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如何以学术为业

yjw-Crete

来自: yjw-Crete 2010-11-11 10:37:39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I-I

    I-I (方今春深,) 2010-11-11 23:55:42

    韦伯说学术就是一场疯狂的冒险。
    我想,一个人要选择以学术为业,首先的考虑是自己为了什么,真正的学术可能会带来荣誉,带来钱,但那些却可能来得很晚,或许你奋斗终生,你的努力也与得到的回报不成比例。每个时代留下来,被记住的就那么几个人。其次,是考虑自己能否承受住那些压力。你是否可以承受住,每天奔波于图书馆,没有女友,没有太多的消遣,娱乐,只有满脑袋的古人说了什么。你是否觉得可以承受住那么多碌碌无为的人,那么多投机取巧的人,仅就学术圈来说吧,骑在你的上面,有钱,有成就,而你则没有房子,没有钱。你是否可以承受得住,父母依然白发,而你-他们养育了你那么多年,你却无法尽一份孝心。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你是否忍受得了这一切?
    如果这一切都承受不了,学术给你带来的快乐无法让你承受这一切的话,止步吧。人生可以有别样的精彩,何必要做学术。
    就我个人来说,学术对于我来说是用来解决个人困扰的,然而,身处这个时代,个人困扰很大程度上不是私人的,而是历史的、社会的投影。倒退一百年,我比不了千人,前进一百年,我比不了后人。我做学术意义何在?——表达出自己所处的这个时代,我们的处境。这个处境是我们这代人独一无二的,包括你现在的困扰。
    当然,学术还有快乐,亚里士多德说沉思生活是只有神才能过的生活,而人因为拥有部分神性,可以在某一刻在沉思中,在那种学术活动中,体会到只有神才能拥有的快乐。但是,那只是一刹那,人不能停留于那个状态。但是,有那么一刻便足矣,那一刻你获得了神一般的不朽,是有朽的人,超越自己的表现。

  • I-I

    I-I (方今春深,) 2010-11-12 00:03:36

    我也看到一些人, 工作了还到学校来旁听课程,像北大、清华、人大的课堂,文史哲都是开放的,但是,我怀疑他们是否有机会,有时间,是否能够踏下心来去读书,达到一个专业学生那样的水平。
    今天已经不是有着王公贵族赏识,便可以磨镜片,做家庭教师也可以从事学术的年代了。
    在这样一个专业化的年代,没有舒茨,没有马克思,没有尼采那些人那样的毅力和机遇,还是呆在学校吧,至少可以保证饭碗——虽然可能过不上有尊严的生活,只有考研

  • yjw-Crete

    yjw-Crete 2010-11-12 08:41:24

    谢谢楼上,非常感谢。我了解在目前的中国,浮躁是种大面积的现象和趋势。
    对我来说,我将在明年再辞职脱产考一年。如果考不上,我放弃考研。我心中的梦想不会消失。
    所以,我想是否有在业余时间能去受到系统训练的各种途径。我现在有计划地在听耶鲁、哈佛的开放课程,有计划地阅读相关领域的书籍。做读书笔记。
    我可以找到一份养活自己,而我又能忍受寂寞的人。我本来就社交圈狭窄,习惯一个人思考。
    因此我希望大家能告诉我哪些渠道能受到专业系统的训练。除我上面提到的方法外。

  • I-I

    I-I (方今春深,) 2010-11-12 23:13:18

    如果你在北京,可以去听听老师的课,这边课堂都开放的

  • yjw-Crete

    yjw-Crete 2010-11-15 21:50:33

    我不在北京。我在江苏。。。。

  • 佐为

    佐为 (在爱中疗伤,在爱中重塑自我) 2010-11-15 22:52:43

    我觉得,你得能够接触相关的圈子,这个比较重要。总之不要被边缘化。先找个清闲的工作干着,不那么分心的,考研就是赌一把。即使考不上也不是无路可走了,是不是可以先找一个相关的职业,比如编辑记者之类的,只要能读书就不怕没出路。

  • I-I

    I-I (方今春深,) 2010-11-16 22:47:18

    我知道很多名师的课都是有录音的,你不妨认识点人,找找录音听,豆瓣上就经常有上传录音的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11-17 15:34:06


    1、有人把学术当作谋生赚钱的职业;有人把学术当作个人私事、当作生活方式,你更喜欢哪种?
    2、不要太把“学术”两个字太当回事。还是说得平常一点比较好,比如说在“确定的知识”这种水平上理解这个词。所谓学术不学术,不是身份不身份的问题,而是你出的东西符合不符合学术的规范。
    3、年龄不是问题,如果你不认为自己是在接受职业培训的话。
    4、专业系统的训练,还是要回到校园里。

  • yjw-Crete

    yjw-Crete 2010-11-26 10:05:07

    谢谢大家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的。录音什么的,也在听。确实是需要认识相关的人。非常感谢大家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6-03 06:04:41

    学术是奢侈之物,没有足够的经济支撑,很难不为现实因素动摇。
    即便呆在大学里就能真正从事学术研究吗?未必吧。
    思考让我陷入迷惘,但更多的时候让我有一刹那的顿悟,尤其是学习起步之时。或许我们都对真理有着一颗好奇心吧。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6-03 06:21:51

