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第一届暑期曾厝垵晴供杯老中青少年征文大...

张春[阿卡纳]

来自: 张春[阿卡纳](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2011-07-01 00:15:45

标题:【征文】第一届暑期曾厝垵晴供杯老中青少年征文大赛开始啦!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01 00:32:09

  • Ø

    Ø (Panta rhei.) 2011-07-01 01:01:06

    我村精神文明建设又一硕果。

  • 张春[阿卡纳]

    张春[阿卡纳]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2011-07-01 01:03:55

    楼上两位的角度都相当好,请楼下的参赛选手再接再厉。

  • 大溪地

    大溪地 (而我终将自由.) 2011-07-01 01:14:26

    这个软广好。

  • 默女侠

    默女侠 2011-07-01 01:29:32

    我在曾青供买了无数防风打火机,然后无数次的失踪,导致于我现在看到人家的防风打火机就想顺走.....

  • 大溪地

    大溪地 (而我终将自由.) 2011-07-01 01:35:28

    ls就是真相吗?

  • 叶默默默

    叶默默默 (忙的是我的趣味) 2011-07-01 01:39:51

    真希望这会是个刚刚好十五人投稿的比赛…

  • 小卡

    小卡 (有所热爱,有所坚持。) 2011-07-01 02:24:21

    啊?十五名?难不成我要写十五篇?

  • 蔡要要不吃药

    蔡要要不吃药 (公众号就是蔡要要不吃药) 2011-07-01 03:00:47

    “一个打火机”,男孩无奈的笑了。“每天都掉打火机,笨死了。”男孩清秀的面容上露出了懊恼的神色。
    柜台里的人露出冷冷的笑,递了一个火机出去。
    “多少钱?”男孩准备掏钱包。
    “不用钱。”柜台里的男子用戏谑的神色打量着眼前这个不明究竟的可爱少年。
    “免费?为什么?”男孩傻傻的看着这个英俊的男人。
    “傻瓜,你的打火机不丢的话我怎么能每天看见你呢?”男人的眼里满是柔情。
    男孩的脸唰的红了。他嗫嚅的说,“不然,我怎么会每天来买一个打火机呢?”

    小店外,春光正媚。

  • 张春[阿卡纳]

    张春[阿卡纳]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2011-07-01 03:10:53

    哎呀哎呀~~~~这种呕吐风文体,还能超越吗?!

  • 蔡要要不吃药

    蔡要要不吃药 (公众号就是蔡要要不吃药) 2011-07-01 03:13:33

    错了 我采取的激萌BL偶像韩剧风!!!

  • 小卡

    小卡 (有所热爱,有所坚持。) 2011-07-01 03:16:22

    还剩14篇!

  • 张春[阿卡纳]

    张春[阿卡纳]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2011-07-01 03:16:30

    我又看了一遍,又吐了。您真是大师。

  • 张春[阿卡纳]

    张春[阿卡纳]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2011-07-01 03:18:51

    尽管目前正式稿件尚只一篇,但已经可以预料本次大赛竞争之激烈,一场文学界的血雨腥风在曾厝垵悄然登陆。

  • 蔡要要不吃药

    蔡要要不吃药 (公众号就是蔡要要不吃药) 2011-07-01 03:19:49

    我觉得我要写第一篇和最后一篇

  • 小卡

    小卡 (有所热爱,有所坚持。) 2011-07-01 03:37:58

    看来我只能凭字数取胜了!

  • ohee

    ohee (曾厝垵 糖来弹去来找茶) 2011-07-01 04:03:59

    哈哈

  • 默女侠

    默女侠 2011-07-01 04:29:16

    我想问下我上面那42个字能不能参赛...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01 07:07:41

    看来,村里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 Tenlo

    Tenlo (我只爱你) 2011-07-01 07:35:00

    小卡 把柜台上的打火机摆好

    “不见了一只打火机”
    “啊~”

  • 田主任

    田主任 (主任爱你们……) 2011-07-01 09:21:56

    昨天睡早了,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01 09:35:21

    他:我的打火机总是不见了(惆怅状)
    她:那就戒了吧
    他:不行,上面有秘密
    她:切,不就是打着有裸女吗?(不屑
    他:你怎么知道(焦虑状)
    她:昨天我玩了一晚上(得意)
    。。。。。。

  • 冷月

    冷月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2011-07-01 10:30:45

    喵嗚?怎麼投稿?

  • 关漓

    关漓 2011-07-01 10:46:01



    《不断丢失的打火机》

    曾厝垵的打火机们,突然都很喜欢离开家去海边,开开会,聊聊天,散会的时候,就会有一阵海浪准时涌过来,把其中的一个打火机带走。

    打火机也是分等级的,有打火机一块钱,打火机三块钱,打火机十块钱,打火机二十块、打火机500块,打火机1000块~一块钱和三块钱一见钟情,好几次聚会都含情脉脉看很久。

    一块钱的主人是一个哲学家,这个职业相当奇怪。一块钱说:“他哟,不知道多爱干净,家里每天都请钟点工来打扫,一点点灰他都受不了。然后他就坐在窗子前面,开始思考哲学问题。”
    一千块问:“那他买你这个打火机做什么?”

    “我也很奇怪呢。我在他们家,完全没有事情做,他偶尔会把我打着,我从火光里看他的脸,真是又瘦又白,不过还是好像很有智慧的。”
    三块钱表示很理解:“大概你看上去很有思想,所以他需要从你的火里,得到灵感吧!我们家那位不知道为什么是个诗人,诗人嘛,就喜欢把自己头发揉得乱糟糟的,衣服也懒得洗,然后就写诗,写完还念,写不出来就抽烟。一天都要抽很多,你们看我的按钮,都磨光了!!”

