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卷語文VS性情語文-關於江教授對蔣勳述作的勘誤

Timo

来自: Timo(所羅門說過: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2012-04-21 19:01:56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Lynn

    Lynn 2012-04-21 19:21:03

    那我告诉你江弱水师从余光中捏,写给别人看的简历不代表真实的人生。我喜欢《孤独六讲》时的蒋勋,但随着他出书频率的不断加快,我开始怀疑,我觉得那也是一种浮躁,并不是用美学就能掩盖过去的。

  • Timo

    Timo (所羅門說過: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2012-04-21 19:58:49

    那我告诉你江弱水师从余光中捏,写给别人看的简历不代表真实的人生。我喜欢《孤独六讲》时的蒋勋 那我告诉你江弱水师从余光中捏,写给别人看的简历不代表真实的人生。我喜欢《孤独六讲》时的蒋勋,但随着他出书频率的不断加快,我开始怀疑,我觉得那也是一种浮躁,并不是用美学就能掩盖过去的。 ... Lynn

    嗯,妳說的對,師從誰真的不重要,有沒有故事也不重要。
    妳感受到的是,蔣勳的簡體書的出版速度。
    在台灣,65歲的蔣勳早在1993年04月的中國时报就出版了《因为孤独的缘故》,妳覺得他的耕耘很浮躁嗎?
    我覺得浮躁的是書商,因為蔣勳其實不擅寫雜文,進來他的演講聽的人多了,書商就急於把他的口述整理成書賣。
    妳也可以說蔣勳貪財,但大陸書市能給作家多少扶持,我只是厭惡了這種人人相輕的喧鬧。

  • Lynn

    Lynn 2012-04-21 20:05:44

    我一点也不讨厌蒋勋,我是从<台北故宫>开始认识他的,我也看了不少他的书,但说实话,最初的喜悦已经慢慢消褪了。《因为孤独的缘故》其实写得很浮躁,像是毛躁的少年人对后现代刚刚有了些认识就忙着下笔,急冲冲地发泄,请原谅我这么说。
    蒋勋是搞美学的,毕竟术业有专攻,很多喜欢他的人愿意包容他,理解他,那也没有问题。但这并不表示所有人都必须认同他,同声同气的。也许你觉得说出“三聚氰胺”这种字眼很刻薄,但人家或许只是想要找个接地气、听上去又能让人发笑的比喻呢?我觉得文学界的批评其实是很正常的 ,并不能说一定就是文人相轻。
    你说书商浮躁,但蒋勋未必不浮躁,一本书出版出来,就算当时是口误,或其他,他也应该在拿到编辑修改润色后的文稿后审读一遍,不确定的地方不应该考证吗?我想美学并不是一块遮羞布。书商是一个原因,但不能成为一个借口。

  • Timo

    Timo (所羅門說過: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2012-04-21 20:06:37

    我也希望蔣江之爭不要又淪為文革時的黑白真理之爭。
    讓江教授脫稿口述一個半小時,他也不能沒有口誤;讓蔣勳一輩子走學究路線,他也很難把紅樓夢的厚度體悟出來。
    那些書商,才該向文化界負責,整理此類述作,審編不可急躁。
    當爭論發生時,當前的國內輿論傾向於製造對立,但最終的結果是,作家人人自危,又相互拆台,社會生態的包容度沒有了,還何來文化多元?

