是一个INFP,就接受作为INFP的好处和坏处,不要拿ESTJ的长处与自己的短处相比(比方而已,不光ESTJ,每个人格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是的,ESTJ活得像野地里的 草一样顽强坚韧勇敢,可你不是它啊,你只是纤细的一朵花,你处于它的生活环境里,你会死的,而它会活着。不为什么,物种不同。 ... 春日花开

    “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意思吗?
    ------------------------------------------------------------------------------------------------
    你还是要按你的方式来理解别人的话。
    人的命运不同,但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喜悦和快乐。我说救赎,说的就是离苦得乐。

    我们不能说易得癌的人比健康的人更软弱更低劣吧?
    ---------------------------------------------------------------------------------------------------
    我没有说更低劣,我已经解释是手误,我少打了“没有”两个字。

    INFP人格就是容易敏感,就是比别人容易感到痛苦,那又怎么样呢?痛苦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只有白痴才彻底没有痛苦。
    ---------------------------------------------------------------------------------------------------
    我在对一楼的回复中提到,要认识痛苦认识自己的情绪,也即认识到痛苦是自我的现状。
    我正文第二句说了,我理解的有病,在于身体或心理机制使本人无法自如并快乐地生活。我们在这个前提上讨论。如果你不在别人提出的前提上讨论,你的反对就是无效的。你唯一可能有效的反对是:痛苦即使让人无法快乐,也不是病。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6:00:41

    我觉得楼主是一个偏执的人 诚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偏执的人 但是有些人偏执于过程和方法 而有的 我觉得楼主是一个偏执的人 诚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偏执的人 但是有些人偏执于过程和方法 而有的人则偏执于结果 可是楼主却两者均占,试图用唯一的方法去得到已经验证没可能达到的结果 所以楼主必将在痛苦和矛盾中挣扎最终溺毙于此 ... 社会闲散人员

    我不能吃透的事情,我不去反对。我不能确定的事情,我不去说。

    而在我们今天讨论的范围,我一直没有得到较好的反驳,只得到对于我个人生活的臆测。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6:03:14

    我觉得楼主是一个偏执的人 诚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偏执的人 但是有些人偏执于过程和方法 而有的 我觉得楼主是一个偏执的人 诚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偏执的人 但是有些人偏执于过程和方法 而有的人则偏执于结果 可是楼主却两者均占,试图用唯一的方法去得到已经验证没可能达到的结果 所以楼主必将在痛苦和矛盾中挣扎最终溺毙于此 ... 社会闲散人员

    这这么偏执的INFP倒也少见。苦乐由人,别人劝不醒的。一般来说,INFP的人缘应该挺好的,但我觉得别人在生活和楼主说话,一定很累。别人累,她自己也累。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6:12:12

    你还是要按你的方式来理解别人的话。
    人的命运不同,但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喜悦和快乐。我说救赎,说的就是离苦得乐。

    ——————————————————————

    咱不拽文,说白了,就是你没法感到快乐,对吧?很简单,去做能让你快乐的事情。换作我会去大吃一顿,或者看场喜剧电影,或者去和自己喜欢的人聊天。如果什么事都没法让你快乐起来,那么考虑去看心理医生,多半你得了抑郁症。

    说了半天INFP怎么不好,我看INFP最大的不好是喜欢把简单的事情搞得复杂,然后拽文把自己和别人都绕进去。

  • The Taxman

    The Taxman 2015-01-20 16:14:48

    别的我不知道,intj的无情是真的。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6:15:55

    我在对一楼的回复中提到,要认识痛苦认识自己的情绪,也即认识到痛苦是自我的现状。
    我正文第二句说了,我理解的有病,在于身体或心理机制使本人无法自如并快乐地生活。我们在这个前提上讨论。如果你不在别人提出的前提上讨论,你的反对就是无效的。你唯一可能有效的反对是:痛苦即使让人无法快乐,也不是病。

    ————————————————

    从上述文字看,你可能得了忧郁症。而且从你的思维方式看,有人格偏执的倾向,这都是你不快乐的根源。

    要解决问题,首先找到问题,你啰嗦了一大堆,归结到最后就是你没法快乐起来。如果一个人处于与其生活处境不符的长期抑郁状态,有可能他得了忧郁症,有可能他的思维方式有问题,有人格障碍,就这么简单。

  • 小柴胡

    小柴胡 (青春多宝贵,没机会去浪费) 2015-01-20 16:16:26

    还好啊,不能更健康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6:20:30

    也许是因为太决绝了吧,从来没有考虑过做商人什么的,尽管家里不是没有这样的条件。等到了现 也许是因为太决绝了吧,从来没有考虑过做商人什么的,尽管家里不是没有这样的条件。等到了现在踏入社会的阶段,才渐渐明白,把思想与学术作为一生职业,把所爱变成所学,意味着多么大的孤寂与痛楚。但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不可能再后退;当彻底明白了自己之后,纠结依旧,但只求心里更加清楚。 ... 凤舞九天

    如果已经决定并彻底明白,那就只有面对。如果那是你真正要做的事业,再痛苦也会云开日出。就像我看了卡伦·霍妮晚年的照片,我相信她没有痛苦了。

    我为什么反对INFP的阳春白雪。我认为,就算要从事思想和学术,如果你天赋所在,就去吧,天赋就是造物之手,不要违抗。但很多人在文艺界,不过因为性格很轴。

    6年前在组里就有人说,理想是有绝对意义的。意思是,就算理想不能实现,也仍然富有意义。这句话也没错,但是说这话的人,就我认识,常常被虚假的荣誉所控制。

    事实上,不少优秀的INFP离开小组。他们不是不理想不英雄,面对现实的理想主义,才是真勇敢。他们已经认识到很多问题,比如有人说“要尝试与人讨论时反应灵敏,但灵敏之后可能是E了”,那么,成为ENFP也没有另他遗憾。还有人说“30岁还理想,才是真理想主义”。从我听到这些讨论到我明白,我花了几年的时间。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6:25:10

    你还是要按你的方式来理解别人的话。 人的命运不同,但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喜悦和快乐。我说救赎 你还是要按你的方式来理解别人的话。 人的命运不同,但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喜悦和快乐。我说救赎,说的就是离苦得乐。 —————————————————————— 咱不拽文,说白了,就是你没法感到快乐,对吧?很简单,去做能让你快乐的事情。换作我会去大吃一顿,或者看场喜剧电影,或者去和自己喜欢的人聊天。如果什么事都没法让你快乐起来,那么考虑去看心理医生,多半你得了抑郁症。 说了半天INFP怎么不好,我看INFP最大的不好是喜欢把简单的事情搞得复杂,然后拽文把自己和别人都绕进去。 ... 春日花开

    怎么又说我不快乐?

    我的确有不快乐的时候。我写文,是我在分享离苦得乐的方法。

    我有痛苦,所以我不能写怎么治愈,我没有痛苦,我更有权表示如何治愈,这是你的逻辑吗?

  • 凤舞九天

    凤舞九天 (对世界勇敢的说呵呵) 2015-01-20 16:28:29

    如果已经决定并彻底明白,那就只有面对。如果那是你真正要做的事业,再痛苦也会云开日出。就像我 如果已经决定并彻底明白,那就只有面对。如果那是你真正要做的事业,再痛苦也会云开日出。就像我看了卡伦·霍妮晚年的照片,我相信她没有痛苦了。 我为什么反对INFP的阳春白雪。我认为,就算要从事思想和学术,如果你天赋所在,就去吧,天赋就是造物之手,不要违抗。但很多人在文艺界,不过因为性格很轴。 6年前在组里就有人说,理想是有绝对意义的。意思是,就算理想不能实现,也仍然富有意义。这句话也没错,但是说这话的人,就我认识,常常被虚假的荣誉所控制。 事实上,不少优秀的INFP离开小组。他们不是不理想不英雄,面对现实的理想主义,才是真勇敢。他们已经认识到很多问题,比如有人说“要尝试与人讨论时反应灵敏,但灵敏之后可能是E了”,那么,成为ENFP也没有另他遗憾。还有人说“30岁还理想,才是真理想主义”。从我听到这些讨论到我明白,我花了几年的时间。 ... 女英雄

    非常有启发,多谢楼主。另外我已经理想主义了好多年,离30也不远了。完全明白倒谈不上,但希望能够30不惑吧。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6:28:29

    怎么又说我不快乐? 我的确有不快乐的时候。我写文,是我在分享离苦得乐的方法。 我有痛苦 怎么又说我不快乐? 我的确有不快乐的时候。我写文,是我在分享离苦得乐的方法。 我有痛苦,所以我不能写怎么治愈,我没有痛苦,我更有权表示如何治愈,这是你的逻辑吗? ... 女英雄

    所以……你的问题是什么?你刚才不是求的“离苦得乐”吗?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6:32:44

    我在对一楼的回复中提到,要认识痛苦认识自己的情绪,也即认识到痛苦是自我的现状。 我正文第 我在对一楼的回复中提到,要认识痛苦认识自己的情绪,也即认识到痛苦是自我的现状。 我正文第二句说了,我理解的有病,在于身体或心理机制使本人无法自如并快乐地生活。我们在这个前提上讨论。如果你不在别人提出的前提上讨论,你的反对就是无效的。你唯一可能有效的反对是:痛苦即使让人无法快乐,也不是病。 ———————————————— 从上述文字看,你可能得了忧郁症。而且从你的思维方式看,有人格偏执的倾向,这都是你不快乐的根源。 要解决问题,首先找到问题,你啰嗦了一大堆,归结到最后就是你没法快乐起来。如果一个人处于与其生活处境不符的长期抑郁状态,有可能他得了忧郁症,有可能他的思维方式有问题,有人格障碍,就这么简单。 ... 春日花开

