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Γεώργιος

来自: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1 19:03:18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EP

    EP 2012-10-11 19:17:12

    矮油。。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1 19:25:19

    我以为大江健三郎后不会再有关于原始经验、农村、土地与历史这种类型作品的获奖,没想到又来一遍,不过还好,的确如授奖词所说,莫言的作品以大胆的写作技巧表现了中国农村,那些立足于土地的人们的精神风貌,体现了一种奇特的生命的变幻,但是他的文笔之粗俗实在让我不爽。

  • Seymour

    Seymour 2012-10-11 19:37:11

    我以为大江健三郎后不会再有关于原始经验、农村、土地与历史这种类型作品的获奖,没想到又来一遍 我以为大江健三郎后不会再有关于原始经验、农村、土地与历史这种类型作品的获奖,没想到又来一遍,不过还好,的确如授奖词所说,莫言的作品以大胆的写作技巧表现了中国农村,那些立足于土地的人们的精神风貌,体现了一种奇特的生命的变幻,但是他的文笔之粗俗实在让我不爽。 ... Γεώργιος

    他的文笔是有点过于粗俗。我很久以前只看过一部丰乳肥臀,印象深刻。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1 19:40:54

    米斯塔尔、彭托皮丹、汉姆生、叶芝、莱蒙特、黛莱达、温塞特、赛珍珠、西兰帕、安德里奇、肖洛霍夫、阿斯图里亚斯、马尔克斯、大江健三郎……

    以上这些作家基本都是以描写自己民族历史、土地、农村生活,地方文化而获奖的作家。

    我早就发现诺奖在这方面的癖好,今年又加了一个莫言。

  • 赞成的巨兽

    赞成的巨兽 (财务危机与新诗的左右手互博) 2012-10-11 19:42:16

    他妈的,老子和人家开赌,这回亏大了!


    残雪没说错,这些诺贝尔得奖者的理由,在文学上都很弱!

  • erniecat

    erniecat 2012-10-11 19:53:52

    对诺贝尔文学奖失望了!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1 20:02:55

    我也有点失望,因为我在文学上一直倾向于纪德的那种热烈与真诚,川端那种高贵素朴的语言和深邃的精神,黑塞的古典和浪漫主义趣味。可是莫言,他那粗俗的文字,简陋的简直掉价的风格,二傻子似的欢乐精神。。。啊,毁价值观啊,我质疑以后的创作方向了~

  • 忧伤的不老板

    忧伤的不老板 (存在主义者) 2012-10-11 20:13:11

    颁给残雪,颁给北岛我都能接受!!颁给莫言?这简直是国际玩笑,这简直是对诺贝尔遗嘱最大的侮辱!

  • 忧伤的不老板

    忧伤的不老板 (存在主义者) 2012-10-11 20:18:00

    我也有点失望,因为我在文学上一直倾向于纪德的那种热烈与真诚,川端那种高贵素朴的语言和深邃的 我也有点失望,因为我在文学上一直倾向于纪德的那种热烈与真诚,川端那种高贵素朴的语言和深邃的精神,黑塞的古典和浪漫主义趣味。可是莫言,他那粗俗的文字,简陋的简直掉价的风格,二傻子似的欢乐精神。。。啊,毁价值观啊,我质疑以后的创作方向了~ ... Γεώργιος

    喊了几十年的西方的没落,喊了几十年的西方已死,果然死了。这就是个二流文学家的奖项。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1 20:18:52

    不过虽然如此,莫言除了语言的粗俗,其他还是很实至名归的,他以跳大神、扭秧歌的欢乐劲儿描写了中国黄河以北立足于农村土地的人们的愚昧,苦难,信仰,快乐,黑暗等等,对中国人的普遍的精神世界进行了绚丽的描述并展现给了世界,带来冲击。

    (啊啊啊!我终于正视中国人了!中国人和世界上的其他人都是一样的啊!)

  • 忧伤的不老板

    忧伤的不老板 (存在主义者) 2012-10-11 20:22:50

    他们是在嘲笑我们中国人的精神生活状态还不够苦吗?

  • 麓麓

    麓麓 (blog.sina.com.cn/lulublog1107) 2012-10-11 20:24:12

    他们是在嘲笑我们中国人的精神生活状态还不够苦吗? 他们是在嘲笑我们中国人的精神生活状态还不够苦吗? 忧伤的不老板

    啊哈哈,这句评价太毒辣了!!

  • 老扁

    老扁 2012-10-11 20:27:39

    斯德哥尔摩将奖颁给了综合症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1 20:29:21

    额。。。不至于吧。看开吧~~看中国文学不能有太多色彩,因为中国文学一向土的掉渣,而且模仿不足。西方文学早期就是贵族的专利,近代也大多描写都市知识分子的精神危机,看起来较舒服。其实要深思其背后的精神,尤其是莫言、曹乃谦这样的,还是可以看到可取之处的。

  • 鹿鸣之什

    鹿鸣之什 2012-10-11 20:29:29

    我也有点失望,因为我在文学上一直倾向于纪德的那种热烈与真诚,川端那种高贵素朴的语言和深邃的 我也有点失望,因为我在文学上一直倾向于纪德的那种热烈与真诚,川端那种高贵素朴的语言和深邃的精神,黑塞的古典和浪漫主义趣味。可是莫言,他那粗俗的文字,简陋的简直掉价的风格,二傻子似的欢乐精神。。。啊,毁价值观啊,我质疑以后的创作方向了~ ... Γεώργιος

    赞同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1 20:30:35

    当然,诺奖嘛~~也就那回事吧,不过是奖金最高罢了。

  • 鹿鸣之什

    鹿鸣之什 2012-10-11 20:31:49

    额。。。不至于吧。看开吧~~看中国文学不能有太多色彩,因为中国文学一向土的掉渣,而且模仿不足 额。。。不至于吧。看开吧~~看中国文学不能有太多色彩,因为中国文学一向土的掉渣,而且模仿不足。西方文学早期就是贵族的专利,近代也大多描写都市知识分子的精神危机,看起来较舒服。其实要深思其背后的精神,尤其是莫言、曹乃谦这样的,还是可以看到可取之处的。 ... Γεώργιος

    我喜欢那种很有思辨深邃感觉的作品,黑塞那样的。也许诺贝尔委员会对中西是两个标准?莫言会讲故事,但是思想性我觉得一般。就拿一个短篇《白狗秋千架》来说,女人和他丈夫为什么对他态度转变?女人甚至还要委身于他?叙述者的优越感让我觉得挺肤浅的。

  • 鹿鸣之什

    鹿鸣之什 2012-10-11 20:35:41

    当然,诺奖嘛~~也就那回事吧,不过是奖金最高罢了。 当然,诺奖嘛~~也就那回事吧,不过是奖金最高罢了。 Γεώργιος

    其实内心隐隐然有种“诺奖怕是没落了吧?”的感觉,因为我觉得诺奖作家都得是神级的,让人读来浑身充满净化感的。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1 20:38:32

    其实内心隐隐然有种“诺奖怕是没落了吧?”的感觉,因为我觉得诺奖作家都得是神级的,让人读来浑 其实内心隐隐然有种“诺奖怕是没落了吧?”的感觉,因为我觉得诺奖作家都得是神级的,让人读来浑身充满净化感的。 ... 鹿鸣之什

    你看一下诺奖获奖名单,其实历史上也有类似于莫言的这样获奖的,只是不太有名。不过你本来也不用太高看诺贝尔的,呵呵。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10-11 20:40:42

    什么黑塞川端纪德,LZ这逼装的.难道你已经打通这三大语种了?还是现在豆瓣流行读了几本翻译体小说就跑出来装逼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1 20:48:11

    我发现诺奖一般颁给作品具有民族色彩,且这种民族精神能够作为人类(地区)文化的一个代表的作品,也就是具有普遍意义的作品。思想性不高没关系,重要的是充满情感与精神上的认同。很多人说诺奖政治因素,尤其是前几年代略萨,不过我觉得授奖词写的很清楚,“表彰略萨对权力结构进行了细致的描绘,对个人的抵抗、反抗和失败给予了犀利的叙述”,我觉得他的侧重点不在政治,而是略萨的行为本身。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10-11 20:49:01

    欧洲人不行了。现在才感觉到欧洲人也没什么原则。以前也许有,但现在我看不到了。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1 20:50:55

    什么黑塞川端纪德,LZ这逼装的.难道你已经打通这三大语种了?还是现在豆瓣流行读了几本翻译体小 什么黑塞川端纪德,LZ这逼装的.难道你已经打通这三大语种了?还是现在豆瓣流行读了几本翻译体小说就跑出来装逼 ... [已注销]

    我目前还不会法语和德语,不过我以后一定会学的。

    翻译体?你还别说,我就是看翻译体长大的,翻译体让我对汉字、汉语言充满敬意,但相反,中国人却没有好好利用这些,只写了些小清新或乡土式的文字。

  • 安歌

    安歌 (我要怀疑这个世界!) 2012-10-11 20:54:06

    不要拿自己的标准来评说诺贝尔奖,自己不喜欢的就说不行?你喜欢的就是诺贝尔,不喜欢的就不行啊?什么逻辑?最看不起那些自以为是却什么本事也没有的人,动不动对这个失望对那个失望,还是问问自己看了几本书吧!

