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保罗·奥斯特会是下一个昆德拉吗

余西

来自: 余西 2007-09-05 20:07:36

  • 余西

    余西 2007-09-05 20:10:01

    《保罗.奥斯特的笔记簿》有一个很村上的开头。

  • cellocello

    cellocello 2007-09-05 22:15:56

    因为孔亚雷也是村上的粉丝.

  • 藤原琉璃君

    藤原琉璃君 (前方吃紧,后方紧吃) 2007-09-05 22:18:10

    真有趣,对比村上在《终究悲哀的外国语》(收录于同名随笔集《终究悲哀的外国语》,中译本第121—124页)一文中对与奥斯特在晚宴上相谈的叙述和《幻影书》后附的奥斯特访谈中对两人在晚宴见面的描述,实在是不太一致,感觉是德波顿在《拥抱似水年华》第六章“交友之道”(中译本第111—113页)中讲到的乔伊斯和普鲁斯特见面的走调版,哈。

    普鲁斯特对友谊的怀疑,与他晚宴上出现的加布里埃尔·拉罗什富科之类没头脑的朋友没多大关系,虽说他不得不端着吃了一半的鱼与此辈热络寒暄。他的质疑是更具普遍意味的。在他看来,成问题的是人们关于友谊的概念,即使有缘与那个时代最深刻的心灵晤对,倾心深谈,比如说吧,就算他有机会与某个有着詹姆斯·乔伊斯般天才的作家对话,问题还是依然如故。

    事实上他还当真与乔伊斯有过一面之缘。1922年,两位作家都出席了在里兹饭店为斯特拉文斯基、贾吉列夫及俄罗斯芭蕾舞团举行的晚宴,此次盛会系庆祝斯特拉文斯基芭蕾舞剧《列那狐》的首演成功。乔伊斯姗姗来迟且未穿礼服,普鲁斯特则自始至终未脱下毛皮外套。乔伊斯后来曾对人说起他们二人互相认识时的情形:

    我们的谈话总是以否定式作结。普鲁斯特问我是否认识某某公爵,我说“不”。女主人问普鲁斯特是否读过《尤利西斯》,普鲁斯特答曰:“没读过。”等等,等等。

    晚宴结束后,普鲁斯特与那天晚上作东的悉德尼·斯契夫夫妇上了他叫的计程车,乔伊斯问也不问一声,即随他们坐进车里。上车后他的第一个动作是打开车窗,第二个动作便是点上一支烟,二者对普鲁斯特而言恰恰都是要命的。归途中乔伊斯看着普鲁斯特一言不发,而普鲁斯特虽说个不停,却没半句是对乔伊斯说的。车到阿梅兰路普鲁斯特寓所,普鲁斯特悄悄对悉德尼·斯契夫说:“请对乔伊斯先生说,让我的车送他回去吧。”计程车果然送乔伊斯回到住所。此后二人再未谋面。

    如果这故事听起来有几分荒唐,那恰是因为我们对这样两位大作家彼此会向对方说些什么有太多的想象。对很多人来说,无话可谈动辄说不并不为奇,令人称奇的是《尤利西斯》和《追忆逝水年华》的作者一同坐在里兹饭店的水晶吊灯下,竟然说来说去就是个“不”字,这的确令人遗憾。

    我们不妨想象一下那晚上两人的会面非常成功,——一如我们一厢情愿以为的那样——又会是何种情形:

    普鲁斯特:(裹着毛皮外套,悄没声息地戳戳面前的美国大龙虾)乔伊斯先生,您认识克莱蒙多奈尔公爵吗?

    乔伊斯:请就叫我乔伊斯吧。公爵?我跟他很熟,一个出色的朋友,从这儿到里默利克,他是我遇到的最仁慈的人。

    普鲁斯特:是吗?我很高兴我们所见相同(因发现二人有共同的朋友喜形于色),……虽说我还没去过里默利克。

    斯契夫夫人:(欠身向普鲁斯特,以沙龙女主人特有的善解人意发问)马塞尔,你知道詹姆斯的大著吗?

    普鲁斯特:《尤利西斯》?当然。谁还能不读这部当代巨著?(乔伊斯闻言面露羞色,然难掩欣喜之情。)

    斯契夫夫人:你还能记起书中的片断吗?