    从上述文字看,你可能得了忧郁症。而且从你的思维方式看,有人格偏执的倾向,这都是你不快乐的根源。
    --------------------------------------------------------------------------------------------------------------
    从我的上述文字来看,我有忧郁经历。从我的表述方式来看,我倾向INTP太多。

    要解决问题,首先找到问题,你啰嗦了一大堆,归结到最后就是你没法快乐起来。如果一个人处于与其生活处境不符的长期抑郁状态,有可能他得了忧郁症,有可能他的思维方式有问题,有人格障碍,就这么简单。
    --------------------------------------------------------------------------------------------------------------
    要解决问题,首先找到问题,我啰嗦了一大堆,是在找元问题。因为已经找到好的方式,所以才分享一试。

    令我奇怪的是,INFP竟然不能感觉到我写文时候的轻松氛围。“和各类强N在一起,其实没有大家担心的价值观问题。对自己,找回真我,对世界,圆融无碍。你说自我实现什么也好,成熟的人,差不太多。”这就是我感觉到美好的所在。难道我不写诗,就说明我生活不快乐么?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6:36:45

    怎么又说我不快乐? 我的确有不快乐的时候。我写文,是我在分享离苦得乐的方法。 我有痛苦 怎么又说我不快乐? 我的确有不快乐的时候。我写文,是我在分享离苦得乐的方法。 我有痛苦,所以我不能写怎么治愈,我没有痛苦,我更有权表示如何治愈,这是你的逻辑吗? ... 女英雄

    通篇下来看不出你怎么离苦得乐的,也看不出你怎么治愈,似乎你认为痛苦本身就是一种病,

    因为“最强大最健康的人不会痛苦”。看到这句话,我简直快笑喷了。在我看来,只有一种人不会痛苦——白痴。有勇气的人绝不会故意回避痛苦,因为苦和乐注定都是人生的一部分。

    所以说了半天,你到底是来求怎么“离苦得乐”还是来给大家上心灵鸡汤的?如果你想教大家怎么彻底消灭痛苦,还是免了吧,正常人都知道,只要人活着,肯定有痛苦。一个只是偶尔痛苦一下的人不会执着于“离苦得乐”。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6:39:42

    事实上,心情不好,没有能以这种方式叙述的。

    NT之间的快乐在于调侃和黑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快乐者见不快乐。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6:40:59

    令我奇怪的是,INFP竟然不能感觉到我写文时候的轻松氛围。“和各类强N在一起,其实没有大家担心的价值观问题。对自己,找回真我,对世界,圆融无碍。你说自我实现什么也好,成熟的人,差不太多。”这就是我感觉到美好的所在。难道我不写诗,就说明我生活不快乐么?

    ——————————————

    INFP要的是自由心证。

    你说你轻松圆融,那就是吧。不争辩了。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6:46:07

    所以……你的问题是什么?你刚才不是求的“离苦得乐”吗? 所以……你的问题是什么?你刚才不是求的“离苦得乐”吗? 春日花开

    我的问题是,并没有完全开放,我其实很人文,很关注哲学和艺术,但是INFP在关注文艺的时候,缺少一种自主性和灵活性,很多人意识不到而已。我也很轴,以为自己理想主义,我曾经深受其苦。

    实际上你真的想多了,我写文通篇没有一句是抱怨或者表示痛苦,我只是陈述一个INFP误区。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6:54:10

    令我奇怪的是,INFP竟然不能感觉到我写文时候的轻松氛围。“和各类强N在一起,其实没有大家担心 令我奇怪的是,INFP竟然不能感觉到我写文时候的轻松氛围。“和各类强N在一起,其实没有大家担心的价值观问题。对自己,找回真我,对世界,圆融无碍。你说自我实现什么也好,成熟的人,差不太多。”这就是我感觉到美好的所在。难道我不写诗,就说明我生活不快乐么? —————————————— INFP要的是自由心证。 你说你轻松圆融,那就是吧。不争辩了。 ... 春日花开

    我没有说我完全做到,这是我的价值观。

    而我在这句话之前写的所有,就为了表明这种价值观是”离苦得乐“之道。

    结果是,当我不在组里表现出温柔和人文情怀,大家就来攻击我的个人生活。我开篇就说了,我已渐入佳境。对于文艺我从没放弃,我的职业也是相关的。我不同的是,我不想阳春白雪,顾影自怜。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7:05:17

    我的问题是,并没有完全开放,我其实很人文,很关注哲学和艺术,但是INFP在关注文艺的时候,缺少 我的问题是,并没有完全开放,我其实很人文,很关注哲学和艺术,但是INFP在关注文艺的时候,缺少一种自主性和灵活性,很多人意识不到而已。我也很轴,以为自己理想主义,我曾经深受其苦。 实际上你真的想多了,我写文通篇没有一句是抱怨或者表示痛苦,我只是陈述一个INFP误区。 ... 女英雄

    我认为是你个人的误区更合适,因为INFP也是多种多样,有的INFP懒得要死,一点都不轴,特别好说话。

    说到缺少自由性和灵活性,我认为INFJ更合适,P本身代表了灵活圆融,因此我妄自揣测,P值高的人不会太痛苦,因为太懒了,懒得痛苦。IXXJ的人性子轴、不转弯。

    在我看来INFP是太极似的存在,如果INFP的四个值都很典型,懒懒散散、与世无争,可能活得比谁都快乐。其中某一个值低了,比方F值低了,在F和T之间,恐怕反而痛苦,因为他在两种性格的拉扯之间,既不是典型的INFP,得不到INFP的圆融宽容,又有INFP的缺点。同理,在S和N之间,在P和J之间,也是一样的。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7:06:21

    这这么偏执的INFP倒也少见。苦乐由人,别人劝不醒的。一般来说,INFP的人缘应该挺好的,但我觉得 这这么偏执的INFP倒也少见。苦乐由人,别人劝不醒的。一般来说,INFP的人缘应该挺好的,但我觉得别人在生活和楼主说话,一定很累。别人累,她自己也累。 ... 春日花开

    人人都有”我觉得“的权利。

    实际上若不是渐入佳境的人际关系和自我状态,我根本不会来发帖。

    我学习到要忍受和面对的一些事情,这也是血泪经历。我提到的,我发展了一些Fe,我目前的状态是,和INFP打交道变少了,和各种类型的人都能聊,而且,我只会用快乐去感染别人,不会像过去一样习惯倾诉。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7:10:53

    我没有说我完全做到,这是我的价值观。 而我在这句话之前写的所有,就为了表明这种价值观是” 我没有说我完全做到,这是我的价值观。 而我在这句话之前写的所有,就为了表明这种价值观是”离苦得乐“之道。 结果是,当我不在组里表现出温柔和人文情怀,大家就来攻击我的个人生活。我开篇就说了,我已渐入佳境。对于文艺我从没放弃,我的职业也是相关的。我不同的是,我不想阳春白雪,顾影自怜。 ... 女英雄

    不,这是我的个人问题,和组里无关。我早就习惯了看文不看表面,而是透过文字的感觉分析一个人的心理,我现在太懒了,懒得拽文,只想一两句话点出自己的感觉,恨不得像蚂蚁一样用触角碰一碰就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想法。

    我的也只是一家之言。假如你的心理足够强大,根本不必理会我。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5-01-20 17:11:58

    性格有高下之分 lz怎么排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7:15:36

    我认为是你个人的误区更合适,因为INFP也是多种多样,有的INFP懒得要死,一点都不轴,特别好说话 我认为是你个人的误区更合适,因为INFP也是多种多样,有的INFP懒得要死,一点都不轴,特别好说话。 说到缺少自由性和灵活性,我认为INFJ更合适,P本身代表了灵活圆融,因此我妄自揣测,P值高的人不会太痛苦,因为太懒了,懒得痛苦。IXXJ的人性子轴、不转弯。 在我看来INFP是太极似的存在,如果INFP的四个值都很典型,懒懒散散、与世无争,可能活得比谁都快乐。其中某一个值低了,比方F值低了,在F和T之间,恐怕反而痛苦,因为他在两种性格的拉扯之间,既不是典型的INFP,得不到INFP的圆融宽容,又有INFP的缺点。同理,在S和N之间,在P和J之间,也是一样的。 ... 春日花开

    我没有说INFP不是多种多样。我知道INFP有高人,我觉得不是我要写的重点。不得已我在后面的回复中又提到了。

    那种自主性和灵活性,不是生活上的,是性灵上的,我读完卡伦·霍妮才再次明白。艺术圈的评判标准也是一样,你能够突破自己,才会有好作品。不一定INFP不能突破,只是我看到基本没有。

    I+J,也许会缺少生活上的灵活性,但优秀的人,心灵是自由的。说到这里我想起整个INTP组都在黑INTJ,其实他们很谦虚,他们说话难听,因为对别人要求高,可曾有人想过,他们对自己要求也很高。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7:15:48

    我学习到要忍受和面对的一些事情,这也是血泪经历。我提到的,我发展了一些Fe,我目前的状态是,和INFP打交道变少了,和各种类型的人都能聊,而且,我只会用快乐去感染别人,不会像过去一样习惯倾诉。

    ————————

    我觉得你够幸运了,居然生活中还能遇到那么INFP,我只在网上碰到过同类。在我不知道自己是INFP之前,每天都在和各种类型的人打交道,早就习惯了。生活中遇到另外一个INFP才是小几率的事情吧。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7:19:33

