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在耶路撒冷文學獎上的演講(英文原文)

貓小三的意思其實是如果先生

来自: 貓小三的意思其實是如果先生(_(ↀωↀ」∠)_peapeacece的) 2009-02-22 01:51:56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Nathan

    Nathan 2009-02-22 02:31:05

    講得太好...!
    The System did not make us: we made the System.


  • 我只有两只脚

    我只有两只脚 (世人不过都是糊涂的神) 2009-02-22 02:32:41

    哇 好东西。谢谢猫小仨~

  • 貓小三的意思其實是如果先生

    貓小三的意思其實是如果先生 (_(ↀωↀ」∠)_peapeacece的) 2009-02-22 02:44:35

    不謝…… 說實話第14段起我看得感動死了

  • 拖X

    拖X (我很好奇 仅此而已) 2009-02-22 02:52:45

    哪位高手给翻译一下?

  • 貓小三的意思其實是如果先生

    貓小三的意思其實是如果先生 (_(ↀωↀ」∠)_peapeacece的) 2009-02-22 02:58:36

    這么多夜貓子 喵嗚~

  • Nathan

    Nathan 2009-02-22 03:14:28

    多謝貓小三 ,忘了

  • 天青欲雨

    天青欲雨 (混乱之翼) 2009-02-22 07:57:34

    "the presence of death that lurked about him remains in my own memory. It is one of the few things I carry on from him, and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
    最感动这一句,让我想到了那些逝去的亲人

  • pie

    pie (每半年见一次小红是不是太奢侈了) 2009-02-22 08:40:53

    不愧是村上君

  • 貓小三的意思其實是如果先生

    貓小三的意思其實是如果先生 (_(ↀωↀ」∠)_peapeacece的) 2009-02-22 12:58:51

    小夢魘不謝不謝
    我雖然是老讀者但是是這裡的新人 請大家多關照啊 哈哈

  • サービス

    サービス (auntie Scrooge) 2009-02-22 14:35:57

    虽然村上的作品描写孤独,但不得不说里面传达的都是人性温暖。
    就像这篇东西里好像没有出现peace和love两字,却充满了peace和love。

  • 塑料树

    塑料树 (宇宙裡有什麼不是暫時?) 2009-02-22 14:46:35

    谢谢啦~要认真读读!

  • 多久

    多久 2009-02-22 19:19:15

    好贴!

  • 貓小三的意思其實是如果先生

    貓小三的意思其實是如果先生 (_(ↀωↀ」∠)_peapeacece的) 2009-02-22 21:15:36

    謝謝jessiestone的翻譯,翻譯得太棒了。
    一點小意見,個人傾向把System翻譯成“體制”。

  • 宁飞

    宁飞 (让该来的来 我们在这里等待) 2009-02-22 21:46:45

    精彩!

  • 宁飞

    宁飞 (让该来的来 我们在这里等待) 2009-02-22 21:50:56

    看了文章就想看视频

    lz能不能扒拉过来?

  • jessiestone

    jessiestone (愿不有人,更受此苦!) 2009-02-22 22:13:07

    恩不错,改了下
    --------------------------------------------------------------------------
      
    晚上好。今天我来到耶路撒冷,作为一个小说家,也就是说,作为一个以编写谎话为生的人。
        
    当然,小说作者们不是唯一说谎的人。政治家们,如我们所知,也说谎。外交官和将军们有时也说着他们那种类型的谎言,就如同汽车推销员,屠夫,和建筑师一样。然而小说家的谎言与其它谎言不同,因为没有人会指责他的谎言不道德。确实,他的谎话越大、他把谎话讲得越精巧、谎言被创造得越像天才之作,大众与评论就越会赞美他。这是为什么?
        
    我的答案将会是这样的:那就是,通过讲述充满了技巧的谎言——也就是说,通过制造看上去真实的小说——小说家可以将真相放到一个新的所在从而让它显得更为清晰。而大多数情况下,要想从原始事态中抓住真相并且将它准确地描述出来实际上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试着去抓住真相的尾巴,将它从它藏身的地方引诱出来,把它转移到小说式的所在,并且给它换上小说式的形态。然而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首先必须弄清真相藏身于我们、我们自己内部的何处。这是一种创作好的谎言所需要的重要的能力。
        
    然而今天,我不想撒谎。我会试着尽量诚实。一年之中仅仅只有几天时间,我会不讲谎话,而今天碰巧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请允许我告诉你们真相。在日本,许多人建议我不要来这里接受耶路撒冷文学奖。有一些人甚至警告我,说如果我来了,他们会对我的书发起抵制。这一切的原因当然在于,加沙地带所发生的惨烈的枪战。联合国报告说在封锁的加沙城有超过千记的人身亡,其中的很多是毫无武装的平民——孩子和老人。
        
