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无阴阳即是空道

yyyzwy

来自: yyyzwy 2012-10-09 02:31:46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内心的风景

    内心的风景 (祭民国78年) 2012-10-09 06:44:29

    对张祥龙表示无感,他和孙是两种路数的人,整天让我们觉得我们的文化多么好,多么有用。很不喜欢这些吹嘘中国文化拯救西方的言论,泛泛论之,西方基本的学术思想中国还是没入门,

  • yyyzwy

    yyyzwy 2012-10-09 10:30:04

    谢谢回应。本人亦有同感。偶听张祥龙君要为孔子立象。何不把精力放在中国的哲学逻辑基础之上。再说,孔子歧视妇女。半边天可否答应。

    不过孙周兴君虽有海氏译著,似乎对到底海氏克服形而上学的努力为何失败也无答案。阴阳数理逻辑似可提供中国哲学的逻辑基础。亦有希望提供科学与哲学统一的契机。这是一些西方哲人的观点。属西方基本的学术思想。

  • 内心的风景

    内心的风景 (祭民国78年) 2012-10-09 11:57:41

    实话说我没资格评论,我西方思想来源就看过有限的几种:俄罗斯的列夫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尼采的权力意志选本、圣经等,归纳起来总体是偏向文学性的,对于纯粹希腊哲学系的托马斯阿奎那、笛卡尔、莱布尼茨等的著作实在下不了决心啃,太逻辑了,看得累。不过打算,先把高等数学看一遍,再看哲学著作会好一点。唉,规模巨大,本人还要看专业书,不知目标何时能达成。

  • 内心的风景

    内心的风景 (祭民国78年) 2012-10-09 12:00:19

    谢谢回应。本人亦有同感。偶听张祥龙君要为孔子立象。何不把精力放在中国的哲学逻辑基础之上。再 谢谢回应。本人亦有同感。偶听张祥龙君要为孔子立象。何不把精力放在中国的哲学逻辑基础之上。再说,孔子歧视妇女。半边天可否答应。 不过孙周兴君虽有海氏译著,似乎对到底海氏克服形而上学的努力为何失败也无答案。阴阳数理逻辑似可提供中国哲学的逻辑基础。亦有希望提供科学与哲学统一的契机。这是一些西方哲人的观点。属西方基本的学术思想。 ... yyyzwy

    推荐你看看我国的数理逻辑奇人沈有鼎先生的著作,天才都是不著述的,仅有几篇论文可供思考,

  • yyyzwy

    yyyzwy 2012-10-09 20:40:18

    谢谢推荐。对沈老先生的努力甚为钦佩。他乐观地预言,“无论如何,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知道:哲学在中国将有空前的复兴,中国民族将从哲学的根基找到一个中心思想,足以扶植中国民族的更生。这是必然的现象。”

    可惜沈老先生的努力(以及金岳霖老先生的逻辑)都是步西方现有逻辑的后尘(正如许多海氏译著与研究一样)。沈老先生的弗协调逻辑与直觉主义逻辑都借用矛盾概念。而黑格尔的矛盾概念不是科学概念。西方哲人欣赏的是中国的阴阳平衡与和谐。阴阳平衡与和谐既是科学概念也是哲学(与神学)概念。它提供了科学与哲学统一的基础。要实现沈老先生的预言,一个超越亚氏二质逻辑的系统看来是必不可少的。此系统或许已经存在。两极平衡似超越二值真理。

  • zhangrui033

    zhangrui033 2012-12-16 19:35:47

    无知者无畏~

  • yyyzwy

    yyyzwy 2012-12-17 21:57:10

    在创新上,知者多虑也多畏。
    不然不会有哥白尼-布鲁诺的故事。
    中国也不会万年无逻辑。

  • yyyzwy

    yyyzwy 2012-12-17 22:35:10

    无知者无畏~ 无知者无畏~ zhangrui033

    补充: 中国万年无逻辑。突然有了会怎样呢?
    下面的文章试图证伪黑格尔结束哲学的论断并试图以中国的独特形式逻辑统一东西方哲学。
    [PDF] Beyond Spacetime Geometry—The Death of Philosophy and Its Quantum Reincarnation
    www.scirp.org/journal/PaperDownload.aspx?paperID=23115

  • zhangrui033

    zhangrui033 2012-12-25 21:48:07

    中国没有形式逻辑啊,方向不对。

  • yyyzwy

    yyyzwy 2012-12-26 09:39:59

    中国没有形式逻辑啊,方向不对。 中国没有形式逻辑啊,方向不对。 zhangrui033

    不知为何方向不对? 愿听其详。

  • zhangrui033

    zhangrui033 2012-12-28 18:09:01

    下面的文章试图证伪黑格尔结束哲学的论断并试图以中国的独特形式逻辑统一东西方哲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格尔的哲学是证伪不了的,因为它是伪科学。黑格尔的哲学也不是伪科学,因为它是超科学;要超越黑格尔只能深化黑格尔,看海德格尔《论黑格尔的经验概念》。中国哲学,那就是海德格尔梦寐以求的~是后话,还没有人来得及说。用形式逻辑套中国哲学无异于用会不会吃大蒜来唐突美人~

  • yyyzwy

    yyyzwy 2012-12-29 07:46:26

    下面的文章试图证伪黑格尔结束哲学的论断并试图以中国的独特形式逻辑统一东西方哲学。 ____ 下面的文章试图证伪黑格尔结束哲学的论断并试图以中国的独特形式逻辑统一东西方哲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格尔的哲学是证伪不了的,因为它是伪科学。黑格尔的哲学也不是伪科学,因为它是超科学;要超越黑格尔只能深化黑格尔,看海德格尔《论黑格尔的经验概念》。中国哲学,那就是海德格尔梦寐以求的~是后话,还没有人来得及说。用形式逻辑套中国哲学无异于用会不会吃大蒜来唐突美人~ ... zhangrui033

    黑格尔断言: 中国只有思想没有哲学,因为没有逻辑。
    如果没有逻辑也可以有哲学,那不就超越了那不可超越的吗?

