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象老师究竟精通多少外语?

Spitama

来自: Spitama(也无风雨也无晴) 2011-05-05 11:07:02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宋庆龄

    宋庆龄 2011-05-06 10:42:46

    Russian!

  • honesty

    honesty 2011-05-10 23:32:42

    馮象懂希臘語,但肯定不算精通,因為他的譯文犯了不少初級的文法錯誤。除了張達民的文章指出的幾處外,另一希臘文學者潘秋松博士也對馮象的希臘文水平有類似的看法:
    評馮象譯經:約翰福音一1-18(http://blog.akow.org/?p=12
    ...
    三、文法

    θεὸς ἦν ὁ λόγος:馮氏按照希臘文字序譯作「上帝就是那言」。學過初級希臘文的人都知道,這是錯誤的翻譯,在對等動詞句子中,兩個主格名詞,帶冠詞者為主詞,不帶冠詞者為述語主詞(詳參:威廉‧孟恩思[William Mounce]著,潘秋松譯,《聖經希臘文基礎:課本》[美國麥種傳道會:2006],42-43)。在諸多譯本中,獨獨馮氏與眾不同。

    一17:馮氏將 διὰ Ἰησοῦ Χριστοῦ ἐγένετο 譯為「來自耶穌基督」,雖然在神學上是正確的,卻誤譯了希臘文介詞 διά(dia)。

  • 青笠道人

    青笠道人 (崇拜是最远的距离) 2011-05-11 00:02:09

    可以理解啊,掌握那么多外语,有点错误很正常

  • honesty

    honesty 2011-05-11 06:07:21

    我和一般聖經研究的博士生大都會用七、八種語言:聖經的希臘語,希伯來語和亞蘭語,另按新約或舊約專長多一兩種(如烏加列文,亞甲文,拉丁文等),除了自己的母語外,英,法,德語是標準的要求。但在語文程度上通常都是僅足夠借助字典勉強翻譯外文學術書籍和期刊來幫助研究,除了英文以外,並不能用外文寫作著述或深入談話溝通,根本談不上精通。馮象先生的中英文水準當然是頂尖的,但希臘語則肯定是很有限,因為他犯的文法錯誤是很基本的。希臘文的詞序比中英文有彈性得多,通常不能完全按詞序翻譯。比方說他翻譯的約翰福音1:1的「上帝就是那言」,就是按希臘文詞序的字典式翻譯,而分不清主語和述語。這是一卷書的首節,應該不是因為太累所致的無心之失。希臘文的介詞的語義範圍也很少跟中英文有完全的對等,馮象在這方面就有不少如約翰福音一17的誤譯了。這些都表示他翻譯原文時並不是用希臘語來思想,如何能說是精通希臘語?
    馮象無疑是個很聰明的人,但不要把他神化,使他陶醉於稱讚聲中,以致看自己和別人並不合乎中道,這對他和別人都沒有好處。

  • Spitama

    Spitama (也无风雨也无晴) 2011-05-11 18:28:22

    冯译《新约》我还没看,如果像LS所说,的确是犯了基础语法错误。我指的精通主要是指新约希腊语,当时打快了,就写了古希腊语,我一直觉得精通古希腊语是很玄乎的事情,也许以Κοραής创制καθαρεύουσα为界,之前均为古希腊语,迈锡尼希腊语就是独立一系统,后来还有古典、共通、中古之分,即使是所谓古典希腊语也很泛化,不同作家各有其风格与用词、词法上的区别,我认为精通全部,基本不可能。就如同德国印度学大师瓦尔德施密特所言,他精通的古代语言梵语和古波斯语仅仅是就他研究范围内的精通,以外的他一无所知。

    不过我对于像张达民这些庸俗新教的学者可能有偏见,新教我只欣赏欧洲的。像苏联后期与解体初期,趁着俄国人精神空白,美国、韩国的那些庸俗新教向其疯狂传教,传教方式相当庸俗甚至下流,欧洲的新教就没有做这种无耻之事,要不然阿列克谢为什么对异端那么反感,又不是他老人家不讲道理。

  • honesty

    honesty 2011-05-12 03:23:24

    美國崇尚自由,新教的教派組織五花八門,一盤散沙,從極左到極右都有,不能一概而論。有些教會的傳教方式和心態的確不敢恭維,甚至可怕,有些教會則完全不傳教,甚至略提耶穌的名字也怕得罪其他宗教。我不知張達民屬哪一類。不過,一般而言,有學術水準的神學院通常不會太極端,與一些強烈反智的基要派教會不同。

  • ????????

    ???????? (𡾋𡽕) 2011-05-18 05:31:40

    θεὸς ἦν ὁ λόγος
    此句譯作“上帝即彼言”不知有何不妥?個人以為,只要將言字前的冠詞譯出,保留原文語序并無不可。(我看不出,在中文里,上帝即彼言與彼言即上帝有什么不同。)

  • Spitama

    Spitama (也无风雨也无晴) 2011-05-18 12:40:41

    我请教了下冯象老师,他说两种都可,只是综合整体语境“上帝就是那言”更好,不能拘泥于语法框框。

  • Foinse OCaoimh

    Foinse OCaoimh (edo ergo sum/ēdu tāpēc esmu) 2012-03-19 20:51:33

    冯先生似乎不懂威尔士语。他在《玻璃岛》一书中用Ynis Gutrin一词为玻璃岛的威尔士语名,然而在威尔士语的一般拼写中“岛”一词为Ynys,或更早的enys,唯独不见ynis这个拼法。ynis看起来是说英语的人按照听到的威尔士发音记下的。Gutrin一词明显是英语化的拼法,因为原词是Gwydrin, 或早期guytrin等,在阴性名词ynys后要变音,ynys wydrin是正确的拼法。类似的例子在该书中还很多,我推想冯先生对威尔士语的知识应该是来自英语介绍,但并不妨碍他的书的准确和可读性。

  • Foinse OCaoimh

    Foinse OCaoimh (edo ergo sum/ēdu tāpēc esmu) 2012-03-19 20:54:08

    不过亚瑟王故事主要见于中古英语和法语文学,研究者不懂威尔士语并无大碍。古威尔士语(9-12世纪)没有关于亚瑟王的材料,只有到了Culhwch ac Olwen(12世纪)的中古威尔士语文学才开始出现亚瑟。

