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尔.策兰《Corona》(德,英,中)

麦微达达

来自: 麦微达达 2011-01-05 10:10:50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1-05 20:44:26

    最喜欢的诗之一。。

  • 暮云

    暮云 2011-01-08 22:44:50

    花冠 李贻琼译 秋天从我手中吃它的叶片:我们是朋友 我们从坚果剥落时间教它行走: 时间转身回到果壳里面。 镜中是星期天, 在梦里睡眠, 口中吐真言。 我的眼俯视爱人的性别: 我们相互注视, 我们言语昏暗, 我们深爱彼此如罂粟与记忆, 如琼浆在蚌壳安眠, 如大海在血色月光中浸染。 我们在窗中交缠,街头是众人张望的眼: 是时候了,是时候让他们知道! 让石头勉强开花, 让不安敲打心弦, 是时候了,是时候让这一刻到来。 是时候了。

  • 唐夏

    唐夏 (我需要唐朝夏天的那种热气腾腾) 2011-02-12 14:23:53

    我也曾经试着从德文原文译过这首诗…… 冕 秋从我手中吞噬 它的叶片:我们是友伴 我们自坚果中剥出时间 且教她学步 时间转回壳之中 镜中是周日 梦中已入眠 口吐真言 我的眼升至 爱人的性 我们彼此凝视 我们彼此言说着暗渊 我们彼此相爱如罂粟如记忆 我们入睡如醇酿 于贝壳中 如海洋于血色 月光中 我们纠缠着立于窗中 人们自街上把我们张望 是该让他们知道的时侯了! 是时侯了 是石头挣扎着开了花! 是躁动的孩子心脏跳动! 是时侯了 此刻将永恒! 是时侯了!

  • 小熊甜梦

    小熊甜梦 2011-03-04 13:29:46

    喜欢北岛的版本!我们从坚果中剥出时间并教他走路: 而时间回到壳中。

  • 小乔流水

    小乔流水 (朝五晚九) 2012-04-06 23:23:02

    唐厦的念起来比较顺口

  • 海豹奥利奥

    海豹奥利奥 (fly~me to the moon~) 2012-04-10 18:46:24

    德文最美:)

  • 阿蘇

    阿蘇 (梦里不知身是客) 2012-04-10 23:49:44

    《花冠》 王家新譯 秋天從我手裏出來吃它的葉子:我們是朋友。 從堅果我們剝出時間並叫它如何前行: 於是時間回到果中。 在鏡中是禮拜日, 在夢中是一個睡眠的屋, 我們的嘴說出真實。 我的眼移落在我愛人的性上 我們互看, 我們交換黑暗的詞, 我們互愛如罌粟及記憶, 我們睡去像酒在螺殼裏 像海,在月亮的血的光線中。 我們在窗邊擁抱,人們在街上望我們, 是時候了他們知道! 是石頭竭力開花的時候。 是不安寧的時間心臟跳動, 是時間如它所是的時候了。 是時候了。

