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我身边的苏阳——5月16日苏阳巡演上海站访谈录 by courtn...

孤独心俱乐部

来自: 孤独心俱乐部(世界别为我担心。) 组长 2009-05-18 00:19:25

标题:坐在我身边的苏阳——5月16日苏阳巡演上海站访谈录 by courtney 现场酒吧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孤独心俱乐部

    孤独心俱乐部 (世界别为我担心。) 组长 楼主 2009-05-18 00:19:49

    C:演出怎么样? 苏阳: 挺好的。 C:上海来了三次了吧? 苏阳:嗯,对。你都知道~ C:在上海啊,北方啊这么多城市演出,有什么不同的感觉么? 苏阳:嗯,有三个城市观众是最热情的,上海,深圳,还有北京。 C:这次巡演歌的排序是有经过一些考虑吧,感觉衔接很紧凑,唱下来很顺。 苏阳:嗯,整个的演出应该有一个呼吸,松紧程度,快和慢。 C:苏阳希望自己的音乐给别人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苏阳:噢,这…我觉得他听我的音乐和我听我的音乐的感觉一样就可以了,我自己听的感觉就是我想唱成什么样,我就唱成什么样。 C:小时候喜欢唱歌吗? 苏阳:不喜欢。(笑)小时候不敢唱歌,从来没参加过任何文艺活动。 C:开始弹吉他,做音乐是什么时候? 苏阳:呃……十六七岁吧,摸吉他的时候。 C:那时候是在读书吧,哪儿上的学呢? 苏阳:西安。没上完,天天就弹吉他了,没好好学习。(笑) C:是因为喜欢一些乐队或者音乐人而开始自己学的吗? 苏阳:是喜欢音乐,喜欢吉他。 C:开始想自己做音乐的时候风格和现在应该很不一样吧。 苏阳:特别不一样。早期我还写过校园民谣呢,十六岁的时候。 C:谈谈从刚开始做音乐,到现在有这样一种成熟的风格,这当中的让你印象深刻的一些经历吧。 (歌迷打断:“苏哥帮我写个‘吴兰生日快乐’,我女朋友今天生日”……%@#%¥#……于是这个问题就浮云了…… 囧) C:(笑)今天签了很多名儿了~ 在上海看演出的多数也是外地的老乡吧。 苏阳:我不知道,其实没有。昨天在南京,去了好多宁夏人,在南京的那些宁夏人,都跑去了。全是说宁夏话的喊叫,那种感觉(笑),那是特别同乡的感觉。 C:在家乡演会不会是这种场面? 苏阳:嗯,在家乡也是这种,演得比较乱哄哄的。 C:经常在家乡演么? 苏阳:没有。已经有两年多没好好在家门口演出了。前年回去是一个挺商业的演出,一个啤酒节,歌也不允许我唱得太多,现场底下的人有点儿乱了,主办方意思让我少唱点儿,为了维持秩序就下去了。一直没有什么机会。 C:来了三次,游览过上海么? 苏阳:没有,一直没时间。每次打这儿过都是特别匆忙。