    普鲁斯特:夫人,整本书我都记得。比如主人公走进图书馆的那一段。请原谅我的法国口音,不过我还是忍不住(开始背诵):“……”

    但是,纵使那晚上当真如此圆满,纵使二人后来在回家的车上相谈甚欢欲罢不能,乃坐谈到天明,纵论音乐、小说、艺术、国家、爱情和莎士比亚,谈话与作品、闲聊与写作最终还是两回事,毕竟谈话是谈不出《尤利西斯》也谈不出《追忆逝水年华》的,虽说两部小说都不乏隽永深邃之语,足证二人都可道出不凡之言——这里恰让我们看到了谈话的限制:谈话不可能表达出我们最深层的自我。

    村上春树版:

    梅亚莉住在Brooklyn安静地段的低层公寓,Paul Auster夫妇就住在附近,加上从曼哈顿赶来的莫纳·辛普森夫妇,那天晚餐相当热闹。可遗憾的是,这样一来我就几乎跟不上交谈速度了。一对一交谈倒还勉强应付得来,但若四五个人像机关枪速射一般舌来唇去,仅听其大意便已累得够呛。交谈本身固然妙趣横生,然而全神贯注听上两个多小时,神经难免松懈疲劳。而神经一旦松懈,注意力随即下降,我嘴里的英语也无法顺利吐出。我又不是Urtaman,整个处在了“电池耗尽”状态。大凡用外语交谈过的人,大致都体验过这种“电池耗尽”症的滋味吧。

    但不管怎么说,能见到Paul Auster还是叫人愉快的。以前我就想入非非,以为Auster可能是个相当高明的乐器演奏家,于是问道:“你的文章不论结构上还是时间上都让人感觉出十足的音乐性,使我想起优秀演奏家的风格……”

    他笑着摇头:“遗憾的是我不会弹乐器,尽管时不时按一下家里的钢琴。不过我认为你说的完全正确。我的小说是边设想作曲边写的,心想若是能灵巧地弹奏乐器该有多妙啊!”如此看来,我没打中也没打歪。

    我倒不是为自己外语讲得不流畅辩解——我认为就算外语讲得滔滔不绝也不能保证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心情一定水乳交融。有越是口若悬河而绝望感越深的时候,而断断续续交谈才息息相通的情形同样存在。以乐器演奏打比方,具有超群绝伦的技艺未必就能准确到位地传达音乐。二者同一道理。当然,有技艺比没有好。不说别的,看不懂乐谱演奏就无从谈起。但是说得极端些,嗑嗑碰碰错误不断甚至半途卡住演奏不下去却能打动人心的演奏也应该是有的,反正我这样认为。据我的经验,向外国人正确表达自己心情的诀窍有以下三点:

    (1)首先明确自己想说什么,尽可能迅速把握机会,用简短的语句讲清要点。

    (2)用自己完全理解的浅显词句表述。难的、时髦的、故弄玄虚的词语不必考虑。

    (3)关键部分尽可能再换个说法(Paraphrase),慢一点儿说。如果可能,加入简单的比喻。

    只要留意这三点,我想即使说得不够流畅,也能把你的心情较为准确地传达给对方。不过,这已快成为“文章的写法”了。

    Paul Auster版:

    我通过我们共同的一个朋友见到村上春树,我的朋友搞了个晚宴,我也去了。但是村上春树很腼腆,很随和,话不多,不过我还是很喜欢他。村上春树喜欢爵士乐,可能在罗马有一个自己的爵士乐俱乐部。我们共同的话题是棒球,我是纽约大都会棒球队的球迷。

    村上写两人谈小说的音乐性,估计想把话题引到爵士乐上去,大概以为奥斯特也会喜欢,最后还大谈如何向外国人正确表达自己心情的诀窍,不料奥斯特没接这茬,访谈中他说,村上很喜欢爵士乐,估计在罗马还有个爵士乐俱乐部。看来沟通诀窍没用。结果两人的话题是棒球。

    根据村上小说的美译者Jay Rubin的《Haruki Murakami and the Music of Words》一书后附的村上译作表,截至到2004年村上还没有成为《神谕之夜》腰封上的村上:在日本,他的译者是村上春树——因为他还没有翻译奥斯特的任何长篇小说,或许有短篇,但未在表中显示出来。Raymond Carver则是村上译介最多的作家,共有专书六种。Truman Capote和F. Scott Fitzrerald紧随其后各有三种。

