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全是汗水

霹雳豆

来自: 霹雳豆 2018-09-14 16:18:32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霹雳豆

    霹雳豆 2018-09-18 16:17:46

    2018.9.16 我果然梦到了体测,肺活量依然是噩梦,潮水一样涌向我,我又醒了。

    来自 豆瓣App
  • 霹雳豆

    霹雳豆 2018-09-21 08:02:06

    2018.9.20
    前几天忙得把梦丢完了。

    今天的梦好清晰。

    镜头直接推向一个贩卖手枪的人,我和男友应该是在国外,这位销售鬼才真的巧舌如簧,尽管我们是中国游客也动了心,加入长长的队伍,她要求看每个人的证件,有照片那种,一个一个对,我轻松通过了,但是她笑着说,我怎么看你怎么看不像啊,他说那我重新给你找,结果掏出来一张旧报纸,可这照片明明是我爸的脸,还是地中海造型。我嗔怪地问他,你怎么有这么丑的照片还拿出来,他也笑笑。结果后来,我们一人挂上了一条崭新的大金链子。他突然说,要回去拿什么,看他走远了我就往一个市场跑,仿佛宿命一样我遇见了前男友hh,我们好像坐在一起聊了很久,我说,你变化也太他妈大了吧。他摸摸头发,没有吧。都说梦里看不清对方的脸,可是,现在我还记得那样子。我说,有,太有了,你换个发型走大街上咱俩遇见了我肯定不认识你。他笑笑。我们一起走在人潮拥挤的街市,突然他不见了。我往他家方向走,用粉笔在楼梯上一步一字地写大概什么“讨厌的”“不理你了”之类的,写到三楼看见了他用粉笔写的“爱你猪猪”之类的东西,我笑笑,继续往上写,但是上面的楼梯都水淋淋,像市场上卖鱼的地方那种湿,粉笔写不好了。我就继续往上走,寻找写东西的地方。到他家这层了!我身子往走廊里探了探,看到他家外面整齐地画着十二星座,还工整地写了个“瓦坎达”,我笑了,这不是我男友最喜欢的吗?他也喜欢?突然有人上来了,阿姨认识我,所以我落荒而逃,但是上面仅有一层了,再无楼梯。我还是往下,再看了眼他家的门,在楼下等他。他搂着我,说说笑笑间有一衣着时尚女子走过,坏笑地看着我俩,我心里发毛,低声地问她谁啊她谁啊。你说这是某某兄弟的女朋友。她张扬着走开了,你突然大叫一声,说忘了还有一个聚会,我说你去吧,他说实在对不起你,我说你快去,别让别人等急了,他说那你等我,我说嗯。他急匆匆走了,看他背影远了我突然狂奔起来,回到刚刚那地方,但是又找不到和我男友分离的地方,路痴的我又怕hh追上来,所以一直往远了走,拿出手机有铺天盖地的消息我一条也不想回只是点开看看,我男友好像早回来了,语气里带有一丝愠怒。我急着走路,一边想着掩饰的借口,远远地发现前面是我奶奶,我赶紧奔向她。他让我快点回家,全家人都在等我一个去看电影,我说电影院不就在上面吗,我回去了又得过来,奶奶说了什么就忘却了,我被对床每日清早和男友的qq通话吵醒,难受。

    来自 豆瓣App
  • 霹雳豆

    霹雳豆 2018-09-22 07:33:46

    2018.9.21
    我开始教语文了。

    学期结束,我让大家把ppt都抄一遍,然后自己偷偷玩。

    梦到儿子了,具体干了什么又忘了,反正被他照顾的感觉真好。想他了。

    来自 豆瓣App
  • 霹雳豆

    霹雳豆 2018-09-24 16:26:49

    2018.9.24
    我恨,现在的梦赤裸裸表现着欲望,一点新意和神秘都没有。

    梦里我好像是随处流浪像某种歌舞剧团(自封吉卜赛女郎),有一天幺幺(今天她给我寄了一封信我还没收)来看我,我们在车厢里说说笑笑,老板娘自然觉得腻烦,想把我们踢出车外,我就想那我们去看电影吧。

    走出几步,发现大车摇摇晃晃就要离开,我疑惑地看向老板娘,她说,唉,好像那姑娘还在车上。

    我风一样飞跑,对着后视镜做各种夸张的表情。

    师傅也跟我开起了玩笑,没有停下的意思。我几乎哭出来。

    突然一道响亮男声从耳边穿过,“停车!”