    我没有说INFP不是多种多样。我知道INFP有高人,我觉得不是我要写的重点。不得已我在后面的回复中 我没有说INFP不是多种多样。我知道INFP有高人,我觉得不是我要写的重点。不得已我在后面的回复中又提到了。 那种自主性和灵活性,不是生活上的,是性灵上的,我读完卡伦·霍妮才再次明白。艺术圈的评判标准也是一样,你能够突破自己,才会有好作品。不一定INFP不能突破,只是我看到基本没有。 I+J,也许会缺少生活上的灵活性,但优秀的人,心灵是自由的。说到这里我想起整个INTP组都在黑INTJ,其实他们很谦虚,他们说话难听,因为对别人要求高,可曾有人想过,他们对自己要求也很高。 ... 女英雄

    J和P既可指生活也可指思维。P本身就代表了思维上的灵活。我不知道你认为INFP缺乏灵活性、不能在创作上突破是怎么来的。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7:19:49

    性格有高下之分 lz怎么排 性格有高下之分 lz怎么排 [已注销]

    我认为
    开放的思维,优于僵化的思维
    明辨是非,优于盲目相信
    勇敢、坚强与克制,让人出色

    不是说我做到了
    也仅是我愿意去做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7:22:16

    我学习到要忍受和面对的一些事情,这也是血泪经历。我提到的,我发展了一些Fe,我目前的状态是, 我学习到要忍受和面对的一些事情,这也是血泪经历。我提到的,我发展了一些Fe,我目前的状态是,和INFP打交道变少了,和各种类型的人都能聊,而且,我只会用快乐去感染别人,不会像过去一样习惯倾诉。 ———————— 我觉得你够幸运了,居然生活中还能遇到那么INFP,我只在网上碰到过同类。在我不知道自己是INFP之前,每天都在和各种类型的人打交道,早就习惯了。生活中遇到另外一个INFP才是小几率的事情吧。 ... 春日花开

    幸运的就是抱团取暖,不幸的就是,仅能抱团取暖。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7:24:38

    不,这是我的个人问题,和组里无关。我早就习惯了看文不看表面,而是透过文字的感觉分析一个人的 不,这是我的个人问题,和组里无关。我早就习惯了看文不看表面,而是透过文字的感觉分析一个人的心理,我现在太懒了,懒得拽文,只想一两句话点出自己的感觉,恨不得像蚂蚁一样用触角碰一碰就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想法。 我的也只是一家之言。假如你的心理足够强大,根本不必理会我。 ... 春日花开

    我想到过这个问题。

    我在想,我根本不用回复的,因为辩论不是取得认识的途径。

    我回复了,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还不够强大,一个是INTP挺喜欢辩论的。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7:35:11

    J和P既可指生活也可指思维。P本身就代表了思维上的灵活。我不知道你认为INFP缺乏灵活性、不能在 J和P既可指生活也可指思维。P本身就代表了思维上的灵活。我不知道你认为INFP缺乏灵活性、不能在创作上突破是怎么来的。 ... 春日花开

    P可以理解为思维的灵活。我觉得灵活和突破,有差距。

    这个问题不好用理论来证明。我只能尝试举例。谢德庆是我很欣赏的行为艺术家,也是被公认的,他独居十三年不出屋门,这需要惊人的意志力。重要的是,他给我们提出了思考。无论如何,这些能力和P的高低是没有正相关的。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7:42:30

    不排除有健康的INFP,只能说,高度社会化的人类之中,极端的INFP很难生活得如鱼得水。社会需要个人能力,如果INFP有能力,那就是人性的、人文的研究,但人文研究是最不值钱的能力。

    ——————————————

    前面你问我,为什么你的字里行间给我一种压抑感?比方看这一段吧。

    “但人文研究是最不值钱的能力。 “

    为什么人文研究是最不值钱的呢?搞不明白。你不会真心这么想吧?恐怕连看大门的老头也不同意你的看法。

    INFP唯一擅长的是人文艺术,偏偏人文研究在你眼里是最不值钱的能力。这不是自我贬抑是什么呢?

    好比一个数学教师告诉别人”学数学的都是最没本事的人”,我只能认为他是在自虐,自轻自贱,别人也不会因此高看他一眼。假如一个学数学的当真这么想,他能够找到自我价值吗?他在生活中能够快乐起来吗?别人会尊重他吗?

    因此我断言,你过于压抑、自我贬抑,活得不快乐。我想还算符合逻辑吧。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7:48:35

    通篇下来看不出你怎么离苦得乐的,也看不出你怎么治愈,似乎你认为痛苦本身就是一种病, 因为 通篇下来看不出你怎么离苦得乐的,也看不出你怎么治愈,似乎你认为痛苦本身就是一种病, 因为“最强大最健康的人不会痛苦”。看到这句话,我简直快笑喷了。在我看来,只有一种人不会痛苦——白痴。有勇气的人绝不会故意回避痛苦,因为苦和乐注定都是人生的一部分。 所以说了半天,你到底是来求怎么“离苦得乐”还是来给大家上心灵鸡汤的?如果你想教大家怎么彻底消灭痛苦,还是免了吧,正常人都知道,只要人活着,肯定有痛苦。一个只是偶尔痛苦一下的人不会执着于“离苦得乐”。 ... 春日花开

    最强大最健康的人不会痛苦,就好比别人认为,佛陀开悟了,于是任何事不会令他痛苦,他只有悲悯之心。

    和一个点的距离相等的轨迹,叫做圆。真实的自然界没有圆,但圆的概念是正确的。如果真实的世界没有最强大的人,但仍可以说最强大最健康就不会痛苦。

    的确我没有讲清楚我的经历,只讲了逻辑,而不看别人的生活状态,就无法找答案。我没说我治愈,我用的词”渐入佳境“。

    我没有定义痛苦是不是病,我认为不能快乐自如应付生活是病。关于痛苦的问题我认同埃克哈特,他认为痛苦是寄生我们,我们只有认识它,才能够防止它不断长大。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7:49:30

    我的看法是,不管我们有什么特长能力,人文也好,艺术也好,数学也好,都属于上天的恩赐,我们没有理由不去珍惜。在适合自己的位置上,比如说一个喜欢人文艺术的人成为一个受人欢迎的大学人文教师,在学术上卓有成就,他就活得有价值。别人尊重他,他也能活得快乐。学数学的成为成功的数学老师,或者搞金融建模赚大钱,他也活出了价值。没有哪个才能是不值钱的或者低人一等的。

    一个人,不懂得珍惜自己的才华,连上帝都会发怒。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7:53:18

    有时候,我觉得所谓艺术家就是活得太矫情!看看我们小区里整天蹲着捡垃圾的老人家,想想自己还有什么不足!不珍惜我们拥有的一切,不珍惜自己的青春和才华,整天无病呻吟,活该忧郁!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7:53:57

    不排除有健康的INFP,只能说,高度社会化的人类之中,极端的INFP很难生活得如鱼得水。社会需要个 不排除有健康的INFP,只能说,高度社会化的人类之中,极端的INFP很难生活得如鱼得水。社会需要个人能力,如果INFP有能力,那就是人性的、人文的研究,但人文研究是最不值钱的能力。 —————————————— 前面你问我,为什么你的字里行间给我一种压抑感?比方看这一段吧。 “但人文研究是最不值钱的能力。 “ 为什么人文研究是最不值钱的呢?搞不明白。你不会真心这么想吧?恐怕连看大门的老头也不同意你的看法。 INFP唯一擅长的是人文艺术,偏偏人文研究在你眼里是最不值钱的能力。这不是自我贬抑是什么呢? 好比一个数学教师告诉别人”学数学的都是最没本事的人”,我只能认为他是在自虐,自轻自贱,别人也不会因此高看他一眼。假如一个学数学的当真这么想,他能够找到自我价值吗?他在生活中能够快乐起来吗?别人会尊重他吗? 因此我断言,你过于压抑、自我贬抑,活得不快乐。我想还算符合逻辑吧。 ... 春日花开

    当然不是,你认为我连理解人文和边缘社会的能力都没有么?

