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卫宝藏之狼皮图》——日本侵华的最终企图是什么?

[已注销]

来自: [已注销] 2012-10-09 14:12:02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10-10 10:08:06

    第一章 乱世恩仇录
    残阳如血,大如轮。
    熙熙攘攘的沙河县似乎并没有受到九一八多少影响,除了街上到处可见的膏药旗和穿着皮靴傲视一切的鬼子兵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
    八月的沙河县,天气还有点闷热,一如老百姓说的秋老虎,热起来也要命。太阳慢慢转到西面的时候,天气突然变得清爽起来,阵阵微风吹过,让人们心底一阵凉爽,东北的天也只有七八月间才会有短暂的闷热,其他大部分时间还都是凉爽和寒冷的。街头开始变得热闹起来,沙河县的街道犹如棋盘一般东西贯穿,南北通透,全都是十字路,最大的一条十字路便是沙河县最大的妓院红怡苑所在的县中心,红怡苑在十字中心东南角,与它临街而望的是刘家大车店,这是一家集合了住宿和吃喝于一体的百年老店,客人不断,在它的门前是一片空地,聚满了很多摆地摊的小商小贩。
    这时,从北面走来一个衣衫褴褛的要饭花子,他头发老长,蓬松着,满脸污垢,看上去至少有半个月没洗过澡了,他一只手端着个破了半边的瓷碗,里面装了几块吃剩下的玉米饼子。另一只手握着一根木棍,是用来随时驱赶咬上来的恶狗的。离着大车店越来越近的时候,不时有人捏着鼻子从他身边走过,好事的人偷偷地攀着耳朵嘀咕道:“这不是周家的四少爷周玉平么?”
    “谁说不是啊,怎么落魄到了这副田地?”
    “你不知道啊?”
    “啊?”
    “他被赶出来了,周家不认他了!”
    “啊?有这事?”
    “可不是!”
    周玉平跟没听见一样,依然一步一步从低声议论的人身边走过,他的嘴唇咬的紧紧的,心底如同被火烧了一样。百无聊赖中,他走到了不远处老槐树的树荫下和几个纳凉的叫花子坐到了一起,目光黯淡的扫视着从面前过往的每一个人。忽然他的眼前一亮,从北面急急忙忙走来一位老头,似乎在找什么,神色慌张,周玉平和他再熟悉不过,这个人正是周家的老管家周农,周玉平的心底燃起一丝丝希望。
    可是,周农似乎没看见他一样,一眼望见测字的卦摊,便急不可耐地走了过去。
    周农也不问话,提笔便在铺好的宣纸上写了一个“德”字,写罢才道:“请先生破字!”
    那测字老人,眯着眼看了看“德”字,然后笑道:“老人家,你是要测远行之人何日归来?”
    周农不由得一惊,眼睛中闪烁着惊讶的目光,嘴张的老大,竟忘了闭上。周围的人本来都对测字算命这种事毫不感兴趣,都以为是骗人的把戏,不想堂堂沙河县首富周百万的管家来测字,而且还没问要测什么,这测字老头竟然已经猜到,他们哄的一下子就将卦摊围了个水泄不通。
    周农半天才缓过神来,咽了口吐沫,问道:“他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老人再次看了看“德”字答道:“十四日后!”
    周农虽然满脸疑惑,不过心里还是十分踏实的,他一躬到底,拜了三拜,说道:“请先生赐教!”
    测字老人道:“‘德’字左边是双人立,便是行人的象征,右边有‘十四’字头,所以必定为十四日,下面又有‘一心’两字,所以必定为对方一心要来 。”
    周农点点头,答道:“如我家少爷,能够平安归来,必定请先生府上上座!”
    测字老人摆摆手笑道:“不必了,请老人家十四天后,再来,便知是否灵验,我必定在此等候,绝不食言!”
    周农的脸一红,不想自己心中那点不太确信的心机也被他看去,真的是个了不起的高人。他留下两块大洋,然后一拱手转身离开。
    周农刚走,一个中年男子腆着肚子便随后来到卦摊前,恭敬地施了一礼,道:“敢问先生怎么称呼?”
    测字老人回礼道:“在下姓吕,双口吕,都叫我吕翁!”
    “哦,吕翁!在下有一事也想测上一测!”
    吕翁将手一让,示意他写字。这男子提笔写了一个“九”字,然后道:“问夫人怀孕情况!”
    吕翁思索了片刻,答道:“你还没有得过儿子呀?这次就会给你生个不平凡的儿子”
    “何以见得?”
    “你写这个字,像‘兄’不成‘兄’,所以知道孩子无兄弟,你就这一个儿子。九,在数理上是个阳数,故当得知是个男孩。这个字像‘凡’字而又不是‘凡’,所以你这个孩子将是个不平凡的孩子。另外......”吕翁停顿了一会儿,看了看男子,接着说道:“怀孕的人不是你真正的妻子!”
    “真神人也!”那男子赞叹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九’字像‘元’,而又不是‘元’,所以知道不是你的原配夫人,这个字添到室中,则是个‘宄’字,外为奸,内为宄,须防室中有不测之灾。”
    男子长叹一声,有些无奈地说道:“这个怀孕的人,是我的一个丫环,因为我的妻妾比较多,她们都很嫉妒,想方设法害她堕胎,没办法,不知到能不能保全得住?”
    吕翁捻着胡须道:“‘九’字是‘完’字之尾,定会有个完美的结果的。”
    男子闻听,大喜过望,从怀里掏出了十几块大洋放在桌上,也不去数,便兴冲冲地离开了。
    人群一阵骚动,忽然一个女孩嬉笑道:“都是骗人的把戏!”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99467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