    从得知获奖之时起,我就问着自己,在这样一个时间去到以色列领取文学奖项是否合适,是否这会给人带来我支持冲突某一方、我赞同某国决意释放其势不可挡的武力的政策的印象。当然同时,我不希望看到我的书遭到抵制。
        
    然而最终,在细致地一番考虑之后,我决意来到这里。我作此决定的一个原因就是太多人建议我不要来到这里。也许就像其他很多小说家一样,我打算恰恰就要去做那些我被劝告不要去做的事。如果人们告诉我——并且尤其是如果他们是在警告我——“别去那儿”,“别那样做”,我则倾向于“就去那儿”,“就那样做”。也许你们会说,这是我作为作家的天性。小说家们都是怪胎。他们就是不肯相信任何他们没有用自己的眼睛看到或者用自己的双手摸到的事。
        
    所以那就是我为什么来到了这里。我选择了来到这里而非回避。我选择了亲眼见证而非转头不看。我选择了对你们发表演讲而非沉默不语。
        
    请允许我,传达一条讯息,一条非常私人的讯息。这是我写作的时候一直记在心里的东西。我还从来没有将它写到纸上或者贴在墙上,但我将它刻入了我头脑的深处,它差不多是这样的:
        
    “在一面高大、坚固的墙和一只撞向墙的鸡蛋之间,我将永远,站在鸡蛋的一边”
        
    是的,无论墙有多么地正确,鸡蛋有多么地错误,我会和鸡蛋站在一起。将会有别的什么人去决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也许时间或者历史会做出判断。但是假如有一个作家,他,不论出于何种原因,书写一些站在墙那一边的作品,那么究竟这些作品还有什么价值呢?
        
    而以上比喻的意义何在?有些情况下,这些意义只是太简单、太清晰了。炸弹和坦克和飞弹和白磷弹就是那面高墙。而那些鸡蛋就是那些手无寸铁的平民,他们被炮弹粉碎、烧毁、击中。这是这比喻的一层意味。
        
    然而这不是全部。它还有更深的含义。试着这样想:我们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是一枚鸡蛋。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特的、不可替代的灵魂,而这灵魂覆盖着一个脆弱的外壳。这就是我自己的真相,而且这也是你们每一个人的真相。而且我们每一个人,程度或轻或重地,都在面对着一面高大的、坚固的墙。而这面墙有一个名字:它的名字叫做“体制”。这个体制本来应该保护我们,但是有时候它有了生命,而这时它开始杀死我们,并且怂恿我们互相残杀——冷血地、有效地、系统性地残杀。
        
    我写作小说只有一个原因,而那就是为了使个体灵魂的尊严彰显,并且闪闪发光世人可见。一个故事的目的是敲响一个警钟,是燃亮灯火不灭,从而令在体制之中的我们的灵魂不至迷陷于体制的巨网,不至于被体制损害。我真的相信小说作者的工作就是通过写作不断地去尝试将个体灵魂的独特性澄清——那些关于生与死的故事,那些关于爱的故事,那些让人们落泪、并且因恐惧而战栗、因大笑而颤抖的故事。这就是我们继续着的原因,一天又一天,用极致的严肃捏造着虚幻的小说。
        
    我的父亲去年以九十高龄去世了。他是名退休的教师,兼一名业余的僧人。当他在京都学校毕业后,他被征选进了军队,派送至了中国。我作为战后的一代,每天清晨早饭之前都会看到他在我家那个小小的佛坛前虔诚地念经、久久地晨诵。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告诉我他在为那些战争中死去的人们祈祷。他在为那些战争中死去的人们祈祷,不论己方和敌方。看着他跪在佛坛前的背影,我似乎感觉到一片死亡的阴影在他的上方盘旋。
        
    我父亲去世了,而他的记忆也随之而去,那些记忆我将永远也不会知道。而那潜伏于他周身的死亡气息则停留在了我的记忆之中。这是我从他那里得到的少数东西之一,并且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
        
    我今天只有一个讯息希望传达给你们。那就是我们都是人类,是超越了国籍种族和信仰的个体,并且我们都是面对着名为体制的坚固墙体的脆弱的鸡蛋。照一切看来,我们没有赢的胜算。墙太高大了,太强大的——而且太冷酷了。如果我们还有一点点胜利的希望,那么它将来自于我们对于自己的和其他人的灵魂当中的那种极致的独特行和不可替代性的信念,来自于对于我们从灵魂的联合所获得的那种温暖的信念。
        
    请花一点点时间想想这个。我们每一个人都拥有一副脆弱的、但活生生的灵魂。而体制一无所有。我们一定不能任由体制去剥削我们。我们一定不能允许体制有它自己的意志。因为体制并不创造我们:是我们创造了体制。
        
    这就是我全部想说的。
        
    我非常荣幸能够被授予耶路撒冷文学奖。我非常荣幸我的书被世界上那么多地方的人所阅读。而且我非常想对以色列的读者们表达我的感激。你们是我来到这里的最大动因。而且我希望我们分享了一些东西,一些充满了意义的东西。我非常高兴今天在这里有这个机会与你们对话。
        
    非常感谢。

  •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02-22 22:33:51

    只有强者生存。战争不可避免。

    大家不要太浪漫了。真正面对死亡时候,谁不恐惧,谁不自私?

