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苑152期书友会|我心中的“老头儿”汪曾祺——《...

雕刻时光

来自: 雕刻时光(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9-04-16 17:46:36

标题:青苑152期书友会|我心中的“老头儿”汪曾祺——《汪曾祺全集》新书分享暨签售会2019年4月20日(周六)下午15:00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9-04-27 10:36:04

    追忆“老头儿”汪曾祺:山色来相就,草木有春秋

    凤凰网江西综合

    2019/04/20 20:18




    1987年,在家中。这张照片由美国摄影师拍摄,发表在《纽约时报》杂志。

    他是沈从文的学生,两人平生风义兼师友,还是籍籍无名“穷教书匠”的时候,也曾与黄永玉一蓑烟雨闯上海。西南联大时,喜欢翘朱自清的课。

    他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是读者眼中满心欢喜的汪曾祺,是儿女眼中的“老头儿”。

    4月20日,汪朗携《汪曾祺全集》来到南昌青苑书店举行读书分享会,追忆父亲汪曾祺的“三杂”:看杂书,写杂文,吃杂食。



    汪曾祺长子汪朗

    汪朗说,父亲看杂书的习惯,早在上大学时就有了。他在聊天时说过,当时西南联大中文系开的课,他是喜欢的上,不喜欢的就不怎么上。像闻一多先生、沈从文先生的课,他是听得很认真的,朱自清先生的课,有时就溜号,因为觉得朱先生上课一板一眼的,不太适应。

    汪朗介绍,对“老头儿”创作影响最大的中国作家是鲁迅、沈从文和废名,外国作家是契诃夫和阿索林。“家里虽然没有什么像样的书,但老头儿书却读了不少。”

    汪曾祺除了看杂书写杂文之外,老头儿还喜欢吃杂食,自称是个杂食动物。在家里,老头儿也常常做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炒麻豆腐、炒疙瘩皮、羊头羊蹄、热汤面就臭豆腐……全是北京平民吃的玩意儿。上不得大雅之堂。



    汪朗来到南昌青苑书店举行读书分享会

    2019年1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倾力打造的《汪曾祺全集》正式出版。该全集收入迄今为止发现的汪曾祺全部文学作品以及书信、题跋等日常文书,共分12卷:小说3卷,散文3卷,戏剧2卷,谈艺2卷,诗歌及杂著1卷,书信1卷,并附年表。共400多万字。

    人民文学出版社发动社会力量、组织专家学者,钩沉辑佚、考辨真伪、校勘注释,以8年时间编辑出版这部《汪曾祺全集》,其编辑工作的三大亮点,凸显《全集》品质。

    全集贵“全”,收文最多。比较北师大版《全集》,人文版《全集》新收佚文数量如下:小说28篇,其中25篇创作于民国时期;散文卷、谈艺卷新收文章合计100多篇;剧作7部;诗歌卷收录汪曾祺诗歌257首,较北师大版(88首)多出169首,其中40余首从未见于汪曾祺作品集;书信卷收293封,(北师大版《汪曾祺全集》收汪曾祺书信55封)。其次,从文类看,不仅收入汪曾祺创作的文学作品,也收入了他整理的民间文学作品;不仅收入迄今发现的全部书信,还收入了书封小传、题词、书画题跋、图书广告、思想汇报等日常文书。可以说,《全集》收尽汪先生全部文字著述。



    人民文学出版社倾力打造的《汪曾祺全集》

    这些新增内容,一部分是由汪先生子女提供的,一部分是由学者陆续在报刊上发现的,还有一部分是人文社向社会广泛征集而来以及根据线索追踪查找到的。这三个渠道汇集了相当可观的内容,极大丰富了汪先生作品、文稿的数量,并将拓展人们对汪先生文学成就的认识、增进对汪曾祺本人的了解。

    讲究底本,校勘精良,倾力打造汪曾祺作品新善本。全集中的文学作品,以最初发表的报刊版本为底本(少量未发表作品以手稿、油印本为底本),以作者生前自己或他人编订出版的、比较优良的作品集或手稿作为参照校本,进行校勘,改正文字的错、漏、衍、倒置及标点错误。确保为读者提供一个原汁原味而又编校精良的汪曾祺读本。