    我扶着幺幺闯下车,她走了几步突然大吐一场,才猛然发现酒味刺鼻,问她为啥喝这么多,她说高兴嘛。

    走进餐馆,微博热搜是对底层阶级的批判,嘲讽他们吃不得一点亏,算账时多算了一毛就暴跳如雷,多一百也收得心安理得。

    我当时正为老板娘多收了我两块钱跳脚。

    我好像看到无数的唾沫,张牙舞爪。

    我吓醒了。

    来自 豆瓣App
  • 霹雳豆

    霹雳豆 2018-09-30 07:45:34

    2018.9.29
    今天明明是我和男朋友五个月的日子,可是我却做了这样的梦。

    梦里有个男人在性侵一个女孩子,满身正气的我一脚踢开了那个男人,然后把他的头踢得xi烂。

    我说,我最讨厌这种不忠不义的男人了。

    我主动请缨做那个女孩的心理辅导师,在催眠下,她告诉我,其实她也是我男朋友的女朋友。我一下觉得身子都软了,她接着说,你是第三个,我是第二个。我觉得我一下接受不了,只是僵在原地。

    我留下这个脸涂得妖艳和花里胡哨的女人,我觉得她面目可憎,我想吐一口口水,但是我先选择去找他。

    他翘着腿儿,办公室烟雾缭绕,我去质问他,他供认不讳。“你还是知道了呢,本来不想告诉你的,看你傻乎乎的,不知道多好。”我一下简直气炸了,我觉得全身的血真是一下子冲到脑子里,这辈子没受过这种侮辱。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打不出去,我反而像个被打了的人,我一个劲的哭,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帮我,他们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我就只好哭啊哭,心里压抑得快要吐了。

    太难受了,真的。

    来自 豆瓣App
  • 霹雳豆

    霹雳豆 2018-10-31 08:18:42

    2018.10.31
    太久没来了

    昨天又中途醒了一次,本来第一个梦也很精彩的,只是又忘记了。

    我们全家坐着火车去哪里游览,我也说不明白,就感觉在摇摇晃晃的火车上,口干舌燥,整个人都要失去意志一样地腐臭。可是更揪人的是不知道开向何方。找到了奶奶,她说,开到高岩(我们家附近)那里啊。我说,那我们出来玩什么?就在火车上吗?奶奶苦笑,“这不没钱嘛。”

    我虽然经常坐火车,不代表我真的喜欢。

    我不喜欢,不代表去哪里的火车都不让我喜欢。

    躺在火车的狭窄卧铺上,听到有个声音说,“池子最美丽的时候是太阳变成金黄色的时候,也就是落日的时候”。我往外一看,那水池真的溢满了美,金灿灿宛如霞光。然后变成淡淡的,后是靛蓝,深蓝,渐渐退出去了,恢复万物本来的平静和祥和。真喜欢,这么沉浸的黑啊。都说梦是现实的另一种求而不得的表达,诚不欺我也。

    到达之后,一个残忍的大魔王将我及几个同伴一网打尽。他回去用我们拌上佐料烫火锅,有个女孩机灵地跑了,女守卫飞奔而去,大魔王见势不妙也拔腿而出,那条路上的监控闪烁不停,看到监控我以为,总算有点希望,但说出来却是“监控有个屁用!屁用没有!”痛苦让人变得极其脆弱。我突然想到,现在可以跑了啊,我说,走吧。她们表情木然,说想吃这个火锅。我拗不过,只好坐下。忽然空中几道光线交错,成网状覆盖下来,好酷哦,但是有女孩却尖叫起来,这个有毒啊。

