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铺高额的租金价格会促使北京丰富夜生活吗?

爱民

来自: 爱民(我一点都不炫酷) 2013-03-19 15:04:19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tgm

    tgm (pathology) 2013-03-30 09:32:43

    一般的经验,要打破“鸡-蛋”的依赖,养成网络效应,需要先调动、建立当时供需双方中过剩(弱势)的一方,形成集中的demo,这样稀缺(强势)的一方才能从demo里发现潜在利益,开始壮大自己达到供需平衡。如果不集中demo,稀缺方会满足于当前的局部最优,没有改变动力,有部分潜在交易因为另一方的分散/难以理解而无法进行。

    比如,一个片区内多少有人有晚上逛商场的需求,但商场数只能整数增加,可能这个片区就0.5个商场需求,于是没人来开商场。此片区得和隔壁同样情况的片区凑成1个商场需求,或者用未来(资金、预期)来补贴现在形成潜在的1个商场需求价值,商场供给方才会来开这1个新商场。这就是demo的意义,招商引资就是干这个的。

    养成晚上活动的两个关键网络效应,以及现状:

    玩的总需求A
    网络关系:你 <-> 陪你玩的人
    对位双方:被动跟随玩的人(过剩) <-> 主动去玩的人(稀缺)

    晚上活动总交易量B
    网络关系和对位双方:玩的总需求A(过剩) <-> 商铺时间(稀缺)

    要提高B,需要先提高或者集中demo过剩方A;要提高A,需要先提高或者集中demo过剩方“被动跟随玩的人”

    怎么集中?同城活动之类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

    怎么提高?硬性条件限制:日照时长,气候,交通,前两者固定,后者短期内不会本质改变。软性条件限制:收入,盈余时间,心情。

    夜生活的繁荣,增长引擎在被动跟随玩的大量普通人,能不能保暖,能不能方便回家,有没有钱/时间/心情。商铺主动延长营业时间不会是繁荣夜生活的驱动力,只会解决商家自己的问题,吸引少数主动去玩的核心玩家,增加总营收,而利润率升降取决于A里面的供需悬殊程度,降到一定程度就不延长或者不开了。

  • tgm

    tgm (pathology) 2013-03-30 09:46:31

    提高A,B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把稀缺方切割得更细,比如让“开0.1个商场”、“主动去玩0.1小时”成为可能,这样稀缺方的交易门槛就降低了,能对应到更多的过剩资源上。

    想想淘宝店、时间售卖服务干的事情。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613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