  • 温饱生闲事儿

    温饱生闲事儿 2013-12-07 10:45:18

    馮象懂希臘語,但肯定不算精通,因為他的譯文犯了不少初級的文法錯誤。除了張達民的文章指出的幾 馮象懂希臘語,但肯定不算精通,因為他的譯文犯了不少初級的文法錯誤。除了張達民的文章指出的幾處外,另一希臘文學者潘秋松博士也對馮象的希臘文水平有類似的看法: 評馮象譯經:約翰福音一1-18(<a href="http://www.douban.com/link2/?url=http%3A%2F%2Fblog.akow.org%2F%3Fp%3D12&link2key=e536d18483"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http://blog.akow.org<wbr/>/?p=12</a>) ... 三、文法 θεὸς ἦν ὁ λόγος:馮氏按照希臘文字序譯作「上帝就是那言」。學過初級希臘文的人都知道,這是錯誤的翻譯,在對等動詞句子中,兩個主格名詞,帶冠詞者為主詞,不帶冠詞者為述語主詞(詳參:威廉‧孟恩思[William Mounce]著,潘秋松譯,《聖經希臘文基礎:課本》[美國麥種傳道會:2006],42-43)。在諸多譯本中,獨獨馮氏與眾不同。 一17:馮氏將 διὰ Ἰησοῦ Χριστοῦ ἐγένετο 譯為「來自耶穌基督」,雖然在神學上是正確的,卻誤譯了希臘文介詞 διά(dia)。 ... honesty

    问题的关键不是冯象犯希腊语语法错误,而是和合本的译者不通汉语,病句太多,读起来佶屈聱牙,用“狗屁不通”来形容,也不为过。

  • honesty

    honesty 2013-12-08 14:50:28

    樓上,“縱然憤恚,也不可觸罪;莫叫太陽落上你們的怒容” (馮象譯:以弗所書4:26)

    你可能也喜歡這類半文半白,非常通順的佳句:
    “那是真光,照臨每一個人來這世界” (約翰福音1:9)

    “那不愛我的,則不會遵從我的言。而你們聽到的那言,非自我出,乃是差遣我的天父之言。”(約翰福音14:24)

    從現代漢語角度來說,和合本當然有好些病句。和合本出版時正值文言和白話交替的時代,有些句子現在看來不通是無可厚非的(馮象極力推崇的魯迅也在所難免)。和合本的翻譯委員會首任主席狄考文在中國住了四十多年,創立了文會館,即後來的廣文大學,編寫了《北平官話教程》及許多數理化的中文教材,怎能說是不通漢語?而且不要忘記和合本對中國新文學運動的貢獻,當時不少作家如魯迅、周作人、老舍、郭沫若都對其有很高的評價,和合本的四福音書也曾在許多政府學校用作標準的國語範本,文學家朱維之後來更稱和合本為模範的翻譯。這不是說和合本無需更新或被新的譯本取代,而是說我們不應用今天語言的標準來評價一百年前的產品,不然孔孟之言也大部份會被批為狗屁不通了。

  • 温饱生闲事儿

    温饱生闲事儿 2013-12-21 17:00:04

    樓上,“縱然憤恚,也不可觸罪;莫叫太陽落上你們的怒容” (馮象譯:以弗所書4:26) 你可能 樓上,“縱然憤恚,也不可觸罪;莫叫太陽落上你們的怒容” (馮象譯:以弗所書4:26) 你可能也喜歡這類半文半白,非常通順的佳句: “那是真光,照臨每一個人來這世界” (約翰福音1:9) “那不愛我的,則不會遵從我的言。而你們聽到的那言,非自我出,乃是差遣我的天父之言。”(約翰福音14:24) 從現代漢語角度來說,和合本當然有好些病句。和合本出版時正值文言和白話交替的時代,有些句子現在看來不通是無可厚非的(馮象極力推崇的魯迅也在所難免)。和合本的翻譯委員會首任主席狄考文在中國住了四十多年,創立了文會館,即後來的廣文大學,編寫了《北平官話教程》及許多數理化的中文教材,怎能說是不通漢語?而且不要忘記和合本對中國新文學運動的貢獻,當時不少作家如魯迅、周作人、老舍、郭沫若都對其有很高的評價,和合本的四福音書也曾在許多政府學校用作標準的國語範本,文學家朱維之後來更稱和合本為模範的翻譯。這不是說和合本無需更新或被新的譯本取代,而是說我們不應用今天語言的標準來評價一百年前的產品,不然孔孟之言也大部份會被批為狗屁不通了。 ... honesty

    英敛之评价清代泥古派大学士倭仁“处于不中不西之夹缝,故成此非驴非马之种类”。想和合本也难免非驴非马的尴尬。
    这一头没有当代白话文的通顺,那一头又丢掉了传统文言的典雅(且不说和合本圣经完全没有资格与孔孟之言相提并论),不文不白,非驴也非马,而硬译、直译留下的是英语味儿或者是洋泾浜的汉语味道,不被托之为“白话不成熟”来遮羞,晚清同时期的白话文学作品比和合本通顺的比比皆是。待现代白话完全成熟,和合本就成了诘屈聱牙的鸡肋。而张达民的无论对先前的译本改了错,但用大陆市井的粗坯的话来说就是“茅坑儿上盖楼——臭底儿”。底本的行文不通,改一改也不能脱胎换骨。
    还是那句老话: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作品不是捧出来的,你可以说他是翻译典范,可却达不到好的效果,说了也白说。坏的译本不能如何捧,让人读,读不出古文的雅,也读不出口语的顺,究竟让人觉得诘屈聱牙。
    再者,所谓言必有征,楼上说老舍郭沫若捧和合本,可否给出出处?

  • 温饱生闲事儿

    温饱生闲事儿 2013-12-21 17:04:08

    和合本出版時的确正值文言和白話交替的時代,犯的语病却不来自白话文,而是洋人不谙汉语硬译的毛病。况且现在不是晚清,语言行文方式已经大变。思高版、现代中文译本和冯象的译本一出,和合本可以当厕纸了

  • 雪绒花

    雪绒花 2014-01-07 17:44:11

    和合本出版時的确正值文言和白話交替的時代,犯的语病却不来自白话文,而是洋人不谙汉语硬译的毛 和合本出版時的确正值文言和白話交替的時代,犯的语病却不来自白话文,而是洋人不谙汉语硬译的毛病。况且现在不是晚清,语言行文方式已经大变。思高版、现代中文译本和冯象的译本一出,和合本可以当厕纸了 ... 温饱生闲事儿

    和合本出版時的确正值文言和白話交替的時代,犯的语病却不来自白话文,而是洋人不谙汉语硬译......能否举例说明?