    大家都围过去,看很受折磨的三块钱。

    一千块当然是富人家的打火机,“我还是很清闲的。就躺在茶几上东看看西看看,有时候被揣在兜里,一起坐小车出去兜兜风,到很安静的地方,才被拿出来,点点烟什么的。”

    “命好哟。上帝也不是每一个人都爱的。”打火机们纷纷感叹。

    聊着聊着,涨潮的时间到了,打火机们都很紧张,一块钱紧紧拉住三块钱:“真希望我们能被一起带走。”
    一千块往岸边退:“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我哪儿都不想去。”

    可是海浪是不管这些的,有时候带走二十块、有时候带走十块钱。未来简直没什么定数。

    终于有一天,一块钱被独自带走了。

    海水把这些打火机带到一个小岛上,这是“下辈子变变变”小岛,每个打火机都可以随心所欲,变成自己想变成的样子。

    一块钱说:“把我变成晴天见的5块钱冰淇淋吧。”

    于是有一天,他在晴天见见到了三块钱,诗人买酒喝的时候,把她丢到了店里,一块钱在甜筒里呆呆地看着三块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默默地融化了。

  • 嘎嘎

    嘎嘎 2011-07-01 10:49:57

    啧啧,友情支持,加技术支持楼上的琼瑶牌系列打火机!!!

  • Dolleen

    Dolleen 2011-07-01 10:52:07

    真情支持LSS!

  • 瑜树

    瑜树 (能量收集器) 2011-07-01 10:55:02

    (春爷~ 大家都这样跟帖投稿。。。 这个投票好统计不?)

    暂且跟帖给漓阿姨的长篇投一票~

    顺便召唤楼上各位参赛的粉丝~~~

  • 叶默默默

    叶默默默 (忙的是我的趣味) 2011-07-01 10:57:01

    就是有那么一天,有那么一只打火机只身上路了。
    它那么小,却那么重。所以它逾越不了小水沟,它也翻不过小土堆。
    于是它只能选择一路向平坦,这其实是一条选择不多的路。
    而当它翻身跳下万丈办公桌的时候,回头已难。
    其实它甚至不知道,它离开的是多么高多么辽阔的地方。

    但是桌子上的另一只打火机一不小心看见了。
    它花了一天的时间嘲笑那家伙不切实际的做法,又花了一天注视那家伙的漫漫长路。
    以至于有人拿它打火时,它都显得敷衍。
    人类用力的摇它,它却因此心烦意乱。
    但是很快的,那家伙走出了它的视野内。它看不到了。
    那么想象的世界再大,都敌不过有限的实际画面。
    于是它也走了,带着一路的未知的冲动。

    它们一前一后,相隔百里来路。
    偏偏被发了一天的呆第三只打火机给注意到了。
    知道吗,它要刚刚好盯着同一个地方整整7小时77分77秒才能发现这个问题。
    原因很简单,人类今天恰好用了火柴点着了烟。
    它认真的分析了局势,觉得很有可能是曾青供在7.1打折大甩卖?或者晴天见今天卖的是黄油冰淇淋?
    然后它义无反顾的加入了队伍,虽然这是一只互相看不到对方的队伍。
    但是队伍中的第二只火机知道前方有第一只火机,第三只火机也清楚前方有两只火机。

    就这样,第四只打火机,第五只打火机...
    离开的理由有千千万万,同时离开的动作笨重而单调。
    这算得上一只有趣的队伍,队伍有许许多多的火机,互相看不到对方。
    很可能已经走在不同的方向上,不过不要紧,村里的小路那么曲折,四通八达,要遇见不难。

    也正是打火机相互之间移动的范围之大,才不足以引起清洁阿姨的重视和小孩子的玩性。
    最后注意到火机们实实在在消失的人,是一群焦虑的村民。
    因为吸烟时总是摸不到火机是件扫兴的事情。

    其实第一只火机并没有目的地,但是它的坚定误导了第二只火机。
    其实第一只火机和第二只火机并不是同行者,但是第三只火机自信的以为它发现了秘密。
    后来后来的火机们在行走中,失散了方向,也许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例如我分明看到,在黑店的桌子上躺着两个火机。
    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在东街被通告走失的火机们中落单的两只。
    说不定...
    这还真是菠萝绿豆汤的神奇之处--有两只火机没有爬山没有涉水,走过水泥地,竟然...只是为了!
    一睹菠萝绿豆汤的芳容。

  • 屎花林老师

    屎花林老师 (社交先锋时尚派) 2011-07-01 11:06:41

    来凑下热闹啊

  • 小卡

    小卡 (有所热爱,有所坚持。) 2011-07-01 11:11:29

    啊!有这么多了!我要赶稿了!

  • 叶默默默

    叶默默默 (忙的是我的趣味) 2011-07-01 11:12:32

    冰淇淋加酸奶的魅力是不能抵抗的!!

  • 屎花林老师

    屎花林老师 (社交先锋时尚派) 2011-07-01 11:16:37

    晚风,斜阳,曾厝安海边

    男:还记得当年厦大白城的打火机吗

    女:记得,怎么啦?
    男:那是南普陀的师傅送我的?
    女:纳尼?
    男:闭嘴,听我说....

    男:师傅说要练上层功夫的第一基础就是扎马步,第二就是锻炼手指
    到炉火纯青地步....