  • zhangrui033

    zhangrui033 2012-12-31 11:43:44

    可能我们说的是同一个意思,但是用词不同。在海德格尔这里,哲学是贬义词,思是褒义词。没有哲学,有思想,是优势,不是缺陷。所以,哲学死亡,思才可以启程~

  • yyyzwy

    yyyzwy 2012-12-31 22:07:14

    可能我们说的是同一个意思,但是用词不同。在海德格尔这里,哲学是贬义词,思是褒义词。没有哲学 可能我们说的是同一个意思,但是用词不同。在海德格尔这里,哲学是贬义词,思是褒义词。没有哲学,有思想,是优势,不是缺陷。所以,哲学死亡,思才可以启程~ ... zhangrui033

    谢谢回复。很有趣。我对海德格尔的理解有所不同:
    (1) 海氏似乎是说,西方哲学或形而上学已有黑格尔与尼采终结,新哲学尚未来临,思是为了迎接哲学新时代的威临-哲学与科学的统一。他称之为一个狂妄而又谦卑的事业。
    (2) 在海德格尔这里,旧哲学是贬义词,而思是新哲学时代到来前的代名词。无可奈何。
    (3) 无终结或死亡的哲学这一负担,有活着的原始思想,可能是暂时的优势。而7000年只有独特思想,没有独特逻辑与哲学却是一个缺陷。思无新生就会老化与异化。难怪阴阳在国土上杂草丛生,众说纷纭。
    (4) 西方哲学已被宣布终结或死亡有两个多世纪,思早已启程。一个哲学新时代应当威临。
    (5) 上文说(大意):海氏寻道空手而归,皆因不懂“一阴一阳之谓道“。他讨厌逻辑但却不敢越真理的雷池半步。而任何存在与真理必在于动态平衡之中。无动态平衡逻辑,存在与真理就无法去蔽。思也茫然。似有道理。

  • zhangrui033

    zhangrui033 2013-01-06 19:37:28

    谢谢回复。很有趣。我对海德格尔的理解有所不同: (1) 海氏似乎是说,西方哲学或形而上学已有黑 谢谢回复。很有趣。我对海德格尔的理解有所不同: (1) 海氏似乎是说,西方哲学或形而上学已有黑格尔与尼采终结,新哲学尚未来临,思是为了迎接哲学新时代的威临-哲学与科学的统一。他称之为一个狂妄而又谦卑的事业。 (2) 在海德格尔这里,旧哲学是贬义词,而思是新哲学时代到来前的代名词。无可奈何。 (3) 无终结或死亡的哲学这一负担,有活着的原始思想,可能是暂时的优势。而7000年只有独特思想,没有独特逻辑与哲学却是一个缺陷。思无新生就会老化与异化。难怪阴阳在国土上杂草丛生,众说纷纭。 (4) 西方哲学已被宣布终结或死亡有两个多世纪,思早已启程。一个哲学新时代应当威临。 (5) 上文说(大意):海氏寻道空手而归,皆因不懂“一阴一阳之谓道“。他讨厌逻辑但却不敢越真理的雷池半步。而任何存在与真理必在于动态平衡之中。无动态平衡逻辑,存在与真理就无法去蔽。思也茫然。似有道理。 ... yyyzwy

    其实,一阴一阳之谓道,所谓的动态平衡还没有究竟,是不了义;海德格已经到达这个层次了,所谓去蔽用与遮蔽的纠缠,关键在于,动态的平衡的基础,这是奥义中的奥义,海德格似乎未达到,是什么呢,道生一,一生二、道而已。

  • yyyzwy

    yyyzwy 2013-01-06 21:08:45

    其实,一阴一阳之谓道,所谓的动态平衡还没有究竟,是不了义;海德格已经到达这个层次了,所谓去 其实,一阴一阳之谓道,所谓的动态平衡还没有究竟,是不了义;海德格已经到达这个层次了,所谓去蔽用与遮蔽的纠缠,关键在于,动态的平衡的基础,这是奥义中的奥义,海德格似乎未达到,是什么呢,道生一,一生二、道而已。 ... zhangrui033

    【其实,一阴一阳之谓道,所谓的动态平衡还没有究竟,是不了义;海德格已经到达这个层次了,。。】
    非常很有趣。海氏在那本著作中论述过阴阳动态平衡?愿闻其详。

  • 紫光凝

    紫光凝 2013-02-07 05:56:44

    【其实,一阴一阳之谓道,所谓的动态平衡还没有究竟,是不了义;海德格已经到达这个层次了,。。 【其实,一阴一阳之谓道,所谓的动态平衡还没有究竟,是不了义;海德格已经到达这个层次了,。。】 非常很有趣。海氏在那本著作中论述过阴阳动态平衡?愿闻其详。 ... yyyzwy

    艺术作品的本源。论真理的本质。

  • yyyzwy

    yyyzwy 2013-02-07 08:22:50

    艺术作品的本源。论真理的本质。 艺术作品的本源。论真理的本质。 紫光凝

    谢谢。有趣。
    能否简要介绍一下海德格尔如何把阴阳动态平衡与真理的本质(或去蔽)联系在一起的呢?
    他的去蔽有逻辑吗?他克服形而上学因何失败了呢?

