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苑139期书友会】在我插队的地方——《许子东现...

雕刻时光

来自: 雕刻时光(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8-07-30 12:03:29

标题:【青苑139期书友会】在我插队的地方——《许子东现代文学课》新书见面会2018年8月4日下午15:00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8-08-05 11:30:24

    “我在广昌插队六年”知名教授许子东作客南昌书友会

    大江网 2018-08-04 22:54:00 来源:中国江西网 编辑:付婷 作者:徐凯

      大江网讯记者徐凯报道:香港岭南大学知名教授许子东竟然与江西有六年的情缘!8月4日,作为青苑书店第139期书友会的嘉宾,许子东携新书《许子东现代文学课》来到南昌青苑书店。他在介绍这本书的同时,还深情回忆了在广昌县插队六年的经历。在书友们热情的掌声中,许子东开玩笑地说,他是来江西为自己的书打call的,所以,他首先介绍了《许子东现代文学课》的三个优点。第一个优点是技术方面的--只要扫描书中的二维码,就能观看他上这些课程的视频回放。第二个优点,因为这本书是其在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的经典课堂实录,所以保留了许多口语的原生态。因此,本书不仅可作专业研究,也可给对文学有兴趣的普通人阅读。第三个优点是,本书看上去很浅,其实很深,学术界关于中国现代文学史所需要讨论的课题,本书基本都有涉猎。

    接下来,许子东与江西书友分享了他在广昌县插队的六年生活。他表示,自己学习东西最多的时期有两个,一个是他留学美国期间,一个就是在广昌下放当知青的时候。许子东告诉书友,他选择到广昌县下放,是因为读了毛泽东所创作的《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深受鼓舞。但到了广昌,他才知道,人生原来可以艰苦到这种程度。与广昌县农村当时的生活相比,他们在上海城市里对生活的抱怨简直不值一提。许子东举例说,有一天,他们几个知青在打牌,突然有一只虫子留在牌桌上。他们抬头一看,原来是他们从上海带来的悬挂在屋顶上的香肠,生了虫。于是,他们就随手把这根香肠扔到屋后的池塘中。没想到,不久之后他们就听到屋外一片嘈杂声。一问,原来是许多村民在舀水。再问,村民要把池塘水舀干,目的就是想捞起他们扔掉的这根香肠!还有“杀猪”“村民的床”等故事,许子东娓娓道来,读者听得入神,也会有些笑声,但笑过之后却让人感触良多。书友会后半段,许子东还与广大书友热情互动,回答书友提出的各种问题,并签名售书。

      嘉宾简介:许子东,香港岭南大学教授,曾任中文系主任。

      生于浙江天台,早年求学华东师大,师从钱谷融,成名作《郁达夫新论》开启“新人文论”系列,成为“八十年代青年评论家”。

      1989年应邀赴美进修,师从李欧梵,1993年受聘于香港岭大。

      被列入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的经典三人嘉宾组合,近年有喜马拉雅FM、《圆桌派》、《见字如面》及腾讯网络公开课《许子东文学课》等。

      新书简介:《许子东现代文学课》,本书源于许子东在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的经典课堂实录,融会了几十年的积累,将来可扩展为一部相对完整的中国现代文学简史。

      这一堂堂现代文学课,囊括“五四”起源、各家流派,以及小说、散文、诗歌、戏剧,共12讲,可见鲁迅的“反省”、郭沫若的“创造”、茅盾的“矛盾”、巴金的“年轻”、老舍的“命运”、曹禺的“影响”、郁达夫的“苦闷”、丁玲的“扑火”、沈从文的“反潮流而动”、张爱玲的“无家可归”等等,文学承担民族—国家寓言。

      课堂实录的金句与神来之笔,化为小字旁批,约有160余条,大珠小珠,与正文相映成趣。另增11份许子东开列的进阶书单、10位文学巨匠的创作谈、1条中国现代文学时间轴,以及260多个详注,帮助打开民国时期的文学地图,打通更多的知识关联,更新认知视野。http://www.jxcn.cn/system/2018/08/04/017051644.shtml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8-08-12 11:12:20

