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钱锺书集》编校误谬随检

vivo

来自: vivo(落葉半牀,狂花满屋。) 2010-11-19 22:09:02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vivo

    vivo (落葉半牀,狂花满屋。) 2010-11-19 22:32:12

    《七缀集》
    2002年6月北京第1版 2009年10月北京第10次印刷

    【chaque】

    Robert Browring,原书就印错了。Robert Browning

    Quntilian
    Quintilian
    原书误。

    Macmilan
    Macmillan
    原书误。

    昆体良(Quintilian)《修辞原理》(Institution oratoria)
    昆体良(Quintilian)《修辞原理》(Institutio oratoria)
    原书误。


    【哲人王】

    附录
    《蕉廊脞录》卷五……引文和原文(http://zh.wikisource.org/zh-hans/%E8%95%89%E5%BB%8A%E8%84%9E%E9%8C%84/%E5%8D%B7%E4%BA%94)对不上,或者还有其他版本,暂未查核。
    且有人撰文称:
    《也是集》是一册小书,收文四篇,在香港出版。后与《旧文四篇》合并,删去一篇,是为《七缀集》。在《七缀集》的附录里,钱先生于《也是集原序》后,添了一段“附识”,述及《也是集》的书名,说:

    我后来发现清初人写过一部著作,也题名《也是集》。吴庆坻《蕉廊脞录》卷五:“江阴李本(天根)《爝火录》三十二卷……引用书目,附录于左:……《也是集》,自非逸叟……”即使有一天那部著作找到而能流传,世界虽然据说愈来愈缩小,想还未必容不下两本同名的书。

    钱先生的这段话,不过三四行,却几乎行行有错。
    第一,“自非逸叟”的那本书并没有失传,甚至也不算冷僻。相反,其书在晚清民初,不止一次翻印,见于各种丛书,如《明季野史汇编》、《中国内乱外祸历史丛书》等。研究晚明史的人,也许要认为是常见书。今人所编的《四库禁毁丛书》史部第33册,也收入了。其次,那本书的书名,确切地说,也不是“也是集”,而是《也是录》。其详,可见谢国桢的《增订晚明史籍考》。一字之差,虽不致“谬以千里”,但钱先生的解释,不免有欠圆满了。第三,那本书的作者,一般是题为“自非逸史”,其人真名为邓凯,各种目录书,都是作晚明人的。全祖望的《鲒埼亭集》、邵廷采的《思复堂集》等,均载有其人事迹。钱先生说是清初人,虽不错,但不确,恐怕是未检原书之故。
    顺带一提,光绪三十三年(1907),天津的大公报馆也出版过一种《也是集》。作者为英华,字敛之,也是近代史上有名的人。严复曾为此书作序,收入王栻编《严复集》。晚清的文献是钱先生博览的一个方面,而尤其瘉壄堂的诗文,是钱先生所烂熟的,但不知这一篇何以竟筛眼里走漏了。不然,最后一句的数目字,便该易为“三人行”之“三”了。
    http://www.gmw.cn/02blqs/2008-12/07/content_903530.htm

    称作者为“文评直肠里钻出来的蛆虫”(a worm from the Rectum of Edinburghian Criticism)

    这是间接节引,原文为What should a worm, an Ascaris that has wriggled into light from the Rectum of Edinburghian Criticism, know of the god-like Soul, that filled and ... 见http://books.google.com/books?ei=MZc8S7ySFoGOkQXvnM3vAg&ct=result&q=from+the+Rectum+of+Edinburghian+Criticism&btnG=Search+Books ,似乎宜改为(a worm ... from the Rectum of Edinburghian Criticism)。

    For myself, though it be my business to set down that which is told me, to believe it is none at all of my business; let that saying hold good for the whole of history
    原书saying做satying,误,已在电子版里更改。

    Credete voi che vi piace ormai
    原书引文错,遗漏了关系代词quel,当是Credete voi quel che vi piace ormai。

    原书P183,hi liking to withdrawe误,当为his liking to withdraw,已在电子版里更改。

    原书P183,《仙后》(Faerie Queene),比较正式的书名是The Faerie Queene(http://www.google.com/search?hl=en&rlz=1C1CHMI_zh-CNCN324CN324&q=faerie+queene&aq=f&oq=&aqi=g-e2g2g-c1g1g-c1g3),电子版未改动,待继续斟酌。