    女:这么说,曾厝安的打火机都是你偷的了?
    男:不错(面露装逼深情)我本以为只是小事,没想到那群厮们今日竟在这发了帖子....还征文

    女:你到底是谁?

    男(撕下面具): 坐不更名,行不改姓,艳照门男主角陈关西......

  • 嘎嘎

    嘎嘎 2011-07-01 11:21:44

    啧啧,也支持楼上冠希牌打火机,有种不好的预感,鉴于稿源优秀,恳请主办方打开15个奖额限制,贡献出更多的冰激凌和酸奶吧……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01 11:53:15

    晴天间
    男人低头轻轻拨动琴弦
    缓缓唱到:“姑娘。。姑娘。。漂亮漂亮。。。。”
    随意那么几句歌词字字落入了一旁吃冰激凌姑娘的心头
    刹那间男人的侧脸印烙在姑娘的脑海狸

    之后每次的偶遇,每次的邂逅
    姑娘总期待男人会对她笑笑 打个招呼
    可总是很矜持的低头快走 不知道到底男人有没有对她笑笑
    可能忘记了吧

    晴天间
    男人拿出自己的打火机给女人们都点了一支烟
    姑娘趁人多的时候 顺走了
    躺在床上细细把玩。
    恩 还残有他的气息。。。
    呵呵 好粗心的男人
    上面还写了一串号码
    这个长度好像是QQ号吧
    我加不加呢
    深夜 姑娘还在纠结焦虑的到底加还是不加
    按捺不住少女总有湿情
    在添加好友的蓝框里输入那串神奇的号码
    原来真是他的QQ号 头像是他的生活照
    感谢老天爷眷顾
    姑娘内心充满感激

    于是
    大家都知道 很俗套的故事就那么发生了
    他们每天聊天
    姑娘的俏皮句子和男人的嬉皮式的答复
    让姑娘的房间都是粉色的了

    姑娘每天的生活乐趣就是睁开眼
    然后打开QQ 焦急期待心中那个他头像亮起来
    如果亮起来
    姑娘会立马假装不经意的发一个“哟呵,怎么那么晚啊 上班又迟到了吧 ”
    如果一整天没亮
    姑娘就失落的坐在家门口盯着大门一直看
    会不会是他离开了 会不会再也见不到了

    昨天
    春爷和田主任两个巨头CEO碰了个面
    喝的兴起 说到 哎呀 男人的打火机不见了 急的要死呢 还是小龙从西班牙带回来那个圆圆的打火机呢。。。
    要不怎么说商业巨头的脑袋就是要用
    立马决定广发英雄帖帮忙找打火机
    谁能拿着男人的打火机上门
    提供村子内热销的冰激凌和酸奶一杯
    这消息如热油锅被滴进了冰水一般
    沸腾了
    尼玛 酸奶和冰激凌在这个夏天是可遇不可求的神物啊
    姑娘知道了这个消息后
    开始消沉了
    既然得不到 那么就学习放手吧
    决定还给男人


    敲开男人的门
    姑娘假装笑脸说:“HI 我找到你的打火机哦 怎么样 你不请你的大恩人吃盒酸奶吗”
    男人“这个一定的。走个”

    整个晚上 整个村子的村民都能听见姑娘放肆的和男人大声唱歌
    大声说着笑话
    可姑娘的心里还是不快乐“就这样吧 只要能和他像现在这样大声唱歌喝酒聊天 就不满足了”

    深夜离别时
    男人在姑娘耳边说
    其实 我赌是你会拿走打火机 所以才写上我的QQ号 我的傻姑娘

    看过电视机的村民又都知道剧情下面就是

    从此 晴天间
    总能听到一男一女淫淫的唱 哎呀差不多你就嫁了吧 哎呀差不多你就娶了吧

    哎呀 好挫啊 凑字数啊
    为了冰激凌酸奶 我拼啦

    冰激凌冰激凌~~~~
    酸奶酸奶酸奶~~~~

  • 瑜树

    瑜树 (能量收集器) 2011-07-01 12:03:45

    比赛进入白热化……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01 12:09:53

    现在算不算字数比较多的啊
    哈哈 哈哈

  • 索郎多杰

    索郎多杰 (谁也阻止不了我扎根阿坝的心!) 2011-07-01 12:11:21

    .........................一个冰欺凌和一盒酸奶引发的血案。。。。

  • 莱特

    莱特 2011-07-01 12:25:46

    ----------------------------------------------------------
    27楼 2011-07-01 10:55:02 乐音 (正能量!)
    (春爷~ 大家都这样跟帖投稿。。。 这个投票好统计不?)
    暂且跟帖给漓阿姨的长篇投一票~
    顺便召唤楼上各位参赛的粉丝~~~

    ----------------------------------------------------------
    +1

  • 莱特

    莱特 2011-07-01 12:30:16

    8楼 2011-07-01 10:57:01 叶默默默 (忙的是我的趣味)

    就是有那么一天,有那么一只打火机只身上路了。
    ~~~~~~~~~~~~~~~~~~~~~~~~~~~~~~~~~~~~~~~~~~~~~~~~~~~~~~~~~~~~~~~~~
    再+1