  • 温饱生闲事儿

    温饱生闲事儿 2014-01-10 23:56:50

    和合本出版時的确正值文言和白話交替的時代,犯的语病却不来自白话文,而是洋人不谙汉语硬译.... 和合本出版時的确正值文言和白話交替的時代,犯的语病却不来自白话文,而是洋人不谙汉语硬译......能否举例说明? ... 雪绒花

    文言文里也不会有“归耶和华为圣”(出谷记39:30)这种别扭的表达,白话文更不会有。“HOLINESS TO THE LORD”被扭成“归耶和华为圣”,我只能视为来自传教士的蹩脚汉语

  • 温饱生闲事儿

    温饱生闲事儿 2014-01-11 10:46:56

    美國崇尚自由,新教的教派組織五花八門,一盤散沙,從極左到極右都有,不能一概而論。有些教會的 美國崇尚自由,新教的教派組織五花八門,一盤散沙,從極左到極右都有,不能一概而論。有些教會的傳教方式和心態的確不敢恭維,甚至可怕,有些教會則完全不傳教,甚至略提耶穌的名字也怕得罪其他宗教。我不知張達民屬哪一類。不過,一般而言,有學術水準的神學院通常不會太極端,與一些強烈反智的基要派教會不同。 ... honesty

    张达民博士常把他“博士”的头衔挂着,我挺好奇他是那个学校的博士。
    后来发现他是原教旨主义基督教大本营——威斯敏斯特神学院毕业的。换句话说,张博士也是基要派体系出来的。
    如果他真是基要派信徒,相信圣经逐字逐句都是上帝传授的,里面的遣词造句都具有神圣性,甚至关乎人的升天,那么就不难理解他为什么非要强调字对字的死译。

  • 温饱生闲事儿

    温饱生闲事儿 2014-01-11 10:51:51

    找张达民的文章,发现他还写过关于圣经无误论的文章。其人出自基要派无疑(其实华人新教圈子也就基要派最流行)。
    了解了张先生的基要派背景,自然而然的可以理解他对圣经字句的执着和忠诚,容不得意译

  • honesty

    honesty 2014-01-12 11:17:09

    馮象的粉絲總是喜歡迴避學術理據及專業的問題,把對馮象的學術批評用“信徒視角”、“原教旨主義”或其他陰謀論來解釋掉。

    對美國福音派神學院略有認識的人,都不會把威斯敏斯特視為原教旨主義基督教大本營。而且張達民是基要派與否,跟他的學術水平並無直接或必然的關係。最少他的博士論文在主流聖經研究頂尖系列之一的JSNTSupp出版,我去Worldcat搜索,發現六大洲幾百間大學和神學院圖書館都有收藏。大約同期的馮象博士論文卻沒有人出版,Worldcat也只找到一間圖書館有收藏,連哈佛大學圖書館也把它打入冷宮,只有縮影膠卷放在檔案館。馮象也沒有就他的博士研究在學術期刊發表任何專文。在美國,通常有水準的博士論文都會變成專書出版,或最少化整為零作為學術專文在不同的期刊出版,或在學術會議裡發表。馮象完全沒有出版或發表,這意味著馮象連自己的專業研究也夠不上西方學術水平,更何況他業餘的譯經呢?

    專業vs業餘的問題,基本上是客觀,由學界同儕來判定的(“peer reviews”)。至於文筆或翻譯方法,是比較主觀的,多辯駁也沒有甚麼好處或結果。其實馮象何嘗沒有文法不通,字對字的死譯呢?

  • honesty

    honesty 2014-01-12 14:45:48

    文言文里也不会有“归耶和华为圣”(出谷记39:30)这种别扭的表达,白话文更不会有。“HOLINESS 文言文里也不会有“归耶和华为圣”(出谷记39:30)这种别扭的表达,白话文更不会有。“HOLINESS TO THE LORD”被扭成“归耶和华为圣”,我只能视为来自传教士的蹩脚汉语 ... 温饱生闲事儿

    如果溫飽兄認為馮象的“太陽落上你們的怒容”不蹩腳,我們就沒有再討論的必要了。馮象的“歸聖耶和華”又比和合本的“歸耶和華為聖”好到哪裡去?“歸聖耶和華”根本就不通,就算勉強解釋,讀來也像“歸給神聖的耶和華”或“屬於神聖的耶和華”,毫不準確。最少和合本可正確理解為“歸給耶和華作為神聖的”或“神聖,屬於耶和華的”。

  • 温饱生闲事儿

    温饱生闲事儿 2014-01-13 00:17:27

    如果溫飽兄認為馮象的“太陽落上你們的怒容”不蹩腳,我們就沒有再討論的必要了。馮象的“歸聖耶 如果溫飽兄認為馮象的“太陽落上你們的怒容”不蹩腳,我們就沒有再討論的必要了。馮象的“歸聖耶和華”又比和合本的“歸耶和華為聖”好到哪裡去?“歸聖耶和華”根本就不通,就算勉強解釋,讀來也像“歸給神聖的耶和華”或“屬於神聖的耶和華”,毫不準確。最少和合本可正確理解為“歸給耶和華作為神聖的”或“神聖,屬於耶和華的”。 ... honesty

    是的,我从来不认为冯象的翻译句句出彩,而他的文本翻译“磕巴”的地方也有不少,有的句子甚至换了主语。
    我只是认为冯象的译文起码比和合本的蹩脚汉语要强很多(事实上,现代中文译本、天主教的思高本在汉语行文上,都好过和合本)。而冯象强调圣经翻译不能字对字的“死译”,要让圣经原文屈就于汉语惯常的表达习惯,这个观点也没错。立足于这个标准,他完全有理由批评和合本的蹩脚,而他对和合本的批评也是畅快淋漓。
    冯象立足这个标准,自然有资格批评和合本。但张达民既然推崇和合本,也就没有资格批评冯象。为什么?
    张达民说冯象不谙希伯来文、希腊文原文,有错译,可和合本翻译的时候压根没有本自圣经的希伯来、希腊原文,而是个从英文圣经翻译二来的二手货。张达民怎么就没批评当年狄考文的和合本圣经不从希伯来、希腊原文翻译?
    张达民说冯象的译文没有采用圣经研究的最前沿成果(我不知道他的原教旨主义的威斯敏斯特神学院能搞出什么最学界最前沿的圣经研究成就,只知道他提出过一个“圣经原文是上帝默示的,无误的,但传抄产生错误”的匪夷所思的看法)。那好啊,一百年前的和合本更不能享有这些学界前沿成果。
    可以批评冯象,但批评冯象的同时,又推崇一个更加蹩脚的和合本,不是自抽耳光吗?你批评冯象不合原文,又推崇一个根本不是从原文翻译的和合本;你批评冯象没有采用圣经研究界的最新成果,又推崇一百年前翻译出来的陈芝麻烂谷子。这到底是玩双重标准,还是自抽耳光?
    王朝君长相上有个大缺陷:溜肩,你如果觉得这种长相不好,可以抬出西施,可张达民请出的确实东施。