  • MECVM

    MECVM (a modern political atheist.) 2012-05-03 12:49:39

    北岛的译本更加忠实于原文,强调了诗歌语言语义的模糊性,这点从标题就可以看出来,充分的保留了诗歌本身给人留下的想象和诠释的空间。

  • 钟塔上的孩子

    钟塔上的孩子 2012-05-30 20:06:12

    可以分享一下北岛的译本吗

  • 快乐人生

    快乐人生 2015-09-13 16:25:05

    喜欢。

  • apple

    apple 2017-02-18 12:25:20

    真美

  • 金弢869

    金弢869 (惊涛骇浪) 2019-01-22 07:16:45

    《死亡赋格曲》 保罗 . 策兰 保罗. 策兰简介: 1920年11月23日出生当时位于罗马尼亚、今天属乌克兰境内的泽诺维兹城市,父母都是犹太人,东正教信徒,父亲经营木材生意,母亲酷爱德语文学,对他影响很大。因从小在德语环境中长大,德语作为母语。犹太诗人,德语作家,1938年在法国学医,1942年父母死于集中营,1943年被德军征为苦力。1970年自溺于法国塞纳—马恩河。长诗《死亡赋格曲》为保罗 . 策兰的代表作。 《死亡赋格曲》 金 弢 译 清晨的黑奶我们晚上把它喝 我们中午早上把它喝我们夜里把它喝 我们喝呀喝 我们在空中挖坟穴躺在那里不拥挤 5 屋里住着一男子玩着锁链在写信 夜幕降临时在给德国写份信你那金发玛格蕾特 写着来到屋子前那些星星在闪烁他吹起口哨唤猎犬 他吹起口哨唤过犹太人让在地里挖坟穴 他对我们发号施令你们现在伴奏又跳舞 10 清晨的黑奶我们夜里把你喝 我们早上中午把你喝我们晚上把你喝 我们喝呀喝 屋里住着一男子玩着锁链在写信 夜幕降临时在给德国写封信你那金发玛格蕾特 15 你那灰发苏拉密兹我们在空中挖坟穴躺在那里不拥挤 他嚷道你们再往深处挖你们这群你们那群唱歌加伴奏 他从腰带抓起枪将它甩起他双眼睛蓝又蓝 你们的铁锹再往深处铲你们这群你们那群继续伴奏又跳舞 清晨的黑奶我们夜里把你喝 20 我们中午早上把你喝我们晚上把你喝 我们喝呀喝 屋里住着一男子你那金发玛格蕾特 你那灰发苏拉密兹他在玩锁链 他嚷道你们把死亡奏得再甜美死亡是德国的大惯家 25 他嚷道你们把提琴奏得更沉郁你们接着烟飞而气散 你们云里的坟穴呀躺在那里不拥挤 清晨的黑奶我们夜里把你喝 我们中午把你喝死亡是德国的大惯家 我们晚上早上把你喝我们喝呀喝 30 死亡是德国的大惯家他只眼睛蓝又蓝 他的铅弹打中你不偏又不离 屋里住着一男子你那金发玛格蕾特 他放猎犬咬我们馈赠我们空中一个坟 他玩着锁链想入非非死亡是德国的大惯家 35 你那金发玛格蕾特 你那灰发苏拉密兹 《死亡赋格曲》原著以德语写就,风格独到,全文没有标点符号,在策兰的诗作中独树一帜。诗文笔触奇崛、选词择字颇具匠心,语句排列抑扬顿挫,彰明较著,读之音乐节奏感极强。我曾译出策兰《杏仁诗》,在披涉作者生平资料过程中知悉了《赋格曲》。策兰虽为著名德语诗人,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于北外读研修德语文学史时,策兰未受推举,所以我对该作者知之甚少。而眼下策兰则为国内广大读者所热爱。策兰诗篇,多有译介,版本浩繁,译文风格大相径庭,译者各执己见,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唯有亲自身体力行,方能参与评判。究其原因在于有些译者不谙德文,从英语转译,难免遐癖偶出,时而以讹传讹。我等为德语文学学嫡传,具有从原文直接迻译的优势,理应责无旁贷。策兰文风,用词浅显,寓意深刻,想象极具张力,耐人寻味,为匆匆跑街过巷者所不及。翻译学问,三易其稿不说,诗译更须斟字酌句,尤其涉足策兰。译海无涯,即便是己出得意之作,可点窜之隙,终未结了。在此谨以敝文,不忌显丑彰陋,乞以抛转引玉。 1. 清晨的黑奶我们晚上把它喝(1 行):“ 清晨 ” 的概念中文中有同义词、近义词,之间存有微妙的差别,是语言的感情色彩。原文 “Frühe" 的时间界定比 ”早晨“ 较早一些,是 “ Frühmorgen”、“早早晨”之意,译文故舍弃 “早晨”, 择取 “清晨 ”。而 “黎明”、 “凌晨” 、“侵晓”、“拔白”、“平明”、“昏昕” 则又略略过早;对奶的描述作者在此用了 “它” 字,这表明了作者叙事的角度,他此刻还在跟读者对话。