    不值钱就是不折现。人文有用在哪我知道,人文没用在哪我也知道。我们不说变现,说推动社会方面,人文都是有相当局限的。

    我讲它作为一种社会能力时,是不不值钱的。通常我在说INFP失败前,也会加一个”大众意义上的“失败。你们要辩护的那种理想主义,我是再懂也不能!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7:54:52

    我的看法是,不管我们有什么特长能力,人文也好,艺术也好,数学也好,都属于上天的恩赐,我们没 我的看法是,不管我们有什么特长能力,人文也好,艺术也好,数学也好,都属于上天的恩赐,我们没有理由不去珍惜。在适合自己的位置上,比如说一个喜欢人文艺术的人成为一个受人欢迎的大学人文教师,在学术上卓有成就,他就活得有价值。别人尊重他,他也能活得快乐。学数学的成为成功的数学老师,或者搞金融建模赚大钱,他也活出了价值。没有哪个才能是不值钱的或者低人一等的。 一个人,不懂得珍惜自己的才华,连上帝都会发怒。 ... 春日花开

    我一直都是这样说的。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5-01-20 17:56:15

    我认为 开放的思维,优于僵化的思维 明辨是非,优于盲目相信 勇敢、坚强与克制,让人出色 我认为 开放的思维,优于僵化的思维 明辨是非,优于盲目相信 勇敢、坚强与克制,让人出色 不是说我做到了 也仅是我愿意去做 ... 女英雄

    这些认同 那mbti类型你有排序么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7:58:26

    有时候,我觉得所谓艺术家就是活得太矫情!看看我们小区里整天蹲着捡垃圾的老人家,想想自己还有 有时候,我觉得所谓艺术家就是活得太矫情!看看我们小区里整天蹲着捡垃圾的老人家,想想自己还有什么不足!不珍惜我们拥有的一切,不珍惜自己的青春和才华,整天无病呻吟,活该忧郁! ... 春日花开

    不能说他们矫情。真矫情的,一般人还分变不了。

    因为世人不能突破,他去突破了,他为世人提供了视角和观念,这也是伟大。

    既然爱人文,就应该爱艺术,当代的哲学和艺术已经分不了家。因为哲学和艺术,同在提供思考方式。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8:00:47

    这些认同 那mbti类型你有排序么 这些认同 那mbti类型你有排序么 [已注销]

    没有排序。

    每种类型,我都见过优秀的人。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8:03:00

    当然不是,你认为我连理解人文和边缘社会的能力都没有么? 不值钱就是不折现。人文有用在哪我 当然不是,你认为我连理解人文和边缘社会的能力都没有么? 不值钱就是不折现。人文有用在哪我知道,人文没用在哪我也知道。我们不说变现,说推动社会方面,人文都是有相当局限的。 我讲它作为一种社会能力时,是不不值钱的。通常我在说INFP失败前,也会加一个”大众意义上的“失败。你们要辩护的那种理想主义,我是再懂也不能! ... 女英雄

    说推动社会方面,人文都是有相当局限的。

    ————————————

    等等,我只知道,每次社会发生巨变时,首先发难的是人文科学,比如先有启蒙运动,再有法国大革命,再有生产力的大发展。哲学是科学之母,物理学始于哲学,也必将终于哲学。这只是人文学科的一门。

    如果你说人文学科让人赚不到钱,让你生活得贫穷,也许还说得通。但是,大艺术家,你活着就为了钱么?再怎么说,我们也没沦落到社会最底层吧,哭穷喊穷还轮不到我们。

    作为一种社会能力,我照样认为人文知识是值钱的。只要学得好,学得精。比方说,一个成功的历史学教授可以上百家讲坛。一个学外语学得精的人,可以当同声传译,那是金领的工作。

    因此人文学科并不一定是大众意义上的失败,只是你够不够优秀。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如果没有搞学问的能力,就不要吃人文这碗饭,否则只能等着饿死。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8:06:04

    不排除有健康的INFP,只能说,高度社会化的人类之中,极端的INFP很难生活得如鱼得水。社会需要个 不排除有健康的INFP,只能说,高度社会化的人类之中,极端的INFP很难生活得如鱼得水。社会需要个人能力,如果INFP有能力,那就是人性的、人文的研究,但人文研究是最不值钱的能力。 —————————————— 前面你问我,为什么你的字里行间给我一种压抑感?比方看这一段吧。 “但人文研究是最不值钱的能力。 “ 为什么人文研究是最不值钱的呢?搞不明白。你不会真心这么想吧?恐怕连看大门的老头也不同意你的看法。 INFP唯一擅长的是人文艺术,偏偏人文研究在你眼里是最不值钱的能力。这不是自我贬抑是什么呢? 好比一个数学教师告诉别人”学数学的都是最没本事的人”,我只能认为他是在自虐,自轻自贱,别人也不会因此高看他一眼。假如一个学数学的当真这么想,他能够找到自我价值吗?他在生活中能够快乐起来吗?别人会尊重他吗? 因此我断言,你过于压抑、自我贬抑,活得不快乐。我想还算符合逻辑吧。 ... 春日花开

    但如果这个数学老师说”数学不值钱“或”数学没啥用“,我觉得说法也许可取呢?

    就好比现在大家都去卖场买家具了,于是我会说”木工没啥用“、”木工不值钱“,而我不会说”木匠都是没用的人“。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8:13:56

    但如果这个数学老师说”数学不值钱“或”数学没啥用“,我觉得说法也许可取呢? 就好比现在大 但如果这个数学老师说”数学不值钱“或”数学没啥用“,我觉得说法也许可取呢? 就好比现在大家都去卖场买家具了,于是我会说”木工没啥用“、”木工不值钱“,而我不会说”木匠都是没用的人“。 ... 女英雄

    首先我不认为数学不值钱,如果说不值钱,那是因为他没找到赚钱的门道,责任在他自己,不在数学本身,学金融学会计的人必须数学好,他们不少赚钱吧。

    其次,如果一个数学老师成天抱怨“数学不值钱”,不管作为学生还是家长我都无法信任他,这种人缺乏对专业的热爱,教学水平不会高的。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8:20:49

    说推动社会方面,人文都是有相当局限的。 ———————————— 等等,我只知道,每 说推动社会方面,人文都是有相当局限的。 ———————————— 等等,我只知道,每次社会发生巨变时,首先发难的是人文科学,比如先有启蒙运动,再有法国大革命,再有生产力的大发展。哲学是科学之母,物理学始于哲学,也必将终于哲学。这只是人文学科的一门。 如果你说人文学科让人赚不到钱,让你生活得贫穷,也许还说得通。但是,大艺术家,你活着就为了钱么?再怎么说,我们也没沦落到社会最底层吧,哭穷喊穷还轮不到我们。 作为一种社会能力,我照样认为人文知识是值钱的。只要学得好,学得精。比方说,一个成功的历史学教授可以上百家讲坛。一个学外语学得精的人,可以当同声传译,那是金领的工作。 因此人文学科并不一定是大众意义上的失败,只是你够不够优秀。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如果没有搞学问的能力,就不要吃人文这碗饭,否则只能等着饿死。 ... 春日花开

    社会意义上,默认讨论普遍性,一个顶尖人文学者和一个顶尖金融家,他们的差距是多少。平均水平又差了多少。

    你说人文推动社会,我知道。实际上,你们高估了社会思潮对社会变革的影响。因为任何思想都需要生长的土壤,美国能实现三权分立,因为英国移民具有理性传统,社会结构也比较开放。这方面,先知托克维尔《民主的细节》,勒庞《乌合之众》,都有很好的说明。

    我比较欣赏思想开放,行事灵活的人。彼得大帝隐姓埋名到欧洲当船工,学习技术和思想。但是有思想是不够的,贵族到平民甚至皇太子都反对他。彼得大帝的推广方法是,让士兵埋伏起来,突袭减掉大臣的胡子。

    另外,艺术和人文是一样推动社会。蔡元培说,美育代替德育。因为平民先接受感性,再接受理性,感性的改变比理性深刻。美育,在这里应该不是美术教育,而是美学教育,感性认识的教育,这是人文学者提供不了的。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18:24:56

    首先我不认为数学不值钱,如果说不值钱,那是因为他没找到赚钱的门道,责任在他自己,不在数学本 首先我不认为数学不值钱,如果说不值钱,那是因为他没找到赚钱的门道,责任在他自己,不在数学本身,学金融学会计的人必须数学好,他们不少赚钱吧。 其次,如果一个数学老师成天抱怨“数学不值钱”,不管作为学生还是家长我都无法信任他,这种人缺乏对专业的热爱,教学水平不会高的。 ... 春日花开

    呵呵。我是说他可以用这种说法,内容是值得讨论的。我知道数学很有用好吧?

    一个数学老师说数学不值钱,要么真的是数学不值钱,要么是他没挣到钱,要么他在说谎,要么他不适合当数学老师,谁知道呢?

    我认为,他可以这么说,就像木匠可以说木工不值钱。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18:32:14

    社会意义上,默认讨论普遍性,一个顶尖人文学者和一个顶尖金融家,他们的差距是多少。平均水平又差了多少。

    ——————————————————

    你说的是梁漱溟和中国顶尖金融家XXX(我也不知道是谁),你想比什么呢?比谁有钱,比谁有名?比谁有价值?呵呵。

    这个帖子我居然跟到现在,也是醉了。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20:02:10

    社会意义上,默认讨论普遍性,一个顶尖人文学者和一个顶尖金融家,他们的差距是多少。平均水平又 社会意义上,默认讨论普遍性,一个顶尖人文学者和一个顶尖金融家,他们的差距是多少。平均水平又差了多少。 —————————————————— 你说的是梁漱溟和中国顶尖金融家XXX(我也不知道是谁),你想比什么呢?比谁有钱,比谁有名?比谁有价值?呵呵。 这个帖子我居然跟到现在,也是醉了。 ... 春日花开

    你看清楚。

    你先说一个人文学者(或数学家,手机我懒得翻了)不值钱是因为他专业不精,然后我为你比较了顶尖的人文学者和顶尖的金融家。

    然后,你认为艺术家矫情,我提行分段还加了”另外”俩字,引用蔡元培来表示人文学者推动社会的局限。

    到底谁没有理清楚?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20:33:04

    你先说一个人文学者(或数学家,手机我懒得翻了)不值钱是因为他专业不精,然后我为你比较了顶尖的人文学者和顶尖的金融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根本没看明白我的意思。

    顶尖的人文学者和顶尖的金融家?这俩有可比性吗?从哪个方面比?比谁有钱?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20:47:18

    你先说一个人文学者(或数学家,手机我懒得翻了)不值钱是因为他专业不精,然后我为你比较了顶尖 你先说一个人文学者(或数学家,手机我懒得翻了)不值钱是因为他专业不精,然后我为你比较了顶尖的人文学者和顶尖的金融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根本没看明白我的意思。 顶尖的人文学者和顶尖的金融家?这俩有可比性吗?从哪个方面比?比谁有钱? ... 春日花开