  • Timo

    Timo (所羅門說過: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2012-04-21 20:16:31

    我一点也不讨厌蒋勋,我是从<台北故宫>开始认识他的,我也看了不少他的书,但说实话,最初的喜悦 我一点也不讨厌蒋勋,我是从<台北故宫>开始认识他的,我也看了不少他的书,但说实话,最初的喜悦已经慢慢消褪了。《因为孤独的缘故》其实写得很浮躁,像是毛躁的少年人对后现代刚刚有了些认识就忙着下笔,急冲冲地发泄,请原谅我这么说。 蒋勋是搞美学的,毕竟术业有专攻,很多喜欢他的人愿意包容他,理解他,那也没有问题。但这并不表示所有人都必须认同他,同声同气的。也许你觉得说出“三聚氰胺”这种字眼很刻薄,但人家或许只是想要找个接地气、听上去又能让人发笑的比喻呢?我觉得文学界的批评其实是很正常的 ,并不能说一定就是文人相轻。 你说书商浮躁,但蒋勋未必不浮躁,一本书出版出来,就算当时是口误,或其他,他也应该在拿到编辑修改润色后的文稿后审读一遍,不确定的地方不应该考证吗?我想美学并不是一块遮羞布。书商是一个原因,但不能成为一个借口。 ... Lynn

    目前好像還沒有看到蔣勳的正面回應,我想他是不會拋出藉口來回應質疑的。
    我覺得他寫不出特別好的雜文和長篇小說,他感染人的一面很多都是在演講裏的片斷裏,所以我也會更多以聽者角色去理解,未有審閱的態度。
    對書商和蔣勳之間的關係,我也不理解,只能斗膽說我的直覺判斷是書商的浮躁導致那麼多未經認真審編的述作匆匆出版的。

  • Timo

    Timo (所羅門說過: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2012-04-21 20:41:29

    我比较同意那个提议:

    “江弱水教授怀着包容把勘误整理好,寄送给出版社,让他们整理录音时能注意蒋勋演讲中对典故的严谨使用,君子言和,成人之美,协力推广美学。”

  • Tuilindo

    Tuilindo 2012-04-21 21:34:58

    考试一百分的孩子,最适合的工作,是去印刷厂给别人写的书拣错字。这算不算教育的悲哀?

  • heartedchild

    heartedchild 2012-04-21 23:29:37

    张大春的那本书是《认得几个字》,《送你一个字》查不到是他所写。

  • 葡萄园的女巫

    葡萄园的女巫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2012-04-21 23:36:56

    考试一百分的孩子,最适合的工作,是去印刷厂给别人写的书拣错字。这算不算教育的悲哀? 考试一百分的孩子,最适合的工作,是去印刷厂给别人写的书拣错字。这算不算教育的悲哀? Tuilindo

    蒋勋先生在谈到美学教育的时候也说,学校里教出来的,只能去做美术老师,成不了真正的画家,真真悲哀~

  • Timo

    Timo (所羅門說過: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2012-04-21 23:52:11

    张大春的那本书是《认得几个字》,《送你一个字》查不到是他所写。 张大春的那本书是《认得几个字》,《送你一个字》查不到是他所写。 heartedchild

    我蒙了,書名太相近,《送你一個字》是張曉風的。Sorry,謝謝勘誤^^#

  • heartedchild

    heartedchild 2012-04-22 00:16:54

    我蒙了,書名太相近,《送你一個字》是張曉風的。Sorry,謝謝勘誤^^# 我蒙了,書名太相近,《送你一個字》是張曉風的。Sorry,謝謝勘誤^^# Timo

    不客气。

  • Tuilindo

    Tuilindo 2012-04-23 11:20:51

    蒋勋先生在谈到美学教育的时候也说,学校里教出来的,只能去做美术老师,成不了真正的画家,真真 蒋勋先生在谈到美学教育的时候也说,学校里教出来的,只能去做美术老师,成不了真正的画家,真真悲哀~ ... 葡萄园的女巫

    其实,用“考卷语文”形容那个江弱水,也不对,他的语文水平令人生疑,去参加小学考试,都捏把汗。

    居然不知道外语专名在中文有多个音译版本。看见梵高写成梵谷、达芬奇写成达文西、那烂陀写成纳兰达,他就兴奋的以为抓到“诈骗”把柄了。

  • 葡萄园的女巫

    葡萄园的女巫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2012-04-23 11:27:22

    其实,用“考卷语文”形容那个江弱水,也不对,他的语文水平令人生疑,去参加小学考试,都捏把汗 其实,用“考卷语文”形容那个江弱水,也不对,他的语文水平令人生疑,去参加小学考试,都捏把汗。 居然不知道外语专名在中文有多个音译版本。看见梵高写成梵谷、达芬奇写成达文西、那烂陀写成纳兰达,他就兴奋的以为抓到“诈骗”把柄了。 ... Tuilindo