    原书P177/电子版,frodi onorevoli,sceleratezze gloriose误,当为frodi onorevoli, scelleratezze gloriose
    两个l【ll】。scelleratezza,意大利语,邪恶、罪恶、卑鄙等,复数形式为scelleratezze。

    原书P177/电子版,L'uomo chi rubò ai banditi误,当为L'uomo che rubò ai banditi。
    Calvino《意大利民间故事》目录见http://it.wikipedia.org/wiki/Fiabe_italiane

    原书P180/电子版,A chi del senso suo forse signore误,当作A chi del senso suo fosse signore。
    此处每行首字母是否大写不求与网络或者Google Books里的书一致,保持老钱引用原样。

    原书P180/电子版,E che'l fior virginal cosí avea salvo误,当作E che 'l fior virginal cosí avea salvo。

    'l不与che合写,需加空格,好像是il的变体,有的书中直接写成il,比如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Lq3UAAAAMAAJ&pg=PA19&dq=E+che+\'l+fior+virginal+cos%C3%AD+avea+salvo&lr=&;ei=Lrk8S63EO4iQkASHpLD4CA&hl=zh-CN&cd=38#v=onepage&q=&f=false,但愿不是印刷错误。

    初步检核,我发现用网上的现成文本其实还不如自己重新OCR,因为各篇文章所据的书、版本不一致,导致里面有各种各样细微的差别,特别是引文末尾句号的位置。按照我的理解,三联2002版的标点更符合规范。
    用黑马校对扫了一遍,找到了像“给与”、“给予”,“思辩”、“思辨”这样的区别,几个地方从三联2002版作“给予”、“思辨”等,《思辩录》暂未改动,已高亮标红。