    我总算明白了,你的值钱还真是”值钱“的意思啊,让一个人文学者去和银行家比富,我简直无话可说了。别的不说,你对值钱定义并不全面。一个人享受的社会地位、尊荣、名气等等都是隐形资产啊,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古代放高利贷者也比学者有钱得多啊,甚至比贵族还有钱,照你的”值钱“说法,自古高利贷者就比学者”值钱“,更比贵族值钱。

  • 小糰子

    小糰子 (Faithfully.) 2015-01-20 20:53:42

    明天是我大学最后一场考试。
    帖子下面的回复都好认真,没能看完,明天会再回来的。大家说的都有道理。
    我觉得各种各样的人都有自己的痛苦。有些问题是没有答案的,也无法去追问。就像生活本身。人生也没有什么更好或者最好的结局。有许多人觉得人经历得多了,“成长”得多了,就会更“成熟”。原来那些幼稚狭隘的痛苦也就没有了。我不觉得是这样。
    每个人都不一样,每种人生也不同。
    楼主和我蛮有缘的哦。我爷爷也是右派。但现在过得很幸福。反而痛苦着的人是我。因为以前环境不好,逃也逃不走,只能接受现实。而现在有更多的选择了。有机会去过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了。我不要看到同样的悲剧在我身上重演。我要去完成他没能实现的事业。
    理想主义吧,就是一种挺娇气的品质。需要社会制度的保护。如果人都能自得其乐,社会就不需要发展了。社会的进步是为了保护美好的人性啊。我们都不是超人。
    我要去看书了,大家晚安哦。
    (*`へ´*)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20:57:06

    你看清楚。 你先说一个人文学者(或数学家,手机我懒得翻了)不值钱是因为他专业不精,然后我 你看清楚。 你先说一个人文学者(或数学家,手机我懒得翻了)不值钱是因为他专业不精,然后我为你比较了顶尖的人文学者和顶尖的金融家。 然后,你认为艺术家矫情,我提行分段还加了”另外”俩字,引用蔡元培来表示人文学者推动社会的局限。 到底谁没有理清楚? ... 女英雄

    我们对一个人文学者是否”值钱“的概念完全不同,我是指一个学者能凭借自己的学识过上比较宽裕的生活,过上衣食无忧的中产阶级生活,你的”值钱“是要他去和一个富豪、金融家、银行家去比富,那肯定比不了啊。本来金融家就是和钱打交道,有钱天经地义;学者和学问打交道,当不了富豪也是天经地义。

    即使成不了富豪,难道一个人文学者就不值钱了吗?那么普天下当技工的、做工程师的、做医生的、做教师都不值钱了,反正再怎么努力也没有顶级富豪有钱。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21:08:33

    你先说一个人文学者(或数学家,手机我懒得翻了)不值钱是因为他专业不精,然后我为你比较了顶尖 你先说一个人文学者(或数学家,手机我懒得翻了)不值钱是因为他专业不精,然后我为你比较了顶尖的人文学者和顶尖的金融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根本没看明白我的意思。 顶尖的人文学者和顶尖的金融家?这俩有可比性吗?从哪个方面比?比谁有钱? ... 春日花开

    我没有看明白你的意思?那只好劳烦我再理一遍了。

    首先,我说了人文的能力,在社会中不值钱。

    然后你又讲人文如何推动了社会发展。

    我跟你解释,我说的不值钱,就是不折现。至于人文能不能推动社会发展,我告诉你人文推动社会发展有限,我引用了托克维尔和勒庞,说明民情是第一因素。同时我说,人文的另一局限在于,理性不能像感性内容一样便于传播和深入人心,这里我引用了蔡元培。

    这时你又说,说数学不值钱的人,是因为没找到门道。

    我自始至终没有说数学不好,但我要为你解释,并不是学好了就会值钱。例如一个顶尖人文学者和一个顶尖金融家相比,按他们的劳动付出,按他们在各自领域的水平,当然人文学者就不值钱,这个没有异议吧?

    你说人文学者和金融家有可比性吗?比谁有钱?

    我的答案是,当然可以比,也可以比谁有钱。毕竟,钱可以量化,可以量化的东西就可以比。至于谁的价值更大,这是另外的话题,我没有涉足它,如果你想讨论,你也可以问我。

    -------------------------------------------------------------------------------------------------------------

    只想再问一次,你真的以为我没有理解人文价值、边缘社会的能力么?

    INFP基本都有个毛病,认为别人一谈钱,觉悟就低了,不理解你们的世界了。可以啊,谈人文,我也可以跟你谈,不是已经有问必答么?

    但我真的不喜欢,我说鸟有一双翅膀,你还在说鱼是体外受精。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21:13:10

    我总算明白了,你的值钱还真是”值钱“的意思啊,让一个人文学者去和银行家比富,我简直无话可说 我总算明白了,你的值钱还真是”值钱“的意思啊,让一个人文学者去和银行家比富,我简直无话可说了。别的不说,你对值钱定义并不全面。一个人享受的社会地位、尊荣、名气等等都是隐形资产啊,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古代放高利贷者也比学者有钱得多啊,甚至比贵族还有钱,照你的”值钱“说法,自古高利贷者就比学者”值钱“,更比贵族值钱。 。 ... 春日花开

    我说的值钱,就是“值钱”的意思。这都不明白,为你智商捉急。

    人文学者和银行家比富,不能比?当然了,人文学者也可以和银行家比别的,比如说你想比精神价值,我没说不能比。

    你想反驳我,但是你连靶子都瞄不准啊!!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21:18:20

    我没有看明白你的意思?那只好劳烦我再理一遍了。 首先,我说了人文的能力,在社会中不值钱 我没有看明白你的意思?那只好劳烦我再理一遍了。 首先,我说了人文的能力,在社会中不值钱。 然后你又讲人文如何推动了社会发展。 我跟你解释,我说的不值钱,就是不折现。至于人文能不能推动社会发展,我告诉你人文推动社会发展有限,我引用了托克维尔和勒庞,说明民情是第一因素。同时我说,人文的另一局限在于,理性不能像感性内容一样便于传播和深入人心,这里我引用了蔡元培。 这时你又说,说数学不值钱的人,是因为没找到门道。 我自始至终没有说数学不好,但我要为你解释,并不是学好了就会值钱。例如一个顶尖人文学者和一个顶尖金融家相比,按他们的劳动付出,按他们在各自领域的水平,当然人文学者就不值钱,这个没有异议吧? 你说人文学者和金融家有可比性吗?比谁有钱? 我的答案是,当然可以比,也可以比谁有钱。毕竟,钱可以量化,可以量化的东西就可以比。至于谁的价值更大,这是另外的话题,我没有涉足它,如果你想讨论,你也可以问我。 ------------------------------------------------------------------------------------------------------------- 只想再问一次,你真的以为我没有理解人文价值、边缘社会的能力么? INFP基本都有个毛病,认为别人一谈钱,觉悟就低了,不理解你们的世界了。可以啊,谈人文,我也可以跟你谈,不是已经有问必答么? 但我真的不喜欢,我说鸟有一双翅膀,你还在说鱼是体外受精。 ... 女英雄

    好吧,我们对“不值钱”的理解有偏差,我认为“不值钱”的意思是“没有价值”,某个职业不值钱=某个职业没有价值,你认为“不值钱”的意思是“赚钱赚得少”,某个职业不值钱=某个职业赚钱赚得少。

    我不知道谁的理解更接近于大众的理解,反正不值钱翻译成英文大概是:cheap,worthless。如果你早说清楚了,”银行家比学者值钱“=”银行家比学者赚钱多“,我立刻闭嘴,你说得特么是宇宙真理啊。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0 21:26:20

    别的不知道,我看出来你这人还真是非常非常爱较真、认死理。我认为我够认死理的了,没想到遇到比我一个轴得多的人,你真的不太像典型的INFP,脾气太犟了。

    我个人觉得吧,INFP的人缘通常不错的,但是认死理的人往往与人处不好关系,不管你肯不肯承认,你我共勉吧。争论到此为止,我估计争不出结果的。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21:27:54

    明天是我大学最后一场考试。 帖子下面的回复都好认真,没能看完,明天会再回来的。大家说的都有 明天是我大学最后一场考试。 帖子下面的回复都好认真,没能看完,明天会再回来的。大家说的都有道理。 我觉得各种各样的人都有自己的痛苦。有些问题是没有答案的,也无法去追问。就像生活本身。人生也没有什么更好或者最好的结局。有许多人觉得人经历得多了,“成长”得多了,就会更“成熟”。原来那些幼稚狭隘的痛苦也就没有了。我不觉得是这样。 每个人都不一样,每种人生也不同。 楼主和我蛮有缘的哦。我爷爷也是右派。但现在过得很幸福。反而痛苦着的人是我。因为以前环境不好,逃也逃不走,只能接受现实。而现在有更多的选择了。有机会去过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了。我不要看到同样的悲剧在我身上重演。我要去完成他没能实现的事业。 理想主义吧,就是一种挺娇气的品质。需要社会制度的保护。如果人都能自得其乐,社会就不需要发展了。社会的进步是为了保护美好的人性啊。我们都不是超人。 我要去看书了,大家晚安哦。 (*`へ´*) ... 小糰子