  • 无边

    无边 (观察你的含义,检查你的严密。) 2012-10-11 20:57:04

    我也有点失望,因为我在文学上一直倾向于纪德的那种热烈与真诚,川端那种高贵素朴的语言和深邃的 我也有点失望,因为我在文学上一直倾向于纪德的那种热烈与真诚,川端那种高贵素朴的语言和深邃的精神,黑塞的古典和浪漫主义趣味。可是莫言,他那粗俗的文字,简陋的简直掉价的风格,二傻子似的欢乐精神。。。啊,毁价值观啊,我质疑以后的创作方向了~ ... Γεώργιος

    一语中的,问题是我就是偏爱魔幻现实主义那一路的写法,这下岂不是人人得而效法了吗?

  • 鹿鸣之什

    鹿鸣之什 2012-10-11 20:58:07

    你看一下诺奖获奖名单,其实历史上也有类似于莫言的这样获奖的,只是不太有名。不过你本来也不用 你看一下诺奖获奖名单,其实历史上也有类似于莫言的这样获奖的,只是不太有名。不过你本来也不用太高看诺贝尔的,呵呵。 ... Γεώργιος

    本来也没太高看

  • 无边

    无边 (观察你的含义,检查你的严密。) 2012-10-11 21:01:29

    我发现诺奖一般颁给作品具有民族色彩,且这种民族精神能够作为人类(地区)文化的一个代表的作品 我发现诺奖一般颁给作品具有民族色彩,且这种民族精神能够作为人类(地区)文化的一个代表的作品,也就是具有普遍意义的作品。思想性不高没关系,重要的是充满情感与精神上的认同。很多人说诺奖政治因素,尤其是前几年代略萨,不过我觉得授奖词写的很清楚,“表彰略萨对权力结构进行了细致的描绘,对个人的抵抗、反抗和失败给予了犀利的叙述”,我觉得他的侧重点不在政治,而是略萨的行为本身。 ... Γεώργιος

    民族彩色也不一定要颁给莫言,台湾作家或者野夫一类的也有资格得奖。问题在于,文学的这种世俗化倾向,人人得而警惕,文学或者人们对文学的看法越来越局限于现实生活的记录,这种“民族”“乡土”是消失的事物,没必要关注得没完没了。

  • 无边

    无边 (观察你的含义,检查你的严密。) 2012-10-11 21:03:25

    你看一下诺奖获奖名单,其实历史上也有类似于莫言的这样获奖的,只是不太有名。不过你本来也不用 你看一下诺奖获奖名单,其实历史上也有类似于莫言的这样获奖的,只是不太有名。不过你本来也不用太高看诺贝尔的,呵呵。 ... Γεώργιος

    是的,感觉怪怪的,欧洲看美国和看中国的感觉差不多,都偏爱描写落后的、残暴的那一面,很类似于当初的赛珍珠。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1 21:03:46

    不要拿自己的标准来评说诺贝尔奖,自己不喜欢的就说不行?你喜欢的就是诺贝尔,不喜欢的就不行啊 不要拿自己的标准来评说诺贝尔奖,自己不喜欢的就说不行?你喜欢的就是诺贝尔,不喜欢的就不行啊?什么逻辑?最看不起那些自以为是却什么本事也没有的人,动不动对这个失望对那个失望,还是问问自己看了几本书吧! ... 安歌

    我失望就是一个小小的抱怨啊,我没想说三道四,只是表达一下喜好而已。我申明我所说的话只代表个人观点,不喜无视就可以。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10-11 21:17:28

    可笑,诺奖又不是绝对真理,居然还不能有自己的标准去评价了?呵呵。不敢有自己观点的垃圾不要出来显眼了。居然还敢问别人读过几本书。

  • 辛开苦降

    辛开苦降 (流水绕孤村) 2012-10-11 21:22:04

    托尔斯泰得奖了吗?但他比得奖者伟大!此奖不过如此

  • 秋秋不是伙子

    秋秋不是伙子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2012-10-11 21:27:27

    啧啧,好像是中国第一个诺贝尔奖呢。要写进历史书了、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1 21:28:14

    我觉得疑惑的就是,诺奖说一般会颁给近年来创作的或近年来才显示出其意义的作品,莫言的作品怎么就在近年显示出其意义了?近年发生了什么?前几年经济危机,颁给了赫塔·米勒,授予她诺贝尔文学奖的理由是“专注于诗歌以及散文的率真,描写了失业人群的生活图景”。但在这样一个末日年,为什么颁给莫言呢?。我还一直期待谷川俊太郎获奖呢。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10-11 21:32:25

    什么黑塞川端纪德,LZ这逼装的.难道你已经打通这三大语种了?还是现在豆瓣流行读了几本翻译体小 什么黑塞川端纪德,LZ这逼装的.难道你已经打通这三大语种了?还是现在豆瓣流行读了几本翻译体小说就跑出来装逼 ... [已注销]

    豆瓣不是一直都这么流行着?

  • 秋秋不是伙子

    秋秋不是伙子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2012-10-11 21:33:53

    我觉得疑惑的就是,诺奖说一般会颁给近年来创作的或近年来才显示出其意义的作品,莫言的作品怎么 我觉得疑惑的就是,诺奖说一般会颁给近年来创作的或近年来才显示出其意义的作品,莫言的作品怎么就在近年显示出其意义了?近年发生了什么?前几年经济危机,颁给了赫塔·米勒,授予她诺贝尔文学奖的理由是“专注于诗歌以及散文的率真,描写了失业人群的生活图景”。但在这样一个末日年,为什么颁给莫言呢?。我还一直期待谷川俊太郎获奖呢。 ... Γεώργιος

    难道是中国的政治危机?不过我觉得中国政治影响力挺大的,搞政治的团体太强大。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1 21:36:05

    难道是中国的政治危机?不过我觉得中国政治影响力挺大的,搞政治的团体太强大。 难道是中国的政治危机?不过我觉得中国政治影响力挺大的,搞政治的团体太强大。 秋秋不是伙子

    也许是看重莫言作品的生命力吧,中国人顽强的生命力在末日年最用的上了,谁灭了,中国人都不会灭,哈哈!

  • 秋秋不是伙子

    秋秋不是伙子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2012-10-11 21:48:02

    评委忽然好这口了、

  • 红脸小关公

    红脸小关公 2012-10-11 21:58:36

    托尔斯泰得奖了吗?但他比得奖者伟大!此奖不过如此 托尔斯泰得奖了吗?但他比得奖者伟大!此奖不过如此 辛开苦降

    你行你上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10-11 21:59:45

    猫腻必须有。

  • 秋秋不是伙子

    秋秋不是伙子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2012-10-11 22:05:24

    单纯点看世界,世界更美好。

  • 小蘑菇君

    小蘑菇君 2012-10-11 22:22:14

    我发现诺奖一般颁给作品具有民族色彩,且这种民族精神能够作为人类(地区)文化的一个代表的作品 我发现诺奖一般颁给作品具有民族色彩,且这种民族精神能够作为人类(地区)文化的一个代表的作品,也就是具有普遍意义的作品。思想性不高没关系,重要的是充满情感与精神上的认同。很多人说诺奖政治因素,尤其是前几年代略萨,不过我觉得授奖词写的很清楚,“表彰略萨对权力结构进行了细致的描绘,对个人的抵抗、反抗和失败给予了犀利的叙述”,我觉得他的侧重点不在政治,而是略萨的行为本身。 ... Γεώργιος

    说得好

  • 辛开苦降

    辛开苦降 (流水绕孤村) 2012-10-11 22:24:26

    你行你上 你行你上 红脸小关公

    什么话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1 22:26:51

    其实莫言得奖到没什么,怕的是中国人从此就找不到北了。

  • 辛开苦降

    辛开苦降 (流水绕孤村) 2012-10-11 22:36:44

    莫言得奖,说明西方对中国文学的认可,但是诺奖并不能代表全部,他只是一个奖项而已,莫言得奖应该祝贺,但是也该理性点,以前中国很多作家没有得奖,那莫言得奖了,是不是说莫言就是比他们都伟大,文学水平比他们都高?不一定吧,得奖不得奖的不是唯一标准。我要说的是这个意思。