    太快了,网吧我们都网住了。她们都蹦蹦跳跳,说浑身瘙痒不止,我倒不觉得有甚感觉,不过也尽量挣脱,像她们一样用谁扔在地上的解药喷在身上。“别放过身上每一个部分。尤其注意耳朵和乳沟。”“流氓。”

    回学校路上,大魔王连续给我打电话,我都没接。

    “快回去。”“啊~我不想上体育课。”“今天星期二,没有体育课。”“没有吗?哈哈哈太好啦!可是还有专业课,不想上课。”“不想就不去了,赶紧回去。”小可爱在我梦里还是这么个形象。

    来自 豆瓣App
  • 霹雳豆

    霹雳豆 2018-11-26 08:43:08

    2018.11.26
    做了个太诡异的梦啦。
    和一个天天聊天的网友面基了,一见钟情💘,所以就手拉手地走在街上,突然看到我前男友在那里盯着我(死亡凝视..,我就冒冷汗了。因为我答应过他,大学不再找男朋友,还发了誓什么的,所以心虚得很。我就把手松开了,说,太快了。回到他家里(喂!不是说太快了吗)他在料理东西我就想趁现在偷偷溜掉,但是他对我说,你想走也可以,但是我的感情算什么,还有,你买了一箱泡面,你不吃是违反了泡面法的。我当时就惊了,去你的,我穿上拖鞋就跑,他去哪我忘了,又发现有好多东西没带,回去拿,等电梯又等了半天,进去后本想呼一口气,但是门又打开了,其他人想进来,行吧,然后这样反复了好几次。电梯终于要合上了,我看见他的脸..

    来自 豆瓣App
  • 霹雳豆

    霹雳豆 2018-12-02 09:58:55

    2018.12.1
    12月第一天,梦到自己穿越回了抗日战争,变成了一个男的。日本公主看上我了,要和我结婚。我好委屈,但是为了国家大义,还有父母安全,我只好委屈我这幅肉体。父亲在订婚宴上悄悄给我说,你可以做一个卧底嘛。我说,咋弄。他说咱俩建一个微信群,你有啥情报往里面发。我笑死了,就说这咋可能,都有网警的,要建就建一个自己的平台和日本公主出去旅游,等火车的时候看一个间谍电影,突然电影里面人们跳交际舞,bgm是“我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我身边的人就沸腾了。这时候我觉得尿急,就疯狂冲向厕所。但是我去了男厕所,看到了各种各样的便器。有个伯伯笑着给我说,女厕所在那边,你没看到什么吧。我说,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他说,就算有人,也不会把那东西给你看吧。我生气了,很大声地说,里面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就气呼呼去上厕所。没想到自己又进错了,来到一家餐厅。餐厅里面好多凳子,却没有桌子。人们表情木然。我把凳子踢开,于是有个像从小人国来的女孩子爱上了我。她就迈着小短腿追我。我挤开张大嘴巴吃油腻汉堡薯条的人,但是她身材娇小追我很方便。我就吼,你别喜欢我啦,我可埋汰了。她笑,问同伴埋汰是啥意思。我就嘿嘿笑,就跑啦。

    还有一个梦,去看鼻炎,没想到我爸把我带去了哈萨克族开的医院。挂号那里是一个漂亮小姐姐,开心地和各种人聊天。我去的时候,她教另一个女的玩数独,教她数字在汉语里面怎么读。就没理我。我还难受。过了很久,我比比划划,她终于明白我要去鼻科,可是鼻科在6楼,我累死了。来到大夫那里,一切都像80年代那种。我说我有鼻炎,他看了一眼,表示遗憾然后拿出来一罐保健药,我摇摇头,扯着我爸走了。

    来自 豆瓣App
  • 霹雳豆

    霹雳豆 2019-02-11 09:57:16

    2019.2.11天呐太久没来了,现在回看这些梦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跟陌生一样。

