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iah声明:所谓“匿名举报”从不存在

水木十年

来自: 水木十年(怀念游击队女孩) 2010-07-19 23:11:22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苏门答腊

    苏门答腊 (想你时你在眼前) 2010-07-19 23:13:31

    张弘又造谣了,张弘又立功了

  • 苏门答腊

    苏门答腊 (想你时你在眼前) 2010-07-19 23:14:48

    “朱学勤抄袭事件”举报人已向复旦转交相关材料2010年07月19日 18:42新京报网【大 中 小】 【打印】 共有评论0条
    已有人阅读2010-07-19 17:40 新京报

    新京报网即时报道(记者张弘)今天下午(7月18日)记者从教育部学风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委员、著名学者葛剑雄处获悉,举报朱学勤的网友Isaiah已通过某报记者提供了他在网上公布的全部材料,以及相关图书资讯。对于调查结果,葛剑雄表示不会很快出来。

    “举报方、涉嫌抄袭者都有义务举证”

    葛剑雄称,调查的第一步是要求资料齐全,比如说,关键的图书得让调查方看到。据自己了解,Isaiah(举报人)说到的《卢梭与德性共和国》这本书是没有中文翻译本的,举报方、涉嫌抄袭者都应该提供这本书。学术规范委员会也把这个意思转达给朱学勤了,希望他能够提供这个原始材料,复印件也可以。因为我们要根据原文来对。

    “希望就调查结果和举报人沟通”

    葛剑雄说,“上周六,举报人通过某报记者提供了他在网上公布的全部材料,以及《卢梭与德性共和国》这本书在网上的链接。我们希望他直接跟我们联系,他不愿意公开,匿名也可以。在今天的情况下,有些人要匿名,我们还是不应该去怀疑他的动机。但是,他要通过媒体联系我们。如果Isaiah实在不肯公开自己的身份,也不能勉强。”

    对于什么时候能有一个调查结果,葛剑雄说,“调查我们不是一个人来做这件事,初步结果出来后,我们要统一思想,大家达成一致意见。然后要跟朱学勤见面。我们这个结论发表以前,最好能够跟举报人直接联系上,听取他对我们结论的意见,接受不接受。如果不接受,看看他有什么新的证据可以提供。这些事需要一段时间,不会那么快。”

    ■复旦大学首届学术规范委员会成员

    主任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俞吾金

    其他委员

    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葛剑雄、经济学院教授华民、物理系教授王迅、光源与照明工程系教授朱绍龙、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教授郭慕依、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教授林祥通

    ■事件回顾

    有网友质疑,复旦是否会偏袒自己的毕业生?复旦学术规范委员会委员、著名学者葛剑雄表示,不能够因为有这个顾虑就认为这个制度已经有问题,关键在于是学术调查否独立。

    被指抄袭的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接受《人民日报》以及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查出自己的《道德理想国的覆灭》有问题,自己将主动上交博士学位证书,并辞去上海大学的教授、博士生导师职务。

    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据其博士论文被指抄袭,记者获悉,今日上午(7月13日),朱学勤已经向复旦大学递交了正式的调查申请。

    近日,署名Isaiah的网友连续在水木社区等网站发表七篇文章,称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根据博士论文出版的《道德理想国的覆灭》一书涉嫌严重抄袭。朱学勤希望该网友公开身份并表示愿意与其进行学术讨论,他还透露,“我希望复旦大学调查此事。”

  • 正命

    正命 (从原谅自己开始) 2010-07-19 23:30:14

    张弘以前的劣迹http://www.newsmth.net/bbscon.php?bid=110&id=388936

  • 苏门答腊

    苏门答腊 (想你时你在眼前) 2010-07-19 23:33:39

    立刻开除你报记者张弘,以证明你领导下的《新京报》认同百多年来广大报人用鲜血、用生命尊严捍卫和建立的新闻原则,证明《新京报》不是一个鼓舌造谣的地摊小报。

  • 读书米

    读书米 2010-07-19 23:33:46


    这个应该置顶,若这位才俊在欧洲游学,也应该赶一下时髦,用英文写一遍声明才是。

  • 入戲太深江湖骗子

    入戲太深江湖骗子 (戏始终是戏,你又何必入戏太深) 2010-07-19 23:39:23

    “三联领导没有正面回答其孩子生父身份的问题,只表示要对《读书》进行调整。”
    哈哈哈哈~~~~

  • 我是我的倒影

    我是我的倒影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2010-07-20 08:24:43

    2010-07-19 23:39:23 入戲太深 (戏始终是戏,你又何必入戏太深)

