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勤——学术界的又一个“汪晖”?(二)zz

鸵鸟

来自: 鸵鸟 2010-07-08 16:40:45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暖自知

    暖自知 (自由而无用的灵魂) 2010-07-08 16:47:53

    必要的学术规范,还是需要的

  • Acrophobia

    Acrophobia 2010-07-08 16:51:27

    阅。这个靠谱。

  • 我是我的倒影

    我是我的倒影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2010-07-08 16:57:01

    投稿吧

  • 夏後知

    夏後知 (活着,就是在捍卫一种形式。) 2010-07-08 17:02:56

    求更多材料。

  • 我是我的倒影

    我是我的倒影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2010-07-08 17:04:21

    这个文章也算是汪晖事件的一个效应了

  • vivo

    vivo (落葉半牀,狂花满屋。) 2010-07-08 17:49:40

    朱学勤《道德理想国的覆灭》要是没弄虚作假才奇怪,我最初读的时候,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是脚注里常见的法文版《卢梭全集》、《圣鞠斯特全集》、《罗伯斯庇尔全集》,难道他法文很好,一页页读全集找来的素材,当然极大可能是各种伪引。再说,书写得跟小说一般,生龙活虎,须眉毕现,可常常在这些地方没有资料来源,自然改造组装了别人的现成文本。

  • vivo

    vivo (落葉半牀,狂花满屋。) 2010-07-08 18:04:22

    虽然最初就觉察到有问题,可惜当时觉悟不高、娱乐精神不足,就没有跳出来惹是生非。

    朱学勤的思维能力比较低幼,好像书里一根筋地认为崇高的道德理想就导致了法国革命屠杀的历史悲剧(一定程度也影射文革之类),解释力相当有限,不过文笔还算流畅生动,有人说可以媲美学青里的战斗机文青刘小枫。

  • vivo

    vivo (落葉半牀,狂花满屋。) 2010-07-08 18:07:42

    我现在支持任何人对朱学勤发难,不过自己兴趣不大,因为他毕竟没有像汪教主一样在最基本的语文表达层面就极度恶心过我。

  • ptoq|疯油精

    ptoq|疯油精 (lv31,外貌协会编外人员) 2010-07-08 18:37:19

    围观一下

  • 入戲太深江湖骗子

    入戲太深江湖骗子 (戏始终是戏,你又何必入戏太深) 2010-07-08 18:55:06

    禮壊乐繃

  • fateface

    fateface (见了便做做了便放下了了有何不了) 2010-07-08 19:28:41

    真是有可能。

  • vivo

    vivo (落葉半牀,狂花满屋。) 2010-07-08 19:52:55

    朱学勤《道德理想国的覆灭》三联2003年10月第2版

    P204

    1727年,冉森派反对教皇克莱芒11世《乌尼詹尼图斯谕旨》失败,转向巴黎高等法院结盟,试图利用这一世俗机构干预宗教裁判所的专横,保护本教派的存在。从此,冉森派卷入巴黎高等法院与法国国王之间的斗争,并从自己的教义中吸取法律灵感,为高等法院塑造限制王权的立宪理论。这一理论认为:法国有本土宪政资源,即法国古宪法;高等法院反王权的斗争自有合法性渊源;国王只不过是一种在政治上对民族而不是对上帝负责的“代理人”、“被委托人”。表达这一观点的冉森派律师勒佩日《关于高等法院基本职能的史学信札》(1752—1753)流传极广,影响巨大。全国的青年法官几乎是“人手一册,每日必诵”。直到1788年,它的一些主要论点还是政治辩论中的热门话题。

    ————————————————————

    撮要改述抄袭自《法兰西风格 大革命的政治文化》(高 毅著. 法兰西风格 大革命的政治文化. 杭州市: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1.09.)P47以下,当然,他可能比汪晖聪明/狡猾,不会一字不改地整句整段照搬。duxiu复核搜索关键词——【关于高等法院基本职能的史学信札】。

  • vivo

    vivo (落葉半牀,狂花满屋。) 2010-07-08 19:57:34

    《法兰西风格 大革命的政治文化》这本书在P205给了一个脚注,可它能从P203开头管到P205末尾?