请注意下文作者视角的转变。为了符合 “赋格曲” 的音律,译文中间或采用了 “呀”字,读来让人朗朗上口; “Milch”直译成了 “奶”,有译者译成了“牛奶‘’,但从原文上下看不出是否牛的奶,亦无交代可循。可以喝的奶很多,此外还有羊奶、马奶、驼奶等等,更何况在纳粹集中营里。这样译基于尊重原文; 2. 我们在空中挖坟穴躺在那里不拥挤 (4行) :“坟” 与 “墓” 之间有别,在于 “墓”较于正规,而 “坟” 则是随意而筑,所以有 “荒郊野坟”一说。在此是指集中营里的囚犯在为自己挖坟穴,倘若用了 ”墓“ 字,不免多少是为无稽之谈。把“不拥挤” 译成 了“挺宽敞”, “信达雅” 不到位; 3. 屋里住着一男子玩着鉄链在写信(5行) :在这里如果取第一词义,把 “Schlangen” 按常情译成了“ 蛇",则文理不通,怎么突然莫名其妙地玩起蛇来了? 这样译,既让大意的读者受误导,又让细心的读者大惑不解。“Schlangen” 一 词在这里没有影射的意思、不是寓意,而只是一词多意的实意词,德语中不存在 “mit den Schlangen spielen” 这么一条成语,不象 “ mit dem Feuer spielen”,“玩火zifen” 是一句成语,有引伸的意思。就象碰上德语不好的,见了“ Fleischwolf ”一词,望文生义,翻译成吃肉的狼一样,贻笑大方。对这一文字的考证与翻译兴许算作一个贡献,为了对原文“Schlangen”的核实,我检点了十种译本,如:钱春绮、吴广建、北岛、王家新、芮虎、孟明、张崇殷、伊沙、老G、煜烟等的,就不一枚举,无一不都译成了第一意思,悉数翻成了 “ 蛇 ”,连英文的汉伯格也译成了 “vipers” (蝰蛇)。翻译时我心生疑云,很难想象、也很不愿意相信一个纳粹军官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随意枪击犹太囚犯时,一边写信,一边还在真得玩蛇 ?!我揣测 “Schlangen” 在此必有别的意思。果不其然,我在查阅第七种德解词典时发现,词典名为“Mackensen” ,发现 “Schlangen” 有四种意思,其中的第二条,德语注释为 “ Fesselkette”,中文意为 “锁链”。因为“Schlangen” 是较为通俗常用的口语,而 “Fesselkette” 意指正经的锁链,要大,小说《红岩》渣滓洞里成钢戴的就是 Fesselkette,那是”千年的锁链“。是时,那个纳粹军官一边写着信,手里拿着一副手铐,把玩着连接两只手铐的铁链!这种偶然的发现,避免了译者或将留下的缺憾。如果是从英语转译的,那么汉伯格一舛错,他身后的中文译者如数地跟着错了,很遗憾。就此译点上,汉伯格无形中扮演了 “罪魁祸首”的角色,他在误人子弟(一笑)。(Fleischwolf 意为 ”绞肉机“ ) 4. 夜幕降临时在给德国写份信你那金发玛格蕾特(6行):原文:der schreibt wenn es dunkelt nach Deutschland … , 其中 “wenn es dunkelt”,是插入语 ,去掉插入语,就意为:他在往德国或给德国写信。有译者译成:当黑暗到了德国…….,不知道这里的 “nach” 是修饰写信,与天黑无关。 5. 他吹起口哨唤猎犬 ( 8 行 ), 他吹起口哨唤过犹太人( 9 行) :如此对仗排列,意示人畜在此相提并论; 6. 他对我们发号施令你们现在伴奏又跳舞 (9行):原文是: er befiehlt uns spielt auf nun zum Tanz。如述,这首诗的特点是全文没有标点符号,对作品的理解只能根据上下文或通过变位变格来获取,形同我们读古书。如加上正规的标点将是: er befiehlt uns:“ Spielt auf nun zum Tanz”,其中含有祈使句。而汉伯格把第二个动词(spielt)译成了英语的不定式。汉伯格会德语,他应该明白, 把这种变位形式理解成不定式在德语的语法中是讲不通的,并且因此把直接对话的格式也改掉了; 7. 清晨的黑奶我们夜里把你喝 (10行):开头的 “把它喝” 到了这里变成了 “把你喝”,作者的视角从跟人对话变成了跟 “奶”对话,这是情况恶变的过程——每况愈下——是作者的刻意。这种恶劣的场景、这种非人的生存环境,读者可见一斑;这也是作品的精湛之处,独具匠心; 8. 他嚷道你们再往深处挖你们这群你们那群唱歌加伴奏(16行):此行例同第四条。然而,多种译文并没有体现这一祈使句的句式。