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昆时牡丹笔记

伊宜以忆

来自: 伊宜以忆(穷得买不起戏票还担着养戏班的心) 2010-09-05 22:55:56

14人 喜欢
  • 优秀面条师傅

    优秀面条师傅 (Good old days) 2010-09-05 22:58:05

    sf

  • crat

    crat (未曾离去) 2010-09-05 22:58:36

    坐沙发,神仙姐姐真是好记性呀。问一句,最后一段听起来怎么特别像地方戏或京剧?

  • 青玉

    青玉 (昆曲者真善美也~) 2010-09-05 23:06:54

    “II 游园
    A 唱段无删改
    B 无桌椅 梳妆时春香搬小桌上下 ”


    史红梅在武汉演游园惊梦时也是小桌
    额我以为是在外地进高校演出节省成本所致。。

    话说没有桌椅真是不习惯啊……

  • 碧海潮升

    碧海潮升 (诗人老去莺莺在) 2010-09-05 23:08:36

    神仙就是神仙,总结精辟!

  • 优秀面条师傅

    优秀面条师傅 (Good old days) 2010-09-05 23:08:47

    ①第一次看到魏春荣姐姐带春香的游园。
    ②惊梦【山坡羊】用来蹭的带花瓶的桌子,穿越到梳妆时候做背景(梳妆时候它又不是做妆台,只能看着春香搬出来的仿古桌子做无限羡慕嫉妒恨状),后来游园时候它又被和谐了。可怜的桌子,摸摸。
    ③背景的亭子和世博中国馆,无论色泽和材料,都是一个系列的!赞主旋律构思。柳梦梅哥哥【万年欢】再手拈海宝上场就更加欢乐咯。
    ④剧本整理得真的好烂呀。干冰云雾效果很好。再赞“花王”!
    ⑤亲身遇到最后谢幕男主角没有出场,出了bug,在后台被core训了一顿。core很生气的走了,留下一个生气的背影。摸摸男主角。
    ⑥出来见到南北昆姐姐倚门独望,气质很文艺知性!