  • 紫光凝

    紫光凝 2013-02-07 12:12:19

    谢谢。有趣。 能否简要介绍一下海德格尔如何把阴阳动态平衡与真理的本质(或去蔽)联系在一起的 谢谢。有趣。 能否简要介绍一下海德格尔如何把阴阳动态平衡与真理的本质(或去蔽)联系在一起的呢? 他的去蔽有逻辑吗?他克服形而上学因何失败了呢? ... yyyzwy

    海德格尔不可能用“ying-yang”这种词语去思考东方式的(或者他自己说的前苏格拉底式的)阴阳二元动态平衡关系,伟大的思想家必须找民族语言和文化已经有的词汇,而这种词汇又不能是传统形而上学用烂掉的词汇。于是,他就借用荷尔德林的诗歌里的词汇来说自己的思想,在艺术作品本源中,是天空与大地之争;在荷尔德林与诗的本质中,也是这个,其实他反复都说这个。另一些地方,他用去-蔽的概念,虽说是希腊文,这遮蔽与去除遮蔽之间的关系也是一阴一阳的动态关系,这种二重性(既不是传统的二元截然对立,也不是黑格尔辩证法)原则是海德格尔思考真理问题的钥匙。而虽说他讲真理问题,其实也是在讲存在问题,他一生都只关注一个问题,就是存在意义。存在,真理,Lichtung,Ereignis等词语,其实都一以贯之。不同时期关注方式不同,或者说,切入存在意义敞开的方式不同,这些彼此没有次第性,都对,又都不对,这就是上面那位学友说的,为什么他讲到最后也不究竟的,不了义的意思。

  • 紫光凝

    紫光凝 2013-02-07 12:21:40

    谢谢。有趣。 能否简要介绍一下海德格尔如何把阴阳动态平衡与真理的本质(或去蔽)联系在一起的 谢谢。有趣。 能否简要介绍一下海德格尔如何把阴阳动态平衡与真理的本质(或去蔽)联系在一起的呢? 他的去蔽有逻辑吗?他克服形而上学因何失败了呢? ... yyyzwy

    第二个问题,他的去蔽是有逻辑的,只是这种逻辑传统的形式逻辑。我愿意说那是感性的逻辑(借用德勒兹的词语)。这涉及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即一旦我们问存在意义问题,我们就要首先考虑我们问问题的方式。我们习惯于问was ist das ?这是什么?存在是什么?这种问法本身就是形而上学的。用中国的讲法,你这么问就是问本体,而本体是可以问,但不能说出来的。语言是不够用的。我们不能说存在是什么,一旦说了就不是谈论体,而是谈论用。我们只能说,存在如何如何,存在怎样怎样。海德格尔认为这种问法的关键在于我们被无形的语言规则所束缚,这是欧洲语言规则带来的必然结果。所以,去遮的方式先从学会提问哲学问题入手。若是问题没问对,那么无论怎么问答都跑不出形而上学。而形式逻辑对同一律要求最高,循环论证是没有意义的。但海德格尔认为,对于一般存在者,循环论证确实没有增加我们的知识,但对于某些特别的东西,比如Sein ist(sein).这种情况并非是什么循环论证,这个是有意义的,甚至就是意义本身。用中国的套路说,叫生生不息。这个话就是存在是着!存在存在!动词用法,或者翻译成生生!是是!(这是姑且这么翻译)这是超越逻辑的那个东西。要展现二重性也要先体会到这个东西。

  • 紫光凝

    紫光凝 2013-02-07 12:29:44

    谢谢。有趣。 能否简要介绍一下海德格尔如何把阴阳动态平衡与真理的本质(或去蔽)联系在一起的 谢谢。有趣。 能否简要介绍一下海德格尔如何把阴阳动态平衡与真理的本质(或去蔽)联系在一起的呢? 他的去蔽有逻辑吗?他克服形而上学因何失败了呢? ... yyyzwy

    原则上说,海德格尔克服形而上学其实没有失败。起码他自己不会承认的。甚至,他会说他才是真正最纯正的形而上学家,若形而上学用其最本源的意义的话。所谓的失败是说,比如A is B的问题,当我们谈论甚至试图成为“IS”的时候(而不是仅仅谈论A与B),那么你怎么做都是错的,怎么做都必然形而上学。一张口说话就错了。因为德国人海德格尔不可避免要用德语讲话,只要去说德语,就要用到和SEIN有关的所有用法。而对SEIN的用法领会已经僵化了许久,人们无法真的体察到,更不要说改变了。所以海德格尔后来说“泰然任之”,其中也有无奈的成分。当然,若是我个人的见解,在哲学方面(或思之上路方面)他没有失败,他的伟大程度要在未来才能证明。但实践上他失败了。主要因为他还是潜在的有基督教味道,历史主义,并且对时空的理解依然不够。