    青苑书店读书会—— 香港学者许子东忆知青插队的苦难岁月
    原创: 南昌熊明 南昌风尚志 6天前
    青苑书店读书会——

    香港学者许子东忆知青插队的苦难岁月





    8月4日下午三点现场直播浏览人次43.9万 青苑书店读书会火爆



    文/熊明



    戊戌夏末,八月四日。南昌青苑书店第139期读书会——南昌青苑书店。“在我插队的地方——《许子东现代文学课》新书见面会”如期举行,主讲嘉宾是香港岭南大学许子东先生,学术主持南昌大学张国功先生。



    快到三点,我抵达南昌市洪都大道金域名都青苑书店。书店一楼购书的看书的人比往常多出许多,人头攒动,几无立足之地。收银台的美女店员说:“非常抱歉,楼上读书会满场,您要听讲座只能在这楼下听了!”



    我无奈何,只好说自己是嘉宾,预订了座位的。穿过人丛上楼去,楼道上亦站满了纯朴率真的帅哥美女一众文学青年。真好!



    除了书架外,二楼空间站满了人。挤到前排,谢天谢地,青苑书店老总万国英女士为我预留折叠凳子还空着,上面写着我的名字。



    落座,准备好微博直播调试工作。“来了!来了!”全场忽然掌声雷动。转过头去,只见张国功先生陪同着许子东先生果真来了。张国功先生是我在《江西晨报·新闻周刊》做记者时就认识的老朋友,多年不见了。他还是老样子,似乎有些发福,理着短发,儒雅敦厚,精神饱满。



    许子东先生个子蛮高,白长裤,黑短袖,黑框眼镜,乌黑的头发,白净的脸庞,有几分腼腆,笑眯眯的,让人看着亲切,就像久别重逢的邻家大哥!



    南昌大学张国功先生开场白



    张国功先生简略介绍了许子东先生从大陆到香港、到美国,再到香港的经历。并讲述了此番莅临南昌青苑书店举办“在我插队的地方——《许子东现代文学课》新书见面会”的缘起。



    却原来,眼前这位留学海外,讲学香港的大学者居然生长在中国大陆,并且在一段不可描述的年代成为“知识青年”,15 岁从上海下放插队到江西广昌县某公社“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长达六年之久。



    许子东先生开讲,别开生面,现场气氛轻松活跃,掌声、笑声不断。他先告诉大家《许子东现代文学课》封底印有二维码,手机扫一扫,就可以观看这本书的腾讯视频直播版。



    《许子东现代文学课》一书,对中国现代文学史部分作家进行评说、介绍,融合了海内外研究中国现代文学学者的既有成果,亦有许子东先生一家之言。他一再声明:这本书不是一部文学史稿,也不是研究论文,这只是课堂录音。有很多即兴,疏漏或不严谨。不过,有作者独立的见解,一定有其闪光之处。且容我慢慢阅读,细细咀嚼。



    粗略地翻阅了《许子东现代文学课》一书,不难看出字里行间透射出来的作者的风骨。在自序里,他就直言不讳地谈到香港学界对于“听课”、课堂直播的不同看法,以及对于某些大学里研究评审、职称评审等方面的价值取向,叫人肃然起敬。对于该书关于沈从文、郁达夫、张爱玲的章节,我也急切地一一翻阅,看许子东先生如何从另一个角度解读这几位大作家的历史地位和文学风格,因为我喜欢这三位有个性的为自己活着而存在的作家。



    对于《许子东现代文学课》这本书本身,我不必班门弄斧妄加评说,只须在今后的日子里用心阅读就好。在这里,最想向我的微博、微信粉丝读者们谈谈许子东先生围绕“在我插队的地方——《许子东现代文学课》新书见面会”中关于“插队”话题带给我的心灵震撼和感动——





    许子东先生看上去只有五十来岁,但百度之后才知道他年长我十几岁,所以他才有机会亲身体验“插队落户”的悲壮。那一年,许子东先生十五岁,吟诵着“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的诗句,从上海来到江西广昌县插队。



    许子东先生回忆“插队”生活,从水碓舂米讲到“双抢”“分肉”。从农民舀干池塘水,只为寻一截生了蛆虫而被知青抛入水中的香肠,讲到农忙插秧时插秧能手的地位,甚至还讲到上中农成分的来历。全场青年学子,听许子东先生讲那过去的故事,或许以为是天方夜谈,不时地哄堂大笑。或许应该说是许先生把细节讲得太幽默生动,太引人入胜所致。



    必须承认,许子东先生讲课很有魅力。当然,也许是青年学子不识愁滋味,毕竟这些90后、00后们与那个时代相距久远,生下来逢着改革开放的太平盛世,哪里晓得粮票、布票、油票、盐票为何物?