    为了守住底本规矩,各卷主编在全国南北各大图书馆搜求,踏破铁鞋,这是一个相当艰巨的任务;校勘校订文字,也是考验细心耐心的慢功夫,拿着放大镜,摊一桌书,是编辑工作经常的情景,常常为辨认一个字、校正一个字而欣欣然。举个例子,《侯银匠》有一句“老大爱吃硬饭,老二爱吃软饭,公公婆婆爱吃焖饭”,历来市面上各种版本都是“吃焖饭”;后来通过扫描原稿放大了看,发现“焖”字实应为“烂”字。汪先生手稿常是繁简夹杂,此处应该是繁体的“爛”,右边的“门”字给简化了;而且从上下文看,“硬”“软”描述的都是米饭的软硬程度,“烂”比“软”更甚一层;如果是“焖”,忽然变作煮饭的方式,逻辑上也不对——一字之易,颇费思量。而类似的情况太多了,特别是民国时期报刊上所载文本,因为年代久远,字迹剥落或漫漶,许多字难以辨识,编者经常要跑不同的图书馆去找另一份同期报刊,互相对照以确定一个字……所以,为什么“全集”编了这么久,好多汪曾祺先生的“粉丝”迫不及待地问,这可能就是答案之一吧。

    每篇有题注,提供了汪曾祺每一篇作品的版本信息——书市中,汪曾祺各种作品集很多,但能做到每篇有题注的,仅有人文版《全集》。体现了《全集》的学术性。

    题注交代原载及收入作品集、文本改动、笔名等版本信息;书信题注,介绍收信人简况;部分诗歌在题注中交代了必要的创作背景及由编者所拟诗题情况。通过题注,每一篇作品的版本情况基本厘清。

    题注虽然只是短短几行或一句,却往往是经过费时费力寻找版本信息、耐心细致地比较不同版本的更改情况等大量幕后工作得出的结论。

    “在文化快餐时代,我们慢慢编,这份耐心基于我们对编辑工作的职业操守,也是对汪先生的一片虔敬之心——更何况汪先生是一位对文字、文章特别讲究的作家!”——人文社编辑如是说。

    责任编辑:曾悦之https://ishare.iclient.ifeng.com/shareNews?forward=1&aid=cmpp_089830007385373&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9-04-27 10:40:11

    "汪曾褀是位‘三杂’老头儿" 汪朗在南昌讲述父亲生活趣事(图)http://jiangxi.jxnews.com.cn/system/2019/04/21/017468554.shtml
    2019-04-21 10:36:00 来源:中国江西网
    编辑:肖文忠 作者:周珺 字体:大 中 小 | 大江论坛 | 评论()
    新闻热线:0791-86849275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P到10658000,3元/月
    爆料投诉请进入江西微博 问政江西
      中国江西网/江西头条客户端讯 记者周珺报道:对汪曾祺的许多作品,大家都很熟悉,但对汪曾褀本人,江西书迷则有太多好奇心却无从知晓。4月20日下午,南昌市青苑书店第152期书友会,特别邀请汪曾褀长子汪朗作为嘉宾,讲述“老头儿”汪曾祺的生活趣事,并介绍和签售新书《汪曾祺全集》。



      汪朗心中的“老头儿”汪曾祺,是一个喜欢看杂书、写杂文、吃杂食,有时还会冒点“坏水”的杂家。

      汪朗介绍,家里并没有很多大部头名著,既使如鲁迅、沈从文等汪曾褀很尊重的作家的文集,“也与他的牙齿一样,残缺不全”。家中仅有一套俄罗斯作家契科夫的短篇小说集,还比较全。家中的藏书多是古代的笔记小说等杂书,包括谈吃喝的,谈画的,还有景德镇陶瓷的等等,他对这些方面非常感兴趣。



      汪曾褀写了很多杂文,他知识很广博,聊起天来,天南海北都能说得头头是道,对文学以外的题材也愿意评点一番。比如,曾经在光明日报发了篇文章《字的灾难》,直接批评当时较红的一些书法家写的字根本“立”不起来。另外,他关于吃吃喝喝的杂文也比较多,其实当时很少人以此为写作内容。他还专门出过一本书《知味集》,专门是文人谈吃喝的文集。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2874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