    “三联领导没有正面回答其孩子生父身份的问题,只表示要对《读书》进行调整。”
    哈哈哈哈~~~~
    ··········
    从后来的情况看,后一句真是应验了~

  • 热爱祖国

    热爱祖国 (让思想冲破牢笼) 2010-07-20 09:08:54

    现在水木上评论很热闹,果然有人跳出来恐吓,威胁宝树诽谤朱,要承担法律责任了。《新京报》再次不顾廉耻,使用公开造谣这种下三滥手段,难道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 戏子而已

    戏子而已 (F.A.Q.Fart And Quack 屁和聒噪) 2010-07-20 09:38:00

    可以把Isaiah的声明,以传真或者网络投稿方式,发给《新京报》,要求《新京报》刊登。
    http://www.bjnews.com.cn/tougao/

  • 苏门答腊

    苏门答腊 (想你时你在眼前) 2010-07-20 11:01:10

    看来是《读品》的兄弟杀过去了

  • 苏门答腊

    苏门答腊 (想你时你在眼前) 2010-07-20 13:54:54

    今天看到一则《新京报》的新闻:“‘朱学勤抄袭事件’举报人已向复旦转交相关材料”(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0_07/19/1796346_0.shtml),不由感到惊诧莫名,也感到对这种说法有加以澄清的必要。

    文中称:葛剑雄教授表示,“举报朱学勤的网友Isaiah已通过某报记者提供了他在网上公布的全部材料,以及相关图书资讯”,在此基础上,葛剑雄教授代表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要求本人直接联系该机构,并提供某些原始资料。

    关于本人“匿名举报”的说法,在网上曾有一些网友提及,本人本来认为,对这种明显的误解不需要多说。但是葛剑雄教授代表有关机构在公共媒体上如此声称,却不免让本人十分费解。

    何谓“举报”?本人手头没有中文辞书,据百度百科的解释是:“举报是指公民或者单位向司法机关或者其他有关国家机关和组织检举、控告违纪、违法、犯罪,依法行使其民主权利的行为。”这个定义是符合日常理解的。据此,举报有三个要素:(1)面向特定的组织机关单位;(2)陈述关于被举报者的特定负面事实;(3)要达成对被举报者进行某种处理的目的。


    事实上,关于朱学勤教授涉嫌抄袭事件,本人所有的公开言论仅仅是在水木社区BBS读书版先后贴出了七篇相关文章及若干回帖,并接受了《东方早报》一个简短的采访,从未和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等有关机构有过任何接触,也未向其提交任何材料。显然,本人言论的性质,属于对公共知名人物的公开著作发表评论,是对自身见解的公共表达,而非任何意义上的“举报”,更谈不上“匿名举报”。

    为审慎起见,本人仔细检查自己的原文,其中唯一可能被误认为是“举报”的只有下面这段话:

    【按照西方通行的芝加哥伦比亚特兰大马士革命思想委员会之学术规范学生手册学界规则及潜规则,朱学勤为抄袭,绝对无疑。笔者在此郑重呼吁中外学者立刻成立 “朱学勤抄袭问题调查委员会”,对这一严肃问题进行公正客观的调查。“以尽早建立防止学术腐败的有效机制,制定解决学术争端的游戏规则。(注明:此段引自易中天教授6月7日在《南方都市报》发表的文章,遵守学术规范,从我做起。)”】

    首先,无论从文本本身还是从上下文都可以看出,关于成立委员会云云,本身是很明显的parody,并非严肃的主张。其次,即使将其视为严肃的主张,“郑重呼吁中外学者”也仅仅是面向不确定对象的呼吁,绝非通过相关渠道向复旦大学、上海大学等学术机构检举揭发。在举报的三个要素中,只有(2)勉强符合,(1)和(3)均不符合。

    事实上,本人的兴趣,仅仅限于探讨朱学勤教授著作中的一些事实性问题,并不要求相关机构对朱学勤教授个人有任何调查和惩处,本人也在之前的言论中,多次强调这一点:

    【因此我真的不主张苛责上一代人,至少我,没有那个资格。现在随便是个小子就可以眼高于顶,谁都看不上,这个要取消学位,那个要扫地出门。处处带着一种anachronical的浅薄和虚荣。但是我们自己,又能在这个时代留下什么呢?】(“感言”)