  • 余西

    余西 2007-09-05 22:46:58

    印象中,村上好像翻译过《月宫》的。
    我不知道是哪一年,但不会再这两年,据我所知,06、07年村上分别翻译了《了不起的盖茨比》和〈漫长的告别〉。

  • 藤原琉璃君

    藤原琉璃君 (前方吃紧,后方紧吃) 2007-09-05 22:55:24

    不管怎么说,大致可以肯定村上和奥斯特第一次会面(94年左右)后的十年里村上都没有翻译奥斯特的长篇小说。。。。

    如果真喜欢早就迫不及待了,所以村上的最爱应该是Raymond Carver。

  • 余西

    余西 2007-09-05 23:04:10

    村上对很多美国作家都很喜欢。像卡波特,约翰.欧文,冯内古特(《且听风吟》就很有冯氏的风格),雷蒙德.卡弗,雷蒙德.钱德勒,菲茨杰拉德等等。但据我看,影响他最大的还是后两位作家。雷蒙德.钱德勒和菲茨杰拉德。

    现在有人说,奥斯特是村上的偶像,太过了。如果村上真有偶像的话,那个人就是菲茨杰拉德,他对他的喜爱是不言而喻的。

  • 藤原琉璃君

    藤原琉璃君 (前方吃紧,后方紧吃) 2007-09-05 23:32:50

    嗯,村上确实很喜欢Truman Capote和F. Scott Fitzrerald。。。。

  • viyu

    viyu 2007-09-06 04:30:09

    现在的译者都越来越靠谱了。开心。

  • purplepine

    purplepine 2007-09-06 09:16:53

    去年或前年曾有一些媒体报道村上在与另外一个作家竞译保罗·奥斯特。具体哪些还需要确认。可能是true stories,就是那本红色笔记本。

  • DDB

    DDB (dear JD) 2007-09-10 16:16:29

    是柴田元幸。
    http://kojio.blogbus.com/files/11894116500.jpg

  • purplepine

    purplepine 2007-09-10 18:20:55

    这个true stories可能不是我说的那本。那本叫The Red Notebook,副书名是true stories。
    这本是不是他编录的那个true tales?

  • purplepine

    purplepine 2007-09-10 18:25:51

    有人认识村上本人的么,问他一下...

  • kyl

    kyl 2007-09-13 10:40:08

    我手头有个奥斯特的散文集,TRUE STORIES 就是红色笔记簿,村上竞译的应该就是这个里面的

  • cellocello

    cellocello 2007-09-13 11:23:37

    竞译之说比较不靠谱。请拿出确凿证据啊。

  • purplepine
  • purplepine

    purplepine 2008-08-30 00:04:25

    我倒没觉得不靠谱。一是村上与奥斯特是气质相近的作家,村上也表达过对奥斯特的喜爱,翻译他的作品完全可能。二是我看到那条新闻的时候,奥斯特在国内完全不受关注,书业媒体不太可能就此生造新闻。再说,书业媒体不比娱乐媒体,会有很多假新闻。
        
    其实大家做书的时候,很多宣传内容都是国内外媒体的报道。哪条比哪条更确凿?有报道的都不靠谱,那什么靠谱?
        
    相比之下,那一句“见识某某人是我此生的荣幸”也太不村上春树了,谄媚得像中国小官僚。

  • purplepine

    purplepine 2008-08-30 00:12:05

    另外网上有一篇论文,写村上的翻译与被翻译,里面有提到这件事情。

  • cellocello

    cellocello 2008-08-31 00:05:26

    请帮忙把那篇论文连接发来看看吧。

  • purplepine

    purplepine 2008-08-31 12:16:47

    我懒得再找一遍了,有兴趣的,可以键入几个作家的名字,加上竞译二字,耐心google一下,就能搜到了,pdf文件,台湾某大学的论文。

  • 糖分禁止

    糖分禁止 (凑热闹的群众) 2015-08-24 23:14:07

    http://www.edu11.net/space-526-do-blog-id-130610.html

    看来村上果然从来没有翻译过保罗。。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2739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