  • 孤独心俱乐部

    孤独心俱乐部 (世界别为我担心。) 组长 楼主 2009-05-18 00:20:51

    C:谈谈民歌吧。早先台湾有民歌运动,苏阳怎么理解民歌的? 苏阳:噢…港台那儿有个民歌三十年的碟我还看了,它里边儿的很多音乐人我特别喜欢的。早期我为什么迷上音乐,其实最早我喜欢的第一个音乐人是侯德健,他是民歌运动里主要的一个人。他的一些特别冷门的歌曲我当时都会唱,特别喜欢《归去来兮》,《我们曾经年少》这些歌,除了《龙的传人》之外的一些。而且我觉得《龙的传人》写得也特别好,只不过作为主流的舞台上唱太多了把它(那味儿)抹杀了,其实原本作品是非常好的。台湾他们的“民歌”这词儿和我们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是指华人原创的歌曲,非商业的,来自民间的他们都叫民歌。而我们这边的民歌更多的是指农业社会遗传下来的特别原始的,就像我刚才放的采样的那种民歌。大陆的民歌还是特别丰富的,西北民歌,东南的……西北和西南是最丰富的,内蒙、新疆,每个地方。它指的是那种小调,有格式的那些唱法什么的。国内也有一些人和我们差不多做和民歌有关系的(音乐),我后来还听了杭盖,他们也是蒙古的那些民歌的东西在里边。 C:的确很多年轻人对“民歌”的理解像你说的一样觉得是农村啊,山里的。虽然是城市里长大的,对于大西北知之甚少,但我听苏阳的歌的时候能感觉到一些特别的东西,好像能体会到那种生活,感动。可以说苏阳把民歌唱到了城市里。你是怎么想到自己的音乐就是要这样的风格? 苏阳:我觉得写歌是一个过程,一开始可能都是模仿,老摇滚什么的,然后慢慢就觉得那些语言我们驾驭起来有隔阂,我觉得民歌里可以吸收到我们自己的语言。我们的歌审美观念实际上依靠中国的,比如说以一些逗笑啊,节奏怎么处理啊其实不是特别摇滚的,摇滚乐不这么干,真正的摇滚乐追求的是loop,是来回循环的一个整齐的东西,但中国人是追求语言的,说书的唱小曲儿的要把一个故事说完整,音乐性是蕴藏在特别简朴的叙事里的。我想着用这样的语言去组织,捣鼓着就捣鼓成这样了。 C:这么说唱自己的歌之前还是唱了很多别人的歌。 苏阳:其实前几年都是模仿,说是自己写的歌,别人就说你写的歌像那谁谁谁,全国都是的。大家写的歌基本上就是那几个著名乐队的翻版,Guns N Roses 什么的,觉得音乐都像那样就牛逼了,其实人家那样牛逼,你那样就不牛逼了,不是自己的,不好听。 C:做《贤良》这张专辑的时候是不是有去过很多地方采风? 苏阳:一开始是找过一些,后来发现像我们这种不是专业的,得不到政府的一纸批文就不方便我们下乡去收集,然后就要花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最后写出来的和听到的其实是特别不一样,原版的就像我前边儿播的那个采样更质朴,更来自土地的。作为我,驾驭起来有难度,在外部表达上也有难度。首先要超过五分钟可能很多人都不愿意听了,它没形成这个时代我们的音乐。如果别人听了觉得好听,想再听下去那就是接了气了,我们就能唱下去。

  • 孤独心俱乐部

    孤独心俱乐部 (世界别为我担心。) 组长 楼主 2009-05-18 00:21:47

    (插播歌迷A提问) 歌迷A:苏阳您好。我听您的音乐是从喜欢《贤良》的封面开始的,其实在出专辑之前你也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音乐了,但直到03年您出《贤良》,买下听后我才了解到有您这样的音乐人,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那您觉得像您这样的民族音乐是不是通过十三月这样的独立品牌的商业运作才是最佳出路,是一种最有效的让别人知道方式? 苏阳:我这是一个例外,我觉得很多优秀乐队他们没有通过唱片公司,一样可以很多人传唱、接受。这不是必然的,我认为核心问题还是作品。这个社会谁也不能和外界完全隔离,正好那些歌有快三年了,没出,卢中强给我打电话,他也是听了一张小样,觉得这事儿能做。听起来好像是必然的,当然他的投资是特别感谢的,但我觉得这不是唯一的渠道。我听过的国内特别好的音乐也未必是通过唱片公司,这是两个体系。不过,像十三月这样国内的一些独立厂牌对艺人比较宽松自由,我想写歌写成什么样儿的谁也管不着,就这么点事儿。但资金的确特别重要,没有钱做不了这么好,首先这张专辑的装帧确实是花了大价钱,而且我一直认为是做得最好的一张美术装帧,我特别满意。录音上有一些缺陷,尤其DVD很糟糕,那是早期乐队刚凑起来的一次演出,特别惨不忍睹也给放进去了。音乐就不说了,拍的那个flash特别好,设计flash那人太有才气了,当时他做完之后把我看得是%¥#&@…… 歌迷A:国内有支乐队叫“六个国王”,风格也是西北的那种,他们唱过首歌叫《尕妹妹》,像“尕妹妹”这词儿是不是仅仅回族这么说的? 苏阳:这其实是地区的,河州地区基本上带“尕”的特别多,我们那儿也有叫“尕子”,就是小伙子,从男孩到没结婚之前小伙子都叫“尕子”,还有“尕妹”。“尕”实际上是个语气词,这里边儿有种可爱啊,顺口说出来的意思。