  • 优秀面条师傅

    优秀面条师傅 (Good old days) 2010-09-05 23:13:43

    ⑦笛子吹得真破啊。乐队太多胡琴了。感觉很抒情迷离的样子。弹拨乐“中软”出现出现在说明书上。

  • 优秀面条师傅

    优秀面条师傅 (Good old days) 2010-09-05 23:14:48

    ⑧那个杜爸爸的念白真糟糕。石道姑太Q了。

  • lichdr

    lichdr 2010-09-05 23:14:52

    题诗改了,很不好。

    拾叫基本没有很不爽。

    个人觉得整个戏再怎么改,游园惊梦与拾画叫画还是不要大改的好。

  • 蓝墨水

    蓝墨水 (我要暴走了啊啊啊啊) 2010-09-05 23:16:35

    咋不说惊梦都没摆KAPPA造型

  • judice

    judice (曲终人不见) 2010-09-05 23:18:46

    KAPPA造型……太传神了

  • lichdr

    lichdr 2010-09-05 23:21:48

    乐队鼓板似乎太轻了,一点都不提神。

    还有这戏里那判官似乎就是花神一手下的。

  • 优秀面条师傅

    优秀面条师傅 (Good old days) 2010-09-05 23:23:24

    石榴判官

  • 伊宜以忆

    伊宜以忆 (穷得买不起戏票还担着养戏班的心) 2010-09-05 23:24:20

    惊梦这个应该是北昆传统演法
    柳从下场门上 柳杜皆以袖掩面并排立

  • 优秀面条师傅

    优秀面条师傅 (Good old days) 2010-09-05 23:24:36

    这个剧本整理的,明明是为女主角增加戏份。怪不得男主角最后谢幕也没出来。

  • 碧海潮升

    碧海潮升 (诗人老去莺莺在) 2010-09-05 23:27:48

    那个,那个没谢幕大概有什么隐情吧。
    邵峥演时牡丹这么些年,还从来没有缺过谢幕呢。。。

  • 碧海潮升

    碧海潮升 (诗人老去莺莺在) 2010-09-05 23:29:17

    好像是谢了幕了,只是最后一次谢他没出来?邵峥人很温和老实,大概是没反应过来,哈哈哈哈~

  • canal

    canal 2010-09-05 23:30:38

    早该淘汰的版本,还要出外巡演、传给下一辈演员
    北昆太懒了

  • 青玉

    青玉 (昆曲者真善美也~) 2010-09-05 23:31:4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4a13f00100jp52.html
    北昆在武汉之游园惊梦
    史红梅 邵峥

  • 碧海潮升

    碧海潮升 (诗人老去莺莺在) 2010-09-05 23:32:46

    折子不能跟整个时牡丹比啦!有差别哒!史红梅版也是跟别的北昆演员不同哒!

  • 优秀面条师傅

    优秀面条师傅 (Good old days) 2010-09-05 23:33:49

    2010-09-05 23:30:38 canal 早该淘汰的版本,还要出外巡演、传给下一辈演员
    北昆太懒了
    ===================
    北昆就是这样,该传的不传~~~

  • 伊宜以忆

    伊宜以忆 (穷得买不起戏票还担着养戏班的心) 2010-09-05 23:38:53

    ohyeah整理完毕
    俺有归纳癖

  • 伊宜以忆

    伊宜以忆 (穷得买不起戏票还担着养戏班的心) 2010-09-05 23:40:03

    傅雪漪做的曲都什么呀
    跟京剧似的

  • 蓝墨水

    蓝墨水 (我要暴走了啊啊啊啊) 2010-09-05 23:41:05

    我觉得冥判也超雷的,杜丽娘跟判官的互动比柳梦梅还多。

  • 只一人

    只一人 2010-09-05 23:43:34

    感觉上过场戏太多,为了剧情完整牺牲了太多好唱段,没有了好唱段讲故事好像在报流水账…但是惊梦这一段还是挺过瘾的,魏姐姐长得美身段也美!

  • 优秀面条师傅

    优秀面条师傅 (Good old days) 2010-09-05 23:47:06

    魏姐姐好看是好看,但是没有花神中的某mm好看。后来我还专门跑去后台跟那个小花神合影了呢。见到魏姐姐,我只是颔首微笑了一下。

    ps:花神合唱很好听啊,大家都张嘴了,不像上昆,没几个真的在唱的。

  • 伊宜以忆

    伊宜以忆 (穷得买不起戏票还担着养戏班的心) 2010-09-05 23:47:43

    哪个花神MM
    发照片

  • 青玉

    青玉 (昆曲者真善美也~) 2010-09-05 23:48:26

    啊啊不知道也
    史红梅版和北昆其他演员有什么不同?

  • 优秀面条师傅

    优秀面条师傅 (Good old days) 2010-09-05 23:50:00

    照片不在我这里呀,在同事那。

    魏姐姐瘦身了么?怪不得比电视里好看呢。我原来还以为上电视会把人面拉胖。

  • 只一人

    只一人 2010-09-05 23:53:46

    同意Nic,众花神合唱得很好听,而且唱得很认真!
    从冥誓开始觉得自己在看新编戏,有一瞬间甚至感受到了革命气息…还有一瞬间又像是狗血琼瑶剧…总之和前面不是一个调调的…

  • 青玉

    青玉 (昆曲者真善美也~) 2010-09-05 23:54:07

    春荣瘦了很多呀
    十斤起码有。。

  • 西凉

    西凉 (但愿长睡不复醒) 2010-09-06 09:22:54

    再次给伊找碴:

    那句改动的诗,虽然是垃圾,平仄倒不算错,“量”算是阳平。

  • Ostwind69

    Ostwind69 (動かねば 黯に経たつや 花と水) 2010-09-06 09:31:23

    请教伊:
    "B 唱海棠花犯(忒忒令截搭月上海棠)
    C 唱江头拨棹(江儿水接川拨棹三支截搭)"

    此处,【海棠花犯】和【江头拨棹】的曲牌是算新的,还是说【忒忒令】+【月上海棠】就是【海棠花犯】?【江儿水】+【川拨棹】就成了【江头拨棹】?
    昨天看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还是不明,求解~

  • 顏子樂

    顏子樂 (把世人心闲看取) 2010-09-06 09:50:03

    拾画后直接看画念诗

  • 高粱

    高粱 (我或会死去,却不会老去!) 2010-09-06 09:50:33

    神仙不愧是神仙,记得那么清楚呀

    这个戏真如 只一人 所说,ms带了点文革印记,非要把柳梦梅往劳动人民靠,我还没见过扛着锄头的柳梦梅呢

    ps:一直以为上昆龙套一合唱就没声音了是因为话筒不够了,他们都没戴话筒,原来北昆能唱那么响,当时就觉奇怪

  • 戆戆

    戆戆 2010-09-06 10:00:09

    神仙就是神仙,对于我们这种以前不大看昆曲的人来说,已经觉得蛮好看的了,魏的扮相还是挺不错滴

    怪不得我怎么觉得拾画叫画有点不大对劲,原来改过了,哈哈

  • 小刺2005

    小刺2005 (Under Review) 2010-09-06 10:07:14

    拾画后直接看画念诗



    ---------------------------
    +1

  • 藤影閣主

    藤影閣主 (書法篆刻藝術) 2010-09-06 10:08:33

    扇子有待讲究

  • 碧海潮升

    碧海潮升 (诗人老去莺莺在) 2010-09-06 10:14:49

    哪个花神那?是哪一个?nic有没有问人家姓名?或者能说出是在啥位置的花神也成。
    我印象中这次的花神有:于雪娇(大花神)邵天帅、张媛媛(左右两边的)还有什么邱漫、罗素娟、朱冰贞(好像这次去了)……等等。那个,这次北昆没有带西厢记的龙套和尚,是由四个花神姑娘临时充的(和尚没啥戏哈,就在围寺的时候出来晃一分钟)。您今儿没准还能看见那个漂亮的花神!

  • 红豆

    红豆 (心有戚戚焉) 2010-09-06 10:17:58

    凑剧情乱唱乱改太雷 人物也北方奔放

  • 优秀面条师傅

    优秀面条师傅 (Good old days) 2010-09-06 10:39:40

    张媛媛!!!!!!!!!!!!!!!!!!!!!!!!!!!!!!!!!!!!!!!!!!!!!!!!!!!!!!!!!!!!!!!!!!!!!!!继储兰兰之后,我的新一轮又一热捧红角!!!!!!!!!!

  • 碧海潮升

    碧海潮升 (诗人老去莺莺在) 2010-09-06 10:53:53

    咳咳,nic同志,请今晚好好看张媛媛主演的西厢记。欧耶!

  • 优秀面条师傅

    优秀面条师傅 (Good old days) 2010-09-06 11:19:30

    我要准备很多纸巾,我会鼻血汹涌的~~

    美女演出已经够杀伤力的了,何况还是西厢记这种黄色戏。。。期待

  • 碧海潮升

    碧海潮升 (诗人老去莺莺在) 2010-09-06 11:26:16

    你放心。。。
    媛媛的西厢啊。。。一点儿都不黄色。何况马西厢嘛,80年代的本子,能黄色到哪儿去,被我称为闪电雷鸣版佳期,2分钟就演过去了哦!准备好,表眨眼。哈哈哈哈~

  • 优秀面条师傅

    优秀面条师傅 (Good old days) 2010-09-06 12:03:29

    2分钟演佳期,真不过瘾。比《色戒》还不如

  • 梅影清疏

    梅影清疏 (下江南…) 2010-09-06 12:19:16

    邵天帅不是早就不跑花神了么,这次去了?