  • yyyzwy

    yyyzwy 2013-02-08 02:53:44

    海德格尔不可能用“ying-yang”这种词语去思考东方式的(或者他自己说的前苏格拉底式的)阴阳二 海德格尔不可能用“ying-yang”这种词语去思考东方式的(或者他自己说的前苏格拉底式的)阴阳二元动态平衡关系,伟大的思想家必须找民族语言和文化已经有的词汇,而这种词汇又不能是传统形而上学用烂掉的词汇。于是,他就借用荷尔德林的诗歌里的词汇来说自己的思想,在艺术作品本源中,是天空与大地之争;在荷尔德林与诗的本质中,也是这个,其实他反复都说这个。另一些地方,他用去-蔽的概念,虽说是希腊文,这遮蔽与去除遮蔽之间的关系也是一阴一阳的动态关系,这种二重性(既不是传统的二元截然对立,也不是黑格尔辩证法)原则是海德格尔思考真理问题的钥匙。而虽说他讲真理问题,其实也是在讲存在问题,他一生都只关注一个问题,就是存在意义。存在,真理,Lichtung,Ereignis等词语,其实都一以贯之。不同时期关注方式不同,或者说,切入存在意义敞开的方式不同,这些彼此没有次第性,都对,又都不对,这就是上面那位学友说的,为什么他讲到最后也不究竟的,不了义的意思。 ... 紫光凝

    谢谢回复。我同意海德格尔一生关注存在。但不同意他已达到了阴阳平衡境界因为他不曾提供阴阳动态平衡的逻辑系统以打破同一律。
    我所讲的不是古代道家的阴阳境界,而是如下文章(开放期刊)中的阴阳境界:
    http://www.scirp.org/journal/PaperInformation.aspx?paperID=23115
    该文声称宇宙与终极存在必在于两极平衡之中。神若存在也必在于两极平衡之中。
    两极被解释为正负能量(见霍金《大设计》)。二值逻辑被推广到两极平衡逻辑,打破同一律,以便成就海氏所说的狂妄而又谦卑的事业 -- 哲学与科学的统一。
    不知意下如何? 是否作者过于狂妄而少谦卑?

  • yyyzwy

    yyyzwy 2013-02-08 03:11:15

    海德格尔不可能用“ying-yang”这种词语去思考东方式的(或者他自己说的前苏格拉底式的)阴阳二 海德格尔不可能用“ying-yang”这种词语去思考东方式的(或者他自己说的前苏格拉底式的)阴阳二元动态平衡关系,伟大的思想家必须找民族语言和文化已经有的词汇,而这种词汇又不能是传统形而上学用烂掉的词汇。于是,他就借用荷尔德林的诗歌里的词汇来说自己的思想,在艺术作品本源中,是天空与大地之争;在荷尔德林与诗的本质中,也是这个,其实他反复都说这个。另一些地方,他用去-蔽的概念,虽说是希腊文,这遮蔽与去除遮蔽之间的关系也是一阴一阳的动态关系,这种二重性(既不是传统的二元截然对立,也不是黑格尔辩证法)原则是海德格尔思考真理问题的钥匙。而虽说他讲真理问题,其实也是在讲存在问题,他一生都只关注一个问题,就是存在意义。存在,真理,Lichtung,Ereignis等词语,其实都一以贯之。不同时期关注方式不同,或者说,切入存在意义敞开的方式不同,这些彼此没有次第性,都对,又都不对,这就是上面那位学友说的,为什么他讲到最后也不究竟的,不了义的意思。 ... 紫光凝

    【这遮蔽与去除遮蔽之间的关系也是一阴一阳的动态关系】
    阴阳有很多解释,遮蔽与去除遮蔽没有本体与动态逻辑,似是不了意。



  • 紫光凝

    紫光凝 2013-02-08 13:28:20

    谢谢回复。我同意海德格尔一生关注存在。但不同意他已达到了阴阳平衡境界因为他不曾提供阴阳动态 谢谢回复。我同意海德格尔一生关注存在。但不同意他已达到了阴阳平衡境界因为他不曾提供阴阳动态平衡的逻辑系统以打破同一律。 我所讲的不是古代道家的阴阳境界,而是如下文章(开放期刊)中的阴阳境界: http://www.scirp.org/journal/PaperInformation.aspx?paperID=23115 该文声称宇宙与终极存在必在于两极平衡之中。神若存在也必在于两极平衡之中。 两极被解释为正负能量(见霍金《大设计》)。二值逻辑被推广到两极平衡逻辑,打破同一律,以便成就海氏所说的狂妄而又谦卑的事业 -- 哲学与科学的统一。 不知意下如何? 是否作者过于狂妄而少谦卑? ... yyyzwy