  • mondain

    mondain (工诗词) 2014-01-13 13:50:35

    是的,我从来不认为冯象的翻译句句出彩,而他的文本翻译“磕巴”的地方也有不少,有的句子甚至换 是的,我从来不认为冯象的翻译句句出彩,而他的文本翻译“磕巴”的地方也有不少,有的句子甚至换了主语。 我只是认为冯象的译文起码比和合本的蹩脚汉语要强很多(事实上,现代中文译本、天主教的思高本在汉语行文上,都好过和合本)。而冯象强调圣经翻译不能字对字的“死译”,要让圣经原文屈就于汉语惯常的表达习惯,这个观点也没错。立足于这个标准,他完全有理由批评和合本的蹩脚,而他对和合本的批评也是畅快淋漓。 冯象立足这个标准,自然有资格批评和合本。但张达民既然推崇和合本,也就没有资格批评冯象。为什么? 张达民说冯象不谙希伯来文、希腊文原文,有错译,可和合本翻译的时候压根没有本自圣经的希伯来、希腊原文,而是个从英文圣经翻译二来的二手货。张达民怎么就没批评当年狄考文的和合本圣经不从希伯来、希腊原文翻译? 张达民说冯象的译文没有采用圣经研究的最前沿成果(我不知道他的原教旨主义的威斯敏斯特神学院能搞出什么最学界最前沿的圣经研究成就,只知道他提出过一个“圣经原文是上帝默示的,无误的,但传抄产生错误”的匪夷所思的看法)。那好啊,一百年前的和合本更不能享有这些学界前沿成果。 可以批评冯象,但批评冯象的同时,又推崇一个更加蹩脚的和合本,不是自抽耳光吗?你批评冯象不合原文,又推崇一个根本不是从原文翻译的和合本;你批评冯象没有采用圣经研究界的最新成果,又推崇一百年前翻译出来的陈芝麻烂谷子。这到底是玩双重标准,还是自抽耳光? 王朝君长相上有个大缺陷:溜肩,你如果觉得这种长相不好,可以抬出西施,可张达民请出的确实东施。 ... 温饱生闲事儿

    因为和合本从来也没有标榜是从希伯来、希腊原文翻译,而冯象自称从原文翻译,却被张达民发现名不符实。

    冯象喜欢把对他的批评都歪曲成对和合本的抱残受缺的维护,比如他的《和合本该不该修订》,而张达民也已经明确在回应里说:

    馮先生的回應文章花了不少篇幅來討論和合本應
    不應該修訂,不知是否暗示筆者的目的不過是為
    和合本護經。但筆者早就同意和合本應該修訂,
    並言明不是要為和合本護經,而只是要指出馮先
    生對和合本(和其他中譯)一些不公允和有誤導
    性質的批評。

  • honesty

    honesty 2014-01-13 14:30:38

    是的,我从来不认为冯象的翻译句句出彩,而他的文本翻译“磕巴”的地方也有不少,有的句子甚至换 是的,我从来不认为冯象的翻译句句出彩,而他的文本翻译“磕巴”的地方也有不少,有的句子甚至换了主语。 我只是认为冯象的译文起码比和合本的蹩脚汉语要强很多(事实上,现代中文译本、天主教的思高本在汉语行文上,都好过和合本)。而冯象强调圣经翻译不能字对字的“死译”,要让圣经原文屈就于汉语惯常的表达习惯,这个观点也没错。立足于这个标准,他完全有理由批评和合本的蹩脚,而他对和合本的批评也是畅快淋漓。 冯象立足这个标准,自然有资格批评和合本。但张达民既然推崇和合本,也就没有资格批评冯象。为什么? 张达民说冯象不谙希伯来文、希腊文原文,有错译,可和合本翻译的时候压根没有本自圣经的希伯来、希腊原文,而是个从英文圣经翻译二来的二手货。张达民怎么就没批评当年狄考文的和合本圣经不从希伯来、希腊原文翻译? 张达民说冯象的译文没有采用圣经研究的最前沿成果(我不知道他的原教旨主义的威斯敏斯特神学院能搞出什么最学界最前沿的圣经研究成就,只知道他提出过一个“圣经原文是上帝默示的,无误的,但传抄产生错误”的匪夷所思的看法)。那好啊,一百年前的和合本更不能享有这些学界前沿成果。 可以批评冯象,但批评冯象的同时,又推崇一个更加蹩脚的和合本,不是自抽耳光吗?你批评冯象不合原文,又推崇一个根本不是从原文翻译的和合本;你批评冯象没有采用圣经研究界的最新成果,又推崇一百年前翻译出来的陈芝麻烂谷子。这到底是玩双重标准,还是自抽耳光? 王朝君长相上有个大缺陷:溜肩,你如果觉得这种长相不好,可以抬出西施,可张达民请出的确实东施。 ... 温饱生闲事儿

    張達民幾時推崇和合本?馮象粉絲總是想來個圍魏救趙,把張達民沒有說的話硬塞進他的口,以為藉著打倒張達民就可以為馮象開脫。

    我再細讀張達民評論馮象的各文章,在“文學氣象與學術假象”一文,他提及和合本的地方是這樣說的:

    “本文亦不是要為《和合本》「護經」。平心而論,馮譯──正如較近期的聖經中譯如《中文標準譯本》,《聖經新譯本》及《新漢語譯本》等──的確修正了《和合本》的不少錯譯。《和合本》無論多麼偉大,畢竟是一百年前的譯本,有錯誤當然不足為奇,不然各譯經機構也不會花偌大的人力物力來出版新的譯本或修訂本了。筆者無意文過飾非,否定馮象對《和合本》譯文很多合理的批評。筆者的集中點,只是馮象那些有誤導性質的批評,特別是取巧、出於方法上變來變去的批評。例如馮象自己生硬地直譯時就指摘《和合本》的意譯為錯誤,自己意譯時卻指摘《和合本》的直譯為不通。正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如果我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一樣可以把馮譯批得千瘡百孔,體無完膚。”