    【我并不主张(虽然也不反对),当事人出来道歉,或者取消学位,或者受到什么严厉惩处,但是既然阴差阳错由我揭露这件事,那么我必须对它的真实和可靠做出保证。】(“纠正与补充”)

    【我的文章的初衷是故意反话正说,不是为了打倒谁,而是为了说时代和学术规范的变迁问题。总的来说,我认为学界的态度应该是同情之理解。对这类事情,如果要批判的话,最好不要针对个人,这是历史,也是我们自身的一部分。要完全划清界限是不可能的。】(“《东方早报》采访记录”)

    本人认为,在以上言论中,本人的立场和态度是清楚、明确的、不存在误解的可能。有关机构也从未试图通过本人不难查找的联系方式和本人有过任何联系,因此不存在“匿名举报”这一事实。

    至于新闻中反复提及的“转交举报材料”也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本人从未委托任何人向有关机构转交任何材料。的确,本人同意任何读者使用本人在网络上公开发布的言论,文字,包括寄给有关机构,只要不是抄袭了自己发表——如果有人将其转寄给相关机构作为参考,这是读者的自由,本人并无反对意见。但这一点在任何意义上都不应当视为本人授权他人以自身的名义向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提供材料。

    因此,本人认为葛剑雄教授对本人的要求是基于并不存在的事实基础:既然本人从未向复旦方面有过举报,自然也不承担任何相关的联系或举证的义务。与之相应的,复旦或上大的任何调查结果和处分方式都与本人的意愿无关,至多只是和事实是否吻合的问题。

    当然,这一点绝不应当被曲解为:本人回避承诺自身就“抄袭事件”所发表相关言论的真实性。本人认为,目前网络上可见的材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其中一部分是其他网友提供)。如果有人能够有力地证明本人的文章中有严重不符合事实之处,譬如朱学勤教授宣称的“所有指控无一条成立”,本人才有正面回应的必要。而在目前情况下,本人尚未看到这种必要性。

    --

    ※ 修改:·Isaiah 于 Jul 19 22:49:05 2010 修改本文·[FROM: 193.190.253.*]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93.190.253.*]

  • 苏门答腊

    苏门答腊 (想你时你在眼前) 2010-07-20 13:54:58

    我惊讶《新京报》歪曲事实
    ——关于《读书》事件的几点说明
    
    李少君
    
    
     6月20日下午,《新京报》的一位见过一次的记者打电话给我,说《读书》杂志主编马上要换人了,我说换谁,他说不知道,不过很快就会有消息了。然后他问我对此有什么看法,我说你若是作为采访,我不能回答此一问题,评价同行是不道德的。对《读书》我不能谈。他说那你谈谈办《天涯》的体会吧。我说可以。他问一个杂志是不是应该有立场、倾向,我说当然,否则一个杂志有什么锋芒呢?我们《天涯》就一向有自己的立场,并且从不掩饰。他又问《天涯》现在情况如何,我说发行量略有上升,但《天涯》也办得很艰难,主要是网络的冲击太厉害,网络传播速度快,限制少。此外从编辑的角度,作为一个媒体,既要考虑读者,要考虑可读性,又要保持较高的水准,思想性学术性很重要,是一件两难的事。而且杂志还有经营的问题。他说沈昌文、范用他们说《读书》现在看不懂。我说这个问题要具体分析,我们《天涯》也经常遇到此类问题,比如温铁军的文章,比较专业,对于一部分读者可能不好读,但其思想含量学术含量远远超出八十年代那些空洞的喊几句口号的文章。甚至影响了学术潮流和思想潮流,并成为国策依据,你说这样的文章要不要发?至于一些老读者说看不懂的问题,我觉得每个人读书,本身也要与时俱进吧,要活到老学到老吧,不能说你看不懂就不好吧?沈昌文不是一直自以为是以前的《读书》办得好吗,他后来不是又办了一本类似的,不是办垮了吗?可见时代本身在发生变化。公正地说,九十年代以来,《读书》提出了许多重大问题,并引起广泛反响,如“三农问题”、环境生态问题、女性问题等等,岂是八十年代可以比的。
     结果,21日报纸出来,变成了我批评《读书》办得太闷,我谈《天涯》的内容变成了谈《读书》,而且断章取义,倾向性明显。我在网上看到后,马上向记者抗议,他表示道歉,说是编辑搞成这样的。我说那你们得纠正,否则我只能自己在网上纠正。他说好,让我发一个想说的内容过去,他们再发个报道。我中午立即发给了他,内容如下:“我在很多媒体上公开说过,《读书》无疑是国内目前最好的思想文化刊物,多少号称办得好看的同类杂志,没有一本能超越它,甚至很快就垮下去了。说到个别文章比较专业的问题,要具体分析,比如温铁军的文章是比较专业,但所讨论的问题非常重大,我们《天涯》也发过很多,其思想含量与学术含量,没有多少文章可以媲美,他提出的‘三农问题’等话题,甚至影响了学术潮流和思想潮流,并成为国策依据,你说这样的文章要不要发。至于一些老读者说看不懂的问题,我觉得每个人读书,本身也要与时俱进吧,要活到老学到老吧,不能说你看不懂就不好吧。”他很快回信说:“我把这段话全放到稿子里”。但到了五点多钟,他又打电话说可能发不了了,因为要等到《读书》主编更换的消息确实才能再发。我说那我只能自己发在网上了。到了快六点钟,他们一个编辑又打电话来表示道歉,但他们还是说要以后再弥补。而谎言仍在扩散。所以,我只好自己出来说明,并对这种歪曲事实的新闻报道表示谴责。
    