    资料来源:http://www.readfree.net/bbs/read.php?tid=4852127

  • vivo

    vivo (落葉半牀,狂花满屋。) 2010-11-20 00:40:28

    评简体字本《钱锺书集》·《人生边上的边上》

    【范旭仑】

    现在把他们没改过来的和新造成的错误顺序指出,不碍大事的标点符号错误(如第八六页虎字后的逗号讹为冒号)先不管罢。
    插页:一九八〇年一月在日本。按一月是十一月之谬。又按此等解说文字冗赘已甚——其实所有的“本书编者注”都是多余的。何不径作“钱先生手迹”如《槐聚诗存》插页者乎?
    第六五页注一:参见Whitehead。按“参见”是“参观”之误。钱先生从不用“参见”。第三七四页亦误。
    第六五页注一。按meaning之m应大写。
    第六七页。按Cyhano是Cyrano之误。
    第六七页:一个人让一桩东西为俗。按让字是认字之误。
    第七一页:学细的粗人。按细字后脱腻字。
    第七二页:Point Count Point。按Count是Counter之误。
    第七三页。按chataine是chataigne之误。
    第七七页:天堂不是我的份。按份字原作亦应作分字。第二八七页“不肯屈了身份来辩护”亦然。
    第七九页:现在的情形可不大相同了。按“不大”原作“大不”。
    第八六页:未必遂有《杨虞卿传》在心目间也。按遂字是遽字之讹。即下文“未可遽以许若人也”之“遽”也。
    第八七页:《书袁简斋〈论语解〉四篇后》。按应作:《书袁简斋〈论语解四篇〉后》。第一四一页亦误。
    第八九页:近人汪曾武《外家纪闻》,耳目颇真;亦可以参观也,其遗言册真迹,藏罗振玉处;有题跋,见《永丰乡人丁稿·雪堂书画跋尾》中。按应作:近人汪曾武《外家纪闻》耳目颇真,亦可以参观也。其《遗言册》真迹,藏罗振玉处,有题跋,见《永丰乡人丁稿·雪堂书画跋尾》中。“其”指代昙阳;《遗言册》全称《左髻昙阳王仙师遗言册》。
    第九〇页:上放稻草千枚。按枚字是枝字之讹。《谈艺录》第五八五页不误。
    第九〇页:余考春秋左氏经‘会吴于善道’,公谷皆作‘稻’。按当作:余考《春秋》左氏经‘会吴于善道’,公、谷皆作‘稻’。
    第九一页:《艮斋杂说》卷三云:“福州人昔祀孙行者为家堂,又立齐天大圣庙,甚壮丽。四五月间迎旱龙舟,装饰宝玩,鼓乐喧闹,市人奔走若狂,其中坐一猕猴耳。”按应作:《艮斋杂说》卷五云:“福州人皆祀孙行者为家堂,又立齐天大圣庙,甚壮丽。四五月间迎旱龙舟,装饰宝玩,鼓乐喧闹,市人奔走若狂。视其中,坐一猕猴耳。”
    第九一页:过泽州,方祈雨,舁一泥人,曰孙悟空。按“神”误作“人”。
    第九一页:必称命于行者以致于神。一不予,则行者机变,举动矫捷若生,击人屋瓦器皿应手皆碎。按应作:必请命于行者,以致于神。一不予,则行者机变毕动,矫捷若生,击人屋瓦器皿,应手皆碎。
    第九四页。按“Biographia Literaria”应作斜体字,并废除引号。
    第九七页:齐核《坟》、《典》。按齐字是肴字之讹。《谈艺录》第一七八页不误。
    第九九页。按Clio后冒号是逗号之讹。第二九六页亦误。
    第一〇四页:推陷廓清。按推字为摧字之形似致误。
    第一〇五页:文墨著竹帛外内表里。按外字前夺逗号。
    第一〇五页:按XIII应作XLII。
    第一〇五页:相对入梦寐。按入字是如字之讹。
    第一〇五页:今霄剩把银釭照。按霄字是宵字之讹。
    第一〇八页:为避榜之嫌。按“榜”当作“标榜”。
    第一一一页:严复《天演论·绪例》。按当作:严复《天演论》绪例。“绪例”原作“译例言”。第九七页之“《清诗汇·自序》”亦当作“《清诗汇》自序”。
    第一一七页:具有这种心眼来看文化史。按有字衍。
    第一一七页注一。按za是2a之误。
    第一一七页注二:参观Convivio, Tratlato II, Canzone I。按应作:参观Convivio, Trattato II, Canzone I。
    第一一八页。按“im perialisme”是“imperialisme”之误。
    第一一九页:这种例子哪里举得尽呢?按钱先生未尝用哪字。第二二三页的哪字原本亦作那字。
    第一二〇页注一。按o应大写。
    第一二一页。按innern之i应大写。
    第一二一页。按physiologigue是physiologique 之误。
    第一二一页注四。按and应作und。
    第一二二页。按accipiunt应作accipunt。
    第一二二页。按offectatio是effectatio之误。
    第一二二页注三。按Institutio oratoria应作Institutionis Oratoriae。
    第一二三页。按rubana是urbana之误。
    第一二三页。按magne是magna之误。
    第一二三页。按应作“音枵薄”。“枵”字原作非体。第一二九页亦然。
    第一二三页。按mueto应作multo。
    第一二三页。按ossibus后脱逗号。
    第一二三页。按II Opera Omnia, I, p.103.s99当作II(Opera Omnia, I, p.103. S99)。
    第一二三页注一。按Omnia应作Ommia。
    第一二四页注四。按Conard是Counard之误。第一二七、一三二页都误。
    第一二四页注四。按p前夺Ⅰ,。
    第一二五页注一。按de应作du。
    第一二七页:例是指男人的变相。按例字是倒字之讹。
    第一二八页:在皮毛或肉体的文章风格外。按外字前夺以字。
