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卫谈《孔雀》

肖萌

来自: 肖萌 2007-02-26 23:59:25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肖萌

    肖萌 2007-02-27 00:04:17

    影片的很多都传递了时代的东西。
      谭:谈到时代氛围,时代意味,乃至政治色彩。不管走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或者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有喜欢或者不喜欢这部影片的,尤其是年龄偏大一点的人不喜欢的更多一些,不喜欢的原因之一就是觉得时代的准确感处理得不是很严谨。
      顾:我坦率地说,其实这不是一个关注时代、关注历史、关注具体事件的电影,我们努力把它淡化了。这部电影更关注个体生命的存在性。
      谭:但是有些人从那时代过来,从影片找到感觉了,必然去里面寻找时代的记忆,这样一寻找就觉得有些不准确。比如说《卖花姑娘》公映的时间不对,《追捕》那时候还没出来吧?那会儿也不会读《荷塘月色》。
      顾:我一直不觉得这电影是1975年、1976年、 1973年……跟这没关系,总体上说,它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尾声这些年,结尾的时候开始转向市场经济。文革最激烈的时候也罢,或者50年代也罢,我觉得具体的时间概念并不重要。
      谭:这部影片跟侯咏的《茉莉花开》差别很大。虽然都涉及那个年代,但是他的色彩对比特别强烈,张扬,可你的色彩和叙事做得特别克制。在时代方面,他几乎是倒计时的感觉,特别准确。但你的影片如你的解释,时间向度无所谓了,重要的是表现平常人一段平常的传奇。
      顾:我不想表现历史时代差别等那些大的关系。我认为个体的困境是昨天、今天和明天都会存在的,这个对我们来说是更重要的。
      谭:影片中有很多戏交代得很惜笔墨,有些人觉得产生一些读解的生涩,比如干爸怎么会去摸电门,肯定还有其他的社会背景,姐姐结婚的戏,交代得都很简略。还有前面招兵那个戏有点模糊,为什么他面对姐姐时好像很正统,到下一对人又打得热乎,这个是想传递什么呢?传递这个胖姑娘是通过她姐姐别的手段当了伞兵,还是就是很正常的途径当了伞兵?
      顾:不是那么简单的,都有可能。对别人的生活来说普通人都是局外人,就是你看不清楚别人的生活,那些能够在这个社会上混得很经典的人都有他们的办法,但其他普通人都是不明所以。
      胖姑娘姐姐和伞兵很有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走到一起,因为剧本是开放的。胖姑娘的姐姐确实是很有性格,很有魅力。其实那时插队,很多人走了,很多人也留在那了。男伞兵也不是一个时代的英雄豪杰,是这故事里面的普通人。
      还有弟弟有一天从南方回来时,把南方的生活给隐掉了,租是他带回来一个媳妇姐姐,他自己有个指头没了,这里有很多故事,有人问是不是那段被拿掉了,其实没有。
      此外,干爸那种劲儿的人说实话也是很容易被社会围猎的。这也是剧本很有意思的地方,有很多这样的开口让人们产生兴趣去说这个。
      李樯写剧本奇思巧想挺多的,经常在节骨眼上出现新的人物和信息。比如说弟弟回来了,这个挺好,而且还带了另外一个人,不仅比他大,还带了个孩子。还有姐姐在街上走,跟弟弟去买菜,然后一个盲人从前面过,突然就挡了他们一下,姐姐顺着盲人 (顾长卫饰)走过来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了吃着包子、剃着当时特典型的发型、剔着牙的北京伞兵。这些细节挺丰富的,李樯写的剧本里台词不是特别多,里面的话每个词每个字都是有意思的,没意思的废话都拿掉了,留下的都是有信息的?
      谭:影片从头到尾差不多三百个镜头,为了表现时代的氛围和沉稳的基调,镜头追求沉稳的长度,但有些镜头超奇地长了,是否有些太刻意了?
      顾:可以有这种理解,但这还是一种时代基调的问题,那种生活是幽长的,悠远的,庸长的。如果是一个英雄、一个时代重要的人物,那太多事了,每天电话不停地响,从这个地方赶到那个地方。普通人的生活不是这样。