  • 多久

    多久 2012-10-11 22:48:11

    没觉得诺贝尔获奖作家都是什么神级,至少高行健,川端康成我觉得都没什么水平。

  • 多久

    多久 2012-10-11 22:48:39

    莫言得奖,说明西方对中国文学的认可,但是诺奖并不能代表全部,他只是一个奖项而已,莫言得奖应 莫言得奖,说明西方对中国文学的认可,但是诺奖并不能代表全部,他只是一个奖项而已,莫言得奖应该祝贺,但是也该理性点,以前中国很多作家没有得奖,那莫言得奖了,是不是说莫言就是比他们都伟大,文学水平比他们都高?不一定吧,得奖不得奖的不是唯一标准。我要说的是这个意思。 ... 辛开苦降

    你这个看法比较理性客观。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1 23:06:47

    瑞典皇家科学院彼得•英格伦(Peter Englund)认为,莫言的作品源自于他在农村的成长经历和孩童时听来的乡野传说。他于12岁离开学校,开始在田间劳动,后进入部队接受教育。1981年,莫言出版首部著作,后因《红高粱》一举成名。

      “他描写农民,描写农村生活,描写人们为生存和尊严而奋力挣扎,这些挣扎有时成功,但大多数时候则会失败。”英格伦说,“有人用魔幻现实主义来形容他,但我想这是对他的贬低——这并不是他从马尔科斯那里直接拿来的东西,而是属于他自己的。”

  • 瑟歪沃尔

    瑟歪沃尔 2012-10-12 00:52:40

    莫言得奖,说明西方对中国文学的认可,但是诺奖并不能代表全部,他只是一个奖项而已,莫言得奖应 莫言得奖,说明西方对中国文学的认可,但是诺奖并不能代表全部,他只是一个奖项而已,莫言得奖应该祝贺,但是也该理性点,以前中国很多作家没有得奖,那莫言得奖了,是不是说莫言就是比他们都伟大,文学水平比他们都高?不一定吧,得奖不得奖的不是唯一标准。我要说的是这个意思。 ... 辛开苦降

    赞同。

    打个相同的比方:我记得老谋子貌似都拿了两座了金狮了。三大威尼斯那也算是文艺电影的顶级殿堂了,2座金狮这是多少电影人可望而不可及的level!

    但是老谋子的艺术高度真的那么高端吗?......呵呵

  • 辛开苦降

    辛开苦降 (流水绕孤村) 2012-10-12 08:25:15

    赞同。 打个相同的比方:我记得老谋子貌似都拿了两座了金狮了。三大威尼斯那也算是文艺电影的 赞同。 打个相同的比方:我记得老谋子貌似都拿了两座了金狮了。三大威尼斯那也算是文艺电影的顶级殿堂了,2座金狮这是多少电影人可望而不可及的level! 但是老谋子的艺术高度真的那么高端吗?......呵呵 ... 瑟歪沃尔

    嗯,不喜欢老谋子

  • 林间的猴子

    林间的猴子 (相信爱,相信善,信鬼神,不信教) 2012-10-12 08:36:56

    其实莫言得奖到没什么,怕的是中国人从此就找不到北了。 其实莫言得奖到没什么,怕的是中国人从此就找不到北了。 Γεώργιος

    我比较怕中国文学从此更加偏离文学

  • 羽汤

    羽汤 (生老病死中) 2012-10-12 10:31:39

    其实,想想也没什么,文学在大众意义上的没落早就成定局了,不可能再重现古典主义文学(我说的古典文学是我个人的定义,时间段来分,大概就是六七十年代之前吧,中国八十年代所谓的文学爆炸,更多相当于一个回响,一个余音)那样辉煌。纵观世界文坛,欧美每隔几年会出现一些好作品,但却是零散的,好比一堆灰烬上偶尔爆裂的火星,什么《追风筝的人》、《阅读者》什么的,有独到之处,厚重感深度都不足,大部分停留在情感思索的阶段,其他更文艺的,因为我阅读面有限,不得而知,不过可以猜想的,与《追》、《阅》相对的,它们在形式上和艺术性上花的功夫更大,也就是思想性强于感染力——对我来讲,好的作品应该是两者兼具,它在提供新鲜阅读的体验时,对其保持这个新鲜感的能力应该提供足够的保证,这里不足包含了情感、思想、文化体系什么,它属于作者自身所不能把握的那一部分。

    再来说说文学奖。我认同凤凰网上一个姓左(似乎)的人的评论。与获得该奖的前辈们相比,莫言的水平或者真是有所不逮,至少在某种层面上,我们可以这样讲。但是相对其他在世的作家而言,相对于与莫言同时代的作家而言,平心而论,莫言有没有这个资格拿这个奖?在亚洲的作家中,拿村上与莫言相比,村上如果拿奖,会不会令更多人失望——我是说真正爱好文学的人?并不是否定村上。虽然村上代表的是一种新的文化体系,但是仅对于亚洲新而已,西方文学早在数十年前就已经有大量这样的作品,村上的价值不可否定是以日本的文化对现代意义的反思,这种现代意义对中国来讲,目前还是没有,但在今后的二三十年,中国人才能真正懂得如何阅读村上。反观莫言,玩的虽然也是拉美文学的残羹,但是他在民族性的特点上更加明显,我想这应该为他在评委那里加了许多分。毕竟西方文学——并非大众意义上的文学,其实也在寻找一条从泛滥的后现代主义的桎梏脱身的出路,莫言的作品对他们来讲更有启发和借鉴意义。

    和国内作家相比,莫言应该是属于老中青中的“中”。和前辈相比,作品不算太老(对我来讲都是乡土文学的鬼魂),比他老的,有资格的是王蒙——我是希望他获得的,他的魄力、革新,鲜有人比,不过他的作品也确实是似乎缺乏一种更有生命力和长久性的艺术力,而且在内容上,似乎很难取得普遍价值上的共鸣,除非读者对中国近现代历史了解。总之,他是时代的坐标,但是没有超出他的时代。至于其他,我一时想不起来,陈忠实应该算是他的前辈,创作却好像是同期,我想提一下的是我个人觉得《白鹿原》是建国以来中国最伟大的小说,可惜他只有这么一部。有人告诉我《神史》也不错,不过现在的我暂时不适合读书。

    和同期的作家相比,马原、铁凝、张炜、刘震云什么的,没有可比性,马原玩的,是正宗人家玩剩的,而且竟然一成不变。残雪我不了解,但是我以为她可能吃亏的地方和村上差不多一样。至于贾平凹,他有诗意,有灵气,对民族的思索或者在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至少在小说中比他在散文上所表现出来的,或者和他所自己宣称的相比,并没达到那种高度和深度,不过这一点都不妨碍他的作品有可能是向当代文学中可以流传最为久远的,我丝毫不怀疑,对于中国人而言,贾平凹的意义远远大于莫言,因为他比莫言更加把握了中国文化的根底。他的作品中的悲悯和诗意,莫言无法与之相比。王安忆作品不成系统,缺厚度,严歌苓越走越远,太过注重语言的巧。

    和后辈相比,余华应该是首屈一指的,我一直认为以乡土作品获奖的,如果不是莫言就是余华,现在莫言得了,基本上余华得奖的概率,减少一半,不过他还年轻。另外一个最近几年冒头的毕飞宇,拭目一看,他的文学生涯能到底怎么高度,现在只是小辈。

    说了这么多,我的结论只有两个:1、中国的文学被压制得——或者作家群体性的懒惰,导致我们唯一拿得出手的只有乡土文学,这些不是高雅文学,这些是文学,对引起我们的民族反思有用,对培养我们的民族气质裨益不大,或者相对不大。2、世界文学的衰落使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也不得不玩这样游戏,由于多种因素的加入(非强迫性的)我猜想今后的文学奖将会更注重区域分部的公平性。

    还有一个引起我的思考的是:为了保证这个奖的意义,是否应当采取宁缺毋滥的方式,由一年制改为几年制,或者不定期年度制——这个并非针对莫言,而是针对文学普遍衰落的状况。不过就这一点而言,一年一度制的优势同时在于它具有大的强大的鼓舞作用。所以我在心里失落的同时,也很高兴莫言获得这个奖,因为确实对我国的文学至少有短期鸡血的促进作用。

    个人的意见,随想随写,很多地方不符合逻辑,指出就是,不要喷我,我挺不喜欢那样的。

  • 李 因

    李 因 (译者.) 2012-10-12 10:42:16

    说得好。这是我现在为止看过最中肯的观点。

  • 如生

    如生 (耽于酒色。) 2012-10-12 10:49:37

    莫言获奖极大地改善了瑞典和中国的外交关系,估计政府要大量采购瑞典债券了。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10-12 11:02:37

    不要拿自己的标准来评说诺贝尔奖,自己不喜欢的就说不行?你喜欢的就是诺贝尔,不喜欢的就不行啊 不要拿自己的标准来评说诺贝尔奖,自己不喜欢的就说不行?你喜欢的就是诺贝尔,不喜欢的就不行啊?什么逻辑?最看不起那些自以为是却什么本事也没有的人,动不动对这个失望对那个失望,还是问问自己看了几本书吧! ... 安歌

    我也这么觉得。是不是因为这个小组叫做外国文学 所以要带着偏见看待这个得奖的事。看太多书长进在哪 ,视野宽阔了吗,有空想想。

  • 民工

    民工 (香樟木) 2012-10-12 11:05:04

    1、中国的文学被压制得——或者作家群体性的懒惰,导致我们唯一拿得出手的只有乡土文学,这些不是高雅文学,这些是文学,对引起我们的民族反思有用,对培养我们的民族气质裨益不大,或者相对不大。2、世界文学的衰落使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也不得不玩这样游戏,由于多种因素的加入(非强迫性的)我猜想今后的文学奖将会更注重区域分部的公平性。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10-12 11:26:57

    现在莫言的书平均1分钟就卖出去一本

  • 走走

    走走 (振作起来呀~~) 2012-10-12 17:00:43

    唉……

  • 汝

    (This is Psyche.) 2012-10-12 17:19:43

    就没人吐槽欧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吗...