    第一二九页:骨张气盛。按张字是强字之误。《管锥编》第一三五七页不误。
    第一三〇页:西洋人所指是谓气压。按谓字乃衍文。
    第一三〇页:六朝人文。按人字后脱论字。
    第一三〇页注三。按Barfleld是Barfield之误。
    第一三九页:亚儿巴拉(A. Albalat)《自传》(Souvenirs de la vie litteraire)。按“自传”乃文体之名,非作品之名,不当着书名号。第一五八页之“霍斯门(Laurence Houseman)《自传》(The Unexpected Years)”、第二九九页之“E. E. Kellett《自传》(As I Remember)”亦误。第二七四页之“海登爵主的《自传》”似亦误。参观《约德的自传》:“作者杜兰先生在三年前也出了一本自传,书名是《过渡》(Transition)”,又第二九四页:“Norman Douglas自传Looking Back”。第一五七页之“柯南道尔晚年曾撰《回忆录》(Memories and Adventures)”亦误。
    第一四一页。按wieder之w应大写。
    第一四一页。按medicus后脱逗号。
    第一四五页:泼洛丁尼斯六书九章如数。按应作:泼洛丁尼斯《六书九章》如数。第三六四页之“迦利亚的亚马迭斯”亦当着书名号。
    第一四九页:乩曰。按乩字后脱书字。
    第一五一页。按钱箨石之箨字是萚字之误。钱萚石《谈艺录》无虑百见,佥不误。
    第一五二页:“猪八戒听得老道夸奖好相貌,便扭头捏颈,装娇做媚起来,说道‘不敢欺老师傅,我老猪还不曾洗脸包唐巾哩。”按原作:“猪八戒听得老道夸奖好相貌,便扭头捏颈,装娇作媚起来,说道:‘不敢欺老师父,我老猪还不曾洗脸包唐巾哩。”《管锥编》第八一八页亦然。
    第一五二页:张问珊曰。按张字是乃字之讹。
    第一五三页:黑智尔之辩证历程以有立无,由正生反亦借神秘经验为思维法则。按反字后应着一逗号。
    第一五三页。按两处“成中道义”之成字是生字之谬。
    第一五三页。按“斯宾诺”是“斯宾诺莎”之误。
    第一五三页:Spranger Ledensformen。按应作:Spranger :Ledensformen。参观《谈艺录》第二八七页。
    第一五三页。按“颇叹赏之”之颇字原作极字。
    第一五三页。按hangry是hungry之讹。
    第一五四页:Jolie A Croguer。按应作:joli à croquer。
    第一五五页。按“以至于神”之至字是致字之误。
    第一五六页:《巨人世家》第二卷第九章件件能以英、德、意第十三种语言自述生平。按第字是等字之误。又按“件件”颇难解。
    第一五六页:德文与念念有词之禁咒同功。按与字前脱盖字。
    第一五七页。按“其子犹矫于父”之犹字是尤字之误。
    第一五八页:盖学道者于声色货币等嗜欲尚易解脱。按币字是利字之谬。
    第一五八页。按Deipnosophists应作斜体。
    第一五八页。按power之p应大写。
    第一六〇页:某一国的诗学。按诗字是文字之误。
    第一六一页:朗法罗。按朗字是郎字之误。《管锥编》、《七缀集》胥作郎字。
    第一六二页:那会事。按会字是回字之误。
    第一六四页。按jadis之j应大写。
    第一六五页。按Hofmannstha应作Hofmannstahl。
    第一七三页:北京附近那个世界文明的古迹卢沟桥(即西方所称马可波罗桥)下也流过好多水了。按“文明”是“闻名”之讹。第一八二页不误。可字当是哥字之妄改。
    第一七四页注一。按“编著”是“编注”之谬。
    第一七七页。按“Ia”应作“La”。
    第一八二页:北京附近那样世界闻名的古迹、卢沟桥即西方所称马哥波罗桥下,也流过好多水了。按“那样”是“那个”之讹。第一七三页不误。
    第一八八页:我知道那些神话都是辛辛苦苦到香港和台湾访问我旧日清华大学师友得来的。按是字后脱他字。
    第一九一页:不要说我这样一个孤陋不留心现状的老学究,就是我同事里注意动态和现状的青年学者都是惊叹和佩服的。按据书前影印钱先生稿本,究字原作者字,事字本是僚字,后是字乌有。下文“自己”钱先生原文是“我自己”。不识“整理”者如何获得增改钱先生文字之权利。
    第一九三页:例如我可以应用‘百花齐放’的比喻,也不妨说。按“例如”不通,必为“假如”之误。
    第一九三页:像杜甫诗所说:“可爱深红映浅红”。映字是爱字之误。出《江畔独寻花七绝句》之五。杨岗昆整理《钱锺书先生谈文学》不误。
    第二〇五页:丧失去。按去字衍。
    第二一九页:发展特快的新行业。按“特”原作“特别”。
    第二二三页:你也只好走向这个世界。按个字乃衍文。
    第二二六页:聊志吾二人之交情云尔。按之字乃衍文。
    第二二八页:近体类范元错。按元字是无字之谬。范无错即第一四九页、四七七页之范肯堂。
    第二二八页:饮冰室诗中七贤。按应作:饮冰室《诗中八贤》。
    第二二八页:煦沫嘤和。按煦字是喣字之讹。
    第二二八页:盖未读李斯《逐客书也》。按应作:盖未读李斯《逐客书》也。
    第二二九页:《姜白石诗集序》。按当作:姜白石诗集序;或作:姜白石《诗集序》。参观《宋诗选注序》。
    第二三三页:今代美国时流所议。按议字是讥字之讹。
    第二三五页:以七言律阐释二十四诗品。按当作:以七言律阐释《二十四诗品》。第二四九页之“老子、淮南子”亦应作“《老子》、《淮南子》”。第三三八页之“‘学而’”应作“《学而》”。