    你可以选择牺牲自己,你能牺牲你的亲人,你的民族么?还是强大自己吧。

  • LisaLeung

    LisaLeung (Vrij en onbevreesd) 2009-02-22 23:10:20

    太感人了。。。

  • 尖尖

    尖尖 (北上抗日) 2009-02-26 11:15:18

    这个翻译也不错:
    http://btr.blogbus.com/logs/35673202.html

  • 一级棒

    一级棒 2009-02-26 11:57:33

    大叔的父亲原来参加过战争,难怪他对那段历史的描写那么绘声绘色呢
    永远站在鸡蛋一边的大叔 你真是我的偶像!

  • 3:50

    3:50 (豆瓣猜,猜你妹) 2009-02-26 12:01:45

    我要回家翻译试试。。。。。。。。好喜欢哦~~~~~~~~~~~~~~

  • 阿谶

    阿谶 (只身打马过草原) 2009-02-26 14:05:20

    看见另一面的村上~

  • chocolatemania

    chocolatemania (吾本来兹土传法度迷情一花开五叶) 2009-02-26 15:35:26

    http://www.douban.com/note/27680387/
    這有台灣朱學恆的翻譯

  • LisaLeung

    LisaLeung (Vrij en onbevreesd) 2009-02-26 17:53:33

    朱学恒的翻译是不是翻少了一些内容啊

  • 刀马青衣

    刀马青衣 2009-02-27 00:59:38

    看完《跑步》,坚信村上有朋克精神;看完这个,更加确信了。

    祝他越活越筋道!

  • 本多

    本多 (美学敢死队) 2009-02-27 19:04:51

    こんばんは。わたしは今日、小説家として、つまり嘘を紡ぐプロという立場でエルサレムに来ました。

    今天我作为一个小说家来到耶路撒冷,也就是说,作为一个职业撒谎者。

    もちろん、小説家だけが嘘をつくわけではありません。よく知られているように政治家も嘘をつきます。車のセールスマン、肉屋、大工のように、外交官や軍幹部らもそれぞれがそれぞれの嘘をつきます。しかし、小説家の嘘は他の人たちの嘘とは違います。小説家が嘘を言っても非道徳的と批判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それどころか、その嘘が大きければ大きいほど、うまい嘘であればいっそう、一般市民や批評家からの称賛が大きくなります。なぜ、そうなのでしょうか?

    当然,并不只有小说家才撒谎。政治家也做这个,我们都知道。外交官和军人有时也说他们自己的那种谎,二手车销售员、肉贩和建筑商也是。但小说家的谎言与其他人的不同,因为没有人会批评小说家说谎不道德。甚至,他说的谎言越好、越大、制造谎言的方式越有独创性,他就越有可能受到公众和评论家的表扬。为什么会这样呢?

    それに対する私の答えはこうです。すなわち、上手な嘘をつく、いってみれば、作り話を現実にすることによって、小説家は真実を暴き、新たな光でそれを照らすことができるのです。多くの場合、真実の本来の姿を把握し、正確に表現することは事実上不可能です。だからこそ、私たちは真実を隠れた場所からおびき出し、架空の場所へと運び、小説の形に置き換えるのです。しかしながら、これを成功させるには、私たちの中のどこに真実が存在するのかを明確にし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このことは、よい嘘をでっち上げるのに必要な資質なのです。

    我的回答会是这样:即,通过讲述精巧的谎言——也就是说,通过编造看起来是真实的虚构故事 ——小说家能够把一种真实带到新的地方,赋予它新的见解。在多数情况下,要以原初的形态领会一个事实并准确描绘它,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把事实从它的藏身之处诱出,将之转移到虚构之地,用虚构的形式取而代之,以试图抓住它的尾巴。然而,为了完成这点,我们必须首先厘清在我们之中真实在哪儿。要编造优秀的谎言,这是一种重要的资质。

    そうは言いながらも、今日は嘘をつくつもりはありません。できる限り正直になります。嘘をつかない日は年にほんのわずかしかないのですが、今日がちょうどその日に当たったようです。