  • 小卡

    小卡 (有所热爱,有所坚持。) 2011-07-01 12:44:53

    《午夜打火机》
    现在这个时候,天上的云掩映着月亮,一团一团,望上去离了这个世界很远。原本他以为在这个时候应该是无比黑暗的一刻,黑到刀子都无法在空气中能有锐利的闪光。但是没办法,就算是要被月光追踪到他的影子,他也决心要这么做了。
    勇气这个东西跟火柴一样,一旦被点燃,瞬间就燃烧到极限。他就这么鼓着劲从那条曲折的巷子里拐了出来。午夜时分,倒也没有太多人还在路上溜达。两旁是狭隘破旧的高矮不齐的房屋,空间从这里往上,恰好还能容月亮平缓的位移。零星有人经过,也没有人注意到他那样愤恨的神情。一串一串的脚步声向他逼近,声音界限分明,显得他的单调的足音更是孤零零。这无疑让他更是愤恨。是的,哪怕是有一个人关心过我一点,小声的安慰过我一句,我也不会走到这个地步,是你们逼我的。他跟自己找着借口。火苗有黯淡下去的苗头了。
    这是个冷漠的村子。
    好多次他鼓起勇气跑到晴天见跑到曾青供跑到找茶跑到黑店跑到呆逼吧,他在那里呆上一整个下午,很忧郁的看别人来来往往,所有人都是欢笑的。你们不觉得这样虚荣的微笑是很丑陋的面具么。他讨厌别人自顾自的欢乐,讨厌别人不在意他的忧郁就自顾自的欢乐。他们抽烟弹琴调笑,烟雾缭绕着,很轻微的飘荡,也很明显的将他隔开。我也不要参与到这样浅薄的快乐中去。这个世界深刻的不应该是悲伤么?每天面孔式的微笑是不是太没有意义了?并且,他注意到,甚至连这样面孔式的微笑他都不能得到。我抛弃了所有,我来到这里,为什么还是没有人能爱我?这是个冷漠的村子,波浪汹涌的海面下潜伏的是冰冷平静的暗流。这里在等待一场台风或者海啸。是的,或者要真正暴露在灾难之下,你们才会觉察到自己的虚妄。这日光之下的,都是虚空,都是捕风……耶和华在感召我。他感觉有一条蛇在他脑海里爬行、嘶吼。
    一步步逼近那条繁华却残破的水泥路。昏暗的灯光虽然不是很强烈,但也是会把火柴的光芒盖过,况且这样短暂的一根木头终于也要短暂的燃尽。烫到手了,他痛的一抖。于是,勇气又跑掉了。冬天到了,那条蛇开始蛰伏,陷入到暂时的睡眠中去。但是,等它醒来,要活生生的吞下一个人。他对自己说。这样一想,他又觉得自己太过悲哀。不要,我不要等它醒来。他决心还是不要再拖下去。“嚓”的一下,他看到有一根手指从他心里划过,又有火被点燃。这次不是火柴了,是那种老式的靠火石摩擦生出火苗的打火机,他有在曾青供买过一个,金属材质的,看上去很高档的样子,拿在手上也有些重量,九块八一个,主任一毛钱都不肯跟他便宜。为什么一有姑娘过去,主任就很殷勤的陪着她们侃价撒娇,而我却总是只能得到几句冷冰冰的话语和冷漠的眼神?你不是号称且攻且受的么?想到这些,心里的火苗不禁翻腾起来。
    买了火机之后,他拐到晴天见去喝了一瓶tigger,在杯子快要见底的时候,有个姑娘走过来他身前,在外面的那个角落里。他现在已经不记得她长的什么样子了,反正是脸上有画很厚的妆,戴了假睫毛还有蓝色的美瞳,头发是浓密的烫成大波浪的卷发披在肩上。我才对这样俗气的女人没兴趣。他在脑子里暗暗说,然后把眼神落到一边,做出更加忧郁冷酷的样子。他只用余光看到女人摇晃着细碎花布的连衣裙走了过来,鞋子是很普通的蓝色人字拖。她走到他身前:“诶,能借下打火机么?”“嗯!”他轻描淡写的回应,不带一点情绪。这个字里包含着小小的怯弱和计谋。女人伸手接过他递来的打火机,涂的是俗气的红色指甲油。他把酒一口喝完,又起身要去叫了一瓶酒。外面地方很挤,他侧身从女人旁边插了过去。不小心手肘碰到突出来很柔软的一团。“不好意思。”音节在他嘴里喷涌的厉害,他小心的将嘴打开一丝缝,看上去只是漠然的笑了笑。女人也笑。然后他不回头的拉开了玻璃门,走进门,又关上玻璃门。里面开了空调,一进去就是一股冷漠的空气袭来。然后,等他慢条斯理的逃离出那股冷空气时。女人已经不在角落里了。那个九块八的打火机也不在了。火焰又开始翻腾起来。是昨天的事情了。他还能感觉到有一只手紧紧的捏住他的心脏,像被抓住七寸一样,他感觉自己快要碎掉。蛇软绵绵的从睡梦里钻了出来。这个冷漠无情的村子。
    他顺着那条路一路步行过去。不知什么东西,黑暗、风或云彩正在他头发以上月亮以下的空间出现。他感觉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的一个现象;某种比实际更大的东西;当他从被照亮的地面旁边走过时,它便发出响声并且有自己的影子作陪,这影子像是为他牵着衣袍的侍从,他直立起来,火焰照亮他身上每一处暗微的地方。“为什么又是这样?”他想。好像是,他永远都只能存在于自己的这个世界,并且,这个它的世界虽然庞大,他却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行走其中。是一丛安静的森林。黑暗的枝桠扭扭曲曲的遮蔽了天空,他抬头往上看去,密密麻麻的腐朽的潮湿的气氛沉重的压进他的瞳孔里。那些枝桠再次扭曲,黏黏稠稠的蛇的皮肤开始隐现。
    很快这条路就走完。灯火被他抛弃在了后面,这里往后又是一段紧挨一段的黑暗。再往后的行走已经是一点意义都没有。尽头处是一栋白色的房子。颜色看上去跟他的心情一样惨淡。不,不能是惨淡。他看到白色房子上浅浅的粉刷的痕迹慢慢脱落,有成块成块的红色显露出来,像是火的颜色,也像是血的颜色。他邪恶的恶化他体内的、无人触动的、难治的空洞。我才不会只是平静的生存下去。平静的生存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的。思想灼痛他的内心。可能比纹身都要痛吧。可是,就算是传说中的小卡,总也不能把什么东西纹到一个人类的心脏之上吧,他这样想,觉得自己很有造物主的潜质。
    巡礼之后应该就是献祭了。他警醒的跟上前面那个一直也是孤零零的男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男人就一直在他前面晃悠,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出现的。他可以看到他的脚步也是同样的杂乱仓促,没有方向感。他加紧往前赶了两步,想让自己撵上男人的步伐。他好像有所察觉,他也一样往前赶了两步。可是,就是你了。总有人要给这个故事结尾。小卡想。他开始追逐起来,男人也在前面不断要去逃脱。没办法,这是个午夜。往前只剩下一段一段的黑暗了,并且,所有的事情都会在某一段黑暗里终结。他不断往前追赶,不要跑了,你也认命吧,谁叫你也同样孤独。窸窣的帆布鞋底与凌乱的路面不断摩擦。“嚓”、“嚓”、“嚓”……不断有打火机被打燃。他在依稀的光中,看到自己的指尖已经触碰到男人的皮肤了。他感觉到一个孤独的生命在那里悸动着。男人无法逃脱。它是某种比实际更大的东西。你逃不掉的,他愤恨的说。蛇从他的瞳孔里爬行出来,先是缓缓的,然后把蓄了一个冬天的怨毒全部爆发,它直起身子,像弓箭一样蹿向男人的脚跟。俗套的比喻。但是,总算,他倒下了。一点一点冷漠的空气,从那个伤口注入。不断膨胀,他看到自己放大、放大。最终轻飘飘的往上飞去。云朵是一团一团的,他望了下去,离那个世界好远。
    那个男人倒在那里,身体与地面平行,看不到影子。显得那么孤单。