  • vivo

    vivo (落葉半牀,狂花满屋。) 2010-07-08 20:10:24

    更为重要的是,冉森派到18世纪以后大部分转向法律界、司法界活动,出现在西欧其它各国近代宗教改革运动所不曾出现的特点,影响至为深远:“冉森教派在法律资产阶级身上留下了深刻的烙印,直到19世纪末,还能感觉冉森教派的影响。”①

    1727年,冉森派反对教皇克莱芒11世《乌尼詹尼图斯谕旨》失败,转向巴黎高等法院结盟,试图利用这一世俗机构干预宗教裁判所的专横,保护本教派的存在。从此,冉森派卷入巴黎高等法院与法国国王之间的斗争,并从自己的教义中吸取法律灵感,为高等法院塑造限制王权的立宪理论。这一理论认为:法国有本土宪政资源,即法国古宪法;高等法院反王权的斗争自有合法性渊源;国王只不过是一种在政治上对民族而不是对上帝负责的“代理人”、“被委托人”。表达这一观点的冉森派律师勒佩日《关于高等法院基本职能的史学信札》(1752—1753)流传极广,影响巨大。全国的青年法官几乎是 “人手一册,每日必诵”。直到1788年,它的一些主要论点还是政治辩论中的热门话题。

    1771年,掌玺大臣莫普逮捕、放逐高等法院130名成员,解散巴黎高等法院、里昂高等法院。这一事件迫使冉森教徒脱去神学外衣,公开投入世俗政治,到启蒙思想中去寻找新的同盟。冉森派律师出入于各种启蒙沙龙,冉森派教宗教语言寻找与世俗启蒙语言联盟的契合点。然而,就在这一关键时期,冉森教派受到启蒙运动伏尔泰阵营的激烈抵制。伏尔泰毕生反对冉森教派,抵制它的道德清教色彩。②这一立场使启蒙运动的主流未能与冉森派合流,失去了最后一次吸收、整合法国社会宗教资源的机会,造成了本书在前一章总结部分提出的那种悲剧性后果。

    卢梭哲学与启蒙主流对抗,与冉森教派有天然的亲和力。前者的世俗面貌与后者的救赎立场互为需要,互为呼应,一拍即合。到70年代初期,冉森教派在语言上已频频使用卢梭式的政治哲学概念:“自然状态”、“人性本善”、“尘世幸福”等。1772年,梅伊神父等人出版《法国公法原理》,开始大段采用卢梭《社会契约论》中的论述。③这一事件,标志着冉森主义与卢梭哲学的正式合流。

    冉森主义与卢梭哲学合流,具有深远意义:

    1、在此之前的卢梭影响多在文学界和道德层面,在此之后,卢梭思想向法律界、司法界渗透,并直接进入法哲学层面,与其他因素一起,塑造法国革命初起阶段的宪政观念。法国民众在宪政观点上的共识:直接民主制、一致同意、政治公开、国民至上不受法律约束等,在卢梭思想、冉森教义两方面得到互相映证,更加强烈,并积淀为大革命中以及大革命后长久左右法国政局动荡不安的政治文化要素。

    2、宪政观念的另一来源为英美外来资源:重经验理性,轻先验原理;重制度安排和惯例养成,轻理想争辩。启蒙哲学的主流皆在这一层面活动,难以寻找与本土宪政资源的结合部、支援点,呈悬空孤立状态。冉森主义挟本土资源而来,与启蒙主流交臂而过,与卢梭思想合二而一,在这种情况下,启蒙主流则更显英美资源的舶来烙印,单薄无力,难为法国文化自我中心主义所容。这一层面在冉森主义、卢梭思想两面夹击下,在本土资源迟迟寻不着落脚生根的支援点、结合部,逐渐落潮而去。

    ——————————
    ① 雷吉娜·佩尔努:《法国资产阶级史》,下卷,P51、P 49。
    ② 沃尔金:《18世纪法国社会思想的发展》,商务印书馆1983年版,P23—24,P35。
    ③ 参见高毅:《法兰西风格:大革命政治文化》,P51。

  • vivo

    vivo (落葉半牀,狂花满屋。) 2010-07-08 20:27:09

    朱学勤《道德理想国的覆灭》三联2003年10月第2版

    P201


    1789年5月5日,法国三级会议开幕。法兰西大革命在民情汹涌中拉开了它的序幕。

    1789年6月17日,第三等级代表因久等第一、第二等级合厅议事不果,自行组成国民议会。6月20日,国民议会代表在网球场宣誓:“不制定法国宪法,决不解散。”6月23日,米拉波对奉命前来驱赶的王室司仪官说:“去告诉你们的主子,我们代表民意在些开会,要我们离开,除非你们动用刺刀。”7月9日,国民议会改为制宪议会。

    从此,法国的立法机构始终旋转在制宪旋涡里,短短15年里制定了五部宪法:1791年宪法、1793年宪法、1795年宪法,1799年宪法和1804年宪法。这样频繁的宪法产出率,在大革命之后也难以停歇。19世纪有1814年宪章、1830年宪法、1842年第二共和国宪法、1852年法兰西第一帝国宪法、1875年第三共和国宪法;20世纪则有1946年第四共和国宪法、1958年第五共和国宪法。至今200年内,总计12部宪法,平均每16年产生一部,换言之,平均每一代人一生中要经历三次以上的宪法危机。这一历史现象,与美国革命一锤定音,首创1787年宪法,二百年不变,一以贯之,形成强烈反差。反过来说,亦同英国革命一次定向,没有一部成文宪法,却能保持200年宪政体制稳定不变,也构成令人奇异的对比。