  • 孤独心俱乐部

    孤独心俱乐部 (世界别为我担心。) 组长 楼主 2009-05-18 00:23:10

    (咱继续) C:看到苏阳的歌词里很多都是生活的图景,来自民间的声音有种特别真实的感觉。谈谈苏阳的家乡吧,喜欢银川的生活吗? 苏阳:我喜欢银川。其实我在北京也待不住,老回去。因为家在那儿,那种生活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我其实也不怎么爱出门,在家里,比较懒(笑)。写那些歌的时候是从生活来考虑的,怎么样能让生活的语言,通俗化的(进入歌当中),达到我想要的。把一些图景放在一块儿,并列在一起。格式还是运用的民歌的格式,民歌就是前面讲讲故事,后面抒抒情,前面说一些事儿我也不判断那对错,后面一些情绪的东西,就那样儿。 C:说到西安,想到一个人。张楚。魔岩那个时代其实也是一种年轻人想要唱自己的歌的感觉。从03年你出专辑到现在,我们其实又听到另一些声音渐渐大起来,其中包括你啊,万晓利,李志,周云蓬这些的音乐人的作品,这些年网上有种说法叫“城市民谣”,有点民谣复兴的感觉。我觉得和那个时代一样,你们也是特别渴望有自己的音乐去表达些想法,但心态上应该会有点不同,苏阳能不能谈谈这方面的看法? 苏阳:那个时代,我觉得还挺激动的。那个时候我还记得看唐朝啊,还有魔岩他们在红磡体育场演出,看得也挺激动的,觉得我们大陆也能出这么多挺牛逼的音乐人。张楚的歌我还真没怎么听过,就他那个《姐姐》我觉得挺好听的,还有《蚂蚁蚂蚁》。那会儿我觉得更多的是大家保持一种冲动,那种冲动其实特别可贵,没有那冲动的话一切就没什么可谈的。当时我觉得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有那种特别真的东西,特别动人,那个时代,特别好。其实那会儿的技术还没有现在这么成熟,但那会儿有种说不出来的,劲儿,特别可贵。 C:一股劲儿,像崔健。 苏阳:对,崔健是最有那劲儿的,他就是特别坚持,坚持说自己想说的话,而且说得很坚实。其实他第一张从技术各方面都不如第二张好,但是我到现在偶尔听到第一张的时候还是挺感动,《出走》什么的。 C: 一样是唱民谣,那时候是冲动,那你觉得现在你们这一批像周云蓬啊,晓利啊我们都很喜欢的音乐人体现的又是什么样的精神呢? 苏阳:这个“精神”,我那天跟我朋友聊天,我说现在商人都在谈精神,艺术家都在谈钱。我觉得我这话说得也没什么错。你发现没,现在商人动不动就爱说我们这个房地产精神,贵族精神,草根精神,房地产文化,猪文化狗文化;艺术家一来就是这场我们能分多少钱,我的打车费谁给报,我下个月的饭钱,我的房钱;你看我们都是俗人我们就说钱,我们不说精神。但是人总得活下来,其实就是有一个支柱,说到底是一个“不妥协”,就是那样。所以,精神很难说啊,精神。 C:倒也不一定非要冠以“精神”之名。 苏阳:对,其实精神是自在的,你行动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了你的立场,它就表露出来了。也有特别严肃的人会谈到精神,人家那种分析就特别严谨,我说不了。反正我觉得我谈不上什么太多,就是好听,能唱到心里头就对了。