      我们特别把握影片长度的节奏,希望是长镜头,但是信息量很大,长并不意味着呆,并不意味着静止,并不意味着郁闷。长的镜头,从电影叙述的形式上讲更简洁,更朴素,更不突出导演的强调。观众在观赏的时候可能会更流畅,不会被形式打扰。我们特留心镜头内部的那些戏的结构,包括信息量重组,但又不至于闹腾的,又要小心地让镜头里面的戏一层一层地推进,让—层又一层新的信息出来,把一个新的人物、新的兴奋点推到观众面前。
      谭:弟弟扔钱给姐姐那段镜头就很长,但是它很注重画内画外的互相补充。
      顾:还有张丽娜在台上唱的那个镜头,也是很长的,但有很多运动的调度,戏是一层一层地递进。
      谭:时代的变化展现得比较沉郁。“挂王八”有什么寓意吗?
      顾:没什么寓意。在1981年、1982年、1983年反精神污染,开始严打了。那时候开始跳舞了,然后就跳贴面舞什么的,就是这样的情景。那些词都是老戏里面的段落,有时代的典型特征,夫妻间打情骂俏的事。他们有人提意见,就说好像王八在中国的文化中通常有点别的意思,说能不能把那个改掉,所以现在成了“挂黄瓜”,其实唱词不是那个意思,这个也不重要。
      谭:弟弟在那复习,爸爸发现书中央着裸体画,然后父子冲突,撵儿子出去,那还特意处理得很黑,味道做得很足,停顿之后镜头落到裸体画上。那段镜头也很长。
      顾:也许为这个点可以切,但是不切呢,时间没有减掉,观众的观赏会觉得是连贯的,这跟切的感觉不一样。
      谭:前面围绕桌边的运动都很自然,然后跟着停在门边,也很自然。但是一回来,就看到导演的存在了。如果巧妙点就更好了,当然现在也很难比这更巧妙了。
      顾:其实观众也要回到看画。画并不是淫秽的,是生理书上的东西,或者说医院里面的画,因为他妈妈是医生。
      谭:他爸爸发怒,是不是有点过,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顾:那个年代作为父母压力很大,文革又搞运动,明天又不知道谁挨打,那时候并不像现在能够科学地关注孩子的心理现象或者他们的营养。那时候有得吃就行了,普通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真的特别容易怒。他们认为,把孩子养大容易吗?姐姐已经是叛逆者了,哥哥又那样,然后看着弟弟还挺好、挺老实的,不想却这样。
      谭:剧本就是这样的吗?
      顾:原剧本弟弟出走的原因不是因为这张画,弟弟的故事被拿掉了一大段。以前的故事里是弟弟目击了他一个好朋友(一个更弱的、会织毛衣的男孩)在狮虎山被老虎吃掉了。在这种情境刺激下他才出走的。
      谭:砍掉了还是没拍?
      顾:砍掉了,一大段拿掉了。原本他爹在这没有后边的词,“街坊邻居们都来看啊……”因为拿掉之后应该有一个点出来,就加了点台词。现在他的暴怒是好像少一点基础。
      谭:暴怒可以暴怒,但是暴怒至家丑故意外扬似乎就有点难以理解了。
      顾:那时候忍无可忍了,这是一种管治孩子的方法,是打击他的自尊心,看他老实不老实,青春期孩子是最要面子的时候。
      谭:前面我们提到影片表述的残酷和冷峻,有两段戏最能说明,一个是晚上要毒哥哥,还有一个就是弟弟伞起雨伞猛刺哥哥,这个冲击力太大了。
      顾:一个家庭也像一个小社会,有的时候是一个亲情,比如姐姐硬着头皮去找果子替哥哥报仇;但有的时候也充满竞争,是敌人的关系。我那天跟一个记者聊天,他就说曾经想把谁毒死。其实这种处理是超现实的,这部电影很多都是超现实的,有点表现主义色彩,比如说姐姐骑车带着降落伞在街上狂奔,其实这不是生活中真实的事。
      谭:但是你表现得很写实。
      顾:对。这是写意和写实之间的处理。比如弟弟毒哥哥那个事,那时候为什么姐姐从屋里出现呢,为什么他们俩正注意力集中的时候爸爸的门突然响了,可能他们俩的行为是在爸爸的目击之下,你看爸爸把门关上了又回去睡觉了。这是写意和写实之间的东西,其实不是说那个事有多真实。
      谭:影片中音乐用得比较克制,特别张扬的地方就是姐姐带着降落伞在街上狂飙,其他都很少的,让人感觉很压抑。
      顾:欢乐的音乐还有,比如张丽娜唱的河南坠子《挂王八》,比如说跟老头跳朝鲜舞,拉朝鲜音乐,还有姐姐梦想弟弟当兵时军乐演奏曲。
      谭:都是突出时代特色。
      顾:对。我觉得音乐也算有特点。社会主义的音乐当中有一部分是革命的东西,有一部分是深情的、神圣的、深远的。而这里面大部分音乐都是带有社会主义音乐共同的东西,比如有前苏联的,有东欧的,有北朝鲜的那种旋律味道的东西。整个音乐,尤其是创作的音乐部分,特别要把握住社会主义音乐当中最深情的、最神圣的、最悠远的部分。比如说卖花姑娘,电影院里面干爸请他们看电影听到合唱《我们永远跟着你》,是朝鲜的一个歌剧。那真的是情深意长的,这是那时候的记忆。
      谭:现在写的音乐跟以前的配器不一样,音色肯定不一样,但是味道往那边靠。