  • 小号手

    小号手 (直把千古愁,化作临风曲) 2012-10-12 17:23:44

    其实,想想也没什么,文学在大众意义上的没落早就成定局了,不可能再重现古典主义文学(我说的古 其实,想想也没什么,文学在大众意义上的没落早就成定局了,不可能再重现古典主义文学(我说的古典文学是我个人的定义,时间段来分,大概就是六七十年代之前吧,中国八十年代所谓的文学爆炸,更多相当于一个回响,一个余音)那样辉煌。纵观世界文坛,欧美每隔几年会出现一些好作品,但却是零散的,好比一堆灰烬上偶尔爆裂的火星,什么《追风筝的人》、《阅读者》什么的,有独到之处,厚重感深度都不足,大部分停留在情感思索的阶段,其他更文艺的,因为我阅读面有限,不得而知,不过可以猜想的,与《追》、《阅》相对的,它们在形式上和艺术性上花的功夫更大,也就是思想性强于感染力——对我来讲,好的作品应该是两者兼具,它在提供新鲜阅读的体验时,对其保持这个新鲜感的能力应该提供足够的保证,这里不足包含了情感、思想、文化体系什么,它属于作者自身所不能把握的那一部分。 再来说说文学奖。我认同凤凰网上一个姓左(似乎)的人的评论。与获得该奖的前辈们相比,莫言的水平或者真是有所不逮,至少在某种层面上,我们可以这样讲。但是相对其他在世的作家而言,相对于与莫言同时代的作家而言,平心而论,莫言有没有这个资格拿这个奖?在亚洲的作家中,拿村上与莫言相比,村上如果拿奖,会不会令更多人失望——我是说真正爱好文学的人?并不是否定村上。虽然村上代表的是一种新的文化体系,但是仅对于亚洲新而已,西方文学早在数十年前就已经有大量这样的作品,村上的价值不可否定是以日本的文化对现代意义的反思,这种现代意义对中国来讲,目前还是没有,但在今后的二三十年,中国人才能真正懂得如何阅读村上。反观莫言,玩的虽然也是拉美文学的残羹,但是他在民族性的特点上更加明显,我想这应该为他在评委那里加了许多分。毕竟西方文学——并非大众意义上的文学,其实也在寻找一条从泛滥的后现代主义的桎梏脱身的出路,莫言的作品对他们来讲更有启发和借鉴意义。 和国内作家相比,莫言应该是属于老中青中的“中”。和前辈相比,作品不算太老(对我来讲都是乡土文学的鬼魂),比他老的,有资格的是王蒙——我是希望他获得的,他的魄力、革新,鲜有人比,不过他的作品也确实是似乎缺乏一种更有生命力和长久性的艺术力,而且在内容上,似乎很难取得普遍价值上的共鸣,除非读者对中国近现代历史了解。总之,他是时代的坐标,但是没有超出他的时代。至于其他,我一时想不起来,陈忠实应该算是他的前辈,创作却好像是同期,我想提一下的是我个人觉得《白鹿原》是建国以来中国最伟大的小说,可惜他只有这么一部。有人告诉我《神史》也不错,不过现在的我暂时不适合读书。 和同期的作家相比,马原、铁凝、张炜、刘震云什么的,没有可比性,马原玩的,是正宗人家玩剩的,而且竟然一成不变。残雪我不了解,但是我以为她可能吃亏的地方和村上差不多一样。至于贾平凹,他有诗意,有灵气,对民族的思索或者在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至少在小说中比他在散文上所表现出来的,或者和他所自己宣称的相比,并没达到那种高度和深度,不过这一点都不妨碍他的作品有可能是向当代文学中可以流传最为久远的,我丝毫不怀疑,对于中国人而言,贾平凹的意义远远大于莫言,因为他比莫言更加把握了中国文化的根底。他的作品中的悲悯和诗意,莫言无法与之相比。王安忆作品不成系统,缺厚度,严歌苓越走越远,太过注重语言的巧。 和后辈相比,余华应该是首屈一指的,我一直认为以乡土作品获奖的,如果不是莫言就是余华,现在莫言得了,基本上余华得奖的概率,减少一半,不过他还年轻。另外一个最近几年冒头的毕飞宇,拭目一看,他的文学生涯能到底怎么高度,现在只是小辈。 说了这么多,我的结论只有两个:1、中国的文学被压制得——或者作家群体性的懒惰,导致我们唯一拿得出手的只有乡土文学,这些不是高雅文学,这些是文学,对引起我们的民族反思有用,对培养我们的民族气质裨益不大,或者相对不大。2、世界文学的衰落使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也不得不玩这样游戏,由于多种因素的加入(非强迫性的)我猜想今后的文学奖将会更注重区域分部的公平性。 还有一个引起我的思考的是:为了保证这个奖的意义,是否应当采取宁缺毋滥的方式,由一年制改为几年制,或者不定期年度制——这个并非针对莫言,而是针对文学普遍衰落的状况。不过就这一点而言,一年一度制的优势同时在于它具有大的强大的鼓舞作用。所以我在心里失落的同时,也很高兴莫言获得这个奖,因为确实对我国的文学至少有短期鸡血的促进作用。 个人的意见,随想随写,很多地方不符合逻辑,指出就是,不要喷我,我挺不喜欢那样的。 ... 羽汤

    赞同。很多人不分青红皂白一拍桌子就张嘴骂人,真是不知道从哪来的规矩

  • 林间的猴子

    林间的猴子 (相信爱,相信善,信鬼神,不信教) 2012-10-17 12:37:46

    真怕莫言浮躁的文字让浮躁的中国人更加浮躁

  • 老          兴

    老 兴 2012-10-17 12:59:40

    我也有点失望,因为我在文学上一直倾向于纪德的那种热烈与真诚,川端那种高贵素朴的语言和深邃的 我也有点失望,因为我在文学上一直倾向于纪德的那种热烈与真诚,川端那种高贵素朴的语言和深邃的精神,黑塞的古典和浪漫主义趣味。可是莫言,他那粗俗的文字,简陋的简直掉价的风格,二傻子似的欢乐精神。。。啊,毁价值观啊,我质疑以后的创作方向了~ ... Γεώργιος

    真看不过去了
    这楼主真他娘的傻逼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7 13:01:31