    我明白你的意思。

    有些问题没有答案,救赎之道也不可说。一个鉴赏家,他不一定能说清梵高为什么好,但他一定知道什么是菜画。

    理想主义才不是一种娇气的品质。不是需要社会制度的保护。因为社会不好,才会坚持理想主义。我想你说的只是一个理想的环境(包括精神环境)。

    那么,什么会毁了理想主义?是虚伪的理想主义。

    知乎有人说了,什么毁了人文精神?不是黑暗的社会现实,是文艺小清新毁了它。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21:29:57

    好吧,我们对“不值钱”的理解有偏差,我认为“不值钱”的意思是“没有价值”,某个职业不值钱= 好吧,我们对“不值钱”的理解有偏差,我认为“不值钱”的意思是“没有价值”,某个职业不值钱=某个职业没有价值,你认为“不值钱”的意思是“赚钱赚得少”,某个职业不值钱=某个职业赚钱赚得少。 我不知道谁的理解更接近于大众的理解,反正不值钱翻译成英文大概是:cheap,worthless。如果你早说清楚了,”银行家比学者值钱“=”银行家比学者赚钱多“,我立刻闭嘴,你说得特么是宇宙真理啊。 ... 春日花开

    是,我说的就是。是你自己偷换概念了。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21:31:32

    别的不知道,我看出来你这人还真是非常非常爱较真、认死理。我认为我够认死理的了,没想到遇到比 别的不知道,我看出来你这人还真是非常非常爱较真、认死理。我认为我够认死理的了,没想到遇到比我一个轴得多的人,你真的不太像典型的INFP,脾气太犟了。 我个人觉得吧,INFP的人缘通常不错的,但是认死理的人往往与人处不好关系,不管你肯不肯承认,你我共勉吧。争论到此为止,我估计争不出结果的。 ... 春日花开

    已经有结果。

    而且一开始就有。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22:05:26

    嗯,按你的定义的确是INFP有病,但是把这些都怪到INFP身上我觉得是有失偏颇的。 我明白LZ是对IN 嗯,按你的定义的确是INFP有病,但是把这些都怪到INFP身上我觉得是有失偏颇的。 我明白LZ是对INFP很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在的,觉得INFP自怜自恋并且也沉湎于此。 但是,如果客观一些来看这件事,INFP对社会的不适应不一定是INFP自身有病,还有可能是这个社会本身有病,不是吗? 纵然这样很可能沦为抱怨社会抱怨大环境的丑态,但一味的忽视社会文化环境因素也是很不好的。 中国的文化、习俗、政治、教育,都是让人远离精神世界的,在这样一个社会里INFP觉得自己受到压抑,活的很不堪,达不到INFP比较完满的样子比较好的样子我认为是很正常的。 中国可以做人文可以做公益可以做INFP想做的那些事,但是面对这些事情的阻力会比一些更包容的文化大很多,面对阻力人就会产生负面阴暗情绪,而网络正是聚集负面情绪比积极情绪要迅速有效得多的地方。 最近一直在看一些讲中国人性历史政治文化的书,想东西难免会从这方面来想,难免也会有偏见,但是通过贬抑自己来激发改变的方式觉得不可取。 ... 九微

    没来得及回,还是回一下吧。

    同是做公益,却非要出国。根本原因不是理想主义,而希望自己的价值观得到认同。这一点你自己也说了。

    说白了,想出去还是因为,主流不认可INFP价值观,然后INFP抗压能力小。

    出国也许有更好的环境,也许没有,刘瑜不也回来了么。但如此苛责环境,也是INFP独有。我的几位强N朋友都与美帝失之交臂,第一位,拿到奖学金批准却签证失败,第二位,为女人留在国内,第三位,本来可以通过结婚出去,但他是男人,不想放弃事业跟女人走。最后他们生活得一样有声有色。

    我认为,既然INFP抗压能力小,也尊重现实,能出去就出去,毕竟要一个人心理强大,不在朝夕之间,也许一辈子搞不定。但我们永远要面对自身问题,这就是我此文的主旨。

    关于你看中国的历史,没错,中国现在仍然是封建+江湖社会,位高者必须高政治情商。而我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写文的。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0 22:21:57

    别的我不知道,intj的无情是真的。 别的我不知道,intj的无情是真的。 The Taxman

    无论如何,恋爱中,请祝福。

  • 九微

    九微 (我有不安的睡梦 与严寒的隆冬) 2015-01-20 23:54:37

    没来得及回,还是回一下吧。 同是做公益,却非要出国。根本原因不是理想主义,而希望自己的价 没来得及回,还是回一下吧。 同是做公益,却非要出国。根本原因不是理想主义,而希望自己的价值观得到认同。这一点你自己也说了。 说白了,想出去还是因为,主流不认可INFP价值观,然后INFP抗压能力小。 出国也许有更好的环境,也许没有,刘瑜不也回来了么。但如此苛责环境,也是INFP独有。我的几位强N朋友都与美帝失之交臂,第一位,拿到奖学金批准却签证失败,第二位,为女人留在国内,第三位,本来可以通过结婚出去,但他是男人,不想放弃事业跟女人走。最后他们生活得一样有声有色。 我认为,既然INFP抗压能力小,也尊重现实,能出去就出去,毕竟要一个人心理强大,不在朝夕之间,也许一辈子搞不定。但我们永远要面对自身问题,这就是我此文的主旨。 关于你看中国的历史,没错,中国现在仍然是封建+江湖社会,位高者必须高政治情商。而我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写文的。 ... 女英雄

    我比较反感这楼里的谈话,或者说是辩论,上面好像有层楼说辩论无益,但我想关于一件事的观点总是越辩越明的,看过别人关于一件事的想法,理解别人的立场以及对方如何得出相应结论的过程,总是对自己有裨益的,能让自己在一个更加全局的角度上看待整件事,而不至于陷入一个角度越绕越深。但是这里的争辩很多让人是感觉为了保护自己的价值而刻意为之,所以我后面也就没回了。

    上面有几个人说LZ偏执,不知道LZ对这个词有没有感触,我曾经在这个词上来来回回绕了好几年,害怕过偏执,沉迷过偏执,喜好过偏执,憎恶过偏执。
    陀思妥耶夫斯基说过一句话:“我只害怕一件事,那就是我配不上自己曾经经受过的苦难”。我以为是对这个词最好的阐释了。

    百科里说,INFP在为了自己的价值观辩护的时候充满了激情,但缺点是容易把别人的批评当做是对自己个人的攻击,分不清事和人,接受不了针对自己价值的话,会把它们当成恶意反击过去。
    LZ字里行间流露出批驳自己看不过去INFP的种种习性,却似乎仍旧一不小心落回这个窠臼里了。

    我的咨询老师上课时讲过这样一个观点:人跟人的交流的信息传递率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是很难的,前面一个人说的话,后面一个人抓住了他说的话意思里的百分之五十对方就会以为被很了解了,可惜我们一般人的谈话信息传递率只在百分之三十上下。
    我想老师还是太过悲观了,我不相信这个世界真的如存在主义者所称人跟人之间是无法理解的,我想人们之间的对话应该尽量去体会对方心里真正想表达的东西,而不是专注于自身的价值判断。
    偏执有个典型的特点是极端化,只看得到事物里与自己符合自己认知的一面,对不符合自己价值预设的观点一律极端化,极端化后对方的观点就是错误了的了,然后抓住极端化后对方的言语中的那一点来攻击对方。
    比如,在我跟你的对话中,我想表达的核心观点是INFP的不适应不单单被怪罪到INFP这个人格分类头上(这是我从你的字里行间感受到的态度),还有现今这个社会的一些问题,对此我提出解决办法是移民到更合适的社会土壤或者改造当下的社会土壤。
    而你却抓住出国这个观点,似乎认为INFP的出国想法都是逃避问题逃避面对自我逃避这个人格一以贯之的缺点,用出国来证明INFP还是有病。

    最后,还是针对你这句话回复一下“同是做公益,却非要出国。根本原因不是理想主义,而希望自己的价值观得到认同。这一点你自己也说了。 ”
    1.我没有说过做公益非要出国;我是认为在一些更适合NF主义者的土壤里本身人格可能会达成更好的发展,而不至于如现在般一直压抑到如你所说的病一样的状态。
    2.出国本身并不是目的,而是方式,方式是达成目的的手段,我没有讲是因为理想主义才出国。
    3.之前看过很多在中国特有的文化下让人的理想或者追求变质的情况,也同样有很多真正想推动这个社会进步的人被逼得出走国外的事实,所以我认为适合理想主义的很多事在国内很难达成甚至不可能达成的。假如我想做特殊儿童教育一类的公益事业,在国内,首先没有平台,其次,有政策管制,你并不能进入到这样一个体系;如果在国外我能找到好的组织并可以开心的孩子们在一块做我想做的事情,为什么非要只理解成我希望别人认同我的价值观才这么做的呢?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1 00:35:12