    不过,今天我不打算撒谎。我会努力尽可能地诚实。一年里有几天我不说谎,今天碰巧就是其中之一。

    真実をお話しします。日本で、かなりの数の人たちから、エルサレム賞授賞式に出席しないように、と言われました。出席すれば、私の本の不買運動(ボイコット)を起こすと警告する人さえいました。これはもちろん、ガザ地区での激しい戦闘のためでした。国連の報告では、封鎖されたガザ市で1000人以上が命を落とし、彼らの大部分は非武装の市民、つまり子どもやお年寄りであったとのことです。

    所以让我告诉你们一个事实。很多人建议我不要来这儿领取耶路撒冷奖。有些人甚至警告我,如果我来,他们就会策划抵制我的书。此中的原因,当然是肆虐于加沙地区的激烈战争。联合国报道,有超过一千多人在被封锁的加沙城内失去了生命,其中不少是手无寸铁的公民——孩子和老人。

    受賞の知らせを受けた後、私は何度も自問自答しました。このような時期にイスラエルへ来て、文学賞を受けることが果たして正しい行為なのか、授賞式に出席することが戦闘している一方だけを支持しているという印象を与えないか、圧倒的な軍事力の行使を行った国家の政策を是認することにならないか、と。私はもちろん、このような印象を与えたくありません。私は戦争に反対ですし、どの国家も支持しません。もちろん、私の本がボイコットされるのも見たくはありません。

    收到获奖通知后,我多次问自己,是否要在像这样的时候到以色列来,接受一个文学奖是不是合适,这是否会造成一种印象,让人以为我支持冲突的某一方,以为我赞同某国决意释放其压倒性军事力量的政策。当然,我不愿予人这种印象。我不赞同任何战争,我不支持任何国家。当然,我也不想看见我的书遭到抵制。

    しかしながら、慎重に考慮した結果、最終的に出席の判断をしました。この判断の理由の一つは、実に多くの人が行かないようにと私にアドバイスをしたことです。おそらく、他の多くの小説家と同じように、私は人に言われたことと正反対のことをする傾向があるのです。「行ってはいけない」「そんなことはやめなさい」と言われると、特に「警告」を受けると、そこに行きたくなるし、やってみたくなるのです。これは小説家としての私の「気質」かもしれません。小説家は特別な集団なのです。私たちは自分自身の目で見たことや、自分の手で触れたことしかすんなりとは信じないのです。

    然而最终,经过仔细考虑,我下定决心来到这里。我如此决定的原因之一是,有太多人建议我不要来。或许,就像许多其他小说家,对于人们要我做的事,我倾向于反其道而行之。如果人们告诉我——尤其当他们警告我——“别去那儿,”“别做那个,”我就倾向于想去那儿,想做那个。你们或许可以说,这是我作为小说家的天性。小说家是异类。他们不能真正相信任何他们没有亲眼看过、亲手接触过的东西。

    というわけで、私はここにやって参りました。遠く離れているより、ここに来ることを選びました。自分自身を見つめないことより、見つめることを選びました。皆さんに何も話さないより、話すことを選んだのです。

    而那就是我为什么在这儿。我宁愿来这儿,而非呆在远处。我宁愿亲眼来看,而非不去观看。我宁愿向你们演讲,而非什么都不说。

    ここで、非常に個人的なメッセージをお話しすることをお許しください。それは小説を書いているときにいつも心に留めていることなのです。紙に書いて壁に貼ろうとまで思ったことはないのですが、私の心の壁に刻まれているものなのです。それはこういうことです。

    但请你们允许我发表一条非常私人的讯息。这是我写小说时一直记在心里的东西。我从未郑重其事到把它写在纸上,贴到墙上:而宁愿,把它刻在我内心的墙上,它大约如此:

    「高くて、固い壁があり、それにぶつかって壊れる卵があるとしたら、私は常に卵側に立つ」ということです。

    “在一堵坚硬的高墙和一只撞向它的蛋之间,我会永远站在蛋这一边。”

    そうなんです。その壁がいくら正しく、卵が正しくないとしても、私は卵サイドに立ちます。他の誰かが、何が正しく、正しくないかを決めることになるでしょう。おそらく時や歴史というものが。しかし、もしどのような理由であれ、壁側に立って作品を書く小説家がいたら、その作品にいかなる価値を見い出せるのでしょうか?

    对,不管墙有多么正确,蛋有多么错,我都会站在蛋这一边。其他人会不得不决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也许时间或历史会决定。如果有一个小说家,不管出于何种理由,所写的作品站在墙那边,那么这样的作品会有什么价值呢?