    真看不过去了 这楼主真他娘的傻逼 真看不过去了 这楼主真他娘的傻逼 老 兴

    http://www.douban.com/note/202122626/

    你还是先给别人洗完裤子再来说我吧。

  • wandoucui

    wandoucui 2012-10-18 22:38:21

    纪德,川端,黑塞我都喜欢,不过莫言我也觉得不错,汉语的精华其实都在翻译的外国文学作品里,这是很令人疑惑的一点,莫言能得奖我不意外,国内我最任何他和贾平凹的实力

  • 李公子

    李公子 (用手里的笔歌颂南方。) 2012-10-19 12:25:26

    下面片段纯属恶搞,无意隐射。

    瑞典文学院,几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大家召集来看个会,讨论今年文学奖的归属问题。开始的时候,大家你一言我一语。
    甲:我觉得村上春树写的不错,故事好看,也有一些思考性的东西在里面。
    众人:不不,不能给他啊,昆德拉都没给,现在给他,会引发不公的争议啊。
    乙:那美国的菲利普罗斯或者品钦如何?他们可也是提名多次啊。
    众人:不不,让让他们再等等吧,都等这么多年了。而且,我们不是说好,要发现边缘作家,颁奖给他们,然后给世界文坛震惊的嘛。我们可要做文学的哥伦布。
    大家推荐来推荐去,争吵不休,时间一点点过去。
    这时,其中的唯一的一个会汉语的有个四川老婆的汉学家,姓#名##,从座位上站起来,整理一下衣衫,清清嗓子,然后以饱满有力的声音说道:“哥几个,且莫要再争,听老朽一言。这几年来啊,我们老是自己在欧洲范围内玩来玩去,别最后谁都不理我们了就不好啊,是不是?今年该可以轮到中国了吧?中国可是自诩为文化大国啊,他们盼这个奖可是如盼星星月亮一般呢。给我个面子好不?我都推荐这么多年了是不?”
    众老头想一想:是啊,跃然兄这个面子得给啊,而且早几年因为和平奖的原因,中国还和咱们抬杠呢,不如借这次,给它点甜头,也好缓和缓和呀。
    于是,院长老头大义凛然的说道:“那###老弟,中国有什么作家啊?”
    一丝浅笑从###的唇间闪现,但立马又消失掉。只见他缓慢的从大袍子里面抽出一本书,书名《&》,署名作者:@@。
    他边自己啧啧称奇,边向众人说道:“哥几个啊,此书乃为神作啊。中国计划生育都听说过了吧,可具体情况谁也不了解吧,你看,这次这个,嗯,@@同志,就探讨探讨了,而且带有批判性啊。进一步的,里面有我们从前颁过奖的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的影子呢,这样,够格了吧。”
    众人一听,拍案叫绝:既然如此,你来我往,就给他个奖玩玩,可是,总得给世界一个合法的解释嘛,不然,我们的威信可不好保啊。”
    这时,###先生又信誓旦旦,语气沉着冷静:哥几个,我听说啊,@@同志可是师从福克纳,而且写作中采用魔幻现实主义呢。”
    众人一听,再次拍案叫绝,大叫道:好,本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次,有了魔幻现实主义的标签,一切都好办了。”

    散会后,###老先生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月色熹微,微风徐来。他一边哼着歌,一边掏出电话。电话穿越喜马拉雅山脉连绵而至山东<<,一个官员模样的人接到电话:“###兄啊。”
    瑞典街头:“嗯,老弟啊,这一次,终于成功了。这些年来,我可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啊。”
    <<:“老兄大恩,永世难忘。我马上去银行,还是上次那个卡号吗?”
    瑞典街头,一老者吹着口哨:“这个,不好吧?被人知道可不好吧?”
    <<:“这个老兄就不用担心了,这事啊,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电话挂掉之后。
    瑞典街头,一老者轻轻笑出了声。月光照在他的苍老的脸庞。世界往往掌握在苍老的人手中,他自得的想到。
    <<,一官员模样的人边大笑边自言自语道:他奶奶的,终于搞定了,这个臭老头,弄了这么多年,坑我那么多钱,幸好有700多万的奖金啊,哈哈。而且是中国第一人,一想到文学史,哈哈...相信权威,就是相信真理,他自得的想到。
    一样的是,世界笑了。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0-19 12:32:46

    哈哈哈,这是赤果果的隐射啊!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10-19 14:24:43

    没看明白啊。中国第一人不是高行健吗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10-19 17:02:11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廖亦武接受明镜周刊采访时表示:“对我来说它就像一个耳光。”廖亦武坚持认为“真相是第一位的,然后才是文学。”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10-19 17:03:36

    可以肯定廖亦武今后无缘诺贝尔文学奖了。这次否认了许许跟中国有关的人。

  • 李公子

    李公子 (用手里的笔歌颂南方。) 2012-10-19 19:11:23

    没看明白啊。中国第一人不是高行健吗 没看明白啊。中国第一人不是高行健吗 [已注销]

    他是法国国籍。

  • 忧伤的不老板

    忧伤的不老板 (存在主义者) 2012-10-20 15:32:37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廖亦武接受明镜周刊采访时表示:“对我来说它就像一个耳光。”廖亦武坚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廖亦武接受明镜周刊采访时表示:“对我来说它就像一个耳光。”廖亦武坚持认为“真相是第一位的,然后才是文学。” ... [已注销]

    你不是在我发廖亦武的帖子,信誓旦旦的秀出智商下限,表示廖先生是垃圾文人吗?怎么又跑到这里来转廖先生的话。

  • 从此消失在人海

    从此消失在人海 2012-10-20 15:40:46

    下面片段纯属恶搞,无意隐射。 瑞典文学院,几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大家召集来看个会,讨论 下面片段纯属恶搞,无意隐射。 瑞典文学院,几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大家召集来看个会,讨论今年文学奖的归属问题。开始的时候,大家你一言我一语。 甲:我觉得村上春树写的不错,故事好看,也有一些思考性的东西在里面。 众人:不不,不能给他啊,昆德拉都没给,现在给他,会引发不公的争议啊。 乙:那美国的菲利普罗斯或者品钦如何?他们可也是提名多次啊。 众人:不不,让让他们再等等吧,都等这么多年了。而且,我们不是说好,要发现边缘作家,颁奖给他们,然后给世界文坛震惊的嘛。我们可要做文学的哥伦布。 大家推荐来推荐去,争吵不休,时间一点点过去。 这时,其中的唯一的一个会汉语的有个四川老婆的汉学家,姓#名##,从座位上站起来,整理一下衣衫,清清嗓子,然后以饱满有力的声音说道:“哥几个,且莫要再争,听老朽一言。这几年来啊,我们老是自己在欧洲范围内玩来玩去,别最后谁都不理我们了就不好啊,是不是?今年该可以轮到中国了吧?中国可是自诩为文化大国啊,他们盼这个奖可是如盼星星月亮一般呢。给我个面子好不?我都推荐这么多年了是不?” 众老头想一想:是啊,跃然兄这个面子得给啊,而且早几年因为和平奖的原因,中国还和咱们抬杠呢,不如借这次,给它点甜头,也好缓和缓和呀。 于是,院长老头大义凛然的说道:“那###老弟,中国有什么作家啊?” 一丝浅笑从###的唇间闪现,但立马又消失掉。只见他缓慢的从大袍子里面抽出一本书,书名《&》,署名作者:@@。 他边自己啧啧称奇,边向众人说道:“哥几个啊,此书乃为神作啊。中国计划生育都听说过了吧,可具体情况谁也不了解吧,你看,这次这个,嗯,@@同志,就探讨探讨了,而且带有批判性啊。进一步的,里面有我们从前颁过奖的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的影子呢,这样,够格了吧。” 众人一听,拍案叫绝:既然如此,你来我往,就给他个奖玩玩,可是,总得给世界一个合法的解释嘛,不然,我们的威信可不好保啊。” 这时,###先生又信誓旦旦,语气沉着冷静:哥几个,我听说啊,@@同志可是师从福克纳,而且写作中采用魔幻现实主义呢。” 众人一听,再次拍案叫绝,大叫道:好,本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次,有了魔幻现实主义的标签,一切都好办了。” 散会后,###老先生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月色熹微,微风徐来。他一边哼着歌,一边掏出电话。电话穿越喜马拉雅山脉连绵而至山东<<,一个官员模样的人接到电话:“###兄啊。” 瑞典街头:“嗯,老弟啊,这一次,终于成功了。这些年来,我可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啊。” <<:“老兄大恩,永世难忘。我马上去银行,还是上次那个卡号吗?” 瑞典街头,一老者吹着口哨:“这个,不好吧?被人知道可不好吧?” <<:“这个老兄就不用担心了,这事啊,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电话挂掉之后。 瑞典街头,一老者轻轻笑出了声。月光照在他的苍老的脸庞。世界往往掌握在苍老的人手中,他自得的想到。 <<,一官员模样的人边大笑边自言自语道:他奶奶的,终于搞定了,这个臭老头,弄了这么多年,坑我那么多钱,幸好有700多万的奖金啊,哈哈。而且是中国第一人,一想到文学史,哈哈...相信权威,就是相信真理,他自得的想到。 一样的是,世界笑了。 ... 李公子

    ###的老婆不是台湾的吗?脸谱上开了专栏。

  • 忧伤的不老板

    忧伤的不老板 (存在主义者) 2012-10-20 16:38:08

    ###是指那位马跃然吗?