  • 孤独心俱乐部

    孤独心俱乐部 (世界别为我担心。) 组长 楼主 2009-05-18 00:23:57

    C:今天也听到你的一些新歌,还没成专辑的《冤家》,《官封弼马温》,《招招手》这些,大家都特别喜欢,新歌慢慢积着就又多起来了,以后的创作还会沿着这样的风格继续下去吗? 苏阳:对,我在现场还是要把这些新歌多磨一磨,然后再出一张。我和别人倒着来,别人是出专辑老想都捂着,写好歌,排练完,录好,弄大制作,钱花够了,然后开始推这些歌。其实我觉得狗屁,你推不动,真推不动。歌那东西,大街上一万多首歌,民工老板都在听,一万首里面那好歌它扯一嗓子你从那儿路过你就听着了给学会了,那不爱听的歌,你再推,狂推,屎还是屎,这个没用。你先让歌一点点儿进入别人心里了,然后你把它总结一下拿出来,其实贤良这张就是这么干的,在出版之前,这些歌其实老来看演出的人都会唱了,都能跟着唱,觉得特好玩儿,好听,就是那样的。 C:《贤良》里的歌是一首一首诞生的,也有个过程。 苏阳:对。也是一点点唱的。最早的现场和后面都不一样,包括词都是不一样的。因为我那个毛病不好,辛辛苦苦把词写好了,一演出一紧张词就给忘了。忘了有时候就编词儿,嘴绊到那儿就编两句(笑),后来编顺了就按照现场那个给编出来成另一个样儿了。其实没那么高深的,有的时候也得照顾到自己的习惯。 C:《贤良》里边儿最早有的是哪首歌还记得吗? 苏阳:最早第一首是《宁夏川》,02年。03年剩下的歌都写完了,然后04年写的《贺兰山下》。 C:听你说过,你特别喜欢《贺兰山下》。 苏阳:嗯,《贺兰山下》实际上是受过秦腔影响但是没有用民歌的语言去写,它只是用一个调子,旋律习惯去写,没有特别强调民歌格式。其实当时我也是受一些别的影响,开始喜欢看秦腔什么的。 C:今年是巡演,这样一套运作和以前到处跑演出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吗? 苏阳:自我感觉特别不一样。以前感觉是一次一次的,好比以前我有个毛病就是演出完了就喝酒,特别高兴,狂喝。现在演完了就洗洗澡回去睡了,把酒给戒了。前天晚上周云蓬在南京搞了一个红色推土机(的演出),我去给他当嘉宾,我上去说唱歌去的,结果我一张嘴,我的声音哑了就唱不出来。昨天晚上又在南京专场,今天晚上在上海,如果我任何一天晚上喝酒的话下一场演出就没法儿保证。别人都是买票来看的,又不是瞎凑热闹。 C:巡演就更加有那什么感觉了。 苏阳:哎,这个,反正就先要把这段儿唱完吧。 C:巡演这么唱法会不会觉得累? 苏阳:其实每一场演出都特别累。从一开始到现在。因为我的歌,后来觉得完全就是体力活儿,真的。我唱歌和别人不一样,我唱歌其实身上的每一部分都在唱,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松懈的。所以没办法,就特别累。我看好多唱秦腔唱民歌的其实也都是这样。 C:嗯,特别耗体力的。 苏阳:就希望后边儿顺利些。这几场还都挺顺利的,今天调音也没调多少时间,来了就开唱了。 C:那巡演结束之后有什么打算? 苏阳:还是制作音乐吧,我想有可能要出一个现场版的,不过还都不定,什么都还没想好。想先演吧,今天明天的事儿要先弄好。