    您好,逻辑学与理论物理不懂,向您多学习。海德格尔摸过一点,我的理解也可能都是错的,仅供参考。

    海德格尔少谦卑,而且明显受到道家的影响但只字不提,实际上,西方哲学家真的做到不狂妄的是很少的,这和他们的五行性有关系,也是魅力所在。我们或许可以说,海德格尔借鉴了一大堆人的资源,但又在试图超越他们,是某种策略上的做法,但这也是不可避免的。莱布尼茨发明二进制不一定非要提受到了易经影响,博尔赫斯写《沙之书》与《交叉小径的花园》不一定非要写受到了哪些东方思想的启发,印象派深受日本浮世绘影响也可以偷偷的搞出来他们自己的某些有意义的东西,达利受到拉康的影响甚至多于弗洛伊德,但他没必要提及拉康一个字。这虽然不太符合东方人的学问性格,但西方人这样也是可以理解的。又比如佛经的印度智慧,也必须要在翻译成汉语后,方能逐渐在中国人的经验中生根。海德格尔做的最重要工作之一,就是让类似道家思维(他认为更本源的西方思想力量)在西方现代语言中生根,或者说,找到本己的理论资源,来更新西方人的思维命运。这里面有一个预设,用我的理解方式可以这么说,身口意三位一体,彼此相应,是海德格尔的原始人类学。即人们生活在语言中(语言是存在之家),语言是口业的体现,身业口业都来自于意业的造作。身口意三业是一个东西体现出来的不同侧面,那一个东西的标记是da,或者后来的各种描述存在的词汇,都是那个东西的标记,而那些描述都是形式指引,当然不是那个东西本身。那个东西要显示自身,在脑子就是意识,在嘴巴就是语言,在身体就是行为。而我们现代人的命运在于我们行为被构架,行为被构架是因为我们意识被构架,我们怎么想也就怎么行为。进一步,我们的想法被语言构架,我们的语言无形中构架我们的身业与意业,这是我们常常忽视的。这也是诠释学循环。而海德格尔要告诉我们的是,这种三业之循环,本身是个无穷的过程,都要先进入一个叫做世界的结构中,这个世界是三业循环发生的场所。我们要超越三业,可以从口业作为突破口,通过语言来反思意业的发生结构,并影响身业的造作。后来他似乎明白,不能夸大语言的作用,因为在三业背后,还有一个东西,统和三业的那个东西(其实那个东西也是不可得),海德格尔一直在找,也相信存在的东西。而海德格尔又明白,欧洲人本来就有许多这种思想资源,赫拉克利特,巴门尼德斯,圣经等等,概念也有,语言也有,只是需要重新把那个语词净化一下,让它保持力量,若是远古的力量则最好,但怎么净化就成了问题,也是他哲学最见功力并受到最大争议的地方。

    至于阴阳平衡境界,他不会真的达到,但是见到了,这是可能的。思维到一定的时候,可以得到某种智慧,一种定境中的智慧,但与实相还是有距离,这也可以理解。实相上的事情,不是推理可以触及的,需要去求证现量境界才行,西方哲学这一步总是不够远,没有具体到修身层面,也可以说,这部分被基督教垄断了,而基督教又一定意义上败坏了。哲学愿意也只能在心性上一超直入的悟道,可惜这不容易。我们知道,印度六派瑜伽哲学,他们即使有实际修行经验,依然会被佛陀批评为外道,他们的知见还不够,颠倒妄想还是很多。阴阳本身依然是抽象的符号,或者是一种形式指引,要描述那个不可描述的道,我们用阴阳,父母,alenthia,二进制,天空大地,甚至图灵机,莫比乌斯带,都是可以的。因为这些都还不是了义的,这些都是形式指引。了义的是不可以说的。道家那个东西,能说的出的也是不了义的,我们通过易经体会的是那个不可能说的,那个是了义的,圆满的。我们可以挂(卦)出来很多虚拟图像,但都不必说他们之间的逻辑就是了义法,真正的法一法都不可得。逻辑本身在《百法明门》中对应时、方、数、流转、定异、相应等抽象法则,也是毕竟虚妄的,然而无为法必须被这些有为法显示出来才有意义,这些虚妄之法也就即幻即真了。另一方面,海德格尔用天空大地那种讲法,我个人认为,还是摸到一些阴阳的边的,咱们也不必求全责备。那些概念虽说是荷尔德林的,也可以说是圣经的,德文圣经创世记开篇就很多概念,比如天空Himmel、大地Erde、建立schaffen、道说sprach、光明Licht、变成werden等等这些词语,这些词语都是中后期海德格尔运思的重要词语,而这些概念传统形而上学基本是不会思考的。海德格尔为了重新思考这些圣经词汇,他就需要看看谁经常用这些词汇而又不是仅仅在形而上学中使用,他就发现了诗人,尤其那些喜欢用典故的大诗人,而荷尔德林就是一位,而荷尔德林在诗歌写作实践中对这些词汇的用法又是在借鉴希腊本义的基础上发挥出来的,这恰好符合海德格尔回归希腊本义的某种倾向。

    《中庸》曰:“天命之谓性”,海德格尔在他的语言和文化传统中,见天命之谓性,这已经非常不容易(您的意思可能是,他连天命也没见完全,这是有道理的)。至于后来的“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在海德格尔那里都出现巨大的问题,率性用直心,为人类思考未来也应该用直心,而他的无形中区分了个体理性与公共理性,这种区分体现在他和学生搞的火热而没有羞耻心,所以,常说直心者,常常不用直心,不直就无法真的修道,悟的道也就弯弯曲曲。因此,海的“诗教”也就显得要么不知所云,要么政治上反动了,让施特劳斯们不屑一顾了。但在我心中,海依然是伟大的,因为我们说的问题,他晚年应该都意识到了,只是他没办法突破了,他也是有点郁闷和无奈的。他最终意识到,欧洲人在生活中不自觉的被形而上学架构命运是不可避免的,而如何超越这个命运,只能等待命运转调的呼声,或唯一神的拯救。这就是我说的基督教味道。他不再相信基督教的上帝,但又凝固为一个在时间中,对上帝永恒等候的老者。