  • 小卡

    小卡 (有所热爱,有所坚持。) 2011-07-01 12:45:32

    我说了,我要以字数取胜!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01 12:48:22

    小卡 你赢了
    太长了
    我直接看最后一句了

  • 大溪地

    大溪地 (而我终将自由.) 2011-07-01 13:18:10

    卡副总的我没看完……不过讲田主任的那段亮了,哈哈哈
    一人只能投一票啊?

  • 小卡

    小卡 (有所热爱,有所坚持。) 2011-07-01 13:19:47

    我好伤心啊!居然不看完!
    我决定了!待会来领酸奶的必须得先把《午夜打火机》背诵一遍!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01 13:44:50

    我要投诉你滥用职权

  • 卷毛

    卷毛 (我等的太久。) 2011-07-01 13:49:17

    我很高兴的发现卡副写东西有意识要分段了。

  • 张春[阿卡纳]

    张春[阿卡纳]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2011-07-01 14:12:33

    我被你们震惊了,今天我是被吓醒的。

    另:各位参赛选手记得给自己的文章起个名字啊,要不然我们主办方和热心观众怎么点评怎么投票!
    又另:据可靠线报,搞爷正在埋头创作中,准备投稿一首弹唱歌曲。
    又又另:奥地利人汉娜也在积极写作中,到时候给她投票就可以假装英语很好了。

  • 安若尘

    安若尘 (终其所幸。) 2011-07-01 14:16:42

    直接看最后一句。

  • 小卡

    小卡 (有所热爱,有所坚持。) 2011-07-01 14:19:12

    好烦啊!我想修改一下!

  • 昆布

    昆布 (春光明媚) 2011-07-01 14:29:26

    告他们,都在我背包里呢~北京来取:P

  • 田主任

    田主任 (主任爱你们……) 2011-07-01 14:40:58

    会不会发生评委潜规则参赛选手的事情??

  • 瑜树

    瑜树 (能量收集器) 2011-07-01 14:41:26

    LS 担心的有道理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01 14:44:18

    。。。。。。知道会有潜规则内幕的我 好羞涩了~~~

  • 张春[阿卡纳]

    张春[阿卡纳]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2011-07-01 14:54:56

    所有人潜规则所有人,好快乐~

  • 叶默默默

    叶默默默 (忙的是我的趣味) 2011-07-01 15:00:21

    报告评委,按规定添的题目是《出走》,对得上号吧?

  • 田主任

    田主任 (主任爱你们……) 2011-07-01 16:04:44

    《不断丢失的打火机》

    阅卷老师,您好。我觉得这个命题没什么意思,不如我们谈点别的吧……

    -------------------

    楼下继续

  • 火柴

    火柴 (用生命在喝酒。) 2011-07-01 16:10:24

    这事不好办啊

  • 日月星辰青旅

    日月星辰青旅 2011-07-01 16:20:39

    日月星辰提供现摘的木瓜,哇咔咔~~~

  • hi,baby

    hi,baby (自渡也渡人) 2011-07-01 16:50:47

    2011-07-01 14:40:58 田主任 (主任爱你们……) 会不会发生评委潜规则参赛选手的事情??
    ————
    是选手想潜规则评委吧

  • 田主任

    田主任 (主任爱你们……) 2011-07-01 16:51:53

    林老师做第一评委最合适不过了

  • 野导

    野导 2011-07-01 17:26:33

    咆哮体怎么还没有出现?