      顾:对,不是完全重现历史上的音乐。
      谭:李樯为剧本取名《孔雀》,寓意孔雀是观赏性的,人也是可以被观赏或观赏别人的动物,我觉得其实人在观赏孔雀,孔雀也在观赏人,就好像人在看风景,同时自身也是风景。
      结尾一家人看孔雀这段的处理,等了老半天孔雀都没开屏,而等他们走了以后孔雀才开异。我的理解是人生就是这样一个等待或追求的过程,孔雀开屏最绚丽的时候,不是简单等待、随意追求就能得到,甚至拼命追求、努力付出也不一定能追求得到,姐姐的命运就是很好的注解。你作为导演,这段压轴的镜头的寓意是什么?
      顾:观众看完孔雀开屏都会想问意义是什么,那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谭:你是想处理成开放式的结尾,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那么你最贴心的解释是什么?
      顾:我说不出来“最”,但是我可以说出来一些“种”。因为这电影不是我悟明白的生活的真理,含蓄地告诉观众看了孔雀开屏就会明白一二三四,不是这样。应该尊重观众看完电影以后的感受。到现在我也没有完全离开这电影,这电影给我自己很多,包括知识、感悟。跟看过电影的观众、圈里朋友的交流,我好像也明白了很多。这电影没有一个我想好的读解,孔雀开屏不是只有一个答案,就像李樯在剧本中也说孔雀有很多美丽的羽毛,也有很多美丽的故事。
      谭:结尾姐姐哭是影片表演村华彩,很多人认为结束在这个地方会很妙。
      顾:不够,那样就封闭了,我们做过那个版本。我们也不忍心最终孔雀不开屏,因为生活还是有希望的。结尾也是有点风格化,一个很淡的,很开放的结局。
      谭:孔雀开屏镜头叠了一下,为什么没有想办法处理一下?咽为本身影片数字特技做了不少。
      顾:用特技的方法是可以的,就是你先拍孔雀,然后人的部分绿屏给隔开,把前面清理了,拍人物过来,那个很容易做到,当时也没那么想。现在为什么不说它是两个镜头,因为孔雀开屏的那个摄影机位置没动,人都走了以后孔雀在一个位置等着,所以实际上就是一个半镜头。
      但是不能太巧了,那样会让人觉得怎么会这么巧,人刚走,然后孔雀就开屏了,太假了。那还不如这样,比如说一刻钟光景以后孔雀就开屏了。
      谭:对,所以我觉得这有一种粗粝素朴之美,不管这个影像的追求,还是叙事,如姐姐在果子前的作为,以及弟弟的所有行为,还有刚才你说的那种故意露一点拙的东西。
      顾:对。但是拍摄的时候很难把握这个程度,有的时候你要拍得太严了不是那么一回事。
      谭:这部影片大家看了很感动。让他们在生活中感觉到了很多的东西,导演在影片里不仅仅是表现状态、表现时光给人家看,其实还有很深的一种内心的追求和终极的表达。
      顾:说实话这电影让我感动的,一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意识到生命的可贵,尤其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来他们走都是不会被人记住的。
      人在历史上能知道的都是那些英雄豪杰,那些楷模。我特别想纪念那段生活,纪念那些庸长的,朴素的,同时也残酷,也深情和温暖的生活。这个社会,包括媒体更多关注的是那些杰出的人。但是很少有人真正静下心来以一个平等的视角去观赏他们,去体味这些个体生命的困境、无奈和他们的生命力。
      这些人的希望又有多少可以一一实现?首都北京,大城市,能有多少人?更多的是外省普通的人群,作为个体在生存的环境当中是很艰难的,他们的命运是叵测的,生命是无常的。
      这个故事就是我自己生活的经历,我属于这个阶层的人,我就是这样长大的。我有很多同感,它确实是从庸长的生活中提炼出来的传奇,这几个人都传达了我们生活的一些愿望,一些理想。这三个人是生活中最典型的三大类人群,也可以说任何一个普通的人身上都有这样三个人的性格。
      我的家庭是普通的,比如有一天同学打电话说咱们班同学谁谁不在了,或者说厂里面谁谁谁,我就想那些人是生龙活虎的,但是一下就没了。结尾的时候,爸爸突然去世了,生命就是这样,有一些悲悯的东西。
      我特别想表示对这个生命群体的一种敬意。他们的生命力令人尊敬,结尾这三个人物我们都给了他们很好的一个结局。开始时父母还年轻,三个孩子都是少年,结尾时父母已经有一个不在了,三个人各自都有了婚姻,有的抱着别人的孩子,有的怀着孩子,有的孩子有点模样了,有了生命的延续。我对这些东西有一个感慨,这具体的事都是存在的,都是我的邻居,我的同学,我的朋友。
      哥哥照那个发展没准现在也是一个什么款爷,弟弟也会是很有学问的人,他虽然早早地出世了,但是他也有很多系统的想法。姐姐也是理想主义的人,在结局的时候看到了另外一个小孩,那个小姑娘也有一种叛逆的精神。我觉得他们都生活得挺幸福。