    第二三九页:书名是很值得我们注意的;它并不是普通的“哲学纲要”(an outline of philosophy),而是“一种哲学的纲要”(a philosophy in outline)。按英文书名应作:An Outline of Philosophy,A Philosophy in Outline。
    第二四〇页。按coordinating是co-ordinating之误。
    第二四〇页:这是很普通的说数。按数字是教字之误。“说数”不词。第二四九页之“这原是很普通的说数”亦误。
    第二四六页。按“Edition”应小写。
    第二五三页:有极慎密的分析。按慎字是缜字之误。
    第二五三页。按破折号为句号之讹。
    第二五三页:法国人玛尔布朗会Malebranche。按会字是什字之误。
    第二五三页注一:Hume’ philosophy of Human Nature。按应作:Hume’s Philosophy of Human Nature。
    第二五四页:并且会声明在先。按会字是合字之谬。
    第二五九页:一个教授批评“陀思妥耶夫斯基为必死必朽之文学”。按“陀思妥耶夫斯基”原作“陶斯妥洽未斯基”。
    第二六〇页:《纯理性批判》。按原文无性字。
    第二六二页。按Cock lane是Cocklane之谬。
    第二六四页。按题目“英译千家诗”应作“英译《千家诗》”。
    第二六六页。按Scribner’s不应作斜体。
    第二七八页:虽然书的观点和论调各各不同,按照我个人浅狭的经验。按按字前夺但字。
    第二八〇页:在译本里,我们能看得出作者文笔的浓腻。按能字是也字之误。
    第二八四页:道德剧(moralitics)。按c是e之误。
    第二八五页。按dionysiokolax不当作斜体。
    第二八八页:使们们想到Victor Cousin描写另一个数理哲学家Pascal的名言。按原作:使们们想到Victor Cousin描写另一个数理哲学家——Pascal——的名言。
    第二九四页:Dead in the Wool。按Dead应作Died。
    第二九四页。按两处lron皆应作Iron。
    第二九四页:kaput geben。按应作:德文Kaput geben。
    第二九四页。按Cspek 是Capek.之误。
    第二九五页。按lwan应作Iwan。
    第二九五页:Lady Holland为他父亲Sydney Smith所作传。按“他”为“她”之误。《说笑》译Lady Holland为“荷兰夫人”。
    第二九五页。按Patmoto应作Patmote。
    第二九六页。按“葛传规”之规字应作椝字。
    第二九八页:他说gantlethorrors。按应作:德语Gentle Horros。
    第三〇一页。按“商福(Chamfort)”原作“芗佛(Chamfort)”。
    第三〇一页。按Collection Hetzel不应作斜体。
    第三〇一页。按Britain in Pictures应作斜体。
    第三〇二页:上帝喜爱的人。按喜字原作所字。
    第三〇三页:一方面仍然希望。按仍字原作依字。
    第三〇四页。按Boyee是Boyce之误。
    第三〇六页:也就是论“烤猪”那篇散文里的“M先生”。按“论‘烤猪’”应作“《论烤猪》”。
    第三二四页。按moral punishment qua moral不当作斜体。原本每词首字母皆大写。
    第三二四页。按Westermark是Wester Mark之误。
    第三四〇页注一:徐文长评汤《士不遇赋》,以“四裔译字生”讥之。按士字前脱感字;裔字后夺语字。
    第三四二页。按late-inisches应作lateinisches。
    第三四七页注一。按IL应作Il。
    第三五五页注一:《哲学·史学·历史学》(Filosofia, Poesin, Storia)。按“史学”是“诗学”之谬。
    第三七七页。按intentional fallacy不应作斜体。
    第三八三页。按phantasie之p应大写。
    第三八三页。按einbildungskraft之e应大写。
    第三八三页。按anschauung是Anschauung之误。
    第三八五页:Vie et language。按应作:Vie et Langage。
    第四〇一页。按pensees之p应大写。
    第四〇四页。按conoscenzaintuitiva是conoscenza intuitiva之误。
    第四〇五页:I’Entendement。按I 是l之讹。此误甚夥,第四一六、四一八、四一九、四三四、四四八页皆其类。
    第四〇九页。按philsosphies之首字母应大写。
    第四二七页。按Oder之首字母应小写。
    第四二九页。按ldealismus应作Idealismus。
    第四五一页。按korner之k应大写。
    第三五九页:“——见《苏联大百科全书》里《海涅》一篇的德译单行本第八至九页,又汉歇尔书店(Henschelverlag)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论文艺》第五三五页”;第三六四页:“《苏联大百科全书》里《海涅》一篇德译单行本第十二至十三页指出海涅世界观里的矛盾,对工人阶级的胜利又期待又担忧;”。按应遵照钱先生改定本(《精印本堂吉诃德引言》一九八三年本,收入张玉书编《海涅选集》,“堂·吉诃德”的间隔号已经省去了)将此两处删除——岂所谓“趋时的代价”者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45c1220100abjf.html