    昨天又梦到关于追杀的梦,醒来一身汗。

    酸辣粉老板突然疯魔,杀人成性。两个女孩就拿着宝刀疯跑,甚至割下了自己的右胳膊,说这样跑更快。后来我变成了这其中一个。

    我们有好几次差点相遇——有一次是上下楼梯,直接擦身而过,后来他有所发觉,我就拼了老命跑。

    记得最清楚的是有一次他带着他儿子散步看见我了,我立马狂奔,他是个胖子还带着孩子,跑得没我快。我本来想抄近路翻进去,但是却发现太胖了钻不进去那个洞。shit!情急之下我还从正门进去了,里面是个轻轨站,还有安检。我急急忙忙把包扔在安检机上,里面有水,我拿出来,但是没人看我,我走到一个工作人员面前吞了一大口水,她点点头。

    焦灼地等着车,非常担心他们要是闯过来怎么办,但是显而易见大家的这么多焦灼毫无作用。我看到他们了!我心跳得好快,但是他们打开车辆进出的闸门,往轨道上走了。我挺奇怪的。后面来了一种超级简陋的车车,六个位置,没有顶盖那种,就像运煤的车。上面装了好多香烟。我看到别人把香烟一推,自己就坐上去了。我也没多想,也坐了上去。恐惧之下很难保持思考。啊,风景意外地好,我居然拿出手机拍起来了。其实一直有点害怕遇到他们父子,但是不知道又为什么有一种甜蜜的期待。

    有一次全校组织去海边玩。我在沙滩上玩得很开心,我却又看到那个肥头大耳的家伙了!我不能跑了,沙滩上人很多,足够做我的盾牌。我小步转移,到了一个浅水湾。却猛然看到他儿子和几个岁数比较大的人,大概是他们一家。眼看着他也要过来了,我立马倒在水里。他过来和他妈妈说了挺久,我就浮在水上,什么都不想。

    躺了很久,突然觉得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我想跟他讲道理。

    我沿着他们家订的豪华酒店一路向上,在心里把台词默记了一次又一次,好像完成一桩伟大的任务。

    他看到我了,我,我吞吞吐吐地给他说,我想跟你说几句。他坏笑,把枪拿出来擦擦,说,好啊,你说。我就磕磕巴巴地说什么其实外面风景独好啊,人生有好多值得去爱去珍惜的东西,特别是阳光能给人带来多少快乐啊什么什么的,我都为自己的口才汗颜。但是他听完沉思了一会。

    他举起手枪。

    我醒了。

    来自 豆瓣App
  • 霹雳豆

    霹雳豆 2019-03-31 07:36:48

    2019.3.31
    昨晚上梦到
    我做了一户人家的童养媳
    那个男孩子突然得急病去世了
    他爸爸长得特别像阿giao
    他妈妈是一个暴躁的中年妇女
    他们在我面前哭啊闹啊 转来转去
    像念咒语一样

    上法庭,法官判处我一周后的死刑

    我怎么能接受 我
    我看到镜子里的我 苍白,美好,纯净
    我更加可怜我自己了
    我才20岁

    我懵懵懂懂回到家
    '只敢告诉家人我“丈夫”死了
    不敢说我被判了死刑这件事
    我打开手机看到各种新鲜青春的脸庞
    她们都和我一样
    她们却这么快乐