  • 李公子

    李公子 (用手里的笔歌颂南方。) 2012-10-24 21:34:59

    ###是指那位马跃然吗? ###是指那位马跃然吗? 忧伤的不老板

    shide

  • 林间的猴子

    林间的猴子 (相信爱,相信善,信鬼神,不信教) 2012-10-25 16:25:38

    你不是在我发廖亦武的帖子,信誓旦旦的秀出智商下限,表示廖先生是垃圾文人吗?怎么又跑到这里来 你不是在我发廖亦武的帖子,信誓旦旦的秀出智商下限,表示廖先生是垃圾文人吗?怎么又跑到这里来转廖先生的话。 ... 忧伤的不老板

    无缘看到他的长篇,只看过短篇,相当不错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1-03 20:05:27

    草原上有猴子么?我记得狒狒比较多。

  • 张眼

    张眼 (吃凤梨,嚼松鸡的日子还远吗?) 2012-11-03 22:42:44

    我也有点失望,因为我在文学上一直倾向于纪德的那种热烈与真诚,川端那种高贵素朴的语言和深邃的 我也有点失望,因为我在文学上一直倾向于纪德的那种热烈与真诚,川端那种高贵素朴的语言和深邃的精神,黑塞的古典和浪漫主义趣味。可是莫言,他那粗俗的文字,简陋的简直掉价的风格,二傻子似的欢乐精神。。。啊,毁价值观啊,我质疑以后的创作方向了~ ... Γεώργιος

    我觉得这位朋友偏激了,如果莫言粗俗的文字恶心到你了,不正说明他文字本身的影响力吗?
    诺贝尔嘛,每年都要发一个,质量自然有参差不齐的,评价一个作家最好还是忽略这个诺贝尔。卡夫卡这种大神也没拿过什么诺贝尔嘛、
    要说粗俗淫荡的文字,可以去看看拉伯雷的《十日谈》和《巨人传》,就是中国的《聊斋》里也有够粗俗的桥段。
    说白了,这只是个喜好问题。

  • 柊椋

    柊椋 (I Scream.) 2012-11-11 22:44:44

    他的书我看过一本《蛙》 看了前面几位的评论有点汗颜 《蛙》里过于乡土的语言确实令我无法喜欢 我承认我就是想看看中国近六十年奇葩的生育史的 他的书可以当作野史来看 其余的么。。每个人的接收能力都不同 各取其好吧

  • 提米teme

    提米teme (浪漫主义萎靡不振) 2012-11-12 11:11:09

    有人跟爱因斯坦说,门外有一千人能证明爱因斯坦错了。爱因斯坦笑笑说,证明我错了?一个人就够了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1-15 20:44:46

    最近有人谈领奖的事,我越想越觉得我三观已经毁了。

  • eu

    eu (老天它越来越低,为什么还不下雨) 2012-11-19 22:54:39

    莫言语言还行的。可惜文化水准太低,恶俗。

  • 哪吒闹海

    哪吒闹海 (少年与时光机) 2012-11-24 01:14:36

    我就不说要是外国的活这次诺奖,估计楼主就不会有这么多屁话了!豆瓣真的很流行各种黑啊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1-24 12:27:42

    我就不说要是外国的活这次诺奖,估计楼主就不会有这么多屁话了!豆瓣真的很流行各种黑啊 我就不说要是外国的活这次诺奖,估计楼主就不会有这么多屁话了!豆瓣真的很流行各种黑啊 哪吒闹海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针对莫言的。

  • 大饼大饼爱巫婆

    大饼大饼爱巫婆 (当全世界最优秀的饼!!!!) 2012-11-26 21:39:55

    我目前还不会法语和德语,不过我以后一定会学的。 翻译体?你还别说,我就是看翻译体长大的, 我目前还不会法语和德语,不过我以后一定会学的。 翻译体?你还别说,我就是看翻译体长大的,翻译体让我对汉字、汉语言充满敬意,但相反,中国人却没有好好利用这些,只写了些小清新或乡土式的文字。 ... Γεώργιος

    外国的月亮好圆啊,要是换了个外国作家拿,大家齐声欢呼,诺奖实至名归啊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1-26 21:46:37