  • yyyzwy

    yyyzwy 2013-02-11 22:30:02

    您好,逻辑学与理论物理不懂,向您多学习。海德格尔摸过一点,我的理解也可能都是错的,仅供参考 您好,逻辑学与理论物理不懂,向您多学习。海德格尔摸过一点,我的理解也可能都是错的,仅供参考。 海德格尔少谦卑,而且明显受到道家的影响但只字不提,实际上,西方哲学家真的做到不狂妄的是很少的,这和他们的五行性有关系,也是魅力所在。我们或许可以说,海德格尔借鉴了一大堆人的资源,但又在试图超越他们,是某种策略上的做法,但这也是不可避免的。莱布尼茨发明二进制不一定非要提受到了易经影响,博尔赫斯写《沙之书》与《交叉小径的花园》不一定非要写受到了哪些东方思想的启发,印象派深受日本浮世绘影响也可以偷偷的搞出来他们自己的某些有意义的东西,达利受到拉康的影响甚至多于弗洛伊德,但他没必要提及拉康一个字。这虽然不太符合东方人的学问性格,但西方人这样也是可以理解的。又比如佛经的印度智慧,也必须要在翻译成汉语后,方能逐渐在中国人的经验中生根。海德格尔做的最重要工作之一,就是让类似道家思维(他认为更本源的西方思想力量)在西方现代语言中生根,或者说,找到本己的理论资源,来更新西方人的思维命运。这里面有一个预设,用我的理解方式可以这么说,身口意三位一体,彼此相应,是海德格尔的原始人类学。即人们生活在语言中(语言是存在之家),语言是口业的体现,身业口业都来自于意业的造作。身口意三业是一个东西体现出来的不同侧面,那一个东西的标记是da,或者后来的各种描述存在的词汇,都是那个东西的标记,而那些描述都是形式指引,当然不是那个东西本身。那个东西要显示自身,在脑子就是意识,在嘴巴就是语言,在身体就是行为。而我们现代人的命运在于我们行为被构架,行为被构架是因为我们意识被构架,我们怎么想也就怎么行为。进一步,我们的想法被语言构架,我们的语言无形中构架我们的身业与意业,这是我们常常忽视的。这也是诠释学循环。而海德格尔要告诉我们的是,这种三业之循环,本身是个无穷的过程,都要先进入一个叫做世界的结构中,这个世界是三业循环发生的场所。我们要超越三业,可以从口业作为突破口,通过语言来反思意业的发生结构,并影响身业的造作。后来他似乎明白,不能夸大语言的作用,因为在三业背后,还有一个东西,统和三业的那个东西(其实那个东西也是不可得),海德格尔一直在找,也相信存在的东西。而海德格尔又明白,欧洲人本来就有许多这种思想资源,赫拉克利特,巴门尼德斯,圣经等等,概念也有,语言也有,只是需要重新把那个语词净化一下,让它保持力量,若是远古的力量则最好,但怎么净化就成了问题,也是他哲学最见功力并受到最大争议的地方。 至于阴阳平衡境界,他不会真的达到,但是见到了,这是可能的。思维到一定的时候,可以得到某种智慧,一种定境中的智慧,但与实相还是有距离,这也可以理解。实相上的事情,不是推理可以触及的,需要去求证现量境界才行,西方哲学这一步总是不够远,没有具体到修身层面,也可以说,这部分被基督教垄断了,而基督教又一定意义上败坏了。哲学愿意也只能在心性上一超直入的悟道,可惜这不容易。我们知道,印度六派瑜伽哲学,他们即使有实际修行经验,依然会被佛陀批评为外道,他们的知见还不够,颠倒妄想还是很多。阴阳本身依然是抽象的符号,或者是一种形式指引,要描述那个不可描述的道,我们用阴阳,父母,alenthia,二进制,天空大地,甚至图灵机,莫比乌斯带,都是可以的。因为这些都还不是了义的,这些都是形式指引。了义的是不可以说的。道家那个东西,能说的出的也是不了义的,我们通过易经体会的是那个不可能说的,那个是了义的,圆满的。我们可以挂(卦)出来很多虚拟图像,但都不必说他们之间的逻辑就是了义法,真正的法一法都不可得。逻辑本身在《百法明门》中对应时、方、数、流转、定异、相应等抽象法则,也是毕竟虚妄的,然而无为法必须被这些有为法显示出来才有意义,这些虚妄之法也就即幻即真了。另一方面,海德格尔用天空大地那种讲法,我个人认为,还是摸到一些阴阳的边的,咱们也不必求全责备。那些概念虽说是荷尔德林的,也可以说是圣经的,德文圣经创世记开篇就很多概念,比如天空Himmel、大地Erde、建立schaffen、道说sprach、光明Licht、变成werden等等这些词语,这些词语都是中后期海德格尔运思的重要词语,而这些概念传统形而上学基本是不会思考的。海德格尔为了重新思考这些圣经词汇,他就需要看看谁经常用这些词汇而又不是仅仅在形而上学中使用,他就发现了诗人,尤其那些喜欢用典故的大诗人,而荷尔德林就是一位,而荷尔德林在诗歌写作实践中对这些词汇的用法又是在借鉴希腊本义的基础上发挥出来的,这恰好符合海德格尔回归希腊本义的某种倾向。 《中庸》曰:“天命之谓性”,海德格尔在他的语言和文化传统中,见天命之谓性,这已经非常不容易(您的意思可能是,他连天命也没见完全,这是有道理的)。至于后来的“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在海德格尔那里都出现巨大的问题,率性用直心,为人类思考未来也应该用直心,而他的无形中区分了个体理性与公共理性,这种区分体现在他和学生搞的火热而没有羞耻心,所以,常说直心者,常常不用直心,不直就无法真的修道,悟的道也就弯弯曲曲。因此,海的“诗教”也就显得要么不知所云,要么政治上反动了,让施特劳斯们不屑一顾了。但在我心中,海依然是伟大的,因为我们说的问题,他晚年应该都意识到了,只是他没办法突破了,他也是有点郁闷和无奈的。他最终意识到,欧洲人在生活中不自觉的被形而上学架构命运是不可避免的,而如何超越这个命运,只能等待命运转调的呼声,或唯一神的拯救。这就是我说的基督教味道。他不再相信基督教的上帝,但又凝固为一个在时间中,对上帝永恒等候的老者。 ... 紫光凝