    我就觉得命运好不公平啊

    家里没人的时候,我就像被困住的野兽烦躁地走来走去,我低沉地大吼

    终于到我死刑的前一天了
    我决定陪我奶奶出去走走
    我像以前那样握着她粗糙但是柔软的手
    只是更加珍惜

    我们那晚上走了很远
    说了很多无关紧要的话
    看到河水
    我突然哭了

    奶奶看我哭得太伤心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
    就跟我一起哭

    哭完走了
    我告诉她我明天就要死了
    她突然神秘兮兮地对我说
    你姐姐(其实并没有)有啦

    来自 豆瓣App
  • 霹雳豆

    霹雳豆 2019-03-31 07:38:47

    对了,看到镜子里的我
    我渐渐把衣服撩开
    双乳挺立
    我见犹怜

    在镜子前zw
    我在梦里获得了最美丽的高潮。

    来自 豆瓣App
  • 霹雳豆

    霹雳豆 2019-04-13 23:35:03

    2019.4.13
    午归,甚疲惫。

    做了一下午梦。中途醒来,异常惊喜,所梦之事,如《黑镜》般有趣抓人。
    我还特意鼓着大眼睛记啊记啊,这一起来,这不,惰性上来了。

    恍惚回忆些片段,暂记于此。

    记得是一高一矮两个女孩,她们头发上都戴着一个红色的蝴蝶结🎀,穿着洋娃娃裙子,蓝色内里,白色边(这么一说,有点像《闪灵》里面那俩女孩..)。一个脸胖点,我喜欢脸小点那个,因为她漂亮。
    她们和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站在湖边,诡异地咧着嘴笑。她们喊他“爸爸,爸爸”。我看了很久,因为那个小女孩真的很漂亮可爱。我给旁边朋友说,那一定不是她们的爸爸,我觉得,可能是拐卖。我朋友觉得好笑,我知道你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但是你凭啥这么说啊。我说,那俩小女孩没一个像爸爸的。朋友笑死了,说,我瞅那俩小女孩也一点不像啊。

    我不知道怎么,这是一种强烈的直觉。我一定要去调查。我就跟着她们,我看到那个漂亮女孩回过头看我,用唇语说,“H-E-L-P”。

    我惊了。男性的保护欲涌向我全身血液,是的,梦里面我的角色好像是一个男生。(唉,果然我要是男生,就是个颜狗)。

    但是她们和那个男人谈笑风生,又不像。

    ……中间发生什么忘了,反正就是千辛万苦,我杀了那个男人,去把她们俩救过来了。

    她们喜笑颜开,我觉得甜蜜极了,胸前的红领巾在风中也更加鲜艳了。

    我拉着她们的手,我看到有个年轻人一直盯着我和两个姑娘。这时候,她们欢腾地喊着“爸爸,爸爸。”

    来自 豆瓣App
  • 霹雳豆

    霹雳豆 2019-04-18 08:34:50

    2019.4.18
    做的第一个梦

    毕赣导演到咱们学校镜湖取景了,旁边围了一圈人看他们拍摄电影。但我是孤独的,我知道多少人内心的空虚。

    所有场景动作好像都是在湖中央完成的,但是不重要,我像坠入一个梦境。

    我仿佛置身在影片里面。我本来是跟着看的,但是我不知道。很清晰的,像真实,我们看完了想各自回家,但是遇到寝室几个人在排什么队,我问一个,她讳莫如深,美丽告诉我,这次可以算一个社会实践活动,有证书的。我惊讶了,但是还是跟着她们排起队来。后来毕赣找我了,在qq上,我非常想让他感受到我对他的喜爱又不失魅力,但是怎么说怎么都觉得自己蠢。他让我帮忙取一下中通快递,他们的被子,淘宝链接发给我了,39.9一床,我感到那种质地的凝重粘稠。

    不知怎么出现了一个头上带红色圆圈的鸟,有人告诉我可以趁其不备把她抓起来,就不会伤害到我。于是我照做了。因为在里面我实在非常寂寞,说不出来的。但是后面幽幽的声音又传来,那个鸟头上经常会有一个头上带个N字型的鸟,红色的,必须非常小心,要是落在我头上,我就死定了。

    我感觉到有一样东西绕过我,落在我手上。我吓醒了。

    醒来很早,寝室就我一个人张着嘴呼吸。
    接着做下了第二个梦。

    一阵丧乐想起,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老人抹着眼泪花花,带着哭腔,“阿爷阿婆来送你哟”,他瘦削的身体,矮小而且脆弱。后面跟着一批穿麻戴孝的人,本来有个人说的话非常感人的,但是我忘记了。我看见一个裹着白布的过去了。旁边阿姨无限感慨,这老人也九十九了,无儿无女,爸爸妈妈早就走了,爱人,亲近的人也不在人世了。好造孽哦。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4367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讨论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