    “馮譯另一個特色,就是把一些原文沒有,但為了幫助中文理解而補上的字詞放在方括弧內。這與和合本在字詞下面加上小點虛線的做法是異曲同工。不過和合本是比較直譯,而且通常在較重要的字詞才這樣做,但馮譯常把一些為清晰而補上的主語、賓語等加上括弧,卻有時幾乎加上了一整句也沒有告訴讀者(例如太五37:「其實一個字足夠了」)。缺乏了系統,就容易產生誤導,因為讀者會錯誤地(卻是很自然地)以為馮譯沒有加方括弧的那些經文就是「原汁原味」,但實際上它們往往比那些有方括弧的經文離原文更遠。”

    “確定原文字詞的意思,主要是查字典和比對其他譯本的功夫,馮譯在這方面做得最多,對《和合本》的批評也以這方面為最,而且很多是合理的(但也有些是難分對錯或甚至是馮象自己弄錯的)。不過,筆者關注的,是一些馮象特別強調,卻是極不公允和帶有誤導性的批評。”

    “如果我們同樣望文生義的看馮譯,他的「苦靈」豈不是更有問題嗎?隨便找一千個讀者,相信也沒有一個能從「苦靈」看出甘願貧賤之意(姑且不論這理解是否正確)……當然,馮象可以說,插注不是明言苦靈就是甘願貧賤嗎?用插注來彌補詞不達意,固然是非常方便,在原文語義晦澀的情況下也不失為有效的做法,但如果像馮譯那樣不時借助插注來批評其他譯本而高抬自己同樣詞不能達意的譯文,就未免是取巧誤導讀者了。假如有某個《和合本》的註釋本這樣插注:「虛心,喻甘願貧賤。馮譯苦靈,誤」,馮象能夠接受嗎?”

    “馮譯與原文的關係是若即若離的,似乎看重中文詞句的雕琢過於原文詞句的探究。故此,雖然他一方面修正了《和合本》的很多錯誤,另一方面卻以文害意,加添了不少《和合本》所沒有的錯誤。以彼易此,孰得孰失,就讓讀者自己明辨好了。”

  • honesty

    honesty 2014-01-13 15:11:58

    很明顯,張達民認為和合本在準確方面是不及近期的譯本的,但另一方面,他指出不應以今天的標準來批評一百年前的作品,尤其是馮象的不少批評根本是不合理的。“文學氣象”一文說得很清楚:
    “在創四十三11,雅各吩咐兒子把一些「榧子」(和合本)帶往埃及。馮象大概看了英文譯本的"pistachio nuts",便望文生義地把該詞誤譯作“開心果”。殊不知Pistacia有很多品種,現在最流行的「開心果」(Pistacia vera)是盛產於伊朗一帶的品種,但巴勒斯坦一帶的品種(Pistacia terebinthus或palaestina)的果仁卻細小得多,也不像開心果有裂開的硬殼。馮象對傳教士的揶揄嘲笑,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這例子不是要證明馮象的學術水平低下,因為筆者也有自己的學術盲點和失誤,而是要指出學術是與時俱進。後之視今,猶今之視昔,今天頂尖學者的研究,也終有一天會不值一哂。但動輒嘲笑前人,就如今人掌握了一些現代物理知識便去狠評牛頓,是不智也不合風度的。”

  • 温饱生闲事儿

    温饱生闲事儿 2014-01-18 00:57:51

    馮象的粉絲總是喜歡迴避學術理據及專業的問題,把對馮象的學術批評用“信徒視角”、“原教旨主義 馮象的粉絲總是喜歡迴避學術理據及專業的問題,把對馮象的學術批評用“信徒視角”、“原教旨主義”或其他陰謀論來解釋掉。 對美國福音派神學院略有認識的人,都不會把威斯敏斯特視為原教旨主義基督教大本營。而且張達民是基要派與否,跟他的學術水平並無直接或必然的關係。最少他的博士論文在主流聖經研究頂尖系列之一的JSNTSupp出版,我去Worldcat搜索,發現六大洲幾百間大學和神學院圖書館都有收藏。大約同期的馮象博士論文卻沒有人出版,Worldcat也只找到一間圖書館有收藏,連哈佛大學圖書館也把它打入冷宮,只有縮影膠卷放在檔案館。馮象也沒有就他的博士研究在學術期刊發表任何專文。在美國,通常有水準的博士論文都會變成專書出版,或最少化整為零作為學術專文在不同的期刊出版,或在學術會議裡發表。馮象完全沒有出版或發表,這意味著馮象連自己的專業研究也夠不上西方學術水平,更何況他業餘的譯經呢? 專業vs業餘的問題,基本上是客觀,由學界同儕來判定的(“peer reviews”)。至於文筆或翻譯方法,是比較主觀的,多辯駁也沒有甚麼好處或結果。其實馮象何嘗沒有文法不通,字對字的死譯呢? ... honesty

    一般两个学者争论一个问题的时候,都是从证据出发,罗列各种能作证自己论点的资料,而不会直接去晒自己发表的论文,用这个来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不是么?
    想必张达民和冯象论战的时候,也没有会傻到晒自己在某个期刊上发表了那些文章吧?
    记得好多年前,我做学生会干部的面试。有个新疆学生因为普通话太差,很难听懂,我不想要他。
    于是他就辩解说他普通话很好的,都拿过什么什么考试证书,一二三四的给我罗列(恐怕我能听懂他说的,就这些内容)那些他拿过的等级证书。
    您在这里晒张达民发表文章,其实和那位新疆学生罗列他得过的普通话证书,是一个意思,异曲同工。
    如果张达民牧师真发表过什么雄文,能否在此贴出来给大家一观,也算是增广见闻了

  • honesty

    honesty 2014-01-18 05:08:51

    一般两个学者争论一个问题的时候,都是从证据出发,罗列各种能作证自己论点的资料,而不会直接去 一般两个学者争论一个问题的时候,都是从证据出发,罗列各种能作证自己论点的资料,而不会直接去晒自己发表的论文,用这个来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不是么? 想必张达民和冯象论战的时候,也没有会傻到晒自己在某个期刊上发表了那些文章吧? 记得好多年前,我做学生会干部的面试。有个新疆学生因为普通话太差,很难听懂,我不想要他。 于是他就辩解说他普通话很好的,都拿过什么什么考试证书,一二三四的给我罗列(恐怕我能听懂他说的,就这些内容)那些他拿过的等级证书。 您在这里晒张达民发表文章,其实和那位新疆学生罗列他得过的普通话证书,是一个意思,异曲同工。 如果张达民牧师真发表过什么雄文,能否在此贴出来给大家一观,也算是增广见闻了 ... 温饱生闲事儿