  • 碧海潮升

    碧海潮升 (诗人老去莺莺在) 2010-09-06 12:20:44

    魏春荣的牡丹亭一直是邵天帅张媛媛一左一右站花神。这次去没去我不知道,反正我看响排的朋友说邵天帅在的。

  • 梅影清疏

    梅影清疏 (下江南…) 2010-09-06 12:22:11

    自从邵天帅可以独自演牡丹之后,就不跑花神了。因为好几次魏的牡丹她在台下看。可能这次去了。

  • joan

    joan 2010-09-06 12:32:19

    众花神,大家认人吧,找到喜欢的,领回家吧。http://www.douban.com/photos/photo/619922933/#next_photo

  • 折桂令

    折桂令 2010-09-06 12:34:03

    北昆的这版西厢市面上有碟片,是九十年中期的演出实况吧。 八十年代的好象也见过录像,小生是许凤山

  • 梅影清疏

    梅影清疏 (下江南…) 2010-09-06 12:39:11

    木有朱冰贞,是邵天帅上滴~

  • yun_ght

    yun_ght 2010-09-06 12:52:42

    时牡丹也有录像滴,也是许凤山和蔡瑶铣搭着演的

  • 碧海潮升

    碧海潮升 (诗人老去莺莺在) 2010-09-06 12:57:40

    魏春荣和邵峥的牡丹亭也是有录像的。淘宝上有人自己录了在卖。

  • 青玉

    青玉 (昆曲者真善美也~) 2010-09-06 17:29:45

    电闪雷鸣哈哈哈
    好像就胡乱把手捉住一小会儿?

  • 碧海潮升

    碧海潮升 (诗人老去莺莺在) 2010-09-06 17:32:14

    算了,我还是不剧透了。。。

  • 读书米

    读书米 2010-09-06 18:15:23

    春荣为什么要减肥?要生孩子了?

  • 伊宜以忆

    伊宜以忆 (穷得买不起戏票还担着养戏班的心) 2010-09-07 00:52:02

    2010-09-06 09:31:23 ichen

    "B 唱海棠花犯(忒忒令截搭月上海棠)
    C 唱江头拨棹(江儿水接川拨棹三支截搭)"

    此处,【海棠花犯】和【江头拨棹】的曲牌是算新的,还是说【忒忒令】+【月上海棠】就是【海棠花犯】?【江儿水】+【川拨棹】就成了【江头拨棹】?
    昨天看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还是不明,求解~


    【忒忒令】+【月上海棠】=【海棠花犯】
    【江儿水】+【川拨棹】=【江头拨棹】
    因为把原有曲牌打乱重写后的新曲牌必须起新名
    这两个新名是符合集曲曲牌命名法地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9-07 00:58:26

    不太了解~~要詳細對過文字與曲譜以後才知道。。。。
    不過用「犯」的意思,表示基本上是月上海棠的格律,只有一點點(一句?)忒忒令
    我倒是很想知道這兩隻曲牌湊在一起是怎麼個湊法?

  • Sunny

    Sunny 2010-09-07 00:59:42

    如何把【江儿水】和【川拨棹】打乱重寫呢? 我想看了。

  • 伊宜以忆

    伊宜以忆 (穷得买不起戏票还担着养戏班的心) 2010-09-07 01:01:27

    傅雪漪用的是江头拨棹
    说起来比江儿拨棹还更通

  • Sunny

    Sunny 2010-09-07 01:14:56

    『療妒羹。疑鬼』有【江兒拨棹】。【江头拨棹】應該是原創,求詞。

  • canal

    canal 2010-09-07 07:14:42

    傅雪漪《昆曲音乐欣赏漫谈》有唱词和简谱,哪位手头有书可以查阅

  • Sunny

    Sunny 2010-09-07 08:29:42

    【江头拨棹】PK 【江兒拨棹】

    一段公案,好像有解釋了 :)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3851037/?start=0&post=ok#last