    我比较反感这楼里的谈话,或者说是辩论,上面好像有层楼说辩论无益,但我想关于一件事的观点总是 我比较反感这楼里的谈话,或者说是辩论,上面好像有层楼说辩论无益,但我想关于一件事的观点总是越辩越明的,看过别人关于一件事的想法,理解别人的立场以及对方如何得出相应结论的过程,总是对自己有裨益的,能让自己在一个更加全局的角度上看待整件事,而不至于陷入一个角度越绕越深。但是这里的争辩很多让人是感觉为了保护自己的价值而刻意为之,所以我后面也就没回了。 上面有几个人说LZ偏执,不知道LZ对这个词有没有感触,我曾经在这个词上来来回回绕了好几年,害怕过偏执,沉迷过偏执,喜好过偏执,憎恶过偏执。 陀思妥耶夫斯基说过一句话:“我只害怕一件事,那就是我配不上自己曾经经受过的苦难”。我以为是对这个词最好的阐释了。 百科里说,INFP在为了自己的价值观辩护的时候充满了激情,但缺点是容易把别人的批评当做是对自己个人的攻击,分不清事和人,接受不了针对自己价值的话,会把它们当成恶意反击过去。 LZ字里行间流露出批驳自己看不过去INFP的种种习性,却似乎仍旧一不小心落回这个窠臼里了。 我的咨询老师上课时讲过这样一个观点:人跟人的交流的信息传递率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是很难的,前面一个人说的话,后面一个人抓住了他说的话意思里的百分之五十对方就会以为被很了解了,可惜我们一般人的谈话信息传递率只在百分之三十上下。 我想老师还是太过悲观了,我不相信这个世界真的如存在主义者所称人跟人之间是无法理解的,我想人们之间的对话应该尽量去体会对方心里真正想表达的东西,而不是专注于自身的价值判断。 偏执有个典型的特点是极端化,只看得到事物里与自己符合自己认知的一面,对不符合自己价值预设的观点一律极端化,极端化后对方的观点就是错误了的了,然后抓住极端化后对方的言语中的那一点来攻击对方。 比如,在我跟你的对话中,我想表达的核心观点是INFP的不适应不单单被怪罪到INFP这个人格分类头上(这是我从你的字里行间感受到的态度),还有现今这个社会的一些问题,对此我提出解决办法是移民到更合适的社会土壤或者改造当下的社会土壤。 而你却抓住出国这个观点,似乎认为INFP的出国想法都是逃避问题逃避面对自我逃避这个人格一以贯之的缺点,用出国来证明INFP还是有病。 最后,还是针对你这句话回复一下“同是做公益,却非要出国。根本原因不是理想主义,而希望自己的价值观得到认同。这一点你自己也说了。 ” 1.我没有说过做公益非要出国;我是认为在一些更适合NF主义者的土壤里本身人格可能会达成更好的发展,而不至于如现在般一直压抑到如你所说的病一样的状态。 2.出国本身并不是目的,而是方式,方式是达成目的的手段,我没有讲是因为理想主义才出国。 3.之前看过很多在中国特有的文化下让人的理想或者追求变质的情况,也同样有很多真正想推动这个社会进步的人被逼得出走国外的事实,所以我认为适合理想主义的很多事在国内很难达成甚至不可能达成的。假如我想做特殊儿童教育一类的公益事业,在国内,首先没有平台,其次,有政策管制,你并不能进入到这样一个体系;如果在国外我能找到好的组织并可以开心的孩子们在一块做我想做的事情,为什么非要只理解成我希望别人认同我的价值观才这么做的呢? ... 九微

    辩论基本不能解决认识上的问题。如果你能理解一个人(比如老师)所讲的话,是因为你几乎本来就懂,否则,你连他对错与否也是无法分辨的。

    我要辩论,不是想从中学到什么,求知不如看书。我辩论,一个是,我以过来人的经历,想说明我看到的世界,但我不能倚老卖老说“我是过来人,你们这些我见多了,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我不好说,于是我用反问的方式。第二个是,我喜欢辩论,我多少是INTP。第三个是,我一直在此帖回复,是对我自己观念的一个完整记录,对话的方式最能展现一个人的思维系统。

    INFP害怕批评,是的,按你的意思,我害怕批评,也掉进去了。但是,实事求是总是我讨论问题的第一原则,也是任何对话的基础。我掉进去了,于是我很不客气,对低级找茬儿的方式很反感,但是我一直很严谨,而且,没有狂妄。

    我做错的可能是,用INFP不接受的方式来陈述问题。或者,我根本不想INFP理解,只为了表示,有这样一种领悟的存在。或者,我就是为了赢得某些还能理解的人的赞同,而瞧不起执迷不悟的人。

    我从来不是一个极端化的人,即便我喜欢用不客气的方式。我在判断之前都会附加条件的,来防止疏漏。我错在情商太低,既然写了,就是让人看的,既然让人看,为什么又专门去激怒读者?

    有句话,我无法为你证明,但我认为你很友善,我就说出来。我并不是对不符合我的观点就否定。在人文方面,我很大的兴趣在于理解边缘人群和多元价值观。我会争辩,你知道吗,至少那大部分INFP说的,在6年前的INFP组,也很被推崇,有一种虚伪的荣誉感,但这种价值观是无解的。我这样说,大家又不接受了,但是你猜我懂不懂你们所谓的理想主义呢?就算你九微是觉悟比较高的,性情比较平和的,对国内外现状认识比较清楚的,但你的温婉说辞,在他们听来又是顾影自怜的养料。就像你说INTJ冷漠,INTJ绝对是暗自窃喜。

    还有就是,我从来不怪INFP承受痛苦,可恨的是自欺欺人。因为这样,是给自己和世界造成困扰。你要说我恨铁不成钢,我没有这么好的同情心,但是假若看到阿Q这种人物,被打了,就靠骂别人孙子来得到满足,我根本不会同情啊,我只想再打他一顿,打到死。

    关于国内国外的事情就不讨论了吧,也许我没有理解你要出国的深意。我也有很多年,一心想出国,现在我最尊敬在艰难中坚持的人,而这种坚持,根本就不需要固守INFP的性格。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于人于己,都是最好结局。

  • 劉宇鋒帥

    劉宇鋒帥 (庸人自扰之...) 2015-01-21 08:52:45

    感谢楼主与诸位同仁的分享!~

  • gloria

    gloria (further.) 2015-01-21 10:52:49

    同樣反感這樣的談話,只感受到滿滿的自我辯護而缺乏客觀,
    說人文卻又沒有尊重,看到互相否認批判缺乏理解,很矛盾的對話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1 11:11:21

    同樣反感這樣的談話,只感受到滿滿的自我辯護而缺乏客觀, 說人文卻又沒有尊重,看到互相否認批 同樣反感這樣的談話,只感受到滿滿的自我辯護而缺乏客觀, 說人文卻又沒有尊重,看到互相否認批判缺乏理解,很矛盾的對話 ... gloria

    反感和感受,也是你的自由。

    没有矛盾就没有辩论,辩论需要矛盾。

    什么叫做缺乏理解?是没理解到对方的观点,还是没理解对方的感情?

    我没想过要理解谁的感情,和尊重没有关系。 同样,我不要求对方理解我的感情。

    在辩论中,就事论事,就是尊重。人身攻击,就是不尊重。

  • 蘑菇饭

    蘑菇饭 2015-01-21 11:29:48

    看LZ的说话特别累。。。。。。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1 12:19:14

    看LZ的说话特别累。。。。。。 看LZ的说话特别累。。。。。。 蘑菇饭

    我从前看各种对话录,对话录就是看起来很累的。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1 12:21:55

    今天又看了一遍帖子,忽然对“鸡同鸭讲”这个词有了深刻的理解。

    我在生活中曾经认识一个人,与她说话也是特别累,所有认识她的人都说累,后来医生诊断她有“偏执型人格障碍”,那个医生形容她的个性“针插不进水泼不进”,说得特别形象。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1 12:26:40

    有一些人,发现我对INFP不友好,就认为,我很压抑,我心理不健康,我人缘不好。于是我偏激了,极端了,我理解不了INFP的世界了。

    还可能我长得太丑,我性生活不和谐,对于生活这么糟糕的人还能评论INFP的精神王国,破坏INFP天堂一般的宁静,哇,怎么可以忍受?

  • gloria

    gloria (further.) 2015-01-21 13:16:44

    在還沒有完全理解一個概念的時候就急著展現自己的經驗談,卻也接受不了其他的意見,通篇看來除了有涉及到個人生活隱私之外,其餘意見幾乎一概反駁。
    丟出自己的想法,又反駁所有想法,然後說別人不能理解,最後又變成不求他人理解,LZ自己很矛盾啊
    內文提到,妳使用一個有失偏頗的字眼,又提到誰要是不服來辯妳就認輸之類的。
    為什麼自己都承認偏頗也認為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概念,到後來卻是用這樣攻擊的方式去試圖合理化讓大家接受呢?

    對其他人來說妳只是個網路上不知名的陌生人,一開始就說人有病,本身就不是什麼尊重別人的舉動,不要說什麼戳破INFP的美好世界了,一個人走在路上被人罵有病,有反應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跟INFP敏不敏感脆不脆弱沒什麼太大的關係。

    每種人格都有自己的缺點,如果妳認為無法處理與自己的關係或者是讓他人生厭就是有病,那每一個人格都有病了。

    妳發這篇人身攻擊的文章究竟是想要得到什麼?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1 13:47:35

    在還沒有完全理解一個概念的時候就急著展現自己的經驗談,卻也接受不了其他的意見,通篇看來除了 在還沒有完全理解一個概念的時候就急著展現自己的經驗談,卻也接受不了其他的意見,通篇看來除了有涉及到個人生活隱私之外,其餘意見幾乎一概反駁。 丟出自己的想法,又反駁所有想法,然後說別人不能理解,最後又變成不求他人理解,LZ自己很矛盾啊 內文提到,妳使用一個有失偏頗的字眼,又提到誰要是不服來辯妳就認輸之類的。 為什麼自己都承認偏頗也認為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概念,到後來卻是用這樣攻擊的方式去試圖合理化讓大家接受呢? 對其他人來說妳只是個網路上不知名的陌生人,一開始就說人有病,本身就不是什麼尊重別人的舉動,不要說什麼戳破INFP的美好世界了,一個人走在路上被人罵有病,有反應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跟INFP敏不敏感脆不脆弱沒什麼太大的關係。 每種人格都有自己的缺點,如果妳認為無法處理與自己的關係或者是讓他人生厭就是有病,那每一個人格都有病了。 妳發這篇人身攻擊的文章究竟是想要得到什麼? ... gloria

    在還沒有完全理解一個概念的時候就急著展現自己的經驗談,卻也接受不了其他的意見,通篇看來除了有涉及到個人生活隱私之外,其餘意見幾乎一概反駁。
    ----------------------------------------------------------------------------------------------------------------
    我没有完全理解哪个概念?
    什么是意见?我不是来求意见的。我接受不了什么意见?