  • hi,baby

    hi,baby (自渡也渡人) 2011-07-01 17:33:04

    又要改作文??

  • 冲浪坚

    冲浪坚 (灯 等灯等灯) 2011-07-01 17:50:22

    罪在我每天都坐一次飞机。
    行文结束。

  • 哈雷星酒吧

    哈雷星酒吧 (行走 阅读 沉淀 野花般自在生长) 2011-07-01 17:51:32

    这个必须友情支持。

  • 张春[阿卡纳]

    张春[阿卡纳]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2011-07-01 17:57:04

    死胖子您的参赛作品还是要有个标题的。

  • 黄随便

    黄随便 (不知为不知) 2011-07-01 17:57:56


    《纪念小火柴君》


    公元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就是二七亮最后一只打火机(此火机呈火柴盒造型名曰小火柴)失踪的那一天,我独在晴天见外徘徊,遇见春爷,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小火柴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

    生还是写一点罢;小火柴生前就很受二七亮的器重的。”

    这是我知道的,凡二七亮经手的打火机,大概是因为往往喝多酒之故罢,保存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颓废中,毅然跟了二七亮半个月的就有她。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失踪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

    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失而复得”,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塑料打火机的焰光,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Zippo显示品味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

    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失踪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失踪者未点的烟前。



    真的塑料打火机,敢于直面一块钱的人生,敢于正视一千块的Zippo。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

    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五月二十五日也已有三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四十余失踪的塑料打火机中,小火柴是我亲手买的。亲手买的总归是有感情的,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不仅仅是一只普通的一块钱塑料打火机,是为了曾厝垵烟草事业奉献光与热的先

    驱者。

    她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听,是在二七亮无聊坐在三七吧品尝B52的时候。二七亮约莫用含糊不清的口气告诉我她叫小火柴,但是我也喝的有点大。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春爷发现晴天见的火机也开始减少的时候,才有人指着那只火柴造

    型的打火机告诉我,说:这就是二七亮常用的小火柴。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不被黑手所牵,燃烧了一个星期的打火机,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她却默默的燃烧着,焰口很

    温和。待到偏安于找茶,六月一日后,她才来点着我手里的蓝狼,于是用她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一次就打着,焰口很温和。待到曾青供贩售铁皮火机,往日的村民为了曾青供无限量的可充煤油,准备陆续引进铁皮火机的时候,

    我才见她虑及出售她的杂货铺前途,焰口也有些黯然。此后似乎就不在多用。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永别了。



    我在十一日傍晚,才知道大象也有铁皮火机的事;晚上便得到消息,说林老师居然也买了铁皮火机,曾青供十块钱的那款,而二七亮的小火柴竟也失踪了。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曾

    厝垵村民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有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焰口温和的小火柴君,更何至于无端在晴天见失踪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晴天见日渐减少的火机。数量减少还有一地,是三七亮君的酒吧。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丢失,简直是群体失踪,因为曾厝垵的空气里还弥漫着一丝液态碳氢化合物的味道。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燃料耗尽被丢掉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的塑料火机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点着香烟,就在沉默中失踪。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她,小火柴君,那时是燃料耗尽的。自然,点烟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晴天见里失踪了,从二七亮的口袋里,接着点着了林老师的烟,进而辗转到了芙蓉的手上……温暖了曾厝垵

    大半烟民潮湿的肺,只是还没有服务于更多人的烟-或是蓝狼,或是金桥,或是红双喜,但她还能发出温和的焰口,可是终究逃不过那只黑手,于是失踪了。

    始终焰口温和的小火柴君确是失踪了,这是真的,有二七亮那没有火机点火的半包烟为证;数量多且样式多的晴天见火机也没了不少,有搞爷不太深邃的目光为证;只有一样曾经拥有大量火机的三七亮在自己的吧台里默默叹气。当曾

    厝垵500强们的打火机接连失踪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曾厝垵各式文艺老中青的武功,不幸全被这些失踪的火机抹杀了。

    但是曾厝垵中山路的烟民们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曾经受过小火柴那一缕温和……。



    时间永是流驶,中山路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塑料打火机,在曾厝垵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烟民点燃他们的各式香烟,或者给芙蓉点燃煮咖啡的酒精灯。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

    的请愿。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请愿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徒手。

    然而既然有了失踪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点燃了朋友;基友,爱人的烟,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温和的焰口。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

    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曾厝垵村民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黑手竟如此地凶残,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曾厝垵的塑料火机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各式塑料火机的样貌,是始于刚到曾厝垵的那一阵,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一打就着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晴天见虽失踪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曾厝垵塑料火机的勇毅,虽遭黑手的牵拿,铁皮火机

    侵占,压抑至数星期,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失踪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黄的焰口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塑料打火机,将更奋然而点着下一根烟。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小火柴君!
    是日,公元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 于江苏 淮安

  • 冲浪坚

    冲浪坚 (灯 等灯等灯) 2011-07-01 18:02:50

    标题为《无题》,谢谢评审。

  • 瑜树

    瑜树 (能量收集器) 2011-07-01 18:12:10

    越往后难度越高啊啊啊啊!