  • Ostwind69

    Ostwind69 (動かねば 黯に経たつや 花と水) 2010-09-07 09:03:14

    多谢伊的解答
    “合集曲曲牌命名法”,很深奥的感觉,要去找来补补课~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9-07 09:24:34

    剛發現蘭苑集粹裡面有這個時牡丹的劇本, 這支江頭撥棹內文跟我們一般知道的江兒水+川撥棹一樣,應該是音樂上比照集曲的處理.
    不過我看不太懂差別在哪裡?硬要說理由,大概只是因為川撥棹沒用全(截掉了半支),所以把他併入上一支曲牌,然後叫一個新名字?

    劇本原文如下:
    (唱)[江頭撥棹]
       偶然間心似繾 (在)梅樹邊
       似這般花花草草由人戀
       生生死死隨人願
       便酸酸楚楚無人怨
       待打併香魂一片
       陰雨梅天
       守得個梅跟相見(倦坐)
    [春香上
    春香:小姐
    杜麗娘:(唱)我待要折~
           我待要折的那柳枝兒問天
           我如今悔~
           悔不與題箋
           難道我再到這庭園
           難道我再到這庭園
           則掙得個長眠~
    春香:小姐,回去吧!
    杜麗娘(唱)和短眠!
    [暮色中,春香扶杜麗娘下.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9-07 09:25:45

    梅 "根" sorry~~~

  • 西凉

    西凉 (但愿长睡不复醒) 2010-09-07 09:31:19

    集曲也好,截搭也好,首先须得合腔格,这是最基本要求。

    如果只是把不同曲牌的文字杂凑在一起,甚或篡入些不顾格律的文字,再新配些不着四六的音乐。这种货色,连昆曲都算不上,取个再新鲜截搭的名称,终究是骗人,也冤枉了这好名称。

    新编剧的所谓曲牌,一大半都是这种东西,对它们,只能说:啊呸,你也配叫着名字?!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9-07 09:31:25

    所以叫做[江頭撥棹],估計不是打錯字
    而是因為[江兒水]基本上是全的
    只是把[江兒水]用在[川撥棹]前面當頭
    所以叫做[江頭撥棹]
    故意的有別於[江兒水]只用半支去跟[川撥棹]集曲的[江兒撥棹]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9-07 09:33:01

    我十分同意西涼的說法
    所以以這支江頭撥棹為例
    小人以為這只是學者耍的花樣而已.........
    不是正道

  • Sunny

    Sunny 2010-09-07 09:35:11

    是這樣,領教了。

  • jrshui

    jrshui 2010-09-07 09:36:28

    集曲而已
    可能是变化了板眼

  • 西凉

    西凉 (但愿长睡不复醒) 2010-09-07 09:36:41

    “这名字”,sorry...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9-07 09:44:11

    看了劇本文字後,引發好奇心
    想知道原曲牌 "長眠和短眠"的唱腔,樂句聽起來還沒有結束的意思
    在時牡丹裡面,實際上是怎麼收尾的?

  • 西凉

    西凉 (但愿长睡不复醒) 2010-09-07 10:54:35

    这句本来就不是结尾,下面还有“知怎生情怅然,知怎生泪暗悬”,下面接【尾声】。

    时牡丹里么,”眠“的‘四’放慢,‘上’再慢,就可以停住了。

    你也知道新编剧的音乐呀,如暴雨飘风,倏然而来,忽然而逝,不知所生,不知所至。想要收尾了,就随便找个地方,节奏放慢,放慢,得,齐活儿了!