  • 苏门答腊

    苏门答腊 (想你时你在眼前) 2010-07-20 15:30:53

    2010-07-20 15:24:13 来自: 天蓝
    学术打假需先了解学术规范——朱学勤事件评点之三
    作者 林瑟
      著名人物的传记是公开而众所周知的,而Bloom也是论及了卢梭的历史,一样的编年史由两人表述,自有重叠相似处,这很正常,不可强行指责为“抄袭三十页以上”。自然,名人传记中亦有大量细部考证,属学者的个人学术成果,其他研究者转述或引用时必须加以注明,虽然朱学勤在论文末尾将Bloom《卢梭与德性共和国》列入参考文献,但本章本页对Bloom提供史料的一些细部转引文献做了直接引用,却不提Bloom著作,似乎不合学术规定,这也是Isaiah最得意的发现。据此他提出朱学勤是“用直接引用取代间接引用以掩饰抄袭行为”的诛心之论。
      笔者细查网络上所有史学论文写作规定,发现这样一条规定,“史学论文最好使用第一手史料”,而Bloom的英文著作《卢梭德性共和国》是二手史料。朱学勤导师金重远是堂堂八十年代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导,怎会不懂这一道理?他怎可能允许学生凭二手史料就写博士论文?这一疑点很快有了解释,7月13日朱学勤接受外电采访时称,金重远法文极好,曾获法国骑士勋章,是他一力主张将这些相关法文文献注脚加入文中。如此一说,当可理解金重远的初衷,大约他以为法文文献是一手史料,而且以他法文水平相信这些文献注释都是可靠的,所以做直接引用,而作为二手史料的Bloom只适宜在文末参考文献处开列。具体内情如何,只有等朱学勤教授的书面回应公布后方能知晓。目前,照朱学勤的说法,情理上可以排除Isaiah的诛心之论。至于文风与Bloom或有某些相似,笔者以为不宜苛求,似朱学勤这样风格独特的散文家,文风形成定有所本,受到外国作家影响属正常,张爱玲也有明显的奥斯汀之风,从未有人指责其抄袭。毕竟作为史学著作,确定一手史料的可靠才是最要紧的。
      而史学界对于参考文献中的注释如何处置,究竟有无一定之规?这一点,连权威的《诚实做学问》一书也没有给出答案,笔者翻阅全书,该书列举各个学科的各种标准引注方式,从头至尾,独没有这一条。看来,这是学界缺乏定论之事。对此,专业的学术规范委员会专家评议后自会做出判断,但想来,此事顶多是个转引注释的格式问题,不致成为“抄袭”证据。