    この暗喩が何を意味するのでしょうか?いくつかの場合、それはあまりに単純で明白です。爆弾、戦車、ロケット弾、白リン弾は高い壁です。これらによって押しつぶされ、焼かれ、銃撃を受ける非武装の市民たちが卵です。これがこの暗喩の一つの解釈です。

    而以上比喻的意义何在?有些情况下,这些意义只是太简单、太清晰了。炸弹和坦克和飞弹和白磷弹就是那面高墙。而那些鸡蛋就是那些手无寸铁的平民,他们被炮弹粉碎、烧毁、击中。这是这比喻的一层意味。

    しかし、それだけではありません。もっと深い意味があります。こう考えてください。私たちは皆、多かれ少なかれ、卵なのです。私たちはそれぞれ、壊れやすい殻の中に入った個性的でかけがえのない心を持っているのです。わたしもそうですし、皆さんもそうなのです。そして、私たちは皆、程度の差こそあれ、高く、堅固な壁に直面しています。その壁の名前は「システム」です。「システム」は私たちを守る存在と思われていますが、時に自己増殖し、私たちを殺し、さらに私たちに他者を冷酷かつ効果的、組織的に殺させ始めるのです。

    然而这不是全部。它还有更深的含义。试着这样想:我们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是一枚鸡蛋。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特的、不可替代的灵魂,而这灵魂覆盖着一个脆弱的外壳。这就是我自己的真相,而且这也是你们每一个人的真相。而且我们每一个人,程度或轻或重地,都在面对着一面高大的、坚固的墙。而这面墙有一个名字:它的名字叫做“体制 ”。这个体制本来应该保护我们,但是有时候它有了生命,而这时它开始杀死我们,并且怂恿我们互相残杀——冷血地、有效地、系统性地残杀。

    私が小説を書く目的はただ一つです。個々の精神が持つ威厳さを表出し、それに光を当てることです。小説を書く目的は、「システム」の網の目に私たちの魂がからめ捕られ、傷つけられることを防ぐために、「システム」に対する警戒警報を鳴らし、注意を向けさせることです。私は、生死を扱った物語、愛の物語、人を泣かせ、怖がらせ、笑わせる物語などの小説を書くことで、個々の精神の個性を明確にすることが小説家の仕事であると心から信じています。というわけで、私たちは日々、本当に真剣に作り話を紡ぎ上げていくのです。

    我写作小说只有一个原因,而那就是为了使个体灵魂的尊严彰显,并且闪闪发光世人可见。一个故事的目的是敲响一个警钟,是燃亮灯火不灭,从而令在体制之中的我们的灵魂不至迷陷于体制的巨网,不至于被体制损害。我真的相信小说作者的工作就是通过写作不断地去尝试将个体灵魂的独特性澄清——那些关于生与死的故事,那些关于爱的故事,那些让人们落泪、并且因恐惧而战栗、因大笑而颤抖的故事。这就是我们继续着的原因,一天又一天,用极致的严肃捏造着虚幻的小说。

    私の父は昨年、90歳で亡くなりました。父は元教師で、時折、僧侶をしていました。京都の大学院生だったとき、徴兵され、中国の戦場に送られました。戦後に生まれた私は、父が朝食前に毎日、長く深いお経を上げているのを見るのが日常でした。ある時、私は父になぜそういったことをするのかを尋ねました。父の答えは、戦場に散った人たちのために祈っているとのことでした。父は、敵であろうが味方であろうが区別なく、「すべて」の戦死者のために祈っているとのことでした。父が仏壇の前で正座している輝くような後ろ姿を見たとき、父の周りに死の影を感じたような気がしました。

    我的父亲去年以九十高龄去世了。他是名退休的教师,兼一名业余的僧人。当他在京都学校毕业后,他被征选进了军队,派送至了中国。我作为战后的一代,每天清晨早饭之前都会看到他在我家那个小小的佛坛前虔诚地念经、久久地晨诵。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告诉我他在为那些战争中死去的人们祈祷。他在为那些战争中死去的人们祈祷,不论己方和敌方。看着他跪在佛坛前的背影,我似乎感觉到一片死亡的阴影在他的上方盘旋。

    父は亡くなりました。父は私が決して知り得ない記憶も一緒に持っていってしまいました。しかし、父の周辺に潜んでいた死という存在が記憶に残っています。以上のことは父のことでわずかにお話しできることですが、最も重要なことの一つです。

    我父亲去世了,而他的记忆也随之而去,那些记忆我将永远也不会知道。而那潜伏于他周身的死亡气息则停留在了我的记忆之中。这是我从他那里得到的少数东西之一,并且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