在德语里第二人称的祈使句可以略去人称代词,由动词变位体现,但中文里必须要有代词,否则文法不清,容易误会。加之通过这种简体称谓的使用,作者旨在揭露集中营里的犹太人是何等地不被人尊重,不被人当人看 。德语的简体运用范围,要么彼此亲密无间,要么对陌生人表示无礼、蔑视。当然巴伐利亚的山民等例外; 9. 他从腰带抓起枪将它甩起他双眼睛蓝又蓝 (17行):“Eisen” 一词这里不能直译称成 “铁块”、“铁器”,它是 “武器“ 的俚语。一般的德汉词典或普通的德解词典都只有一种 “铁器” 的意思,查了别的词典就发现,“Eisen” 也有 “刀剑、匕首、武器 (如成语:durchs Eisen sterben,刀下鬼、死于乱枪)的意思,这里是指 “Schießeisen”(枪支)。”Eisen“ 的其他词意还有:捕猎时所设下的陷阱、私生子、铁杆女友、老式熨斗、高尔夫棍、墙钩、含有铁质的成药” 等意。当然这里从上下文看意指抢,而且是别在腰里的手枪,有人译成铁器,那就词不达意;“他双眼睛蓝又蓝 ”,原文中没有“双” 的描写,只是眼睛用了复数,意为两只 ,但为了强调作者使用复数的蓄意,“双” 字以凸显 “复数”,中文里就此添加了修辞;再者,该译点在此专门作为一个话题提出来,是因为作者对德语精彩地运用及对人对事细致入微的观察,在后头,蓝眼睛将再次出现,请关注。这种细腻入神的描写正意味着作者极深邃的用心良苦,但在多种译本里都被忽略了,作者的用意丧失殆尽,原文的喻义读者得不到传达,又是何等无奈的纰缪;举起手枪来射击的动作用了 “schwingen”,表达的是动作娴熟、麻利,杀人毫无顾虑,杀人不眨眼,是个杀人的老手、惯家。所以用了 “甩起” ,不是慢悠悠地举起,而是有如 “牛仔拔枪”,神速。若译成挥舞,用词不当,作态便面目皆非,因为这里指的不是 “ 刀“ 或 ”剑 ”,虽然词典里给了这个释意; 10. 死亡是德国的大惯家(24行):“ Tod ” 一词有人译成 “死神”,我以为不合适,因该词条全文上下一气贯通,一词一意一式,如果这么译,标题就得改成《死神赋格曲》,而标题的译法已是经久多年的约定俗成,应该尊重,动则不妥。为保持原诗的风貌,选择 “ 死亡 ” 更为贴切;另外不少人把 “Meister” 直接译成 “大师“ ,我无法苟同。”大师“ 一词在中文里是绝对的褒义,没有偏差的余地。若用别意,诸如讽刺,就得加上引号,而原文不带引号。再者,“Meister” 德语中在特定的场合可具有几层挖苦嘲讽的本意。之所以选用 “大惯家“——Meister seines Faches (行家),因为这里在指工匠行里的老手、高手、“惯家” (具贬义)。大师有工匠的匠心,是行家,但行家不一定拥有大师的操守。只有德才兼备的人物、艺术家、语言学家等才能堪称 “大师”,为人中之龙。纳粹是死亡制造者,作者于此旨在揭露讽刺纳粹对犹太人的挖空心思、手段百出、别出心裁、绞尽脑汁地不惜发明出新各种绝技、绝招杀人,诸如 “焚尸炉”、“毒气室” ,对犹太人实行快、省、多、惨,灭绝性地大屠杀,就手段、技能而言,不愧为行家、行里专家、首屈一指 (这个民族本来就巧于工匠),且又杀人如麻,擢发难数,是杀人的行家里手、杀人的“大惯家”,然而就道义而言却是怙恶无比、亘古未有、惨绝人寰,译成 “大师” 语意相悖。其实在德语里, “ Meister ” 还有多种意思截然相反的成语,例如:“ der rote(红色) Meister,意为 “Henker”(刽子手) ;“Meister Urian” 意为 “Teufel” (魔鬼) “ , ”Urian “ 意思是:“ Teufel、unliebsamer Gast(魔鬼或不受欢迎的客人)。读者可以想象,当年德国入侵波兰,设立占地 40 平方公里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他们的所作所为,难道不正是波兰人的 “ Urian ”吗 ?!这么一考证,可见作者的用词是何等的绝伦,无与为比。作者才是一位大师呢 ,一位语言大师! 11. 他玩着锁链想入非非:(34行)"träumen" 这里不是指在做梦, 德语解释为:"versonnen, zerstreut", 既 “神不守舍”、 “ 想入非非 ”,是 ”träumen“ 一词的另一词意。在此我们眼前出现了两幅截然不同的画面:一面是唱歌、跳舞、演奏、金发姑娘、蓝眼睛;另一面是手枪、射击、猎犬、手铐、坟穴、灰发姑娘(喻意灰暗、痛苦)。