    蒋勋先生说红楼系列开始就说,他只是从一个读者的角度和大家一起分享阅读的感受,就好像一个京戏的票友酷爱这出戏票了一把,于是一堆自诩专家的人都跳出来了,这真是囧啊~

  • Tuilindo

    Tuilindo 2012-04-23 14:18:30

    若是真砖家也罢了,能来点思想的争鸣也好。那种只会纠结“那烂陀”“纳兰达”的,纯属浪费读者时间。

  • Timo

    Timo (所羅門說過: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2012-04-23 16:29:28

    其实,用“考卷语文”形容那个江弱水,也不对,他的语文水平令人生疑,去参加小学考试,都捏把汗 其实,用“考卷语文”形容那个江弱水,也不对,他的语文水平令人生疑,去参加小学考试,都捏把汗。 居然不知道外语专名在中文有多个音译版本。看见梵高写成梵谷、达芬奇写成达文西、那烂陀写成纳兰达,他就兴奋的以为抓到“诈骗”把柄了。 ... Tuilindo

    這種質疑比較沒水準,我覺得像民國時候翻譯翡冷翠那樣的地名也很美啊

  • Jessica.Q

    Jessica.Q (態度~決定一個人的高度) 2012-04-23 22:42:25

    一直以來都不是很欣賞擅長批評的人群,無論人或事物,都有長短,優劣,善惡的交集.可以評但要慎重批,蔣勛學美術出身,他以藝術的眼光看待事物,故他的觀念是美的,他的文字是美的.我們欣賞他的文字感悟美在生活裡的滲透,為何要苛求他成為考證派.批評者擅長揚己長避己短,批評的同時有否想到自己不是美學派呢?


    微博上看来的。~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04-24 00:34:40

    记得蒋勋这么提过:我学习“艺术史”,学习“美”,有一天,如果无法回答一位老太太的疑惑,我的学习有何意义?
    他所钟爱的“美”是要说予老太太那样的众人听的,就如对疑惑者的通俗释疑和感受交流,而非在学术领域中学者间的专业讨论。
    考证派抓着交流闲谈挑刺,从一开始就偏了方向,错了目标。有着哗众取宠之嫌。

  • IRIS

    IRIS 2012-05-31 00:07:01

    其实,用“考卷语文”形容那个江弱水,也不对,他的语文水平令人生疑,去参加小学考试,都捏把汗 其实,用“考卷语文”形容那个江弱水,也不对,他的语文水平令人生疑,去参加小学考试,都捏把汗。 居然不知道外语专名在中文有多个音译版本。看见梵高写成梵谷、达芬奇写成达文西、那烂陀写成纳兰达,他就兴奋的以为抓到“诈骗”把柄了。 ... Tuilindo

    我都懒得看这个人写的评论,瞄了一眼,原来还纠正这种错误,也够了!雪梨是不是纠正悉尼,帆船必须读平声。。。不一样的用字发音多了去了!我都纳闷儿他写的陆客台湾怎么写出来的!眼界,品位的层次根本和蒋老师不在一个线上的,不管是外在内在我都感觉是不同水准的人。

  • Vvlalala

    Vvlalala (若无其事的归来) 2012-06-05 10:02:03

    那我告诉你江弱水师从余光中捏,写给别人看的简历不代表真实的人生。我喜欢《孤独六讲》时的蒋勋 那我告诉你江弱水师从余光中捏,写给别人看的简历不代表真实的人生。我喜欢《孤独六讲》时的蒋勋,但随着他出书频率的不断加快,我开始怀疑,我觉得那也是一种浮躁,并不是用美学就能掩盖过去的。 ... Lynn

