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好制度是让人活成“人”的模样

金钊

来自: 金钊(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2019-09-18 16:34:35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KERR

    KERR 2019-09-18 18:00:27

    自上而下是一方面,自下而上又是另一个严峻问题,人民的性格和国家的性格,是互相造就的。很多时候压榨局面是双方共同造成的,就是鲁迅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一方面愤懑制度不公、权利难寻,可怜“螺丝钉”的不幸遭遇;另一方面,又没有人站出来反抗、挑战,仍然自愿+被迫,成为这样一颗饱受压榨的“螺丝”。可能民族性格天性如此吧,从那个中国总经理将美国人因环境获得的“自我认同”说成是“过度自信”这一点,我们怕是寸步难行

    来自 豆瓣App
  • 金钊

    金钊 (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2019-09-18 19:37:48

    自上而下是一方面,自下而上又是另一个严峻问题,人民的性格和国家的性格,是互相造就的。很多时 自上而下是一方面,自下而上又是另一个严峻问题,人民的性格和国家的性格,是互相造就的。很多时候压榨局面是双方共同造成的,就是鲁迅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一方面愤懑制度不公、权利难寻,可怜“螺丝钉”的不幸遭遇;另一方面,又没有人站出来反抗、挑战,仍然自愿+被迫,成为这样一颗饱受压榨的“螺丝”。可能民族性格天性如此吧,从那个中国总经理将美国人因环境获得的“自我认同”说成是“过度自信”这一点,我们怕是寸步难行 ... KERR

    也不知道当今的这点星星之火,是否也能在某一天能成燎原之势。

    来自 豆瓣App
  • 清风袭来

    清风袭来 2019-09-19 22:08:17

    上级对下级只有权利,下级对上级只有义务,所以在中国最舒服的人就是做官的,最辛苦的就是劳动者。

    来自 豆瓣App
  • 野人Ti

    野人Ti 2019-09-19 22:26:43

    上级对下级只有权利,下级对上级只有义务,所以在中国最舒服的人就是做官的,最辛苦的就是劳动者 上级对下级只有权利,下级对上级只有义务,所以在中国最舒服的人就是做官的,最辛苦的就是劳动者。 ... 清风袭来

    所有人都是从家庭里走出来的,家庭里怎么教,小孩怎么学。与其单方面否定一方,不如想办法恢复优质的家庭教育。当前的教育体系完全是失败的产物,教材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完全忽视个人独立思维与人格养成。能将小孩教育好才有鬼。

    来自 豆瓣App
  • KERR

    KERR 2019-09-20 22:43:06

    也不知道当今的这点星星之火,是否也能在某一天能成燎原之势。 也不知道当今的这点星星之火,是否也能在某一天能成燎原之势。 金钊

    希望如此

    来自 豆瓣App
  • 维拉角的采珠人

    维拉角的采珠人 2019-09-20 23:10:23

    一百年前革命先辈责问资产阶级恶霸为何拿工人的命不当命。
    资产阶级恶霸回答:“安全能当提高生产吗?”

  • 金钊

    金钊 (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2019-09-20 23:34:01

    一百年前革命先辈责问资产阶级恶霸为何拿工人的命不当命。 资产阶级恶霸回答:“安全能当提高生 一百年前革命先辈责问资产阶级恶霸为何拿工人的命不当命。 资产阶级恶霸回答:“安全能当提高生产吗?” ... 维拉角的采珠人

    让人绝望亦或是迷茫的是,到了今天,我们可能连做“螺丝钉”,被剥削的机会都要没了。

    来自 豆瓣App
  • 金钊

    金钊 (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2019-09-20 23:34:58

    所有人都是从家庭里走出来的,家庭里怎么教,小孩怎么学。与其单方面否定一方,不如想办法恢复优 所有人都是从家庭里走出来的,家庭里怎么教,小孩怎么学。与其单方面否定一方,不如想办法恢复优质的家庭教育。当前的教育体系完全是失败的产物,教材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完全忽视个人独立思维与人格养成。能将小孩教育好才有鬼。 ... 野人Ti

    只怕中国绝大多数家长都没有那个资格。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793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