    许子东先生风轻云淡地讲他的“插队”故事,青年学子们乐哈哈地听着。我也在听,但我却笑不出来,许子东先生讲述的每一个故事每一句话都像一块大石头,重重地砸在我的心尖上,牵动着我的记忆,叫我心灵颤抖,催人泪下。



    舂米、舀水找香肠、“分肉”等等这样的故事,90后可能觉得很滑稽,但在那样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中国农民就是这样挣扎着过来的。



    “分肉”,确实是件令人期待令人忐忑令人焦急的喜事。记忆中,我的孩提时代一年到头,只有“双枪”和过年才能赶上“分肉”的盛事。



    那掌管“分肉”大权的头头不可一世,骄横无比。曾经我村里来了一位戴着“帽子”下放劳动的异乡人,个头高高的,骨瘦如柴,孤身一人,忍辱偷生,吃尽了苦头。有一年生产队里“分肉”,却并非许子东先生说的抓阄,而是头头叫名字认领的。叫到那个异乡人时,他看着手里的肉基本上就是槽头肉、碎骨头,口里不知道自言自语唠叨了一句什么,那头头暴跳如雷,一阵风似的跳过来,将异乡人手里的猪肉一把夺将过去,砸在烂泥挂浆的地上,将其喝骂一顿。可怜那异乡人,一边打躬作揖赔不是,一边哭着将踩在烂泥地里的槽头肉、猪骨头抠出来,呜呜咽咽的蹒跚而去。



    每每想起这个场景,我心头就一阵酸楚,喉头发紧,忍不住就要堕下泪来。四十多年过去了,异乡人想来也早已西归道山,化作尘与土了。而这一段触目惊心的往事,却依旧在我心头盘桓。在那人性扭曲的时代,哪有什么人文情怀,悲悯众生?



    曾经何时,“双枪”时节,某村农民下田劳作,留一老农弄饭。吃饭时大家围着锅台等候打饭打菜,眼巴巴的指望吃一餐“肉饭哩”。呵呵!可怜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劳作了一上午,拖着疲惫的身子,去到那用几根毛竹棍子撑起的茅屋食堂里打饭,弄饭的伙夫却倚老卖老无端羞辱起众人来——“吃就围完了,做就死完了。”伙夫恶言恶语,令人发指。其实,伙夫所咒骂的人正和他同祖同宗,真叫人不可思议,我看着真怕。



    对于那段“插队”生涯,我不知道有着亲身经历的许子东先生内心真实的感受如何?他是如何评价那段经历的?



    据说,又有人在鼓吹“上山下乡”了。90后,00后,你们准备好了吗?



    走出青苑书店,半下昼的日头依然金光耀眼,我又回到了充满温情的当下。非常庆幸,我经历过那一段不可描述的年代,却还在太阳下行走。我要感谢我的父母爹娘,是二老的舐犊情深,我才逃过饥饿,苟活于世。惟愿吾国吾民,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人寿年丰。



    南昌熊明,号泥巴道人、真寂。1968年10月出生。资深媒体人。文化观察家。以文会友,广结善缘。



    “南昌风尚志”秉持理性、冷静、有温度的写作理念。推动诗意人生新风尚。 欢迎十方诸君关注“南昌风尚志”公众号。





    https://mp.weixin.qq.com/s/wQ-HO-9sXTDmSDXfBhyvmw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8-08-12 11:31:19