    丟出自己的想法,又反駁所有想法,然後說別人不能理解,最後又變成不求他人理解,LZ自己很矛盾啊
    --------------------------------------------------------------------------------------------------------------
    丢出自己的想法,对所有质疑观点的人进行证明和反驳。
    说别人不能理解,实话,说不求理解,实话。
    我辩论,不能说明我求理解。我已写过我辩论的三点理由,看清再说。

    內文提到,妳使用一個有失偏頗的字眼,又提到誰要是不服來辯妳就認輸之類的。
    為什麼自己都承認偏頗也認為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概念,到後來卻是用這樣攻擊的方式去試圖合理化讓大家接受呢?
    ----------------------------------------------------------------------------------------------------------------
    有失偏颇,是因为大家的反应在预料之中,我便一开始用了这个字眼。
    的确,我开始想到要认输的,修养不好没忍住,我就回应了。
    最后的问题很好。我知道错了。我之前提到,没有任何知识是学来的,学到的都是心中自有的,所以我不该尝试告诉别人。但无论我用哪种方式,不管是攻击的还是赞美的,效果不会更好。
    不存在合理化的问题,因为它没有不合理,它只是不合情。

    對其他人來說妳只是個網路上不知名的陌生人,一開始就說人有病,本身就不是什麼尊重別人的舉動,不要說什麼戳破INFP的美好世界了,一個人走在路上被人罵有病,有反應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跟INFP敏不敏感脆不脆弱沒什麼太大的關係。
    ----------------------------------------------------------------------------------------------------------------
    还是敏感了,我对别人调侃就无所谓,或者,我会调侃他更惨。

    每種人格都有自己的缺點,如果妳認為無法處理與自己的關係或者是讓他人生厭就是有病,那每一個人格都有病了。
    ----------------------------------------------------------------------------------------------------------------
    第三遍了,我认为无法自如快乐地生活就是病。
    我开篇说这一句,就是因为我在基于这个定义去讨论。在正式论文特别是哲学的写作中,经常有这种方式啊。如果你不同意,你可以说:无法快乐自如地生活也不是病。OK,那我就不会去辩论。
    我辩论,我在为没理解的人解释,但是你认为这叫自我辩护。
    和INFP辩论,大家辩论的基础是“我认为”,这种方式也是令我深深震惊的。到INT两组去试一试吧,他们对这种是直接删除言论。

    妳發這篇人身攻擊的文章究竟是想要得到什麼?
    ----------------------------------------------------------------------------------------------------------------
    我从文章中得到的是我自己的梳理,和表达给某一些人。
    我不客气,也没有攻击。难免有人自伤。

  • 女英雄

    女英雄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2015-01-21 14:37:28

    今天又看了一遍帖子,忽然对“鸡同鸭讲”这个词有了深刻的理解。 我在生活中曾经认识一个人, 今天又看了一遍帖子,忽然对“鸡同鸭讲”这个词有了深刻的理解。 我在生活中曾经认识一个人,与她说话也是特别累,所有认识她的人都说累,后来医生诊断她有“偏执型人格障碍”,那个医生形容她的个性“针插不进水泼不进”,说得特别形象。 ... 春日花开

    你不理解的某人有病(他有病无病也还需讨论)?所以呢?

    什么也证明不了你知道吗?

    要不要我告诉你,平时和我深谈的都是25-40的NT,并且名校毕业居多,男性居多,行业精英居多?没错,我就是不喜欢和没有理性思维并且玻璃心的人聊天。

    我不认为我的生活能证明我什么,犹豫再三我决定告诉你,因为你得知道,你理解不了的,可能是你的问题,即使心理医生和你想法一样,也还是证明不了什么。

    我希望你少说两句,我不怕回复累,只要你受得住

  • 春日花开

    春日花开 2015-01-21 15:35:13

    你不理解的某人有病(他有病无病也还需讨论)?所以呢? 什么也证明不了你知道吗? 要不要 你不理解的某人有病(他有病无病也还需讨论)?所以呢? 什么也证明不了你知道吗? 要不要我告诉你,平时和我深谈的都是25-40的NT,并且名校毕业居多,男性居多,行业精英居多?没错,我就是不喜欢和没有理性思维并且玻璃心的人聊天。 我不认为我的生活能证明我什么,犹豫再三我决定告诉你,因为你得知道,你理解不了的,可能是你的问题,即使心理医生和你想法一样,也还是证明不了什么。 我希望你少说两句,我不怕回复累,只要你受得住 ... 女英雄

    不不,我完全受得住你的任何话,我怕我说的你受不住。

    反躬自问,我上面说的话有人身攻击的嫌疑了,你没有和我翻脸,我觉得从这一点说你挺有修养的。如有冒犯之处,请多包涵。

    但是要我继续发言,我会继续直言不讳地分析你的心理状态,实在憋不住。在网上,我向来对别人的夸夸其谈不感兴趣,我只喜欢从一个人的说话方式、说话真实度、他与别人的互动过程等等方面分析他是个什么人,一般来说,我的直觉判断非常之准。大概我已经从INFP发展到INFJ了,看人眼光越来越毒,Ni的直觉和Fe的识人之明发展得越来越好了。有的时候,INFJ有种“入木三分的刻毒”,我不太喜欢。LZ说自己是有INTP性格的INFP,我想我是有INFJ性格的INFP吧,INFJ的尖锐、对人性的直觉审视。大概INFJ的特点越来越突出,我的写字风格从INFP的话唠变成了一个个往外蹦字。

    我们没有继续讨论的必要啊,完全鸡同鸭讲,我担心前面有说得过分的地方,在此一并道歉。

  • 小糰子

    小糰子 (Faithfully.) 2015-01-22 00:08:50

    我明白你的意思。 有些问题没有答案,救赎之道也不可说。一个鉴赏家,他不一定能说清梵高为什 我明白你的意思。 有些问题没有答案,救赎之道也不可说。一个鉴赏家,他不一定能说清梵高为什么好,但他一定知道什么是菜画。 理想主义才不是一种娇气的品质。不是需要社会制度的保护。因为社会不好,才会坚持理想主义。我想你说的只是一个理想的环境(包括精神环境)。 那么,什么会毁了理想主义?是虚伪的理想主义。 知乎有人说了,什么毁了人文精神?不是黑暗的社会现实,是文艺小清新毁了它。 ... 女英雄

    对不起回复得晚了。明天要赶路,后面的回帖明天会继续看下去。

    楼主我觉得你有些观点很有point啊,很一针见血啊,很棒哦。
    最喜欢这样直率的交流了。

    比如你说人文思潮需要社会土壤。这就是我说的意思啊。可以说什么样的社会孕育什么样的人吧。如果不是今天这样的时代,我也不会是现在的我;也许就没机会这样面对网路回你的帖子了呢。哈哈哈。
    环境和个人的成长分不开。西方的那些小说不都是这么写的么。
    再举个栗子好了。我姑姑上大学那会,他们学校里在闹学潮。结果她果断逃回家了。以前我挺鄙视这种行为的。我想换了是我,我做不到这样对国家的前途漠不关心。但后来一想,理想是需要很多投资的。这种投资有精神的,也有物质的。一方面和她自己的性格和觉悟有关。但更多是社会提供的各种物质条件啊,我说的不光GDP,而是社会的整个结构、系统。他们从小在贫穷中挣扎,哪有那种机会来思考社会、探讨人生。
    我们现在探讨人生的机会,也是他们上代人努力为我们争取来的。
    所以呢,现在环境好些了。我们有更多的选择空间,我们的人生有了更多的可能性。“理想主义”这种词汇,在他们那个年代的年轻人嘴里,应该是不大能听到的。我们要感恩啊。不管处境怎样。按照自己的初心,尽自己努力去实现理想,就好啦。毕竟个人能力不同,有时候也要运气和机遇,能到达 的地方也不同。
    价值观不同的人,会做出不同的选择。谁都希望不辜负自己最初相信的东西吧。要学会放弃和承担,才能保护那些自己觉得宝贵的东西。我还米有踏入社会,暂时就是这样想的。今天的中国,有人觉得还好,有人觉得不够好;有人说留下,有人想离开。每个人的生活境遇不同,选择不同而已。也许他们都是心怀理想的人呢。就像解放初,钱学森回国了,也有许多科学家没有回国。你能说没回来的人就不理想主义,就不爱国或者不热爱科学?理想主义者也没那个能力只活在概念里。

    你说越是不理想的地方越是需要理想。我非常同意。但现实就是不理想的。相反地,世界上不管哪里,越是贫弱混乱的国家,越是缺少进步人才啊。我想现在的中国还没有到理想带动社会正向运转的时候吧。等到时机成熟,我相信我们都会凝聚起来,为这个国家争取未来。

<前页 1 2 后页>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6007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