  • 瑜树

    瑜树 (能量收集器) 2011-07-01 18:12:45

    黄随便君的字数已经超过了想以字数取胜的小卡了吧

  • 冲浪坚

    冲浪坚 (灯 等灯等灯) 2011-07-01 18:13:11

    猫扑前十,曾厝垵前十五,强势插入

  • 张春[阿卡纳]

    张春[阿卡纳]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2011-07-01 18:14:52

    请名为小卡的参赛选手注意,字数上您也不能赢这名叫做黄随便的选手了,咋整!

  • 默默

    默默 (http://mo-inlife.taobao.com/) 2011-07-01 18:20:35

    这样跟帖不好投票吧。

  • 默默

    默默 (http://mo-inlife.taobao.com/) 2011-07-01 18:21:11

    支持漓1票。

  • 张春[阿卡纳]

    张春[阿卡纳]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2011-07-01 18:26:59

    请楼上的热心观众注意,投票还没有开始,要等到7月10日投稿截至以后,才开始投票的哦。也请您耐心等待,我们的大赛高潮迭起,还有许多的精彩作品尚在创作中~!

  • 黄随便

    黄随便 (不知为不知) 2011-07-01 18:40:45

    请大赛主办方 阿卡纳 注意,我不是靠字数取胜的~~~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01 18:42:30

    忒狠了忒专注了!~

  • 小卡

    小卡 (有所热爱,有所坚持。) 2011-07-01 18:45:55

    要拼字数了么?
    我还可以扩写!

  • 小卡

    小卡 (有所热爱,有所坚持。) 2011-07-01 18:47:48

    并且我表示我的字数目前还是最多的!
    黄随便的只是分段比较多,显得比较长而已!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01 18:48:35

    = = 我决定放弃。乖乖的掏钱包买好了。

  • 黄随便

    黄随便 (不知为不知) 2011-07-01 18:51:23

    果然选手 小卡 是要以字数取胜啊

  • 冲浪坚

    冲浪坚 (灯 等灯等灯) 2011-07-01 18:56:11

    短文决胜啊

  • 鲤

    (冒泡泡~) 2011-07-01 19:22:45

    还有鲁迅先生的文风 真是文学界的奇葩啊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01 19:24:53

    《你,我的防风打火机》


    若,欲望的海水轻易被时间扑灭
    就像潮汐依迹可循淹没在平淡
    那么,给我一只火柴,点燃是为解暂时的湿冷,
    那只是你对于我的一种不负责任的诠释;

    我需要的那仍是你,能给我一簇,
    在深夜里一只手指,即,迸发的
    永永远远都能拥有的
    扑不灭也吹不散的熊熊的烈焰;
    在我的皮肤上打上猩红色的印记,象征着痴迷。

    从坟墓里喷射着让所有灰烬复活的能力,
    于是,我们,会在每一晚···

    都丧失掉,一些理智。

  • 蔡要要不吃药

    蔡要要不吃药 (公众号就是蔡要要不吃药) 2011-07-01 20:42:12

    2011-07-01 07:35:00 Juki|饼干 (阳光过敏症。) 小卡 把柜台上的打火机摆好

    “不见了一只打火机”
    “啊~”

    --------

    没人觉得饼干的这个才体现了这个大赛的精髓吗!!!

  • hi,baby

    hi,baby (自渡也渡人) 2011-07-01 21:05:03

    饼干这个太那个了……

  • 张春[阿卡纳]

    张春[阿卡纳]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2011-07-01 21:13:18

    《每天都要懂得一点道理人生才可以进步》


    芙蓉不是打火机
    想灭就能灭

    ————————————————

    参赛单位:晴天见冰激凌店
    作者:晴天见冰激凌店集体创作

  • 小卡

    小卡 (有所热爱,有所坚持。) 2011-07-01 21:21:01

    ……
    你们就拿这个忽悠我了?

  • 黄随便

    黄随便 (不知为不知) 2011-07-01 21:35:43

    这~~春爷你们。。。。

  • Ø

    Ø (Panta rhei.) 2011-07-01 22:06:43

    我来倒开水的,各位再接再厉。

  • 张春[阿卡纳]

    张春[阿卡纳]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2011-07-01 22:18:45

    小卡和随便你们是不瞬间觉得比赛的档次下落了不少……

  • Sybille

    Sybille (我认为他应该在月亮上) 2011-07-01 22:19:27

    从前,有一个打火机,他走着走着,

    就被顺走了.......

  • 黄随便

    黄随便 (不知为不知) 2011-07-01 22:46:32

    是啊,身为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龙头企业领导者及本次大赛的组织者,提升大赛的品味与档次是历史的需要时代的召唤

  • Tenlo

    Tenlo (我只爱你) 2011-07-01 23:25:31

    我写的也有人投票了…啊

  • 张春[阿卡纳]

    张春[阿卡纳]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2011-07-01 23:54:13

    是的,我也投了我自己一票。事实证明像我和饼干这样的选手也是有希望的。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01 23:56:48

    《打火机的梦》


    在SOLO BAR,总有些粗心的客人喜欢遗留一些东西,打火机就成了最多的遗留品,每天小二清理桌台的时候,都会捡到几个打火机,于是小二就把火机集中放在一起,时而会有客人借用,每天不断的忙碌,今晚,一个客
    人在那坐了很久了,或许是有心事吧,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一直快到打烊时间,客人才离开,小二收拾桌台的时候发现,客人遗留下了火机,小二摇了摇头笑笑说:又是一个粗心的客人.