    今日、皆さんにお話ししたいことは一つだけです。私たちは、国籍、人種を超越した人間であり、個々の存在なのです。「システム」と言われる堅固な壁に直面している壊れやすい卵なのです。どこからみても、勝ち目はみえてきません。壁はあまりに高く、強固で、冷たい存在です。もし、私たちに勝利への希望がみえることがあるとしたら、私たち自身や他者の独自性やかけがえのなさを、さらに魂を互いに交わらせることで得ることのできる温かみを強く信じることから生じるもので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でしょう。

    我今天只有一个讯息希望传达给你们。那就是我们都是人类,是超越了国籍种族和信仰的个体,并且我们都是面对着名为体制的坚固墙体的脆弱的鸡蛋。照一切看来,我们没有赢的胜算。墙太高大了,太强大的——而且太冷酷了。如果我们还有一点点胜利的希望,那么它将来自于我们对于自己的和其他人的灵魂当中的那种极致的独特行和不可替代性的信念,来自于对于我们从灵魂的联合所获得的那种温暖的信念。

    このことを考えてみてください。私たちは皆、実際の、生きた精神を持っているのです。「システム」はそういったものではありません。「システム」がわれわれを食い物にすることを許してはいけません。「システム」に自己増殖を許してはなりません。「システム」が私たちをつくったのではなく、私たちが「システム」をつくったのです。これが、私がお話ししたいすべてです。

    请花一点点时间想想这个。我们每一个人都拥有一副脆弱的、但活生生的灵魂。而体制一无所有。我们一定不能任由体制去剥削我们。我们一定不能允许体制有它自己的意志。因为体制并不创造我们:是我们创造了体制。这就是我全部想说的。

    「エルサレム賞」、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私の本が世界の多くの国々で読まれていることはとてもうれしいことです。イスラエルの読者の方々にお礼申し上げます。私がここに来たもっとも大きな理由は皆さんの存在です。私たちが何か意義のあることを共有できたらと願っています。今日、ここでお話しする機会を与えてくださったことに感謝します。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我非常荣幸能够被授予耶路撒冷文学奖。我非常荣幸我的书被世界上那么多地方的人所阅读。而且我非常想对以色列的读者们表达我的感激。你们是我来到这里的最大动因。而且我希望我们分享了一些东西,一些充满了意义的东西。我非常高兴今天在这里有这个机会与你们对话。非常感谢。

  • LisaLeung

    LisaLeung (Vrij en onbevreesd) 2009-02-27 19:08:08

    谢谢ls的日文版

  • 3:50

    3:50 (豆瓣猜,猜你妹) 2009-02-27 21:22:34

    不得不说的事实。。。。。村上君的父亲参与过中日战争。

  • 3:50

    3:50 (豆瓣猜,猜你妹) 2009-02-27 21:24:49

    One time I asked him why he did this, and he told me he was praying for the people who had died in the battlefield. He was praying for all the people who died, he said, both ally and enemy alike.



    好吧。。。。。无语。。。。

  • 孙涛Aspirin

    孙涛Aspirin (捧得一把辛酸泪) 2009-02-27 21:32:28

    读过中文的。

  • maomi

    maomi 2009-02-27 21:49:49

     One time I asked him why he did this, and he told me he was praying for the people who had died in the battlefield. He was praying for all the people who died, he said, both ally and enemy alike.