    纠正个错误 蒋勋近年在大陆出的书大多是之前十几年里在台湾陆续出版的 或者大陆的出版者从那些音频资料整理出来的 他这两三年大概就出了两本书《此生》和《少年台湾》

  • 黑黑大鲵

    黑黑大鲵 (开工!) 2012-06-12 18:01:03

    蒋老师是真性情,忽然想起他说一个学生用“罪”字替代“最”字,只因觉得前者语言分量特别重,他不批评反而觉得很有意思。。。喜欢他讲座之中的微微感悟和感动,觉得好真实谦卑的一个人。鲁迅姑且还有好多柔软的时刻,这位大陆专家给人的感觉倒是坚不可摧硬邦邦的不像人了。

  • Timo

    Timo (所羅門說過: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2012-07-18 06:23:27

    纠正个错误 蒋勋近年在大陆出的书大多是之前十几年里在台湾陆续出版的 或者大陆的出版者从那些音 纠正个错误 蒋勋近年在大陆出的书大多是之前十几年里在台湾陆续出版的 或者大陆的出版者从那些音频资料整理出来的 他这两三年大概就出了两本书《此生》和《少年台湾》 ... Vvlalala

    嗯,而且蒋勋以前在台湾的文化传播角色一直是策展、演讲,很少写书。

  • Burke[已注销]

    Burke[已注销] (时光,有时,令人爱恨交织。) 2012-07-18 12:50:10

    我們的教育是培育匠人、技術人才,而臺灣的教育是培育“自覺為人”的,不在一個水平線的教育,培育出的人才會有余秋雨、江弱水和白先勇、蔣勳這樣的分別……

  • Timo

    Timo (所羅門說過: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2012-07-25 02:41:47

    我們的教育是培育匠人、技術人才,而臺灣的教育是培育“自覺為人”的,不在一個水平線的教育,培 我們的教育是培育匠人、技術人才,而臺灣的教育是培育“自覺為人”的,不在一個水平線的教育,培育出的人才會有余秋雨、江弱水和白先勇、蔣勳這樣的分別…… ... Burke[已注销]

    我覺得這一代的台灣人也沒有了,我傾向於將那代台灣人定義為“家族歷史和家國命運牽扯在一起的人”,所以問起他們的故事,就能說出很多“1949、逃难、眷村、军官、外省人、老上海、老青岛、老北平”之類的生動記憶來,他們的生命歷練比較有厚度,而且台灣未經文革,未有“全民一腦”的文化空白期。

  • Burke[已注销]

    Burke[已注销] (时光,有时,令人爱恨交织。) 2012-08-13 16:09:25

    我覺得這一代的台灣人也沒有了,我傾向於將那代台灣人定義為“家族歷史和家國命運牽扯在一起的人 我覺得這一代的台灣人也沒有了,我傾向於將那代台灣人定義為“家族歷史和家國命運牽扯在一起的人”,所以問起他們的故事,就能說出很多“1949、逃难、眷村、军官、外省人、老上海、老青岛、老北平”之類的生動記憶來,他們的生命歷練比較有厚度,而且台灣未經文革,未有“全民一腦”的文化空白期。 ... Timo

    謝謝Timo兄的解說。其實,全民洗腦不止是從文革開始的,應該從中共建政之初就已經發端了……

  • 鱼尾纹

    鱼尾纹 2012-09-21 15:56:08

    我們的教育是培育匠人、技術人才,而臺灣的教育是培育“自覺為人”的,不在一個水平線的教育,培 我們的教育是培育匠人、技術人才,而臺灣的教育是培育“自覺為人”的,不在一個水平線的教育,培育出的人才會有余秋雨、江弱水和白先勇、蔣勳這樣的分別…… ... Burke[已注销]

    嗯 比较符合实际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073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