    呵呵,现在再想,挺后悔开这个帖子的,引来楼上这样的傻逼。

  • 猫酱

    猫酱 (c) 2012-11-26 21:54:56

    没得奖的时候骂 得了奖还是骂 这就是难以取悦的国人

  • Sam

    Sam (Teenage wasteland) 2012-12-05 07:07:42

    没得奖的时候骂 得了奖还是骂 这就是难以取悦的国人 没得奖的时候骂 得了奖还是骂 这就是难以取悦的国人 猫酱

    +10086

  • 欢腾的大小风

    欢腾的大小风 2012-12-10 06:24:26

    各种装逼,各种忧心忡忡。

  • 大饼大饼爱巫婆

    大饼大饼爱巫婆 (当全世界最优秀的饼!!!!) 2012-12-10 16:22:11

    我个人不喜欢莫言的小说,觉得他的小说透着一股山东大蒜味,冲而古怪,而我大蒜过敏。但我的太太挺喜欢他的作品,觉得那些文字神经叨叨的,特别酷。而且她在农村住过,对高粱地里的东西特有亲近感。那些骡子啊,牛啊,怪胎啊,性饥渴的老农啊,一片片的庄家啊,她都有记忆原型。不管多少人不喜欢莫言,莫言都是成功的,因为他的文字确实感染到了很多人,比如我的太太。文艺的评价标准,最重要的就是有很多人被感染,能够做到这一点,不管别人怎么诽谤,都是有生命力的作品。莫言有自己的受众,所以他虚构的文字世界是相当成功的。至于这个成功到了哪个程度,是不是一代宗师,或者当地政府所说的山东第二个圣人,这还值得商榷,很可能成为一个冷笑话。莫言书中有句话我挺喜欢:“在年生里,我们因无知荒唐而美丽。”  实事求是的讲, 如今热捧莫言的人,百分之九十八不懂文学,百分之九十九不懂莫言。大多数人都是来看热闹的。因此,网友最关心的是莫言领奖时穿燕尾服还是穿唐装,房子是小别墅还是三室一厅。 至于《檀香刑》好不好,他既然得了诺贝尔那就只好说“好”了。还有很多人守着电视机,想看中国人去瑞典“升国旗”,这样与有荣焉,实在无言以对。这种“群氓”心态窃以为鲁迅刻画得最深刻,现在也并不过时。对于一个作家,大家不去谈文学本身,而去谈国家伟大成就,去谈奖金在北京五环可以买多大的房,这一点确实非常讽刺。莫言很清醒也很无奈。于是他拼命强调:这是文学的胜利,这是个人的胜利,这不是国家的胜利。 但茶前饭后,没看过他作品的人们还是一遍又一遍的算,莫言赚了多少钱?哪一级的领导会接见他?  所以还是从文学角度谈一谈吧。虽然我不是他那一流派的拥趸,但只要是讨论文学,莫言也好其他文人也罢,总会高兴一点。  莫言的作品缘何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用欧美式佐料烹饪中国式菜肴贴合大众重口味莫言作品为什么能得奖,因为他是差不多中国第一批用西方手法描写东方农村的人,这也是大导演张艺谋国际上得宠的原因与玩法。这种西式手法对于东方读者来说确实是一种视觉冲击,文艺理论上叫陌生化处理。所有的艺术其实都是一种组合,音乐是声音的组合,美术是色彩的组合,文学就是语言的组合,组合得够不够档次。有一个很重要的标准,就是能不能让人被感染的同时觉得耳目一新,也就是俗称的创新。所以莫言的陌生化处理,魔幻现实主义的引进,确实是他对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个重要贡献。当然这种处理自然也有生晦一面,几乎不可能符合大多数普通百姓的口味,老百姓更喜欢金庸,孩子更喜欢郭敬明。所以莫言的作品在中国卖得不算火,也注定不火。但在西方却受到了一定的欢迎。莫言作品里大量愚昧无知的中国乡下人可爱可怜,又有取之不尽的奇特乡俗和夸张离奇的人物心理,也有些悲天悯人的普世价值,西方人都是感兴趣的。这种既符合了西方读者的阅读习惯,又同时满足了对东方的神秘想象的文艺。总是能得到外国人的青睐,就像我们也喜欢看非洲人讲打狮子,猎人头的故事。我认为这是一种取巧型的伟大胜利,他这种中西合璧的写作似乎就是冲着西方评委来的。 做为魔幻现实主义门徒,莫言在中国算很成功,下一个成功者,很有可能是作家残雪。但山寨毕竟是山寨,魔幻现实主义已经有马尔克斯了,莫言算不上开门立派,所以莫言算是有成就者,应该还算不上宗师。  莫言的语言确实有自己的特点。他的手法不是纯中国式典雅风格的,以他的文化水准也不可能是西方式的,它是一种杂碎。艺术本身就不是科学,所以读者能不能接受都没有关系——你一个好好的人,它是一本好好的书,最忌讳别人得了一个奖就强迫自己去看。莫言的东西很多人应该是接受无能的,这一点没有什么值得自卑的地方。莫言就说过:“提笔伏案之年,窗边,是心灵奔向青春的黑色河流,突兀的世界”。至于突兀是硬伤还是一种美,这就像吴莫愁的《痒》,见仁见智了。内容上看,莫言也并不提供新颖的思想,更没有什么超越性的成分。只是在气氛烘托和民俗表达上,稍微有点特点。诺贝尔文学奖的高标应该是拓展人类的精神世界:第一是探索人性,如日本一些作家所做的;第二是记录民族的苦难,如前苏联的一些作家,这两点莫言都没有(《蛙》有一点,虽然隐晦)。 文学界有种公认的看法,诺贝尔文学奖里有巨作,也有一些平庸的作品。至于莫言的算哪种,我觉得是后者。当然作家都是慢慢锤炼出来的,也许下一部会石破天惊。  中西方文学大同小异,并没有历史与文化之分  差异在于被政治阉割扭曲程度的不同我倒是觉得莫言获奖后头脑清醒很不简单,他也说不要把诺奖看得太高(当然别人兴许是谦虚,没得的人这样说会被人笑)。但被笑还是要说,老有人讲中西文化的差距,我觉得在文学上这差距并不大。文学的载体是语言,载体都不同,如何能去比较。你认为关汉卿不如莎士比亚的原因是什么?我甚至不怎么相信外国专家能很懂中国的文学,这一点就好像中国留学生去澳大利亚攻读古代汉语一样透着荒谬。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把“白日依山尽”翻译成好的英文,语言鸿沟在,文学就不具备可比性。以外国人的文学奖项来做为中国文学的春药,这也是魔幻现实主义的一种。中国物理、化学、生物都可能落后西方很多。单单文学,这个出过唐诗宋词的民族,这个几千年前就开始写诗歌的民族,并不缺乏它独特的美好,也并不该把西方的认可看得太重。《卧虎藏龙》是中国第一部国际得奖的武侠片,它在中国武侠文学里又能算老几?  当然,中国的现当代小说在内容和形势上都有些单调,这也是事实。这个事实最大的原因是政治环境。我们在不远的过去,还在把稍微像点样的作家调去扫厕所,从全国只有八个样板戏,发展成现在这样的规模,这说明只要对文学宽松一点,以中国人的千年文学传统,加上汉语言的独特张力,根本不用担心文学发展的。语言天才会一茬一茬地冒出来。  无形的“狗链”束缚了文艺创作者的自由  文艺复兴,请放开那条“狗链”对莫言争议最大的还有他抄了文艺座谈会的讲话。一个不可否认的史实是,这个讲话堪称大量作家扫厕所的源头——我可以很负责地讲,中小学语文书上出现过的现当代文学大家,若贫贱不能移,则没被迫害过的很少。具体的案例不再陈述,请随意查阅任何一本严肃点的现当代文学史。所以莫言的得奖引起了大量作家的不满与抗议,甚至被冉云飞等讥讽为文化馆作家。对此莫言的说法是,他并不觉得文艺座谈会讲话完全不对,当然也有很多不对的地方,而且他的创作已经超越了座谈会精神。这又是一次非常取巧又非常辩证唯物主义的表态。  其实我理解莫言,莫言是在恐惧。  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理论本身,我觉得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中国文字多是风花雪月,才子佳人,确实少有服务底层大众的东西。从逻辑上看,座谈会讲话也是一个能够自圆其说的话语体系,至少可备一说。但最大的问题时,一旦他不再作为学术的一种,而和权力结合成为鞭子,成为独裁的判定标准,那么文学的多样性就一定毁了。怎样才能大胆探索、百花齐放,才能实事求是,摸着石头过河。前提就是承认人类包括领袖都有自己的认知局限,真理也有限制性。所以允许有不同观点同时竞争。退一万步说,至少也要做到学术问题不用暴力解决。在现代社会里,你可以信仰印度教,但不能不允许其它人吃牛肉,更不能引自己的经据自己的典烧毁别人家里的书。这就叫霸道、这就叫思想专制。延安文艺理论也非原创,其实来自于前苏联的文艺理论,这种文艺理论虽然在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被嗤之以鼻,但本身能够自圆其说,也正因此自圆其说能够循环论证,这对于缺乏逻辑训练又崇拜权力的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是很致命的东西,因为它会成为预设正确,对非此理论的作品出现本能反感。武汉大学何国瑞教授就写过好多论文,认为莫言的作品是反动文学,一条一条的分析得头头是道,若是几十年前,莫言已经可以死了。有兴趣的可以去查查,现在还在。延安的文艺讲话强调:文艺要做政治的驯服工具,要有阶级立场,要有现实战斗的意义——上年纪的人很多仍持这样的观点(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接触过其它观点)——是否正确姑且不论,我只从客观事实上讲,按这个标准,大多数文学名著都要被扫进垃圾箱。  那些《诗经》里谈情说爱的“风”、那些宋代的源于花间词派的婉约词、那些明清的性灵散文,按照这个标准还有什么存在意义?更不用谈劳伦斯《查泰来夫人的情人》、波特莱尔的《恶的花》、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女》了。真按这标准筛选,能读的书能剩几本?至于那些穿越、种马、暗黑、小清新你就更别指望读了。 不成为高级别的教徒你连庸俗一下的权力都没有。这前车之鉴并不遥远,文革时除了八个样板戏,全国就一本小说可以看。名字叫《金光大道》,作者叫浩然。我出于好奇看了看这个作品,看完后半天回不过神来,出于对已故前辈的尊重,那水平我就不去评价了。但如果放在天涯文学上,我估计点击应该不超过一千。  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文学自然有独立的价值,不仅文学,历史、法律、政治、经济各司其职,互相制约。这样才能长治久安。但中国的文学较长时间里确实是政治的附庸,听话有几颗枣,不听话就要挨打。 所以莫言抄书了,作为个体没有什么好说的。以莫言的洞察力(作家整体智商不好说,但洞察力应该都不错),不可能不明白这事有政治含义,但他还是签了。现在只好一次又一次的表明自己只是讲故事的,明显想避免麻烦。胡适(可能不是)说:历史只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而我看来,文学在很多时间里,连小姑娘都不算,纯粹就一歌舞伎,高兴时当你艺术家叫你唱几句:诗多好的少,不高兴时说你是毒草你就是毒草,扔到井里面砸几块石头还要你先写几天检讨。当然,值得庆幸的是,等你死了很久后,是有可能被平反重新当做大师的。  莫言为何只是故事大王而不能成为文学大师呢?有一种良知叫索尔仁尼琴所以,我宽容莫言,我略学过些历史。莫言学历不高,不一定通读了文学史,但以他的年龄肯定亲眼见过太多一言不慎终身痛苦甚至妻离子散的悲剧。就连他自己,也曾经因《丰乳肥臀》被单位领导逼着写过检讨书,不肯写就让大着肚子的同事陪着他不准下班,莫言巨大压力之下还亲自打电话让出版社停止印刷自己的书籍(诺奖以前,市面上流传的很多都是盗版)。书是作者的孩子,大家能体会莫言曾打电话时要求杀掉自己孩子时的心情吗?(以上资料来自于莫言的出版商,都有媒体报道)。  有一说一,就这还多亏时代进步了,否则就凭《丰乳肥臀》、《四十一炮》这样的标题,都不用文化部门出手,居委会的大妈找几个城管就把丫灭了。若旁边还有台摄像机,再找几个计生委的女干部演受毒害青年的妈妈,就更师出有名了。 我们都是红旗下的蛋,所以都别装外宾,面对一个权力无限的怪兽,文学家必然战战兢兢。现在很多人敢说些话,一是自己勇敢,二也是现在政策相对比较宽松,时代有些进步而已。 我们无权去羞辱一个有政治恐惧症的中老年人,他们的阅历不同。作家的恐惧从来不是一个民族的光荣,也不是被嘲笑的对象,而是伤疤。《苏东坡突围》里面就有这样打动人心的句子“贫瘠而愚昧的国土上,绳子捆扎着一个世界级的伟大诗人,一步步行进。苏东坡在示众,整个民族在丢人。”  所以在瑞典,莫言不断讲文学,谈自己成长时鸡毛蒜皮,讲最普世最不会被争议的母爱。这很好,对于他个人是最经济最理性的选择,尽管对于国家言论进步未必。我知道这样会让他继续受更多非议,觉得都诺贝尔了还怕什么?对此我只能冷笑,诺贝尔了不起啊,说这话的不仅是没知识,而且还没常识。莫言其实一直在用文学做了一个安全的壳,这是他的权力。很多现实的弊端莫言不是不知道,是不去说,或者拐着弯说。毕竟你只要是虚构的小说,不直接得罪地方领导,又有个名头,被找麻烦的可能性了相当的小,这样才就有了文学的空间。莫言很聪明,反思计划生育,写个《娃》肯定出事,所以他谐音写成《蛙》。中国文化人,只要还能在文艺圈蹦跶的人,都有这种生存本能,比如拍《1942》,绝不拍1962。偶尔也调戏下社会,比如《动物庄园》这种书居然当成儿童文学问世了(我一直觉得这纯粹是欺负领导不看书)。这也是电视剧穿越、偶像、胡编轮流上的一个原因,你看看偶有一个现实剧,也必然是统统遮住车牌,地名统统叫滨城或江城的。文人没法子啊,连《蜗居》都禁播,你压根不知道那根线在哪里?我曾经问过一个级别相当高的出版署官员,什么不能写。他犹豫了一会告诉我:“什么都能写吧,我们有言论自由,创造自由。但能不能过,要考虑当时的状态,”当场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现实的作品有多少暗地里的制约,外行根本无法体会。冯小刚有一次看个话剧,讲民国时一个艺术家被文化检察官各种刁难,当场嚎啕大哭,几乎痛不欲生。我刚出了个武侠,本来就是想着今年开会,武侠审批松,好过。结果连清朝的武侠也被审了好几个月好几遍,最后还是删改了一章,因为书里面出现了康熙年间的山东衍圣公,出版社说他的后人还在山东,怕有麻烦坚决整章删除——真觉得天雷阵阵。有人会跟我讲,就是就讲气节。自己的东西坚决不改,宁愿不出版,死了就火了。我只好说了一声:“滚”了。  正因为如此,莫言成为故事大王就是他的极限,他成不了大宗师。他还是在媚。尽管媚的姿势在文人中不算难看,写文章也确实勤快,还写了些尖锐问题。但他为权贵抄书,这是媚权。为书商更改香艳的书名,这是媚俗。在现实的环境中,这些都不可厚非,但终归还是损伤了一个作家的纯粹。文学的皇冠属于索尔仁尼琴,属于决不妥协的纯粹灵魂。至于莫言,他就继续平安生活,继续编一些故事吧,继续做作协的领导吧。这或许是他的幸运,或许也是文学的不幸,这是时代的局限性,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也无权要求太多。  好的作家,更应该是启蒙的先知,而不是名利场的附庸。挣脱权力的束缚,扯掉名利的羁绊说实话,作家是一个不错的职业。这倒不是指赚钱,作家富的有,但穷的更多,就要看你的水平与造化了。我的感觉是在江湖上有个号的,混个小康应该可行。但大富大贵可能性极小,莫言未得奖前,房子不也就九十多平吗?韩寒、郭敬明、唐家三少那是特例。金字塔尖的在哪个行业都有。据我观察,作家这个行业年薪过百万的比例,应该没有卖夜宵的多。  但作家还是比较占便宜的。至少从名的角度来说,作家是很讨巧的,好歹动不动在媒体露个脸,搞个啥知名博客,一天点击数相当于一个县。这是对虚荣心的巨大补偿。作家的影响力跟唱歌的、踢球的可能差点,但七十二行里,曝光程度也可以进入前几位了。你要知道,郭敬明的文章都写成那水平了,还是大把人仰慕他。而中国研究植物的最好的专家,除了圈里面的,有谁知道?名这东西虽然很虚,但你不能不承认也是很多人的一种追求。滚滚红尘,尚未解脱之辈,也就争“名利”二字。  作家还有些潜在好处,比如一般没人来欺负,你想的话泡个妞啥的相对方便,这个圈子有多少女人不是本事,只有一个女人才是本事。而且作家这种生物,有些生活白痴或生活怪癖,都会被轻易原谅。作家嘛,有点不正常那很正常嘛。就算哪天自杀了,也许光环更盛,很多人会觉得他看透人生、悟到天机啥的。有个天涯走出的作家就说过:人不能决定自己的出生已经输了一半,不能决定怎么死就亏大。好像哪天自杀了,大家该送个红包恭喜。真是什么怪人都有。  这样才对,古今中外有成就的搞艺术的都有些怪。艺术是美,知道什么是美吗?花朵最美。花朵又是植物的生殖器,又注定会凋零。它代表着性和绝望。人的本能就是生存和繁衍,而生存必然终结,繁衍必须性感,所以最打动人心的就是绝望与性。不同的艺术只是靠不同的载体表达最完整的人而已,这是大多文艺人都认可的一个观点。但这就更需要表达的自由。  作家是个不错的职业,风吹不着雨打不着,自然也该承担一定的义务。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两点,一是把文章尽力写漂亮,写得性感和绝望;二是不断去客服恐惧,推动人类的表达自由。  作为低标,莫言就是个榜样。虽然写作是个老天赏饭吃的职业,但勤奋努力必然成功概率高点。这样独善其身的文人,也是值得尊重的。就像每个辛勤工作的人。有人喜欢用道德杀人,余秋雨啊、于丹啊,都被鄙视得像瘟疫。但他们的文章其实写得真不错,我特别喜欢余秋雨的《苏东坡突围》,从散文的角度来说,这已经算是汉语言的极品了。那些骂骂咧咧的,大都不是从文学角度来议论。因言废人固然是一种中世纪遗留的野蛮,但因人废言照样是文学史的损失。牛顿就是一个小人,但这根本不损他在物理学上的成就。能把西湖、莫高窟、苏州写成那样精致可人,在文化散文领域,余秋雨算是大牛了。虽然我厌恶他的含泪劝告,一派人道。但这是两回事。于丹讲论语也确实有故意曲解,不提儒家现实反抗的一面,但她的文笔也有些味道,她的《最美唐宋诗词》,我看了两遍。要记住,文学有独立价值,就像小孩子搭的一个沙塔。漂亮就是它存在的理由。   而做为高标,作家们确实应该去推动言论的自由,不断在游戏规则内扩展言论的边际,既然你享受了这么多权力,这个义务你就应该负责。莫言可能觉得自己躲在“讲故事里”就绝对安全。事实上,退后一步是黄昏。现在时代进步了,所以你才能讲故事安全,倒退一点照样死路一条。有长辈就曾忧心忡忡地对我讲,少写点东西,现在是没事,若文革就死定了。说得我心惊胆战,后来一想,文革都不死,这不是骂我没文化吗?也就释然了。为了自身的安全,作家们该做的也是推动进步,反对倒退。而且这不仅是为了自己,我曾经看文学史,觉得文人是言论不自由最大的受害者,对干涉自由、迫害文人的高官咬牙切齿。后来看了很多历史书,发现这些官员也很难善终,才发现这不是一个职业的事情。大家可以读读罗点点回顾父亲罗瑞卿公开发表的文章,你会发现官员间的你死我活,简直不能用惨烈形容。看完后脖子凉飕飕的。所以没有言论自由,绝不是文人受害而已,而是整个民族谁都不会有安全感。谁能不说错两句话?谁能没点牢骚?大人物也千万别觉得手上有权能怎样,没有法治保障,你能保证一辈子都是宦海赢家?你的能力和地位能高过刘 少 奇去?所以不让任 建宇这样的小年轻说话,当官的出了事时,自然也不准说话。   没有了真相,只剩下恐惧,权力就仍然是怪兽,可以吞噬任何一个人。法治社会也就成了丛林社会。什么叫和谐?和是禾与口,谐是言和皆,都有饭吃,都敢说话,社会就和谐了。作家,更应该在这方面冲在前面,而不仅仅是一味的捞钱与泡妞。  在莫言得奖的这一年,知名作家马原在云南被打,引起高度重视。知名作家阎连科房子被强拆,写了些牢骚话,发表在《纽约时报》,问题没有解决。阎连科的亲人都劝他说话注意点,最好写点肥皂剧。这好像是每个作家都经历过的意味深长的叮嘱。  我们不能说这个时代好或者不好,我们是时代的一部分。我感觉,中国确实在进步,下一步是好和不好取决于每个人的努力,当然包括作家。世界上没有一种力量比暴力更直接,但也没有一种力量比文学更持久。三千年后也许不会有人记得现在的封疆大吏,但一定还有人看莫言、金庸的小说。我真希望若干年后回忆这一个时代,是一个文坛群星璀璨的时代。而不仅仅是有一个文人得了大奖,笔名叫做不说话。