    这才是难人可贵的地方

  • liangyang

    liangyang (Be yourself) 2009-02-28 18:33:00

    人性在体制面前的缺失,是强权,是民族偏见,是体制在作祟,世界和平永远不可能实现。

  • 3:50

    3:50 (豆瓣猜,猜你妹) 2009-03-02 19:13:00

    各位晚上好,今天我作为一个小说家,一个专门编写谎言的人来到耶路撒冷。
    当然,小说家并非唯一会说谎的人。众所周至,政治家也常这么干。外交官和将军常对自己播种谎言。二手车推销员,屠夫和建筑工也无法避免。然而,小说家的谎言与众不同。没有一个批评家会指责小说家们撒谎不道德,确实,他创造的谎言越大越好,越巧妙,他就越可能受到公众和评论家的喜爱。为什么要这样?
    我的答案就是:即,通过技巧娴熟的谎言,让小说显得真实。小说家可以把事实带进全新的场所并给它打上新的灯光。多数情况下,几乎不可能抓住事实的原型并将之准确描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尝试抓住事实的尾巴,将其诱出藏身之地的原因。为其转换一个虚拟的场所,取而代之一种虚构的形式。然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首先要阐明真相在于我们自己,自己本身的何处.这是编写一个好谎言的重要条件。
    但,今天,我并没有说谎的打算,我将尽我所能的诚实。一年之中我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日不玩弄着谎言。而今天恰巧正是这样的日子。
    请让我来告诉大家这个事实。在日本有相当的人建议我不要来接受耶路撒冷文学奖,甚至有人警告我如果我来的话,他们将发动对我的书的抵制。其原因毫无疑问,是在加沙地带激烈的战争。据联合国的报道,在对加沙的封锁中,上千人失去了性命。其中有许多手无寸铁的公民-孩子和老人。
    在收到通知以后,我无数次的问自己,在这样的时刻来以色列接受文学奖是妥当的吗?这样会制造出我支持冲突一方、我赞同一国的政策是选择发动其压倒性军事力量的印象吗?同样的,我也不希望我的书收到抵制。
    终于,经过细心的思量,我打定主意前来。促使我决定的其中一个理由是,太多人建议我别这么做。也许。正如别的小说家,我倾向于与我被告之的相反。如果别人告诉我,尤其是警告我:“别去哪儿,别这么做。”我便倾向于:“去吧,就这么干。”或许你可以说,这是我作为小说家的天性使然。小说家作为特殊的一群,他们无法真正相信他们并未亲眼所见、亲手所处之物。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我选择来这儿而非远离;我选择亲眼所见而非不见;我选择说话而非沉默。
    请允许我传达一个信息,一个非常私人的信息。是我写小说时一直在我脑海的东西。我迄今为止没有把它写在纸上或刻在墙上。相反。我将之印在脑海。它几乎是这样子的:“如果一面高而坚固的墙和一只破釜沉舟与之抗衡的鸡蛋。我将永远站在蛋的这一边。”
    正是如此。无论这面墙有多正确抑或这颗蛋有多错误,我都会站在鸡蛋的那边。有人会判断正确与否,或者时间和历史也会。
    但如果一个小说家,不管处于何种原因,写站在墙一边的作品,其价值何在?

    这个比喻有什么意义么?某种程度上,它过于简单清晰了。轰炸机和坦克和火箭和白磷弹是高墙,被人粉碎、烧伤、枪杀手无寸铁的公民是蛋。这是比喻的意义所在。
    但这并非所有,它带有更深层次的意义。试着这样想。我们每一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是蛋。我们都是封闭在软弱外壳之中的灵魂,独一无二、无可替代。这是真实的我,这也是真实的大家。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或多或少的程度上面对着高而坚硬的墙。这墙有一个名字叫做“体制”。这个体制假设保护了我们,但有时候它自己有生命,它会自我杀戮,并让我们冷酷、有效率、系统的相互残杀。
    我写小说之唯一原因,是将个体灵魂之尊严彰显并使之蒙受阳光照耀。故事的目的是敲响警钟并保持灵魂之光培育体制,其目的在于防止体制之网使我们的灵魂困惑并贬低它。我确信不疑这是小说家的工作,始终尝试用故事澄清每一个独立灵魂的唯一性,关于生命、死亡的故事;关于爱的故事;让人们落泪、颤栗的恐惧和颤抖的微笑的故事。这就是为何我们要日复一日的一如既往的保持绝对严肃性编写小说。
    我父亲在90高龄的去年离开了我,他是一个退休教师和兼职的僧人。当他在京都的一所研究生院的时候,他被编入军队并送往中国的战场。作为战后出生的孩子。我常于每日清晨见他在我家的小佛堂中进行一个长而深刻的餐前祈祷。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告诉我,在为死于战场的人们祈祷,为所有死去的人祈祷。不管是我方还是敌方。当他跪在祭坛上时我凝视着他的背后,我几乎感觉到死亡的阴影萦绕在他周围。
    我父亲带着他的回忆去世了,带着那我未曾可知的回忆。但隐匿在他周围的死亡一直存在于我自己的记忆之中。这是我从他身上继承的为数不多的几样事情之一,亦是最重要的一件。
    今天我只有一件事情希望传达给各位,我们同样都是人类。超越国籍、种族、宗教的个人。我们都是脆弱的鸡蛋,面对着一面被称之为体制的高墙。所有的现象显示我,我们没有赢的希望,墙太高、太强、太残酷了。若说我们有任何一丝胜利的希望,它将来自于我们所坚信的完全的独立与不可替代的自己以及他人的灵魂、来自于我们所坚持信的将灵魂集合在一起所获得的温暖。
    请话一点时间去思考它,每个人都有一个现实的、鲜活的灵魂,但是体制没有。我们不允许为体制所利用。我们不允许体制有自己的生命。不是体制创造了我们,而是我们创造了体制。

    以上,是我所有要说的话。
    我非常荣幸被授予以色列文学奖,我很高兴我的书能在世界的很多地方拥有读者,尤其我要感谢以色列的读者,你们是我站在这儿的最大理由。我希望我与大家分享了一些东西,一些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我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站在这儿演讲。
    非常感谢各位。