作者就这样用别具一格的比照,揭穿纳粹德国是怎样虚伪地通过貌似祥和、人道的假象干着杀人不眨眼的勾当;金发少女 ( Blondine,典型的德国姑娘)象征着美丽、光明、天真、白璧无瑕;清澈见底的蓝眼睛,楚楚动人、清白无辜,纳粹德国又是怎样试图来美化自己,洗雪自己的罪恶;再有白天和黑夜的对比,在做绝坏事的白天过后,在“夜幕降临时”, 他们扮演起可心的情人角色,想起了“金发玛格蕾特”, 要 “给德国写封信” ,残酷和虚假顿时暴露无遗。其次,作者于此非常巧妙地运用了双关语 “Schlangen” ,一读到这个词,读者就会联想到 "狠毒"、 “罪恶”,而 “ Schlangen” 又寓意锁链,象征着武力,影射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迫害、玩火zifen——发动战争,入侵波兰。 12. …….. 他只眼睛蓝又蓝(30行): 这里作者把眼睛用了单数, “他只”,作者现在只能看到一只蓝光闪闪的眼睛了,为什么?因为纳粹军官在举枪瞄准,正在杀人!策兰就是这样,通过一个单复数、一个标点符号、一个字母的大小写,道出深层的涵义,如:“滑向那些陶罐”,“锤子在你沉默的钟架里自由飞舞”,“ 陶罐”、“ 锤子” 一旦成了复数就意味着数不清的死者、如海的冤魂。 ( 请见:《我译保罗·策兰》) 附 答读者: 金弢869 (惊涛骇浪) 2018-12-25 00:43:08 答 Tess (春宵日短) :作者在此欲表达一种貌似的假象,以此来揭露纳粹的虚伪。就音律节奏而言,《死亡赋格曲》不是一首平常的叙事诗,是一首 “赋格曲”。策兰故意把他的代表作“长诗”采用了这一诗曲体,其匠心可窥一斑。纳粹集中营直到被解放的前一刻,集中营里到底在发生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直不为世人所知。“清晨的黑奶呀”,何来 “黑奶”?那是焚尸炉冒出的黑烟把“白奶” 染成了黑色。就象距离慕尼黑16公里的达豪集中营,那里的大烟囱24小时无歇息地作业,在烧什么,一直为周边的市民所疑惑、揣测。毋庸置疑,纳粹德国恶贯满盈,正是因为 "恶贯满盈“,欲以掩饰这种罪大恶极,他们竭力制造了 “金发碧眼” 的错象,纳粹德国是名副其实的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策兰采用 “赋格体“,寓意正是于此。读策兰的原著,得非常小心留神,”为匆匆跑街过巷者所不及“,他的诗起码得读上几遍,甚至十几遍,每再读一遍都会有新的发现,他就是这么一位用心极细腻的作家,在德语文学中鲜见,他是一位不仅仅去理解的诗人,他更是一位必须去体味、去琢磨的诗人,他的诗文每一个选词、单复数的运用,都是别具意匠、用心良苦。他让读者读诗时感受一种”轻快“的节奏感——如副诗的轮回出现,这样,结果是与现实 ”灭绝性的民族大屠杀“ 反差更为扩大!布莱希特的 ”间离效果“,用意不正是在此?—— “作者就这样用别具一格的比照,揭穿纳粹德国是怎样虚伪地通过貌似详和、人道的假象干着杀人不眨眼的勾当;金发少女 ( Blondine,典型的德国姑娘)象征着美丽、光明、天真、白璧无瑕;清澈见底的蓝眼睛,楚楚动人、清白无辜;纳粹德国又是怎样试图来美化自己,洗雪自己的罪恶;再有白天和黑夜的对比,在做绝坏事的白天过后,在“夜幕降临时”, 他们却扮演起可心的情人角色,想起了“金发玛格蕾特” 要 “给德国写封信” ,残忍和虚假顿间暴露无遗” ,请垂阅笔者说诗第十一条。感谢 Tess 关注,感谢 Tess 提出质疑! Todesfuge (德文原文) Schwarze Milch der Frühe wir trinken sie abends wir trinken sie mittags und morgens wir trinken sie nachts wir trinken und trinken wir schaufeln ein Grab in den Lüften da liegt man nicht eng 5 Ein Mann wohnt im Haus der spielt mit den Schlangen der schreibt der schreibt wenn es dunkelt nach Deutschland dein goldenes Haar Margarete er schreibt es und tritt vor das Haus und es blitzen die