  • yun_ght

    yun_ght 2010-09-07 12:00:22

    既然这两个都出来了,大家有兴趣讨论下同时期的长生殿不?前段时间史红梅也出来演过一次

  • 范午

    范午 (right here, right now...) 2010-09-07 12:03:44

    我好喜欢《魂游问花》那场哈
    看来我喜欢热闹打斗的
    可是哀怨的也喜欢啊..
    我爱上看戏了哈哈哈

  • 优秀面条师傅

    优秀面条师傅 (Good old days) 2010-09-07 12:33:07

    编剧乱七八糟的瞎写,有啥好研究的。

  • 西凉

    西凉 (但愿长睡不复醒) 2010-09-07 13:38:57

    同意。

    本来就是糊弄人的东西,你研究讨论,自己弄得稀里糊涂,倒让那票“著名编导”在地上或地下窃喜狡狯得逞,犯不着。

    最好的态度,就是不理它,白眼珠也不给它看。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9-07 14:34:13

    这句本来就不是结尾,下面还有“知怎生情怅然,知怎生泪暗悬”,下面接【尾声】。
    =============
    這我知道,所以才問,收在這裡可怎麼收啊?不改音樂的話,收不住啊!!光放慢沒用的.
    ->看一下後面那半支川撥棹,最後一句"樓上花枝也則是照獨眠"
    音樂上這才收住啊!
    文字格律雖然一樣,但是如果要掐掉半支,音樂恐怕得跟著改才行,所以想問問去看戲的人,到底音樂改了沒?

  • 西凉

    西凉 (但愿长睡不复醒) 2010-09-07 15:41:59

    楼上可真是实诚人,怎么叫收不住啊,一勒缰绳,“吁”,不就收住了?

    你说收不住,是“按腔格应该收不住”,可人家是不按腔格来的,当然怎么想就怎么有。

  • 西凉

    西凉 (但愿长睡不复醒) 2010-09-07 15:52:44

    正面回答:音乐的高低是没有改(仅仅指这句)。

    再打个比方吧:“梦回莺啭”,前面三个字,不改工尺,只改变节奏和停顿,也有办法当成尾字收住。你想象一下,是不是可以?~~~~想通了吗?

    你是不是猛然大悟:这不是混蛋唱法吗?!

    这你就明白了。

  • 碧海潮升

    碧海潮升 (诗人老去莺莺在) 2010-09-07 16:03:37

    一个晚上演完牡丹,要交代清楚故事还要唱~不容易哈。
    80年代首先敢吃这个螃蟹,出来演牡丹亭,蔡瑶铣老师他们不容易。创作团队压力很大的。
    北昆该换个本子是真的。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9-07 16:10:07

    我是純粹好奇而已啦!
    倒不致於像西涼這麼激動~~

    做一個製作不容易啊!
    確實是這樣
    所以我一般來說,好奇別人是怎麼處理的,比較多一些,不是想去批評什麼
    當然,等我真正進了劇場,激動起來還是很激動的,哈哈哈哈~~

    前陣子生悶氣把氣都生光了,現在只剩下疲憊
    玩崑曲這麼累幹什麼呢我?

  • Sunny

    Sunny 2010-09-07 16:23:02

    其實學術討論是有趣的事,觀眾看了戲也有權講講自己的看法,就算是有不同意見也是好玩的事,不要人身攻擊就是了。制作方可以看一下,覺得有道理改進也就是了。我覺得這是比較正常的交流。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9-07 16:39:32

    嘆氣~~
    那是因為我沒進劇場看戲
    要是人進了劇場,就沒這麼理智了!!!!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9-07 17:36:22

    吴梅《南北词全谱》中收《江头拨棹》,是《江儿水》和《川拨棹》的集曲,例曲取《红梨记》,但没有标明折目。从例曲格式上来看是把《江儿水》格律的最后两句拿掉,加《川拨棹》格律的最后两句。另《词谱》中没有收《海棠花犯》。

  • Sunny

    Sunny 2010-09-07 17:45:00

    从例曲格式上来看是把《江儿水》格律的最后两句拿掉,加《川拨棹》格律的最后两句。

    ---這是江頭拨棹,還是江兒拨棹?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9-07 17:51:06