    我自己译的。从来没有翻译过。太喜欢大叔了。。我估计有几十处错误吧。请大家帮忙指证。

  • Vanessa

    Vanessa (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2009-03-02 23:13:21

    豆瓣上的人确实有文化一些,日语英语都有翻译的。。。哈哈

  • maggie

    maggie 2009-03-03 09:25:47

    日语也是他写的么?
    现场讲的是英文的版本啊

  • 夕永

    夕永 2009-03-12 11:30:37

    南都周刊的中文版请看这里http://nbweekly.oeeee.com/Print/Article/7321_0.shtml

  • CL

    CL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2009-03-12 12:24:01

    看得我哭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难以形容

    总觉得给了这个荒唐的世界一点希望

  • ^^

    ^^ 2009-03-29 13:59:23

    “Between a high, solid wall and an egg that breaks against it, I will always stand on the side of the egg.”
    5555555555~~~~~~~~~~~~~

  • 冷酷仙境

    冷酷仙境 2009-04-05 19:35:09

    强大的帖

  • hocc

    hocc (上海小籠菇) 2009-04-10 13:15:07

    We are all human beings, individuals transcending nationality and race and religion, and we are all fragile eggs faced with a solid wall called The System. To all appearances, we have no hope of winning. The wall is too high, too strong--and too cold. If we have any hope of victory at all, it will have to come from our believing in the utter uniqueness and irreplaceability of our own and others’ souls and from our believing in the warmth we gain by joining souls together.


    果然让人热血沸腾。太感动,记紧了。

  • sam夕

    sam夕 (一般都可令泪落下) 2009-04-10 13:21:03

    我ls是菇耶!!!!激动ing...

  • eidos

    eidos 2009-04-10 14:51:35

    2009-04-10 13:15:07 hocc (我是菇是菇是菇)

    果然让人热血沸腾。太感动,记紧了。


    :)

  • 斯恪

    斯恪 (儒教是我的信仰) 2009-04-18 17:18:17

    只要是发自自己灵魂的声音,就胜过一切空洞的口号和苍白的逻辑。

  • luke-lby

    luke-lby (inherent vice) 2009-04-27 03:37:12

    牛逼!

  • simply_red

    simply_red (dead man walking) 2009-04-27 06:25:13

    很想听听他的现场

  • 游菌

    游菌 2009-06-08 15:24:10

    他确实值得这个奖。
    不说作家。
    现在就是心不化妆的普通人又剩多少。
    这就是为什么他的读者,那么多的读者信他。信他文字里的“他”。更信文字外这个他。这种完全通过文字建立在作者和读者之间的信任真的越来越少。
    但是,村上他做到了。

    其实,读者就是这么容易被感动到。

  • 浩子

    浩子 (拿卖白菜的钱,操卖白粉的心) 2009-06-15 16:36:39

    “Between a high, solid wall and an egg that breaks against it, I will always stand on the side of the egg.”

    可以看作是一种反抗精神, 抑或是反叛精神吧,恐怕这是经历过左翼学潮的人才有的那种特殊的感情吧

    不为体制所压迫,保持自己灵魂的独立和高尚,在这个平庸的世界里只能是一种梦想吧,就犹如在小说里主人公所经历的那种压迫和无助。
    资本主义巨大蚁冢的一只工蚁,巨大机器的小零件,其实我们现在也体会到了吧。

  • 豆邮(1)

    豆邮(1) (您有新的消息,请注意查收) 2009-08-02 16:28:30

    我把这些话全文背下来了,今后我的演讲中也要这么说,能模仿他是一种骄傲。

  •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08-19 12:23:35

    The System did not make us: we made the System.!!!!!!

  • 绞雄心

    绞雄心 (爱自己是终生浪漫的开始!) 2010-04-18 21:27:34

    mark

  • tuckme

    tuckme (<-*局*总*电*广*->) 2012-11-21 17:14:45

    村上春树是因获耶路撒冷文學獎演讲这一段的,以色列究竟怎么看这人?

  • Forrest-钵子

    Forrest-钵子 2012-12-11 17:58:44

    说的真好

  • 一航

    一航 (春暖花开) 2013-04-23 16:26:53

    这个所谓的墙,这个体制,是所有偏见的集合,包括对自己的偏见。

  • 第八感

    第八感 2013-04-28 21:15:43

    只有强者生存。战争不可避免。 大家不要太浪漫了。真正面对死亡时候,谁不恐惧,谁不自私? 只有强者生存。战争不可避免。 大家不要太浪漫了。真正面对死亡时候,谁不恐惧,谁不自私? 你可以选择牺牲自己,你能牺牲你的亲人,你的民族么?还是强大自己吧。 ... [已注销]

    做为一种群居动物太过自我强大就是一种脱群,被排斥的个体。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42070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