    书生意气许子东
    凤凰网江西综合

    2018/08/07 23:09




    许子东在青苑书店

    人物简介:许子东,任教于香港岭南大学,兼中文系主任。生于浙江天台,早年求学华东师大,师从钱谷融,成名作《郁达夫新论》开启“新人文论”系列,成为“八十年代青年评论家”(包括赵园、陈平原、王晓明等),与陈思和负责修订过《辞海》的现代文学和作家条目。1989年应邀赴芝加哥大学做访问学者,后于加州大学进修,师从李欧梵,1993 年受聘于香港岭大。著作还有《许子东讲稿》(三卷),以及《呐喊与流言》、《为了忘却的集体记忆》、《当代小说阅读笔记》、《张爱玲的文学史意义》等,主编有《香港短篇小说选1994—1995》等,与王德威、陈思和合编有《一九四九以后》。此外,被列入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的经典三人嘉宾组合(窦文涛、许子东、梁文道),近年有喜马拉雅FM、《圆桌派》、《见字如面》及腾讯网络公开课《许子东文学课》等。



    南昌分享会

    “在文学评论上,你之所以还有困惑,是因为你还没有在作品里找到你自己。”

    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某一天,著名的文艺理论家钱谷融,对当时还在华东师大读研的许子东说的话。

    多年以后,在南昌青苑书店的一个名为“在我插队的地方”的读书分享会上,许子东说,那句话让他铭记一生。“文字背后种种,要用人生漫长的阅历,才能稍稍读懂。”

    许多人读书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但不一定那样做。许先生是活跃在大众媒体视野下的文学评论者,他的文字背后的信息,尤其是对于现当代文学作品的解读,会经常带着他自己人生的深情在里面。这大概也是他把人生的几次重要经历怀揣着敬意的缘故吧。

    如,在江西插队的日子。



    分享会现场

    16岁的那年,作为“69届”初中生,许子东来到了江西广昌插队。这一段日子,被他认为是人生两个重要的阶段之一。

    那个时候,他在江西广昌犁过地,劈过柴,但这些都做的不是很好,唯独插秧还不错,谁料又闪了腰……现在回忆起来,那些日子虽然苦难,却成为了他一生重要的时段。

    在1976年4月5日我离开广昌,许子东在上钢八厂工作。在江西农村时闪的是腰,在这里,他伤的是肺。

    许子东“闪腰”“伤肺”的这些经历对后来他所上的“现代文学课”有很大的启示,我们后来在他参与的多个电视节目中,他都提到了早期的那些经历。在这里,我们之所以谈及他前期的这些经历,是因为我们发现,在他的“现代文学课”里的语境里,他对现代文学家的描述,往往将作品的深度与作家的身份、经历,甚至身世联系起来解读。

    不可否定的是,许子东对于现代文学的解读方法论,得益于导师钱谷融,得益于上世界七八十年代的自身经历,那些在贫瘠生活里的思考、遐想,构成了影响他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的文学观。



    签售

    《环球人物》采访他时,许子东说,“我后来所遇到的事情,学到的东西,思考的问题——亲情、革命、底层、历史、劳动等,在1976年4月5日我离开广昌时大致都想过了。现在已经参与数千集电视节目的我,其实和那个22岁小学程度的回城知青,差别不大。”

    《郁达夫新论》是许子东成名之作,是这本书让他在很早的时候就被写进了“文学史”,在这套由“80年代青年评论家”组成的丛书中,涵盖有黄子平、赵园、陈平原、王晓明、蔡翔、吴亮等现当代文学研究领域的权威人物。

    梁文道说,当年他那本《郁达夫新论》一问世,学界就为之惊叹——他率先从文学的体验、从作者的个人气质出发,从而捕捉到新的主题。那种书写现代的方式,对现代文学的体会,开启了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新路径。这是他在八十年代对文学的贡献。如今,许子东又把很多新的见解、更深化的思考浓缩在《许子东现代文学课》中。

    理想国今年6月出版的《许子东现代文学课》一书源于许子东在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的经典课堂实录,融会了几十年的积累,甚至可扩展为一部相对完整的中国现代文学简史。

    8月4日,许子东在青苑书店以“在我插队的地方——《许子东现代文学课》新书见面会”讲述了自己曾经在江西广昌插队的经历,并与南昌书友分享了对于现代文学的理解,分享会幽默风趣,许子东书生意气。

    责任编辑:曾悦之https://share.iclient.ifeng.com/shareNews?forward=1&aid=cmpp_089830006787875&aman=&gud=&ch=&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2824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