  • 肖萌

    肖萌 2007-02-27 00:12:10

    我初看(孔雀)时.觉得不是自己很喜欢的类型.有些地方太不合常理-1,自行车拖着伞在街上飞驰,女孩撒开车把洋溢在欢乐中.那个年代的女孩不大可能做得出来.不过这女孩子亦斯文亦狷狂,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她愿意去贿赂.为了要回伞,裤子都可以脱.这样一想,也就信了.2,弟弟和妹妹嫌弱智哥哥是累赘,欲下鼠药,太不合理!中国人最缺那种狠劲.3,老爸上一分钟还在夸儿子作业写得好,下一分钟看见他课本里夹的解剖女体图(在今天绝难想象它可以唤起任何少男的情欲)就勃然怒.要开门大嚎"快来看咱家下流的儿子呀",并赶儿子出门,要他永远不要回来.这可能吗?这像一个爱儿子的父亲的所为吗?
    片尾女孩和弟弟邂逅她的意中人,他已拖家带口.在买西红柿时,她感念生活的平庸与琐屑,感念理想的可望不可即,伤心地哭了---这一瞬间最能打动我!为了这一瞬的感动,我原谅了整部片子中不能释怀之处.
    后来在电影教室里,再搜它的片段来看,忽然就觉得自己很喜欢!
    <海上钢琴师>也这样,初看它是电视机,不太喜欢,重看是大屏幕,一下就震了!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