    我已在這裡和別處羅列了很多證據,證明馮象不諳聖經原文。

    和合本怎樣、張達民怎樣、基要派怎樣,都不會對馮象自己的聖經原文水平有任何損益。你硬要扯這些來講,就像馮象一樣,不過是為了迴避對馮象學術水平的合理質疑,企圖來個圍魏救趙吧。

  • mondain

    mondain (工诗词) 2014-01-18 06:04:09

    一般两个学者争论一个问题的时候,都是从证据出发,罗列各种能作证自己论点的资料,而不会直接去 一般两个学者争论一个问题的时候,都是从证据出发,罗列各种能作证自己论点的资料,而不会直接去晒自己发表的论文,用这个来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不是么? 想必张达民和冯象论战的时候,也没有会傻到晒自己在某个期刊上发表了那些文章吧? 记得好多年前,我做学生会干部的面试。有个新疆学生因为普通话太差,很难听懂,我不想要他。 于是他就辩解说他普通话很好的,都拿过什么什么考试证书,一二三四的给我罗列(恐怕我能听懂他说的,就这些内容)那些他拿过的等级证书。 您在这里晒张达民发表文章,其实和那位新疆学生罗列他得过的普通话证书,是一个意思,异曲同工。 如果张达民牧师真发表过什么雄文,能否在此贴出来给大家一观,也算是增广见闻了 ... 温饱生闲事儿

    难道不是您先拿张达民毕业学校出来说事的吗?

  • 温饱生闲事儿

    温饱生闲事儿 2014-01-19 01:49:00

    难道不是您先拿张达民毕业学校出来说事的吗? 难道不是您先拿张达民毕业学校出来说事的吗? mondain

    我当然懒得拿张达民的学校说事。不过某兄急着和原教旨主义撇清关系。那我只能说,张达民的的威斯敏斯特学院的原教旨主义源流,仅此而已。有的学校是纯学术的,有的学校的学术研究是为了辩护某些信条,威斯敏斯特学院这个倾向就很明显

  • 温饱生闲事儿

    温饱生闲事儿 2014-01-19 01:50:34

    我已在這裡和別處羅列了很多證據,證明馮象不諳聖經原文。 和合本怎樣、張達民怎樣、基要派怎 我已在這裡和別處羅列了很多證據,證明馮象不諳聖經原文。 和合本怎樣、張達民怎樣、基要派怎樣,都不會對馮象自己的聖經原文水平有任何損益。你硬要扯這些來講,就像馮象一樣,不過是為了迴避對馮象學術水平的合理質疑,企圖來個圍魏救趙吧。 ... honesty

    如果你谙熟希腊文,我手头有现成的考古资料,可否帮着翻译,或者解读一下?
    还是那句老话:是骡子是马,溜一下就知道了。
    兄可愿溜一下?

  • honesty

    honesty 2014-01-19 02:31:29

    ls,你又自打嘴巴了,是你先拿原教旨主義來說事的。

    我不會幫你做功課。你如果想討論原文,就拿馮象希臘文或希伯來文被質疑的地方來討論吧。我有興趣知道的是,你可以怎樣解釋馮象翻譯為何有時違反基本原文文法,不按所聲稱的原文底本,或譯文跟註釋自相矛盾。如果你只是拿些跟馮象本身原文水平無關的東西來胡扯,轉移目標,對不起,我沒有興趣跟你糾纏下去了。

  • 温饱生闲事儿

    温饱生闲事儿 2014-01-19 22:36:42

    ls,你又自打嘴巴了,是你先拿原教旨主義來說事的。 我不會幫你做功課。你如果想討論原文,就 ls,你又自打嘴巴了,是你先拿原教旨主義來說事的。 我不會幫你做功課。你如果想討論原文,就拿馮象希臘文或希伯來文被質疑的地方來討論吧。我有興趣知道的是,你可以怎樣解釋馮象翻譯為何有時違反基本原文文法,不按所聲稱的原文底本,或譯文跟註釋自相矛盾。如果你只是拿些跟馮象本身原文水平無關的東西來胡扯,轉移目標,對不起,我沒有興趣跟你糾纏下去了。 ... honesty

    没有,你质疑冯象希腊语水平,我只是想试试您自己希腊语水平如何,仅此而已。如果你不愿意看,过年后我会把资料给冯象,让他来看,告诉他又你这么个人,这么回事儿,看他咋说。

  • 温饱生闲事儿

    温饱生闲事儿 2014-01-19 22:41:35

    ls,你又自打嘴巴了,是你先拿原教旨主義來說事的。 我不會幫你做功課。你如果想討論原文,就 ls,你又自打嘴巴了,是你先拿原教旨主義來說事的。 我不會幫你做功課。你如果想討論原文,就拿馮象希臘文或希伯來文被質疑的地方來討論吧。我有興趣知道的是,你可以怎樣解釋馮象翻譯為何有時違反基本原文文法,不按所聲稱的原文底本,或譯文跟註釋自相矛盾。如果你只是拿些跟馮象本身原文水平無關的東西來胡扯,轉移目標,對不起,我沒有興趣跟你糾纏下去了。 ... honesty

    最少他的博士論文在主流聖經研究頂尖系列之一的JSNTSupp出版,我去Worldcat搜索,發現六大洲幾百間大學和神學院圖書館都有收藏。大約同期的馮象博士論文卻沒有人出版,Worldcat也只找到一間圖書館有收藏,連哈佛大學圖書館也把它打入冷宮,只有縮影膠卷放在檔案館。
    ------------------
    你怎么不说杨绛没有任何希腊哲学研究发表,就敢翻译柏拉图著作?
    或者丰子恺也没有写过平安时代的研究,就来翻译《源氏物语》。
    读着都是用脚投票的。教民继续用老和合本,冯象的译文社会评价也不错,而圣经公会出的和合本修订本,过问的人不多。

  • mondain

    mondain (工诗词) 2014-01-20 09:10:28

    最少他的博士論文在主流聖經研究頂尖系列之一的JSNTSupp出版,我去Worldcat搜索,發現六大洲幾百 最少他的博士論文在主流聖經研究頂尖系列之一的JSNTSupp出版,我去Worldcat搜索,發現六大洲幾百間大學和神學院圖書館都有收藏。大約同期的馮象博士論文卻沒有人出版,Worldcat也只找到一間圖書館有收藏,連哈佛大學圖書館也把它打入冷宮,只有縮影膠卷放在檔案館。 ------------------ 你怎么不说杨绛没有任何希腊哲学研究发表,就敢翻译柏拉图著作? 或者丰子恺也没有写过平安时代的研究,就来翻译《源氏物语》。 读着都是用脚投票的。教民继续用老和合本,冯象的译文社会评价也不错,而圣经公会出的和合本修订本,过问的人不多。 ... 温饱生闲事儿

    杨绛、丰子恺的译本很好吗?他们自称是学术译本吗?