  • Γεώργιος

    Γεώργιος 2012-12-10 18:05:43

    @飞舟 这些搞人民文学的真叫人头疼,我说得难道不清楚么。功底,风格,深度,人格,影响力,现代人靠被人总结的理论和感觉写作,其实压根和这没关系。现代人不知道萝卜的意义,只知道能吃,红色的,有营养。呵呵,我最好还是闭嘴吧。

  • 大饼大饼爱巫婆

    大饼大饼爱巫婆 (当全世界最优秀的饼!!!!) 2012-12-10 18:39:13

    额,我用手机发的,他老是显示网络繁忙,所以我一直点,原来全发上去了。。最近一直在忙着考证,没空写很长的,看到了这个,我挺赞成的,基本就是我想表达的,借用人家的一用了。楼主把其他的删除把,原谅手机党还有苦逼考证党

  • 大饼大饼爱巫婆

    大饼大饼爱巫婆 (当全世界最优秀的饼!!!!) 2012-12-10 18:39:16

    额,我用手机发的,他老是显示网络繁忙,所以我一直点,原来全发上去了。。最近一直在忙着考证,没空写很长的,看到了这个,我挺赞成的,基本就是我想表达的,借用人家的一用了。楼主把其他的删除把,原谅手机党还有苦逼考证党

  • 风筝

    风筝 (to be a better me.) 2012-12-10 22:18:38

    他的文笔是有点过于粗俗。我很久以前只看过一部丰乳肥臀,印象深刻。 他的文笔是有点过于粗俗。我很久以前只看过一部丰乳肥臀,印象深刻。 Seymour

    比陈忠实好点啦。

  • 张眼

    张眼 (吃凤梨,嚼松鸡的日子还远吗?) 2012-12-11 13:38:19

    再过个两千年,你看他日耳曼文化会怎样?

    现在的西方文化已经在自我消解了,而且不得不转向东方式悟性哲学了。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9731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