    谢谢推荐与回应。您的三段文字我已读过三遍。是少见的真知灼见。
    哲学评论加文学造诣都格外有吸引力。我还会仔细阅读。
    您文中提到海氏少谦卑可能是对我上文有误会。
    我原意是:下文的作者是否过于狂妄而少谦卑?
    http://www.scirp.org/journal/PaperInformation.aspx?paperID=23115
    那 “超越时空几何 - 哲学的死亡与其量子再生” 的英文题目似罕见。

  • yyyzwy

    yyyzwy 2013-02-11 22:33:22

    您好,逻辑学与理论物理不懂,向您多学习。海德格尔摸过一点,我的理解也可能都是错的,仅供参考 您好,逻辑学与理论物理不懂,向您多学习。海德格尔摸过一点,我的理解也可能都是错的,仅供参考。 海德格尔少谦卑,而且明显受到道家的影响但只字不提,实际上,西方哲学家真的做到不狂妄的是很少的,这和他们的五行性有关系,也是魅力所在。我们或许可以说,海德格尔借鉴了一大堆人的资源,但又在试图超越他们,是某种策略上的做法,但这也是不可避免的。莱布尼茨发明二进制不一定非要提受到了易经影响,博尔赫斯写《沙之书》与《交叉小径的花园》不一定非要写受到了哪些东方思想的启发,印象派深受日本浮世绘影响也可以偷偷的搞出来他们自己的某些有意义的东西,达利受到拉康的影响甚至多于弗洛伊德,但他没必要提及拉康一个字。这虽然不太符合东方人的学问性格,但西方人这样也是可以理解的。又比如佛经的印度智慧,也必须要在翻译成汉语后,方能逐渐在中国人的经验中生根。海德格尔做的最重要工作之一,就是让类似道家思维(他认为更本源的西方思想力量)在西方现代语言中生根,或者说,找到本己的理论资源,来更新西方人的思维命运。这里面有一个预设,用我的理解方式可以这么说,身口意三位一体,彼此相应,是海德格尔的原始人类学。即人们生活在语言中(语言是存在之家),语言是口业的体现,身业口业都来自于意业的造作。身口意三业是一个东西体现出来的不同侧面,那一个东西的标记是da,或者后来的各种描述存在的词汇,都是那个东西的标记,而那些描述都是形式指引,当然不是那个东西本身。那个东西要显示自身,在脑子就是意识,在嘴巴就是语言,在身体就是行为。而我们现代人的命运在于我们行为被构架,行为被构架是因为我们意识被构架,我们怎么想也就怎么行为。进一步,我们的想法被语言构架,我们的语言无形中构架我们的身业与意业,这是我们常常忽视的。这也是诠释学循环。而海德格尔要告诉我们的是,这种三业之循环,本身是个无穷的过程,都要先进入一个叫做世界的结构中,这个世界是三业循环发生的场所。我们要超越三业,可以从口业作为突破口,通过语言来反思意业的发生结构,并影响身业的造作。后来他似乎明白,不能夸大语言的作用,因为在三业背后,还有一个东西,统和三业的那个东西(其实那个东西也是不可得),海德格尔一直在找,也相信存在的东西。而海德格尔又明白,欧洲人本来就有许多这种思想资源,赫拉克利特,巴门尼德斯,圣经等等,概念也有,语言也有,只是需要重新把那个语词净化一下,让它保持力量,若是远古的力量则最好,但怎么净化就成了问题,也是他哲学最见功力并受到最大争议的地方。 至于阴阳平衡境界,他不会真的达到,但是见到了,这是可能的。思维到一定的时候,可以得到某种智慧,一种定境中的智慧,但与实相还是有距离,这也可以理解。实相上的事情,不是推理可以触及的,需要去求证现量境界才行,西方哲学这一步总是不够远,没有具体到修身层面,也可以说,这部分被基督教垄断了,而基督教又一定意义上败坏了。哲学愿意也只能在心性上一超直入的悟道,可惜这不容易。我们知道,印度六派瑜伽哲学,他们即使有实际修行经验,依然会被佛陀批评为外道,他们的知见还不够,颠倒妄想还是很多。阴阳本身依然是抽象的符号,或者是一种形式指引,要描述那个不可描述的道,我们用阴阳,父母,alenthia,二进制,天空大地,甚至图灵机,莫比乌斯带,都是可以的。因为这些都还不是了义的,这些都是形式指引。了义的是不可以说的。道家那个东西,能说的出的也是不了义的,我们通过易经体会的是那个不可能说的,那个是了义的,圆满的。我们可以挂(卦)出来很多虚拟图像,但都不必说他们之间的逻辑就是了义法,真正的法一法都不可得。逻辑本身在《百法明门》中对应时、方、数、流转、定异、相应等抽象法则,也是毕竟虚妄的,然而无为法必须被这些有为法显示出来才有意义,这些虚妄之法也就即幻即真了。另一方面,海德格尔用天空大地那种讲法,我个人认为,还是摸到一些阴阳的边的,咱们也不必求全责备。那些概念虽说是荷尔德林的,也可以说是圣经的,德文圣经创世记开篇就很多概念,比如天空Himmel、大地Erde、建立schaffen、道说sprach、光明Licht、变成werden等等这些词语,这些词语都是中后期海德格尔运思的重要词语,而这些概念传统形而上学基本是不会思考的。海德格尔为了重新思考这些圣经词汇,他就需要看看谁经常用这些词汇而又不是仅仅在形而上学中使用,他就发现了诗人,尤其那些喜欢用典故的大诗人,而荷尔德林就是一位,而荷尔德林在诗歌写作实践中对这些词汇的用法又是在借鉴希腊本义的基础上发挥出来的,这恰好符合海德格尔回归希腊本义的某种倾向。 《中庸》曰:“天命之谓性”,海德格尔在他的语言和文化传统中,见天命之谓性,这已经非常不容易(您的意思可能是,他连天命也没见完全,这是有道理的)。至于后来的“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在海德格尔那里都出现巨大的问题,率性用直心,为人类思考未来也应该用直心,而他的无形中区分了个体理性与公共理性,这种区分体现在他和学生搞的火热而没有羞耻心,所以,常说直心者,常常不用直心,不直就无法真的修道,悟的道也就弯弯曲曲。因此,海的“诗教”也就显得要么不知所云,要么政治上反动了,让施特劳斯们不屑一顾了。但在我心中,海依然是伟大的,因为我们说的问题,他晚年应该都意识到了,只是他没办法突破了,他也是有点郁闷和无奈的。他最终意识到,欧洲人在生活中不自觉的被形而上学架构命运是不可避免的,而如何超越这个命运,只能等待命运转调的呼声,或唯一神的拯救。这就是我说的基督教味道。他不再相信基督教的上帝,但又凝固为一个在时间中,对上帝永恒等候的老者。 ... 紫光凝