  • honesty

    honesty 2014-01-20 12:05:02

    楊絳有說自己是從原文翻譯嗎?她有好像馮象那樣宣稱自己“回到原文善本,重新理解移譯”嗎?
    楊絳在前言明說自己是從Loeb的“英語譯文轉譯”,並參考哈佛經典叢書和其他英語譯本和註釋本的。
    如果馮象光明磊落地說自己根據新耶路撒冷和其他註釋本來翻譯,而不是自誇自己的是從原文翻譯的學術譯本,踐踏其他譯本,沒有人會批評他,我想甚至大多數人(包括我自己)都會贊揚他的文學成就。但他冒充原文專家,又譏笑其他人的學術水平,就是人家質疑他的原因了。
    我不是說只有聖經原文學者才有資格譯經。林紓不懂外語也可以借助別人的口譯來作出很大翻譯的貢獻,讀者也可以欣賞他的文采。楊絳也可根據權威的英譯本轉譯出靠譜的東西,並美化為出色的文學作品。但假如林紓或楊絳說自己的翻譯最夠學術,而批評其他懂外語原文的翻譯者的學術水準,就是嚴重的不自量力,貽笑大方了。

  • honesty

    honesty 2014-01-20 15:07:35

    楊絳不懂希臘文,甚至最初翻譯時連她根據的Loeb是直譯本與否都不清楚。她在譯後記說:

    我不识古希腊文……我没有见到过这篇对话的中文翻译。我正试图做一件力不能及的事,……所以我大胆转译这篇不易翻译的对话。我所有的参考书不多。我既不识古希腊文,讲解《斐多》原文的英文注释给我的帮助就不免大打折扣。……我依照注释者都同意的解译,再照译原文,就能译出通达的话来。我渐次发現所有的疑难句都是须注解的句 子。由此推断,我根据的译文准是一字一句死盯着原文的。我是按照自己翻译的惯例,一句句死盯着原译文而力求通达流畅。……但我毕竟是个不够资格而力不从心的译者,免不了有各方面的错误。希望专家们予以指正。

    馮象如果有楊絳在這裡一半的坦誠和謙遜,別人就只會從文學角度來衡量他的譯經,而不會質疑他的原文水平。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4-02-12 20:24:18

    是精通,还是认识几个字母,借助字典能阅读,还是能口语,还是能写作。不要再神话了。

  • Aaron

    Aaron 2014-02-18 00:48:28

    温饱生闲事 这个名字充满穷书生的酸腐气,恐不是冯先生真身?怎么听的和他黔驴技穷时谩骂一个德行,贱贱的,好生羞煞了众人,乖乖回去躲躲吧,还嫌不够露怯吗?你这么淘气,你家里人知道吗?

  • 烈火

    烈火 2014-06-26 22:45:26

    馮象如果有楊絳在這裡一半的坦誠和謙遜,別人就只會從文學角度來衡量他的譯經,而不會質疑他的原文水平。/honesty

    honesty如果有「好」基督徒一半的坦誠和謙遜,別人就只會從事實角度來衡量他的批評,而不會質疑他所言的事實。

    再怎麼批評馮象,也應該要為「聖經」而留些餘地。

  • 烈火

    烈火 2014-07-07 17:45:35

    最少我學不到你最擅長的伎倆——處處靠批評別人不是好基督徒,不夠謙遜,來表現自己的坦誠和謙遜。
    ------------------------------------------------------
    承認自己不是好基督徒,不必在這兒說給「大家」聽,向天父認罪即可。上帝應該沒要你當個「真小人」。

    至於你指責我的「擅長技倆」,應該是你自個兒對基督徒的「成見」吧!本人與你本就毫無干系。我與你完全不同!你在網路網頁四處「攻擊」、「散播」,我只在自己的網頁寫寫心事而已。只因你莾撞的跑來我的網頁且毫無禮貌的留言,實在令我不以為然。難不成我有「引用」你的文章嗎?還是對你曾發表過的文章「斷章取義」?就如同那位「裝果凍」的博士基督徒一樣?(這位裝果凍先生,甚至某公共網頁公然扯謊。最後自己慚愧的將網頁設限,以免曝之於陽光之下。)
    我想應該沒有吧?所以,還是請你好好謹守一位就連「非基督徒」也能遵守的「禮節」吧!

    至於馮象先生的譯經,你們所指出來的種種「事實」;很可惜的,大多被你們的「辱罵」言論給蓋過去了。也順帶的,把本來可以對聖經的中文翻譯精進的好處,也給淡化。

    無論是一個基督徒或非基督徒,你都稱不上合格。就如同林肯傳裏的那位史先生所言:真是違逆大自然的吵嘈聲啊! (you unnatural noise.)

  • honesty

    honesty 2014-07-08 02:09:09

    要反對某人的觀點和言論,如果不直接回應那些觀點的理據,而只能用人品或作風提出質疑的,通常都是詞窮理絕的表現。

  • 烈火

    烈火 2014-07-08 08:04:37

    既言「裝果凍」,就表明為他「遮羞」。包含我的網頁,你在「四處」隨心所欲的打擊馮象先生,好像以為他人的網頁是你家「灶卡」(廚房)一樣隨便進進出出。為什麼你要強迫人家聽你的「unnatural noise」呢?
    大家都會上網,不用你雞婆的。
    請分辨清楚「個人」網頁與「公共」網頁是不一樣的:
    一、進入「個人」網頁,請尊重版主。
    也就是注意禮節,不可隨便複製、改造、或斷章取義他人文章。
    二、進入「公共」網頁,請尊重自己的「人格」。
    也就是注意發言內容要有所節制,不可肆意妄為。

    就算在自己的網頁,也要遵守「不可說謊」、造假。那位「裝果凍」博士基督徒甚至在自己的網頁及公共網頁「公然說謊」,實在不曉得你們這些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就算不當一個基督徒,當一個明辨是非的人很難嗎?
    至少別去人家的「個人」網頁去製造噪音。

    至於這個「馮象」小組,樓主原是討論馮象先生會多少外語。這種公共網頁,並沒有「強制」規定。只要發言不過分,並不受你的「unnatural noise」左右的。
    要反對馮象先生,是你的自由;維護個人的「人品」與「作風」是個起碼之事,把人格與學術一分為二,這只是你的作法;並非每個人都要怎麼分的。
    總而言之,請你管好自己。

  • honesty

    honesty 2014-07-08 12:49:15

    樓上,不要漫天撒謊。我幾時四處去別人的私人網頁去製造噪音?我發評論的都是豆瓣的公開網頁,也都是與題目有關,不是無的放矢的。我只是幾年前不清楚博客的性質,在不知情下有兩三次在你的網頁評論你立論不公的地方,你不喜歡,我就再沒有去你網頁了,這已是幾年前的事了,想不到你小氣,念念不忘別人對你的批評(我看你也是對那裝果凍的批評記仇)。請舉出證據,我還到了甚麼其他私人網頁製造噪音?