    1794年,作家尚福尔因雅各宾专政通缉而自杀。死前留有一句名言,似乎点破法国人的宪政困境:“英国人重法而轻权,法国人重权而轻法。”然而此言既公平,也不公平。法国革命不正是从改变重权轻法这一民族顽症开始的吗?上述1789年6月20日的网球场誓约,真诚地说明了这一点。三级会议一变为国民议会、二变为制宪议会,也真诚地说明了这一点。革命确实想改变民族的政治重心,把权力重心转向立法重心。问题在于:这一重心转移之后,为何长久处于风雨飘摇之中,难以稳定?除了外部环境恶劣社会危机频频发生这一“硬件因素”之外,法国宪政的“软件因索”——法兰西人的宪政观点、宪政心态在起步之初是否就发生了某些有待调整的偏差?对此,当代法国年鉴学派对长时段社会心理因素的研究方法值得借鉴。

    ————————————————————

    基本也是从高毅《法兰西风格:大革命政治文化》中抄袭来的内容,我从这本书中节录一些内容供比照,其他部分感兴趣的人可以自己去查证落实:


    法国人在1789年宣布要同旧传统决裂,要制定宪法来限制王权,似乎是痛下决心要革除这种“重权轻法”的国民性了。6月20日,国民议会代表在网球场庄严宣誓:“不制定法国宪法决不解散”,6月23日,米拉波轻蔑地告诉奉国王之命驱赶第三等级代表离开会场的司仪官德布雷:“去告诉你的主子,我们是代表民意在这里开会的,要我们离开,除非你们动用刺刀。”可见这些法兰西民族的代表在建立宪制的问题上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P54


    法国革命在建立宪制方面的困难,首先表现为革命期间宪法更迭的频繁。从1789年大革命开始,到1814年波旁王朝复辟,短短的十五年间,法国竟先后有过五部宪法:即1791年宪法、1793年宪法、1795年宪法、1799年宪法和1804年宪法(后两个属拿破仑时代的宪法,大同小异)。这种制宪的困难甚至在大革命之后还在长期地折磨着法国人,在那片土地上还将接二连三地生长出1814年路易十八宪章、1830年路易·菲力普宪章、1848年第二共和国宪法、1852年拿破仑三世宪法、1875年第三共和国宪法、1946年第四共和国宪法,以及现在还在实行的1958年第五共和国宪法。这一情况,同美国革命创造的1787年联邦宪法二百多年来的一以贯之(尽管陆续附加了一系列修正案),形成了惊人的对照。P52

  • 风风火火闯九州

    风风火火闯九州 (They'll make or break you) 2010-07-08 20:28:15

    vivo你有备而来啊

  • vivo

    vivo (落葉半牀,狂花满屋。) 2010-07-08 20:43:18

    在水木社区蹦达的兔崽子抓抄袭剽窃的水准比较低级,跟王彬彬不相上下,找出来的证据说服力不足,我老人家闲来无事就给他/她做个初步示范。可我整肃朱学勤的兴致不大,暂时先这样,如果有别的诱惑,比如说美女和金钱(汪教主案例中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贿赂),说不定我也愿意在朱学勤这里深挖洞、广积粮。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7-08 20:44:18

    抄吧抄吧 我都对中国学术界无语了

  • 咫尺天涯

    咫尺天涯 2010-07-08 20:46:57

    哈哈 想把这当成汪老师的救命稻草 笑翻偶了

  • vivo

    vivo (落葉半牀,狂花满屋。) 2010-07-08 20:49:55

    优先接受各种色诱,神教姐妹里如果谁是美女的话,这就是你们为教主的伟光正事业奉献、牺牲的绝佳机缘,不可错过。

  • 我是我的倒影

    我是我的倒影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2010-07-08 21:42:28

    找到一个陪葬的?

  • 热爱祖国

    热爱祖国 (让思想冲破牢笼) 2010-07-08 21:49:40

    不算陪葬的,朱学勤号为自由主义派的大佬,更被视为倒汪的幕后头面人物,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哈哈。

  • Daseyn

    Daseyn 2010-07-08 21:52:01

    vivo哥你太可爱了,偶崇拜你哦

  • 马基雅维利的黄昏

    马基雅维利的黄昏 2010-07-09 00:52:12

    朱学勤这是真抄啊

  • 陶水斋

    陶水斋 2010-07-09 14:54:45

    朱学勤是不懂法语的,参看江登兴采访《贴着地面行走的人》,老朱的回应就三个字“活见鬼”

  • 琥珀千秋

    琥珀千秋 (长夏之后星辰泣血,寒冷笼罩大地) 2010-07-09 20:56:04

    居然和偶写论文的时候一样滴干活。

  • 兽

    (on the waste land we read) 2010-07-25 17:14:17

    vivo 你还真是得谁咬谁吖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87754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