  • 孤独心俱乐部

    孤独心俱乐部 (世界别为我担心。) 组长 楼主 2009-05-18 00:25:23

    C:苏阳孩子多大了? 苏阳:十六岁。(笑)赶紧演完,下个月中考,所以我赶紧演完了回去陪他一个月。 C:有没有跟你学音乐,学学弹琴什么的? 苏阳:学了一个礼拜,没学会。没什么长性也没时间,现在小孩儿作业太多了,根本没什么时间。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我哪有这么写过作业(笑)。 歌迷A:那现在也比较理解自己的孩子了? 苏阳:当爹嘛也不能太纵容,但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也发愁呢。你说孩子要是以后不上大学,根本没法儿瞎混么,你说人家大学生,你要是一高中生初中生就完蛋了,工作也找不着,吃啥去。(笑) C:儿子听不听你的歌? 苏阳:听也听。他是批判性地听一听(笑),不够时尚么。 C:他喜欢听谁的? 苏阳:他喜欢久石让的。他学吉他,我给他教《天空之城》,他特别喜欢听那个曲子,我为了他爱听就把那个曲子扒下来了(笑),学了一个礼拜,没弹完,没时间学了。那个曲子写得真好听,每次我听了都特别感动,久石让真的特别优秀。我平时不听别的音乐,他给我推荐的。他们这一代有他们喜欢的东西也特别好。 C:苏阳自己平时听哪些? 苏阳:我听的东西后来就越来越窄了,到处搜集民歌在那儿听。后来我觉得也不应该这样,但是也顺其自然吧。我听好多流行音乐就完全听不了,受不了那种表达方式了。听民歌时间长了确实也就特别窄。有时候也听一些噪音什么的,但不懂这个,就是好奇听听为什么要这么弄。我觉得后期我还是爱听那些好听的音乐,听来听去发现好的音乐其实没什么老的新的,新的音乐也有好的,现在也不多了。前段时间听了一个前苏联的特别小的地方,唱的一张专辑,名字好像是叫《白色的路》,有首歌叫《我的母亲》,一老头儿唱得特别好,弹三弦,马头琴。 C:以前有没有写过像许巍啊,野孩子的一些比较有漂泊感的歌曲? 苏阳:写过。特别不好听,也没敢拿出来唱。以前有好多歌后来再听觉得太难听了,实在是唱不出口,就捂着点儿吧。到六七十岁的时候拿出来听听可能接受,现在不行。(笑) C:对音乐的感觉就是随着那种感性而出来的。 苏阳:对,其实音乐和人的关系,我觉得其实是音乐本身它会带着你,音乐的东西出来了,你想捂都捂不住,它会带着你走,你就跟上。好的音乐其实也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经典的来来去去就那么几句流传到现在,也是音乐带动人。 C:在这么多年做音乐的过程里有没有感到特别迷茫的一段,或是一个时期? 苏阳:有,多半儿是迷茫,基本上清醒的时候不多。只有知道了“那个东西来了”,就像《贺兰山下》,我当时写的时候就拿着吉他洋洋乎乎玩了一会儿,然后乐律起的时候我就随便唱了几句,一开始的时候词还没有这么严谨呢,后来回家特别激动就写了很多词,后来又去了很多,就留了几句,看看押韵,哪个字怎么怎么样。那个就是它自己蹦出来了,有一个旋律它带着我,我就一遍遍唱它,我第一次唱的时候心里特别感动,它就带着我,其实我感觉根本就不像我写的,这就是音乐来了,我唱别人唱也都挺好听。并不是说我是大师什么的,想好了一定要写一首感人的歌曲,然后两天不吃饭搞得自己很悲伤或是遭遇写什么然后开始写了。我觉得歌它来了就来了,过日子很重要。(笑) C:过日子。(笑)苏阳喜欢什么样的生活? 苏阳:没什么任务,想唱了就唱,不想唱了,喝喝酒聊聊天儿。想出去玩儿。谁都想过这种日子,富足自由,没那些事来烦你。