    补充:关于『阴阳本身依然是抽象的符号,或者是一种形式指引,要描述那个不可描述的道,我们用阴阳,父母,alenthia,二进制,天空大地,甚至图灵机,莫比乌斯带,都是可以的。因为这些都还不是了义的,这些都是形式指引。了义的是不可以说的。道家那个东西,能说的出的也是不了义的,我们通过易经体会的是那个不可能说的,那个是了义的,圆满的。”』

    您所说的不了义似乎与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与“存在在,无却不在”如出一辙。那篇【超越时空几何 - 哲学的死亡与其量子再生】一文说老子之言虽是脍炙人口,其实是东方的虚无主义,如存在(Being) 一样虚无。而此虚无正是由维真的是与非(being or not being) 而来。如果道=阴阳两极互动,就有了去蔽逻辑与哲学,可以克服虚无主义。不知您对此说法意下如何?

    顺致 春节快乐!

  • 紫光凝

    紫光凝 2013-02-12 18:56:14

    补充:关于『阴阳本身依然是抽象的符号,或者是一种形式指引,要描述那个不可描述的道,我们用阴 补充:关于『阴阳本身依然是抽象的符号,或者是一种形式指引,要描述那个不可描述的道,我们用阴阳,父母,alenthia,二进制,天空大地,甚至图灵机,莫比乌斯带,都是可以的。因为这些都还不是了义的,这些都是形式指引。了义的是不可以说的。道家那个东西,能说的出的也是不了义的,我们通过易经体会的是那个不可能说的,那个是了义的,圆满的。”』 您所说的不了义似乎与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与“存在在,无却不在”如出一辙。那篇【超越时空几何 - 哲学的死亡与其量子再生】一文说老子之言虽是脍炙人口,其实是东方的虚无主义,如存在(Being) 一样虚无。而此虚无正是由维真的是与非(being or not being) 而来。如果道=阴阳两极互动,就有了去蔽逻辑与哲学,可以克服虚无主义。不知您对此说法意下如何? 顺致 春节快乐! ... yyyzwy

    我外语不好,您推荐的文章,我有空慢慢看,谢谢。
    您说的克服虚无主义的那重意思是有道理的,我表示赞同。
    最近忙碌,祝新春愉快!

  • yyyzwy

    yyyzwy 2014-03-01 09:55:48

    【海德格尔曾把他所谓"哲学的终结"解说为"哲学的完成"。他的想法大致是:哲学已经处于"完成"阶段上,正在展开它的全部可能性。今天人们仍在继续从事着各种哲学的尝试,但在海德格尔看来,这只不过"一种模仿性的复兴及其变种" 而已。海德格尔的这个看法是合乎当代学院哲学的状态的。当代学院哲学即使是具有良好传统的德国当代哲学,在原创性方面已经大大减弱了,已经更多地成为一种 "哲学史研究",而不是"哲学活动"或"哲思"。 】

    哲学殿堂变成了哲学史堂的确是当代学院哲学的状态。
    不过海氏【哲学已经处于"完成"阶段上,正在展开它的全部可能性】这一论断怕是与他克服形而上学之初那种踌躇满志自相矛盾。 如已完成,又如何能迎来【一个哲学新时代的威临】呢?

    海氏的自相矛盾有点像其克服形而上学失败之后的无可奈何之梦呓。那彷徨于《林间路》上,找不到哲学出路的凄凉孤独也的确难以忍受。

    我读到的一篇文章说,海氏的自相矛盾皆因其【一方面要克服形而上学】一方面又要【追随亚里士多德】宣称【真理是存在的本质】。那文章还说【存在的本质不是真理;存在、真理和矛盾的本质是动态平衡】。如此,既可导致阴阳形式逻辑,又可克服形而上学,还可迎来哲学再生。看来海氏问道以求克服形而上学,功亏一篑, 皆因不懂得【一阴一阳之谓道】。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41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