  • vivo

    vivo (落葉半牀,狂花满屋。) 2010-11-20 03:37:00

    范旭仑上述校注有一些错误,V在此稍微举例。很多大小写问题他说的也不见得全对,略去不论。


    第七三页。按chataine是chataigne之误。

    ——误。châtaine,褐色。châtaigne,栗子;一拳,拳头一击。


    第一〇五页:按XIII应作XLII。

    ——不知所据为何,核检《道德箴言录》,均不甚符。


    第一二二页注三。按Institutio oratoria应作Institutionis Oratoriae。

    ——误。网上随便一查“Institutio oratoria”即可知。首字母均宜大写。


    第一二三页注一。按Omnia应作Ommia。

    ——误。Opera Omnia为西洋常见语,Ommia不词。


    第一四一页。按wieder之w应大写。

    ——误。wieder是副词,又,再次的意思,没理由大写。


    第二六二页。按Cock lane是Cocklane之谬。

    ——误。搜Cock Lane Ghost即可知。


    第二九五页。按Patmoto应作Patmote。

    ——误。当作Patmore。


    第二九八页:他说gantlethorrors。按应作:德语Gentle Horros。

    ——误。和德语没什么关系,Gentle Horros又是什么德语?


    第三二四页。按Westermark是Wester Mark之误。

    ——误。当作Westermarck。

  • vivo

    vivo (落葉半牀,狂花满屋。) 2010-11-20 06:01:12

    《写在人生边上·人生边上的边上·石语》
    2002年10月北京第1版 2008年10月北京第12次印刷


    P108第8行(《中国文学小史序论》)“鮿见如斯”【书中“鱼”偏旁为简体】当作“鲰见如斯”。

    P128第9行(《中国固有的文学批评的一个特点》) “文章是思想的表现”是一个分析判断(analytics judgment)——当删“s”。

    P132第1行(《中国固有的文学批评的一个特点》)“而三数中国大思想家对于西洋人所讲究的偏全异同问题”——“三数”当为衍文,不可解,另可参【钱钟书《谈艺录》读本】相关部分(http://www.huayuye.com/chapter/380471/)。

    P138倒数第4行(《小说识小》) “盖袭取拉白菜(Rabelais)《巨灵世家》(Gargantua et Pantagruel)卷四第五十五章而稍加改易”——“菜”当作“莱”。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9740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