    另外,LS的各位学友,能否告诉我一个录音的下载地址
    谢谢先 o(∩_∩)o

  • Ed

    Ed 2011-06-03 21:52:11

    我隐约看到了未来我将要面临的困境。

  • I-I

    I-I (方今春深,) 2011-06-03 22:06:42

    另外,LS的各位学友,能否告诉我一个录音的下载地址
    谢谢先 o(∩_∩)o
    ————————————————————————————
    讲座录音分享小组
    http://www.douban.com/group/lygx/

  • 菲利

    菲利 2012-01-05 13:21:46

    楼主,学术本来并不是一条坦途。
    我曾有志于学术,但被现实所困。

    现在注重现实了,我的理念现在是先生活,再学术。
    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只能希望楼主能好好走下去,不容易。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07-18 14:01:06

    纽约时报(海外版):天朝泛施派哲人联盟(人X大学、博X学院、上海帮及全国各地散居修炼大小真人,不含港澳台及美利坚夷邦)王政素天子诏

    愚蠢至极的基督教political神学分子蒋庆老是认为,中国应该变得更加儒家化。但是,我们认为,蒋庆老套、僵化、笨拙、不懂“西方思想纵深”的四流“公羊学”思维忽略了其他王道。
      每周一到七,国朝各地的后现代思想家们不厌其烦地、高高兴兴地、屁颠屁颠地要用智能手机、ipad1/2/the new代、山寨或品牌安卓平板等美利坚的奇巧淫技发表微薄,批评某国zf“限制人民的后现代欲望、将淫乱人士关入德性大牢、剥夺各种肉体的natural right。”这是对中国传统礼法(history)的肉身性反抗。西方世界普遍私下琢磨着,如何让中国的后现代思想家们变得更加相信贵族demo制(君主—demo制?)。
      中国politics的未来不会是西方式多demo制选举,而更有可能是道家、儒家、法家悠久的厚黑道术传统(内圣外王)。毕竟,demo制作为一种基督教贱民理念,有其根本性缺陷。其politics合法性完全基于所谓少数人(神人、圣人、哲人、君子)掌控的demo制权。
      demo制在实践当中肯定也有缺陷。选区民众的欲望与俗利往往不会形成施米特式的高贵politics决断,往往会神经质地选出同样具有后现代气质和生活方式的领导人。这会产生一个问题:大多数人的意志不一定符合少数人的高贵伦理:人民的柏拉图爱欲可能会支持小清新、重口味或重口味的文艺清新或小清新的重口味,但绝对不会支持柏拉图的精神等级。
      因此,美利坚夷邦等部落通过所谓demo制选举出来的所谓demo领袖,其实是一些资本政治的傀儡。
      在华夏,我神且圣且明且智且勇敢且节制施派政治哲人支持另一种模式:王政。politics的高贵谎言是王政天道的关键所在。除了谎言,还是谎言,连从上到下的精神等级都是谎言哦,亲,精神等级买一送一哦,买了就退不了货哦,买了你就被柏拉图化哦。
      蒋氏伪《公羊传》的说法——politics权力的合法性有三个来源:天(神圣的、超验的自然伦理)、地(包括历史和文化因素)、人(凭借公意的支持获得politics服从)——就是一个低智商的谎言,其实就是他蒋庆想当太傅太保,想搞什么太学院,想念经,我施派5千政治哲人当然不从,当然要和蒋庆来一场隐微或显白的较量。
      中国古代的王朝曾经实行过王政。但由于history变迁,统治的form发生了变化。蒋庆们就穷凶恶极地说道:“在现代中国,仁政必须由三院立法决定。三院分别是:通儒院(天)、国体院(地)和庶民院(人)。”Where is your army, Mr Jiang?How can u persuade the PLA to follow your lies?
    “儒院领袖应该是一位大学者。”,我施派哲人联盟再次强调,蒋庆是基督教精神信徒,蒋庆压根儿就不懂政治。
    人选应由学者(中国还有几个儒家学者?都社会科学化啦,都被西方现代哲学败坏啦)提名,检验他们对儒家经典的熟悉程度,“并通过一级一级的行政考核——这有点像古代的科举和举荐制”,蒋庆老是喜欢说些空疏大话。国体院领袖由孔子的经商的后代继承;其他成员则从圣贤(谁?)、统治者(朝阳公园约架)和各大宗教领袖(蒋庆排佛,good!教主很满意)的后代中遴选。最后,“庶民院应由大众选举产生或由各机构的领导担任。”,其实就是逗老太太老爷爷们玩的居委会棋牌室……
     

  • ewwwww

    ewwwww 2012-11-23 23:56:46

    一种实际工作的职业就是一种绝大的幸福。因为学院生活会把一个年轻人置于这样一种被动的地位,不得不去写大量的科学论文,结果是趋于浅薄,这只有那些具有坚强意志的人才能顶得住。  然而大多数实际工作却完全不是这样,一个具有普通才能的人就能够完成人们所期待于他的工作。作为一个平民,他的日常的生活并不靠特殊的智慧。 如果他对科学深感兴趣,他就可以在他的本职工作之外埋头研究他所爱好的问题。 他不必担心他的努力会毫无成果——爱因斯坦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400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