    原來好像你這樣的好基督徒可以這樣記仇而歪曲事實,領教了。

  • 烈火

    烈火 2014-07-08 15:25:42

    無論是「個人」網頁或者「公共」公開的網頁,任何人都不該當做自家的「灶卡」一樣。要盡點義務的:懂得分寸。
    這樣講你應該比較聽得懂吧?
    這不是記仇;而是記得「事實」。
    再者,我也沒什麼立論。我對於馮象先生的譯文是非常佩服的,這有黃錫木博士支持。至於翻譯的方式與翻譯的能力,那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所以,我有什麼好讓你批評呢?
    你的發言都原原本本的留著,你可以自己回去復習,看看自己怎麼胡言亂語。(我不像「裝果凍」只會刪掉不利自己的文章)
    至於「歪曲」事實、記仇……都說到這兒了,你還不覺得自己令人生厭嗎?
    you unnatural noise!

  • honesty

    honesty 2014-07-08 17:09:51

    我只是幾年前兩次在你的網頁簡短留言,你就無限發揮,指控我“好像以為他人的網頁是你家「灶卡」(廚房)一樣隨便進進出出”,又說教般講甚麼個人網頁禮節,仿佛我四處到人家私人網頁胡言亂語,這不是歪曲事實和記仇是甚麼?
    我要你舉出證據,你就立刻改口不說個人網頁,而說“無論是「個人」網頁或者「公共」公開的網頁”云云。
    還是那一句:你攻擊別人的人品,卻迴避事實理據,只顯得你詞窮理絕。我不再回應你了。

  • 烈火

    烈火 2014-07-08 19:30:23

    honesty:似乎你對和合本太不滿,才有意無意中誤讀張達民的文章,把他抹黑為政治鬥爭和矇混,或要求他要像其他人一樣對馮象大讚特讚才算有愛心”
    --------------------------------------------
    這段話簡直和那位「裝果凍」一樣!
    本人原文是:
    張達民先生若身為基督徒,則應該以公正的言詞來議論來剖析,而不是學外邦人或政治人物在鬥爭時所用的矇混技倆,拿對方可議之處來抹黑全部以毀滅之。

    本人原意為:不該學………,「拿對方可議之處來抹黑全部以毀滅之。」

    honesty的斷章取義:無意中誤讀張達民的文章,把他抹黑為政治鬥爭和矇混,或要求他要像其他人一樣對馮象大讚特讚才算有愛心”

    這不就是竄改他人原來意思的「斷章取義」嗎?何來的「把他抹黑為政治鬥爭和矇混」?或要求他人對馮象先生大讚特讚呢? (甚至,我在自己的網頁發表心得,又不像honesty四處散播、轉貼及扭曲造假,怎麼抺黑呢?)
    我的「完整文字」是沒有問題的!卻被他斷章摘句兼又加油添醋。
    將他人的「完整」文章義涵,去頭去尾後改造為己用,就是扭曲、造假!一如黎智英的香港媒體新聞來臺灣荼毒臺灣人:對於「原本的事實」加油添醋,隨心所欲的運用以達成自己的目的。
    任何人在自己的網頁發表言論,既不外流,又沒有做「錯誤」的說法…不曉得為什麼要受到你的造假與喧嘩呢?
    再者,我指你「四處」胡言亂語,這是:親身體驗。
    本人改口說:無論是個人網頁或者公共網頁…等。主要是因為你太急燥了,讀不懂人家文章的意思,只好「免為其難」再次說明白些。
    不信的話,你回頭看看我的文章,哪一點有你指責的什麼「漫天撒謊」?又何需什麼證據呢?
    證據就是你太吵了,除了喧嘩吵雜外,更加添了胡言亂語。
    你歪曲事實,可從你改造我的文意得知;你的胡言亂語,可從你將「事實」抹黑為「仇恨」顯明。
    以上這些皆可受公評。
    我要是「早」知道你和那位「裝果凍」一樣都是如此「這般」!一開始就不會浪費寶貴的光陰多說些什麼了。
    誰願意和這等人多費唇舌呢?既沒有基督徒的樣子,也沒有非基督徒的節制。
    you unnatural noise!

  • 烈火

    烈火 2014-07-08 22:24:23

    你要想用別人的「文意」,就要循著別人的原意來進行,而不是「見字」如見獵「心喜」。(或者要引用他人文字就該「全文照錄」,但也得先徵詢同意吧?!)
    本人原文是:
    張達民先生若身為基督徒,則應該以公正的言詞來議論來剖析,而不是學外邦人或政治人物在鬥爭時所用的矇混技倆,拿對方可議之處來抹黑全部以毀滅之。

    honesty斷章取義:
    無意中誤讀張達民的文章,把他抹黑為政治鬥爭和矇混,或要求他要像其他人一樣對馮象大讚特讚才算有愛心”

    honesty以「把他抹黑為政治鬥爭和矇混」來取代「整段」中想表明的意思:「拿對方可議之處來抹黑全部以毀滅之」。
    這就是政治人物常用的矇混手段。由於這位「unnatural noise」只看得見「自己想看的」,我只好再一次表明句子中的本意:
    這種「黨同伐異」,不是政治鬥爭是什麼呢?
    把「譯經的好處都弄渾了」,不是矇混是什麼呢?

    意思就是:honesty這「群」將「譯經的好處」都弄渾了。
    倘若按照他的用法,是「政治鬥爭和矇混」,就把「本意」給掩蓋掉;在失去本意之下,也就扭曲原文原意了。
    為了讓他明白「文意」所以不厭「其煩」的說明卻沒什麼功效。(老想斷章取義、扭曲;怎不加入黎智英呢?)
    這位習於攻擊、散播者為了「私心己用」,一心「轉意」地歪用,並且加油添醋的說:『或要求他要像其他人一樣對馮象大讚特讚才算有愛心” 』 (這段話更是直接栽贓!本人從未說過)

    上述是如此明白,但光天化日之下,這位仍然毫不羞愧的「吵雜聲」依究胡亂地喧嘩不止。
    you unnatural noise!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275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讨论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