    江头拨棹 没有见过江儿拨棹

  • Sunny

    Sunny 2010-09-07 17:55:12

    有的:
    2010-09-07 08:17:33 小豆 (普天庆) 江儿拨棹, 就是江儿水+川拨掉。你看绿牡丹里就有。

    绿牡丹 【江儿拨棹】【江儿水】我到空回步,他来枉返车,好似天边鸿燕难相遇,知道门头凤字谁题去?只央的堂前鹦鹉能传语。不觉凄凉日暮,【川拨棹】且归来,别作图。待朝来,再访渠。[作到馆介]到得馆中,又早雨下了。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3851037/?start=0&post=ok#last

  • Sunny

    Sunny 2010-09-07 17:59:35

    “从例曲格式上来看是把《江儿水》格律的最后两句拿掉,加《川拨棹》格律的最后两句” 聽著像【江兒拨棹】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9-07 18:02:04

    我上面说错了,吴梅《词谱》上叫做《江水拨棹》,sunny所示《绿牡丹》的《江儿拨棹》格律上应该是和吴梅所举《红梨记》中《江水拨棹》一致的,所以可能是一回事。但是集曲新名也要通顺并有雅意,我觉得统一成《江水拨棹》更好。至于《江头拨棹》,应该也是相同的截搭集曲吧。

  • 伊宜以忆

    伊宜以忆 (穷得买不起戏票还担着养戏班的心) 2010-09-07 18:11:26

    啧啧这么热闹
    集曲嘛名字随便起

  • 伊宜以忆

    伊宜以忆 (穷得买不起戏票还担着养戏班的心) 2010-09-07 18:12:43

    寻梦这两支还算有腔格可倚
    到后面干脆曲牌名都没了
    直接上昆歌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9-07 18:16:45

    我搞不懂北昆为啥要把这样一出已然过时的《牡丹亭》拿到上海现眼,其实在这样一个各团真真假假回归传统的趋势下,北昆端出这出戏是在给自己做减法。我觉得北昆的头对他们这出《牡丹亭》和别团《牡丹亭》中间的差别根本没有弄清楚。

  • 伊宜以忆

    伊宜以忆 (穷得买不起戏票还担着养戏班的心) 2010-09-07 18:22:56

    北昆牡丹亭不怕挨砖

  • Sunny

    Sunny 2010-09-07 18:23:49

    江兒撥棹應該已經收入王骥德的『曲律』。我開始有考證癖。

  • yun_ght

    yun_ght 2010-09-07 18:31:27

    我是来翻页的

  • 折桂令

    折桂令 2010-09-07 19:37:50

    当年这出 牡丹亭 曾经产生过较大影响,而且都是名角儿主演过的,主创人员也都是有身份的,所以一直就这么传下来了。 82级的学员班当年复排过这个戏,去年又请老艺术家给现在这拨年轻的又复排出来,增加了舞台布景,今年开始在梅大、北大、国大演了好多次,上座还是蛮好的,对于好多接触昆曲不多的朋友来说,或者初看戏的人来说,只是看戏,舞台效果可能还是不错。大概是这么个情况吧

  • 优秀面条师傅

    优秀面条师傅 (Good old days) 2010-09-07 20:00:00

    舞台效果太难看了好伐。。。

  • 优秀面条师傅

    优秀面条师傅 (Good old days) 2010-09-07 20:02:51

    2010-09-07 15:52:44 西凉 (唯将言路觇兴废 独立秋风吊逝川) 正面回答:音乐的高低是没有改(仅仅指这句)。

    再打个比方吧:“梦回莺啭”,前面三个字,
    ===============================

    最怕戏子有文化

  • Sunny

    Sunny 2010-09-07 20:02:53

    翻页

<前页 1 2 后页>
12554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