Sterne er pfeift seine Rüden herbei er pfeift seine Juden hervor läßt schaufeln ein Grab in der Erde er befiehlt uns spielt auf nun zum Tanz 10 Schwarze Milch der Frühe wir trinken dich nachts wir trinken dich morgens und mittags wir trinken dich abends wir trinken und trinken Ein Mann wohnt im Haus der spielt mit den Schlangen der schreibt der schreibt wenn es dunkelt nach Deutschland dein goldenes Haar Margarete 15 Dein aschenes Haar Sulamith wir schaufeln ein Grab in den Lüften da liegt man nicht eng Er ruft stecht tiefer ins Erdreich ihr einen ihr andern singet und spielt er greift nach dem Eisen im Gurt er schwingts seine Augen sind blau stecht tiefer die Spaten ihr einen ihr andern spielt weiter zum Tanz auf Schwarze Milch der Frühe wir trinken dich nachts 20 wir trinken dich mittags und morgens wir trinken dich abends wir trinken und trinken ein Mann wohnt im Haus dein goldenes Haar Margarete dein aschenes Haar Sulamith er spielt mit den Schlangen Er ruft spielt süßer den Tod der Tod ist ein Meister aus Deutschland 25 er ruft streicht dunkler die Geigen dann steigt ihr als Rauch in die Luft dann habt ihr ein Grab in den Wolken da liegt man nicht eng Schwarze Milch der Frühe wir trinken dich nachts wir trinken dich mittags der Tod ist ein Meister aus Deutschland wir trinken dich abends und morgens wir trinken und trinken 30 der Tod ist ein Meister aus Deutschland sein Auge ist blau er trifft dich mit bleierner Kugel er trifft dich genau ein Mann wohnt im Haus dein goldenes Haar Margarete er hetzt seine Rüden auf uns er schenkt uns ein Grab in der Luft er spielt mit den Schlangen und träumet der Tod ist ein Meister aus Deutschland 35 dein goldenes Haar Margarete dein aschenes Haar Sulamith 2018年12月15日 于德国慕尼黑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5987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讨论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