    把火机放入吧台的盒子里,小二继续去忙碌了,而盒子里的火机似乎在昏黄的灯光下有些异样,其实每样物都有生命,盒子里的火机也是,火机们开始唧唧哇哇的讨论起新来的伙伴了,慢慢的才知道,新来的伙伴叫啊囧,因为他的外壳是一张很囧的图片,正当大家讨论的热火朝天时,小二回来了,火机们都安静下来,害怕被这个人类发现了,啊囧安静下来,静静的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光,刹那间仿佛觉得自己一阵眩晕,等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在他门前,站着一个很破旧很破旧的打火机,他看看四周问道:老爷爷,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您是谁呀? 老火机说:孩子,我是世界上第一个打火机,这里是我的世界,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你可以告诉我你的愿望吗? 真的吗?你真的可以许诺我一个愿望吗?那我想想哦..啊囧想了想说道:我想和小黑小花一样,每天可以到处悠闲的散步,可以躺在那晒太阳,可以被客人轻轻的抚摸,而不是被他们暴力的使用,你看,啊囧指着自己的身躯说道,我现在全身都是伤痕累累,!! 孩子,你想好了吗? 你确定你要做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吗? 啊囧想了想很坚定的点了点头说:是的,我决定了,请老爷爷帮我实现我的愿望吧..! 老火机看了看瘦弱的啊囧,拿着手中的权杖开始在地上画圈口中念念有词道: 画个圈圈实现你的愿望.说完指向啊囧......!!!!

    啊囧一阵眩晕,等他再次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变了,变成一只很可爱的猫咪了,远处的小黑和小花走了过来对他说道:啊囧,你真懒,每天不是睡觉就是晒太阳,连老鼠都不会抓!! 啊囧没有理会,伸了个懒腰,趴在那里晒太阳了,啊囧心想,我就是来散步和晒太阳的,我干嘛要去抓老鼠呢,,!! 之后,每天都有新的客人来店里,每个客人见到啊囧都会说这只猫真的好可爱,都会轻轻的抚摸啊囧,而小花和小黑也被客人冷落下来了,啊囧看着小花和小黑的失落,自己心里洋洋得意,心想:嘿嘿,怎么样,我比你们受欢迎吧...! 好景不长,由于啊囧的懒惰,每天只会晒太阳和散步,也不打理自己的卫生,慢慢的变脏了,虽然有些可爱,但是每次有新客人来,都碍于脏没有去抚摸他,有一天啊囧晒着太阳竟然睡着了,睡梦中又见到那个完成他愿望的老火机,老火机问啊囧:孩子,做猫做的开心吗? 啊囧说:开心呢,很多客人都很喜欢我,每次有新客人来,都会逗我玩,但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他们都不喜欢和我一起玩了.老火机笑了笑说: 孩子,他们不和你玩是因为你太脏了,你要打理好个人卫生, 啊囧不以为意的说道:怎么会,我这么可爱,他们不会不和我玩的? 老火机笑了笑,孩子,你要学会讲卫生,说完,老火机就慢慢的消失了,啊囧醒了过来,但是没有把老火机的话放在心上..!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啊囧也越来越脏,毛色开始有些变化了,有些地方甚至开始大量脱毛了,小黑和小花也开始和他保持距离了,邻家的小咪也不太愿意和他玩了,小咪是个漂亮的姑娘,啊囧觉得他很漂亮,之前追求过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小咪开始对啊囧冷淡了,啊囧也没想那么多,每天依然还是散步和晒太阳睡觉,终于有天,从附近来了几只小野猫,啊囧看到了打算去找他们玩,但是他们不愿意和啊囧玩,说啊囧很脏,
    啊囧很恼怒,和那几只野猫开始争论起来,小黑和小花也加入到争论中,开始说啊囧不讲卫生,脏兮兮神马的,终于啊囧恼羞成怒,和几只野猫争斗了起来,啊囧瘦弱的身子,当然打斗不过那几只野猫,其中一只猫狠狠的拍在了啊囧的脑袋上~~~!@!

    啊...好痛~~ 盒子里的啊囧突然大叫,旁边的众火机紧紧的捂住了啊囧的嘴,一旁的小二四下观望了下说道:我怎么听到有人在大叫.? 难道是我听错了.? 喂,小二,借火机用下,!! 一个客人叫道,小二随手从盒子里拿了个火机递给客人说:送给你啦,,,!!! 谢谢...!! 啊囧,又回到了现实,依然是一个点火的工具,!!

    物尽其用,请勿乱丢打火机,以免造成环境污染..



    The end


    PS: 借用了一下SOLO BAR和谁家的小黑和小花...别见怪,故事纯属虚构,现实觉无可能发生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01 23:57:31



    哎呀~~写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终于搞定~~~ 啊囧我现在赤裸着上身叼着烟在电脑前面码字~~热阿热阿~~~

  • 张春[阿卡纳]

    张春[阿卡纳]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2011-07-02 00:48:51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在作者本人的威逼之下终于把《午夜打火机》看完了。——生平最讨厌别人用西瓜指着我的头!

    我应该是第一个看完这篇的人吧?好感动~我是最棒的。

    怎么说呢,应该给小卡颁一个特别奖——特别长。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02 00:49:15

    我呢我呢~~ 我的如何.? 给点评价吧~ 貌似我的有点偏题了~

  • 张春[阿卡纳]

    张春[阿卡纳]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2011-07-02 00:50:15

    我决心把第一个看完《打火机的梦》的荣誉让给别人!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02 00:52:02



    囧了~~

<前页 1 2 3 后页>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7035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讨论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