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价格”

野竹林

来自: 野竹林 2013-09-16 13:06:27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F8943A090265D18

    F8943A090265D18 2013-09-17 18:55:29

    福利制度的根源正在于通过扭曲“真实放弃”带来的显性购买的低价,从而使得更多的人愿意承认这一制度的优越性,并对此趋之若鹜。

    有助于消解,国家以所谓照顾弱势群体而对这些不正当交易进行的补贴。

    作为涨价党,我论证的核心观点和楼主一样,也是涨价有利于消解补贴。但是有人(似乎是禅心云起,记不太清了)提醒说,涨价并不一定能够推论有利于消解补贴。仔细琢磨会发现,涨价后铁路总公司可以声明,“虽然涨价了,但长期以来人工、机械、电力等价格持续上涨,所以我们仍然需要国家补贴”。由于外界根本无从掌握真正的成本信息,对这一声明实际是无法反驳的。

    为了防止涨价后的继续补贴,实际上需要官府与铁路总公司达成或明或暗的协议:后者可以调节价格,但前提是自负盈亏。而这一协议本身就意味着铁路总公司与官府的进一步脱钩,已经构成了朱老师等主张的产权改革的内容。当然,我想这一改革任何涨价党都是不会反对的。

    最纠结我的问题是,限定前提”其他任何改革都不可能,即使涨价了补贴也不会减少”,那么是否应该涨价(或者说调价?)如果不应该涨价,价格应该是多少?维持现状or不断下调?为什么维持现状和不断降价会优于涨价?如果应该涨价,岂非如朱老师所言,构成对民众的更大掠夺?

    这是困扰我的一个问题,提出来与楼主共同思考。也感谢提醒我注意到该问题的禅心云起。

  • 马攸

    马攸 (一心反文。) 2013-09-17 19:42:12

    如果从市场的观点来认定需要涨价,禅心云起和朱老师的看法切中要害,因为真实价格被扭曲,无从知晓,如何知道需不需要涨价?说黑市黄牛存在,就说价格低估,这是严重的错误,他忽略了只要政府控制铁路票价供给,就是说人们不能从市场中自由购买,企业家不能扩大供给,黄牛都必然存在,即使涨价也不能增加供给(企业家针对市场需求对铁路的投入),而且也无法测得铁路是供大于求还是供小于求。薛兆丰等张家党的错误是必然的。如果说是在无法解除管制下的一种解决方案,那不就是国师嘛

    铁路的问题,如果说得通,也只能朝国家的财政倾斜方面考虑,即使一种针对中低收入的社会福利。

  • 野竹林

    野竹林 2013-09-18 10:48:00

    福利制度的根源正在于通过扭曲“真实放弃”带来的显性购买的低价,从而使得更多的人愿意承认这一 福利制度的根源正在于通过扭曲“真实放弃”带来的显性购买的低价,从而使得更多的人愿意承认这一制度的优越性,并对此趋之若鹜。 有助于消解,国家以所谓照顾弱势群体而对这些不正当交易进行的补贴。 作为涨价党,我论证的核心观点和楼主一样,也是涨价有利于消解补贴。但是有人(似乎是禅心云起,记不太清了)提醒说,涨价并不一定能够推论有利于消解补贴。仔细琢磨会发现,涨价后铁路总公司可以声明,“虽然涨价了,但长期以来人工、机械、电力等价格持续上涨,所以我们仍然需要国家补贴”。由于外界根本无从掌握真正的成本信息,对这一声明实际是无法反驳的。 为了防止涨价后的继续补贴,实际上需要官府与铁路总公司达成或明或暗的协议:后者可以调节价格,但前提是自负盈亏。而这一协议本身就意味着铁路总公司与官府的进一步脱钩,已经构成了朱老师等主张的产权改革的内容。当然,我想这一改革任何涨价党都是不会反对的。 最纠结我的问题是,限定前提”其他任何改革都不可能,即使涨价了补贴也不会减少”,那么是否应该涨价(或者说调价?)如果不应该涨价,价格应该是多少?维持现状or不断下调?为什么维持现状和不断降价会优于涨价?如果应该涨价,岂非如朱老师所言,构成对民众的更大掠夺? 这是困扰我的一个问题,提出来与楼主共同思考。也感谢提醒我注意到该问题的禅心云起。 ... F8943A090265D18

    首先,一旦涨价成为合理,则构成补贴的基础将瓦解。由于涨价和补贴并存无法产生明确的目标,政府和民间都会趋向于用一个方案解决——只涨价不补贴。

    其次,即使没有制度改革。如前文所述,这能够必然带来的是,购买倾向人数的减少。有利于从逻辑上消解福利制度。


    此文是交给朱老师的论文。我也在等他后续的回应。

  • archlich

    archlich 2013-10-03 18:59:28

    如果从市场的观点来认定需要涨价,禅心云起和朱老师的看法切中要害,因为真实价格被扭曲,无从知 如果从市场的观点来认定需要涨价,禅心云起和朱老师的看法切中要害,因为真实价格被扭曲,无从知晓,如何知道需不需要涨价?说黑市黄牛存在,就说价格低估,这是严重的错误,他忽略了只要政府控制铁路票价供给,就是说人们不能从市场中自由购买,企业家不能扩大供给,黄牛都必然存在,即使涨价也不能增加供给(企业家针对市场需求对铁路的投入),而且也无法测得铁路是供大于求还是供小于求。薛兆丰等张家党的错误是必然的。如果说是在无法解除管制下的一种解决方案,那不就是国师嘛 铁路的问题,如果说得通,也只能朝国家的财政倾斜方面考虑,即使一种针对中低收入的社会福利。 ... 马攸

    真实价格肯定是被扭曲的。但是不是说任何价格都没有区别?

    如果没有区别,如楼主所言,春运时有人跳出来要求降价,奥地利学派如何回应?如果有区别,有两个问题:哪种定价更优?以及更重要的,为什么认定该定价更优呢?

    (一切前提都是现行体制不动。如果要进行私有化改革,我非常赞成)

  • archlich

    archlich 2013-10-03 19:02:09

    “……如果我们的诉求是不得有任何干预,而本身政府的定价就是既存的干预时,我们以什么诉求来抵御这样明显的左翼运动呢?因为无论如何这个价格总归不是向上动就是向下动。

    “我们除了说解除政府对铁路的垄断这个遥不可及的提议外,根本无力抗衡对价格向下的这些左翼的声音。而这种压力造成的是更多人愿意挤进来追求这一不正当交易品。”

    这个问题非常现实啊……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3066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