      Isaiah写到第四项指控时,似乎自己都感动了,在续贴中他说:“能花十几个小时就批倒一个名学者,确实让我一时兴奋,头脑发热。说话也逐渐不知轻重。但是冷静下来,又不免觉得心中空荡荡的难受 ……我们这一代做学术或思想的人,都是看着汪晖,朱学勤,王铭铭,张汝伦这种问题书籍入门的,这不仅是别人的耻辱,也是我们的历史。对很多人来说,我们可以去打倒他,但是没有权利去鄙视他。”他这番“深情独白”感动了不少读者,但将朱学勤与“汪晖,王铭铭,张汝伦”等人并列,间接也坐实了朱学勤的抄袭罪名。他实在不曾细想,他何曾弄明白过什么是抄袭,什么是剽窃?对于史学范围的学术规范,他懂得多少?在基本学术概念尚不明确的前提下,怎能进行学术打假?他连自己都被感动了,无非是出于“能花十几个小时就批倒一个名学者”的自大幻想。
      在“朱学勤涉嫌抄袭”报道出炉当天,7月11日中午Isaiah上网留言,“本来只是想随便发文章乐乐,但目前闹得有点大,这个事我不会再参乎,网上的各种质疑猜测也不会回应。除非出现不得已的情况。”自此,这一ID好几天没有在网络上出现。7月19日Isaiah突然在水木社区发表声明,称“所谓‘匿名举报’从不存在。本人言论的性质,属于对公共知名人物的公开著作发表评论,而非任何意义上的‘举报’,更谈不上‘匿名举报’”。公开对炒作他的媒体反水。笔者在其经常出没的社区浏览,发现Isaiah是某著名大学网络社区的知名灌水王,多年前就因好斗灌水出名。在笔者看来,他花上一整天精心写作的《朱学勤——学术界的又一个“汪晖”?》一文,无愧于“水王”称号。
      行文到此,笔者不由叹息,天下多少事皆因戏言而起。人心不如水,等闲起波澜。一篇中英文混杂、旁征博引、动机轻慢的长篇钓鱼水贴,引来媒体蜂拥报道,可怜朱学勤教授被推上风口浪尖,连续三天遭媒体狂轰乱炸,最终只得求助于最信奉的工具理性,向复旦大学校方主动要求审查自己。他就像是卡夫卡笔下那有名的银行职员K,在荒诞的现代社会受到莫名其妙的审判,令人哭笑不得。而网络上至今持续的揭批朱学勤行动,不断将朱书中史料概述部分与Bloom书中叙述重叠部分“揭露”出来作为“抄袭铁证”,更为这出大戏抹上一层厚厚的惨白颜色。
    种种乱象,令笔者不能已于言,如鲠在喉,不得不写作此文一抒己见。
      笔者以为,举报人积极举报学术作假,对清洁学术界有正面作用。但举报人至少应具备和对手平等探讨的实力和自信。外行、半专业者不宜参与“抄袭者大追捕”,更不宜纠集起来集中“打假”,那样很可能引发灾难性的诽谤案。



    x
    向我的友邻推荐小组话题:学术打假需先了解学术规范——朱学勤事件评点之三

    摘要: 学术打假需先了解学术规范——朱学勤事件评点之三作者 林瑟  著名人...
    推荐语:

  • 正命

    正命 (从原谅自己开始) 2010-07-20 15:37:16

    上文就不需要提了吧。连Blum的名字都拼不对,可见没看过原书。不论isaiah的动机,至少他给的例子很认真,上文却充斥诸心之论

  • 正命

    正命 (从原谅自己开始) 2010-07-20 15:42:21

    还有一个问题,以署名汪彬彬的揭露为例,朱著中的一节所引的所有外文文献都能在Blum书的同一节中找到,而且起止范围一致。引文前后文字也有多处相同。没有这么巧的吧。最可笑的是两节的名字都差不多。这种性质的抄袭不是下面这些的修辞就可以掩饰过去的。

    “而网络上至今持续的揭批朱学勤行动,不断将朱书中史料概述部分与Bloom书中叙述重叠部分“揭露”出来作为“抄袭铁证”,更为这出大戏抹上一层厚厚的惨白颜色。 ”


  • 正命

    正命 (从原谅自己开始) 2010-07-20 15:49:28

    还有这个指控也很可笑。——“公开对炒作他的媒体反水。”
    isaiah 唯一接受采访的只有东方早报(焉知不是东方早报主动的),其它不可胜数的媒体全是配合影帝的,后者提到isaiah的时候多半语含贬义,“懦夫”都是常见词,天下有这等炒作自己的吗?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7-20 15:52:32

    作者的逻辑有点可笑。宝树说自己没有举报,这并没有什么错。难道王彬彬举报了吗?欧文举报了吗?vivo举报了吗?心岳举报了吗?上述的后两位不都是毒品的水王吗?

  • 金刚伏魔

    金刚伏魔 2010-07-20 16:39:43

    学术打假需先了解学术规范——朱学勤事件评点之三
    作者 林瑟

    奇文共欣赏啊!

  • 沙漠

    沙漠 2010-07-24 11:08:14

    "结果不会很快出来”,哈哈,复旦的答复够南周等淫媒为难的了。
    你们还不抓紧时间督促复旦从速处理,啊?!!!!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8785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