  • 孤独心俱乐部

    孤独心俱乐部 (世界别为我担心。) 组长 楼主 2009-05-18 00:26:10

    C:刚开始做音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像今天一样好,有巡演,有这么多人捧场? 苏阳:天天想。谁不想。十六七岁觉得能让我上一次舞台太光荣了,那会儿。(笑)到学校办舞会跟老师组了个乐队,是蹦擦擦那种,大管风琴,我弹120块钱的电吉他,弹那个“山楂树”之类的,老弹错。那时候特别崇拜我们数学老师,那数学老师讲课我从来没听过,他弹琴时我老看他,他会弹三步舞曲。那会儿觉得能下一次别丢下我,能让我继续弹下去挺光荣的。 C:那会儿身边跟你一样的人多不多?对音乐特别着迷的人。 苏阳:多。那时候我是特别晚的,比我年级高的他们都早早接触吉他了,宿舍里都是吉他,我那时候没吉他,他们都会弹了。他们玩中间放下来我赶紧拿起来摸一摸,他们年龄比我大嘛,不让我玩。然后我自己买了把吉他,20块钱。我那会儿特别自豪,我20块钱(的吉他)弹了一年,我弹得是我们学校最好的。然后我又25块钱卖给了那个卖给我的人,因为我一弹好了之后他觉得这个吉他牛逼了,他也想学。(笑)我说那行,25块卖给你。我一个月到处借饭菜票,把所有饭菜票都卖了,凑了十几块钱,再借了点儿钱给他了。每天饭不吃可以,一定要弹吉他。 C:怎么学起来的?就自己练? 苏阳:就纯粹自己摸。我们对门儿有一个弹得特别好,他不教我,我就天天跟着他屁股后边儿看,看一点儿赶紧回来练一点儿,再看一点儿。 C:那时候练的什么歌? 苏阳:《小草》啊什么的,《我的中国心》,全是那些歌。好多歌其实特别好听。后来我有时候喝完酒,朋友在一块儿我还唱。 C:嗯。总之真的挺好的,我们都觉得。像你现在这样唱自己喜欢的,偶尔来一次我们都能聚一块儿看,这样挺开心的。 苏阳:嗯。每次演出从来都没有偷过懒,其实实在是没劲儿了。后来也就懒得返场了。下去,人再喊,再上去,特别装样子。本来是打算好了绝不返场,后来也觉得不太可能,干脆就唱到这首就最后一首。人少就不吭声直接下来,人多,都不走,何苦(返场)呢,就不下去,再多唱一首。我们也没劲儿了,大家也没劲儿了。 C:真的很感谢苏阳,这么聊聊天儿特别开心。苏阳最后给写几个字吧。 苏阳:(写)天天快乐。

  • 孤独心俱乐部

    孤独心俱乐部 (世界别为我担心。) 组长 楼主 2009-05-18 00:28:21

    最后还要来个后记。 演出完之后苏阳在上海休息,然后下一场去杭州,挺巧的和去年一样。这是第一次和苏阳这样聊天,之前也准备了一些想问的,但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咋的基本上也没按计划的来。其实挺依依不舍的,很喜欢这样的苏阳,就像每一次翘首等来苏阳的第一句“骑骡子呀么上高山呀”都激动和快乐地不能自已一样。告别的时候苏阳说,下次演出见。哎,这对我来说,是多美的约定啊。 2009-5-16 现场酒吧 courtney 欢迎转载,但请遵守规则 您可以, 在酒杯里转 在噩梦里转 在不可告人的阴谋里转 在欲望里转 在挣扎里转 在东窗事发的麻木里转 ……

  • 现场酒吧

    现场酒吧 (LIVE sound garage!) 2009-05-18 00:44:34

    顶上!!! 一定是苏阳最隆重的一次采访了,赶紧着 让更多人都看到!

  • 孤独心俱乐部

    孤独心俱乐部 (世界别为我担心。) 组长 楼主 2009-05-18 01:09:13

    噢...我终于听上了录音之外的东西了...T T

  • 東君

    東君 (お笑い芸人) 2009-05-18 02:20:43

    辛苦了辛苦了,真好

  • 巴伐利亞酒神

    巴伐利亞酒神 (手有寸铁啦!) 2009-05-18 09:01:28

    这就是牛囡的效率啊,哈哈,作为文中的歌迷A,我很快乐。

  • 璐璐_卢

    璐璐_卢 (没事儿) 2009-05-27 01:26:27

    顶一个 刚刚看到 真是辛苦了!那天的采访确实不短。。哈哈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498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